創作內容

6 GP

想藍-第四章 混亂與虛偽的敘事詩②

作者:橘みかん│2016-02-15 01:59:05│巴幣:12│人氣:133
 
  「首都遷移記事──最新版本」一書,在卡克蘭及薩艾斯嘉境內各村莊均有販售,如同標題所示,書內記載的是薩艾斯嘉人民自原首都「艾魯達」遷移至如今的新首都「卡克蘭」之重要記事,同時也毫不避諱地記載著自國戰敗,餘下多少王族及人民一事。

  起因是與薩艾斯嘉西南國境相鄰的曼士貝之侵略,當時,丹尼爾王本與友國歐洛巴特結成聯軍,計畫要以地利東、西夾擊。不想在送使者回國時,於海上遭曼士貝襲擊,歐洛巴特使者,也就是國王親弟巴澤爾死亡,至使其兄亨利王震怒,斷絕兩國往來,並不承認聯軍同盟。

  雖然失去了魔法大國的強力支援,薩艾斯嘉之軍民並未失去信心。但國境以南的傭兵之國喬瑟頓,其兵力大部分傾向曼士貝,丹尼爾王只好派人將邊境村民接回王城避難。

  丹尼爾王與國家魔導師古藍.奧利弗領軍於前線激戰,王后蘇菲雅及王國將軍吉魯克.維因本欲前往支援,卻在出發之際遭經水路而來的曼士貝與歐洛巴特聯軍襲擊。於此戰役中,在前線的國王丹尼爾及古藍皆傳回陣亡之消息,王后在命人將身受重傷的吉魯克將軍送回城後,不久便被敵軍所擒,據一名重傷被送回城的士兵所言,已是凶多吉少。

  頓時王家血脈只剩年幼的王子,而他卻跟前來避難的人民一起被困在城中,此時敵軍更以火攻,古藍之子克里斯夫多、吉魯克之長子艾爾文及次子羅奈爾德帶著傷兵及城內剩餘人民往北方沿著森林逃脫。

  越過北方「伊西頓河」的跨河大橋,並以魔法封橋,又因季節關係水流湍急,猜想敵方也不敢貿然渡河,便在近河邊的草原受遊牧民族之照顧,就地紮營休息。半夜曼士貝軍卻帶著遠程武器追來,並以王子賽比恩斯為交易,換取剩餘人民的安全。

  待人民被帶往北方森林內的疾玥村安頓後,又立刻組織剩餘兵力前往營救賽比恩斯,幸王子雖受重傷,救回之後仍有生命跡象。自此,伊西頓河以南被曼士貝劃為領土,此一戰役王國軍兵力已是損失泰半,王室唯一繼承者的王子不但年幼,且又身受重傷,暫命克里斯夫多代為執政。為避免曼士貝突擊,先在伊西頓河之跨河大橋北側建城牆、設關卡,又征收疾玥村土地、建城鎮,令其為薩艾斯嘉新首都,命名為「卡克蘭」。

  之後,為防敵人入侵再以火攻,於森林設下結界,每當落日時分,便從結界之源開始釋出冰凍之氣,包圍整座森林,連從上空通過都奇冷無比。若在夜晚的疾玥之森行走,不出五分鐘,就可能被凍得昏死過去。白天則在森林的二處入口以重兵把守。若是任何人或動物,不小心觸摸到森林深處的結界之源,便會慢慢地被冰封住。而國內人民皆知此事,倒是還未傳出有人被冰封的消息。因此疾玥之森的別名,就是「凍結之森」。

  為此王室又訂下許多怪異的規定,如:落日之後街道必須清空,每個人都必須進到屋子裡。鎮上的武器販賣必須管制;一旦進入王城工作者不得出城(獲特別許可、出外採買用品者除外)等。致使許多原來的村民無法接受,紛紛避走他鄉。

  上列記述皆在書中明確記載,除了讓人民能了解當年情況,也能藉此告知各村鎮新的規定。
 

  八年前,王國將軍吉魯克.維因隨王后蘇菲雅於後方一同奮戰,因為歐洛巴特意外倒戈,被曼士貝多名大將圍剿。偏偏前方戰線也在激戰中,無法派來支援部隊,即使吉魯克及他所帶領的士兵有多麼地驍勇善戰,亦敵不過兩倍以上的大軍。在一次的戰鬥中被偷襲,不得已被送返城中治療。當他從昏迷中醒來,卻已經被帶到疾玥之森,身邊盡是同樣重傷的士兵,以及從艾魯達遷移來的婦孺。之後,才聽說丹尼爾王與國家魔導師古藍.奧利弗皆已陣亡,蘇菲雅王后更是在自己被迫離開戰場之後慘遭斬首。那份悔恨與衝擊,至今仍讓他時常於夢中驚醒。

  今晚,又是同一個惡夢。

  驚醒的吉魯克猛然坐起身來,全身的舊傷像是再度被劃開一樣,灼熱疼痛,他能做的,只是不斷喘息。稍微冷靜下來之後,他披起掛在衣架上的大衣,雖然很想打開窗戶,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但是「結界」正起作用,外頭厚重的霧氣也讓他看不到屋後的湖水。嘆了一口氣,吉魯克走出自己的房間。
 

  吉魯克提著的是施有光系魔法的油燈,比尋常的油燈還亮了一些。從二樓的走廊可以看見客廰的全貌,但從一眼望去全是黑暗的樣子看來,家中唯一的老僕也已經睡了吧!吉魯克獨自一人在家中漫步著,不知不覺,走到二樓的書房。雖然身為將軍,受到一位老友的影響,吉魯克讀過的書也不算少,也因此得過睿智將軍的稱號。

  但是,當他走近書櫃,卻是轉身往牆角看去,那是一張肖像畫。畫上有四個年輕男女,坐著的男人有一雙紫晶色的瞳孔,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握著坐在身旁、一臉幸福的女性的手。他們的身後兩旁則站了兩個男人,一個是有著綠墨色長髮,戴著單邊眼鏡又一臉嚴肅的男人,另一個則是紅髮、綁著頭巾,把手放在椅子上,左邊下巴有道被劃過的傷口、卻是笑得開懷的男人。

  吉魯克雖皺著眉頭,嘴角卻又微微揚起,畫像的角落還有被火燒灼的痕跡,把後面紅髮男人的腳給燒去了一半。他觸摸著框架,雖然畫已經被重新裱框,卻似乎還能感受到這畫被火燒時的熱度。

  滿是傷痕的手指移到了坐著的男人身上。

  「我的王啊……」

  說出這句話時,吉魯克也不禁老淚縱橫。

  看著這幅畫上和諧歡樂的景象,往事彷彿又再度浮現,從臉上的舊傷看來,可以看出畫中的紅髮男人就是吉魯克本人。

  拭去眼角的淚水,又把視線放在畫上的綠髮男人身上。

  「真是丟臉啊……」

  吉魯克呢喃道:「要是被你看到了……古藍,你一定會笑我的吧!呵呵,真是奇怪,以前明明跟你常常意見不和,現在卻非常信任你那個性跟你如出一轍的兒子……不……」

  他停頓了一會兒,眉頭更是深鎖。

  「也只能相信他了吧!不然的話,我以後要拿什麼臉去見你們呢?」

 
  「碰碰碰碰!」

  突然,門口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連在書房的吉魯克隔著一道門都可以聽見那聲響。當他提著施有光系魔法的油燈回到二樓走道,老僕也正好從他一樓的房間走出來,他急忙得連外套都還沒披上。

  「老爺,您也醒了。」

  老僕發現到了挑高的二樓走道有亮光,才發現主人已經清醒。

  「嗯。」

  吉魯克點點頭,把燈放在下凹的扶手上。

  「怎麼了?有人敲門嗎?」

  「是的,老爺。要開門嗎?」

  敲門聲依舊沒有間斷,吉魯克不禁心想,難不成會是城裡有什麼急事嗎?但是對方既沒有報上名,也不能隨便就開門讓人進來。

  吉魯克的思考還沒結束,終於跟敲門聲一起傳來人的聲音。

  「老爸!老爺子!幫我開個門啊!」

  這聲音他已經有好多年沒聽到了,雖然成熟了點,仍可以聽得出來,聲音的主人是他兒子。

  「是、是二少爺!」

  不等老主人的回答,老僕顧不得門外的結界正起作用,硬是把門打開!當紅髮的年輕人衝進屋內,又快速地把門關上,頓時,鈴鐺聲又響起,才讓吉魯克回復鎮定。
 

  「呼啊──我還以為會被凍死。」

  年輕人扯下用來當頭巾的衣服,與他父親一樣的紅髮也露了出來。看到門雖然被開啟又關上,屋內卻沒什麼變化,吉魯克幾乎可以肯定是誰的傑作。

  「哼!你可得好好感謝奧利弗家的克里斯啊!」

  「什麼?」

  或許是他那句話太小聲,位於一樓門口的年輕人並沒有聽清楚。

  看著長年不回家的兒子,吉魯克又嘆了口氣。

  「我是說,終於想到要回家了嗎?」

  年輕人──羅奈爾德露出了尷尬的表情,把身上的行李給解了下來,邊回答。

  「……今天發生了一些事,來不及出城,旅館又客滿了。」

  很明顯的,他把帶人進城的事給跳過了。

  「哼!所以才想到要回家嗎?」

  吉魯克記得很清楚,這個愛惹麻煩的二兒子在離家時說過什麼。

 
  ──什麼等待!老爸你就情願相信那傢伙嗎?

 
  他那盛怒的樣子,到現在還歷歷在目。
 

  ──你們不去找我就自己去找!等我回來的時候,一定會把殿下一起帶回來的!
 

  這些話,羅奈爾德自己也沒忘過,至今,他仍如此執著。

  看著主人兩父子相隔多年充滿火藥味的對話,老僕趕緊出來打圓場。

  「老爺,請別這樣,二少爺能回來不就好了嗎?」

  接過了少主人的行李,老僕繼續說。

  「二少爺,我馬上去幫您整理房間。」

  「喔!不好意思啊,老爺子。謝啦!」

  二少爺的笑容依然與記憶中一樣地明朗,老僕心中的感動也逐漸高漲,彷彿八年多前的和平又重回眼前。

  「別這麼說啊!二少爺,這是我應該做的。」

  當老僕去整理羅奈爾德的房間時,吉魯克看著那正在拍掉身上灰塵的兒子。

  「聽說你今年又去了很不得了的地方啊。」

  明明是想關心他的,但是一開口,口氣就是強硬了些,有時吉魯克甚至會想,這孩子的個性該不會是像極了自己吧?

  「咦?」

  羅奈爾德愣了一會兒。

  「……我還以為城裡的消息傳不出來的,老爸你的消息也真靈通。」

  「哼……」

  對於羅奈爾德的說法,吉魯克不予回應,提起了魔法油燈就要回房。才走了幾步,又被兒子叫住。

  「等等!老爸,有件事我想請教一下。」

  如果可以的話,他實在不想與兒子吵起來。吉魯克停下腳步,猶豫了一會兒,才又往回走,把燈放回了剛才的地方,但是手依然靠在上面,似乎是隨時準備回房。

  「什麼事?」

  這一問,卻遲遲等不到兒子的回答,雖然看不太清楚,但羅奈爾德似乎在低頭沈思。這詭異的氣氛在約半分鐘後才被吉魯克打破,他看起來有些不耐煩。

  「大男人說話不要拖拖拉拉的!」

  「……王子……的眼睛……」

  聲音雖然低沈,這發言仍可讓吉魯克大吃一驚。

  「我沒記錯的話……」

  沒注意到父親的樣子,羅奈爾德繼續說著。

  「是紫色的吧?」

  「難道,你真的找到了?」

  如果是真的,多年來的等待就值得了!

 
  但是,在樓下的人只是抓抓頭往前走,依然是那一臉尷尬。

  「啊……不是,只是有個很在意的人。」

  那個在往森林山道的路上所救到的金髮年輕人。

  「……沒錯。」

  即使兒子並不確定,吉魯克還是回答他

  「殿下的眼睛跟先王一樣,是閃爍紫色光輝的王之眼。」

  那是只有王室的正統繼承人才會有的瞳孔,沒錯……就跟書房掛畫中的「他」一樣。

  「……那……」

  低沈不安的聲音再度從一樓傳了上來。

  「有可能……改變嗎?」

  「改變?」

  吉魯克不了解,兒子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眼睛的顏色嗎?」

  寂靜,再度降臨這個屋內,父子倆對視著,卻沒有人再發言。先放棄這份執著的人,是羅奈爾德。

  「啊──算了!」

  他轉身往老僕前去整理的房間走了幾步。

  「金髮的人多的是,而且那傢伙看到我好像也沒啥反應。」

  雖然不能說,今天才送了一個金髮女性進城,目的是讓那個驕傲自大的克里斯夫多困擾。而那個金髮年輕人竟一臉不認得他的樣子,羅奈爾德相信,王子應該會記得他這個「隨身護衛」的才是!
 

  不一會兒,老僕滿臉歡喜地從房間走了出來,手上拿著換下的被單。

  「少爺,房間準備好了。」

  「喔!」

  看著羅奈爾德與老僕進入那個久無人居的房間,吉魯克驚訝的表情依舊。

  「金髮……嗎?」

  他如此呢喃著,記憶中,看過的金髮人士很少,幾乎都是王室的人才有。

  點著光系魔法的油燈亮度不減,依然照亮他的四周,如同這盞燈一樣,吉魯克的思緒也停不下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026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5 篇留言

珀伽索斯(Ama)
記得賽比恩斯(沈冀悠),就是王子(未來的國王),所以也是金髮,他們這麼說,該不會已經發現他的行蹤了吧![e19]

09-18 23:45

橘みかん
嘿嘿嘿嘿(賊笑09-19 00:14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GP[e35]

03-31 01:39

橘みかん
[e24]03-31 02:36
吳旻( °∀°)
呿呿 這時候把小悠悠壓在地板上痛打一頓之後就可以知道他是不是王子了 (不 這樣只會被殺掉......

03-31 08:08

橘みかん
快來人燒了那堆枯木!!!03-31 15:57
吳旻( °∀°)
(逃逸w

03-31 16:05

大漠倉鼠
似乎好像是跳過這關了,不過放心、勇者倉鼠會繼續他的作死旅程XDD

03-31 19:52

橘みかん
系統管理員表示:有人利用bug跳過一層,請求啟動回朔機制。03-31 20: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第四章 混亂與虛偽... 後一篇:想藍-第四章 混亂與虛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agahuhu所有人
顧慮我而假裝的溫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