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影刃-第三十八章-皇女入學記(4)

作者:草士│2016-02-12 19:36:08│贊助:6│人氣:93

           第三十八章-皇女入學記(4)




從訓練室天花板緩緩欲墜的物體,是雪,純黑的雪。


如同手中這把刀的名義,黑雪,黑色的雪,凍結萬物的惡之雪。


抬頭看了眼還在墜下的雪,接著往下一瞥那透著危險光澤的黑紅刀身,無奈地笑了一下,把黑雪平舉在胸前,正對眼前那張令人不悅的帥臉,並微微皺起眉間。


『──呀,我親愛的小夜,許久不見了。』


一道酥柔溫和的美聲直接傳入我的腦內,感覺有什麼東西要串連起來了。


『距離上次和你說話已經是兩年前的事呢。在這兩年間,人家可是非常非常想念小夜喔~』


那有如餘音嫋嫋的甜膩嗓音,每每都使我難以招架。


頓時,刀身上的美聲赫止,像是有種什麼東西從刀身解放出來,如冰霜凝結般化作一道只有我看得見的殘像──一個美到令人忘卻呼吸的黑髮小美人。


如黑夜般漆黑深邃的長髮,光滑雪白的水嫩肌膚,柔美卻看不出任何感情變化的冰冷紅眸,樣式簡單卻顯得格外神秘的連身裙,還有就是,大概只有十三歲左右的幼小軀體。相隔兩年的再會,眼前的她便是刀身上的靈魂,黑雪。


…………先專注在眼前敵人,有話晚點再說。


『敵人?那不是你的夥伴嗎?』


此時是罪該萬死的敵人。


『真搞不懂小夜你在想什麼…………』


少囉嗦,快幹掉他──黑雪。


『如果這是小夜你的願望──』


感受從刀身散發並侵蝕右手的冷冽寒氣,我感覺體溫急驟下降, 呼吸變得急促不定,身體彷彿在渴求新鮮空氣,不斷大口大口地吸了又吐;胃就好像被灌了鉛一般,既厭惡又令人倒胃。


然而,與此同時,解放束縛的自由和欣喜若狂的臨場感卻又令我揚上嘴角。


昔日的回憶如同走馬燈湧上心頭──我曾經的過去。


我轉過頭睨向姐控,冷冷地笑道:「混蛋姐控,好傢伙!你是故意要讓我想起這些事?」


「如果我說是呢?」


那是個把我的辱罵當作最高等讚言的笑容。


「幹翻你。」


「那如果說不是呢?」


「一樣,把你打成渣。」


「那有什麼差別?」姐控無奈地苦笑。


「有,不過你不必知道。」


剎那間,暴風倏忽驟起,如脫韁野馬般狂亂的黑紅影子,此刻從我體內獲得解放。


只見那傢伙冽嘴一笑,絲毫沒做任何猶豫,無預警地對我揮出一記狠拳!這拳很快,拳頭包覆濃烈的影,大概是能輕意毀掉一台休旅車的強度。


然而,我卻不覺得有躲開的必要,畢竟那實在太麻煩了。


我在全身皮膚覆上一層影,配合姐控拳頭到位的時機,把右手的黑雪向後一縮,伸出左掌,硬是把姐控的拳頭擋下,或者說是,狠狠抓住──


巧妙地抓住時間差,奮力揮出右手的黑惡之雪。


「給我凍結吧,人渣!」


灌入大量影壓,黑雪迅即釋放寒氣,刀身所經軌跡全都結成黑冰,緊接著不到一秒的時間,黑冰又如玻璃般碎成無數冰塵。


至於我砍向的敵人──那個混蛋姐控,老早就逃得遠遠的。


那傢伙很清楚我是如何操縱黑雪的,選擇撤退是再正確也不過的決定,要是我也會選擇這麼做。畢竟只要有黑雪在,被碰觸到那的瞬間就會結冰,被結成黑雪雕刻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不過,我可沒那麼好心會原諒這傢伙,既然已經逼得我不得不拿出黑雪,那勢必得付出應有的代價。


將影壓灌入雙腳,輕巧踏出半步──眨眼間,我已經繞到姐控的身後,迅速轉換灌輸影壓的位置,這次是手。就看揮出的黑雪釋放駭人的冷冽寒氣。


「…………咕!」千鈞一髮之際,急忙轉身的姐控彎下腰閃過攻擊。


但是!還沒結束!


拉回揮出的黑雪,我再次揮舞刀刃,劍光一閃!二閃!三閃!四閃!五閃!


閃爍冷冽寒光的五道斬擊,毫不留情地逼向姐控。


然而姐控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五道斬擊有三道被閃過,最後兩道勉強砍中他的右膝和左手。


我欣喜地露出猙獰笑容。哪怕只是小擦傷,這樣便足以。


這時,就見那兩道微小的傷口出現結冰的症況,起初還不影響姐控的行動,然而過了數秒,那結冰的區塊以極猛烈的速度漸漸擴大,黑色的冰在侵蝕姐控的右膝和左手。


「嘖……該死!」姐控皺著眉,痛恨地咒罵一句,手裡的詭異長杖迸射出如紅蓮烈炎的紅光。


他想解凍!可不能讓他得逞!


我再次灌入影壓,兩三步衝上前,揮出好幾道斬擊,但為時已晚,那個該死的姐控已經逃得遠遠的。


「真是討厭的冰啊……不過我想得果然沒錯,」姐控已經趁機融化那侵拾的薄冰,面露欠揍的笑容:「哪怕只是小傷口也能凍結,確實會讓人手忙腳亂,但是,也因為如此,就無法發揮黑雪的『絕冰』特性。我說得沒錯吧?」


真是令人討厭的聰明腦袋……他說得一點也不錯。


黑雪的特性『絕冰』,是不管任何情況的破壞都無法阻止的絕對凍結,然而,想促成『絕冰』的形成,必須得造成足以致命的傷口,否則就會像剛才的情況,純粹只是會侵蝕人體的黑冰罷了。


「……誰知道呢。」我無謂地答道,再次架起黑雪的刀身。「放心好了,下次一定會砍中。」


「保有強烈殺意的攻擊,還有『絕冰』……難不成你想殺了我嗎?」隔著不算遠的距離,姐控面露慘淡的笑容。


「別裝傻,白癡姐控,」冷冷地瞪向他,緩緩把黑雪扛在肩上。「既然你敢逼迫我拿出黑雪,別以為我會就此放過你。何況你也不可能毫無準備吧?」


妳好重。我邊和姐控說話,邊面帶難色的睨著黑雪一眼。


那不是我的錯覺,揮舞黑雪真的比以往還要費力許多,或許可能是我荒廢鍛練的緣故,不過也不定是黑雪這傢伙變胖了。


煌刃也是會變胖的,畢竟他們也曾是人類啊。


『亂說,人家可是苗條的女孩子。』黑雪沒好氣的說,『會覺得人家重,肯定是小夜你懶惰成性,變弱的緣故!』


…………或許吧。


不過哪怕真的如此也好,這世界已經不再需要『黑雪女王』或是『緋眼劍鬼』了。戰爭……不會再發生了。這樣就好,戰亂只是使人互相猜疑、憎恨,無力的弱者只能苟延殘喘,被當作奴隸使喚──這樣的世界已經終結。悲劇到我們這代為止就好。


『…………』

這回黑雪良久也沒答話,我還以為她是裝作沒聽見。不過當我打算脫離心思時,她喃喃自語的說:『或許,這個世界也從未變過。戰亂,仍然再發生,世界,依舊是殘酷現實,悲劇……也從未停止過。小夜,你可曾如此想過?』


…………我沒有回答這問題,心思已經逐漸遠去。


「──和黑雪聊得愉快嗎?」就在我重新回神時,第一句聽到的話就是姐控的聲音。


我險惡地瞪了他一眼,面露不悅的說:「一點也不。那傢伙還認為這世界和當初一樣,隨處充斥著惡意,雖然……我也無法否認。」


「…………她說得不錯,」姐控的臉上也不由得冷峻起來,隨即,卻又露出戲謔的笑容,「就算被你封印兩年了,思緒還是很清楚的嘛。不過真虧那個冷血女王肯和你說這些,真不愧是女王大人的情人。」



「少囉嗦!」我忍不住制止他一句,不然肯定會沒完沒了的。瞪著他那張令人討厭的帥臉,別過臉說道:「倒是你好了沒?虧我還特地和黑雪打發一會時間……就在等你這傢伙準備好!」


「哦呀?這話真令人感興趣,」姐控瀟灑一笑,略帶興緻地說:「估且就問一下吧,為什麼要等我呢?」


「這還用說嗎?」放下扛在肩上的黑雪,對著姐控面露無比燦爛的笑容,「面對任何不合理的力量,從正面一一將其擊潰,這不就是你所想看到的『以往的我』嗎?」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沒錯,說得很好,」姐控非常高興地昂頭大笑,那笑容,彷彿再表達『我等很久了!』的意思。他張開雙臂,向著天花板說:「這的確就是我所想見的一一請仔細看啊,公主殿下!您應該看得很清楚吧?眼前這名看似邋禢隨便的無用處男,或許平時非常沒用,然而,他終於回來了!」


姐控的聲音格外高昂,也顯得真的非常開心。


雖然我覺得他是想稱讚我沒錯,不過貶低我的話一句也沒少,倒不如說貶低的話還比較多。


「此刻的他,無疑便是當年和我共享美名的那位天才!兩年前消逝在戰場上,那位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近戰天才,空川錦夜!」


語畢,訓練室的通訊系統陷入沉靜,全場鴉雀無聲。


或許是沒料到他們的「末爾同學」會如此激動亢奮,大大改觀心中完美帥哥的型像吧。


我感覺臉上異常火燙,低頭摀住臉孔,絲毫不敢把目光看到通訊視評上。


…………說得太過頭了!連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可是小末爾說得沒錯呀?小夜可是歷代持有者裡最有天份的天才喲?』


別跟著瞎起鬨!


『人家才沒有呢!人家說得是事實!!!』


拜託,妳說的持有者,從頭到尾也只有我一個好嗎!?


『是的喲,所以才說小夜是最有天份的呀!』


………………會只有我一個,那是妳不願接受其他人的問題。


『才不要讓小夜之外的傢伙觸碰人家的身體呢!』


這傢伙沒救了。我再次拉回思緒。


就在這時,通訊系統的視評出現了,畫面裡頭的是公主殿下。


「我、我明白了……方才驚心動魄的攻防戰,已足以證實末爾同學的主張,」說到此,公主殿下嚥了口水,神色緊繃的說:「可是……那還不是您的全力吧?錦夜同學。」


我沒答話,微微瞇細了眼賭。想必姐控也是冷下一張苦臉了吧。


全力,所謂的全力,指的是戰場上殺人不眨眼的技巧,還是指的是影刃的全戰力……想必答案很顯然。


「……我、我想看到的是,」或許是發覺我們倆的冷冽目光,公主殿下顯得格外害怕,不過還是勇於把想法說出口:「真真正正的錦夜同學……我想看您,全力的戰鬥。」


「……對、對呀!不只公主殿下!我也想看!」 「我也是!想親眼看看錦夜同學的實力!」  「啊,好狡猾!人家也是!」 「末爾同學都如此誇下海口了!應該不會讓我們失望吧?」


所有同學都跟著起鬨,似乎是不想讓公主殿下孤軍奮戰,另一方面也是想探個究竟吧。



感應到麻煩氣習的我退了幾步,和一臉訝然的姐控四目相交,隨即,像是想通什麼的他突然換上平時慣用的欠打笑容,一副「你準備好了嗎?」的笑容。


「你不如就認了如何?反正遲早也會暴露的,不是嗎?」一道昨晚才聽過的柔聲沒好氣的說,回頭瞧了視評一眼,居然是學院長!


「……你來做什麼?」


「……你以為你們倆的那般猛烈的攻防戰,不會打擾到周遭班級的安寧嗎?就連遠在另一側的辦公室也能聽見,」學院長彷彿毫不在意的說了幾句,然後指了指視評系統上統計的『觀看人數』……已到達12000!「先說一句,12000是全校師生加總的總人數,也就是說……」


全校所有師生都在看這場打鬥。我感覺自己快要暈倒了,這是多麼濃烈的麻煩氣習啊!


「…………那就,快點開始快點結束吧。」得到我認可的瞬間,全場視評開始爆出只有上萬人同時才能產生的爆動聲。


「真想不到你居然會同意,對你另眼相看了。」姐控戲謔道,走到我的前方。


「少囉嗦,快把炎之靈王放出來。」我開始向黑雪灌入全身的影壓。


「……喔呀,被看出來了?」


「廢話,在我專住視評上的時候,早感應到龐大的影壓和炎靈王的言靈了。」


黑雪還在吸收我的影壓,彷彿像是永無止盡的無底洞,不管怎麼灌入都不會有滿的一天。


「哈哈,我該說真不愧是你嗎?那麼──」姐控高舉手中的詭異長杖,蓄積在杖裡的紅蓮火炎早已躍躍欲試,「烈火紅炎啊!燃燒天地吧,焚毀眼前的敵人吧!吾作為五型之持有者,速速命汝前來!炎靈王•伊蓮爾蒂卡!」


紅蓮爆裂,訓練室轉眼成了火紅色的焚燒世界,彷彿除了火紅之外不能容忍其他色彩,火焰發出了忠告:所有一切都將會燃燒殆盡。


我小聲地在嘴邊呢喃幾句,這時就見那團猛烈火焰的中心,開始向中央聚集的紅蓮火炎,幻化成一名曼妙多姿的紅髮女性。


她的光彩奪得所有男女一致目光,就看她緩緩地從空降下,落到姐控的身旁,恭敬地彎下身軀,溫和地笑著,輕動她那飽潤光澤的櫻唇:「──主人,請問您召喚我有什麼事嗎?」


如火焰般虛幻神秘的她,便是炎靈王•伊蓮爾蒂卡。


「召換魔法的上位靈王!炎之伊蓮爾蒂卡!」  「沒想到末爾同學居然是她的契約對象……」  「那不是等級S的召喚魔嗎!?」


無論是師生們都對這個結果感到不可思議,畢竟他召換出了以「尊強者」為主人炎靈王•伊蓮爾蒂卡,那就表示他的實力肯定不容小覷。


「嗯,這次想請妳做他的對手。」姐控回以笑容,並指向我這邊,伊蓮爾蒂卡的目光也跟著移動到我身上。


「哎呀?這不是錦夜大人嗎,許久不見了。」伊蓮爾蒂卡對我打了招呼,優雅地彎下壓。


「……啊啊,許久不見。」拎起黑雪,我也跟著打了招呼。


『色鬼。』黑雪顯得很不高興。


說什麼鬼話啊,不過是打個招乎罷了。


『淫蟲。』


喂……就說我沒那個意思了。


『只不過是脂肪堆積而成的隆起物,生育時能夠提供幼兒哺乳的隆起物罷了!有什麼好的!小夜!!!!!!!!』


我毫不猶豫拉回思緒,不去理會在我內心亂吼亂叫的黑雪。


「想必我的對手就是錦夜大人吧?」伊蓮爾蒂卡似乎也沒對這個命令感到意外,只是優雅地點點頭。


「……是啊,抱歉了,」我平舉黑雪,略帶歉意的說。


「為什麼您要道歉呢?」


「……很快,就會結束了。」


「您這是瞧不起我嗎?」伊蓮爾蒂卡顯得有些動怒,全身燃起一團猛烈業火,哪怕對方是自己主人的好友也罷,誰都不能汙辱自己的力量。


「……開始吧。」我也沒有多加解釋。


「我就等您這句。」


瞬間,紅蓮火炎再度焚燒世界。


彷彿是貪婪地渴求毀滅,打算把所有一切燃燒殆盡──但,事與願違,一團比伊蓮爾蒂卡放出的火炎更強烈、無情的冷冽寒氣,將火焰所及的一切通通凍結,原本高溫難耐的氣溫,頓時驟降,世界宛若陷入沒有終結的冰原時期。


「這怎麼可能!?」伊蓮爾蒂卡不敢置信的說,彷彿她是第一次看見有人能凍結她的火焰。


當然,這是第一次沒錯,實際上也只有比她上位的神靈,才有凍結她火焰的能力,而這說的便是指,擁有十煌刃之一的『絕冰』黑雪,也只有她有這樣的能力。


「──我不是說過了,」一個碎步來到伊蓮爾蒂卡的面前,全身釋放前所未有的冽寒,右臂高舉黑雪:「抱歉,還有,很快就結束了。」


「嗚!是什麼時候!?」伊蓮爾蒂卡無法動彈。她赫然發現不只是火焰,沒料到連自己的四肢也逐漸被這寒冰侵蝕。


「『絕冰』」


快速揮下黑雪,從左肩一路直達右腹,足以致命的傷口。


這次不像上一回,斬擊確確實實成功造成致命傷,就看黑冰如發狂的脫殭野馬,馬上從傷口侵蝕伊蓮爾蒂卡的全身,不到眨眼間,伊蓮爾蒂卡已經被結成黑雪冰雕。


結束了──


我輕輕揮動黑雪,黑雪冰雕頓時碎成漫天飄舞的耀眼冰塵,而冰雕內的伊蓮爾蒂卡的軀體已重新化為一團火焰,回到姐控的詭異長杖裡頭。


全場無聲。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結果震撼住,這結果跌破眾師生的眼鏡,唯有姐控和學院長若無其事地苦笑,其餘無一人不張嘴訝然,就算回神,也不知該表達什麼感言才好。


畢竟,這可是一刀就斃了最高位的伊蓮爾蒂卡。


好了,終於結束了。我高興地想著,緩緩伸了懶腰,收起煩死人的黑雪,走向訓練室的出入口。


「走吧,表演結束。滿意了吧?」我經過姐控身邊時,冷眼對他說道。


「你是指什麼?」那壞笑真令人討厭。


「我迫不得還是拿出以往的力量,而公主殿下見識到以往的我的力量。這不就是你所希望的?」


「誰知道呢?」也不回答我的話,姐控自顧自地走出訓練室。


我無奈地歎了口氣,打算離開訓練室時,我想起了一件事,回過頭對視頻笑說:「公主殿下,如妳所願,這便是妳一直所想見的,我的全力。」


語畢,我也跟著離開訓練室,獨留驚訝地不知該如何收尾的眾人。



‧‧‧‧‧‧‧‧未完待續

‧‧‧‧‧‧‧‧‧‧‧‧‧‧‧‧‧‧新的寫法,新的小說,請大大們多加的支持!也歡迎評論及意見!!

—————————————————

不錯,再過幾章,第二章節就結束了。

有人問我這章節到底想表達的是什麼,我只能說,還不能說,要和第三章節做連結才會知道,會覺得很奇怪是當然,因為第二章節算是(上),而第三章節算是(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000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主角太廚啦!(這叫實力誰給你廚了

挖尬以[e19]

02-12 19:45

草士
外掛猛猛地03-05 16:20
冰o守護
這篇等好久了~~

02-12 20:33

草士
好多事情要做 沒辦法(聳
03-05 16:21
諸葛
快阿~~再出吧!搭配背景還真好呢是刺客教條嗎@@?

02-13 00:12

草士
好吧 我盡量03-05 16:21
冰o守護
「哎呀?這不是錦夜大人嗎,許久不見了。」伊蓮爾蒂卡對我打了招呼,優雅地彎下壓。

我發現錯字了,是彎下「腰」才對喔

03-05 16:30

草士
可惡!我剛才重看發現了,正想要不要改就被看到了03-05 16:38
摩卡奇諾
從一開始單純的切磋到使出全力接近廝殺的戰鬥,這......實在是太燃了XD

04-06 23:23

草士
其實燃點在最後呢 我最後幾章一直在猶豫 到底要不要把某些東西寫出來。我可以跟妳保證,最後的幾章,才會讓妳見識到真正的黑白雙刃!04-10 17:47
摩卡奇諾
居然!那我就拭目以待囉!XD

04-11 23: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icky1122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伯蘭特樂曲】08.《... 後一篇:下禮拜會更新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pty89513大家
內有可愛的阿梅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