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PRG公會】 尋找北向花──航行篇(下)

作者:寶爺│2016-02-10 18:29:49│贊助:24│人氣:166
※※還是跟艾茵對串的那篇    終於完結了!    由我代貼 GP免感恩  留言大歡迎 ※※


  寶爺   帶血的大便色      阿拉德
  艾茵 我愛藍色♥           阿芙拉

        你沒看過第一篇的話請點我 (不會爆炸)
         你沒看過上一篇的話 點這邊 (大概不會爆炸)

 


  
  
                                       

※※※                                                                          


  阿拉德望向女子,露出了有些無奈的神情。「早知道你會笑了。」然後用鼻子輕吐了口氣。說完,他這次轉頭面向漆黑的大海。

  「我討厭大海,黑漆漆的,感覺好像要把一切給吸進去。」


  「海是天空的鏡子。」她對阿拉德的想法不完全贊同。天空同樣是漆黑一片,只是它不會立刻將人給吞噬。

  「走吧,去看海底的星星。」她說,跟前幾次一樣不聽少年的意見。

  「抓好。」阿芙拉站起身,原本平緩的海面忽然間以船隻為中心點向四周湧開,船身向下沉似乎要被漩渦吸進去一樣,細小的水流化為薄透的膜,快速立起後結成了一顆球體將船身包裹在內,接著就快速地沉入了海洋之中。

  以海流當作推進力的圓球,離開星光的範圍,一路順暢無阻地向著深洋前進。


  阿拉德發出了無聲的慘叫,跌坐在球體的中心,他驚恐的轉頭環顧四週,「好,好厲害!....這是怎麼做到的....」少年的驚慌過沒多久轉為對眼前的一切新奇的情緒,阿拉德小心翼翼地,將手指輕輕的放在球體上。


  指尖摸起來是冰冰涼涼的海水的觸感,一戳似乎有點柔軟,但卻很堅韌,看起來並不會輕易就破掉。可以猜測,就算摸了以後放進嘴裡也是一樣的。

  「太用力把自己推出去,我可不會救你。」阿芙拉恐嚇他,毫不客氣地大笑,「騙你的。」

  「操控海水凝成球。」她簡單的解釋,在深海之中,把速度放慢了下來,「你可以召喚光源?會吧?火球、光球都可以。」球體在海中行進是很平穩的,一點都沒有晃動,就好像在平地上行走一樣。

  「到達前還有一段距離,你可以看看四周。」阿芙拉似乎並不受深海黯淡無光的影響,只是一直往前,「還是你想看看海裡有什麼新奇的?」她咧嘴笑。

  隱隱約約地,可以感受到在黑暗的潮水裡面,有大大小小奇形怪狀的生物正在悠游,而且有甚麼在看著他們。


  阿拉德聽到對方這麼恐嚇,還是縮回了手指,然後念咒施展亮光術。光球飄到阿拉德與阿芙拉之間,大概能夠照亮半徑五公尺的距離。

  透過光球,阿拉德忍不住偷看了一下光芒對面那充滿自信的女子的臉龐,他露出得意的微笑。「亮光術可是我第一個學到的魔法,就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了。」


  「那好,你接下來可別把法術弄熄了。」阿芙拉滿意地笑,倏然將船向下一沉。

  周遭本來對他們抱持著好奇的小魚群因為驟然大放的光芒而嚇得四處逃竄,阿拉德藉著光可以清晰地看見周圍,以及更遠處的幽暗。

  海底上一些墨綠的水草輕緩搖曳,地面上散落了無數的貝殼、掩埋在塵埃裡的暗殺者伺機殺害無知靠近的獵物、散落在海底的還有少數人類的遺跡殘骸,經年累月已經生長了青苔,閃爍的玻璃碎片在發光。

  然而懼怕光源的魚類被嚇跑了,然而卻有受到光亮吸引的靠過來了。有幾隻身長超過兩尺的鯊魚從遠處游過來,接著就在他們的四周環繞,卻保持一段距離沒有靠過來。

  「怕嗎?」她問。


  「習慣就好了。」阿拉德淡淡地回道,露出一臉裝酷的模樣。他專心的望著薄膜外的風光,這或許是人生中唯一能看到的景色了。

  「真的好厲害...魔法也能做到這樣嗎...」阿拉德打從心底佩服,雖然早上血腥的畫面還烙印在他的腦海中,但對面對於這樣偉大的事物,無關善惡,都讓阿拉德心生嚮往。


  嘴硬的小鬼,等等就有你好害怕的。阿芙拉也不戳破。船繼續往下潛。鯊魚們在跟了一段距離之後不知道為甚麼忽然就不再跟來,而是頭也不回地拼命回頭。

  「可以。」阿芙拉點頭,她把手伸向薄膜,彷彿是穿過一層果凍一樣,她從外頭抓了一顆水球進來,「你會嗎?水系的法術。」她把水球遞過去。

  船自動向著更加幽深的海底前行。


  阿拉德慌忙地接過水球,「我不是很擅長...流動的液體跟加熱或是火焰比起來還要更加複雜得多。」他坦承,「但我還會再花時間練習的。」沒過多久,水球就潰散在阿拉德的手中。

  阿拉德聳聳肩,顯得有些無奈。「你的力量是天生的嗎?還是花了很多時間修煉出來的。你看起來很年輕,但應該不只是外表的年紀吧?」


  「不是,我出生是人類。」阿芙拉乾脆坐下,她摸過散落在船板上的水珠,又重新凝聚成了一顆水球,讓水球拉長成線,一圈一圈繞在手腕上,又捏成三角形,看起來稀鬆平常而輕易。

  「嘖,沒人告訴過你,問女性的年齡是很失禮的事情嗎?尤其你要是碰到我以外的貴族淑女,包準會被掃出貴族家門口。」她拍腿大笑,沒想到會有人這麼直白地問,「一百八十一,我的年紀。」

  「我可以跟你打賭一箱黃金,你不會想要用我的方式獲得能力。」她把水球捏成了一把彎刀,真的就從收納箱裡摸出一顆蘋果削了起來。

#  

  聽到對方這麼說,阿拉德有些害羞地低下頭「呃,抱歉...」過了幾秒,他又抬起頭,似乎在禮貌跟求知慾之間,他做出了抉擇。「我能夠繼續問下去嗎?你的能力是怎麼獲得的。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知道秘密是要代價的嗎?」阿芙拉用水刀插起蘋果,伸到阿拉德的面前,銳利的刀鋒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平常所見溫潤沁涼的水。亮晃晃的威脅。隨即又像沒事一樣地把蘋果切片,遞了一半給他。

  「我曾經是海盜團的船長。我帶領的手下有數十人。我去了藏有世界上最珍貴祕寶的地方,用一整船人的命換到了這個能力。」她簡略地敘述過了當年的驚心動魄還有其中的險象環生,「這樣你還要知道的更詳細嗎?」

  「還有什麼?問吧。我想就會告訴你。」她吃著蘋果。小船慢悠悠地航行。


  阿拉德心有餘悸地望著手中的半顆蘋果。「這算是詛咒還是用人命作為代價而得到的能力?你應該很難過吧...」阿拉德以自己短短十五年的角度傾訴了自己的感受。


  「詛咒。」她咧嘴露出滲人的冷笑,卻沒有再多解釋詛咒的內容是甚麼,「你想多了。我們是一群亡命之徒,刀口舔血的日子,多活一天就是賺到一天。」她單手撐住下顎,似乎在觀察為甚麼阿拉德肚子裡可以有這麼多的問題。

  「只有可惜。」對於過往。見慣生死的人不會為了死亡而悲傷,只會為死亡而感到憤慨。她沒有為那群手下報仇,因為仇也無從報起。最後什麼多餘的情感都被消磨,就只剩下存活。

  她說:「你知道渴求知識者為何都容易招致死亡嗎?」


  阿拉德嚥了口口水,「怎麼突然這麼說?」阿拉德望著對方的眼睛,似乎像是在確認這個經歷百年孤寂的女子所說的可惜,是不是真的只有可惜。


  阿芙拉矢車菊藍的眼睛裡,確確實實地只流露出淺淡的可惜,經歷了時間的磨損,只剩下這樣而已。

  「因為渴求知識者總是太過貪婪的探求秘密。」她伸出食指抵住阿拉德的額頭,「你太好奇,沒有互相匹配的能力,你只會招來死亡。」阿芙拉真心的警告與勸戒。


  阿拉德退後幾步,從女子的指尖上逃開。少年的臉上寫滿了青春期帶來的羞怯。他趕緊搖搖頭,「我知道分寸的,不用妳說我也曉得。」阿拉德有些洩氣,眼神飄移到了下方「我曉得...自己還很微不足道。」

  #

  明明就很認真地在說嚴肅的事情,真不明白這小鬼怎麼這時候有空知道要害羞。阿芙拉看著羞怯的阿拉德,只是挑了挑眉,也沒多說話,她抬頭看了看周圍說道:「來了。」

  忽然一個遠遠超過三艘船身還要大的黑影迅速逼近,是一隻巨大的鯨魚,牠遊得很快,張開一張大口似乎就要把他們給吃掉。

  小船瞬間下移,躲過了鯨魚的撲擊,阿芙拉低頭對阿拉德說:「深海的樂趣。你要跟牠玩玩嗎?」


  看到了巨大的鯨魚,阿拉德驚訝的張口望著,出於恐懼,阿拉德又忍不住挪動身體到球體的正中央,不敢靠薄膜太近,深怕掉了出去。「這...只有在書上看過...這是鯨魚...天啊,簡直就像是在作夢一樣!」阿拉德率直的感嘆著。

  「但...太危險了吧,要是被吞進去...」阿拉德帶著不安的語氣,維持著瞠目結舌的模樣望著巨大的黑影。


  「沒這麼容易掉出去的,除非你要武力破壞。」看阿拉德挪來挪去找個安穩的位置,阿芙拉不禁笑出聲,「不會吞進去的。進去就頂多再出來。」當然,再出來的意思就是剖開鯨魚的肚子。

  「想不想過去看?」她催促阿拉德趕快做決定,「或是你想看更危險的東西?」


  聽到對方這樣催促,阿拉德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嗯...」面對未知雖然有著恐懼,但就如同阿芙拉所說的,即使深知好奇終將帶來毀滅,但男人與男孩卻仍前仆後繼地向前。


  阿芙拉立刻驅使著小船正面迎向再次遊來的鯨魚,再要被吞吃進去以前向上越過,讓阿拉德可以近距離地看見鯨魚的背部皮膚,向側一彎繞到了一旁,躲在牠的魚鰭底下,再經過牠被小型生物寄生的腹部,以及強而有力的巨大尾巴。

  徹底繞過了一圈之後,阿芙拉面向回頭再次游向他們的鯨魚,盯著那雙漆黑的眼睛,低沉聲線、散發懾人氣勢命令:「走開。」

  那鯨魚一僵,灰溜溜地逃跑了。她這才轉頭問阿拉德的感想:「怎樣?」


  雖然阿拉德很想裝出酷樣,但面對這樣從未見過的風光跟如此新奇的事物,阿拉德完全無法掩飾自己喜出望外的神色。阿拉德靠在薄膜上,望著溜走的鯨魚的去向。

  「妳平常都會這樣嗎?在海裡自由自在的悠遊,跟魚群嬉戲。」


  「偶爾。我平常都在海面上。」她驅使著船繼續往下潛,「我比較喜歡跟一些危險的生物打交道。」剛才那隻鯨魚顯然不在危險的範圍裏面。

  又往前了好一段距離,阿芙拉將船停了下來,轉過頭對阿拉德說:「把光熄掉。」


  阿拉德露出了遲疑的眼神,但他隨即熄滅了燈光。「有甚麼用意嗎?」阿拉德在黑暗中詢問。


  阿芙拉沒有回答。

  在沉靜下來的黑暗之中,慢慢地、幽幽地,海底好像有一點一點微弱的光正在逐漸發亮。一開始好像只有星星點點的微光就像陸地上的螢火蟲。那些光漂浮了片刻,就好像是觸動了什麼特殊的魔法符文,螢火蟲忽然一顫,一瞬間無數的光點從塵埃中大亮,鋪展開一條光的長廊。

  在海底不斷來回搖曳,就像是海裡的金色麥浪。比起天上的星星還要更加的密集而燦爛。一路蔓延到了無邊無際的深海遠方,看不見盡頭亦望不見來處。

  「海底的星星。」阿芙拉盯著底下的光點。


  阿拉德沒有說話,他的身體向前傾,靠在薄膜上,出神的望著海底的銀河。他緩緩地轉動脖子,彷彿是欲將眼前一切都收盡眼底之中。

  安靜之中,阿拉德小聲地開口。

  「謝謝。」

  他只有簡單的,以平穩但慎重的向阿芙拉道出一個單字。


  「呵。」阿芙拉應了聲,不客氣地接下道謝,「下去看看?近距離的。離開船。」她問,就像在說一個找死的自殺方式。


  阿拉德有些訝異這個無疑是找死的提議,但仔細一想剛才阿芙拉快速的潛近深海尋找行李箱的舉動,那或許並沒有這麼異想天開才對。阿拉德猶豫了幾秒,便會道:「妳會陪我一起去吧?」

  雖然覺得有點丟臉,但阿拉德還是開口問了。


  「當然。」直接把阿拉德的問話當作默認的從他的後頭一把將他推出了安全的球體,隨即也從裏頭穿了出來。

  阿拉德一離開保護膜就彷彿瞬間跌入了深水之中,立刻失去重心與平衡,但只要冷靜下來,仔細注意就會發現自己的身上並沒有濕,甚至在頭部的位置有一圈的氧氣罩,小船保護罩的縮小版。

  「你會游泳吧?」把人推下來才問,阿芙拉也沒打算反省,她沒有像他那樣還有一層氧氣保護著他。「你可以靠近研究,但注意別捏死了。」


  阿拉德手忙腳亂地在水中亂動著,雖然理解有個保護膜的存在,但阿拉德還是不敢開口說話,他慌亂的點頭回應對方的提問──當然,阿拉德的故鄉在內陸,他也只有在小溪裡玩水的經驗罷了。

  少年在水中晃動著四肢,習慣了在水中推進的原理之後,他緩緩地跟上阿芙拉,試圖跟對方並行。


  阿芙拉等阿拉德跟上之後,就帶著他下降到了海底。那些光源似是會呼吸,每一次縮放間,光的大小與亮度也在變化。

  更近地觀看就發現那些光芒更是刺眼,但是卻也能夠看見清楚發光的到底是些甚麼。是非常微渺的小型甲殼類,跟隨著海流搖晃,身軀是一層透明的外殼,發亮的不是別的,而是牠們的心臟。

  「這是星蟲。」阿芙拉說,「你可以說話與發問。」她伸手從那成群的光點中用兩指夾起了一隻。


  阿拉德點點頭,有樣學樣的,也從光芒中輕輕的抓起一隻星蟲,並小心翼翼的放到眼前看個仔細。「從來沒有在書上過聽說過...大概沒有甚麼人能輕易地來到這種地方吧...。」

  少年一邊讚嘆著,一邊歪著頭看著發光的甲蟲。「發光的...是心臟嗎?」


  「沒人到得了這裡。」阿芙拉很是自傲,「就算撿到星蟲的屍體也無法明白,自然就無法記載。」星蟲只要離開現在所生存的深度就會死亡。撿到的也不過是完全透明的軀殼。

  「是心臟。星蟲靠心臟發光,去吸引獵食者、獵物與溝通。靠光的大小與顏色做判斷。」她指導阿拉德如何辨別星蟲的顏色變化,「現在是平靜的白色、緊張會變成金色、憤怒與危險是紅色、死亡則凋零。」

  阿芙拉沒有多講星蟲是如何覓食,免得阿拉德錯手捏死了,那可就麻煩了。


  阿拉德點點頭,用著充滿珍惜的眼神望著手中的星蟲,似乎是終於看盡興了,他便輕輕的捧起甲蟲,讓小光點再次回到他的群集之中。

  「這就是妳百年來累積的知識與閱歷嗎...真令人佩服。」他轉過身,面向阿芙拉說道。


  「哈、這樣就看夠了?」阿芙拉挑眉,放掉了手裡的小蟲。

  還記得早上的時候阿拉德對她可是充滿了恐懼,現在就已經能夠對她產生欽佩了。這種輕易就能拋棄成見、拼命吸收新知的人實在是少數。阿芙拉對阿拉德的評價提升了一點,她沒看錯,果然是有趣的人。


  阿拉德轉頭望著那片璀璨的星海,露出了滿足的微笑。「嗯...雖然很好奇他們的生態,不過我光是站在這裡,能夠親眼目睹這一切,就覺得有點頭暈目眩了。」他搔搔頭,有些難為情的嘀咕著,「當然如果我有跟妳一樣的能力跟時間...我想我會待在這裡繼續觀察跟研究吧...」說完,阿拉德的眼神悄悄的游離到阿芙拉的臉上。

  「妳...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我對你好嗎?」阿芙拉像是聽到甚麼笑話似地大笑,「你這麼認為那就這樣吧。只是我想而已。」她不多做矯情的回應,一切都只是她想,所以行動。

  「硬要找個理由,那就──你很有趣吧。」她說,接著指向他們頭上的小船,「不看就走吧。再慢點星蟲的覓食要開始了。你會變成牠們的美餐。」打消阿拉德會想看牠們覓食的念頭。


  聽到阿芙拉的「有趣論」正想開口反駁的阿拉德,突然聽到阿芙拉的提醒,立刻轉頭看向那片星蟲的群集,露出不可思議的臉。

  「...肉食性的嗎?」阿拉德驚呼,「深海生物真是神秘...」少年皺眉打量著那些美麗卻危險的甲蟲。「...回去吧。」他有些不捨的說著。


  「雜食。」阿芙拉一手提起阿拉德的領子就把他往上一拋,浮在了船前,隨後把人給推進球體內,她也跨了進來。

  阿拉德渾身清爽;但阿芙拉卻是全身濕透。她沒多管,只是把船提升到了高點,然後放緩速度,「你看。」她讓阿拉德往下看,一邊說著順便抽離身上的水分。

  原本平靜地躺在地面的銀河在一陣輕微的震盪後,忽然狂暴躁動起來,以著一種非常快速的速度開始移動,捲起了海底的沙塵暴。

  小船跟隨著星蟲移動軌跡的預定路線加速抵達前方,阿拉德能夠看見從後頭追上來的星蟲一路上吞噬掉了所有生長的海草與靠近地面的生物,甚至有一隻看來至少十公尺長的魚類也不幸地被瞬間淹沒,卻連一塊骨頭都沒有留下,只有一片同初見時相似的荒蕪。

  「這樣你就明白了。」看到了覓食的畫面,阿芙拉就不再多做停留,操控著小船離開這美麗無聲的殺戮。

  他們耗費了段時間,重新返回海面。


  阿拉德被這樣的畫面震撼,似乎花了一陣子整理了思緒。在返回海面之際,阿拉德仍以複雜的雙眼望向腳底的深藍。

  「阿芙拉...」他望著那面深海,突然張口叫喚女子的名字。


  阿芙拉偏過頭,看向阿拉德,等待他的下一句。


  「...好像星蟲。」阿拉德望著腳底,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既美麗又殘酷,兩者和諧並存的存在...阿拉德這麼想。

#  

  「你還是第一個這麼說的。」阿芙拉有些詫異,實在不能理解阿拉德腦袋裡的跳躍性思考是怎麼忽然說到這。不過也不怎麼重要。

  「睡吧。沒多久就要天亮了。」他們的海底探險花去了半晚的時間,現在已經過了凌晨,再沒幾個小時,太陽就要升起了。

  海面上冷風吹著,阿芙拉從收納箱裡找了條毯子扔在他身上,接著就不管他,向後躺在船板上,拿下帽子蓋在臉上。


  阿拉德拿著毛毯,有些埋怨地望著眼前這位大辣辣的女人。

  好歹是個女孩子吧...真是讓阿拉德大開眼界了。

  少年拿著毯子在船板上隨便找一處離阿芙拉最遠的地方坐下,挪動著身體,椅著船身臥坐。阿拉德偷偷的瞄了女人幾眼,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後望向海面。

  隨著海波,阿拉德看到海平面與天空緩緩地起伏,他默默地回憶起從出航到現在每個逝去的人的臉孔,以及剛才在海底所見到的景象。

  阿拉德在海洋、星蟲、名為阿芙拉的女子身上,找到了一些共通點──既美麗而殘酷地,海浪無情的帶走了他所乘坐的商船以及乘客,阿芙拉無情的殺死了比他脆弱的同行海盜,而星蟲,他們只是為了生存,便帶走了觸手可及的生命。

  在海上,人類的道德與價值觀顯得微不足道。在這裡,沒有是非對錯。

  想著想著,阿拉德瞇起了眼睛,視線開始模糊,睡著了。

  #

  當阿拉德從夢鄉中再一次被海浪給搖晃醒來的時候,迎面而來的是天空之上刺目的璀璨陽光與湛藍的天空和雪白的雲朵,以及那個站在他身前,正在操控船隻行駛的海盜背影,大衣在風聲中獵獵作響。

  她偏過頭,揚起張狂的笑:「喀爾加德要到了。」

  放眼望去可以看見逐漸變大的喀爾加德大陸的綿延山巒與海港,還能夠看見一些大型帆船的輪廓。


  「喀爾加德...」阿拉德坐起身,伸直身體望著他千辛萬苦想到達的目的地。少年倉忙地把毯子摺好,站起身來面向喀爾加德唯一與外界來往的港都。

  「那應該就是艾貝斯特了吧,終於到了...。」


  離港口越來越近,阿芙拉卻似乎沒有減速的跡象,直直地朝著岸邊的街道開去,直到滑入港邊只差不到五十公尺的時候才緊急降速,甩了一個漂亮的甩尾後安全停靠,給阿拉德驚嚇作為最後的見面禮。

  把阿拉德給快速地趕下船,他們就在此別過。

  阿芙拉露出初次見面時的笑容:「回程我可不會再帶你。阿拉德,想找我就去酒館問消息吧。」她擺手便打算轉身離去。


  阿拉德在碼頭緊張的看著阿芙拉,深怕晚一步開口,對方就像風一樣消失不再出現。

  「阿芙拉!謝謝妳!再見!」少年大喊著,然後對著女子禮貌地敬禮。


  她沒有回頭,只是擺了擺手。跳上了單人船,劃開白色海浪。帆影就這麼迅速地從日光中遠去。


  少年望著白色的浪花,因刺眼的陽光而忍不住抬起手臂擋在眉前,只見光芒之中,那名神采飛揚的白髮女海盜,已經消失無蹤。

  阿拉德凝視著因白日波光粼粼的海洋,輕輕的吐氣,露出了微笑。從出航到遇難以及深海的奇遇,阿拉德握緊拳頭,像是想緊緊抓住這些記憶,不願輕易遺失任何片刻。他將拳頭方在胸口,默默誓言,他必須活下去,完成他在這片大陸上的任務,然後變得更強。

  海風吹起了碼頭邊的風沙,遠遠向海平面吹去,少年提起了皮箱,轉身離開。

  而冒險則將隨著他的腳步,繼續展開。

End



【南方碎碎念】

春假三天感謝歐洲女皇 艾茵大人陪派出高尚大阿芙拉開快車送阿拉德去唯家的大陸www

RPG公會高手輩出,可以在這邊跟大家交流真的誠惶誠恐


阿拉德接下來要受唯姐照顧ㄌ

會怎樣連我都不知道欸


謝謝大家給我搭訕或者主動約我對串
菜逼八可能講話比較白目無知你們也耐心回答我問題
真心感激欸

m(_ _ )m  謝謝你們看到這裡   阿拉德會在大家燒毀之餘  慢慢地成長的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981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創造
下特別長是錯覺嗎?

02-10 18:32

寶爺
這篇有七千字左右w 其他篇大概六千字 多一千字左右啦 你好敏感喔(? 怎麼這麼厲害啊 02-10 18:35
艾茵‧埃特納
耶,感謝內寶!
手機不方便只好回去再踩留言了(?)

02-10 18:35

寶爺
wwwwwwwwww 出門在外專心不要當低頭族好不好 02-10 18:37
創造
直覺?


這次怎麼沒有說不要給GP,你把寶爺綁架去哪裡了!?

02-10 18:37

寶爺
我明明開頭就標註兩個紅字wwwwwww 02-10 18:47
艾茵‧埃特納
不好(?)
才沒有歐洲女王~我只是小小~~~

02-10 18:39

寶爺
是大事小,可不是我說了算的(?02-10 18:49
黑い影
海天一色!

02-10 18:45

寶爺
您真內行!!!02-10 18:48
創造
(給我) GP (我就)免感恩(你們了)

02-10 18:48

寶爺
一定要這樣挑撥離間ㄇ !!!wwww 02-10 18:50
艾茵‧埃特納
低頭族的勝利!

02-10 18:57

寶爺
漏回ㄌwww低頭族走路看路好ㄇ02-11 18:18
蘇雪
其實我也不知道阿拉德接下來會怎麼樣耶?也許會被中年大叔拐去賣吧(?)

02-11 12:19

寶爺
他又ㄅ是女的 是有三小好賣 02-11 1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twobao12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RG公會】 尋找北向... 後一篇:【TRPG】真實之鏡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