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PRG公會】 尋找北向花──航行篇(中)

作者:寶爺│2016-02-09 19:33:14│贊助:28│人氣:182
※※還是跟艾茵對串的那篇  由我代貼 GP免感恩  留言大歡迎 ※※


  寶爺   帶血的大便色      阿拉德
  艾茵 我愛藍色♥           阿芙拉

        你沒看過上一篇的話請點我 (不會爆炸)

 


  

     天再次恢復平靜時,已經是兩小時之後的事情。一個斷裂的桅杆在海面上載浮載沉著,灰色調的木桿上,遠處望去,有一個深紅色的影子。

  
 失去意識的阿拉德被自己施咒的粗繩緊緊地繫在桅杆的斷片上,他身上已經傷痕累累,雖然尚有一絲氣息,但從遠處看來,蒼白的面容猶如海上的幽靈。


  一艘看來同已經散去烏雲、純白晴朗藍天上的白雲一樣的白色單人船,從遠方開了過來。暴風雨中毫髮無傷。最後停在了斷裂的桅桿旁邊。如預料之中,商船消失地不見蹤影,大海清澈地根本看不出曾經發怒的凶狠模樣。

  「被神眷顧的幸運兒。」她下船踩踏海面,拔出長劍,一劍挑斷了緊捆住阿拉德的繩索,失去了綁縛少年瞬間就往水底下沉,她及時地一手拉住他的後領提起來拋在單人船上。

  藍色汪洋上頭只剩下少許的木片浮在水面。那艘商船被巨浪擊打粉碎,找不到完整的殘骸,但是去海底以及海面應該還能找到一點沉船的物資。

  她回過頭看向那個依然昏迷不醒的少年,看起來在波折中喝了不少水,幫個忙好了。她踏上船,一腳重重地踩在了他的胸腹上,準確地讓嗆入體內的海水都吐了出來。

  轉身坐在船尾,居高臨下地望著他痛苦的臉龐,等待阿拉德醒過來。


  胸口感受到滾燙灼熱,在受到了壓迫吐出海水後,阿拉德的意識漸漸地從黑暗中甦醒,五官感覺到一陣刺痛,長期浸泡在海水中讓阿拉德的眼睛痛得睜不開來,全身傷口的痛楚,也在阿拉德恢復意識之後衝擊著他的知覺,令少年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情。

  如此的陣痛持續了良久,漸漸地少年睜開了眼睛,眼角滾出了因痛苦與自責而流出的淚水。

  「我...還活著。」嘶啞的聲音,從充滿海水氣味的喉嚨裡湧上來。

  「其....他人呢?」

  少年像是在乞求什麼似的,向著空無一人的天空詢問著。


  「死了。」冷酷的女聲是打破他最後祈求的稻草。

  阿芙拉低頭看他,平淡無常地敘述。就像在說今天是個晴天,神色毫無變化。她從船尾的小型收納箱裡面扔出一罐清水,拋在阿拉德的身上,「喝水。」

  「醒了就起來。」躺著喝不了水、也於事無補。她又從收納箱裡面翻出比較容易入口的乾糧一併扔在他身上,「不想失溫就把衣服脫了。」


  阿拉德摸索著躺在身上的瓶子,然後緩緩地起身,他望著清水,眼神毫無生氣,充滿了沮喪與無力。
  「為什麼要救我?」少年這麼問。


  「因為你有趣。」是很惡劣的答案,也是事實。阿芙拉是個追求樂趣的海盜,所以才救他。不然就會任憑阿拉德跟著乘客一起死。她不會說什麼暖人心扉的安慰話語。

  「想活就照做,想死你可以現在下船。」白費力氣救人她會不爽,不過這是個人的選擇。少年如果還沮喪無法自拔,她也會考慮把人給踹下船。


  阿拉德沉默了片刻,緩緩地打開了罐子,照著女人的指示,把清水跟乾糧吃下。然後把上半身的衣服給脫下,像是在抗議著什麼,阿拉德默不作聲得完成了女人給予的建議。

  退下溼透的衣物,少年的身上清晰可見剛在在狂風怒浪中受到的皮肉傷,阿拉德想要試著花點力氣擰乾上衣,但剛從昏迷中清醒的他,完全無法使出半點力氣。少年在嘗試了第二次無效之後,就頹然得坐回船板上,無奈地望著女人。

  「妳是什麼人?」

  這是阿拉德現在最想知道的。


  「阿芙拉.海雷丁。」阿芙拉報上自己的姓名。聲名狼藉、惡名昭彰都是對於她的名聲評價。海上人會對她產生恐懼的心理,就不知道少年生活於和平中,會不會聽過她的名字。

  「問別人名字之前,自報姓名是禮貌?」如果海盜也講求禮貌。她不殺人的時候,翹起單腳的坐姿隨意而豪邁,但仍然不失優雅。至少看不太出來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性。


  「阿拉德‧康普拉。」他簡短的回道。「妳是海盜嗎?」阿拉德望著這個能夠自由穿梭奇異的單人船,皺起了眉頭。「一個人的海盜?」


  「我是海盜。」阿芙拉點頭,「我不找同伴的。」她沒有多解釋為甚麼做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但也並沒有禁止阿拉德繼續往下問。

  「你為甚麼想去喀爾加德?」商船的航線很明顯是前往另外一個大陸,她反問。


  「我是魔法學院的學生,要去那裡完成學業。」阿拉德望著水平線平靜的回答,隨即轉頭看向阿芙拉,「憑妳的實力,應該已經不需要偷拐搶騙才對的。為什麼還要繼續待在這裡當海盜?」


  「因為有趣。」她對上他的視線,這麼單純地回答,「尋找樂趣。」阿拉德大概很難認同這種理由。

  就是因為有趣。因為生活太枯燥無趣而乏味,所以就從事這種有趣刺激充滿血腥、金財、財寶與慾望的生活。及時行樂,行走於死亡的鋼索之上的亢奮感很難對非同類解釋。直到實力超越了身旁的人之後,就變成了尋找樂子的途徑。

  「而且海盜只搶。想要就去掠奪。」這是海盜的生存信條。

  「你學魔法想做什麼?」她問。一問一答剛剛好。


  若是平常的阿拉德,或許會對眼前這蠻橫無比的女海盜投以憤怒的眼神,斥責對方為了取樂而犯罪的態度。剛從浩劫中活下來的阿拉德,已經嚐到了自己在這片汪洋中斬釘截鐵般的無能為力。在海洋之上,弱者只有被強者掠奪的份...嗎?

  一反常態地,阿拉德露出苦笑。

  「沒有特別想做什麼,」阿拉德回道,「只是不這麼做的話,我就什麼都無法做了。」

  阿拉德沒有繼續向女人提問,海風吹來,讓打赤膊的阿拉德感到刺骨的寒冷。


  阿拉德看來消極了下來,本來就已經顯得很淒慘,現在看來更是感覺可憐。

  似乎對他在寒風中顫抖無所察覺,阿芙拉站起了身,問道:「你有行李嗎?長什麼樣子?」


  「它應該已經沉到海裡去了吧?」將尋找行李視作完全不可能的行為的阿拉德,對阿芙拉突如其來的一問感到困惑,「一個深藍色的小皮箱...。」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對這名女子實力高強的畏懼,阿拉德還是乖乖的道出答案。


  阿芙拉點頭,沒多做回應。

  阿拉德的眼前忽然被一片黑影給蓋住,還帶點溫熱的體溫,扯下來一看就會發現是她方才穿在身上的長大衣,「穿上。」她扔下這句,不等少年反應,撲通一聲就跳進了海裡。

  深海裡面能夠自由的呼吸,阿芙拉完全不擔心缺氧的問題,海水沒有阻力,而是輕柔地包裹在她的身上,順著她的意念,推送到了更深的海底。魚類見她遠遠一來,隨即嚇得躲避離去,就連試圖來尋找剩餘美餐的鯊魚也未敢靠近。

  微弱的日光穿透海面一層一層地弱下,她望著海底沉船的殘骸,加速游了過去,在一堆塵埃漫佈之中翻找了好片刻。遠遠超過常人能待在水底不換氣的時間。這才終於找到那只看來近似墨色的深藍皮箱。

  她提起,轉身迅速地就往回游。


   少年露出瞠目結舌的神情,從頭到尾。

  『這個女人真的是人類嗎?』阿拉德忍不住在內心這麼問。他望著在阿芙拉在水中殘留的漣漪發呆。然後有些尷尬地望著握在胸前的長大衣。受過高等教育的阿拉德,這樣的立場實為男女逆轉,既然就這麼受到了女人的救助,甚至連衣物都...。

  但隨著一陣風吹來,阿拉德也顧不了面子,把長大衣當作圍巾圍在自己脖子上避寒。


  安靜的海面上頭只有微風吹拂、船隻隨著波浪輕輕搖晃。天空上的海鷗叫喚著,就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天氣,如果不是才剛經歷過浩劫,也許阿拉德會這麼認為。

  下一秒一隻手搭上了船身,深藍皮箱被接著扔上來,那隻手轉而攀住船沿,用力一撐,渾身溼透的阿芙拉就動作俐落地從海中脫身,蹲站在水面上,她站起身這才跨步踏進船裡。

  「這個皮箱?」她問,順手撫去長髮上的水珠。


  阿拉德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阿拉德驚呼,「妳真的是人類嗎?」阿拉德像是在尋找對方到底有沒有長出魚鰓一樣,目光對著阿芙拉身上掃射著。


  「你問哪個?」阿芙拉順便脫了帽子與長靴,一口咬破了自己不握劍的右手拇指,十分坦然地任由阿拉德尋找她身上非人的特徵,還不等他回答,就將流血的指尖塞在他的唇上。

  入口就可以嚐到淡淡的血腥味,卻有一種會讓人骨子裡發冷的錯覺,「你覺得我是人類嗎?」她抽回手。一如救他上船的蠻橫不講理。

  阿拉德可以看見手指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完全癒合,而阿拉德身上的皮肉傷也是,以著非常緩慢的速度,但確實地在痊癒。

  「你有聽過人魚的傳說嗎?」她重新坐回剛才的位置上,對於迎面而來的海風卻不覺得寒冷。


  「!?」面對女人莫名其妙的荒唐舉動,阿拉德嚇了一大跳。

  觀察到對方的傷口的變化跟身體的傷口的痊癒,阿拉德震驚了良久都無法開口。面對阿芙拉只剩下能看見膚色的白襯衫,這樣在眼前展開,阿拉德尷尬的撇開眼神,將女子的長大衣給塞回他的主人懷裡。

  「謝謝,夠了,我知道人魚的傳說。」阿拉德死盯著船板,不敢再張望,「妳是指妳就是那個長生不老的人魚嗎....人魚當海盜?」阿拉德語氣顯得有些荒唐。


  「不是。」這麼點小場面就臉紅,果然是純情的少年。也沒打算讓阿拉德無處可看,將大衣穿回去,阿芙拉咧嘴笑。

  她才不是人魚那種傳說中溫順的生物、擁有美麗的嗓子卻沒有相等的危害。不過她也不會自己講出來。

  「你不要?」她還是指大衣,如果不穿冷風一吹會受凍。「你現在不會覺得冷。」她的血有抗寒作用,至少他傷口痊癒之後才會開始感覺到寒冷。


  「我現在有精神跟力量了。」阿拉德始終望著那處從剛才到現在一直被死盯著的船板,然後僵硬的拿起了自己溼答答的上衣,然後使勁的擰了幾次之後,對著衣服念咒,用魔法將衣服上的水份蒸發,雖然憑阿拉德現在的精力,沒辦法迅速的完成這個魔咒。

  阿拉德安靜的坐在船板上加熱他的衣服,漸漸地衣服似乎稍微被烘暖、烘乾了。


  其實,阿芙拉可以動手把阿拉德上衣的水珠抽走。就像她把長髮上的水去掉一樣,她只是沒幫他這麼做。要是被少年知道了,大概會覺得她十足的惡劣。

  「你不看行李?」她指向那個被拿上來就被扔在一邊的行李,估計打開也都是水。


  阿拉德慌忙地穿上白色的上衣,跟深藍色的外衣,然後轉身拿起行李。「全船的人就只有我的行李長這樣,不會錯的。」

  阿拉德打開行李,看著泡水的書本,發出了長嘆。

  『至少應該要上個密封咒才對的』阿拉德心裡嘀咕著,然後認命地把裡面的水給瀝乾,對他最珍愛的筆記本跟魔法書進行施咒。

  阿拉德默默的進行著他的瑣事,突然像是想到什麼,默默地對著大海咕噥著一句:「謝謝妳。」

  「那幾本書借我看?」不管阿拉德對著泡水的那一堆行李發出如何的哀嘆,她伸手對著他說。

  至於旁邊那一堆已經泡到發漲發爛的乾糧就可以扔掉了、還是趕快拯救衣物吧。


  阿拉德搖頭,拒絕了對方的提議。「雖然不知道妳要幹嘛,但我不想再欠妳人情了。」阿拉德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烘乾自己的書。


  意外阿拉德的直覺這麼敏銳。「你現在在我船上已經欠了我不少人情。」但是阿芙拉還是不客氣地取笑,索性不理會阿拉德的拒絕,直接探手拿走了一本他沒在烘乾的魔法書。

  快速地翻閱而過,在他大喊過來拿走之前,遞過去:「拿去。」魔法書抽走了多餘水分,雖然還是不如一開始的樣貌,但比起烘乾的膨脹好很多。她放掉手裡的水球回海裡。


  阿拉德無奈的望著對方蠻橫的舉動,只好投降了,就隨她喜歡吧。阿拉德收下被對方拯救的書本,雖然很不甘心,但也因為這些書本都是很貴重的書籍而難掩一點欣喜的神情。

  「是說,妳不會這麼好心,打算要開船送我到目的地吧。」雖然不願意面對,但阿拉德還是提起了這個問題。

  在這片汪洋中,一般的帆船也要在航行個三四天才有辦法抵達喀爾加德大陸。雖然這個小船似乎暗藏著機關,但這段距離絕對也是長時間旅行。


  「有何不可?還是你想跳船了?」阿芙拉嘲笑。現在跳船就一切前功盡棄了。「那你也可以下去。」似乎只要阿拉德說出「是」,她就會很乾脆地把人給踢下船,依照之前發生的事情,看來這件事情很可能發生。

  她這次伸出手,就等阿拉德把書拿來。


  阿拉德無奈地把書遞給對方。

  「抵達目的地需要多久的時間?我暈了多久了...照理說還要再航行四天...」面對對方的好意,阿拉德雖然覺得有些感動,但阿拉德想到要跟這個殺人如麻的女子長時間相處,便忍不住苦惱地歪頭苦惱起來。


  說是好意,但阿芙拉也不是無償地在幫忙。至少她在翻閱的時候已經把書本的內容給看完了。她很快地把書都翻完,把完整抽乾水分的遞回去。

  「我既然救你就不會殺你。沒改變主意的話。」保證的話,有說等於沒說。但至少證明阿拉德是安全的,不然她才懶得講這個,刀子一抹都不用廢話。

  「兩天內可以到,暴風雨是四個小時前。」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橘紅色的夕陽在遠方的天空把海面染成一片漂亮的金色。


  阿拉德聽到了對方的答案,突然猛然站起身,「才四小時?!」阿拉德在小船上瘋狂的向周遭的海面張望著。「或許還會有其他人跟我一樣...漂流在海上吧?說不定只要再找一下....四小時的話,應該還有這個可能的...倖存者....」

  像是被阿芙拉點燃了希望,阿拉德露出了慌張但有朝氣的神情,似乎期待著有另一個該被拯救的生命仍在某處等待救援。


  阿芙拉忍不住想要大笑,於是她也這麼做了。她的笑就像是要澆熄少年的一腔天真的熱血。

  「你知道,」她刻意地停頓,等候少年可能投遞而來的憤怒,「我剛才在海底有看見鯊魚嗎?」

  「你知道,我來之前是否有看見別人、我為甚麼只救你嗎?」阿芙拉不打算多拉一個人上來、也並不打算救誰,但是如果這樣打破阿拉德愚蠢的期盼,她也可以帶他繞一圈海域。

  她站起身,拉起風帆,小船以著穩定的速度開始前進。


  阿拉德的確是對著大笑的阿芙拉露出了憤怒的神情,但阿拉德憤怒的對象並不是眼前的白髮女子,而是無力保護眾人的自己。阿拉德憤怒的顫抖著,轉身望向金色的海面,不發一語。

  再多說一句,阿拉德也曉得自己的脾氣,大概起衝突吧。


  阿芙拉沒再多說,只是帶著阿拉德在這片海域轉了一圈。直到最後一絲黃昏都消失在海平線,繁星成為了漆黑夜晚之中唯一的光源,靜下心來看會發現銀河的靜謐與美麗。

  她把船駛出了有無數漂流破片的海域接著停下,搜尋的結果是毫無意外地無人生還也無求援跡象。阿拉德不懂,他是被大海眷顧的幸運兒,才能夠在超大暴風雨之中存活。沒有了光,也就無從搜索,也不打算再搜索。

  「就到這吧。」這樣就夠讓少年明白事實。「喜歡星星嗎?」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她也不在乎先前就要吵起來的尷尬。

  入夜之後,失去陽光會感覺更寒冷。


   順著女子的發問,少年抬頭望著滿天星辰。他的表情是寧靜的,但眼睛裡卻帶著不屈服的光芒。

  「討厭。」也許是真心的,但阿拉德曉得自己對這片星空有著說不出口的羈絆,每當夜晚時,阿拉德總是會抬頭望著它們。

  「妳有家人或是朋友嗎?或是戀人...你覺得重要的人。」望著這片星空,少年突然這麼問。


  「稱得上夥伴的人,有吧。」她有一群來自相同機關的夥伴。重要嗎?刀劍相向她不會多做猶豫,但是還可以一起戰鬥吧。

  「會這麼問,你有吧。朋友、家人與戀人。」會說出這種詞彙的人一定身邊有這樣的存在。

  她乾脆地躺在了船尾,雙手墊在腦後,抬頭仰望著同一片星空。


   「所以我才會想要學魔法。」阿拉德維持著抬頭凝視著星空的姿勢,回應著阿芙拉。而真正少年所凝視著的,既是星空也是他所重視的一切。

   「我要強得能夠守護他們。」

#

  「噗哧。」阿芙拉又忍不住嗤笑,善意的。有夢很好。在阿拉德再次惱怒以前,她擺手,「這很好。」

  「你看過海底嗎?」她又問。海是另一面天空的鏡子。

.
.
.

《待續》

 




【南方碎碎念】

就說不要給GP了!就是真的不要給GP啊!

留個言寫個閱啦   拜託各位大大

wwwww

因為這次對串劇情超級曲折離奇,
整個大爆字數,為了閱讀方便,還是拆開貼,不是要騙GP的意思大家拜託手下留情

下次大概就是完結ㄉ時候了ㄅ

謝謝歐洲女皇 艾茵(挪抬了)賞光跟阿拉德對串


m(_ _ )m  真的誠心誠意謝謝你們看到這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97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踩踩踩踩踩啦!

02-09 19:37

寶爺
踩哪裡你最好先說清楚喔02-09 19:47
蘇雪
可惡沒頭香w

02-09 19:39

寶爺
頭香只是浮雲! 切勿迷信02-09 19:47
艾茵‧埃特納
遍地都可踩!

02-09 19:48

寶爺
小屋都被你踐踏過一輪了 ! wwww 02-09 19:50
Doris

02-09 19:54

寶爺
謝dada 02-09 19:55
艾茵‧埃特納
阿寶最近很調皮哦(?
現在才看到碎碎念wwwwwwwwwwww 

02-09 20:05

寶爺
小寶子豈敢造次 wwwww 02-09 20:07
艾茵‧埃特納
寶子恃寵而驕(X

02-09 20:07

寶爺
這話!! 可萬萬說不得啊 !! (嚇死 02-09 20:09
艾茵‧埃特納
把心臟放回去wwwwww
不要嚇死wwwwww
開玩笑的(?

02-09 20:10

寶爺
(嚇02-09 22:19
顏世紀
看好少年阿拉德,所以必給GP(XD
(疑似只是轉個彎表示,以免被說看不懂下方的不要給GP的提醒www(?
期待下篇,守護人的夢想是很強大的!

02-09 22:15

寶爺
謝謝留言啊誠惶誠恐 XDDDDDD 謝謝鼓勵 ! 阿拉德會努力變大變硬ㄉ! 02-09 22:20
創造
已讀

02-09 23:29

寶爺
不回...啊不是啦,謝謝創造捧場XDDD02-09 23: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twobao12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PRG公會】尋找北向花... 後一篇:【PRG公會】 尋找北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