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PRG公會】尋找北向花─航行篇(上)

作者:寶爺│2016-02-08 18:22:26│贊助:34│人氣:220
※※這次特別感謝艾茵應援  總之還是由我代貼 GP免感恩 留言大歡迎 ※※


  寶爺   帶血的大便色      阿拉德
  艾茵 我愛藍色♥           阿芙拉

 




  白雲藍天與湛藍的大海,原本應該是搭船出遠門時最美的背景才是。
而阿拉德此時此刻卻只能望著這個景色發出嘆息。
  身穿暗紅色斗篷的少年,被五花大綁在帆船的桅杆上,他渾身是傷,臉上也被人被人打得鼻青臉腫。

  當然他不是這艘三桅帆船上唯一悲慘遭遇的人,
其他的船客跟水手們,他們全被綁在一起,緊緊的靠在一起,像是物品一樣被放置在角落,
有試著抵抗的人臉上都跟阿拉德一樣傷痕累累地。

  這是航向喀爾加德大陸的第二天早上,阿拉德所搭乘的帆船遭到了海盜的襲擊,
一開始船上的人都強烈的抵抗,最後陸續有人傷亡,直到船長被一劍穿肚被摔進了汪洋之中,
副船長便主張投降留命,而在船上最後仍頑強抵抗的少年法師──阿拉德則是落得了現在的這個命運。

  大家的行李以及財產都被洗劫一空,而海盜們則在一言一語的討論著這些乘客與水手們的處置。

  阿拉德望著這些人,雖然大概還有些自信能夠保命,但若是連船都不保,自己的魔力也沒辦法獨自在海面上旅行,而且已經航行第二天,返回阿斯嘉德與前往喀爾加德大陸都是天方夜譚。

  無能為力的他,只能露出咬牙切齒狼狽的模樣,一副誰接近都會被阿拉德咬一口似的。


  遠方的天空逐漸堆埋起了深厚的濃黑烏雲,這在海上是很常見的──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

  這加快了海盜們做出處置的決議,畢竟人在強,強不過天氣。除非是那些可以無視天氣異象的神祇或是魔鬼。把反抗的扔海裡;不反抗的留著。脂肪肥厚的留著;骨瘦如柴的扔下。

  誰也不知道暴風雨之後會剩下些什麼,人肉是最後可以補充的營養來源。雖然難吃了一點。做出了決定之後就是把所有反抗者,包含阿拉德在內,扔下甲板。海盜們的老把戲。跳甲板餵鯊魚。雖然此處沒有鯊魚,不過晚些就會因為血腥味被吸引而來的。

  旅客與水手躁動不安、女人小聲啜泣、嬰兒被母親抱緊壓抑住了哭聲、男人不甘而無力、隨著第一人被拉起推落海面,發出清脆的撲通聲響,就像點燃了炸藥的引信,頓時恐懼的人群喧鬧。

  「別吵、再吵就第一個推下去。」海盜咧嘴露出一口黃牙、其中金閃閃的假牙在日光下閃爍出幽冷的光。嚇阻得到了成效,人們頓時安靜下來。

  「這才對嘛。」他隨手提起一個雙手被反綁在後頭,瘦骨嶙峋衣著破爛的少年,又扔進了海裡。

  「老大!好像有甚麼聲音!有聲音……」靠在船身邊的海盜小喽囉聽到了詭異的聲音,,似是一種乘船破浪而來的碎浪聲,非常迅速,一般船隻是根本不可能這麼迅捷的,他毫不遲疑地朝著首領喊。

  「甚麼?」海盜回過頭,看到遠方有道藍色的在海面上疾馳而來,乘著一艘白色風帆的單人船。「那甚麼東西!」

  單人船不過幾次眨眼就飛到了被挾持的商船旁,騰空躍起,從船身上穿過,還未讓人看清,一把泛著水藍色流光的長劍瞬息劃過。單人船已經重新落在海面。下一刻,海盜的頭顱緩慢地從脖子上移位。

  「哈、追上你們啦。」從甲板上跳上了一名女性,她甩了甩絲毫未染上鮮血的西洋劍,咧嘴而笑。順道一並扔在甲板上的還有渾身溼透的少年。


  那一瞬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阿拉德完全無法捕捉。眨眼之間,阿拉德就看到海盜的腦袋與身體分了家,畫面太過血腥,讓阿拉德瞇起了眼睛轉過頭去,他轉頭望向那個跳上甲板的女性,這名女子究竟是敵是友?

  但阿拉德曉得這是反擊的最好時機,他一邊觀察著局勢,然後一邊小小聲的念起咒語,想藉著混亂,偷偷燃斷繩索的鬆綁。


  那名跳上甲板的女性身穿著深藍色的長大衣、頭頂上是同色的船長帽、手裡拿著的那一把西洋長劍在陽光下流轉著光。

  她的眼神有一瞬落在了阿拉德的身上,抬腳將那個還趴在地上掙扎沒站起來的少年踢到他的腳邊。

  「該把你們得到的東西交出來了。」她說,提起劍,一把刺進了離她有兩公尺遠的海盜嘍囉胸口。暈染開的血珠沾在劍上,才讓人看見包裹長劍的淺藍色劍氣外還有一層透明的劍光,遠過兩尺的長度。

  她不管船上的旅客與水手,只是單方面地動手解決那一群海盜。其中幾名嘍囉趁隙來到那群人質間,抓起來離阿拉德很近的一名女乘客與小孩開口要脅:「住手,不然我就殺了他們。」


  「不會讓你得逞的!」阿拉德鬆開繩索,將粗繩索往海盜眼前一扔,繩索頓時像是被賦予生命一樣衝向嘍囉,瞬間將嘍囉雙手連著武器緊緊地綑綁在一起。阿拉德藉機衝向對方,用全身的力氣將對方給撞出船外,阿拉德打開臂膀,將自己當作盾牌,擋在剩餘的海盜與乘客之間。但是阿拉德在意的,並不是這些海盜,而是那一位跳上甲板之後,揮舞著刀劍殺人不眨眼的女人。

  從剛才觀察來看,女人的言行,完全不像是來解救這艘船的英雄,而是另一個來打劫的惡徒,若是他殺完了海盜們,或許接下來下手的對象就是水手跟船客以及自身,阿拉德一邊盤算著,神情緊繃地輪流望著那個不速之客與其他劍拔弩張的海盜。

  甲板上頓時被區分成三股勢力,隻身一人的藍衣女子、剩餘拿著冷兵器四五人的海盜、阿拉德以及他身後的船客與水手們。

  


  大概是沒有意料到原本以為已經收拾掉的阿拉德已經會跑出來礙事。剩餘的海盜頓時備感壓力。來自雙方的夾擊讓他們開始思考優先排除哪一邊的威脅,或是選擇逃跑。

  善良的少年,充滿了正義感。她看向阿拉德的時候帶著點善意嘲諷,只是還略顯太過天真。

  女子走到身首分離的海盜頭目身邊,蹲下在那染血的衣領裡面掏了掏,最後掏出了一個紅寶石雙眼的黃金骷髏。剩餘的海盜警戒地用武器指著她。

  「找到了。」女子吹了口氣,把上頭的灰塵擦掉,似乎就打算把劍給收回劍鞘裡面,她看了看承受如此血腥場面之後似乎瀕臨崩潰邊緣的乘客與隻身擋在人群阿拉德;和那四五個海盜。

  咧嘴一笑,「追逐的遊戲結束了。」

  唰唰唰噗滋噗滋──水柱衝擊然後是肉體被穿透的聲響。五名海盜被湛藍的水柱穿透背心而過,美麗的藍色看來怵目驚心。

  唰。長劍入鞘,水柱也失去控制散落在地,打溼了甲板。接著她撇頭看向阿拉德。


  阿拉德驚訝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猶如一場大屠殺。腦中一時之間完全無法理解剛才那個女人究竟做了甚麼。背後旅客與水手驚恐的喊聲打斷了阿拉德的思緒,現在甲板上就只剩下阿拉德這船的人,以及那個藍衣女子。

  現在唯一有抵抗能力的,或許只剩自己了──阿拉德內心這樣告訴自己,給予自己踏出步伐的勇氣。

  交戰還是投降?交戰的話,無庸置疑絕對是瞬間即死吧。

  誰必須先開口?搞不清楚對方的想法,貿然開口的話,只會暴露了自己的立場罷了。

  阿拉德緩緩地踏出了一步,這個肢體動作告訴了對方,自己正在保護著身後的同伴。阿拉德臉色蒼白,緊咬著唇,抑制著自己恐懼的情緒望著那名女子。

  阿拉德在等待著對方開口,他內心預備著魔法護盾的咒語,若對方選擇不發一語地攻擊,阿拉德只能選擇捨身防禦,爭取時間讓身後的人跳船逃亡了吧──但,又能逃去哪?阿拉德瞇起眼睛,排除自己多餘的想法,保持讓自己能在一觸即發時專心抵擋攻擊的狀態。

#

  「你太緊張了。顫抖會暴露你的情緒。」出乎意料之外,女子只是瞇眼,笑著指正阿拉德忍不住顫抖的身軀,收起的長劍沒有再拿出來的打算,也不必緊張水柱會再次襲來。就不多說阿拉德不自量力地捨身保護了,這也是勇氣的一種。

  「我是海盜,但還不至於連普通人都下手。」她撇嘴,嫌麻煩但還是多解釋了一句。低頭看了看橫躺地上的屍體,她有些嫌惡,「你們還想用這船航行就把屍體清掉。」不然食物不久就會因為血腥而腐敗,也會引來嗜血的魚類。

  女子低頭看了看手裡的黃金骷髏,看起來卻並沒有搶到寶藏的欣喜,只是普通地觀察了一下,就漫不經心地抓在手裡把玩。


  聽到對方這麼說,大家的情緒瞬間放鬆下來,但剛才目睹的景象之後,並沒有讓在場的人情緒一口氣轉為擊退敵人的欣喜。大家有些恍惚地望著這個女子。

  站在最前方的阿拉德仍然有些堤防,他努力的讓自己呼吸恢復平穩,開口說:「妳...剛剛到底做了什麼?」雖然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地,但阿拉德無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嘴巴才一張開,話語就從嘴巴裡溜了出來。

 
  「殺人。」簡潔扼要地回答,阿芙拉露出了惡意的笑容。

  這個問題回答起來感覺像在貶低智商,她當然知道阿拉德絕對不是想問這個,但是不問出口,她可不會回答。不知道他是嚇傻了還是怎麼的,剛剛目睹殺人場面,開口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請教方才發生了甚麼。


  「....。」阿拉德皺眉,看起來對方並不想回答這些問題,阿拉德內心也大罵自己一聲,竟然在這種時候還做出無關緊要的提問。就在這個時候,阿拉德背後的船員一步向前,將阿拉德甩在背後,黝黑的水手往前走了幾步,然後開口大喊「謝謝妳的搭救,但請妳離開吧!」

  全部船上的人都曉得,對方是一個美麗卻又不祥的女子,他帶來了比剛才海盜更多的鮮血以及死亡,雖然因此得救,這些倖存的船員與水手卻對女子投以恐懼的目光。

  阿拉德雖然很好奇對方是何方神聖,以及有何目的,但他環顧四週,保護眾人的任務似乎已經結束,阿拉德便後退了一步,不再發聲,只是有些不服輸地望著那名女子。


  阿芙拉的嘴角揚起冷酷的弧度,很乾脆地走向船邊,一腳踩上欄杆,她轉過頭對唯一比其他人特別的阿拉德說:「暴風雨要來了。」看在他比起剩下的人要有趣一點的份上。

  這次的暴風雨會很強烈,瞬息將至,這艘商船很大的可能會在風雨中翻覆,到時候不要說是救下這一群人,連阿拉德自己都會小命不保。在米德嘉爾特大陸與喀爾加德大陸之間飄搖的沒有停靠之地的船只能自求多福。

  尤其他們已經失去了會掌船的船長以及幾名可靠的水手,生存機率會再降低。

  她俐落地跳下去,踏上單人船,小幅度靈敏地操控轉了一圈順著凝聚湧起的海流浮到船側,直接看向阿拉德,咧嘴:「上船嗎?」


  阿拉德有些錯愕地望著這個女人。『為什麼告訴我...』少年心中產生疑問。暴風雨將至,失去了船長跟可靠的水手,的確會有很大的風險,女人的船頂多也只能帶走一個人...阿拉德不曉得對方為什麼這樣在海上來去自如,但八成是有什麼魔法之類的特殊手段。但無論如何,自己一個人離開,不與其他乘客跟船員面對同等的命運,都是阿拉德無法接受的。

 阿拉德沉默地望著女人,爾後,他向對方微微的傾身,敬禮,說道:「謝謝妳告訴我這些,我們會盡力逃過這場暴風雨的。」


  意料之中的答案,就像少年會願意為了陌生人挺身而出的勇氣,這是難得可貴的本質。可惜不利於生存。不過就是因為這個本質,阿芙拉才會願意拉他一把。可惜阿拉德拒絕了。

  「嘿。」阿芙拉不再多做猶豫與拖磨,也未再多留給少年與懼怕的乘客任何一個多餘的眼神,下一秒順著海流的推力一下單人船就飛躍到了遙遠的地方,一如來時那般的迅速,眨眼之間就只剩下小小的白色風帆還隱約可見。

  令人心安的和平沒有來臨多久,遠方濃重的烏雲已經如同天神發怒似地席捲而來,天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立刻黯淡下來,很快地就彷彿入夜了的漆黑,狂風呼嘯、電閃雷鳴、轟隆劇響、巨浪翻湧,幾尺高的浪伴隨著能將薄弱小船拍翻的力道打上甲板,而且越來越強。

  一旁無人駕駛的海盜船搖搖欲墜,好幾次都差點翻倒、形單影隻的商船在汪洋中無所依靠。

  祈求神蹟吧。如果那些被信仰的神真的存在的話。


  神是存在的吧,只是它們總是在高處冷眼看著。 

  

  而阿拉德沒有向神祈求,在女子乘風而去之後,少年立刻轉身向船上的人疾呼,告知暴風雨即將來臨的消息。而海上的狂風暴雨卻無情地跟隨在少年話語之後,商船的水手跟少年,在甲板上為了活命在劇烈搖晃中爬上桅杆收起繩帆,阿拉德的魔法在大自然的怒吼之前僅是鴻毛與巨山般,顯得微不足道。

  土黃色的商船,在海水中起起伏伏,巨浪從高處打來,像是猛獸般向船身襲來,阿拉德在甲板上緊抓著桅杆,努力集中精神用粗繩綁住自己跟能接觸到的人,但卻眼睜睜的看著船客與水手們,在狂風中宛若落葉般被吹飛,落入紺藍深不見底的海濤中。

  在阿拉德的意識消失前,他只看到漫天高的風浪向船隻襲來,船的縱桿應聲斷裂,整艘船體立刻隨之解體。暴風雨在短時間內葬送了這艘船,一切都隨著怒浪捲去。


《待續》


【南方碎碎念】

因為字數統共有一萬八左右,打算分三次貼 www
少年的歷程隨著各位老手們的帶領逐漸白熱化的感覺

謝謝艾茵DADA 讓大便我一邊對串一邊嘖嘖稱奇

衰人阿拉德ㄉ命運究竟如何呢

到底可不可以找到那該死的草

慢慢看下去ㄅ  連我都不知道草在哪裡了

然後也感謝唯,這個企畫是唯姊的點子。

然後很想吐槽,阿芙拉阿拉德 名字實在太像了,我在對串的時候 深深地覺得爆笑。


m(_ _ )m 謝謝你們觀看,歡迎留言交流或是燒毀阿拉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965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艾茵‧埃特納
踩踩頭香啦!

02-08 18:29

寶爺
現在都已經是用踩的了喔 !?02-08 18:56
艾茵‧埃特納
感謝對串>w<
阿寶太客氣,我惶恐(?
阿拉德可愛,好欺負(?
謝謝給欺負wwwwwwwwwwwww

02-08 18:32

寶爺
太太喜歡就好 www 02-08 18:56
Doris
燒毀阿拉德\^///q///^/

02-08 18:33

寶爺
太太就說不要GP了 02-08 18:57
毒×林檎
燒毀A_________A

02-08 18:36

寶爺
太太就說不要G (ry 02-08 18:57
艾茵‧埃特納
燒毀──ヾ(*´∀`*)ノ

02-08 18:40

寶爺
好啦 我統一燒毀 大家快集合 (架起一個火刑台02-08 18:58
蘇雪
可惡好想跟阿芙拉對串喔www

02-08 19:09

寶爺
菜逼八我膽大包天不懂輩分 對完串才知道 搭訕到大大 (x 02-08 19:37
大道寺羽風
照居批不誤。

02-09 01:07

寶爺
呃啊!!!(痛苦貌  被gp了....(吐出一口血02-09 01:30
沐沐
路過GP一下

02-11 07:26

寶爺
謝謝鼓勵XDDD
02-11 13: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twobao12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RPG設定】尋找真實... 後一篇:【PRG公會】 尋找北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
小說更新~~,個人風格比較偏向奇幻,有興趣的人歡迎拜訪,交個朋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