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系列之二十寄語》

作者:ღ茉律│2016-02-05 01:22:14│贊助:2│人氣:1027


大學時期的某個冬日。

上完那天的課,我和朋友SK展開三人靈異景點巡迴之旅。

出主意的是K,開車的是S,我是順便的。一如往常的成員與情境。

目的地離我們住的城市有段距離,是已經無人居住的舊住宅社區。

傳聞說,那邊會出現複數以上的無頭幽靈。

直接講結果,這次撲空了。

我們好不容易抵達一片黑暗的廢棄公寓,看到的卻是沒禮貌的前批訪客在樓梯平台上留下的五顏六色塗鴉,還有與季節不符的煙火痕跡。

久違的揮棒落空。

「像那種人,絕對會遭到作祟報復,然後說著『我好後悔,早知道就不去那種地方了』。可惡,一群白痴,趕快被詛咒啦那些人。最好是被煙火燙傷,燙傷算了」

回去的路上,平常總是因為暈車昏睡的K,在後座不停的碎碎唸。

雖然沒有碰上那群放煙火的年輕人,但K對他們的行為似乎相當火大。

「不做好覺悟的人都是那種事後才在那邊後悔的。『如果當初不那麼做就好了』這種話我是死也不可能說的,反而會說『果然是這種下場啊』這樣吧,嗯」

「誰管你啊……」開車中的S覺得很煩吐了一句。

離開廢棄公寓後K一直保持這種狀態。

車子在左右兩側都被田地包圍的郊外道路上行駛著。

暖氣讓車內變得很熱,我稍微將車窗搖下。從車窗縫隙吹進來的冷風讓人覺得舒適。

不過打開太久車內又開始變冷,我很快就把車窗關上。

其實我也不是不能理解K所說的。

我每次去到傳聞的靈異景點,都是抱持『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奇怪』的想法才去的。

實際上過去也曾多次遭遇很可怕的體驗,有一、二次甚至讓我以為會死。

即使如此,在今天K說「我們去無頭公寓吧」,提出邀約的時候,我也答應了。

這表示,我也抱著『不管發生何事我絕不抱怨』的覺悟吧。

「欸欸,我餓了說。回去路上去吃個拉麵之類的吧,我今天沒錢就是了」

「你餓死算了」S冷冷的道。

當我轉向後方,也想唸K幾句的時候,車子突然急剎車停了下來。

車子正準備開進狹窄的山道,無法一覽前方道路是否有車,我以為是有卡車還是什麼正要從死角出來。

似乎不是這樣。

「……是車禍」

S對著我跟K簡短的說。有車禍。

接下來他將車子開到路間。

在我們車燈前方,白色護欄的旁邊,有台倒下來的機車與倒地的人影。

讓車燈繼續亮著,S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留在車內的我和K互看一眼後,也無言的跟著S離開車子。

「喂、沒事吧?」

S已經蹲在倒地的人旁邊並出聲叫他。

仰躺的人戴著全罩式安全帽,是名體格還不錯的男性。

發覺對方毫無反應,S將手探入男子下巴與安全帽間的空隙。

「喂,你們不要發呆,K,打電話叫救護車跟警察」

「喔、喔」

「○○(←我的名字)把機車移到路邊,注意馬路有沒有來車」

「我知道了」

我望向四周,仔細聽聲音,附近沒有其他車子。

在我們車子那邊,K瞪著電線桿,正在打電話叫救護車。

吃力的將黑色機車扶起,我把機車移到不會擋路的路肩。

機車前輪歪掉,前面的大燈整個粉碎,還有一些零件之類的也散落在地。

「嘖」,聽到旁邊的S咂舌,我轉過去一看,S準備將男子的全罩式安全帽脫下。

「欸,沒關係嗎?這種時候不是不能動他嗎」

「呼吸和脈搏都沒了,再不做什麼他就真的沒救了」S說。他沒有轉過來看我。

沒救了。這句話讓我開始心跳加速,是指這個人要死了嗎,在我面前。

S把脫下的安全帽放在一旁。

露出的鼻子、嘴巴,流著紅黑色的血液。短髮男子雙眼緊閉。

彷彿死人般沒有生氣的臉。

我移開視線,感覺有股熱源要從下腹部湧上,不冷靜不行,我告訴自己。

此時我才發現,在離男子倒地位置不遠的地方,有輪胎痕殘留在道路上。

等距離的二條黑線,劃出不自然的弧度。

不是二輪車,而是四輪車輛急忙踩下煞車所留下的痕跡。

我又再一次看向四周,沒有發現車輛。

肇事逃逸。這個詞突然從腦中冒出。

嘶。有個像是布撕裂的聲音。

我看過去,S雙手放在男子胸膛,正在進行心臟按摩。

男子嘴上放著撕成一半的手帕。

急救措施。S剛剛說他已經沒有呼吸脈搏。

從車禍發生到我們出現,中間經過多久時間了呢?

按壓幾次心臟後,S捏住男子的鼻子、抬高他的下巴進行人工呼吸,然後再按壓心臟。

一直重複這樣的動作。

「救護車和警察都說十分鐘後到」講完電話的K走回來。

「這樣啊」S沒有轉移視線,持續進行急救。

我轉向K、「……是肇事逃逸吧」指向輪胎痕說。

K凝視著痕跡,「真的假的啊」小聲的道。

「喂,你們二個隨便誰都可以,有人上過急救課程嗎?」S邊施作心臟按摩,邊問我們。

記得在拿汽車駕照的時候確實有學過,三十下心臟按摩後再人工呼吸。

不對,好像是要先暢通呼吸道。

「我會」

我還在回想步驟的時候,K搶先一步回答。

「那K,和我換手,我休息一下」

「喔、喔。我知道了」

S站起身,和K交換。

「呼」S吐出嘆息一般的氣,額頭浮著一層薄汗。即使現在寒風刺骨。

「或許已經沒救了」

注意到我的視線,S邊用手腕拭去額上的汗邊說。

「不過,在醫生判定死亡前都要當他還活著,但真的很冰冷……就像拼命讓人偶死而復生一樣。」

S看向地上的輪胎痕,用鼻子輕輕「哼」了一聲。

「……是肇事逃逸吧」我問了他剛剛問K的問題。

「誰知道,那種事就交給警察吧。」S說。

接著S彎下腰,靠坐在路邊的護欄,閉上眼睛。

我看見他的手沾到紅色的東西,是血。

將視線移向倒地的男子。他還沒有死,我們不是醫生不能妄下斷言。等救護車來、醫生判斷後才能被確定死亡。

S說很冰冷。我雖然沒有觸碰到,卻多少能從他的話中感覺得到。

沒有死,但也不算活著的狀態。這樣的話,男子的靈魂現在在何處呢?

在我眼前K正彎著身子進行人工呼吸,我呆望著他的動作。

他抬起身體時,忽然顫抖了一下。

發生什麼事了嗎?

K停止動作,明明不繼續按壓心臟不行,K卻只是看著自己的雙手。

「……K?」

我叫他也沒有回應。

K搖晃站起身,跨過男子身體抓住護欄,伸出食指。

好像在寫什麼。

感到不安的我走過去,抓住K的肩膀。

那一瞬間,像是電一樣的東西通過K的身體,從我的腳趾傳到頭頂。

我嚇了一大跳,急忙將手從K的肩膀拿開。此時K轉往我的方向。

「……1479

「蛤?」

K很突然的說。

「喂……、『1479』是什麼?『美咲、優香』是什麼?人嗎……?」

K突如其來的好幾個問題讓我腦袋空白,我根本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

我的臉大概流露出我的想法,K也露出不知該怎麼接話的表情。

「怎麼了?」S在旁邊問。

「……不、沒事。……我還什麼都搞不清楚……」

然後K對著我說:

「和我交換一下,我頭好痛……」

手按住眼睛周圍,K搖搖晃晃的走開了。

留在原地的我,看向K剛剛抓住的護欄。

紅色的血書,感覺很勉強地寫著『1479』。

之後我跟K交換,進行急救措施。男子就像S說的那樣冰冷。

在我跟K換手後過了五分鐘,救護車跟警察來了。

目送男子被抬上擔架運走,我們回答警察的問題。不過都是S在回答就是了。

三人都被問了姓名地址。

本來以為會更麻煩的,但過了一會警察就告訴我們「可以回去了」

沒有出現什麼我們已經盡力了的想法,只覺得很累。

回程時誰也沒有說話。

事件經過二、三天,K突然在早上打電話來,問我有沒有黑西裝。

問他要做什麼,他說『要參加葬禮』,我又問他是誰的葬禮,K回答說是那名發生車禍的男性的。

『因為我有不得不說的事情』

車子是由S提供的樣子。

我很在意K想做什麼,藉著出借西裝的理由,告訴K說我也要跟去。

葬禮會場很巧地距離我們那天去的廢棄公寓不遠。

已經有蠻多人聚集,我跟S留在車裡,K一個人走進會場。

「到底怎麼了呢。K。……S有聽他說什麼嗎?」

「沒有」

來這裡的路上,K像在思考什麼,一直沉默不語。雖然也有可能只是因為暈車。

我們待在車裡等著。結果K比我想的還快回來。

打開車門,陰沉地坐進後座、發出「……啊─啊」的聲音。

「……抱歉啦,還讓你們陪我。走吧回去吧」K說著。

S什麼都沒說的發動車子。

當然在回程也經過了車禍現場,我忍不住注視著。

車禍的痕跡,只剩下輪胎痕還在。

「受害者……很像是脖子斷了」

從後座傳來K的聲音。

「是頸椎吧?斷裂了,所以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的死去。他太太跟我說的」

自言自語般,K小聲的繼續說。

「被我們發現的時候,已經沒有意識也沒有呼吸脈搏。所以不可能留下什麼最後的遺言。太太哭著對我說。『很謝謝您的關心,但是請您不要開我玩笑……』這樣。……嘛、這也難怪,畢竟我沒對警察說。」

最後的遺言,我回想起當時K說的數字和其他句子。

『美咲、優香』

K就是來說這個的。

可是,那並不是出自活人之口。普通人絕對不可能聽見、死人的話。

「我也明白對方不會理解的。早就做好覺悟了。果然如此啊。有一面牆存在。那一邊所發生的事情,只有看得見的人能夠理解」

「果然是這樣啊……」K又小聲道。

三人噤口,車內寂靜無聲。

因為是很突然的過世,現在這時候也不適合過去,K沒有錯,只是在做該做的。

很多必須要講的話,到了嘴邊卻又收了回來。

一定要說些什麼。我強迫自己開口。

「……拉麵」

我無意識的出聲。只講了這句。

為什麼是拉麵,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二人也一副你在說什麼的表情。

「拉麵……對,我們去吃拉麵吧!肚子餓了,時間也正好,而且之前不是沒去成嗎」

我自暴自棄的說著。

可是啊,現在的確是午餐時間,肚子也真的餓了。更重要的是K喜歡拉麵。

S輕聲笑了出來。

「也對……找個地方吧」

得到贊成意見的我鬆了口氣。

感覺車內溫度好像也上升了一點。

「啊,可是啊,我今天沒有錢……」K說。

準備要吐槽K你又來了的時候,S的視線保持在前方,舉起手揮著說:

「沒差。我請你」

親切的話語讓K驚訝到僵直身體,我也吃驚地看著S

這人真的是S嗎,我甚至這麼想。

「你說真的……?」

「你的錢拿去用在奠儀費上了吧,所以我請你」

S說了以後我才想起,K在走進會場前手上的確拿著信封。

「……嗚喔喔真的假的啦!你說的喔S,我會吃很多喔」

「無所謂。不過你敢吐在車內試試看,我會把你從車窗丟出去再輾死你」

「正好,我就變成冤魂來找你」

「啊、S、那你也請我吧」

「很煩欸你們」

之後我們在路上發現一家中華料理店,停下來吃了拉麵。

最後S付了三人份的錢。

然後K在回程暈車,把大碗醬油拉麵跟餃子套餐全部吐了出來。

K倒在後座「嗚好難過……殺了我吧……」無力說著的K是平常的K

對於很勉強才沒有吐在車內的K「虧我難得請客的說」S在我旁邊抱怨了起來。

這樣普通的氣氛似乎很久沒有出現了。

果然還是這樣最好。

我聽著S的抱怨,安心的伸了個懶腰。

經過這次的事件,就算我們親眼目睹過人的死亡,以後一定還是不會學到教訓,繼續探究靈異事物吧。

問我為什麼,我也說不上來。

像這樣不可能解釋清楚的事,就是靈異事件吧。

順便一提,後來在我們那邊的地方報紙,刊載出那起事故肇事逃逸的嫌犯已經落網的消息。

根據報導,受害者在事發現場用自己的血寫下的號碼,似乎是最大關鍵。

車禍發生後頸椎斷裂的受害者不可能寫字,還有那些號碼其實是受害者死後寫下的,這些內容都沒出現在報紙上。


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系列之二十一袋子先生》

巴哈有大大翻了,請到此觀看: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931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凋澪
非常喜歡這個系列~感謝分享[e16]

02-10 18: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怪談系列《夏柑樹的... 後一篇:【轉】歐美系列《爸爸的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daopeter    
大家快來啊!!我需要各位的鼓勵(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