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與蘿莉魔王的糟糕事》〈千景與千響〉4/4

作者:狼尾│2016-02-03 09:07:11│贊助:36│人氣:601
  翌日

  小白有些罪惡感。
  尤其在一覺好眠之後,身體充分休息所帶來的滿足感,更讓她覺得把紅緋丟在哪邊是個錯誤的決定。
  「千景千響說過會把紅緋也帶過來,別再想了。」她嘗試說服自己不要太在意。
  只是少了一個人的床鋪,竟然如此空蕩。
  她坐在梳妝台前面,梳理頭髮儀容,細心而緩慢,不疾不徐。
  「小白你起床啦啊啊啊……嗯。這裡真的好厲害喔。」
  黛安翻滾下床,變成大狗,左右甩動一身獸毛,白森森的牙齒讓她打的哈欠一點都不可愛。
  小白想起上次差點被黛安咬掉頭的經驗,脊背上微微發涼。

  宮殿大氣磅礡。
  石柱雕龍,玉壁刻鳳,天井透著日光不斷在屋裡反射,巧妙地讓室內採光充足,卻讓人有些搞不清楚光線是從何而來。
  小白與黛安四處找不到千景千響,厚重如城牆的大門旁貼心的留了一個小門,剛好是正常人尺寸的門扉。
  到戶外才發現千景千響不知怎的,爬到宮殿頂端,只是望著東方發呆著。
  「黛安跟米娜要去探險喔,千景千響妳們要一起去嗎?黛安可以變成大狗,跑起來很快很舒服喔,你們不要一直發呆啦,回答一下黛安好不好?」
  千景千響連動也沒動。
  「看樣子她們短時間內不會下來,不然去逛逛這附近也好。」
  「看來千景千響不想要跟黛安與米娜去探險,我們出發吧!」

  黛安撥弄頸上項圈,化作一條大狗,讓小白騎乘在自己上面。這是小白的主意,把這個世界探索一次。
  在那湖邊的山林,戰艦做圍屏的小屋,那世界的邊界不是很大,黛安認真奔跑,只要一天的一半的一半就能夠繞完全程。
  那麼這個新世界呢?

  兩人首先回到昨日抵達這個世界的地方。
  四周只有無盡的白色芒草海,若不是黛安鼻子夠靈敏,再回到此地是不可能的。
  宮殿被連綿起伏的山巒包圍,雖說是包圍,但山峰也隔了相當的距離。只有正前方是一望無際的芒草海。
  「黛安要認真跑跑了,米娜妳要抓好,前面的石頭一下子就會變的很大喔。」
  伴隨著黛安語意不明的宣言,大狗放開四肢,乘奔御風。
  芒草快速的倒退,變成一片霧白,被黛安濺起的草屑時不時地打到臉上,刺刺的,伴著一股草枝的氣味。
  白茫的那股黑色,夾雜著不安與好奇,闢出自己的道路。
  不過黑色剛走,白色無聲的合攏,彷若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一如往常。

  時間已過正午,卻連芒草都擺脫不了。兩人依然在白色大海中穿梭。
  黛安直抱怨這裡的世界太過龐大,小白表示同意,隨即又想起自己怎麼會期待邊界出現,這東西並不是自己以往所熟悉的自然呀。
  「在異常裡面待久,異常也變成日常了。」她自嘲。
  探索,持續進行數十小時。

  銀白色的月光恰巧給予足夠的幫助,畫出周遭的輪廓。
  四周變得很冷,不過有大狗的獸毛。小白調整一下姿勢,讓自己深埋進這股溫暖之中。
  小白設定的折返點是由太陽位置做區別,當太陽滾過天空一半時,就是折返的時機。
  只是她漏算在芒草中前進的困難度,導致夕陽西下時,大狗還吐著舌頭,奮力地與白芒草作戰。

  「你們終於回來了,很好玩對吧。」千景說。
  「你們回來了,可是妳怎麼知道她們覺得很好玩。」千響說。
  「看就知道了呀。」
  「說的也是。聽就知道了。」
  兩位女孩早就在宮殿門口守候,並且愉快的搭著話。
  大狗爬上數百層的階梯後已經累的趴在地上,狗爪無力的撥弄項圈,變回少女姿態。
  小白覺得黛安跪在地上喘息的樣子與大狗實在沒甚麼分別。

  「要先洗澡、吃飯、還是……?」
  「睡覺!」這次換小白與黛安同聲回答。

  兩人梳洗過後,木石桌伴隨著黛安的歡呼,出現一頭烤乳豬,小白則是一包綠色包裝,椰子風味的點心。
  「大床鋪!又軟又溫暖!睡覺睡覺睡覺覺!」黛安高聲歡呼,跳上床鋪。
  「不知道紅緋怎麼了,黛安與米娜都已經來這邊兩天了。紅緋每次都很喜歡跟米娜一起睡覺,這兩天她只能抱著枕頭睡覺覺,這樣都就會知道要對我們好一點才對。」

  小白心頭一震:「紅緋……」
  紅緋一個人在寒冷的小木屋裡面啃著樹薯的畫面,鮮明地浮現在小白的眼前。
  自己在華麗的宮殿裡面吃好睡好,卻丟著朋友,讓她孤獨寂寞的在小屋裡。
  「她一定很擔心我們。」小白說。
  「那還用說。黛安早就說,像這樣大家都不理她,會覺得很難過。這樣子紅緋一個人在那邊不是好可憐嗎?黛安與米娜都在這邊玩兩天了。米娜,我們是不是應該回家了?還是把紅緋帶來一起玩?」
  小白低頭,雙唇緊閉,小小的拳頭不住顫抖:「對呀,我們現在就去跟千景千響說。把紅色笨蛋接過來。

  黛安推開房門,吹入的冷風讓兩人打了個冷顫。
  大殿跟白天的時候沒甚麼變化,頂端的那光球溫和的照亮每個角落,唯一不同的只有寒意徒增。
  不知怎麼的,大殿中間那張大椅子不似早上看到時那般莊嚴,唯一的光源從上灑落,給了它漆黑無比的陰影,就像是浮在黑淖上的寶石。
  晶透與華麗,小心的維持自身不被黑暗吞噬。

  「黛安,妳找那邊,我找這邊。」小白強迫自己跳脫這樣的想法,宮殿就是宮殿,這只是心境上的轉換而已。
  「黛安知道了。」
  小白往大門的方向走了幾步,四周一片寂靜,忽然有一陣沙沙聲傳來,門外漆黑一團。背後一股涼感從尾椎直竄腦門,她決定還是回頭找黛安一起行動,比較沒那麼可怕。
  黛安睜大眼睛說:「黛安還以為米娜不怕黑漆漆的地方耶。」
  「在陌生的地方還是一起行動比較好。」小白說。


  小白帶著黛安,四處尋找兩人的蹤影,平時隨處可見的兩人,現下卻半個不見。
  「這邊雖然很亮很大,可是好安靜,好像只有我們兩個人一樣。」
  黛安說的沒錯,這是一座無人的巨大建築物。
  這下反而加深小白的不安感,她暗自下決定,今天一定要找到千景千響!
  小白騎著變成大狗的黛安,快速搜索,依舊無人。
  「怎麼到處都沒有人。她們這麼晚了還出門嗎?」
  小白忍不住抱怨。
  「黛安聞到她們好像在附近,可是每次過去都沒看到人。難道說她們是忍者嗎?小白知道忍者嗎?忍者躲貓貓很厲害喔,就這樣咻咻咻一下子就看不見。」黛安張開雙手一手高一手低,不時往上往右往左揮舞。
  小白現在只覺得宮殿不再是宮殿。自己好像在一頭鑲著金邊的白色大怪獸裡面,到處尋找被吞下的倖存者,只為了搞清楚走那邊不會被消化掉。

  宮殿也能寫作供殿,是為了要把什麼樣的事物眷養起來,才蓋起這座華麗的建築物。
  無法控制、無法改變、無法忤逆,連溝通都做不到。
  換個方法,讓控制反向操作。
  人們最後只能俯首稱臣,顫抖著供養所有,只要這東西沒有注意到自己被限制在這美好的感受中,就能夠多些自由。
  自由自在的享受隱晦的禁錮。

  「七聖……」

  小白努力的思考,希望能從回憶中拉出一些有用的情報。
  華麗的白色宮殿、紅綠女孩、叫出食物的石木桌與老鏡子,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更詭異嗎?
  這股抑鬱的情緒與焦慮催化,不斷的昇華成一種急迫的感受。
  想要找到千景千響這個念頭被催化,突破邏輯界線:「現在就要找到這兩個人,否則就糟了。」
  這個奇怪的念頭盤踞在小白心頭。

  既然找不到兩人,那就用其他方法。
  「那面鏡子。黛安,我們去把那面鏡子搶過來。」
  那兩人曾經說過,因為鏡子她們才得以穿越邊界。既然找不到工匠,那就先把工匠的工具搶奪過來先。

  小白驅狗回到大殿,不可思議的是,無論怎麼賣力都找不到的兩個人,這時卻已經在大殿等著,手拿兵器,看起來不太友善。
  「你們要偷七色鏡對不對?我都聽見了。」紅髮少女千響說。
  「七色鏡是七聖大人的東西,你們不可以拿走。」綠髮少女千景說。
  語畢,將長槍指著小白與黛安。
  以動作宣示自己的想法,就算動用武力也要阻止小白與黛安。

  這兩個人充滿敵意的舉動,恰恰與小白心中的壞念頭不謀而合。
  「你們想做什麼?我再問一次,為什麼要帶我們來這個世界?」小白低聲說道。
  「對呀對呀,為什麼要欺負紅緋,把她一個人丟在那邊,好可憐耶。」黛安說。
  「不能說!」千景說。
  「不想說!」千響說。
  「你們來這邊可以幫到七聖大人的忙,可以見識到真實,這不是人類一直在追求的事情嗎?」
  「能夠幫助七聖大人又能夠看到真實不虛偽,人類追求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是不是因為巫婆想要脫離人類的領域,才會這麼笨。」
  「是不是因為犬族是狗,狗都笨笨的,才聽不懂人話。」
  「一定是這樣。」
  「就是這樣。」

  兩人不改之前的習慣,在對話中還不忘加個幾句酸對方。
  小白好像聽到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
  對面居然說她笨!
  小白一向自負自己掌握高階巫術與當代科學,就連自己拋下巫術跑去研究科學,組織裡的人也不敢多說什麼。
  結果這幾個月不但變成任性魔王的保母、天然呆犬族的飼主,現在連來路不明的傢伙都不把自己看在眼裡。

  小白優雅地從狗背上滑落地面,掏出一小瓶玻璃瓶,朝著前方丟去,裡面的液體濺灑在地面上,頓時白煙四起,一股難聞的酸味四下散開。
  小白一丟完瓶子,馬上抱緊大狗的頸部。
  「丟完瓶子以後,直接跳過去鏡子!衝呀!」黛安大聲說道,撒開四肢,衝向前去。
  大狗發出狗吠,口水四濺的吼道:「竟敢說黛安是笨狗狗!黛安可是高貴的犬族!」

  一紅一綠的身影悠然出現在黛安身前,長槍尾畫出漂亮的曲線,精準的刺在黛安的喉頭與腦門。
  黛安只看到模糊不清的影子,眼睛才正要對焦之際,身子傳來劇痛,意識模糊往前摔倒。
  小白驚險的閃過黛安強壯的身軀,以避免自己被壓扁的命運。
  唯一能夠奪取鏡子的手段,就這樣被打斷了。

  兩人一左一右架起小白,帶著她遠離平台,遠離那寶座上的鏡子。
  「我早就看到妳要丟東西了,我看得很清楚喔。」千景說。
  「我早就知道千景早就看到妳要做什麼了,我剛剛才聽到的。」千響說。
  「小白妳就回房間睡覺吧,七聖回來之後妳就會感謝上蒼給妳這個機會。」
  「黛安妳快點回房間睡覺,七聖到家以後妳就可以繼續吃肉啃骨頭了。」
  「乖乖聽話喔。」
  「乖乖乖乖。」
  小白覺得肩膀一定受傷了,身體傳來的疼痛不斷的警告她不可以在動作。

  「這兩個小女孩,比外表看起來還要危險。」
  嘴巴的一股血腥味,刺激唾液分泌,鹹鹹的味道。「嘴巴也流血了。」
  不過……
  她目露凶光說道:「科學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她不用借助其他人的力量,科學是靠自己。」
  千景千響停下動作,不可置信地看著小白。

  「噗!哈哈哈哈哈哈。」千景千響好像聽到什麼笑話一樣,大剌剌的噴笑出來。
  「妳……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千景說。
  「妳知道妳不知道妳在說什麼嗎?」千響說。
  「科學之所以有趣?」
  「所以靠自己?」
  兩人學著小白發出的豪語,維妙維肖的模仿著。
  「總之,就是這樣啦!不要再笑了!」小白紅著臉大喊。
  千景千響還沒會意過來,已經被小白烙下尼格印記。
  尼格印記是一種物體追索標記,被標記的物品會成為靶子,施術者放出的彈丸、弓箭、或是其他被施咒的物體,將無情的貫穿尼格印記。

  小白從懷中掏出數枚白色物體,拋向空中。
  白色圓柱體約有一個拇指大小,像是受到磁力吸引,往千景千響急射而去。
  白色物體差點將千景千響的腦門貫穿,兩人在千鈞一髮之際放脫小白,成功的閃過。
  幾顆來不及迴轉的白色物體撞在地上,噴起不少碎屑。
  千景千響穩住腳步,兩手穩穩地抓住長槍,深吸一口氣,銀亮的槍頭霎時化做一片閃光,將飛來的白色物體盡數擊碎。

  「還沒完呢!」小白丟出更多的白色物體,夾著一股椰子氣味朝兩人射去。
  原來這白色物體是小白吃剩的點心,從綠色包中拿出來的椰子風味點心。
  「不要玩食物,玩食物的都是小鬼頭喔。」
  「不要玩食物我認同,可是小白與黛安不是小鬼頭耶。」
  「可是玩食物就是小鬼,只有小鬼才會玩食物。」
  「原來小白就是小鬼頭,所以才會玩食物。」
  「不要叫我小白!我們沒有這麼熟!」小白不耐煩的吼回去。

  「現在千景千響忙著打碎點心,這個時候就是小白說的偷襲好時機,黛安衝刺!」大狗一邊大喊,一邊往千景千響撞去。
  沒錯,依舊不改不說話就不能思考的毛病。
  這樣光明正大的宣告自己要進攻,提醒對手我要來了。在這世上也只有犬族才會犯這種傻。
  這個時候小白停止丟點心,只是不可置信地看著黛安。
  「我就知道是笨狗。」千景說。
  「果然是笨狗。」千響說。

  一回頭,那隻名為黛安的大狗正吐舌頭沙傻呼呼的看著兩人,悠閒地站在遠方搖著尾巴。
  完全不把剛才說的衝刺與偷襲當一回事。
  犬族說實話的天性怎麼可能一時半刻就隱藏起來?
  千景千響意外之餘,小白出手丟出一罐東西,這一刻分心雖然無法讓此物直接命中,但確實縮短兩人的反應時間。
  原來是小白的調虎離山之計,利用黛安引開注意力。
  「可是她們是什麼時候溝通戰術的?我怎麼沒看到?」千景想。
  「好卑鄙!她們是什麼時候說要這樣做的?我怎麼沒聽到。」千響想。

  槍尖一晃,千景千響輕鬆的打碎飛過來的東西,只是這東西不是固體,而是紫色的液體。
  刀子再鋒利,也沒辦法切開水。
  「將軍。鏡子我要拿走了喔。」小白再無畏懼,直直地朝千景千響前進。

  千景怎麼能夠接受外人踩上七聖大人的平台,更何況還要偷取寶具。
  她這麼毫無防備的走來,簡直是要把心臟放在敵人的刀子前面。
  千景這次不太客氣,加重力道,槍尾直擊小白的胸腔。
  小白像是被打散的黃玫瑰,金髮飄散,摔倒在地。
  「千景,妳做得很好。」
  七聖大人的聲音從雲端傳來,莊嚴動聽。
  「千景會永遠在七聖大人的左右!」
  綠髮少女的喜悅溢於言表,只要主人能夠高興,叫她做什麼都行。

  千響看著小白走過來,心中躊躇。
  她們是自己與千景偷用寶具帶過來的人,只是想要讓七聖大人開心,終於有人能夠陪她。可是這樣下去自己不就跟壞人一樣嗎?
  她轉頭看千景,她知道,千景是行動派的,她一定會攻擊小白。
  千響有些難過地問道:「難道妳不懂得見到七聖大人的喜悅與滿足嗎?」
  「七聖大人是怎麼樣的存在呀?要怎麼形容她呢?」小白停下腳步問道。
  千響有些感動,對方終於肯理解自己的一番用心了。
  「七聖大人既強大又漂亮,大家都聽她的話。她喜歡人類,愛人類,她也會深愛著妳。」
  「我懂了,一起待在七聖大人身邊,才是最幸福的事情。」
  小白把七色鏡乾脆地交給自己。
  紅髮少女大吐一口氣,原來只要說明七聖大人的尊爵不凡,就能夠感動對方。

  黛安本想要衝撞千景千響,但是小白出聲制止。
  「為什麼?那米娜要怎麼辦?」
  小白拿出草人,一蹦一跳的在千景千響身上各拔一根毛,塞進草人的肚子裡面。
  「哈哈哈,米娜可是巫婆喔!巫婆又壞又邪惡,才不是像米娜這種漂亮的女生喔。」
  小白從她懷裡拿出一把槌子、木釘、肉骨頭。將木釘丁在草人身上,千景千響馬上下跪求饒:「對不起,我們錯了。」
  小白說:「哈哈哈,這就是巫婆之力,這塊肉骨頭是要給高貴的犬族黛安大人吃的。」
  「米娜對黛安最好了!」黛安迫不及待地接過肉骨頭啃咬了起來。
  「紅緋也要吃肉骨頭的說。」紅緋從鏡子裡走出來,拿著又香又硬的肉骨頭一起啃了起來。
  「紅緋對不起,黛安不是故意要丟下妳的。」
  「我原諒妳的說,我們一起啃骨頭吧。」紅緋笑著說。
  「米娜也愛吃肉骨頭。」小白從懷中掏出肉骨頭,一起加入咬咬行列。
  正在開心的時候,小白的聲音從好遠好遠的地方傳了過來。
  「小白妳說甚麼?黛安沒聽清楚。」
  遠方的聲音越來越大聲,但眼前的米娜啃得喀喀作響,一句話都沒說。
  「好奇怪喔,黛安聽到米娜的聲音從那邊傳過來,可是米娜就在黛安前面,嘴巴不用張開就能說話,難道這就是腹語嗎?」
  「黛安。還沒醒過來嗎?」小白的聲音更加真實了。
  「奇怪,難到另外一個米娜也要給黛安肉肉吃吃嗎?」

  黛安瞇著眼睛仔細一看,小白正拿著藥水往自己嘴巴灌。
  「肉骨頭呢?肉肉呢……黛安剛才明明可以有兩塊肉肉的!」黛安說著說著,眼眶竟都發紅了。
  「妳在說甚麼呀?不過犬族的鼻子可真厲害,我真的沒想到妳也會被影響耶。」

  原來那紫色液體正是夢想藥的半成品,一種用低劣的方法完成所有夢想的藥劑。
  藥效發揮之後,人的感知將會全部切斷,永遠的在夢境中生活,理想的夢境,實現所有夢想的幻覺。
  千景千響被藥水噴到全臉,已經開始作夢。倒在地上的身體不斷做出夢中的動作,滑稽又恐怖。
  黛安因嗅覺靈敏,攝取了過多的藥劑而發揮藥效,導致她的「衝刺與突襲完全失敗。」
  黛安的失敗反而讓整件事情有最好的結果。
  如果千景千響為了對付黛安而移動的話,反而會讓藥劑難以命中。

  小白看著倒地的兩人,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科學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她不用借助其他人的力量,科學是靠自己。」小白得意的說著。
  「米娜在說什麼讓人聽不懂的話呀?科學為什麼就要靠自己,不可以大家一起來嗎?難道米娜是想要說什麼帥氣的台詞嗎?」
  小白紅著臉,默默的研究鏡子。

  「黛安感覺好像有點不太對的感覺,好奇怪的感覺喔。」
  黛安左瞧右看顯得相當不安,小白卻不太理會這個反應,因為無論如何,鏡子已經到手,千景千響一時半刻藥性也退不掉,事情怎麼可能會有變化呢?
  是啊,怎麼可能。
  遠方隱約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音,低沉到連鬼魅都會忐忑不安。
  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小白直接了斷的衝上寶座,在指尖要接觸到鏡子的那一霎間,縮手。
  她慌忙地掏出黃色粉末撒上,確認鏡子有沒有被安置什麼陷阱。
  當她拿起鏡子時,那低沉的聲音已經轉化成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旋律。原來那低沉之聲是由無數的水聲交織共振,所共鳴出的樂章。
  水牆反射月光,亮起一面閃耀的光屑。
  「米娜!是水做的牆壁,水做的牆壁過來了啊,我們趕快跑,快點騎到黛安背上!」
  視線翻轉,小白穩穩地騎上黛安。
  「黛安快跑,黛安會快跑的!」
  數道水柱自宮殿四周破土而出,集結在建築物正上空,晶亮的水濂如絲綢跌落。
  水霧夾著星光如碎玻璃由高空灑下,好似倒掛的白盤、白碗、白鐘,一路延伸下,如刀子般鋒利的水濂切開土壤,翻開白芒草,鋪天蓋地的把兩人包圍在宮殿裡面。

  水牆原只是遠方的一線晶亮,現在已經往上長高不少,更令人擔憂的是,這水牆尚有距離。也就是說這道水牆可能有數十層樓高。
  僅僅是水的重量,就能壓垮一切人造之物,這還是忽略那可怕的速度下的推斷。
  小白更無多想,這個時候先謀定而後動只會浪費時間。
  她把鏡子塞回千響的懷中,大聲喊著:「七聖大人想要親自看看紅緋長什麼樣子,快把她接過來!」
  這句說完,小白又從頭念起,一字不差。
  黛安看著洶湧巨浪,拉拉小白的衣襬說:「黛安不懂米娜為什麼要一直說這一句話,好像唱機跳針一樣,米娜妳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水做的牆壁快來了喔。」
  小白不理她,只是更加專心的重複這段話。

  小白在賭一個可能性。
  賭千響還能夠聽見她的聲音。
  夢想藥發揮效果以後所有的知覺將會被切斷,靈魂會活在大腦構築的完美世界中無法自拔,身體會不自覺地跟隨夢境中的自己。
  這位名為千響的女孩時常在對話中說:「我聽見。」這個突兀的字眼。
  或許她的聽力異於常人,只要她還能聽見外面的聲音,那麼外部就有一定的能力能夠干涉她的夢境。

  將純粹的虛幻中加入真實的雜質,魔藥為維持虛幻的美好,勢必加以干涉。
  若是灌輸,七聖失蹤,藥劑會立刻介入,將這段訊息扭曲成夢境中的幻聽,或是小道消息,甚至直接用千響的記憶虛構一個七聖陪伴她。
  剛中招時,千響曾自言自語說:「七聖大人既強大又漂亮,大家都聽她的話。她喜歡人類,愛人類,她也會深愛著妳。」足以證明夢想藥正在延續那對決的後半段。
  感官被蒙蔽,但不包含身體的控制。
若灌輸七聖想要看紅緋這個念頭,千響也一定會照做,身體不受夢想藥控制,進而間接使用鏡子。
  就是賭,賭千響還能聽見外面的聲音。
  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七聖大人想要親自看看紅緋長什麼樣子,快把她接過來!」
  水牆成嘯,鋪天蓋地。
  「七聖大人想要親自看看紅緋長什麼樣子,快把她接過來!」黛安不明所以,也跟著照唸。
  月光消逝,大殿上的光球孤獨的照著。
  低沉吵雜的水聲鼓搗耳膜,水氣不斷地沾上臉頰,沁心的濕冷。海水特有的腥味瀰漫在整個空間中。
  水在高空,翻騰沸滾,沉重的捲壓落來。
  吞噬整座被水牢禁錮的宮殿。

  虹色劃開,驅散這濕冷不快。
  整個大殿被七彩光芒擁抱,明亮但不刺眼。
  超出人眼所能辨識的色彩四面八方穿透出去,照亮宮殿每一個角落,照亮漆黑的天空,繁星因此黯淡臣服在這奇景之下。
  古鏡脫離千響的懷抱,緩緩的浮在半空中,鏡面朝上。
  濃郁的虹光爆發出來,直貫天際。
  光線一直以來都是可視不可觸,沒有人會說光線太強,我伸展不開。
  這也僅止於過去的嘗試。
  虹光竟然無法看透,七彩幻色的光柱霸道的劈開其他光彩,扭曲景色,只為了在這空間宣示:我才是光線的主導。

  七彩光線逐漸轉弱,一個嬌小的人影出現在光柱中。
  「紅……緋……?」
  古鏡光彩退去,跌落在大殿中央的寶座上。
  寶座上則站著一位紅髮少女。
  那位少女穿著細繩子泳裝與草裙,頭戴花冠,裸足上別著金色鍊子,懷抱著兩顆彩繪椰子,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全然不知,嘴巴微開,疑惑的傻站在寶座上。

  大水沒有壓下,但卻給予其他的事物。數股海水射下,在大殿形成高速打轉的漩渦。
  其中好似有某物出現,脹破海露的周而復始。
  一名優雅的黑髮少女,雙足輕點在小水灘上。水面無風而舞出波紋,一陣一陣的往外拓散。
  她頭戴有華冠,兩色珠簾發出悅耳的聲響。
  藍色絲帶以銅釦與白色服裝相連,衣領誇張的放大到肩膀左右兩側,雪白的雙肩毫無保留的露出,腰間以藍色絲綢腰帶固定,否則這雙開式的衣服沒辦法安在肌膚表面。
  雙手藏在飄蕩的衣袖中,髮絲一道道滑落肩膀。晶亮的耳飾奪不去這少女姣好的面容,水汪大眼、微翹的朱唇。表情詫異地看著站在自己寶座上的紅髮少女。

  「這裡是哪裡?」紅緋說道。
  「哩系蝦米郎?」七聖說道。
  王不見王,是畏休生養息,以氣和長存。
  王見王,是為爭一份。

  爭一份,霸業。

狹縫干涉===================================================================







2/27:這真是太羞恥了............


各為安安,倒數第三句的"畏"是我故意打成這樣的,大家不要驚慌!
除此之外,就是真的錯字了。
欸嘿^^

FF27完售啊!開心啊!☆,:*:‧\( ̄▽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913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狹縫干涉|與蘿莉魔王的糟糕事

留言共 7 篇留言

殺盡天下英雄
蝦米郎 霸業~~三小啦 超喜感的

02-03 09:13

狼尾
對小白有點抱歉....她的戲分好少啊.......02-03 09:14
殺盡天下英雄
我看完了,我看得好像有點快,我發現你的畏是不是打錯?

02-03 09:14

狼尾
紅緋:「笨蛋的說。」02-03 09:15
殺盡天下英雄
糟了眼殘我需要自刪嗎...

02-03 09:14

狼尾
紅緋:「笨 蛋 的說。」02-03 09:22

啊啊睡太晚了 ◢▆▅▄▃崩╰(〒皿〒)╯潰▃▄▅▆◣

02-03 12:36

狼尾
@口@02-03 13:15
歡迎站外搜尋baha0
我都不會描述,請多指教

02-03 22:23

狼尾
一起加油吧^^02-03 23:03
Hikari Yun
操著閩南語的七聖出現了是怎麼回事呀wwww

王不見王,是畏休生養息,以氣和長存。
王見王,是為爭一份。
爭一份,霸業。

這句也是在暗示著七聖與紅色笨蛋是同級又對立的存在嗎?
就像是光與影、天與地、社會正義與國民黨那種關係。

02-05 21:34

狼尾
是在暗示什麼沒錯。
看到你最後一個比喻笑噴。02-05 21:40
Ƹ̵̡Ӝ̵̨̄Ʒ
黛安跟米娜去探險喔→ 黛安跟米娜要
去探險喔
只為了搞清楚走那邊不會被消化掉。→ 只為了搞清楚走哪邊不會被消化掉。

06-13 16:37

狼尾
改好了!06-13 22: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ctjh880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F27 day2... 後一篇:[達人專欄] 《拳頭與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29379008黃禮志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