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想藍-第三章 紛亂的協奏曲①

作者:橘みかん│2016-01-31 03:02:21│贊助:20│人氣:244
  這篇只是微調,就不再發新篇比對了,

第三章 紛亂的協奏曲


  於卡克蘭鬧街上,勝利者酒吧的客人出入、絡繹不絕。沈冀悠把一條別人丟棄在一旁的臭布包在身上,連頭都蓋住了大半,似乎是把它充當斗蓬使用,路過人的都以為是哪裡來的乞丐,摀起鼻子投以鄙視

  莫說怕是被人認出,光是身上穿著學校制服就夠與眾不同了,更何況一回到布魯辛克,他便褪去了隱形眼鏡,雖然口袋裡還有一組拋棄式備用,但在未淨潔雙手之前他尚不敢貿然取用,要是引起了感染,就算只是暫時失去視覺,現階段來說還是充滿著危險。

  如果被人認出「賽比恩斯」,現階段還不知是吉是凶,安全起見,他還是能擋就擋。

  「好大的改變……」沈冀悠觀察著周遭變化,低聲呢喃著。

  記憶中,這裡只是一個小小的村子,只有幾間小房子,以及用竹欄杆圍起來的小牧場,站在中間,有股被樹木包圍、守護的安全感。但是現在,滿滿的房子和人群,就像之前在都市之中一樣讓人有點透不過氣。

  店家大多販賣著盔甲與武器,以及標示著可以禦寒的裝飾品,或許是時間點的關係,賣食材的大多開始收攤,更多店家已經收拾好攤位,準備關門。

  當沈冀悠走到勝利者酒吧前面,一個喝得爛醉的男人粗魯地推開木門撞了上來,不但沒道歉,還口出惡言:「搞什麼啊!臭乞丐!走路不看路啊!……嗚噁!」

  本來想好好教訓他一頓的醉漢,卻因為酒精作祟轉身在牆邊嘔吐,沈冀悠看了不禁搖頭嘆氣。

  他看向醉漢走出來的酒館,注意到門前有一張告示牌,上面寫著「吃霸王餐者,將強制參與寵物對戰,能全身而退者即可不用付餐費。能使其開口者,將賞五千銀幣。」

  「寵物?使其開口?」他心想,一般來說吃飯不付錢的人大多都會被罰做工或是亂棍修理,但這告示怎麼沒頭沒尾的。

  沈冀悠思考了一會兒,決定進去探個究竟,再說……五千銀幣也滿迷人的,畢竟自己才剛回到布魯辛克,可說是身無分文。


  「咿呀──」地一聲,門被推開來,原本坐在櫃台跟客人說笑中的老闆也轉頭看去,從沈冀悠身上散出出的惡臭也引來了客人的不滿,紛紛叫囂道:「哪來的乞丐啊?臭死了!臭死了!」

  「老闆啊!快把他趕出去呀!」

  「就是嘛!這樣我們怎麼吃東西啊?」

  客人們這樣你一言、我一句的怒罵著,老闆也從櫃台中走出來,那是一個壯碩的中年人。

  「抱歉啊!我們這裡沒有給乞丐吃的東西!快走快走!」

  當老闆才伸出手想把沈冀悠推出去時,手反而被抓住,斗蓬傳出一個年輕的聲音問道:「外面的告示,沒吃東西也算嗎?」

  老闆愣了一下,才了解原來此人是為了銀幣而來,掙脫被抓住的手後笑道:「哼!原來是挑戰者嗎?」

  但是在看了看他的穿著後,又大笑起來,同時酒客們也喧然大笑。

  「哈哈哈!這小子,連乞討都不會嗎?喂!」

  「老闆,別欺負乞丐呀!給他一些剩菜吧!」

  笑了一會兒,老闆才說:「小子!地下室的那東西連城裡的士兵都不一定是對手,你去只是給牠當點心而已!」他轉身,要走回櫃台,揮了揮手繼續說道:「你還是回街上去討點小錢吧!而且……」

  老闆走回櫃台內,趴在桌上發出惡意的笑容。

  「這可不只是挑戰,而是一場賭局喔。這種沒有價值的賭局我是不會辦的!」

  「是嗎……」

  雖然這麼說,沈冀悠還是走了進去,坐在吧台的空位上。

  「那麼,來點吃的吧。」

  「你有錢嗎?」

  「沒有。」

  他的回答讓老闆莫名發怒,但老闆還是抑制住了怒氣。

  「你就這麼想看那東西嗎?」

  「不是看喔!」

  沈冀悠單手托腮,並說:「是要打倒他。」嘴角明顯的微笑,老闆看了更加生氣得頭冒青筋。

  「還是說……那東西有什麼特殊價值嗎?」

  老闆稍稍吃了一驚,似乎是驚訝著初次來訪的客人為何會知曉此事。

  細微的變化瞞不過沈冀悠的眼睛,他只是輕輕一笑,接著說:「呵,別告訴我對手是小孩子、小動物之類的啊。」

  「哼!……有膽識,我可以先告訴你……」老闆靠近他,壓低了音量,「『他』可是城裡的大人物托管的,外面的牌子這樣寫只是想掩人耳目,就算這樣你也想挑戰嗎?」

  「老闆你這麼說,就讓我更好奇了啊!」

  見眼前的年輕人如此從容,老闆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把手伸到櫃台的抽屜裡,拿出一串鑰匙。

  「就憑這點,本店今日的賭局開始啦!」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酒館裡的人也全都興奮異常,像是有什麼好戲可看似的。


  沈冀悠被帶到地下室的入口處,而大部分的客人也都到觀賞台去等待,只剩下少許沒興趣或是覺得馬上就結束的客人待在原位。

  「喂!你沒武器吧?」老闆這麼問,因為他看不出來沈冀悠身上哪裡有武器。

  「嗯……的確沒有。」

  「下樓第一個轉角,有放著幾種武器,隨便挑一把吧!那是為了吃霸王餐的人準備的。」他邊說邊開門,手上的鑰匙也發生互相敲打的聲音。

  「我知道了。」

  門開了之後,沈冀悠便走了進去,老闆關上門後,也走到觀賞台去與客人一同觀看。

  下了樓梯後,在第一個轉角處,牆上果真有著一排各式各樣的武器,他挑了一把長劍,揮了兩下。

  「嗯……雖然不是很好的劍,還可以!」

  在掛有武器的地方直直走去,有一扇鐵門,站在鐵門前可以聽到細小的呻吟。

  鐵門有些往內凹,似乎是受過什麼撞擊,在鐵門打開的同時,在上面的觀眾也發出了歡呼聲。


  沈冀悠向鐵門外踏出了一步,或許該說是「鐵門內」。因為這個被做成像小型圓型競技場的地方只有這一道門。

  觀賞台約在上方一層樓高,地上與牆上處處是乾涸血跡及衝撞痕跡,空氣中也瀰漫著霉味及些許的惡臭,但是引起沈冀悠注意的都不是這些。

  在他眼前,是一名狼狽不堪、骨架碩大但瘦骨嶙峋的老人。

  老人的四肢都被銬上了鐵鏈,釘在他所在牆角的四周,肉眼估算其長度大約能到鐵門前。即使老人已經如此瘦弱,碩大的骨骼仍將鐵鏈上的手銬、腳鐐卡死,使手腕、腳踝處留下陳年的創傷。

  那老人攤坐在牆邊,他旁邊放著乾硬的麵包,以及一袋灑掉大半的水袋,隨著呼吸可以聽見他不時發出細小的呻吟。

  「……怎麼會!」

  沈冀悠被眼前的淒慘景象所震撼,不過才八年,薩艾斯嘉就變成這樣殘忍無道的國家了嗎?

  「怎麼啦?小子!怕了嗎?現在還可以從你身後的門走回去喔!」

  從觀賞台傳來老闆的聲音,還有其他酒客的嘲笑聲。

  「看你是第一次來,我先告訴你,這個人是戰俘,是八年前『橋對面』唯一的生還者。我來告訴你真正的遊戲規則吧!能從他口中打聽到任何事,說好的賞金就能給你──前提是,你得活著離開。」

  語畢,上方又傳來笑聲及下注的聲音,隨即老闆又說:「還是說……你是曼士貝人?不願對同胞出手嗎?」

  此言一出,現場一片寂靜,沈冀悠可以感受到從觀賞台傳來眾人的殺意。

  「……不,我是薩艾斯嘉人。」

  「那就證明給我們看吧!先給你一個忠告,別看他這樣,可是打殘了好幾個白吃白喝的傢伙。」


  無論如何,沈冀悠只能向前進。他心裡琢磨著:勝利者酒吧立下那樣的牌子騙人來贏取賞金,但真正被帶到現場,才被告知地下關的是八年前的戰俘,再加上老闆所提問之事,目的其一是嚇走怕事者,其二則是揪出敵國埋伏的間諜。就算間諜不承認,也能藉此機會修理戰俘。再加上,若真能從老人口中打聽出什麼,在這只有一個出口的地方滅口也是輕而易舉。

  沈冀悠提著劍,一步步走向老人,但是他並沒有毆打及辱罵,只是蹲下搖搖他的肩,樓上的觀客亦開始小聲討論起來。

  「老人家……老人家。」

  老人微微抽蓄了一下,卻在睜開眼睛的瞬間用力踢了沈冀悠一腳,使他被踢飛好幾步,只能勉強維持站姿,手上的長劍也被甩到另一邊去。

  那老人雖然四肢都被鏈住,但那冗長的鐵鏈卻正好成為他的武器,沈冀悠咳了兩下,雖然下了飛機尚未進食,腹部被強烈踢擊,仍讓他感覺連胃酸都要吐出來,見老人要向自己奔來,只好轉身往長劍掉落的地方跑去。

  「敵人……應該全部……消滅!」

  老人發出嘶啞的聲音,手上的鏈子往沈冀悠一甩,正好捲住他才剛拾起的長劍。老人的力氣比他想像中的大,不但用鐵鏈制伏那把劍,另一隻手還抓住他,原本就高大的老人像小孩拉扯玩具一樣扯著沈冀悠的左手,使他疼痛難耐地發出哀號。

  但如今長劍卻是沈冀悠唯一的武器,他瞪了老人一眼,再用力朝老人胸口踢了一腳,使老人不得不將他拋出,他也順勢把劍抽出,悄然落地。


  看著沈冀悠及老人一人活動著手臂、一人按壓著胸口,停留在約三尺距離處喘息,原本邊喝酒邊談天、下注的賭客都閉上了嘴。

  先開口的,是沈冀悠。

  「老人家,您別慌,我只是想問您一些問題。」

  沈冀悠重新站定姿勢,身上的破布也因剛才一連串的動作而鬆動,蓋住頭的布衫掉了下來,他的金髮也因此顯現,連樓上的觀客也發出驚奇的聲音。

  但老人比其他觀客看得清楚的,是他的雙眸。

  在壁上火炬的照射下,即使疲憊,那雙眼還是閃耀著如同紫水晶一般的光芒。

  老人的動作停止了。

  像是看到什麼令人驚恐的東西,連身體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似的,盯著沈冀悠微微地發抖。

  看到老人沒有攻過來的意思,沈冀悠才再度開口。

  「老人家,您真的是八年前伊西頓河前的曼士貝軍嗎?」

  但是沈冀悠的話語並沒有傳到老人耳裡,他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沈冀悠的面容,喃喃自語些什麼。

  待沈冀悠聽清楚,才知道他重覆說著:「不可能……不可能……為什麼……」

  「什麼?」

  「為什麼還活著?」

  老人發出了至今最大的聲量,使在場之人驚訝不已。然而,老人的表情又從驚訝轉為喜悅,口中叫喊著:「抓住!抓住!就算只有屍體也要帶回去!」

  這句話,沈冀悠……不,賽比恩斯聽過!在他過橋之後,出自於那名將軍之口。

  「你……難道是!」

  不等沈冀悠說完,老人帶著比剛才更深的殺意全力撲擊過來。

  也許是習慣動作,也許是自我保護意識,沈冀悠雙手握住了劍,朝老人的胸口刺進去,待他發現,想移開長劍,卻為時已晚。

  當沈冀悠將劍抽出,血,也灑了一地。

  老人眼已翻白,在吐了一口血之後,也不支倒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81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0 篇留言

珀伽索斯(Ama)
這個老人是當時的想綁架賽比恩斯的那個曼士貝將軍?

09-17 12:59

橘みかん
猜對了[e12]
詳細劇情的想在後面補完[e34]09-17 13:23
橘みかん
可以來看看下面的參賽稿比照版喔XD03-29 09:16
F.D.
看到這啦!XD~~ 不愧是前將軍 老了力氣也不輸沈糞悠!

10-12 16:08

橘みかん
你你你XD
是「冀」不是糞!
很故意唷XDDDD10-12 16:45
F.D.
因為很像就......XDD~~~

10-12 16:49

橘みかん
以前也有人眼殘,還問我為什麼這樣取名(囧10-12 19:17
橘みかん
可以來看看下面的參賽稿比照版喔XD03-29 09:16
大漠蒼鼠
看到樓上上的留言之後就完全忘記想說什麼了,已笑噴XDD

03-28 20:05

橘みかん
噗噗~03-28 20:14
橘みかん
可以來看看下面的參賽稿比照版喔XD03-29 09:16
吳旻( °∀°)
好可惜啊......五千跑掉了......

03-28 23:57

橘みかん
錢關重大!怎麼可能會忘記拿呢XD03-29 00:26
吳旻( °∀°)
看到死掉的瞬間以為跑掉了 後來居然有神奇地展開WWW 他是個重要的傢伙真是太好了呢WW (雖然最後好像更慘XD"

03-29 08:58

橘みかん
其實啊……
「寵物」是個重要人物是這次才改的,到前年(大前年?)的參賽稿時,還很老實的跟遊戲一樣,是真的「寵物(魔物)」XDDD
這次改寫覺得,後面好像根本沒出現這種東西,就算有也被我輕描淡寫寫過去了。
就想到把他改成那個將軍,反而補全了故事。(挺03-29 09:04
橘みかん
下面特別PO上參賽稿以供比較:

  在掛有武器的地方直直走去,有一扇鐵門,站在鐵門前可以聽到巨大的呼吸聲。
  鐵門有些往內凹,似乎是受過什麼撞擊,在鐵門打開的同時,在上面的觀眾也發出了歡呼聲。
  出現在冀悠眼前的是一隻大他五倍的巨大魔獸,聽到從上面傳來的歡呼聲,原本正在睡覺的魔獸亦醒了過來,同時也發現拿著劍的冀悠。
  雖然脖子及後腳都被鐵鍊給綁住,魔獸還是伸起兩隻巨大的前腳開始展開攻擊,賭客們也開始下賭注。
  「我賭比斯托利兩百銀幣!」
  「我也賭比斯托利一百五十銀幣!」
  「喂喂!全都壓比斯托利贏,那誰壓那小子啊?」
  「這種事當然交給老闆啦!他是莊家嘛!」
  「哈哈哈──!」

  就在他們下注、大笑時,冀悠也開始了戰鬥。
  一開始,他只是一直向後退,觀戰的人們便大叫。
  「喂──乞丐!別只會一直逃啊!剛才的氣勢到哪裡去啦?」
  冀悠一邊防禦,一邊想著,他曾在書上看過。
  「『比斯托利』,乃約魯瑟晶石沾染崩壞的地之精靈變異體。全身都是堅硬的甲殼,擅長以前腳的尖爪撕裂獵物,及用身體撞擊敵人。」
  蓋住眼睛的布太過礙眼,他只好先把帽子部分放到背上,因此金髮也露了出來。
  「哼!難怪告示上會說『能使其受傷即可不用付餐費』,用普通的方法根本就傷不到嘛!記得牠的弱點在雙眼中間,可是……要怎麼樣才能到那裡呢?」
  這麼想著,冀悠瞄到牆邊有放火把用的圓台,然後就向比斯托利跳去,藉著牠揮動的力道跳到更高的圓台上,再奮力一跳,跳到了比斯托利的頭上,同時長劍也插到牠兩眼之間。
  「吼──。」
  比斯托利感到頭部一陣疼痛,把兩隻前腳放到傷口附近,頭也拼命的晃動著,冀悠順勢把劍抽出,跳回地面上,血,也灑了一地。
———————
字數超過一千,分兩段(囧03-29 09:11
橘みかん

  於上方觀戰的人全都傻了眼,鴉雀無聲,情勢簡直就是在一瞬間逆轉!
  「這……不會吧!除了王宮裡的人,沒人傷到比斯托利過啊……」
  此時比斯托利仍在痛著掙扎,發出悲慘的叫聲。
  「還沒死嗎?理論與實戰果然有差別啊……」
  冀悠自言自語著,看著眼前在晃動的巨大身軀。
  越看,他就越覺得眼前的生物非常痛苦,鮮血由頭上的傷口不斷地冒出,手上的長劍也留有黏稠的紅色液體。
  「很痛苦嗎?……馬上就……結束了!」
  他的左手發出了金光,其波動使得他的頭髮及身上的布都在飄動,雖然觀客們看不到,冀悠的雙眼即使戴著隱形眼鏡,眼中的紫色卻透過隱形眼鏡散發出奇異的光。
  他將左手放在劍上,念著。
  「吾在此請願,賜予其安息與重生!」
  是時劍身像吸取了他手上的光,亦發出金色光芒,他以雙手握劍高舉過頭,對著比斯托利頭上的傷口揮去,大喊。
  「消失吧!」。
  劍上的光像是被射出似的,正中比斯托利的額頭,此時比斯托利突然停止慘叫,像是定格一般,然後從頭部開始變成金光消失,只剩下在空氣中飄動著金光閃閃的粒子。
  接下來,冀悠又以劍尖沾地上的血,在比斯托利消失的位置畫上一個圈,於圈外加上咒文,又將劍垂直的面像自己,如要祈禱一般的閉上眼,然後將劍插入圈中,戴回帽子,離開了現場。
  當冀悠走回一樓,老闆也正好走到門前,以不可議的眼神看著他。
  而冀悠卻是調皮的伸出手來,比個了勝利手勢,笑著。
  「我贏了!」

———————————————
一整個中二(攤手03-29 09:11
吳旻( °∀°)
嘖嘖 看起來平平的 但好像挺結實的 (大誤

不過說是寵物也挺有趣的......既不會被動保團體攻擊 也不會被人權團體圍毆......不得不佩服這般智商XD"

03-29 09:11

橘みかん
(毆03-29 09:15
吳旻( °∀°)
這也太有趣了XDD 而且一改小悠悠形象XDDD"

03-29 09:16

橘みかん
完全把小屁孩改成成熟青少年XD03-29 09:28
大漠蒼鼠
感覺參賽稿的中二度爆表XDD

03-29 09:33

橘みかん
有改掉真是太好了XDDDD03-29 09:41
小刀
為了想吃ㄧ餐免錢的吃死一個人,這飯還吃的下去嗎?細節描述相當透徹,可以聯想出畫面,是說這劍刺得太快,老人話還沒說完。

01-20 11:56

橘みかん
嘛……反正活著也是被苦毒,死了反正解脫(X01-20 12: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 後一篇:想藍-第三章 紛亂的協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s4456123大家
《女主角填空問題是否過於困難了》輕鬆搞笑輕小說,歡迎大家來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