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RPG公會】【匯聚的終點】物種起源悖論

作者:醒│2016-01-30 23:34:04│贊助:26│人氣:296



      後排有人舉手。

      「教授,如果您假設說動物的性的起源是來自於結合同性配子,一對大小相近的性細胞互相融合再複製與分裂,為什麼您始終也支持梅克爾的理論?」

      說話的人是芬奇。







                      |物種起源悖論|                      






      龐大的龍身在被夜色籠罩的河岸邊緩慢向前走,伊萊森半瞇上雙眼好好感受暫時的清淨。他挑在一棵緊依在河堤的櫻花樹下停下腳步,然後抬頭望向明月。這時候的月亮有些被霧霾隱約地蓋過,伊萊森把略帶有倦意雙眼稍微瞇上,好遮蔭住依舊特別閃亮的月光,但是從縫隙中灑下來的光線依舊把自己微張的雙翅照得有如迪斯可球般耀眼奪目。


      好一個沒人陪的男人,呵。
      但是伊萊森馬上改口說到:「啊,我連個男人都不是,因為我根本就是無性別。」


      一朵櫻花在微風的親吻中緩緩墜落,淒美的影子反射在伊萊森的水藍大眼中。聽說阿斯嘉特的晚上會瀰漫一種令人陶醉的芬芳,特別是在雪融的冬日隔夜,他覺得自己獨享這種令人渾身舒坦的腦內啡實在有點自私,但是這個時間幾乎沒什麼人會跑來公園散步或是野餐,頂多就是一些特別喜歡月光的情侶挑在這個時候來這曬恩愛,要不然就是一些沒水準的暴露狂。


      幸好沒有什麼人,伊萊森才能好好地在平時人類的活動空間中遊憩。



      也因為沒什麼人類,那幾個埋藏了幾千萬年的問號,又從新的底層緩慢地探出頭來。

      ......我到底是為誰而生,為誰而去?......
      ......母親,請告訴我......

      伊萊森完全不知情近期城市內的動亂,也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至少天的顏色沒被邪惡怪力量轉成像是搞砸了的調色盤一樣。對,那群人,他們都被冠上了「魔神」的稱號了,伊萊森並不指望他們能在短期內帶給這座好不容易平靜下的大城市不搞出什麼玩意,搞不好長時間都別想了。在他腦海中的對於魔神的清單上,第一條就用斗大的螢光筆字眼寫下「攪局者」,在淨白無瑕的空氣中四處撲灑髒污。 伊萊森寧可在今夜馬上搬離開這座城市,也不願淌混水。

      然而,這種族大雜燴卻有如一塊強力銣磁鐵一般,狠狠地緊抓住伊萊森的翅膀不放。這城市也有些什麼,讓他留念,讓他決定駐足,至今,至少也五十萬年了。

      我們換個念頭想,這世界怎麼可能永遠和平?Google都會告訴你:事出必有因,魔神的存在說不定也是維持社會秩序重要的那支鐵鎚,社會就跟家庭一樣,需要有人有膽出來扮黑臉,或也許只是頂著有「魔」又有「神」的名字的普通人出來惹事生非而已。雖然伊萊森覺得這種想法簡直荒謬至極,就像是蚱蜢打算活吞麻雀,但是他好像也找不到可以反駁的理由。社會彷彿一個生態系的縮影,伊萊森直覺魔神並不是渴望力量而已,跟那群愚蠢又喜歡到處招蜂引蝶的政客不一樣。阿斯嘉特有種說不上的潛在魅力,讓所有人,包括他,包括過往所有讓天空變成紫色的癲瘋人士一樣,都甘願駐足。

      「社會如同一鍋海鮮大雜燴火鍋。」為何不是?
      「等待著被加料、加湯、填充、消化、洗刷,新人來,老人走,然後再次輪迴。」

      「呵呵。」一縷清風劃過。







      無聊嗎?還是無奈?

      千萬年下來的重蹈覆轍,伊萊森也不願再多花心思去探討了。他不意外自己轉變成如此沉著,用如此隨便的態度面對生死離別,或是其他一卡車的黑暗事物。

      他反而不太理解自己會什麼還想花時間去了解任何有關魔神的概念,可能連路邊的鬼針草都比他還關心。雖說要在人生的戰場上獲勝,知己知彼是不可或缺的,千萬年來,他卻在這條路上停下好多次,反覆質問自己何必與已經失去心力與體力去摸透的事物過意不去。


      很難受。

      但是伊萊森內心的擔憂並不是如此而已。

      他曾經登門拜訪自稱有「魔神」血統的基爾德家族,他才剛剛降落在基爾德豪宅門口的前院上,一個小朋友就朝著他微笑地跑過來。他是基爾德家族裡最小的孩子尼爾,至少伊萊森是還能記得他滿臉的雀斑。這個豪氣滿貫的家族裡共有二十幾個人,全部都死命地想在裡頭雖然說大,但是房間還是有限的屋子裡搶到自己的地盤。

      他們家的孩子都不太聰明,尼爾的地質學也曾經只有一個學期及格過––––不過說句老實話,之所以會這樣,全部都歸咎於父母親充滿瑕疵的遺傳––––而且家裡所有的長輩都熱愛給自己剪了一個蛤蜊頭,尤其是尼爾的母親。她最近又可能是過度減肥,嘴角邊的法令紋變得異常明顯,看起來有如門神。伊萊森於上星期在市場買雞蛋的時候看到她,還差點叫錯名字。


      「史迦維齊教授!」「您今天來得可真早呢!」尼爾的雀斑在陽光底下閃耀,有幾顆都能數得清楚。

      「今天打擾了,尼爾,令尊今天也在家嗎?」伊萊森把自己有點亂的領帶調整好。

      「呵,跟你說個小秘密,我爸今天上午起床上廁所的時候,尿尿沒對準結果弄的自己的褲子全濕,所以啊,待會你如果聞到濃濃的騷味可別說出來。」他靠向教授說細語說道,好像自己的爸爸就站在身後。

      尼爾調皮地伸出手,帶領自己的教授進到屋子裡。
      「進來吧,最近雖然有陽光,但是外頭還是挺涼的。」



      什麼是家庭?


      「呵呵,在下不會說的。」炙光把伊萊森身上的白毛打出一身白亮。
      「那麼我就打擾啦!」

      尼爾雖然在功課上不太好,但是他仍會有個「魔神」的家庭背景––––至少他們家是這樣跟左鄰右社說的,包過伊萊森他自己––––可以炫耀與感到自豪,作為讓尼爾想要繼續鼓起勇氣拼下去的力量來源。每當眾人問起伊萊森的家庭背景,他的腦中只有幾條絲線所拼湊出來的自己父母親的模糊身影,然後便化成空氣中的塵埃,一去不復返。但是每當有這樣的情節乍現,伊萊森都會很努力地專注在那團灰色的事物身上,似乎想在裡頭看出什麼端倪,其他當下任何雜事就會像綿羊一般從車道上散開到兩邊。

      家庭就是心靈的歸宿,每個人生來即有最寶貴的禮物。就算是魔神、地獄的惡鬼,或是某個隱居深山的武將,談到家庭,一定有什麼可以娓娓道來,無論好,無論壞,無論你多麼對你的家庭多麼無感。

      除了伊萊森。



      伊萊森站在櫻花樹下嘆息,聲音充滿著無奈與寄望,與飄下的花瓣落在似乎靜止的水面上,添增幾份禪意。雖然頂著一輪明月,天空上再也找不到過往熟悉的星空,月亮就好像是他自己,獨自地閃耀與落寞,沒有任何可以讓他完全信賴的依靠。

      他羨慕身為人類,一直都是。

      雖然說一個平凡的人類,在路上撞見陌生人稱不上是自己的親人,但是對伊萊森來說,至少有那機會還能與自己相同的「物種」就碰上那麼一面,伊萊森願意用千萬的時間去兌換那個一剎那。「怎麼說呢?」伊萊森緩慢地把自己的巨掌靠在胸上,然後用手心去感受來自跳動的心的熱。千萬年來伊萊森不斷地質問自己,為何被「祂」所選上?

      我自己也是個平凡人啊。

      伊萊森僅存的親人在幾百年前因病安詳去世,那是他最後一次可以不用拿鏡子就能看見自己種族的臉頰,也是他生平最後一次能為自己的親人流淚。到今天,伊萊森也沒有其他理由去回憶過往,勇氣也像是漏網之魚一樣跑得無影無蹤。

      人生就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戰爭,自己是裁判、競爭者與觀眾。我們並沒有多餘的時間與他人爭權奪利,神賦予給人類的時間如此稍縱即逝,但是也因為短暫,所以充滿許多精彩的故事,可以與自己的親人來段沙發談心時間。隨然偶而人類會對一點小事把自己逼近絕路,或是因為時間的壓力之下使自己崩潰,他們可能都沒意識到,對活了兩億年的伊萊森來說,他們承受的壓力可能就只好比是一張在空中輕盈飄揚的五月花衛生紙。

      伊萊森的心海中,這個世界只剩下他而已。於是他做出決定,他不再跟自己過意不去,他煞時間突然意識到先前的自己是多麼懦弱了。說也可笑,一隻死不了的龍怎麼可能會在這蓋世雲集的世界中展露頭角。


      「在下就像是一隻獨行的海燕,朝著東方永恆地飛翔,永不停歇,永無他人的陪伴。」伊萊森的世界裡,也只遺留下嘆息與苦笑了。「在下能把這生好好過完,就是人生第一大成就了。」

      冷冽的夜風拂過自己的翅膀,空氣中帶股稍稍香甜的蘋果味。伊萊森雖然仍站在夜空下享受黎明的寧靜,他的思緒卻是乘著風在蒼穹中翱翔,冀望找到一個立足點,可以被它稱作永遠的家的地方,幾千百萬年來,一直都是如此。

      阿斯嘉特的夜,真美。



❉ ❉ ❉




      「在下沒有說過我支持梅克爾的理論,我只是覺得這個概念還沒被認識透澈。」伊萊森囧囧有神的雙眼凝視著芬奇。

      「胚胎發育在某個時段中重演了過往生物的演化過程,人類男性的精子在某個時段中看起來就像是蝌蚪一般,雖然我們不能了斷地說梅克爾的個體發生重演論是沒有疑點的,說不定這是個巧合........」伊萊森在講台上停頓一下,四面八方的光線照的他一身閃耀,「只是,這是個值得去研究的巧合。」

      「梅克爾的理論一直被懷疑啊,教授,而且照這樣說,這與精卵的起源沒有任何關係啊!」芬奇展露出些微抗議的語調,「況且,很多學者也不能接受性的起源是來自掠食者跟獵物的關係。」

      「嗯,有趣,」伊萊森微笑點頭,「那在下想問,芬奇同學,您可不可以去解釋,為什麼蜜蜂與花需要彼此才能互相存活下去?需要彼此作為重要的繁殖工具?」

      「這......呃......」

「互利共生是個維持生態平衡中的重要橋樑。各位同學,看看你們的腸子,那裡面正有幾百種有機物正睡得香甜。它們原本都是生態系中的掠食者,但是一進到腸道裡,溫暖潮濕的空間提供它們絕佳的生存地點......」



      ......什麼是家庭?



      「.......那些小玩意幫大家清理掉裡頭的細菌,不讓自己的沙發被別人搶走,達到一種宿主與寄生生物之間的平衡關係。我們需要它們讓我們免於病痛與死亡,它們也需要我們。演化就是如此,朝向一個穩定與互惠的生態系而前進。而正是為了維持這種互惠關係,獵物與掠食者必須共生死。搞不好也因為如此,雙方互相交配,演化出更強壯的下一代。」

      「況且,性的起源本來就是一個謎,各派的說法,就隨風而去吧。呵呵。」伊萊森朝向仍然困惑的芬奇眨了右眼一下。


      ....家庭就是一個,可以讓自己感覺到存活的價值的地方。
      ....那麼這樣來說,我自己就是自己的家庭,是這樣吧?



      「還有其他問題嗎?」伊萊森笑著轉向講台的另外一邊,他猜想一定會有很多同學爭先恐後地舉手。

      果然。





(完)






FALSE HARVEST

3,480











‘We fly, to discover the truth.’

「我們翱翔,找尋真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8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紺碧の詩
Google都會告訴你:事出必有因
原來這句話是google講的(X

伊萊森的思想好帥@Q@

01-31 01:08


呵呵~現在很多的知識都是Google先生給大家的 xD01-31 1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SCP-8... 後一篇:[達人專欄] 【RPG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感冒了好慘
《夏夜狐狸畫》劇情快報:冰帝的最終考驗即將開始,和沐凡、夏七七兩人能否拜師成功呢?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