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始④

作者:橘みかん│2016-01-29 00:54:15│贊助:12│人氣:154
終於開始第一次戰鬥,但是我描述得沒有很好(掩面


 
  森林雖然看起來光線不良,但走進之後意外地亮。主要的行經道路用鐵鏈拉起一條線,只要跟著走,就能順利走出森林。他們每走一步,掛在前方樹枝上的玻璃容器就亮了起來,像是有人按下了電燈的開關一樣。

  「喂!沈冀悠,那些是什麼?好像我們一走近就會發光耶!」

  原本因不知怎麼回去而煩惱的柳丹晴,也被森林裡的奇特景象引發好奇心,連在一旁的顏承夜也舉手說。

  「同問。」

  「呵呵。因為這個『疾玥之森』是遊牧民族的聖地,聽說每一顆樹都有他們奉祀的精靈,雖然森林中間也有他們的村子,不過森林太大了,為了能查看樹木有沒有被人惡意砍伐,才會帶著牲畜進行環繞視察,因而成為遊牧民族。剛才的亮光是精靈吸取我們身上光之能量,雖然平常人用的是火炬或火把,不過怕會不小心燒毀森林,才會變成這樣的設計。……怎麼了?」

  會這麼問是因為面前的兩人從聽得津津有味到後面變成面無表情,顏承夜只是拍了他的肩。

  「雖然好幾年不見,你果然還是沒變啊!明明一句話就可以說完的硬要說好幾句。」

  「你們不覺得知道前因後果也是很重要的嗎?」

  即使沈冀悠抗議,兩人仍繼續向前。
 

  「意思就是說:不論我們往哪邊走都會有光照明嗎?太方便了!」

  說完,顏承夜往沒有掛玻璃容器的方向走。

  「等一下!承夜,不要亂走!很危險的。」

  雖然沈冀悠在後頭急忙阻止,顏承夜仍跨越鐵鏈,一臉興奮。

  「就一下下啦!探險!探險!」

  「承夜!」

  「顏承夜!」

  把身後的兩個聲音當成耳邊風,顏承夜自顧自地往前走,但是前方森林並沒有光自動亮起,正覺得無趣發出「呿」的一聲,轉過身後,連原本的亮光也消失了。

  「喂!你們在哪裡啊?……奇怪,我才走幾步啊?怎麼連原本路上的光都不見了!」

  即使他往走來的方向直行,仍無法找到跨越的那條鐵鏈。

  「開、開玩笑的吧?」

  突然,一個東西打到他身上!

  「哇!什麼……水?」

  身上的制服被這不知哪來的水球擊中,濕了一塊,四周還可以聽見細小的笑聲。

  「誰啊?不要鬧了!柳丹晴?冀悠?」

  啪!啪!

  又兩顆水球分別擊中了他的臉及大腿,也許是天色已暗,再加上這種氣氛,顏承夜都分不清自己是因為冷還是害怕而發抖。

  水滴落在地上葉子的聲音越來越多,此刻顏承夜腦中突然浮現沈冀悠所說的話。

  「可是只有一件事你要記住,在這裡也是會生病、會受傷,嚴重的話也會死亡。而且絕對沒有什麼讀檔重來,一切都要小心。」

  顏承夜第一次為自己無謀的行動感到懊悔,他目睹眼前的水球慢慢變大、並往自己的方向前進,卻是緊張得無法動彈。腳一軟,顏承夜跌坐在地上,即使手上、衣服上都沾染了樹葉及泥土,現下卻無力顧及,當水球迅速往他頭部衝去,他亦不自覺閉上雙眼,等待被那水球吞噬……
 

  「刷」地一聲!只覺得面前出現了一陣風,雖然有幾滴水噴在他臉上,卻沒有之前被打到的痛感。緩緩張開眼睛,只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擋在他前面,那人正揮著手上的劍鞘,將浮在空中的水球擊散。

  「承夜!沒事吧?」

  雖然眼前的人依然背對著他,只是稍微偏過頭確認其安危,又隨即對襲擊而來的水球展開攻防戰。

  「冀……悠?」

  說是攻防戰也許並不正確,面對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水球,沈冀悠只能勉強將它們一一擊散,一不小心,還會被視線所不能及的水球擊中。

  看著好友拼命保護自己的戰姿,顏承夜感到一陣羞愧,但如今才後悔已來不及,只能勉強忍住顫抖,站起身來。

  「至少要幫他擋住身後的水球。」

  這麼想著,顏承夜與沈冀悠背對背,但他不像沈冀悠一樣,手上握有什麼可當武器的東西,只能默默忍受水球打在自己身上。

  「可惡!沒完沒了。要是就這樣到晚上,我們會被凍死的!」

  兩人身上早就被水球打得渾身濕透,沈冀悠更是氣喘噓噓,他很清楚,在這個地理位置上,晚上的氣溫會下降很多,如果無法走出這裡,就只能被這個天然冷凍庫冰起來了。
 

  這時,從不遠處傳來了颼地一聲!隨即從他們來的方向射出一隻箭,但那隻箭只是穿過水球,只見水球在空中搖晃了一下,又立刻恢復原狀。

  「柳丹晴?」

  射箭的人正是柳丹晴,她不知從哪拿到的木弓及羽箭,雖然眼神透露著驚恐,仍用發著抖的手拉緊木弓,對準飄浮在空中的水球。

  「對、對喔!她是學校弓箭社的!」

  看到柳丹晴從旁協助的模樣,顏承夜才想起她在校所參加的社團,還曾經很自豪的對他說:「指導我的學姊可是以參加奧運為目標的」!

  再射出一箭,結果卻還是一樣,甚至有些水球也以她為攻擊目標。

  「妳學姊在哭啊!」

  即便是這種時候,顏承夜還是習慣性對她吐嘲,柳丹晴也不服輸立刻回嘴。

  「吵死了!這東西跟箭靶又不一樣!」

  「不要射水球!」

  才正煩惱沒武器可以應對,沈冀悠看到適時出現的武器便突然想到某件重要的事。

  「這不是因精靈產生的魔獸,是防禦結界的一種!通常不會太遠,一定就在附近,用那弓箭破解它!」

  他手中的劍鞘仍不停揮動,但也濕得差點拿不住了。

  「你不要說得這麼簡單啊!」

  雖然這麼說,柳丹晴還是四處張望著,最後在水球後方不遠處發現一個奇怪的微弱光點。

  「是那個嗎?不管了啦!先試再說!」

  她手上的箭對準了那個光點,但這跟箭靶比起來實在是小得可憐,又因恐懼及前方二人的動作影響,命中的把握幾乎是零。她只好閉上眼,回想在社團練習的情景。

  「知道嗎?學妹,射箭最重要的就是集中精神,有沒有聽過『獵人射鳥』的故事?把妳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那隻鳥上,不要看其它無關的事物。現在就把那紅心當成鳥,試試看吧!」

  想像著,這裡沒有會攻擊人的水球,沒有礙眼的樹木枝葉,沒有同學們慌亂急促地呼呼吸聲,目標只是那一點微光。睜開眼,柳丹晴手上的箭對準了發著微光的「紅心」,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錯覺,她看到射出的箭似乎發出一道白色的軌跡。颼地,也許是被她射中了,那些原本漂浮在空中的水球就像被地心引力影響,啪地一聲掉落地面。

 
  看到危機解除,三人才放鬆心情,雖然幾乎都全身濕透,顏承夜還因跌坐在地上而沾染泥濘,這下他可不敢把「劍與魔法的世界是男人的夢想」掛在嘴邊了。

  「還好柳丹晴沒有真的聽我的話留在那裡等啊!不然我們兩個可能就會被凍死在這裡了。」

  沈冀悠這說,邊擰去衣服上的水。

  「那當然啊!我一個人留在那裡很可怕耶!……雖然這裡也差不了多少。是說你們還打算在這裡待多久啊?快點往回走啦!」

  柳丹晴指著身後,卻遭到顏承夜的反駁。

  「妳以為我沒往回走嗎?我才進來走沒幾步,再轉身就一片黑了啊!」

  「啊?」

  柳丹晴發出疑問聲,往走來的方向看去,雖然沒有之前的亮,但那些玻璃容器確實在原地發出微弱的光線,並不像顏承夜所說的,才驚覺她又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那……沈冀悠你也看不到?」

  試著對正把衣上水份擰乾的另一個人提問,他也只是點點頭。

  「……明明就看得到影子上的翅膀……」

  她小聲地嘟嚷著,然後靈光一動,繼續說。

  「看來是你們太笨了!連來的路也記不起來,我來帶路吧!」

  「真的假的啊!」

  隨著顏承夜的疑問聲,兩個男生只好跟著柳丹晴在樹林中移動,走在前面的兩人卻沒發現握著劍鞘的那人嘴角微微上揚。
 

  看著柳丹晴走在前頭帶路,手上依然拿著弓箭,顏承夜才開口問。

  「說起來,妳那弓箭是從哪裡變出來的啊?學校的?」

  「怎麼可能!來的路上跟人借的。」

  「這一路上有人?」

  「嗯,應該就在前面一點的樹下休息,我聽到你們那裡好像發出奇怪的聲音,就向那個人借啦!沒想到還真的能派上用場,要還給人家、說聲謝謝才行。」

  柳丹晴指著前方,但是沈冀悠卻感到疑惑。

  「奇怪了,就算是在樹下休息,聽到聲音,又看到妳這麼著急,照理說應該會跟來吧?」

  「也許人家累了嘛!這裡越晚又越冷,我看他全身都包了好幾層……找到了!您好──。」

  如同柳丹晴所說,前方樹下的確坐著一個人,不但穿著厚實地防寒衣裝,還披著一件毛披風,頭上戴著厚毛皮帽,頸部也圍著圍巾,似乎正坐著休息。但是他卻對柳丹晴不理不睬,就算柳丹晴把弓和箭筒雙手捧到他眼前。

  「那個……先生?啊!難道是小姐?」

  但是等待了數秒,那個人還是沒有反應。

  「是不是妳沒經過人家同意就拿走啊?」

  顏承夜湊到柳丹晴耳邊小聲問著。

  「我明明就看他有點頭的啊!」

  就在柳丹晴和顏承夜小聲說話時,沈冀悠卻一言不發走上前,蹲下觀察了一會兒,然後突然伸手將那人推倒。只是輕輕往他的肩膀一推,原本靠著樹幹的人便像失去重心,往沈冀悠所推的方向傾倒。

  當兩人正為沈冀悠的行動而吃驚,後者只是嘆了口氣,說道。

  「死了。」

  理解這句話的瞬間,沈冀悠身後的兩人都嚇得大叫,柳丹晴手上的弓與箭更是散了一地。

  「怎、怎麼會?我真的、真的明明就、就有看到他點頭……」

  柳丹晴連說話都開始結巴,一股寒氣都從腳底冷到頭上了。

  「看起來過世有一段時間了。」

  沈冀悠又補了一句,仔細看,他身上的衣物似乎都有些破爛不堪。

  「不要再說了啦!」

  沈冀悠的鎮定與身後驚慌的兩人成對比,他只是輕扯那人的圍巾,解釋著。

  「妳是踩到這個了吧!」

  一經拉扯,屍體的頭就好像頭了一下,或許那時柳丹晴走近時,並未注意到這一點。

  當沈冀悠繼續察看眼前屍體的狀況,顏承夜與柳丹晴的討論聲也從身後傳來。

  「妳動人家的遺物!」

  「就說不要再說了啦!我又不是故意的……要不要讓人家入土為安啊?」

  對於柳丹晴心懷愧疚的提議,沈冀悠卻在站起身時反對。

  「不,我們還是快走吧!天色晚了,而且我總覺得這森林變得很奇怪。」

  不等他們問「為什麼」,便撿起柳丹晴掉落的弓箭邊交還給她。

  「既然妳能用,這東西還是帶著吧!」

  然後先一步往前走,卻在走了兩步之後轉身。

  「認得路的人請走前面。」

  回到被鐵鏈圍著的道路上,這次他們乖乖跟著指標走,很快就到達出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62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6 篇留言

珀伽索斯(Ama)
那麼早的年代就有水球出現啦!還拿來當攻擊用的武器XD
另外還拿著死在裡面屍體的東西,真是不要命了,像我可能就有點畏懼吧!XD
最後看來他們要走出這鬼地方了,接著等看之後的部分了[e19]

09-14 23:56

橘みかん
拿的時候不知道是屍體啦XD
此水球非彼水球www
這一段是參賽時加上去的故事,小小中二了一下[e33]09-15 00:09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GP[e35]

03-27 23:22

橘みかん
感謝[e24]03-27 23:28
吳旻( °∀°)
這個好好玩!!! (笑樣

感覺像是某種試煉場WWW

03-28 00:40

橘みかん
沒有寫到枯木被波及的場景真是可惜了(點頭03-28 00:45
吳旻( °∀°)
等等!! 不要這樣!! (雖然各種小說好像都很喜歡殘害枯木XDDD

03-28 00:48

橘みかん
我可以為你加上那一段喔!!!
不要客氣!(眼睛一亮!03-28 01:07
吳旻( °∀°)
這就不用了吧 (請姑姑高抬貴手──

03-28 08:17

大漠蒼鼠
原來是女孩子啊~長這麼可愛、結果不是男孩子真的很可惜呢(X

03-28 08:51

橘みかん
誰!?[e28]03-28 11: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 後一篇: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要來小屋看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