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輝-重返回憶》八、刺青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2016-01-27 14:46:32│贊助:6│人氣:291




  殿下、殿下!

  記憶中重播著往昔的回音。

  陛下……

  阿祈爾很久沒動了。

  不斷看著收斂光芒的石棺與靜止的女子。

  他腦海中迴響的是摯友身為人類時的聲音。

  阿祈爾幾乎都要忘了對方的聲音,明明身在一千年前只是幾年前的事情。

  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對齊勒斯感到陌生的呢?


  權杖在地面上微微轉動,發出摩擦聲。


  儀式房像墓穴,安靜並且瀰漫著絕望。

  他曾經救起了滿身是血的希維爾,但如今連綠洲之水也幫不了他。

  收斂得只剩下微光的齊勒斯像副單純的石棺,散發出幾乎要消逝的柔和光暈,像沙漠上的月光,混雜著金輝與月白色。

  阿祈爾忽然想起了蘇瑞瑪沙漠的風沙。

  彷彿破碎的陽光,又像沒被掏洗過的原金,連蘇瑞瑪人的膚色也帶著一種金色光澤,與黃金飾品相比也毫不黯淡,沙漠外的人總說那是沙漠之母偏心的饋贈。

  他記得齊勒斯汗濕的赤裸背脊,緊實幹練,總是對著他彎曲。

  美麗的曬黑黃金膚色。

  但他忽然想不起齊勒斯黑髮時的模樣了。

  也想不起俯視他背脊以外的角度。

  齊勒斯將那些阿祈爾來不及注意的樣貌全藏在斗篷下了。


  齊勒斯為什麼後來變成白髮了呢?


  阿祈爾不由得首次問起自己這個問題。

  他受傷了?他生病了?好像也不是那樣的原因……

  他曾經說過齊勒斯黑髮中的白絲像綠洲邊的溪流,美麗悠長。後來他好像也說過,齊勒斯的頭髮像蘇瑞瑪下的瀑布一樣恢弘美麗、垂直柔順。

  但齊勒斯的白髮到底怎麼來的,為什麼他想不起、或者不知道原因?

  齊勒斯很健康,也很強壯,他能搬起很重的東西,也能輕巧地放下。在阿祈爾的記憶中,齊勒斯從來沒缺席自己的身邊,他不曾生病。

  即使在戰爭後奄奄一息的重傷下,他也同樣頑強地活著。

  他的孩子曾經問過這樣的問題。

  「父王,齊勒斯是不是因為覺得讀書很困難,所以頭髮才會像老人一樣?」

  阿祈爾從來不覺得那些知識給齊勒斯造成困擾過,他認為齊勒斯比所有人想像中更熱愛吸收知識,真心喜愛並且珍惜。

  齊勒斯曾如此的令人讚賞……

  即使在造成那樣慘痛的災難後,阿祈爾的心中也只有無限的憤怒,而不是恨意。

  或許他潛意識認為不能以恨意對抗恨意,也或許是他找不到恨齊勒斯的理由。

  夜深人靜的時候,阿祈爾會在蘇瑞瑪無人的皇宮中沉思,他沒有對齊勒斯產生恨意是因為多年的感情……又可能是因為齊勒斯救過他的命。

  最終被齊勒斯殺了似乎也只是償還所欠而已。

  阿祈爾不得不承認,從沉眠中醒來後得知殺死自己的是齊勒斯,他居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齊勒斯親手收割他的生命反倒令阿祈爾感到一股圓滿的償還感……

  因為過去無論他為感謝做出任何舉動,他都不覺得有償還到齊勒斯對他的恩情,反而是大臣對他於齊勒斯那過多的恩惠有些反感。

  於齊勒斯,他似乎察覺不到這是阿祈爾的感謝,總是謙卑地收下,既不為此高興也不失落,更別說炫耀了,彷彿在履行帝王的命令般,阿祈爾為此失落過一段日子。

  或許他從來沒有一次搞清楚過齊勒斯在想些什麼……

  以後大概也不會理解。

  永恆的月藍光暈顫了顫。

  阿祈爾從沉思中醒來,猛然看向石棺,急切並且憂愁。齊勒斯的石棺像在水中飄盪一樣,彷彿被人丟入海底的寶箱,緩緩沉下,慢悠悠地歪倒在地面上。

  阿祈爾不由得後退一步,石棺中的能量像清晨濃稠的霧氣般蔓延出來,宛若一層沼澤薄霧般,淹過地面,阿祈爾想到了劇場中會使用到的乾冰。

  他朝希維爾望去,蘇瑞瑪之女依舊毫無變化。

  石棺的碎塊緩緩鬆開,人形的能量體以很緩慢的速度沉澱,不再是那團無形的能量,漸漸停止流轉,只剩幾不可見的流動,在阿祈爾的注視中沉澱成可辨的樣貌——

  帝王的鳥面下發出呼吸聲。

  「齊勒斯……」他不自覺地喚道。

  人類的魔導周身依舊是能量流光,但有了千年前的形體,靜靜側臥在石棺碎塊堆中,像休憩的小動物,面容平靜無害。

  他穿著祭典當天的斗篷裝束,最華麗好看、也最少穿的那套,兜帽半掀著,沒將頭髮全部攏住……即使都是藍光,阿祈爾也知道那髮色實際上是白的。

  他沒有呼吸,像剛解凍的雕像,在光霧中保持他永恆的模樣。

  齊勒斯與希維爾之間的能量連結正在變淡,逐漸沉寂。

  如果連結斷了,希維爾會回來,還是不會?

  阿祈爾不敢想下去。

  帝王單膝蹲下,緩緩伸手碰觸齊勒斯的兜帽邊緣,那處的能量結構非常鬆軟,像阿祈爾幾日前見過的棉花糖,他一離手,兜帽又恢復了。

  阿祈爾沒有猶豫,他嘗試出聲:「齊勒斯。」

  沒有憤怒、沒有高傲,就像千年前他往常的語氣。

  「齊勒斯。」

  「齊勒斯,你戴著那個東西做什麼?」
  「尊貴的王儲身邊不該老是跟著一個奴隸,這東西是個好的解決辦法。」
  「你總是想得太多了。」

  「朕總是想得太多了。」

  帝王的爪覆上面具,輕輕揭開。

  「你分明只要最簡單的東西。」

  朕不是給不起。
  但蘇瑞瑪給不起。
  等到蘇瑞瑪能給你了。
  你卻不要了。

  「醒過來,不要帶走希維爾和你自己。」

  陌生又熟悉的臉龐出現在帝王鍍金的眼中。

  比門中看見的更真實,儘管沒有顏色與溫度。

  「如果什麼記憶都沒有了,那你當初下定決心的原因在哪裡?」

  帝王的爪放下面具,將魔導的袖子抹開,那裡有一圈刺青環在右臂上。

  像石刻上的文字,又像被風沙吹彿過的拓印,瑰麗神秘。

  「朕一直覺得奴隸刺青是個難以處理的問題。」

  阿祈爾像在訴說又像在自言自語般。

  「當所有人都自由了,奴隸刺青卻抹不去,那麼奴隸們該怎麼辦……大臣們最後答應朕解除奴隸制也有這個原因在,朕完全明白。蘇瑞瑪再也沒有奴隸,但人們眼中依然有。」

  阿祈爾的左手滑上自己的右臂。

  在相同的位置上,那裡只有柔順的獸毛。

  「朕後來給自己也刺了一個。」

  阿祈爾想到了那天的事情,吃吃偷笑的皇后,還有跪在地上震驚無比的刺青師。那名可憐的人,他一輩子也不可能見到的皇帝命令他刺上一環奴隸刺青……

  「很痛,刺青的時候。」阿祈爾回想著說道。

  雖然那天快要昏過去的是負責刺青的人。

  「朕後來用臂環擋住了,原本打算在霸權儀式後再發布這道命令……蘇瑞瑪以後的刺青將作為裝飾,除了臂環,人們在美麗的選擇上又多一個選項。刺青的圖案很美,朕首次見到時就這樣認為。亮金色,像是打造最薄的純金,在蘇瑞瑪人的膚色上一點也不會遜色。」

  「朕的右臂紅腫了好幾天,敷了藥草還是痛。」

  「但朕很開心,作為帶頭解除奴隸制的第一個行動,給了自己與你同樣的印記,渴望為蘇瑞瑪帶來人人平等……」

  「但朕似乎晚了。」

  沒來由的,阿祈爾就是感覺到自己晚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切都晚了。

  或許在他看見希維爾被儀式連接著的時候,一切又晚了。

  阿祈爾的手指摩娑過那串刺青,觸感飄渺虛無。

  光霧中的人依舊像睡在時間夾縫中。

  阿祈爾幾乎忘了流淚的感覺。

  「小齊,把希維爾還給我好嗎?」

  魔導眼皮上的光流動了一下,很快歸於平靜。

  如酒深沉且醇厚的眼睜開來……


  寂靜、緩慢,並且璀璨——

  秋日那晚阿祈爾所熟悉的光芒又出現了。


  儀式房外一片黑暗,但並不是燈光消失了,而是門內有巨大且無法目視的光芒在爆發。納瑟斯感到自己體內的力量在共鳴,連雷尼克頓也難得地安靜下來。

  阿祈爾!

  納瑟斯無聲地吶喊,想衝進去。沙兵們舉矛擋下他,動作快速又精準。沙兵們依舊在主人掌控中,納瑟斯勉強壓下擔心,在門外停下腳步。

  戰爭學院沒有崩毀,更沒有爆炸,那團光像風吹過一樣,來了又消失了。

  半掩的儀式房門內再度歸於黑暗,連齊勒斯原有的微光都看不見了。

  ……



  「小齊,把希維爾還給我好嗎?」


  誰在說話?

  誰在喊我?

  ……有人在嗎?


  一片寂靜。

  沒有黑也沒有白。

  放眼虛無。

  星子般的光點緩緩出現。

  像遙遠的洞穴口,吸引人前往。

  她沒有走動,甚至感覺不到身體。

  她在往出口而去。

  她什麼也沒想。


  忽然間被記憶淹沒了。

  圖卷像猛烈的巨浪沖刷她。

  知覺又回來了。


  希維爾一肚子怒火,她「又」恢復意識了。

  她張口就喊:「別碰我!齊勒斯!我要揍死你!」

  一晃眼,發現連武器都拿在手上了……

  非常好!

  她搜索視野,看見齊勒斯側臥在地面,毫無防備,旁邊阿祈爾單膝蹲著——如往日一樣的頭冠、單肩披風、黃金配飾,還有沒腹肌的腹部……

  希維爾幾乎想揉揉眼,齊勒斯的回憶還沒完?阿祈爾不是死了嗎?

  她也不想那麼多,抄起十字輪武器準備來把齊勒斯大卸八塊——

  雖然不知道物理上能不能做到,但她就是想切這渾蛋!

  女傭兵氣勢洶洶地衝過來,還把武器也丟了出來。

  那輪高速飛旋的古代武器眼看就要砸中齊勒斯。

  蘇瑞瑪皇帝一橫權杖,十字輪發出令人牙酸的巨響,卡進一邊的牆壁上。

  希維爾煞住步伐,瞪向皇帝……

  等等,為什麼皇帝好像在直視她?

  她左移兩步,皇帝綠洲般的眼珠跟著她,再右移三步……不是錯覺。

  希維爾一臉不相信,她甚至轉頭看了看後方……

  熟悉的香油膏味忽然包覆她,希維爾忽地僵硬,渾身都是炙熱的體溫——帝王在擁抱她,像孩子一樣將臉埋在她的髮中。

  希維爾抖了抖,忍住過肩摔的自然衝動,顫聲道:「……阿祈爾?」

  「歡迎回來。」

  見鬼!你的鳥樣在哪裡?

  她看見阿祈爾身後的地面開始冒光——是齊勒斯。

  他身上的能量開始躍動,逐漸淹沒他的人類樣貌,重新像能量體一樣活動起來,石棺碎片緩緩合攏,重新取代齊勒斯的人形。

  再度是那名眾人熟悉的強悍中路法師。

  面具後的光芒射出來,像張開雙眼般不確定地閃爍兩下。

  「……?」齊勒斯茫然地漂浮著,張望四周。

  「齊勒斯?」希維爾喚道。

  阿祈爾放開對方,轉頭看見齊勒斯的狀況。

  聲音卡在他的喉嚨裡。

  齊勒斯不發一語,小幅度地開始飄移起來,像探查四周的雛鳥。

  他的表現讓希維爾幾乎忘了他之前的所作所為。她朝他招手。

  「齊、齊勒斯?認得我嗎?」

  能量體望向她,猶豫地後退了一些,有些膽怯。

  希維爾張目結舌,很快的,一股全新的怒火重新燃燒她!

  女傭兵一腳在地上踩出蛛網般的裂縫,比剛才更想將對方大卸八塊。

  「你在耍我嗎?在經過這麼多事情後?——這就是你說的結論?」

  希維爾大步衝上前,拳頭像結實的子彈,直接砸上齊勒斯的面具。

  室內一聲巨響,牆上的武器旁多了一組石棺,雙雙嵌著。

  門外衝進一名男人,雙腿上拖著兩名沙兵,沙兵抱得死緊,似乎想阻止這人闖進來,但可惜低估男人的力量。

  男人精壯,膚色微暗,一看就知是蘇瑞瑪人,側綁著腰裙,款式看起來非常眼熟……希維爾開口,眼珠子幾乎掉出來。

  「你是誰?為什麼穿著納瑟斯的衣服?」

  男人用令希維爾熟悉的聲音鬆了一口氣。

  「看見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希維爾……噢,阿祈爾?」

  「納瑟斯?」確認納瑟斯沒有被人剝光,希維爾放心多了。

  「只是霸權力量產生共鳴的重返現象,應該很快就會恢復了。」阿祈爾似乎很懷念納瑟斯的人類模樣。他擺擺手,沙兵放開納瑟斯的雙腿。

  「……希維爾,你把齊勒斯殺了?」納瑟斯看著牆面這麼問道,不曉得自己該擔憂還是欣喜。

  「沒有。」希維爾揉揉手腕,咬牙切齒道:「他把『自己』殺了。」

  牆上的石棺動了動,掉落許多牆面碎塊。阿祈爾走上前去,納瑟斯幾乎想拉住他,但看見帝王的眼神,他就駐足了。

  希維爾上前,將自己的武器從牆上拔下來。

  阿祈爾站在齊勒斯旁邊,把權杖塞給希維爾。

  不太習慣地接住權杖,希維爾發現手感很好……與外觀不同,權杖只有底部是重的,上端很輕盈,非常讓人有想敲地板的衝動。

  帝王雙手抓住一塊石棺碎片,一腳踏在牆上,使了使力……

  希維爾拉開他,把自己的武器與權杖塞給阿祈爾,單手扣住石棺碎片,「啪啦」一聲巨響,將齊勒斯拔了出來。

  「朕還沒使力。」阿祈爾感到很莫名,但又覺得心情很好。

  「我知道,我只是覺得不安全。」希維爾大辣辣看著阿祈爾的身材這麼說道。

  納瑟斯望向阿祈爾,發現對方神情居然帶著笑意,他開始覺得阿祈爾有令他難以理解的地方了。阿祈爾的力量(或者說力氣?)一直是短板,難道如今他不介意了?

  被拔出來的齊勒斯在空中幽幽飄盪著,面具後的光芒微歛,不像有意識的樣子。希維爾將飄得有點高的齊勒斯扯下來,一手扣住石棺,另一隻手揚起——

  阿祈爾還來不及阻止,室內又是一聲巨響……清脆的。

  希維爾抓著齊勒斯左右開弓,賞著對方無數的巴掌。

  「你再瞧不起人、再瞧不起人!決定我的下場?哈?我怎麼想不起來你做了什麼,說得好像報復阿祈爾很有道理一樣,我還不是回來了,結果你把自己變成一個白癡!」

  聽了都令人手痛的巴掌聲中,皇帝與守護者沒敢出聲。

  「救了阿祈爾又怎樣?啊?他給你吃給你住給你錢還想給你塞女人,連書都讓你讀了,一句『太晚了』你就當這些是放屁?丟蘇瑞瑪的臉、丟英雄聯盟的臉、你還丟阿祈爾的臉!呸!我不稀罕你的麵包!」

  阿祈爾聽得一頭霧水……

  塞女人就算了,雖然他有那個打算沒錯,但他還沒做,麵包又是什麼?

  他開始擔心回溯儀式給希維爾留下了不好的後遺症。

  「阿祈爾開會開得我頭痛死了,他整天忙著跟大臣對幹就是為了要幫你,你還要跟他對著幹。本來還有點同情你,但我現在只想打死你這個白癡!打死你這個白癡!」

  「把自己洗白有什麼好開心,見鬼的永恆!你知不知道你的樣子比阿祈爾還鳥?你說阿祈爾不放過你,那你怎麼不放過你自己?」

  巴掌一聲接一聲,阿祈爾更加嚴密地讓沙兵們防守住門口,不讓那些好奇的召喚師全衝進來。

  「你夠了!」

  藍色的能量爆發開來,將一旁的沙兵都炸到了牆上。

  希維爾俐落地打滾一圈後站起來,魔法盾正好消散掉。

  她撇頭,很有男人味地一呸:「終於打醒了。」

  魔導身周環繞著湧動的能量,狂暴又憤怒,並且清醒。

  齊勒斯的氣勢絲毫沒有改變,而且能量體正在以極快的速度重新凝實,他的口氣很差,像失眠一整年一樣,如同起床氣。

  齊勒斯身上的石棺隨著他的伸展散開又聚起——像伸懶腰。

  「多管閒事!」齊勒斯暴躁地罵道。

  希維爾回給他第二呸,滿臉嘲諷。眼角餘光,她忽然看見阿祈爾與納瑟斯又回到了半神姿態:鳥頭和狗頭,她感到有點惋惜……她還沒拍照留念。

  「齊勒斯。」阿祈爾喚道:「醒了?」

  齊勒斯注意到在場的兩位熟人,能量體發出不削般的碰撞聲。

  「我說過希維爾很像你,但可惜沒教養……我收回這句話。她既不像你、也沒教養!」

  「我也說過了,你很想單挑是是不是?」希維爾抄起武器,殺氣騰騰。

  正當兩位英雄要開打的前一秒,帝王的聲音再度插進來。

  「小齊,謝謝。」

  齊勒斯身上的光體靜止了好幾秒,面具僵硬地朝阿祈爾轉去。

  皇帝的鳥面具光滑明亮,散發著真誠的心情。

  儀式房外的人們看見齊勒斯轟開門出來,將雷尼克頓捲起,速度快得就像開了鬼步一樣,留下一串遠去的塵囂……

  阿祈爾三人從房內出來,如果能形容,那天的召喚師都會異口同聲的說希維爾的臉色像吃到大便一樣。

  至於納瑟斯,毛色太黑了看不出來。

  ……



  那天過去以後,阿祈爾就像沒那麼呼喚過齊勒斯,也沒向他道謝過一樣,倆人依然如往常般敵對著,讓希維爾和納瑟斯以為自己那天聽見的都是錯覺。

  不少召喚師都為此感到奇怪過,從阿祈爾進聯盟第一天開始,他與齊勒斯的關係感覺起來根本不像傳聞的那樣,仇深似海。

  而自從齊勒斯綁架過希維爾以後,這段關係似乎更古怪了。

  有召喚師看過這樣一個景象。

  阿祈爾在前往咆嘯深淵的路上迷路了,他找不到搭乘點,納瑟斯也不在他身邊,召喚師想過去告訴阿祈爾機場在另一端,他走了反方向,這時候就看見齊勒斯從轉角飄出來。

  魔導朝皇帝撇去冷淡的一眼,扔下一句:「你走反了。」

  阿祈爾回頭看他,兩人之間的氣氛一如往常的嚴肅緊繃。

  「朕不想看見你那副鬼模樣。」

  「蘇瑞瑪的皇帝就覺得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齊勒斯一聲冷笑,然後又飄走了。

  皇帝很快地趕上了前往咆嘯深淵的航班。

  原地的召喚師深深覺得自己有很多東西看不透。

  撇開眾多召喚師對兩人之間關係的看法不談,希維爾最近的舉動讓阿祈爾深深覺得自己似乎錯過了很多不知何時發生的事情。

  希維爾先是在阿祈爾的房間中翻來翻去,有時候還會偷偷摸摸的嗅著空氣……阿祈爾垂頸,鳥喙剛好撞在胸前的寶石上。

  他聞了聞,不覺得自己哪裡臭酸了,雖然他沒在洗澡。

  他去找了納瑟斯,狗頭表示什麼也沒聞到。

  阿祈爾依舊疑惑,於是那天一眾德瑪西亞英雄就看見皇帝晃進公共洗澡間了,還把一起搓頭髮中的蓋倫、趙信、嘉文給嚇了一大跳。

  他們看見水氣中一頭鳥……不,或許該稱為鳥頭,跟人頭一樣大,就這樣伴隨著啪搭啪搭的腳爪聲從外頭晃了過去。

  他們還以為哪位召喚師的寵物跑了出來。

  皇帝在熱水中泡了很久,久到蓋倫以為自己在澡池裡看見巨大化的玩具鴨。

  在阿祈爾結束這一切令人疑惑的舉動後,希維爾依然令他疑惑。

  她還是在阿祈爾的房間中邊聞邊找著什麼!

  隔天,阿祈爾就發現希維爾請假然後回蘇瑞瑪沙漠了。

  阿祈爾操控留在蘇瑞瑪的沙兵去看看狀況,發現希維爾竟然很熟悉皇宮似的,左彎右拐,跑進了皇帝的房間裡。

  沙兵在紗簾後偷偷探頭,看見希維爾扔出一堆柔軟大枕、掀出一堆阿祈爾的舊時衣物、瓶瓶罐罐……

  將房間搞得一片混亂後,希維爾一聲歡呼,找到一罐油膏。

  阿祈爾辨認了會兒,認出那是自己用來抹皮膚的膏,是他身為人類時的習慣,從沒換過其他香味……但希維爾怎麼會知道有這個東西?

  希維爾開始脫衣服,阿祈爾幾乎是用扯的把沙兵操控著趕出去了。

  阿祈爾忽然覺得自己需要與人談談,搞清楚希維爾究竟是有了後遺症還是其他問題,他想著找納瑟斯……或者齊勒斯。

  好不容易在召喚峽谷巧遇以後,阿祈爾組織著適當的語言,既不會不禮貌也不會顯得太親近,但到嘴邊的話忽然就拐了一個大彎……

  「齊勒斯,你究竟在回憶中給希維爾看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魔導扔了一點眼角餘光過來,能量體捲走一個多蘭戒。

  「你怎麼不去問她你都做了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於是那天召喚峽谷的中路打得異常激烈。

  希維爾從蘇瑞瑪沙漠回來以後,許多英雄也發現了她的不對勁……儘管這樣的「不對勁」與阿祈爾所認為的相差甚遠。

  「希維爾。」凱特琳湊過來問道:「你抹香水了?」

  「沒有,這是蘇瑞瑪的秘密。」希維爾絕口不提關於油膏的事情。

  倒是納瑟斯,他在聞到香味的那一瞬間就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天他與阿祈爾閒聊時說道:「希維爾真的很像您。」

  阿祈爾也不是第一次聽這句話了,他如往常般承認並且點頭。

  納瑟斯補充道:「就連喜好也非常相近,她現在用上了您以前的膏。」

  皇帝那天直接去了他沒有班的召喚峽谷,在主堡旁等到希維爾從統稱溫泉的位置出現後,無視希維爾急著買無盡之刃的心情,抓著後代用鳥喙左左右右的嗅起來。

  鳥喙蹭蹭希維爾耳後,又掀了掀頭髮。

  阿祈爾抖抖頸子,像一頭滿足的母雞。

  「朕很高興。」然後在希維爾想烤祖先的目光中離開了。

  在其他英雄「呵呵呵」的目光與耳中召喚師們瘋狂的大笑聲中,希維爾的臉從暗金色脹成豬肝色,幾天後,納瑟斯在阿祈爾的桌上發現除了有關布料進口的事項以外,還多了招募製油人才……

  藉由雷尼克頓的鼻子,齊勒斯也知道了希維爾塗膏的事情。

  「技術失傳了。」齊勒斯做出結論,又說:「但我記得這東西的庫存有三個地窖。」

  他輕蔑的語氣低沉又毫無起伏。

  「阿祈爾只會給我沒意義的苦差事。」

  藉由露璐的八卦管道,以及凱特琳女警針對「香水」的敏感,納瑟斯很快地也得知了關於油膏的存量有三個地窖那麼多的消息——那是三百年也用不完的量。

  結果蘇瑞瑪的出口產品多了一項:限量的皇室奢侈品。

  除了油膏以外,希維爾還有許多阿祈爾依舊一頭霧水的舉動。

  有一回,希維爾與阿祈爾難得一同用晚餐時,希維爾看著桌上的漢堡,忽然開始在空氣中比劃著什麼,朝阿祈爾問道:「蘇瑞瑪的……這個,還有嗎?」

  阿祈爾的擔心終於爆發了。

  他放下晚餐與希維爾,帶著納瑟斯闖進齊勒斯的房間,雙手學著希維爾在空氣中比劃著,怒氣沖沖地問道:「你究竟給希維爾看了什麼……這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齊勒斯停下冥想,制止想要撲上去的雷尼克頓,鬆開石棺碎片之間的距離,面具後傳來彷彿面無表情般的語氣。

  「伊澤瑞爾說得對,你真的有毛病。」

  皇帝摔門而去。

  留下的納瑟斯不發一語,斧杖的把柄在手掌心敲了一下又一下。

  比起阿祈爾,齊勒斯根本懶得應付納瑟斯。

  「希維爾說的大概是平民食物的一種,路邊常見的,長麵包夾著蔬果和燻肉,可能有些蘇瑞瑪魚醬或是進口香料。」

  「旅者大麵包?我知道了。」納瑟斯看了雷尼克頓最後一眼,也離房而去。

  兩人走後,齊勒斯正要繼續冥想,雷尼克頓卻轉過頭來,嘴邊沒有泡沫,取代而之的是口水。

  「齊勒斯,你說我們到時候能去偷一點嗎?」

  「……。」魔導沒回答他。

  回到阿祈爾這邊。

  自從希維爾回來以後,皇帝時不時就要面對忽然冒出來的問題,例如「阿祈爾,那群女人的眼睛肯定長在頭頂吧?」或是「阿祈爾,你真的親過他?」諸如此類阿祈爾想回答也找不到用詞的問題。

  希維爾對蘇瑞瑪提起興趣似乎應該是好事,阿祈爾認為自己本該為此感到欣喜才對,但這段日子他心中只有無限的擔憂以及擔憂,還有擔憂。

  在這樣令他心情複雜的日子中,有一天,齊勒斯忽然主動過來找阿祈爾了。

  納瑟斯和希維爾一聽,抄起武器就擋在阿祈爾房門口,殺氣騰騰,一臉「你敢靠近一步就把你剁成原子」的表情。

  愛湊熱鬧的英雄聯盟眾人第一時間也聽說了,轟轟烈烈的跑來宿舍附近看熱鬧。

  齊勒斯帶著雷尼克頓,波瀾不驚,絲毫不受影響。

  一旁,達瑞文竟然用他的大嗓門開始喊起了賭局,內容都是有關於齊勒斯再度完虐阿祈爾,或者阿祈爾時隔千年復仇成功,甚至還有平手等等的……

  阿祈爾已經不是那位需要躲在保護後的皇帝了(撇開召喚峽谷的情況不談,他確實平常不用躲在禁軍身後了),他走出門來,皇室權杖一如往常閃爍著冷冽的金光,如同他鍍金的眼。

  齊勒斯沒有集氣也沒有噴出任何能量攻擊,只是飄上前來,抓起阿祈爾的右臂——皇帝還適時地將權杖換到左手。

  齊勒斯抓著阿祈爾的右臂翻看著,除了柔軟溫熱的鳥毛,齊勒斯沒有其他發現。

  他放下阿祈爾的右臂,後退飄開,看著對方,說道:「你又騙我。」

  周遭的沙兵們開始湧動,像燥熱扭曲的沙漠空氣般。

  阿祈爾頓時氣得差點說不出話來。

  「朕從不說謊!」

  齊勒斯說道:「我討厭你。」

  皇帝當場氣歪了兩個沙兵。

  那天晚上,希維爾發現旅者大麵包被洗劫一空。








等等別走,還沒完結、還沒完結阿阿阿~~~(伸手倒地
阿,最近真的是覺得腦袋裡的畫面越來越多了
下一章或者再兩章?...完結之後我決定要來畫蘇瑞瑪短漫
會用小說的內容來畫不過會故意畫得有點「差距」
請不要棄追我QAQQQQQ 我只是寫文畫圖速度慢了很多點!!!

不知道劇情會不會轉換太快讓大家覺得有點跳痛...
不過我如果不簡短一點我覺得會拖到超過10章RRR.....
還有好多想好的東西還沒寫,齊勒斯也還有東西沒描寫完

如果你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感觸了那麼很歡迎你留言在下方
我都會回應的

因為我都沒朋友。

話說剛好小屋第100篇文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46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蘇瑞瑪|阿祈爾|齊勒斯|同人圖|希維爾|納瑟斯|雷尼克頓|同人文

留言共 8 篇留言

藍兒
這個系列一個喜歡OWO

01-27 17:5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居然XDDD 你這樣說讓我在想是不是有機會寫個續集了www01-27 19:18
Olivia_K
不會沒朋友啦~我都有在追你啊~

01-27 19:1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QAQ謝謝RRRRR....01-27 19:19
玂魙
光明正大行搶

01-27 19:5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其實雷尼克頓找了依芙琳幫忙XD 也算是光明正大啦wwww01-27 20:02
Olivia_K
阿祈爾還是一樣的帥氣呀~>W<

01-27 21:3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覺得這次增加了某些母性光輝在裡面呢(X)01-27 21:42
Olivia_K
帥氣又溫柔~最佳男人首選!

01-28 21:5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說的是哪位(笑翻01-28 22:10
Olivia_K
當然是大帥哥啦!(已笑

01-28 22:2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只好默認我自己(幹01-28 22:36
Olivia_K
喔喔~才不是說你呢!

01-28 23:4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替阿祈爾謝謝你wwww01-28 23:55
Olivia_K
哈哈~原來你知道喔~不過你也不錯~wwww

01-29 00:3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一口滿足的凌霄血)01-31 02: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漫】不是朕的錯+20... 後一篇:【擬人】同人小說《蘇瑞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夥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