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蛻變之聲】可里妮帕‧Chapter one──屬於敵對者的消失

作者:歐凱│2016-01-25 23:31:33│贊助:8│人氣:88


  低垂著頭顱,可里妮帕透過相當狹隘的視角盯著眼前門扉。她的手腕暗暗發疼,被鐵鐐銬羈縛住的部分正內出血。

  『今天是誰來給我唸聖經呢?』可里妮帕疑惑地左右歪頭。

  黑暗亙古般地常存在這個空間之中,只有在門扉開啟時會透入一絲微渺光輝。能夠看見餐盤的輪廓以及模糊映照著的僕從的臉龐。

  可里妮帕記憶之中最後的景象是那個富麗堂皇的廳堂:垂掛在雪白天花板壁上的吊燈、啪滋啪滋灼燒著火爐內的薪柴、紋理神秘瑰麗的波斯地毯、舒適的牛皮皮革法式沙發。

  是的,母親在那位先生的耳畔低語,嘴唇動得飛快,導指難以看清楚他們究竟說了什麼(雖然可里尼帕本就沒有學過唇語)。

  她纖細白皙的手環抱住先生的脖頸,斜睨過來的眼神,相當陌生。那透露出來的冷冽光芒宣示著某種勝利,一場以自己為籌碼的賭局,以小換大、以多換少。

  男子雙手緊緊地握著,指甲在掌心和手指連接處畫下深深的血痕。他瞇眼凝視著牆壁上掛著的馴鹿標本好一會兒,隨後歛下眼瞼,輕哂。他緩緩地踱步到可里尼帕的面前,蹲坐著撫摸她那時還仍未變質的髮絲。可里尼帕其實不太了解那瞳孔之中的黯淡下來的神色代表什麼,那像是種生命、理智、道德的聚合。

  「孩子.....妳的父親給予妳災厄。」在記憶之中,那是先生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

  牧師慢悠悠地點燃煙管前頭的草團,些許星火灼燒。接著就竄升出了嗆鼻的氣味,他頹廢地蹲坐在階梯之上,地中海型禿頭、羅馬鼻、薄唇、老邁。

  眼神之中望不見任何與宗教有關的聖潔和正直,倒像是中年時期庸碌無為的社會邊緣人。可里尼帕難以掩飾失望的情緒,將頭埋入雙腿之間,無意識地發出哀怨的嗚咽。

  「嘻嘻嘻......」悶蔽在喉嚨內部用齒縫釋放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不是那小夥子就這麼心情低落嗎?反正聖經念了之後妳都是要被上刑的,咳、咳......」牧師不以為然地唾了口沫,但緊接著便是持續好一陣子的老痰卡住。

  可里妮帕抿唇無語,內心飄盪著一串牢騷:『可是你每次都不念聖經啊.....』

  他似乎具備讀心之技,煙霧瀰漫之間透著寒光熠熠。眉間肌肉幾番扭曲之後,輪到嘴唇運動,「敵對者,妳是在用充滿怨恨的眼神瞪著我呢。自從妳開始有這種行為之後,我的生命悲慘了幾百倍妳知道嗎?」

  可里妮帕被話語末段突然擴大的音量驚嚇到,縮起脖子猛眨眼。他長年惡疾纏身且病入膏肓的事實是無可否認的,但......那不是自己的錯吧?

  「好了、好了,跟妳這傢伙繼續交談我所剩無幾的幸運都會被磨碎。」牧師轉動手臂關節,緩步走向可里妮帕。

  「我已經十歲了,不是四、五歲的小鬼頭......」她環抱住自己的後頸,那種提貓式的移動方法真的很痛。

  原先抬臂預備的他呆滯了半刻後揮手作罷。一逕往黝暗的寬闊深處轉向。
  
  ※

  『不管幾次還是一樣疼啊。』早已麻木的掌骨和關節試圖動彈。纖瘦的手背凸顯著骨骼,從置中點穿透的鐵釘根部汩汩流動著鮮血,擴散、蔓延成艷麗花蕊般的圖騰。

  流動液體乾涸成塊狀的不適感。淚水從眼框中流落,卻不帶有悲傷或痛楚。這被謂之「懲戒」的行程每天都要上演一回。

  雙臂呈現V字懸吊的狀態難堪的是肩胛,這狀態相較於耶穌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畢竟沒有繩索幫助固定。可里妮帕幾秒前感覺手掌和肩膀兩處有人類難以承受的兩股張力相互爭鋒,隨後就因為軀體就因為超越物理極限失去反應作用了。

  「五、四、三、二、一。恭喜、恭喜,今天您也撐過慘無人道的進階版懲罰實驗。」牧師愉悅至極語氣佐以緩慢鼓掌著實諷刺。他將可里妮帕從鵝卵石平臺上的木製十字架上解下,嘴咧開著大笑毫不遮掩。

  「我的孩子啊,妳何苦遭受這般折磨和歷練呢?哦!天父啊!」可里妮帕至今仍然搞不清楚他是那個基督宗教支系的,對神的稱呼已經不只是朝令夕改了,是每分每秒。
  『我的天啊,別又來了。』然而重點不是這個,可里妮帕沾染血液的粗糙布衣因為牧師的緊擁糾結變形。他刻意半蹲著,這個姿勢令懷中人暗叫不妙。

  「生日快樂!我的甜心。」「咿啊啊啊!」伴隨著兩股截然不同頻率和情緒的叫喊,可里妮帕摔倒在積水成窟的泥地上。左胸上方略偏鎖骨處插著一把白金十字架,赭紅再度滲透了衣裳。

  「哈雷路亞、哈雷路亞。敵對者,感謝妳被誕下賦予我的靈魂宣洩悲愴、怨懟、憤懣的管道,好好地給我活著,懂了嗎?嘻嘻嘻......」又是那陣不寒而慄的笑音。他踏著瘋癲、誇張的步伐離開地下室。上位處砰然一聲巨響,厚實堅固的木門又被確實地鎖緊了。

  「生、生日嗎......?算了,有什麼意義呢?」可里妮帕步履蹣跚地走向「懲戒」前預先放好的洗澡水,褪下骯髒、惡臭的布衣,將整個人深深浸入木桶之中。

  自己像是沾滿了乾燥色塊的廣告顏料瓶罐全數丟擲進水中一樣,身上較深邃、凝重的都渲染其中,成為比較平淡、澄澈卻又驚心動魄的狀態。她只是靜靜地凝視著水韻盪漾著曲線、圓弧,擴散成環狀,最後深深將自己包覆著。

  我的生命,不被祝福。

  可里妮帕摀著臉龐,五指搓揉著眼窩周圍。血水、淚水、燥熱空氣導致的汗水,她無法確切地判定,無窮無盡的疲憊覬覦地攀附上身軀,吞噬掉垂死掙扎的思考欲望。

我能不能就這樣很幸福地死去。忘掉熟悉的疼痛和冷嘲熱諷,安安靜靜地長眠,就算沒有祝福,至少也沒有詛咒。

  心靈被劇痛與哀傷淹沒,繼而產生的孤寂感,世界歡愉、良善、溫和、希望的部分剝落著,逐漸走向分崩離析。

  如同種族之名,位於黑暗道途上的行者。

  ※

  「是誰......」喉嚨乾渴喑啞,語句模糊虛弱。瓦爾沃夫想要佯裝強勢但卻力不從心,他只能夠微弱地感知到「異物」出現,卻沒辦法做出相應的防衛措施。

  他試圖爬行到前方,手指剛碰觸到逾越地面白色界線的空氣,瞬間便迸出滋地一聲,灼燒後焦臭的氣息散布開來。
  
  「啊嘶。」瓦爾沃夫習以為常地甩動傷處,意思意思低喃一聲後便索性趴下。

  『嘛,結界還沒被解除,就不用想太多了。』他微微挑動柳眉,瞇細湛藍瞳孔聚焦在遠方。頭髮,一大堆毛躁的麻白長髮,沒有其它。

  ──等等,沒有其它?

  瓦爾沃夫陡然坐直身子,歪頭仔細瞧著視野內的那團......姑且稱為毛怪的物種。結界構造類似水族館的環繞式玻璃,以橢圓形的狀態將中央隔離,瓦爾沃夫現下歪打正著了個觀賞的好角度,正樂此不彼。

  「嗚啾!」可里妮帕打了個噴嚏之後甦醒。「好冷、好冷,這裡是哪裏啊?」死者的身軀都是冰冷的,照理說沒有體感溫度的。

  「嘿,毛怪,妳從哪裡來的。」瓦爾沃夫愜意地斜倚地面,露出半口白齒笑道,聲線自然而然地恢復正常狀態。

  「誰是毛怪,我、我叫可里妮帕‧史瓦德艾爾芙海姆。」可里妮帕慎重其事地介紹自己。

  「太麻煩了,直接叫艾爾芙。」瓦爾沃夫眼眸骨碌碌地轉了圈後彈指。

  「不......」這太簡稱了,需要反駁。「嗯?」瓦爾沃夫眼眸深處投射出威懾的冷光,雖然他的身形分明就是個和自己相差無幾的孩童。

  「不、不錯呀。」可里妮帕莫可奈何,以犬科動物形容目前尾巴大概是下垂。瓦爾沃夫和自己相隔著近在咫尺的間距,可以明確地感受到那種強勢不僅僅數倍而爾。
  
  他穿著乾淨整潔的短工作褲和短恤,彎著雙膝和自己說話,笑容坦率得不可思議。

  「好了,名字很麻煩的艾爾芙是怎麼來的呢?」瓦爾沃夫的語氣基本上是懷柔的──至少直白。

  「死掉才來的吧,或是睡著之類的。」可里妮帕唯唯諾諾地囁嚅。

  「欸、欸,我有這麼可怕嗎?好歹妳也是我目前見到唯一的艾爾芙啊,不會輕易地讓妳消失的。」瓦爾沃夫那個不是物種的名稱好嗎?

  「會讓......艾爾芙很痛苦、困難的消失嗎?」可里妮帕恐懼地向後退縮了好幾步。理解能力這麼極端也真是難為妳了。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我有很長一段時間很無聊,如果妳可以留下來陪我的話,我會蠻高興的。」隱瞞不說的是也有很長一段時間遺失掉溝通的技能,首要是先找回正確的人生配件、系統和觀念等以下略數千字任務。

  「留下來.....嗎?可是這裡空蕩蕩的啊,就算我們相互作伴久了也會感到無聊的。」可里妮帕猶豫地顧盼四周。

  「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回答妳一開始的問題嗎?」

  「欸?」原來這傢伙有意識到自己的提問嗎?

  「那是因為啊,在屬於我,瓦爾沃夫的這個世界裡,想讓它是哪裡就可以是哪裡。」瓦爾沃夫得意洋洋地眨眼。下個頃刻便是翻天覆地的搖晃,上空糝下色彩斑斕的粉末,周遭扭曲、壓縮、爆裂成模糊帶狀。

  可里妮帕被這個突如其來的奇幻景象嚇唬得手足無措,雙眼瞪得斗大。瓦爾沃夫只是心如止水地注視著。在光線收束成叢,散射向兩人中端後,景觀霎時便截然不同。

  底板和牆壁是香氣四溢的檜木,圈住瓦爾沃夫的是形狀方正的矩形吧檯,後方琉璃鏡櫥內擺放的是不含酒精的各式飲料,服飾自動轉換成剪裁得宜的執事服,條紋襯衫的領口隱隱湘繡著名目,面前排列著金環緋面的高腳椅。

  天花板的罩式吊燈是橘橙的暖色系光澤,但範圍過小所以又特意加裝了嵌入式的全面內置亮黃燈。瓦爾沃夫在這樣的襯托下似乎有種溫和體貼的氣質,當然,偽裝成分居多。

  「瓦爾沃夫,你、你好厲害哦!」他沒有做過自我介紹呢。雖然自己一開始是因為被叫了奇怪綽號又急於反駁才順口說出來的,但姑且就當作他說過了吧。自己是絕計沒有勇氣去要求對方的。更何況.....現下的事實更值得驚嘆和讚賞,不用去理會這些枝微末節。

  「嘛,也就一般般啦。」瓦爾沃夫靦腆地搔搔臉龐。真是的,好久沒有被誇獎了啊,有點不習慣呢。他輕輕揪著自己額前的瀏海,鬆開手指後又翹上去了,「重點是,如果有這樣的能力的話,妳會願意留下來嗎?」

  「確實這樣就不會無聊了呢,那麼.....瓦爾沃夫,可以做到最後一個小小的,我的拜託的話,我就答應陪你。」可里妮帕緊閉著眼睛,緊張得全身都在顫抖。那是興奮、害帕、期待、後悔都參雜的,這很冒險,也很無理,但是必須去要求的。

  「碰碰我的臉。」她至少想要在這個世界(在這個瓦爾沃夫是神祇的世界)和以往有所區隔,至少有人能夠不帶歧視和鄙夷地看著自己,至少能夠若無其事的碰觸自己,不需要經典和聖水的洗滌。

  對於誰來說,自己不是敵對者,不屬於罪狀和邪惡。

  「呃......」瓦爾沃夫先是一愣,面容僵硬失色。手指的疼痛已經習慣了,但是,整個手掌都迸裂、穿透的那種感覺,真的不是很好受。他有點罪惡感地看向可里妮帕,硬著頭皮走出吧檯。

  「艾爾芙,妳靠近一點。」可里妮帕安分地坐到高腳椅上面,「繼續閉著妳的眼睛哦。」他顫巍巍地將手靠近界線的邊緣。五指微微地上下擺動,呼吸短促、悠長交替著。

  「我、我感覺到了!瓦爾沃夫的手掌,溫溫燙燙的。」瓦爾沃夫只是強自忍禁住源自喉頭深處的哀嚎,緊咬合著牙齒。皮膚如同玄武岩初熔般沿著血管路徑龜裂開,紋理是掌面的線條,冷汗緩緩沁出。

  付出的質量是否太過沉重,這不在瓦爾沃夫當下做出的決斷裡面。第二個類似艾爾芙的生命出現的機率是千萬分之一甚至更低,而像她這麼單純、愚蠢、有趣的性格又會是怎麼樣的巧合總累,去鉅細靡遺地概算真的很麻煩。

  我討厭有任何一種可能是一如往常,相反的,可以脫離過去,機率再怎麼低,我都會去嘗試。代價絕對是最不重要的,因為我就連一個......可以用來衡量的人都沒有。

  從前從前,有個乖僻的人堅持每天要拿著一根蠟燭,將其點燃並用手遮掩著風吹避免熄滅,用來確信自己是活著的,然而因為陰影,鎮日都無法看見燭火的光輝,又害怕一仔細瞧它是熄滅的,所以,他也鎮日都渾渾噩噩,如同行屍走肉,這故事相當荒謬,卻又恰巧契合現狀。

  瓦爾沃夫缺少蠟燭的象徵──證明,可里妮帕缺少對於真相的正視──存活。能夠在對方身上尋找的跡象相當微弱,因為都在追逐彼端,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是那樣的彼端。

  ※

  「瓦爾沃夫,對我被評價為怎麼樣的人,會有奇怪的感覺嗎?」可里妮帕雙腿盤在椅子上,疑惑地歪著頭。

  「不重要,艾爾芙的身分對於我來說沒有什麼改變性可言。」

  「那到底是......?」「艾爾芙就是艾爾芙,少囉嗦。」瓦爾沃夫中指彎曲,猛力地彈了一下可里妮帕的額頭。

   她靈巧地閃避過去,瓦爾沃夫也懶得再浪費力氣。「我開始想念妳一開始的順從了妳知道嗎?」「對這種不合理的事不行。」可里妮帕俏皮地吐舌。

  瓦爾沃夫始終將手掌藏匿在口袋裡,單手自若地談笑風生。但接下來要面對的話題卻較為嚴肅,迫使他正襟危坐。

  「有些不合理的事情卻不得不服從啊。」瓦爾沃夫仰天嘆口氣。確實這段日子揮別以往的孤寂是無比愉悅的,艾爾芙訴說的故事和經歷讓他一時之間接受了分量相當龐複的改造,而這項變更所催生出的計畫勢必要讓他們離開這個舒適圈。

  「什麼意思?」這樣正經八百的態度讓可里妮帕有些緊張。

  「艾爾芙就是艾爾芙,這個事實不會改變,妳也不需要害怕。」瓦爾沃夫語重心長地說著。可里妮帕沒有答覆的機會,她只能夠帶著略顯憂鬱和擔心的蒼白臉龐埋首於雙膝之間。

  瓦爾沃夫輕巧地彈指,整個世界又開始天翻地覆,卻不是單純內容性的構置與分解,是本質性的崩壞與破碎。光亮落在他湛藍色的眼瞳中發散,他緊緊握著可里妮帕的手臂,雙眸瞅著左胸鎖骨前的銀白色十字。

  「會干涉這項事實的變因,只要消失......就夠了。」瓦爾沃夫手中握著境界元素的最末一撮粉末。既然艾爾芙沒有勇氣直視手縫中的真相,那麼身為燭火得自己就必須足夠耀眼。

  ※

  仰躺在木桶之中的可里妮帕手掌盤繞著精細雕刻的指鍊,這是她真正的十歲生日禮物,也是這十年來的第一位朋友。

  
後記: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覺得這篇有點穿插,這篇之所以拖了這麼久主要就是因為我自己寫了手稿在前頭,在潤稿的時後其實有劇情暴走,後來就索性丟掉手稿了。

  敵對者其實就是撒旦,但是我在基督宗教的研究方面比較不足所以用了中立性一點的詞彙,要說符合第一章概念的試煉嘛,我覺得主要就是在心境的描寫了。

  瓦爾沃夫比較像是裏人格,所以兩人相遇才算得上一個生命。對談部分之所以沒有寫太多就是基於年齡和過程吧,可里妮帕聽過太多千篇一律的良善典籍,言語對這個孩子來說,不生澀但負面多於正面,畢竟每天都在觀看言型不符的範例。

  而且,我希望兩者是透過更單純的方式去相識,一開始就掏心掏肺對我以後的心路歷程會有點素材短缺。(茶

  瓦爾沃夫在最後的世界崩解其實沒有好好解釋,就是一種象徵。結界的對面即為現實,兩者的逃避、消弭,其實都不夠積極坦然,但角色故事經過殺戮後的轉變,才是自己認為設定出的時間軸最精華的部分。

  【敵對者的消失──裏篇】大概就是下一個作品了,那麼,我們下次再見w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34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k770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電影】嫌疑犯X的獻身... 後一篇:【第一人稱分歧RPG】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immy80203S2玩到現在
LMS最後一年就這樣結束了......今晚要睡不好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