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9 GP

[達人專欄] 【極短篇】母親與魚

作者:湛藍琴海│2016-01-24 20:30:27│贊助:98│人氣:843


                    母親與魚


  「妳想再養魚嗎?」

  不知何故,常在母親的靈堂前祭拜時,憶起母親的這番話語。而這番話語,會伴隨手上立香的白煙,冉冉上升。

  母親過世三年了,但這番問話,我卻難以忘懷。

  我想,可能是因為在過去養過的寵物中,只有魚,是母親跟我一起想飼養的。因此只有養魚,才有更多與她共通的回憶。

  縱使,養魚的回憶是悲涼慘淡的。

  飼養那些魚兒的時光,是在一個格外淒寒寂寥的年初。

  當時,我早上一下樓,便是走向水族箱,確認魚兒是否安好,並凝神欣賞孔雀魚與熊貓鼠的泅泳身影。尤其是熊貓鼠,因為牠們與一般魚種不同,時常匍匐在石子上,毫無動靜,特別使人擔憂牠們是否健康。往往需要輕敲水族箱,方能使牠們躍動,抑或拍動魚鰭,在清澈澄靜的水中悠游。此外,熊貓鼠有躲藏的癖好,以致時常無法找齊牠們的蹤影。因此我與母親時常坐在水族箱前,四處尋覓牠們的蹤跡,好似在玩捉迷藏,饒富趣味。每當找尋到一隻熊貓鼠,內心便能湧起些許成就感。

  那是母女倆,一段幸福愉快的韶光。

  不久,母親決定要擴增水族箱的規模,因此購買了許多紅蓮燈,也換成較大型的水族缸。紅蓮燈本身色彩鮮豔、晶瑩剔透,加上於新缸底鋪上絢爛奪目的石子,使原已相當美觀的水族缸,錦上添花。

    一日,母親表示魚的眼神十分呆滯,而不知牠們有多少靈性?我回應她,蒼生皆有靈性,人類會認為眾生不如自己有靈性,只是自我為中心,未設身處地去想像牠們的感受而已。比方先賢莊子曾與好友惠施曾有「知魚之樂」的爭論,魚是否有靈性,誰能任意否定?況且,我能從魚兒貌似呆滯的眼神中,隱約體會到牠們的心情,因此,我深信牠們其實是充滿靈性的生物。

  歷經歡樂愉快的三周,早晨我一如往常地下樓,望見母親凝視水族缸。但當我走近,發覺母親的神色黯然凝重,故自己原本溫熱的心靈,驟然冷卻。我鼓起勇氣,轉首注視水族缸。登時,內心感到一陣抽痛──有許多紅蓮燈身上出現白斑,甚至有數條已經不時翻肚,載浮載沉,在與死神拔河。其中有兩條,已經翻肚,漂浮於水面上。

  自從養魚以來,我初次感到,隆冬是如此的清冷凜冽。

  我與母親隨即前往水族館,尋求挽救之策。而後,我們終於釐清牠們患病的原因──由於是冬季飼養熱帶魚,因此必須使用加溫棒,而我們起初所使用的加溫棒尺寸雖符合原先的水族箱,然而我們後來換成較大型的水族缸,卻沒有更換較大的加溫棒。是故,水溫不足,導致牠們受凍,抵抗力下降,進而被黴菌感染,甚至病亡。於是,我們不假思索地選購符合水族缸尺寸的加溫棒,以及買藥治療,期望能及時挽救牠們。

  在我與母親奔波的過程,只覺穹蒼晦雲密布,冬風冷冽刺骨。

  更換加溫棒與投藥後,原本清明澄澈的水,因藥物而漸轉為一片混沌汙濁。曾經那般清澈明麗的魚缸,已不復再。我心驚膽戰,時常禱告,祈願別再有更多無辜的性命,因自身的疏忽而葬送。

  然而,那只是無可實現的祈願。

  每當走向水族缸,我只能目睹,一片混濁的水,及更多的紅蓮燈──包括孔雀魚與熊貓鼠,與死神拉拔奮鬥的過程,以及一條條浮在水面,似在對主人做最悲情悽絕的控訴。

  我這才幡然醒悟,這不單是「疏忽」,而是無可逃脫的咎責。牠們的慘狀,意味著身為飼主的我們,罪證確鑿。

  母親勸勉我:

  「我們身為飼主,也是罪魁禍首,因此必須為牠們負責到底。」

  我深感認同,不單是因為責任,而且我一直深信魚兒是有靈性的,牠們一定能感受到,臨終前的病痛折磨。唯有竭盡心力去挽救,方能贖罪,也才能問心無愧。

  數日後,春節來臨,紅蓮燈、熊貓鼠已經全數死亡,只剩兩隻孔雀魚,尚與死神搏鬥。然而藥物再度用盡,且水族館多半休市,好不容易才向一間海生水族館買到藥。

  但一返家,便發現為時已晚。

  我心頭一震,愁雲慘霧再度籠罩,既是悲切哀愁,亦是困惑不解──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安慰自己,可能只是牠想抵抗翻肚,又喪失平衡,才會無意識地四處衝撞。然而,我卻難以說服自己──會不會是牠禁受不住病痛折磨,才會企圖自戕,來轉移痛苦,甚至是企圖自我了斷?

  但我又隨即提醒自身,牠是魚,不會想到要自戕或自盡,這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而且,其它魚也飽受過病痛折騰,也沒有出現這般行為,可見牠並非因病痛而自我傷害。然而,我卻無法因而撥開籠罩心中的愁雲,依舊一片迷濛蒼茫。因為,我一直深信,魚是有靈性的,我無法以「自作多情」來自我欺瞞!

  我的眼神,空洞茫然,忍痛再度投藥,我虔誠祈禱,拯救這孤苦的生命吧……

  向晚時分,我心驚膽跳地回首,那垂死掙扎的孔雀魚,不再動彈。

  我心頭一涼,立即呼喚母親,並向她傾訴,我內心的傷痛與懊悔,但母親勸慰:

  「我們已盡力補救了。」

  然而,罪惡感早已化為利刃,劃下無可抹滅的刻痕。

  此後,我與母親再也沒有養魚了。母親逝世後,我更不清楚自己是否該再養魚了。

  此際,我仍駐足於母親的靈堂前。

  「妳想再養魚嗎?」

  現在換我發問,而這段問話,伴隨縷縷白煙,冉冉上升,恍若直達雲霄……


------------------------------------

  本作於《有荷文學雜誌》第十七期刊登。但本作在該刊物中誤植為散文,但實為小說,對此該雜誌發行人已公開更正。

  不過,本作當初寫作時,原為散文,最後在多次修正後,改寫為極短篇小說。且該作是首次刻意使用純文學筆法而成(小說方面)。因此該作確實有散文的風味,但也可說是小說。事實上,小說與散文的界線有時是很模糊的。

  而為何會算是小說,除了調整過行文外,主因是有虛構成分(真人實事改編)

  最後,天氣極為嚴寒凜冽(比本文還冷),遍地降雪下霰,還請諸君注意保暖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22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創作|小說|極短篇|純文學|親情

留言共 19 篇留言

黑透
的確有些段落有一點散文的味道

01-24 20:49

湛藍琴海
確實,它是從散文改寫小說而成的。但主體還是散文,只是我做了行文跟劇情上的調整,而且有時散文跟小說的界線真的曖昧不清,引起許多討論,甚至是論戰呢。像有時我讀一篇散文,會覺得像小說;讀一篇小說,卻又有散文的味道。因此文體有時只是做個粗分,而不是絕對壁壘分明的。01-25 17:30
曉逢 ヾ(*ΦωΦ)ツ♡
真人實事改編很有味道呀!!
我喜歡這樣的故事
而且,有股憂傷又淒美的感覺

01-24 20:50

湛藍琴海
因為基本上都是真的(原本是散文,散文一般而言是寫真人實事)除了前段與末段外,養魚的事情都是親身經歷。因此我很久以前跟巴友說過養魚有過很痛苦的回憶,其實就是指這件事。

我有想過曉逢會喜歡呢,曉逢似乎蠻喜歡感情向的故事,而這篇當然就是(還有對生命的關懷)

總之感謝曉逢喜歡囉[e12]01-25 17:35
綠蛙蛙
我以前也有養孔雀魚和鼠魚0w0
鼠魚壯壯的,但孔雀魚常死,後來就沒繼續養了。
看到魚死掉真的很內疚很難過[e3]

01-24 21:09

湛藍琴海
真的,除了前段與末段外,養魚的事情都是親身經歷。因此當時痛徹心扉、身懷罪惡感是真的(也因為這樣,才能寫得更真誠吧)01-25 17:37
鈤守&鈅狐
感覺有些悲傷的說~~~ > <
不過覺得寫得很好~~~ ^^

01-24 22:01

湛藍琴海
很悲傷是真的啊,因為養魚是親身經歷,只是前段與末段就有虛構成分了。

過獎了,不過感謝稱讚喔[e35]01-25 17:39
駱駝商旅
那些魚我都養過@@
紅蓮燈好像本來就不大容易養,很容易得病
以前很多奇奇怪怪的魚都養過,養最久的於是非洲慈鯛吧
超強壯超好養,是說一直想養海水的
只是沒時間照顧所以做罷QQ

01-24 22:25

湛藍琴海
我從小到大養過不少魚,但基本上有好下場的不多(除了大肚魚有繁衍後代)而文中的那次養魚,是最慘烈的一次,也是截至目前的最後一次,因為過於慘痛,因此到現在還不敢再養QAQQQQQ

雖然養魚是真人實事,不過前段跟末段就有虛構成分了,因此這篇還是「帶有散文味道的小說」。

紅蓮燈本來就聽說很難養,但因為漂亮還是試試看了,結果果然.......(淚)

當初也想過養海水,但也是因為種種因素作罷,我想要養海水,等到將養魚的信心拾回後再說吧(汗)01-25 17:44
黑色情人節
以前養孔雀魚時也是養的很糟糕。
沒記錯的話,那個好像叫白點病。
這種天氣於最容易得白點病。
養魚最大的樂趣就是對著魚缸一直看。
曾經就這樣默默看了一個鐘頭...[e20]

01-24 23:10

湛藍琴海
沒錯,就是這種病很常見但很要命(抖)基本上只要得了這種病,應該凶多吉少.......

真的是這樣,我和母親有時真的可以一直盯著那個魚缸到天荒地老(?01-25 17:47
退休的唯唯
這篇確實有散文的味道呀,精雕的文字與醞釀的情感,
比起沒什麼推進的劇情,這故事的重點偏於文字帶給人的感觸。
主角在靈堂前的有感而發令我很好奇他跟母親之間的關係,
是否在母親臨終前,他也有過像養魚那時的盡力搶救,卻徒勞無功呢?

總之這是一篇充斥淡淡酸味的故事,嘗起來就像剛熟成的橘子一樣鮮嫩欲滴,
甜味跟酸味交融在一起,無論哪個都是豐潤的情感體悟,我很喜歡喔。

好奇問一下:《有荷文學雜誌》要去哪裡才看得到呢XD

01-25 00:30

湛藍琴海
有散文味道的原因,正如後記說的。不過要再解釋的話,就是因為它是從散文改寫小說而成的,因此主體還是散文,只是我做了行文跟劇情上的調整,而且有時散文跟小說的界線真的曖昧不清,引起許多討論,甚至是論戰呢。像有時我讀一篇散文,會覺得像小說;讀一篇小說,卻又有散文的味道。因此文體有時只是做個粗分,而不是絕對壁壘分明的。

至於文字精雕,因為這是純文學,純文學對文字的要求較高,基本上要具備文學性。雖然有些純文學作品,可能也只是用很樸素淺白的文字及敘述方式,看似沒有使用很文學性的技巧或意象,但基本上能被稱為「純文學」自然還是會跟非純文學作品有所區別。不過詳細的定義,說實在的我也不敢妄下定論,因為我雖然接觸純文學多年,但比起在這方面孜孜不倦的投入者而言,我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罷了。對於純文學,我還有太多需要學習之處(不過不得不說的是,純文學與大眾小說一樣,是一種文體分類,但有時也非如此絕對壁壘分明)

而這篇也因為種種因素,而不斷淬煉它的文質,因此文字精度會比較高應該也是正常的。

至於情感方面,這確實是本作的主要方向,我就想唯尋可能沒怎麼看過我的情感向作品(很多都在連載裡啊),因此就想這篇應該可以滿足唯尋喜歡看情感向的需求,喜歡的話就好了~

至於有荷文學雜誌的取得方式,它主要是電子出版。若要實體書,請見:http://forum.pon99.net/viewtopic.php?t=70653&f=1

唯尋不想花錢的話看電子書就好,還是說會想看實體的?01-25 18:06
桑德斯
琴海有養過淡水魚嗎?
我以前有養過3呎缸(不過後來懶的顧加上天氣冷清理會很麻煩
所以就不養了

現在只養烏龜@@

01-25 09:45

湛藍琴海
就是因為養過(還從小養到大),才會寫出這篇作品。除了前段與末段外,養魚的事情都是親身經歷。

我用的水族缸都不大,三呎缸應該是沒有過。

養烏龜啊,可以列入考慮清單,應該比較好養,而且長壽~01-25 18:12
人一兌
小時候也養過魚,都活得很好,但是畢竟照料上有不便,最後就送人了。

裡面有某些情境讓我想到 幾米 <微笑的魚> 呢。

01-25 14:51

湛藍琴海
活得很好那很好呢,這樣牠們很幸運~但願送人後也能安度一生。

《微笑的魚》沒看過呢,不過聽說就是了,或許可以找時間來看[e34]01-25 18:15
廢墟貓
文字的強烈度>劇情的演進,也覺得比較貼近抒情散文。

我家四個人都養過魚。跟奶奶去夜市買的金魚帶回來放進水族箱不久後就走了,當時不懂,但從此我再也不養魚了,不是因為畏懼再養會死亡,主要覺得拒絕消費就不會再出現第二件慘事,不管怎麼說這樣的金魚的命運比直接從水族館裡買回來的還悲慘。

我姑丈也養魚,用得是大型水族箱,專養紅龍,小時候印象很深刻,又大又華美。大約是從那之後我搬家的時候,老爸跟老媽也開始養起來。我們家不用水族箱,是老爸自行在室內設計一個半弧型魚池,上面有流水瀑布的機關,因為還滿招搖的〈X,很多人來家裡坐坐都會特別去看它,魚當時養得又美又漂亮。

可是過沒幾年開始出現了魚翻白肚死亡的狀況,有的還是小的被大的咬死,開腸破肚。其中最大最華麗的白色錦鯉在換水的時候死亂跳跳出池外摔死了。那幾天剛好是我某個長來看他們的親戚離開。所以說魚有靈性我是信的,我對養魚的興致不大倒很關心魚,或許是因為真名衍生的綽號跟他們有點關係。

01-25 15:14

湛藍琴海
是的,這篇基本上要說是散文或小說都可以。而原本的面目也確實是抒情散文。要再解釋的話,因為它是從散文改寫小說而成,但主體還是散文,只是我做了行文跟劇情上的調整,而且有時散文跟小說的界線真的曖昧不清,引起許多討論,甚至是論戰呢。像有時我讀一篇散文,會覺得像小說;讀一篇小說,卻又有散文的味道。因此文體有時只是做個粗分,而不是絕對壁壘分明的。

其實關於買魚(包括其它寵物)我都有想過是不是只要不購買,就可以減少悲劇。但後來發現即便自己拒絕,還是有太多人會買,光是自己拒絕是完全無法發揮作用的。而我也想過,就是領養代替購賣之類,不過有時真的要領養還真的是領養不到,尤其像是鼠兔這種比較不熱門的寵物更是如此(不像犬貓,走在路上或是去認養所就有)

紅龍那常常是水族館的門面展示,因為真的很大很顯眼。原來阿貓家養過~

魚有靈性我真的相信,應該說我相信眾生皆然,對於從小到大,養過各形各色寵物的我而言,這種感觸良深。事實上,我現在家裡也還有好幾隻成員......

雖然目前還不敢再養魚,不過我還是很關心魚是真的。每次看見牠們的身影,都還是願意停留注目,甚至是了解一下牠們的生態之類的。01-25 18:31
湛澄
文中天氣(現在窗外也是)固然清冷、
魚兒死亡固然淒涼,
不過,讓我印象最深(也最心寒)的,
卻是母女關係之淡漠疏離…

01-25 18:17

湛藍琴海
其實養魚這件事,就是女主角(若不是說有很多是真實經歷會有多少人看出來呢)與母親最深刻的連結喔。不過詳細狀況也非重點,事實上,前末段都有虛構成分呢。

無論如何,這篇主要就是清冷淒涼的感覺吧,尤其是養魚經歷,那是切身之痛(長嘆)01-25 18:50
退休的唯唯
同意分類只是參考跟討論依據,分到絕對的壁壘分明並沒有什麼意義w
這篇故事我很喜歡呀~說有散文味道只是單純的感想,不是想要質疑什麼啦。
說起純文學,香附子以前也是在那塊領域鑽研了許久呢,
覺得那是有別於通俗小說的另一片美麗世界,類似文字的瑰寶。

感覺上琴海可以自油自在的切換筆法跟文風呢,不過就我所知的狀況,
你背後的努力與考據也不會少吧?謝謝一直以來的故事招待(嚼嚼

文學雜誌對我來說主要是看內容,不過個人也是實體本愛好者,
特別是有琴海文章刊載的書,有機會真想親眼瞻仰一下呢!
感謝提供管道,我會去查查看相關資料的

01-25 18:18

湛藍琴海
真的,就像輕小說是什麼,其實主要也是一種包裝是一樣的道理。分類主要是幫助我們分辨,但實質是什麼還是要仔細去研究與體會才會明白呢。

我知道唯尋有說很喜歡,因此感謝~因此我看到說很喜歡時,還以為有收藏,結果也沒有呢,發生了跟聖誕老人一樣的誤會www

我知道香附子是巴哈難得有在鑽研這塊的寫手之一,不過我都還沒仔細看過他的純文學過(汗)相信他的心得比我還多~

能被說自由自在切換筆法跟文風,實在很高興又很不好意思呢(笑)其實過去創作沒想太多,就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直至去年我開始對於自己的方向感到迷惘(通常在程度到達瓶頸後會有的現象),後來請人指點迷津,才被說自己任何的方向發展,都是有可能的。後來我重新審思了自己的定位,就是決定都嘗試,除了將自己原本的風格加深外,也開始加廣,並更加確立每個作品的定位了(會為此作調整,比方純文學就要像純文學,大眾文學就要像大眾文學,輕小說就要像輕小說等)。

除外,也更加廣泛嘗試各種題材,因此才會有越來越多的實驗性文學的出現。就是希望自己能盡可能什麼都寫得出來(不知道會發展到什麼程度就是了)

考據不敢說,只是對於接觸過的,自然會花時間去了解,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見識淺薄就是了。

我也是實體本愛好者,真希望錢多一點書架大一點(淚目)

好的,決定用什麼管道後可以跟我說~

順道問一下,唯尋有刻意去寫純文學作品嗎?有寫過新詩嗎?01-25 19:08
退休的唯唯
純文跟新詩之類的東西從來沒有寫過喔,
特別是見識到各位在這塊領域上的造詣後就更加望而卻步了,
感覺是沒做功課一定會寫到炸掉的類型。

話說收藏這種東西有時候只是有想到跟沒想到的差別而已,(除非是有有投每月的作品)
對我來說不是什麼絕對的判定標準,
當然琴海在意的話這篇我覺得也很值得收!

01-25 19:17

湛藍琴海
原來如此啊,我還想說不定有寫過,就算是自娛性質的~

哦哦,其實我只是剛好想到而已,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唯尋收藏標準是什麼,因此也不是在不在意的問題,就像是想到了什麼,就隨口說了一下這樣~

當然,唯尋無論有沒有收,能被說喜歡就很高興了,而既然真的收了,那就感謝唯尋的厚愛了!01-25 19:58
艾爾琈
喜歡增添水族箱規模那段,有想像到畫面ww
這讓我想到,我養的魚平均三百多天就掛了,很小的魚,在一只小小的水缸裡,裡面放些彩石當裝飾,剛開始養每天很勤勞的換水,久了比較懶後一星期換二次。
有幾次天氣很冷,結果加熱水被我老媽笑,說家族的天氣還不會讓魚凍死啦!
然後又過了快幾個星期,某天回家三條一起升天,當下又無奈又想哭呢Orz
所以看到魚的時候,有種特別說不出的感慨~~~

01-25 20:09

湛藍琴海
三百多天算好的,文中的魚不過活了一個多月(淚)而且往往是一票一票的死,一次看很多屍體QAQQQQQ

其實天氣冷的正確作法是要用尺寸足夠的加熱棒,當時就是沒弄好才會釀出這般悲劇(噴淚)

現在我看到魚還是很感慨,想說何時才有勇氣再面對牠們呢?01-26 20:36
曉逢 ヾ(*ΦωΦ)ツ♡
是呢!充滿感情向的故事最好吃了
然後隱藏著一些寓意跟社會議題的文章,也超對我的胃口 X D
我知道琴海有幾篇正是在寫社會議題
有空會再來慢慢啃完www

01-25 21:55

湛藍琴海
我也覺得感情故事很好吃,隱藏社會議題的超棒!(其實自己根本就主要是朝這兩個方向創作吧!)

好的,期待曉逢的光臨,也歡迎留下心得喔^^01-26 20:38
子綠
其實我一直搞不太清楚散文跟小說之間的分別哎(就算查過一些....解釋??)
我一直覺得充滿「字磚」就是散文。分行易閱讀的就比較像是小說——把一篇散文加入一堆enter之後就變成小說了 嗯哼嗯哼~反過來操作也是可以的?

01-26 00:22

湛藍琴海
雖然有分別,但有時也很模糊,因此一篇作品中,要說散文或是小說是可能的,像這篇應該就是。

真的要討論分別的話,應該可以另外開篇文章了,而我也不敢說自己很了解,等到我比較有深入了解後,看看要不要寫文說明吧?

分行也只是大致的分法,不過作品看多了就會覺得這不是絕對的。總之散文跟小說的界線,其實本來就有模糊空間。當然有很多作品是一看就知道是散文,或是小說啦(茶)01-26 20:44
孤浪
拜讀完畢,
只能說真是富有文學氣息的一篇文章,
琴海本次的創作可算是小弟在巴哈逛過的文章之中最"文學"的一篇,
開頭的感覺不知為何總會讓小弟想起朱自清的"背影",
一行一字間皆裹著濃濃的散文味,
養魚是與母親的連結,
雖然結果是慘淡,
但也卻是最先鮮明的回憶,
這其中的關聯真是發人思索。

話說讀完這篇,
小弟對於養魚的知識更是增進了不少[e7]

01-26 22:20

湛藍琴海
不敢說是巴哈中最文學的啦,或許只是孤浪沒看到而已。當然這篇因為是純文學,又反覆修正,文學氣息比較濃厚也很正常~

有時候小說跟散文的界線很模糊呢,因此這篇說是小說或散文都可以~

為了養好,自然會去增進知識,雖然我還是沒養好就是了[e13]
01-27 17:58
納蘭映雪
http://i.imgur.com/Hfueutc.gif

01-27 00:09

湛藍琴海
[e36]01-27 17:55
晝燈
重新再拜讀此篇文章,而我對於文中想法又不太一樣了。

之前閱讀之後,好像深深感覺主角對於母親的離去,投射在養魚以及魚是否有靈性這件事情? 她想知道,母親離開之後,是否還在看著自己或是還與自己在一起,只是自己看不見...

這次,我比較放在養魚這件事情上。我想大家都養過魚吧,以前我養魚也都是很注重一些細節,"以為自己很注意" 實際上有些行為還是不太適合的。

離家之後,我的魚統統被我父親給弄不見了....他說,一灘死水在哪裡,會阻礙財路之類的風水論....唉....從此之後,我再也不養寵物了....

02-12 13:37

湛藍琴海
我覺得無論怎麼解釋都是可以的,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養魚的回憶是主角與母親的重要牽絆。

也不是每個人都養過啦,不過比例應該不會太低。但可以肯定的是,魚絕對不好養,除非養大肚魚之類比較好養的魚......

我覺得若不用受到干涉的話,想養就養吧。當然也要克服內心障礙就是了,就像現在我也還沒克服內心障礙一樣QAQ02-12 23: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9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魔法少女... 後一篇:【工商+不二刷】魔法少女...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