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系列之十八回聲》

作者:ღ茉律│2016-01-24 00:25:46│贊助:2│人氣:684


以下是從K那裡聽來的故事。

季節是夏天,當時我國小高年級吧。

某次我們全家人一起到爸爸那邊的親戚家住,是一年一度的親戚聚會。

晚上大人們只顧喝酒,我跟大我四歲的姊姊覺得無聊,四處尋找有趣的東西,結果打聽到隔壁村莊正在舉行祭典的事。

這不去不行啊,於是我們拉著親戚中的其中一位阿伯(他不喝酒),請他開車載我們。

聽阿伯說,那個祭典叫做『回聲*祭』。

那附近流傳著『回聲就是山神的回應』這樣的說法。他們有個習俗是在希望豐收、下雨,或是有其他願望的時候,就站在山頂突出的岩石上大叫。

『回聲祭』的名字就是這樣來的。

直到現在,每當祭典接近尾聲時,還是有個橋段是讓小朋友登上山,大喊出自己的願望。

阿伯說自己還小的時候也曾經參加過。

「阿伯喊了什麼?」在車裡,姊姊發問。

「『希望可以變聰明』啊」

阿伯哈哈哈的笑了,所以我跟姊姊也不客氣的放聲大笑。

我們坐車過去並沒有花很多時間。

包括舉行祭典的村莊在內,周邊的地區都處在比較高的山區。

祭典會場則還要再往山上走一點,是個位於蓄水湖旁邊的廣場。

當我們抵達時祭典早已開始。

廣場中心有個舞台,四周都被燈籠和攤販圍繞。本來以為只是鄉下的小祭典,卻比想像中來得熱鬧。

我們和阿伯約好二小時後回來,拿到一些零用錢之後,我跟姊姊便消失在祭典的人群中。

首先買了棉花糖和烤魷魚來吃。不過啊,為什麼祭典攤位上賣的食物看起來都很好吃的感覺呢?填飽肚子後,姊姊說「想撈金魚」,我就陪她去了。

「我以前都把撈金魚的『撈』想成是在救牠們呢*,金魚被壞人抓走,一定要把牠們救回來這樣」

「嗚哇,好白痴」

「你很煩。我那時候還小嘛。然後,因為拿到破掉的網子、隔年我就自己帶了不會破的網子去。撈到超過一百隻以後我才停手,那時候店長大叔的表情真令人難忘啊─」

可能已經沒有說的必要,我的姊姊有點怪咖。呃,不只有點。

我們邊聊天邊撈金魚,抬頭發現,聽見我們對話的店長正露出可怕表情。

心想糟糕的我在拯救二、三隻金魚後故意把網子弄破,讓店長看破掉的網子。

姊姊很白目的撈了大概三十隻。

她從那些金魚當中選了二隻裝進袋子,還分別替牠們取了小紅和小黑的名字。我沒有帶走我撈到的金魚。大概像這樣,我跟姊姊在祭典玩得非常開心。

我們參加祭典大約過了一小時的時間。

『已經到時間了,請小朋友們集合。』

突然聽到擴音器的聲音傳來。

周圍的小孩開始聚集,看來阿伯說的那個活動準備要開始了。

我和姊姊互看一眼。

「……怎麼辦?」

「當然要去啊,很有趣的樣子」

果然是這樣。

加入以後,我們拿到寫著號碼的牌子。小朋友們按照自己拿到的編號,分成了幾組。

聚集過來的幾乎都是小學左右的男孩子,有幾位跟姊姊差不多年紀的男生,應該是負責導護的吧。

我和姊姊分在同一組。

話說當時我還在想,全部的小孩一起爬上山,分組有任何意義嗎?

現在想想,或許是怕導護的人負擔太大吧。

順著細長的山道,我們排成一列從蓄水湖旁的廣場走向山頂。

隊伍每隔幾段就有導護哥哥拿著提燈,所以不會很暗,但是越遠離祭典的光亮,夜晚山裡的恐怖氛圍就逐漸增加。

我在不知不覺間,抓住了走在前面的姊姊的衣服。

除了蟲鳴鳥叫,沒有任何人說話。彷彿試膽大會一樣。

我總算明白為什麼幾乎沒有女生了。會想來參加的女生,一定都是有著詭異興趣的人。

而這個有詭異興趣的人正走在我前方,從剛剛開始就保持沉默。

山道又陡又長,讓人忍不住在心裡抱怨居然要爬這麼久。

正猜想可能已經爬到相當高的地方了吧,就來到一處空曠的場所。

巨大的岩石從山的表面突出,我們就站在岩石的上面。四周有柵欄圍著避免有人跌落。

一位導護哥哥對著包括我跟姊姊在內的小朋友們說「現在要過去那邊大喊」。

卡片號碼就是順序,我和姊姊排在最後。

岩石下方似乎是山谷還是懸崖,很暗所以不太確定,另一頭可以稍微看見遠方山脈的黑色影子。

排第一個的男生,站在岩石上竭盡全力的大喊著。

聽不太清楚他喊什麼,好像是想要遊戲還是什麼東西。

過了一下,回聲傳了回來。

「……那是誰的聲音?」

姊姊在我旁邊小聲的說。

我想那只是剛剛的喊叫聲變成回音而已啊,於是有點嘲笑似的回說、「什麼誰的聲音,不就回聲嗎」

可是姊姊好像沒聽我說話一樣,開始東張西望。

這段期間,第二、第三位小朋友也都喊完了。其中也有男生大聲對心儀對象告白。

那些內容全部都變成回聲傳了回來。

「果然有聽到……不是回聲,到底是誰?」

每次有回聲傳回來,姊姊的反應就越來越奇怪。

當我半認真擔心起來時,姊姊不管按號碼順序排的隊伍,開始往前跑,四周的人開始騷動,有人叫她照順序排隊,那些聲音都沒傳進她耳裡。

抓住岩石邊緣的柵欄,姊姊大聲的喊:

「是誰!?回答我!」

明明很大聲,她的回聲卻沒有傳回來。

取而代之的是,從地底吹上來的強風。

那就像是人類發出的低語聲一般,在場所有人都僵硬了。除了姊姊。

我的直覺發出『這下很不妙!』的警告。

同時間,姊姊卻笑了起來。「啊哈哈哈哈」,介於正常與瘋狂間的笑聲。

無視包括我在內目瞪口呆的其他人,姊姊抓著柵欄,往下望懸崖並大笑著,邊笑邊喊:

「好厲害好厲害好厲害是人欸!才不是回聲!爬上來了,哇好厲害,趕快,過來,快來讓大家看看!」

這一瞬間,我聽到別人的尖叫聲。是我旁邊的小朋友發出的。

尖叫聲也變成了回聲,迴響著。

我也大叫了。

是人。

好幾隻長到不可思議的白色手臂,從懸崖下方伸上來,抓住柵欄。

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爬上來了,姊姊半個身體伸出柵欄外笑著,非常開心的感覺。

回過神來發現附近已經陷入慌亂,尖叫聲此起彼落,現場混亂讓人無法思考。

幾乎所有人都逃離了,轉眼間只剩我跟姊姊留在岩石上。

說實話我也想逃,但是腳抖到不行,再說也不能丟下姊姊逃走。

「……姊、姊姊」

很勉強的發出聲音,卻傳不到姊姊那裡。

我閉上雙眼,深呼吸,保持閉眼的狀態大叫:

「姊姊!」

剎那間,我的聲音變成回聲,傳了回來。

慢慢將眼睛睜開,姊姊正望向我這裡。抓住柵欄的白色手臂消失了。

「啊啦啦、……大家都跑光了」

姊姊看了看周圍後說道。是平常的姊姊。我的膝蓋突然沒力,一屁股坐到地上。

「在幹嘛啊你」

姊姊的這句話讓我消除了緊張感,我嘆了一口很長很長的氣。

「……這是我要說的話吧」

姊姊走過來,抓住我的手將我拉起身。

「話說回來,真的很厲害欸」她好像還處在興奮的狀態。

大概是在說那個抓住柵欄準備爬上來的白色手臂吧。

說不定,姊姊有看到全貌。

「……那個,到底是什麼?」

「不知道。但是,大家的臉上全都是嘴巴。沒有眼睛也沒有鼻子。而且還模仿我的聲音。」

毛骨悚然。

「有沒有問題啊……」

「嗯?啊啊、沒問題沒問題,沒有討厭的感覺啦」

姊姊的看法是,那種東西的外貌與危險度並不一定成正比。

關於這種事,我還不夠格去評論她。

因為和那種東西打交道的時間,我遠遠比不上姊姊。

「可是,為什麼你會知道有什麼東西在啊……」

「因為是從下方傳上來的啊,從懸崖下。一般的回聲,應該是從對面的山反射回來吧,不過剛剛那個是從崖下,而且是很近的地方傳回來的。」

我當時什麼都沒聽到。會看到那東西的手臂,也是因為姊姊說了『快讓大家看看』那句話。

「假如真如阿伯說的那樣,回聲是神的回應,那個東西應該就是神明吧……有很多位,不曉得是不是都是神明。」

「……大家都長得一樣?」

「沒有。有男有女,也有長髮或短髮,有的穿和服,有的則不是。共通點就只有臉上全都是嘴巴這樣」

我心想這樣的神明也太可怕。

從來沒聽說過什麼會慢慢從懸崖下方爬上來的神明。

既不是會加害人的惡靈,也不是神的話,究竟是什麼呢?

「我認為,那個八成不是什麼神明。」

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一樣,姊姊說。

「接下來的說明完全是我的想像,可以嗎?首先我懷疑的是,這裡為什麼會是個向神明許願的地方。饑荒發生了缺少糧食、或是長時間的乾旱等等,遇到這些事,人類只要大喊,真的就能傳遞到神明耳中嗎?」

「一般來說,回聲指的就是自己的聲音啊,不論在哪座山頭都一樣。硬要當成是神明的回應,不覺得有點勉強嗎?所以說,為了讓神明傾聽自己的願望,有樣東西是必須的吧?」

「欸、呃……這個嘛……」

「祭品。活人獻祭」

活人獻祭。

我不懂的字,姊姊簡單的說了出來。

「我是假設最極端的狀況啦。我猜想在谷底的『那個』,會不會就是祭品呢」

祭品、活人祭祀。對現代社會來說是無法理解的風俗。

「……獻上活人,再喊出願望,就會聽到回應。然後,就把那當成神的回覆。我想說不定有這樣的習俗存在過呢」

看向被柵欄圍繞,從山的表面突出的岩石。

從那上面被推下去的話,人很容易就會死吧。

懸崖下方傳來的聲音、實現願望的神明。這些話語在我腦中旋轉著。

「或許,被推下去的人們,深信自己的犧牲會給其他人帶來幸福?這樣的意志殘留在谷底,接著又有很多人的『願望』降下……」

頭腦很笨的我還在釐清思緒,姊姊不等我便繼續講下去。

「那些嘴巴。一大堆的嘴巴,每一個都在說著什麼,我沒有聽得很清楚,好像是在說『拜託了、拜託了』……那些人,應該拼命回應著人們所許的願吧。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半張著嘴聽著姊姊所說的話。

啞口無言。她到底是錯誤還是正確的呢?

是說我也抱著一個疑問,獻祭就是一種用犧牲生命的做法來實現願望的行為。

那麼,替人實現願望的那些東西,向我們索求的也就是生命了吧?如果我們自願這麼做的話。

『沒有討厭的感覺』,雖然聽起來有點靠不住,但我也只能相信姊姊的話。

以結果而言,的確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回去以前都不能掉以輕心就是了。

想到這,我突然發現一個迫切的問題。

「……那個啊,沒有照明,我們該不會無法下山了吧?」

我很緊張的提出了疑問。

用來照明的提燈,全被剛剛逃跑的人拿走了。

現在靠著月光雖然可以看見周圍,但是等走進樹木茂密的山道應該什麼都看不見吧。

「啊……真的欸。只能等人過來了。沒關係啦,他們會發現的,阿伯也在啊。」

會有人來救援,不過不曉得要等多久。

「……我們會被阿伯罵吧」

聽到這句話,姊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指向在我們後方的岩石。

「你怕的話,就去大叫『希望不要被罵』啊?一定會實現的」

「不、……不要好了、不要好了」

下一秒,有人在我的耳邊輕語『……不要好了』

極近距離,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說話呼出的氣。

我嚇到跳起來。該不會還在我旁邊吧,管他是回聲還是什麼,快饒了我吧。

看到我的反應,姊姊像覺得很有趣似的笑了。

這個人到底有沒有神經啊。在這段時期,我從來不覺得姊姊很可怕。

之後,如同姊姊說的,來搜索的大人順利發現我們二個。

阿伯當然罵了我們,說真的沒有很恐怖,大概是因為已經有過更恐怖的經歷。

姊姊撈到的那二隻金魚,不知何時死掉了。

不曉得是因為氧氣不足,還是被姊姊甩來甩去,也或許是成為了姊姊許下『快讓大家看看』那個願望的代價。

「……結果沒能救得了牠們啊」姊姊說著,垂下了肩膀。

『回聲祭』的真相,至今仍未被確定。

我從來沒聽過那個地區以前有什麼活人獻祭之類的習俗。姊姊說的話不見得全都是真的。

活人祭什麼的,如果可以用妄想來帶過就好。可惜,我親眼看過『那個』的一部份。

結果,那個到底是什麼呢?

而我們可能已經知道確認方法也說不定。

方法就是,再登一次山,從岩石上『大喊』,問那些東西,你們到底是什麼?

只不過,我還沒有去實行。

如果說知道真相的代價是必須付出生命的話,就太划不來了。

用二條金魚的命搞不好就能換到解答,偏偏我們姊弟倆都很愛護動物。

順便一提,過了幾年我們又去親戚家才聽說,因為那一夜的騷動,隔年的祭典取消了讓小朋友獨自登山的活動。

「……我們的錯?」我問旁邊的姊姊,她嘻嘻笑著、

「我們的錯」像是回聲一樣回答了我。

--

*原文やまびこ,漢字寫做山彥。以前的人認為回聲是妖怪或山神引起的,所以山彥除了指回聲以外也是妖怪的名字。

*日文的撈跟救同音。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15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拉海爾
雖然不是第一次了,但說實話每次看了解釋的部份,其實很感慨也很哀傷。明明就犧牲了生命去實現大家的願望,卻連死後都無法快活,得「拜託了拜託了…」的去請求著

10-05 0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演藝圈日本怪談《夢... 後一篇:【轉】演藝圈日本怪談《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agod各位
畫圖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