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一)-第十九章-中秋夜

作者:Sayaka│2016-01-23 19:31:32│巴幣:36│人氣:351
  自那之後,過了幾日便到了中秋。人常說:中秋月圓人團圓。但落在此時此刻的德妃眼裡卻不是如此。
  父親被削爵流放,其他的家人也跟著遭罪,就連她自己現下也被困在自己宮裡。
  看來這個中秋她是不好過了。
  但我能確定的是,這行刺一案絕對不是他們做的,真兇另有其人,可事事指向德瑞宮,他們心裡也是萬般的無奈吧。
  想著,我突然有些可憐他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做了這個替罪羊。但,也是他們咎由自取,得罪了不少人,才有了今日的災禍。
  雖然有些不甘心被人拿來做跳板,不過我也算是沒有吃虧,至少除了一個仇人。
  也算是對父母在天之靈有了些慰藉吧。
 
  行刺一事,便以翁淳的流放以及翁家的沒落收場。
  那件事後過了許久,御花園的楓葉都開始紅了,那艷紅的顏色,好似以鮮血染就,看久了,還真覺得有些噁心。
  一日,蘭芷向我傳來一個消息:「娘娘翁淳死了。」
  蘭芷說時,我正翻看著樓裡送來的書信,是樓裡定期會向我呈上的樓裡的營收、遇到的哪些困難、還有請示意見等等。
  我將書信摺起。問道:「怎麼死的?」對於翁淳的一切,我早已都放下了,自他走出大理寺的門,他於我便只是這漫漫人生路上的一個過客。既然死了,也該關心一下,畢竟他曾與有過我血海深仇,在某種意義上他也算是我的故人。
  蘭芷嘆道:「自到了邊疆,翁淳便成日鬱鬱寡歡,積鬱成疾,幾日前發現他時已經身體冰冷,眼睛還瞪的老大。」
  我將書信收進一旁的檀木匣子裡:「抽個合適的時機告訴翁德妃吧,父女一場,總要讓她哭一哭以盡哀思。」
  蘭芷應是後,向我詢問:「娘娘今日是中秋,陛下設宴於闕樓,邀請合宮妃嬪前往,娘娘可要去?」
  思量了下。若是不想去,可以身體不適作為脫詞。可怕是說了,那端木斐定會挾著太醫院的眾太醫來我這給我看病。
  那個排場可不是我能夠受的……
  雖然不想,兩害相權取其輕,權衡之下,得到的結論便是「得去」。
  嘆了口氣:「蘭芷給我梳妝吧。」
  蘭芷取了那紫玉銀九鸞的頭飾,給我梳上。雲鬢高髻、紅妝花鈿無一馬虎。
 
  妝完。蘭心將蘭芷拉去一旁竊竊私語,兩人越說臉越難看。
  我覺得有蹊蹺,便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蘭芷臉色不怎麼好:「娘娘上次送了衣裳去浣衣局,今日應該要洗好的,可是方才蘭心去拿,他們卻說衣裳還沒洗,搭配娘娘頭飾的雙鸞錦袍便是那其中之一。」
  大驚小怪的,淡淡道:「我可不只那幾件衣裳,去拿我那件繡芍藥的妃色襦裙來。」
  蘭芷臉色更難看了:「娘娘那件……衣裳也在裡頭。且奴婢方才去找了一下,剩下在宮裡的,都不適合參加宮宴。」
  送去浣衣局的衣物,卻在我需要的時候,還沒洗好。
  總覺得,是有人在暗中作怪。
  蘭芷想一事:「只剩……」蘭心支支吾吾,不敢道盡。
  我最討厭如此,不耐煩問道:「蘭心只剩什麼?」
  她擦了去額頭的細汗,緩緩道:「只剩尚宮局上次送來的那件襦裙……還算符合規制……」
  那東西的做工極差,我提都不想提,更別說穿在身上。
  不過說到那件襦裙,我倒想起一事:「蘭芷,去我寢殿,把櫃子裡那件錦袍拿出來。」
  蘭芷聽到吩咐立刻去拿,她看到那件衣裳,才想起我還有這麼一件符合規制的衣裙。
  那件便是我上次嫌棄尚宮局手藝不夠好,才自己縫製的錦袍。
  我還正琢磨著要在哪個場合穿,結果居然是這種情形。好在當初有做的大點,大腹便便,不然就算有也穿不進去。
  時辰快要到了,蘭芷、蘭心匆匆忙忙地替我換上。就趕著出發了。
  蘭芷攙扶著我入殿。身孕已有五、六個月,身懷六甲,走起來有些吃力。
  妃嬪們見我進殿,起身請安:「參見貴妃娘娘。」
  我則向帝后請安:「拜見陛下、皇后娘娘。」
  「愛妃快免禮!」示意讓蘇黎來扶我入席,語帶心疼道:「朕不是有說有了身孕便可免禮的嗎。」
  坐下後,以端莊的無可挑剔的笑,答道:「臣妾想,這規矩不能廢,即使陛下有旨,可臣妾不敢逾越,這禮臣妾還是要行的。」
  端木斐樂道:「愛妃此言堪為後宮之表率。」
  放眼席中,親王以及合宮裡妃嬪幾乎都到了,正確來說,除了還在禁足的德妃之外的妃嬪都到了。
  我入席之後,端木斐舉杯:「今日是重陽佳節,諸位可盡情飲酒!」說完便把手中的雄黃酒一飲而盡。
  妃嬪們起身獻上祝賀後,亦將手中的酒飲下,而沒法喝酒的我和陳婕妤,御膳房特別給我準備了酸梅湯,我們便以湯代酒敬之。
  酒過三巡,酸梅湯也快見底。

  此時皇后招手,兩個宮女端著兩個琉璃碗進來,放在我們桌上:「宸貴妃、陳婕妤!這是本宮特命御膳房特製的紅棗阿膠桂圓羹,妳們懷有身孕辛苦。這羹補血養身,安胎也是不錯的,妳們嚐嚐,若是吃的慣,本宮便讓人日日給妳們送去。」
  看著桌上那用琉璃碗裝的甜羹,看著覺得有些怪異。但基於是皇后賞的又不能不吃。
  我和陳婕妤起身謝恩。舀了一匙,正打算送進嘴裡,一股噁心的感覺忽地就湧上來了。
  端木斐見狀關心道:「愛妃還好嗎?」
  放下那裝羹的琉璃碗:「陛下,不打緊的。」言畢。
  台下傳來一聲碗盤掉落的聲音,隨即曾修容忽然慌張地叫喚了起來:「陳婕妤妳怎麼了!」
  這一聲,立即吸引目光。

  映入眼簾的是,一旁的曾修容被嚇的花容失色,陳婕妤痛苦地摀著胸口,嘴角溢著血,血沿著下巴流下,就好像唇邊的胭脂被水暈開一般。
  其他在場的妃嬪見到這幕便開始尖叫了起來,場面亂成一團。
  蘇黎喊道:「食物有毒!御前侍衛護駕!」
  端木斐立刻從上頭下來,將她橫抱起:「蘇黎!叫太醫!」
  蘇黎立刻遣了近安去請太醫,並調遣侍衛護駕。端木斐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著她就往後殿走。
  此時皇后已經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蘇黎見狀,也知道此事涉及皇后,又加上是如此狀態,必然得不到結果。
  轉而向我請示:「貴妃娘娘!皇后娘娘現在這個樣子怕是無法管事,還請娘娘示下!」
  心裡不禁嘆道:這皇后真是沒用。我深吸了口氣,代替皇后發號施令,道:「蘇黎著人去找大理寺的人來,現在這裡誰都不准走,桌上的東西也都不准動。還有,蘇黎送皇后回懿德殿,著人看管著。」
  向蘇黎命令完,皇后聽到要把她看管起來,便回過神:「宸貴妃!妳是什麼東西,竟敢命人看管本宮?」
  「如果是朕,讓人把妳看管起來呢?」人未至,聲先至。
  端木斐自後殿回來,臉色非常的不悅:「蘇黎!此事涉及皇后,水落石出之前,皇后禁足禁足懿德殿,無詔不得外出,後宮事務一切暫交由宸貴妃主理,賢妃、淑妃協理。」
  皇后瞬間崩潰,宛如瘋魔般抓著端木斐的龍袍,不停哭喊著:「陛下!臣妾是冤枉的!那羹……臣妾絕對沒有下毒!陛下明鑒!臣妾真的是冤枉的呀!」
  端木斐沒有理她,只道:「蘇黎,朕再說一次,請皇后回去。」
  蘇黎招來兩人將皇后強拉開端木斐身旁。
  皇后撥開那兩人的手,回復了心緒,行禮如儀:「若是陛下不信臣妾,臣妾也無話可說。臣妾告退。」說罷,拂袖而去。

  皇后走時的背影,恰似一朵失了陽光的牡丹。失去了陽光的花朵,就算是堪稱國色的牡丹也是得凋零的。
  強撐著盛開之態,骨子裡卻已經開始枯萎,這樣的花朵是撐不了多久的。
  端木斐走回正座上坐下,用力地拍了那桌子一下,怒道:「蘇黎!大理寺的人還在做什麼,怎麼還沒來!」
  他這一掌,響徹整個闕樓,原本在竊竊私語的妃嬪們頓時噤聲。
  蘇黎眼神慌張,不停地向我求救。蘭芷扶我起身,端了杯茶遞給端木斐:「陛下,先喝盞茶消消氣。臣妾方才已經讓蘇黎去請了,想必很快就到了。」
  端木斐接過茶杯,飲了口:「意歡,妳有著身孕,這些事讓下人來做就好。」語氣稍微平靜了點。
  我坐到他旁邊,恭敬道:「服侍陛下是臣妾的本分。」
  才剛說完,宋連枝就領著數人進來。行禮道:「參見陛下!」

  「免禮。」端木斐便命道:「宋連枝務必要給朕抓到下毒之人。」
  宋連枝領旨後,分配著人調查。
  端木斐握緊我的手問道:「意歡,妳還好吧?」
  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確認了下,才道:「臣妾很好。」
  他的表情比方才緩和了許多。
  良久,宋連枝那有了結果:「陛下,微臣以銀針測試這羹,銀針發黑,這羹裡擱了鶴頂紅。微臣已命人把可能下毒之人都給抓來了。」
  「把人帶上來。」兩個大理寺的官員帶著三個人進殿。宋連枝解釋道:「這裡三人分別是做羹的廚子、 送菜的宮女、還有給貴妃、婕妤侍膳的內侍。」
  三人叩拜道:「參見陛下。」
  宋連枝對著三人道:「現在若是自首,並供出幕後主使,陛下也許還會饒你們一條狗命。」

  三人皆搖頭。宋連枝便對最靠近他的那個廚子摑掌:「別裝不知道!」
  三人怕集了宋連枝,拼了命的磕頭:「陛下!奴婢們真的不知道是誰下的毒!」
  其他兩人也跟著點頭附和。
  三人越說不知道,這宋連枝就打的越兇。
  宮人們說不知,宋連枝又不信。這樣僵持不下的局面繼持續了許久,在這麼下去,還沒問出個結果,人已經被宋連枝打死了。
  我在一旁看著這樣的逼問方式,看不太下去,道:「陛下,這樣不是個辦法,能否容臣妾向他們問幾句。」
  端木斐頷首,便讓宋連枝罷手。
  我道:「既然你們三人不知道誰下的毒,那麼能否請你們把這羹運送途中有碰過哪些人告知本宮。」
  廚子便先道了:「回娘娘話!奴才把羹湯做好後就將羹湯交給負責運送的宮人。除此之外,再無人碰過。」
  「你所說的那名宮人可在這?」他頷首後指著一旁的宮女道:「是她沒錯。」
   看來問題不是出在這,接著向宮女問道:「那妳在運送的途中可有人接觸過?」
  宮女想了下:「奴婢把東西送來的途中,有一個宮女自稱是受皇后旨意來確認皇后娘娘吩咐製作的甜羹。」
  看了有可能是她了:「可還記得那人的是誰?」
  宮女想了許久才道:「奴婢記得好像是叫……雪冬的樣子……」她向我叩頭:「奴婢記得她的長相,但名字不大確定。奴婢斗膽能否請娘娘將此人召來,讓奴婢當面指認。」
  我看了一眼端木斐,問道:「陛下,傳嗎?」
  他面不改色,只道:「傳。」

  良久,蘇黎便去皇后宮裡將那名叫雪冬的宮女帶來。
  雪冬行禮道:「奴婢雪冬,拜見陛下,娘娘。」
  端木斐冷眼看著:「妳前去指認看是不是她。」
  宮女凝視著雪冬許久,再次叩首:「便是此人沒錯!」
  端木斐沉了臉色,接著問道:「毒,是不是妳下的?」
  雪冬立刻叩拜,蓄著淚意道:「奴婢有罪!奴婢自知是助紂為虐,但家有老父母受皇后娘娘脅迫,是不得已而為之。」一上來立馬承認,看起來倒像是事先套好的。
  這個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但未免失誤,我便再次問道:「雪冬,妳真的確定是皇后娘娘所為?」
  雪冬壓著頭不敢起來,道:「回娘娘話,是皇后娘娘沒錯。」
  端木斐猛然一拍,桌上的玉筷瞬間被端木斐擊斷,成了四節。方才還在嘰嘰喳喳議論皇后的妃嬪們剎那間噤聲。額頭上的青筋暴露了幾條出來,怒道:「蘇黎!中宮失德,戕害妃嬪。皇后陳氏,禁足懿德殿,親近者一律嚴審。務必!給朕吐個乾乾淨淨!」
 
  蘇黎領旨退下,隨即,自後殿傳出咿呀咿呀的哭聲。
  宮女便出來稟道:「陛下!陳婕妤生了個皇子。但……」支支吾吾,不敢言盡。
  端木斐沒有為了這個皇子而開心,而是向宮女問道:「陳婕妤怎麼樣了?」
  陳婕妤的貼身侍女一臉哀傷的自後殿出來,向我和端木斐行禮道:「奴婢青玉參見陛下、貴妃娘娘!貴妃娘娘,陳婕妤有話想和貴妃娘娘說,請娘娘隨奴婢到後殿來。」
  我立刻允了,便蘭芷扶我起身。端木斐抓住我的手道:「意歡,朕也一起去。」
  蘇黎聞此,立刻攔道:「陛下!此事萬萬不可!產房血腥,陛下千萬不能去啊!」
  端木斐沒有理會蘇黎,便道:「意歡走吧!」
  見端木斐不聽勸,蘇黎立即抓住端木斐的龍袍:「萬萬不可啊!陛下!」
  席中忽然一個男聲道:「皇兄,此事皇兄不能做!」略帶磁性的低沉聲音,讓我有點熟悉。
  此聲一出,端木斐便停住了。便從席間走出,一位相貌極俊不亞於端木斐的男子,他向端木斐道:「皇兄,臣弟知道皇兄心繫陳婕妤,但皇兄此行事關國運,請皇兄三思。」言罷,便叩首。
  打量了下說話的男子,覺得他的聲音很是熟悉,又從他稱端木斐為皇兄。
  我才想起以前為了藍曦的事情喬裝出宮,回程剛好被他遇到,難過我覺得他熟悉。說話的那人便是「魏王端木宴」。
  順著端木宴的意思,道:「陛下,臣妾也覺得陛下不要進去比較好。再說臣妾去去就回,不會花太多時間。」
  聽見我和端木宴的勸阻,端木斐才肯罷休,並向我囑咐要我小心。

  蘭芷扶著我入後殿,殿內血腥氣重,一旁的宮人正手實著東西,並點上蘇合香。陳婕妤躺在榻上,臉色極為蒼白。見著她如此,我心生憐,坐到她身旁的繡墩上,溫言喚道:「婕妤妹妹。」
  陳婕妤吃力的張開雙眼,硬擠出抹笑:「貴妃娘娘……您來了……」
  看著她現下的樣子,我還真明白那時他見到我為什麼要那樣拜託我。陳婕妤因為毒發已經沒有什麼多餘力氣,可以驅使自己的身子。
  她緩緩地道:「妳們先退下吧……我有話跟貴妃娘娘說……」
  揮了揮手:「退下吧。」蘭芷、青玉,還有一眾太醫便都退出殿外。

  此時殿中,蘇合香大把大把的燃著,欲是要把腥臭的血味壓去。那個濃厚的香馥,好似花朵行將衰敗的那種芬芳,是那麼濃烈,那麼豐厚,那麼的糜爛。
  我已知道她不久於世,心內忽地酸楚,不覺的便握住她的手,神色溫和:「妳是不是早就料到了這樣的事?」
  陳婕妤搖了搖頭,道:「娘娘,佳兒並不知道……」
  見她如此,我雖無心疑她,卻還是問道:「那妳為什麼要那樣拜託我?」
  陳婕妤冷冷地笑了聲,隨即咳出一口血。我用一旁的絲巾擦了她的嘴角的血。
  她沒有回覆,便猛然抓住我的手。我怔了怔,她眼睛瞪得老大,顫著聲音道:「娘娘!妳一定要記得跟佳兒的約定!否、否則……佳兒會死不瞑目的!」
  我深吸了口氣,回道:「我蕭肅!一向言出必行!」
  聽見我給她的肯定,她才鬆開我的手,躺下。她擠出了抹心滿意足的笑道:「那這樣佳兒便能放心的去了……」
  言畢,我緊握的手一鬆,陳婕妤微揚的嘴角滲出鮮血。

  我才放開她的手,對著她道:「安心的去吧。」
  緩緩地走出殿,青玉便抓著我的手問道:「娘娘!我們婕妤呢?」
  我淡然道:「進去見妳家婕妤最後一面吧。」
  說完,她立即放開我的手,推開門哭喊道:「婕妤!」
  蘭芷扶著我:「娘娘,您在哭嗎?」
  聽她這麼一說,我才覺得眼眶微濕。擦了擦淚:「蘭芷咱們走吧。」
  迎春花凋,宛如赤金的黃緩緩飄落,這上好的箜篌是再也隨著這翩翩落花入土。我這滴淚,算是祭奠這上好的箜篌,祭奠這開的不是時候的迎春花。
-------------------------
後記:
  芍藥第八更新了,~
  明天最終章~0u<~~~♥
  終於要完結了~
By Senjougahara Sayak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1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鸞穿芍藥|宮廷|古風|愛情

留言共 9 篇留言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寫得好,屋主辛苦了。[e35]

01-24 00:24

Sayaka
好快!?01-24 00:30
狐月イルク
(躺

01-24 01:34

Sayaka
(趴)01-24 12:04
吳旻( °∀°)
娘娘有先見之明! 把衣服做得好一點XD

蘇黎著人去找大理寺的人來 娘娘可否稍微解釋"著人" (有些不懂

冬雪,妳真的闕定是皇后娘娘所為?」 不知闕定與確定是否有相同用一(若是錯字...自是無奈 昨晚修改自己的文章也是大錯特錯...)

看完之後 實在精彩! 我整個人都感到後宮的爭權奪勢壟罩了...(辛苦那群女人了...)

01-24 08:56

Sayaka
勘誤感謝 著人的部分等同於找人的意思01-24 12:06
柒月七
曾修容下得花容失色>嚇
要完結了OAO 好期待!

01-24 10:21

Sayaka
好的 勘誤感謝01-24 12:12
nanami雨萌
寒天寫文娘娘辛苦了。[e22]

01-24 13:57

Sayaka
不會ˊˇˋ01-24 15:41
富嶽三拾六
什麼....竟然領便當了............
=_=

01-24 15:02

Sayaka
領了~ 她為了劇情犧牲!值得的!01-24 15:41
邵浚羽
難過QAQ
娘娘辛苦了~等終章[e35]

01-24 19:17

Sayaka
(天冷 產文抵淚!QAQ01-24 19:18
nanami雨萌
娘娘~~~農曆年快樂!!!

02-07 12:35

Sayaka
快熱~02-07 15:32
唯唯
不知為何看完這章,明明有天人永隔的悲傷場景,我卻從頭到尾都笑得挺歡樂的XD
難得想給娘娘一些文章上面的建議,望娘娘不要太見怪:

>看著桌上那用琉璃碗裝的甜羹,看著覺得有些怪異。但基於是皇后賞的又不能不吃。

看到這裡時我就在想:「宮中下毒之事常見啊,仇人給的東西豈有不能不吃之理?」,結果還沒緩過神來,就看到有人中毒倒下去了,果然不愧是後宮鬥爭劇啊 (σ゚∀゚)σ

>「如果是朕讓人把妳看管起來呢?」

私心覺得這句話有頓一下的話,感覺更有力?「如果是朕,讓人把妳看管起來呢?」

>宋連枝對著三人道:「現在若是自首,並共出幕後主使,陛下也許還會饒你們一條狗命。」

錯字:供出

>在這麼下去,還沒問出個結果,人已經被宋連枝打死了。

錯字:再這麼下去,還有這邊的意思是宋連枝賞巴掌可以賞到把人打死嗎XD

>他怒道:「蘇黎!中宮失德,戕害妃嬪。皇后陳氏,禁足懿德殿,親近者一律嚴審。務必!給朕吐個乾乾淨淨!」

一開始看完這句顯得有點突兀,我以為是「皇后陳氏,禁足懿德殿,親近者一律嚴懲。」,然後就在奇怪到底是要吐什麼,後來才發現原來是要審問周圍的人啊~總覺得這話講得有些太快了。

下一章就是結局啦~坐觀意歡的復仇大業結果。

05-13 21:02

Sayaka
:「蘇黎!中宮失德,戕害妃嬪。皇后陳氏,禁足懿德殿,親近者一律嚴審。務必!給朕吐個乾乾淨淨!」
這句是有點像是聖旨(口喻),所以要這樣寫。

居然有薄荷姐姐沒抓到的錯字!!05-13 21: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zx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後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ter6154各位巴友
上傳新的繪畫至小屋囉,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