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一)-第十八章-秋風起

作者:Sayaka│2016-01-22 20:21:45│巴幣:42│人氣:379
  蘭芷扶著我起身,慢步出御花園。蘭芷一臉不悅地,便向我問:「娘娘相信那陳婕妤方才說的那些話?」
  蘭芷此言,讓我想起了背後來陰的那個林淑妃:「一半一半。且看往後的狀況如何,再下定論。」
  剛走到了鸞輦處。一內侍走近向我請安:「參見貴妃娘娘!」
  「起來吧。」我認了一下,想起他是蘇黎新收的徒弟叫近安。
  近安謝恩平身後,對我道:「娘娘。陛下請您即刻到紫明殿一趟。」
  即刻?為了什麼事,要一個身懷六甲的女子,即刻前往。問道:「陛下找本宮何事?」若是不重要的事,那我可不去。
  他道:「娘娘。是關於之前娘娘在貴華宮裡被行刺之事,大理寺已經抓到那個侍女了。所以想請娘娘過去指認。」
  聞此,我即刻上了鸞輦:「帶路。」
  既然抓到了,我必得前去看看,還得審出個結果來。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人這麼狠心,想至我們母子於死地。
  近安帶著我所乘的轎輦,往紫明殿趕路。

  雖說是趕路,顧及我腹中胎兒,走的快卻也穩當。 緊趕慢趕地到了紫明殿,蘇黎早已在殿外侯著我。蘇黎行禮問安後,迅速地引我進殿。
  端木斐身著一身金龍凌雲的黑金錦袍,端坐於正座之上,神色自若,不怒自威。
  見他,屈身行禮:「參見陛……」
  話尚未說完,端木斐便讓我免禮起身。並且讓蘇黎扶我起來:「來!愛妃,坐朕身旁。」
  坐下,蘇黎奉上一碗酸梅湯。端木斐接過,遞給我:「這是御膳房新製的酸梅湯,朕喝著不錯,便讓人給愛妃備了一碗。」
  嚐了口,他就心急地向我問道:「覺得如何?」
  我素日裡就常在吃酸,而這酸梅湯,酸得夠勁,且喝著這湯,每一口都隱隱帶著桂花香,喝著格外不同:「臣妾喜歡。」
  聽到我說喜歡,端木斐才鬆了口氣:「喜歡就好。」
  飲著酸梅湯,等待著他何時要讓我指認兇手。可我這湯都喝了大半了,這姓端木的還在一旁注視著我。
  看著我還一邊傻笑,我故作鎮定,意圖無視他那個樣子。

  良久。湯已見底,端木斐還是不動,傻氣的笑還是依然,這讓我頭上的青筋爆了幾條出來,道:「陛下。您今日找臣妾來,難道是只為了這碗酸梅湯?既是如此,臣妾湯已喝完,陛下若沒事,臣妾想先回宮了。」
  我說罷。端木斐才肯收起那傻笑:「蘇黎把人帶上來。」
  蘇黎手一揮,內侍拖著一個身著囚衣被五花大綁的女子。
  一旁走出一個男子,身著從五品官服,屈身行禮:「臣大理寺少卿宋連枝,拜見陛下、貴妃娘娘!」
  「免禮。」宋連枝謝恩平身。端木斐便向我問道:「愛妃,此女妳可認得?」
  女子的面容已然傷痕纍纍,但我還是認得出她,此女就是那個放刺客進來的宮女「小翠」,我頷首,道:「認得,此人就是小翠。」
  端木斐露出一抹笑,我看著卻覺得有些害怕。
  因為那笑容,是冷的。冷的足以令人起疙瘩:「小翠。妳在大理寺受了十來天的刑責,卻什麼都不肯說,這點朕要嘉獎妳。」
  十來天!這人已被抓了十來天?怎麼今天才來通知我。
  聽端木斐這話,小翠笑了。小翠受盡酷刑,還能留有一絲氣息上這紫明殿,已然是件奇事,卻還有力氣笑?這小翠我還真是有點佩服。
  宋連枝見小翠如此,冷不防地就朝她踹了一腳:「賤婢!陛下在問妳話,妳笑什麼?」
  小翠笑而不言。眼看宋連枝那腳又要下去,卻被端木斐阻止了。
  宋連枝罷手。端木斐笑著問道:「是說……小翠,妳可知道長安東市有一處宅子。」
  小翠亦笑道:「陛下。長安東市的宅子可不只一間,不知陛下說的是哪?」
  端木斐訝異了下,我一眼就看出他是裝的:「啊!朕說的是宅子?朕說錯了,那是一間瓦房才對,一間……沒有任何雕飾的老舊瓦房。」
  小翠聞此便有些動搖。端木斐加重了語氣:「那間老瓦房,下雨時屋頂還會漏雨。」
  「滴答滴答的。」我看了一眼,端木斐此時的笑容,沒有過多的起伏,卻帶著一抹宛如邪魅的氣息,連我看了都不寒而慄。
  隨著端木斐的一字一句,小翠的面色開始變得惶恐。端木斐的笑容笑得更加恐怖:「朕還聽說裡頭住著一個老母親和一個年幼的孩子,老母親為了扶養幼子,拼命的做針線活……」說著拿出一張繡著鴛鴦戲水的絲絹,作勢細賞:「拼命的連眼睛都熬壞了!愛妃妳看看這繡工多精緻呀!」
  我懂他的意思,也看著絲絹一眼,故做讚嘆道:「果真不錯!陛下您看看這鴛鴦繡得可真是栩栩如生呀,可不知道上頭織了多少血汗進去呢,若是這樣好的手藝再也見不到了,當真可惜呀。」

  小翠忽然換了態度。不斷向我們磕頭道:「奴、奴婢知錯了!請陛下放過奴婢年邁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
  端木斐知道自己的計謀得逞了,冷冷道:「朕可以饒妳和妳的家人不死,還賜妳百金讓妳帶著老母和幼弟出長安,但出了長安,便永世不得回。」復道:「妳若有一句不盡不實……朕不讓妳死,也賜妳百金,作為妳一族入殮的費用!」
  此時小翠為了自家人的安危,什麼都能出賣了:「奴婢……什麼都說!」
  但我覺得,使小翠吐口的並不是她家人的安危,亦不是端木斐答應的千金,而是……端木斐的氣息,那「絕對讓妳看著妳的家人痛苦死在妳眼前」的感覺。
  宋連枝便替我們問道:「說!是誰指使妳的!」
  她支支吾吾地不太敢言:「是……」
  宋連枝不耐煩地道:「若是妳不說,妳就等著替族人收屍吧!」
  這句話,促使著她吐口:「是……德妃!陛下!是翁德妃指使奴婢的!」
  端木斐疑道:「此話當真?」
  小翠惶恐地點頭:「奴婢所言句句實話!不敢造假,陛下若不信大可搜查奴婢的房間,妝臺的匣子裡有一封德妃身邊侍女綠兒寫的親筆信!」
  端木斐向蘇黎使了個眼神,讓他帶人去搜。

  半餉,蘇黎帶著封信回來。遞給端木斐過目。
  他看完後,道:「蘇黎!傳朕旨意,即刻將封閉德瑞宮,不得人進出,並著大理寺嚴審德瑞宮的宮人!」蘇黎和宋連枝帶著小翠領旨退下。
  眾人退下後,端木斐笑著輕撫我的肚子,柔聲道:「孩子待在娘親的肚子裡乖不乖呀。」
  雖然這個姓端木的是孩子的父親,可我卻不怎麼想搭理他,且經過那番審訊後,倒覺得有些累。便敷衍道:「孩子在臣妾肚子很安分。」
  蘭芷見我略見疲態,接話道:「娘娘該喝安胎藥時辰到了。」
  微微頷首,並起身行禮:「陛下。臣妾喝藥的時辰到了,容臣妾先告退。」
  端木斐將我扶起:「好。快去吧。」
  才方出殿,蘇黎便慌張的地在門口徘徊。
  見我出來,先問了安:「拜見娘娘。」
  他神色慌張,我便問道:「蘇公公發生什麼事了嗎?」
  蘇黎嘆了口氣:「娘娘是這樣的,方才咱家帶人去德瑞宮宣旨。德妃娘娘,似乎已先收到風聲,閉門不見,喊話也不回。娘娘!這該怎麼辦!娘娘您看,咱家是否該請示陛下?」
  我輕笑道:「蘇公公。你說,往常若是有人抗旨,該當何罪?」
  他將我的用意說個明白:「娘娘的意思是……若是德妃娘娘再不開門便依抗旨之罪處理?」
  我扶著蘭芷的手:「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說罷,走下階梯。
  金陽灑落,秋風初起,便捲著已許多殘花,其中便是海棠的花瓣最多。

  隨風飄逸已褪色的嫣紅花瓣。看來,這宮裡的海棠就要絕跡了。
  今秋,怕會是一個「多事之秋」。
  過幾日便是十五了,月亮也漸圓了,月圓了中秋也近了。
  蘭芷端著酸梅湯走進來,她一臉的愁態。我見她如此,問道:「蘭芷妳怎麼了?」
  蘭芷將湯放下:「娘娘。翁淳又派人送信來了。」
  這些日子,翁淳為了那翁德妃的事,不斷向我送信,但我總讓蘭芷收下卻不回覆。
  我端起湯,無意回覆:「照著我教你們的做就對了。」
  蘭芷嘆氣:「娘娘奴婢知道。可這翁淳已經來了不下十次的信。」
  抿了口,一味酸甜入喉:「又如何?」放下湯:「蘭芷,去膳房給我蒸些鴨梨水來,近來喉嚨有些不舒服。」
  「是。」走前又向我確認道:「那……翁淳的事?」
  「你們還是照著我說的做,估計明日就不會再來信了。」拿起一旁的針線,取了塊杏黃色的布匹,隨即想了個麒麟送子的圖案開始刺繡。

  翌日,蘭芷慌忙地進殿:「娘娘!」
  我正在繡著未繡完的圖樣,沒空抬頭:「蘭芷怎麼了?」說著,手也沒有停過。
  「娘娘!翁淳果然不會再來信了」意料之內,並不意外。
  我只是微微頷首回應她。並從一旁茶几上的錦盒裡取出顆小珍珠,此珠雖然小了點,卻圓潤明亮。
  將珠子嵌在麒麟的鬚上。蘭芷接著有些氣憤道:「娘娘!翁淳自首了,說關於刺殺娘娘一事,都是翁淳一人所為!」
  繼續做著女紅:「我們本來的目標就是翁淳跟陳秉義,其他人不過是附帶的,死不死倒也不重要。」
  她還是很氣憤:「娘娘!奴婢氣憤的是陛下念他這些年的功勞,只把他一人流放而已!這些人幾次害娘娘差點沒了性命,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我將最後一針縫好,將繡好的圖樣先放到一旁。正色道:「蘭芷,妳這話說的不對,讓他痛快地死,可沒有受盡折磨而死還要令人痛快。」言畢,起身向蘭芷命道:「好了,蘭芷來給我梳妝吧,再備些酒水吃食吧。」
  蘭芷惑道:「娘娘要去哪裡?」
  嘴角不自覺的揚起笑意:「去送一送這位大將軍,畢竟,再過幾天就見不到他了。」
  蘭芷聽見我要去見他,立即阻攔:「娘娘!您有著身孕,那裡煞氣太重不可過去!」
  我此次過去,便是要讓他死的明白。可不要到了下面,還不知道自己招惹了誰:「蘭芷。若是這個孩子,連這一點煞氣都撐不住,怎麼做蕭家的孩子,況且,這孩子還跟我一起斬殺過刺客呢。」
  蘭芷知道再阻攔也沒用,嘆了口氣:「奴婢真是服了您了……」

  蘭芷替我將頭髮篦起,我吩咐道:「要華麗一點,那拿那組九鸞的吧。」蘭芷便給我拿來那組紫玉銀九鸞的頭飾。」
  看著銅鏡裡的自己,那髮髻與我預想的一樣華麗。
  蘭芷替我上了紅妝花鈿,並換上那身衣裙。
  為了送他最後一程,這套我一直捨不得穿得飾品都拿出來用,也算給足了他面子了。
  坐著輦轎,走了很長一段路才到了大理寺。我欲進入,守門的侍衛一臉嚴肅地攔道:「閒雜人等不得進入。」
  蘭芷出示我的令牌:「我們娘娘想進去看望位故人,請大人行個方便。」
  侍衛見是貴妃的令牌,立刻換了個態度,一副小人嘴臉奉承道:「方便方便!」說完,便替我打開監獄大門。
  侍衛通傳裡頭的官員,便換了個人來帶路。
  裡頭走出一人,向我屈身:「見過貴妃娘娘。」
  是宋連枝。身為大理寺的少卿,親自出來迎接,看來我的面子還真不小啊:「免禮。」
  宋連枝謝恩平身,向我問道:「娘娘來大理寺探望是想哪位故人?微臣給您帶路。」
  我道:「翁淳。」
  宋連枝應了聲,便替我帶路。此次探監我只帶了蘭芷進去,只帶蘭芷,一是看著後頭的人才走到大理寺門口就面有懼色,二是裡頭的昏暗道路有些狹窄,不宜帶太多人進去。

  此地光線昏暗,地面也坑坑洞洞,還飄著股子異味。
  不過這樣的地方,我和蘭芷也算習慣了,從前在做探子時,比這糟糕的地方都去過,廢棄幾百年的廢墟、打完仗後的戰場、隨意堆放屍首的亂葬崗。這大理寺監獄跟那些地方比起來差太多了。
  宋連枝引著我彎彎拐拐越走越深走了段路,最終,停到一處監牢前:「娘娘就是這了。」
  牢裡那個熟悉的面孔,見是我,輕哼了聲,略帶著笑意:「還真是稀客呀,是什麼風把這位萬千寵愛的宸貴妃娘娘吹來了?」
  打量了牢中那個男子,和其所住之地。
  昔日那個身著正一品官服禮冠跪在龍椅前統領千軍萬馬的那名男子。現下著著囚服披頭散髮癱坐在我跟前,他的手裡早已沒了大權,只剩下限制手腳的手銬腳鐐。
  「宋少卿,你先回去做事吧,本宮探望結束便會自行離開了。」宋連枝作揖告退。
  輕嘆了口氣,帶著一抹笑意:「自然是來探望大將軍。本宮還給大將軍帶了些酒菜來,請大將軍享用。」說著,讓蘭芷把食盒端上。
  翁淳一手就把食盒給打翻了,嗤然:「黃鼠狼給雞拜年!我可不敢吃妳送的東西,誰知道妳會不會下毒!」
  我以絲絹掩著口鼻作勢傷心:「大將軍此話可就誤會本宮了,本宮今日來可不是安那樣的心,而是想替大將軍您取回昔日手掌的大權而來的呢!」
  「什麼?」他見我如此便惱怒:「妳這女人害得我翁家那麼慘還想說什麼?」翁淳惱怒,那披頭的白髮都氣得站了起來。
  我裝哭,裝得更傷心了,道:「本宮不過給大將軍一個重回朝堂機會,若是大將軍不要……本宮也沒辦法了。」
  翁淳聽見他還能有重回朝堂的機會,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回問道:「妳想怎麼做?」
  我不自覺的笑,那臉上的笑容是復仇的喜悅,道:「很簡單!只要用德妃的命來換就可以了。」

  他大笑。
  我其實知道,他若真想換,一開始就不會去自首。所以,翁淳的答案一定只有「不」。
  之所以如此,不過是我想吊吊他胃口罷了,拿他打趣可比上好的絲竹管弦還要更加有趣興呢。
  笑罷。翁淳正了正色,道:「妳做夢!」這三個字的語氣很重,語中承載著他許多的不甘。
  「既然翁大人意志如此堅定,本宮也不再問下去了。邊疆的路途遙遠艱辛,翁大人可要善自珍重呀。」轉身準備離去。
  翁淳對著我將離的身影喊道:「蕭肅!我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妳的!」
  我停了下來,回頭:「什麼?」
  「我告訴妳!妳將會被我翁家人記得千秋萬代,記得妳的惡行,有一天會替天下將妳這禍水處理掉!」說罷,便開始大笑。
  他笑,我亦覺得他好笑,也笑了出來:「我這麼告訴你吧!我蕭肅此生從沒怕過誰,不管是翁家人還是你翁淳的冤魂,儘管來!人擋我,我殺之!鬼纏我,我屠之!」言畢。拂袖而去。
  出大理寺後,向蘭芷命道:「蘭芷去告訴宋少卿,要他好生關照翁淳。」
-------------------------
後記:
  芍藥第七更!
  開始倒數囉~
By Senjougahara Sayak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802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鸞穿芍藥|宮廷|宮鬥|古風|愛情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富嶽三拾六

01-22 20:44

Sayaka
被插!01-22 20:48
柒月七
想製我們母子於死地>致
隨著端度斐的一字一句>木
娘娘加油!

01-22 20:54

Sayaka
勘誤感謝!01-22 20:56
柒月七
綠兒寫得親筆信>的
即刻封閉將德瑞宮>順序反了?

01-22 20:56

Sayaka
對ˊˇˋ01-22 21:18
柒月七
再被些酒水吃食吧>備
娘娘累了嗎OAO

01-22 20:57

Sayaka
等等來改ˊˇˋ01-22 21:18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寫得好,屋主辛苦了。[e35]

01-23 00:09

Sayaka
多謝01-23 00:57
吳旻( °∀°)
辛苦娘娘了! (跪

微臣有一事想請教。試問「且看往後"在"的狀況如何」應如何作解?

還有「娘娘相信那陳婕妤"是"方才說的?』」

「妳若有一句不淨不實……朕不讓妳死,也賜妳百金,作為妳一族入殮的費用!」應是不盡不實才是。

這個些人幾次害娘娘差點沒了性命,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他們。 臣下不解,還望娘娘解惑。

忽然想到,蘇黎真是了不起,隨傳隨到的好幫手。
另外,宋大人真是一個聽命行事的好人WWW

01-23 10:53

Sayaka
勘誤感謝01-23 11:06
Sayaka
最後一句是提問還是有錯字?01-23 11:07
吳旻( °∀°)
不客氣 然後才發現...一樓的留言讓我髒髒了XDD

01-23 11:06

Sayaka
害羞~(艸)01-23 11:08
邵浚羽
太晚來了說,找不到錯字惹OAO
樓上+1一樓的留言各種想歪(捂臉

01-23 12:49

Sayaka
寫手與繪師的親密互動(X)害羞~(艸)01-23 12:53
詰汐
(一樓害羞)芍藥要倒數惹o.o

01-23 14:12

Sayaka
寫手與繪師的親密互動(X)害羞~(艸)01-23 14:13
吳旻( °∀°)
是語病而已~ 這個些人的部分(笑 (那個親密互動讓我整天都興奮到不行XD

01-23 15:34

Sayaka
羞羞(艸)01-23 17:48
唯唯
收尾的意歡好凶狠啊......(抖抖
看完這一段,感覺意歡的復仇總算有了新進度(?),
在故事中我對翁淳的印象不是很深刻,不過浮上心頭的印象,
有點像《甄環傳》裡的大將軍年羹尧,兩者都堪稱朝中大官、手握千軍萬馬之權,
要我來說的話,被端木安了個理由就能下獄拔權流放,好像有點太過草率了呢?
本來像這樣的腳色應該有超群的影響力才對,皇帝甚至還要靠他打仗呢!
為了保全寶貝女兒的性命,真是苦了這位爸爸ww

我想就算端木只是讓他被流放,就憑飛燕樓的勢力,他應該是有命出去,沒命呼吸

04-22 19:22

Sayaka
仔細說來是有點考慮不夠,當初急著要完結~ 也沒考慮那麼多ˊˇˋ04-22 20:15
Sayaka
每次看到唯唯的留言,妾就覺得莫名的開心ˊˇˋ~04-22 20:15
唯唯
廳娘娘這麼說有點不好意思......我只是個特別愛享受故事的讀者而已(?
有些話講得比較直接,如有得罪之處還望開恩啊啊啊(跪下

04-22 20:20

Sayaka
沒事~ 趕緊起來吧~ 咱景仁宮就是可以暢所欲言的~ 何罪之有呀~04-22 20: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zx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後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