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Chap 1.1 只是單純的相信著(上)

作者:Qwerty│2016-01-19 17:27:57│贊助:4│人氣:105

 
Chap 1.1  只是單純的相信著(上)
 
 
  希爾維城東側有一間樸素的教堂。
 
  教堂不大,但是信徒們很多,今天雖然是月之日,早上仍然會進行禮拜。
 
  禮拜結束之後,一些熱心的信徒們留下來打掃場地。牧師夫人放下演講台詞,走進教堂後側,搖身一變成為了孤兒們的保姆。
 
  以前她的主要工作是煮飯、打掃、照顧這些小孩子。現在有一些長大了,當起了哥哥姊姊,會幫她照顧更小的孤兒,也分攤了許多家事。她的角色逐漸轉為教學者,講一些故事給這些沒錢上學的小孩們聽,或是教導一些生活常識,以便他們日後能獨立生活。
 
  差不多到中午時分,煮飯的女孩將一盤一盤菜餚端上餐桌,菜色看起來比牧師夫人自己作的還要好吃。想到當初那個女孩身高不到現在一半,偷偷溜進廚房,探頭探腦地在她背後看她煮飯的模樣,她莞爾一笑,招呼著其他小孩來吃午餐。
 
  大多數的小孩在吃飽後就跑去遊戲室玩了,有一個年紀稍大的在廚房裡洗碗。房間內只剩下牧師夫人一個人。
 
  一個高瘦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看起來剛睡醒,頭髮亂翹,眼睛空洞無神,儀容毫不整理。
 
  「牧師夫人,我需要告解。」
 
  牧師夫人微微一笑。自從三天前小石回到教堂後,一直關在樓上的房間不出來,餐點都放在他房門外面。今天終於等到他主動下來吃飯了。
 
  「先來吃飯吧,小石。桌上有留你的份。我們可以邊吃邊談。」
 
  小石坐下來開始吃飯。廚房裡的男生洗好碗走進來。
 
  「你先幫我看一下其他孩子。今天下午我會晚一點上課,謝謝你。」
 
  男生點點頭,看一下小石,然後走了出去。
 
  牧師夫人在旁邊看著小石吃飯,好一陣子才開口說話。
 
  「你好久沒有住在教堂了呢。」
 
  「嗯。」
 
  「在想潔西卡的事情嗎。」
 
  「嗯。」
 
  「能說說你的煩惱嗎?」
 
  「嗯。」
 
  小石似乎急著想要把所有一切同時說出來。
 
  「牧師夫人。我沒有能力阻止潔西卡離開……」
 
  「……事前沒有任何察覺……她沒有跟我說……」
 
  「……不知道作錯了什麼……感到羞愧……」
 
  他的聲音斷斷續續,時大時小。
 
  「……我可能不是她的朋友,不……也許從來都沒這回事……」
 
  「……從來沒有真正了解過她……幫助她……」
 
  「……萊姆以前都……我比不過她……潔西卡……」
 
  後來開始有些語無倫次,喃喃自語。
 
  「……能力……謠言……因為……不是那樣……」
 
  「……她……也許……但是……」
 
  「……不是……」
 
  「……」
 
  最後是一片沉寂。
 
  「小石?」
 
  小石低著頭,停下了所有動作和聲音。
 
  牧師夫人無奈地搖了搖頭,思考了一下。接著說道。
 
  「小石,要聽故事嗎?」
 
  「是太陽經的故事嗎?」
 
  小石抬起頭來問道。牧師夫人有說不完的故事,所有故事都是從太陽經中出來的,小石幾乎每個故事都聽過了。
 
  「是的。」
 
  奇怪的是,太陽經雖然很厚,但篇幅總是有限的,但牧師夫人總是有辦法說出小石沒聽過的故事。小石以前曾經懷疑過這點,但自從離開教堂之後,許久沒有碰到牧師夫人,這個問題就不了了之了。
 
  牧師夫人開始了她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他們是一對戀人,彼此深深地愛著對方。
 
  他們結婚後,搬到了新的地方住,生活雖然貧苦,但是單純快樂。
 
  有一天,那個男孩突然離開了女孩。
 
  他留下了紙條,『請在這等著我,我會帶著這世上的真理回來找妳。』
 
  女孩感到難以置信,她以為男孩永遠都不會離開她。
 
  她日以繼夜地哭著,不斷地呼喊著男孩的名字。
 
  某天晚上,夜天使豆豆來到女孩的夢裡找她。
 
  夜天使告訴女孩,一定要相信男孩還愛著她,
 
  她要為男孩禱告,準備好和男孩一起迎接真理的到來。
 
  女孩醒來之後,感到全身充滿了能量。
 
  她思索著要準備什麼來迎接男孩。
 
  她想到了石雕,她為男孩刻一個石雕像。
 
  其他人看到了覺得很好,想要買下來。
 
  她不肯賣,刻了其他東西給他們。
 
  幾個月後,她生下了一個兒子。
 
  她想到她應該把她和男孩的兒子好好養大。
 
  於是她刻了許多石雕拿去賣,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兒子身上。
 
  女孩刻的雕像很好看,名聲逐漸傳播出去。
 
  有一天國王的使者來找她,請她為王國刻一些石像。
 
  她不願意,她想到她要留在這裡等男孩。
 
  使者妥協了,請她在家裡刻好之後再運過去。
 
  女孩刻了很多東西。有國王和皇后、有衛兵和宮女。
 
  但是,最受到國王讚賞的,是一對平民夫妻和小孩玩耍的石像。
 
  她得到了很多獎賞。她讓她的兒子去王國裡訓練。
 
  她的兒子成為了王國裡最強的騎士,打了許多勝仗。
 
  女孩已經不愁吃穿了。可是她想到了男孩。
 
  男孩所追尋的,是世界的真理。
 
  她記得,太陽神說過,祂就是真理。
 
  於是她開始述說太陽神、月女神與星光神的事蹟。
 
  大家受到太陽神的感召,變的能夠和睦相處,
 
  戰亂不再發生。人們都非常感謝女孩。
 
  而女孩仍然每天雕刻石像,以及想著男孩。」
 
 
  牧師夫人的故事停在這裡。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要去上課了。」
 
  她再次露出微笑,起身離開。
 
  「啊,結束了?那個男孩最後沒有回來嗎?」
 
  「不知道呢。」
 
  小石舉起左手,似乎還有話想要說,眼看著牧師夫人頭也不回地離去。
 
  果然是新的故事啊。不過有幾個地方不太對勁,不像太陽經的口吻,特別是結尾。也許牧師夫人有改編過一些地方吧。太陽經很多故事的結構都太像了,小石一時也搞不清楚這是出自哪篇的故事。
 
  話說,故事中女孩的行動簡直不可思議,那個男孩到底哪裡值得她相信呢?
 
  他把剩下的食物吃完,洗好自己的餐盤,走到牧師夫人上課的教室外。
 
  牧師夫人已經上課到一半了,對像是年紀比較小的小孩,教室前面掛著月曆,那應該是從教堂入口處拿過來的。
 
  「……有沒有注意到,為什麼月曆上每一排都有七天呢?這代表……」
 
  「……每一個星期的第一天是星之日,依序是土之日、火之日、風之日、水之日、月之日和太陽之日……」
 
  小石就這樣靠在牆壁上,看著牧師夫人上課。
 
  「牧師夫人,外面那個人是誰啊?」
 
  「他是你們的大哥哥小石,比你們大了十幾歲,現在是希爾維學院裡面,很聰明的學者喔。」一些小孩們聽到希爾維學院時驚呼了一聲。
 
  牧師夫人繼續說著,「他現在在外面跟牧師夫人學習怎麼當一個好的老師,以後他也會當老師,幫別人上課喔。你們如果現在好好學習,也能變的跟他一樣厲害呢。」
 
  小孩們分別以景仰、好奇、羨慕等表情看著小石。牧師夫人又開始說起故事,將小朋友們的目光吸回去。
 
  「……太陽之日是休息的日子,人們放下他們的工作,來到教堂禮拜……」
 
  「牧師夫人,為什麼白天不用工作,要到晚上才工作呢?」
 
  「你的意思是,太陽之日不工作,星之日和月之日反而要嗎?」
 
  「嗯嗯,就是那樣。」
 
  「土、火、風、水依序代表春、夏、秋、冬,一年四季輪轉。人們一生當中,為了各種事情不斷地忙碌著,在星光尚未褪去前就開始工作,到了月亮升起時也不得歇息。直到太陽之日來臨,太陽的照耀讓全身充滿了光,才是真正解放的時候……」
 
  牧師夫人的故事持續著。
 
  小石似乎沒有在聽,就只是看著教室內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那天下午,他一直在想剛才牧師夫人說的故事。
 
 
 
 
 
  晚上,希爾維學院第二宿舍。
 
  「叩叩」有人敲著門。
 
  「請進。」
 
  兩個男子打開門進入了房間。
 
  先走進來的是一個壯漢,頭髮像獅子的鬃毛,全身上下覆著重鎧甲,背著一把鋼製巨斧,這是現任獵人學會會長馬克斯威。他臉上的傷痕是戰爭的榮耀,威武的表情及無懼的眼神,任何敵人看到都要倒退三步。
 
  另一個瘦小的男子從他身旁滑出來。穿著魔法師的正式服裝,藍色長袍及巫師帽,戴著圓框細邊眼鏡,這是現任占卜學會會長戲言。他無時無刻掛著一抹微笑,看起來無害但也不顯得親切,好像只是他的個人特色一般。
 
  「很好,只有你一個。」
 
  馬克斯威環視了一下房間,因為他的存在顯的更為狹小擁擠。
 
  「你們兩個怎麼會一起出現啊。」
 
  小石盤腿坐在其中一張單人床上,以疑問的口吻問道。向牧師夫人道別也才傍晚的事而已。
 
  「聽說你回到宿舍就來啦。萊姆大姐下了禁令不准我們去教堂哪。」
 
  「難怪都沒人來找我,多管閒事的死萊姆。」
 
  戲言輕輕地坐上另一張空的單人床。被單幾乎沒有因為他而凹陷。
 
  「噢噢,那是怎麼坐上去的啊,你真的坐著嗎?」
 
  「比起言語的重量,人身顯得輕多了。」
 
  「啊,好吧。」總覺得被糊弄過去了。「所以你們是來做什麼的?」小石切入正題。
 
  「當然是來問潔西卡的下落。」馬克斯威一句話劈過來。
 
  「那樣問太過了。我們只是來關心一下你的情況。」戲言試著緩和一下氣氛。
 
  「哼,還這麼客氣幹嘛,小石躲了三天,我們可是被人纏著的啊。」
 
  「你也犯不著跟那些人對著幹,幾句話混過去就行了。」
 
  「那些人根本不懷好意!他們是衝著學會來的,難道你沒有任何感覺嗎?」
 
  「有啊。對學會積怨已久的人,特別是某些居民代表。」
 
  「所以早應該把他們--」
 
  「別衝動。這次事件起於潔西卡,帳一定算我頭上,你被捲入是因為你以前是她老師,和獵人學會無關。咬牙撐過就是了。」
 
  「那你怎麼辦?你們學會可不能再少你一個。」
 
  「所以現在我們才會在這裡。」戲言轉向小石。「我們是來請你幫忙的。」
 
  「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萊姆沒跟你說嗎?那好,我簡單說明一下。」
 
  三天以來,整個希爾維城外圍,特別是東城門延伸出去的區域,都被徹底搜查了一遍,沒有任何收穫。目前只剩一組追捕小組在活動,策略轉為討論潔西卡的動向以及防範不利行為。居民的情緒已經緩和許多,但也開始對兩學會咎責,質疑學會的處理方法與能力。居民代表們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也不安撫群眾,放任大家在學會門口前群聚抗議。目前學會的對策是加強希爾維城進出人士的控管,短期內會建立緊急狀況應變SOP。
 
  「以前學會也跑過幾個人,從沒有像這次動作這麼大的。」馬克斯威說道。
 
  「居民代表提出的方案是,讓居民對學會成員進行評價投票,評價好的會有獎勵,過低的會遭到處罰,甚至逐出學會。」
 
  「這樣他們就能動員,用投票的方式趕走看不順眼的人。」
 
  「還是要看表現吧,居民沒那麼好搧動。我覺得還不錯。」
 
  「不要現在做,現在一定會被灌爆負評。」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戲言說話的口吻轉為嚴肅。「小石,可以請你將你所知道,關於潔西卡的事情告訴我們嗎?」
 
  「這個嘛……」小石一時也不知道從哪說起。
 
  「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直接問。」馬克斯威略顯暴躁地說,「首先,潔西卡在哪裡?」
 
  「馬克斯威,我說過--」
 
  「沒關係的,戲言。」小石向戲言搖了搖手,直視馬克斯威。「我不知道。」
 
  「她有沒有告訴你她會去哪?打算做什麼?」
 
  「沒有。」
 
  「真的沒有?你們前一天晚上一起吃飯對吧。」
 
  「啊,是的。」
 
  小石也一直試著想從那天晚上潔西卡的行動,看出任何一絲她會逃跑的線索,即使是馬後砲也好。但是三天以來,無論他怎麼思考,就是想不到理由。
 
  「她就像平常一樣都不說話,像平常一樣坐同一張桌子,點一樣的菜色。我和萊姆就像平常一樣聊天,她吃完之後就坐在那邊發呆,偶爾摸摸桌上的黑水晶球。最後我和萊姆結帳,然後三個人在店外走了一段路,在同一個路口分開了。一切都跟平常一樣。」
 
  「是嗎,萊姆呢?」馬克斯威問道。
 
  小石有想過從萊姆的角度思考。但是萊姆的行為相對不固定,很多行動原因不明。平常就有點舉止怪異的她,分析時反而覺得她做什麼都很正常。
 
  「你們沒有問過她嗎?」
 
  「問是問過了。」戲言說道,「她只回答沒什麼變化,所以來問你看看。」
 
  「萊姆那天從樹上跳下來要嚇潔西卡,結果被閃開了,摔得一身泥土。」
 
  一陣尷尬的沉默。
 
  「……這有什麼含意嗎?送別的儀式?」戲言受到不小驚嚇,故作冷靜地問道。
 
  「不,她以前就做過兩次一模一樣的事情,下場也一模一樣。」
 
  「真像她的作風。」馬克斯威理所當然般地說道。
 
  「她踢倒了餐廳的大門,然後像服務生一樣比著請進的手勢讓潔西卡先進去。」
 
  「呃,幫潔西卡開路嗎?這會嚇到人吧。」
 
  「那家餐廳的門用點力就能踢倒,就是因為她踢壞了好幾次,才會這樣設計。店長還笑著把門裝回去。」
 
  「那還是會嚇到人吧。」
 
  「她在桌子間翻空跳,跳到我們平常吃飯的那個桌子。」
 
  「沒有干擾到其他人嗎?」
 
  「那天沒有其他客人。她的動作其實是在點餐,用跳哪張桌子和順序決定的。」
 
  「……要是有其他人那怎麼點餐?」
 
  「她會用說的。」
 
  「那不直接說就好了嗎。」
 
  戲言式地冷靜吐槽。雖說如此,看他的表情似乎是受到打擊了。
 
  「一次說完吧,不要浪費時間。」馬克斯威趕著小石。
 
  「可是--」
 
  「你慢慢說才是凌遲他。」
 
  「呃,好吧。」
 
  小石說了當天晚上剩下的故事。幾乎沒有提到潔西卡。少數時候是小石自己聊天的內容,剩下都是萊姆的特異行為。
 
  「最後我們在那個路口分開了。我要往東走回第二宿舍,潔西卡要去第一宿舍。萊姆跟著潔西卡一起走。」
 
  「就這樣啊。雖然情節有點誇張,習慣了。」馬克斯威的結論。
 
  「……不愧是萊姆大姐。」戲言低著頭,雙手環繞在脖子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其實萊姆只有在潔西卡面前會這樣。平時也就是正常正常偶爾呆呆的。」
 
  「我認識的萊姆大姐超級兇狠的。」
 
  「話說,萊姆跟潔西卡一起走去做什麼?」馬克斯威追問道。
 
  「啊,不一定。萊姆晚上的活動也很多,她有時候跟我,有時候跟潔西卡走,或是往西走第三個方向。她也會往北走回去,只是陪我們到路口而已。」
 
  「不是問她怎麼走。她晚上在做什麼?」
 
  「她是跟我說她要去補充幾天後任務的糧食和一些裝備。」
 
  馬克斯威瞳孔張大瞪著小石。
 
  「啊、啊、怎麼了?」
 
  即使小石心底明白,那只是馬克斯威發現了什麼東西時的表情,和他真正發怒還差得遠,但還是往床後退了一大截。
 
  「那是整整一星期後的任務,她從沒這麼認真。這些東西獵人學會也都有準備,她那天沒有來過物資處。」
 
  「你是說你懷疑她說謊,去做別的事了?」
 
  「懷疑她很久了,暗地幫助潔西卡,無論什麼方式。雖然一直沒有確實的證據。」
 
  「這個,其實她說謊很正常。她平時就是不會坦白自己行蹤的人。她以前經常說她要去做什麼什麼,結果繞到我會經過的路旁丟我石頭。」
 
  「那就更可疑了。」
 
  「我不認為萊姆有問題。這幾天蒐集情報的時候有問到萊姆當晚的行蹤。」戲言恢復了正常,試著為萊姆緩頰,「她被人看到跑去麵包店,拿了一些白天沒賣掉的麵包在那邊吃;有人看到她在你們學院的健身房練習;第四宿舍的管理員說她在頂樓看星星;還有人看到她在希爾維花園裡面晃來晃去。」
 
  「真是可疑。」
 
  「你只是單純覺得可疑而以吧。」戲言吐槽他。
 
  「不,連我都覺得可疑了。」小石說道,「戲言你的情報準確嗎?萊姆一個晚上也做太多事情了吧。」
 
  「就是這樣。」
 
  「你根本不知道可疑在哪吧。」小石吐槽他。
 
  「應該是準確的。因為萊姆頭上頂著一隻綠色史萊姆,整個希爾維城最不會被認錯的人就是她。」
 
  「有可能是替身吧,只要頂著一團東西就好,那時還是晚上很好偽裝。」
 
  「萊姆沒有製造替身的魔法能力。如果是別人頂替她的話,就代表有共犯了。可是,城裡面又有誰會願意為了潔西卡做這種事情?」
 
  「潔西卡本人啊。」馬克斯威說道。
 
  「不,這是不可能的。潔西卡那天晚上在大家面前示範魔力集中訓練,占卜學會所有人都是證人。」
 
  「那就是小石了。」
 
  「那我為什麼要幫你推論這一堆東西……而且我和她身高差那麼多,她頂一隻史萊姆也沒到我脖子啊。」
 
  「那就是我了。」馬克斯威宣言一般地說道。
 
  其他兩人張著嘴看著馬克斯威。
 
  「……以上推論都不算。總之萊姆很可疑。」馬克斯威雙唇緊閉,僵硬地往兩人回瞪。
 
  「好吧我們回來。剛才討論到哪了?」小石不理馬克斯威,問著戲言。
 
  「你剛才把那天晚上吃飯的事情說完,直到你們到路口分開為止。」
 
  「那不就沒了。現在怎麼辦?」
 
  「繼續問你問題。」
 
  雖說如此,也不知道要從哪裡問起。戲言開始思考。
 
  「失戀。」馬克斯威從口中迸出兩個字。
 
  「對,沒跟你說到這個。事情發生的第一天晚上我們有開臨時緊急會議,萊姆大姐說潔西卡逃跑的理由要對外公開是失戀。你有任何想法嗎?」
 
  「啥,什麼爛理由,潔西卡失戀那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你不如說是萊姆失戀吧。」
 
  「噢,原來是萊姆大姐失戀了,難怪那天那麼暴躁。」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那只是個反駁。」
 
  「你們三個一直走的很近啊,湊一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
 
  「不,沒有……那不是我一定要被配對的意思嗎!」
 
  「所以小石你甩了哪個人啊?不管甩哪個下場都不會太好的樣子。」
 
  「一開始就沒有跟誰交往了啊!」
 
  「開始緊張了,小石你真是不會說謊。」
 
  「只是覺得又要被誤會了好嗎!」
 
  「戲言,不要為難他。」
 
  馬克斯威對戲言比出暫停的手勢。
 
  「不用逼他承認他沒做的事情。」
 
  雖然偶爾腦袋會當機,但馬克斯威畢竟是個正人君子。
 
  這一刻小石打從心底感謝他。
 
  「你比較喜歡潔西卡還是萊姆?」馬克斯威問道。
 
  「我收回剛才的感動。」
 
  「不賴嘛。」戲言對馬克斯威比了個拇指,「別逃避問題啊,難道你心中都沒有答案嗎?」
 
  「別再問這種問題了拜託你們。」
 
  「
  因為你從來都不願意正視自己的感情哪。
  」
 
  小石心想糟了。
 
  「
  當你覺得兩個都很好的時候,就會逃避選擇,
  用我們只是朋友之類的話來麻痺自己。
  」
 
  「不要拿占卜師那套出來玩我。」雖然這麼說,但多少還是會受到影響。只要一去想就輸了。
 
  「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
  埋藏在你心底的感情只會不斷地增加,
  你將要不斷地受到折磨。
  」
 
  「不要再說了啊啊啊---」
 
  「
  回想你們在一起的時光。
  回想曾經一起做過的事。
  哪個女孩令你印象深刻?
  哪個女孩對你更為溫柔?
  哪個女孩會讓你不惜赴湯蹈火,只為了完成她的願望?
  哪個女孩會令你不禁捨命相救,只為了保護她的身軀?
  誰,才是在你心底留下最多刻痕的那個人?
  」
 
  「呃呃……」
 
  「
  你非常幸運地能遇見兩位好女孩,
  但你沒辦法同時擁有她們。
  選擇乍看之下令人痛苦,
  被迫放棄其中一個,是多麼的令人煎熬難耐。
  但只要作出決定,煩惱將一掃而盡,
  舒暢的感覺席捲而來,淹沒過去一切不快。
  你所選擇的,就是那最甘甜的果實。
  」
 
  「……」
 
  「
  來吧。請問,潔西卡和萊姆兩個女孩,
  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
 
  語畢,戲言笑著將問題拋向了小石。
 
  「那個,我、我、覺得--」
 
  小石已經躲不掉了。
 
  「--我覺得、我、比較--」
 
 
  忽然「喀答」一聲。
 
  馬克斯威右手握緊背後的大斧,左手護在身前,呈現備戰姿勢。
 
  「--啊?」小石中斷了發言看著他。
 
  房間內幾乎沒有揮動斧頭的空間,他一砍房間一定全毀。
 
  「附近有人是吧。」
 
  戲言右手伸直,左手捧著一顆不知哪來的水晶球,直直盯著它看,念了一大串咒語。
 
  水晶球發出微弱的光芒,「調查開始。」
 
  「啊,等等,你們是怎樣,宿舍有其他人在附近很正常吧?」
 
  小石回復了正常。他可不想看到他的床被劈成兩半什麼的。
 
  「你忘了嗎,今晚有例行全體會議。除了你以外,宿舍不應該有人。」
 
  馬克斯威眉頭緊皺,用他自己的方法偵查周遭的環境。
 
  「那你們也是溜出來的啊!」
 
  「不知道目的是什麼,總之先找出來再說。」
 
  「切,居然在你床下。」
 
  戲言找到了目標,同時往後跳,避到馬克斯威身後去。
 
  「讓開。」馬克斯威向前跨了一大步。
 
  「等一下啊啊--!」
 
  小石大吼著,隨即發覺有一個聲音和他重疊。
 
  「你們反應很大耶,毀了宿舍誰要賠啊。」
 
  一團綠色的東西從床底下探出來,接著爬出一個嬌小的女生。
 
  「精彩的片段就差那麼一點了,被你們搞砸了啦。」
 
  其他三個人都以差不多傻眼的表情看著她。
 
 
 
 
 
  白髮女子吃過餅乾後就再也沒有說過話了。
 
  無論狐族男子怎麼問她問題,她都保持著沉默,偶爾會微微撇過頭去。
 
  男子判斷女子對他沒有惡意,就把女子從網子裡放出來了。兩人回到原現場拿回自己的東西,途中撿了一些木柴,在天黑之前男子在網子下的空地升了一起火堆。火光照亮四周的樹林,大約十幾公尺內的範圍,再往外是一片漆黑。
 
  男子給了女子一個小平底鍋,讓她自己在火堆前玩烤栗子。女子很快就放棄了,把鍋子和栗子丟在一旁,雙手抱膝坐著不發一語。
 
  「再等一下,快好了。」
 
  男子在樹上邊忙邊說道。他在綁今天晚上要睡的吊床。
 
  「好,這樣就有兩張床了。」
 
  另一張床就是原本困住白髮女子的麻繩網,已經被男子改成勉強能睡的吊床。
 
  他跳下樹,走到火堆旁邊,坐在女子的斜對面。
 
  「那麼,我再來挑戰一次。之前我直接用艾米莉叫妳妳都不理我。」
 
  男子說道。
 
  「現在,我會假裝不知道妳就是艾米莉。所以妳現在只是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女生,對嗎?」
 
  女子點點頭。
 
  「呀-達!就是這樣。」終於得到回應,男子右手握拳,臉上浮現了成就感,「那我想想,這樣的話我們兩個應該是互不認識。好,就是這樣。」
 
  男子將右手擺到自己胸口。
 
  「我是傑菲爾,十八歲,來自翡翠村,興趣是蒐集與製作各種有趣的東西,專長是在森林裡探險,最喜歡的人是艾米莉。好了,換妳自我介紹。」
 
  女子完全無視他。
 
  「欸欸,這樣行不通嗎。那不然這樣,我來問妳問題。妳是女生嗎?」
 
  女子點點頭。
 
  「沒錯,就是這樣。只要問點頭跟搖頭能回答的問題就好了。妳滿二十歲了嗎?」
 
  女子搖搖頭。
 
  「妳的頭髮都遮到眼睛了,能撥開一些嗎?」傑菲爾指著女子的頭髮。
 
  女子搖搖頭。
 
  「這樣啊。妳以前住在翡翠村對嗎。」
 
  女子搖搖頭。
 
  「欸--也是,裝作不是艾米莉也不會說自己來自翡翠村,不能這樣問。不,啊啊,這樣我要錯亂了。我需要什麼東西來分別。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呢?」
 
  女子沒有回應。
 
  「不對,這個要怎麼問啊。呃啊,妳願意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女子搖搖頭。
 
  「妳自己知道妳的名字嗎?」
 
  女子先點了一下頭之後轉成搖頭。
 
  「欸--這什麼反應。那妳不介意我幫妳取個名字吧?」
 
  女子遲疑了一下。然後把頭撇到一邊去。
 
  「好的,叫妳艾米莉諾行嗎?」
 
  女子比之前稍微大幅度且緩慢地搖頭。
 
  「不能偷渡嗎。呃,這下麻煩了。嗯,那個,不然叫妳小白好了。除了妳和艾米莉之外,我還沒有看過白色頭髮的人。」
 
  女子沒有任何反應。
 
  「好的,就是這樣。現在就暫時先叫妳小白。那麼小白,妳是從哪裡來的呢?啊啊,不行這樣問。呃,可是這很難問啊,我要一個一個猜嗎。話說這裡是森林深處啊,妳是怎麼來到這裡的?用走的?」
 
  小白點點頭。
 
  「走了多久呢?我想想,這附近除了翡翠村,最近的不就希爾維城嗎……」
 
  小白點點頭。
 
  「欸--以妳這種程度要走個兩天吧。」
 
  小白搖搖頭。
 
  「不用兩天,一天?一天半?」傑菲爾看小白沒有回應繼續問道,「超過,三天?」
 
  小白點點頭。
 
  「這樣啊。如果是我大概一天半就到了。妳來這裡做什麼呢?回家?」
 
  小白搖搖頭。
 
  傑菲爾乾笑兩聲,「哈哈,當然不是。欸,這個也不好猜啊。跑出來玩然後迷路了嗎?」
 
  小白搖搖頭後點點頭。
 
  「不是來玩的可是迷路了。妳是自願走來還是非自願走來的?」
 
  小白沒有立刻回應,直到男子幾乎要接下句話時才點頭。
 
  「自願走來的,可是很難選擇,然後不是郊遊。這什麼狀況。離家出走?逃跑?」
 
  小白搖搖頭後點點頭。
 
  「不是離家出走是逃跑。欸--有人身安全問題嗎?」
 
  小白迅速點頭。
 
  「沒問題,有我在我一定會保護妳。啊,沒有,就算妳不是艾米莉只是小白,我一樣會這麼做的。」
 
  傑菲爾一陣尷尬後,繼續丟出問題。
 
  「話說回來妳是從希爾維城來的。妳不會待在那種地方吧,那裡對狐族超級不友善的。我想想,希爾維城之後還有什麼--」
 
  小白搖搖頭。
 
  「欸。妳一直待在希爾維城?」
 
  小白點點頭。
 
  傑菲爾意識到了更基本的問題。「妳是狐族嗎?」
 
  小白搖搖頭。
 
  「欸-----不是吧,是人類嗎,不是狼族吧?」
 
  小白點點頭。
 
  「呃……那個,呃……」傑菲爾陷入混亂了。
 
  小白靜靜地坐著。
 
  「那個、那個,妳有曾經記憶喪失過嗎?有沒有什麼時候的事想不起來之類的?」
 
  小白搖搖頭。
 
  「妳是不是以前是狐族,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人類了?」
 
  小白搖搖頭。
 
  「一直以來都是人類嗎?」
 
  小白點點頭。
 
  傑菲爾頭低著,左手手臂舉起靠著額頭,手掌張開朝外,面露難色地沉思著。
 
  「這樣的話,可能的結論就只有兩個了。一個是妳說謊。另一個是--」他顯然不願意這麼說,「妳就真的只是小白而已。」
 
  小白搖搖頭後點點頭。
 
  「果然是這樣嗎。到頭來是誤會啊,還是沒有找到艾米莉呢。」
 
  傑菲爾又沉默了一陣子。
 
  「好吧。」他再次把右手擺到自己胸口。
 
  「初次見面,我叫作傑菲爾,棕狐族,十八歲。請問小白妳能當我的朋友嗎?」他向小白伸出右手,作出握手的姿勢。
 
  「為什麼我是艾米莉?」小白反問道。
 
  「啊……」傑菲爾收回右手,想了一下,「這個問題好怪啊。因為妳想知道艾米莉是什麼樣子嗎?也對,應該會想要知道的。」
 
  「妳和她長的很像,真的很像,除了妳的頭髮比她長了一些。聲音也是一樣的。
 
  「艾米莉本來就是害羞內向的女生,不過沒像妳這麼沉默。
 
  「她也比較有表情。她坐在我旁邊的時候會笑的。
 
  「妳的體力就和她一樣差。但是戰鬥與投射技巧都好非常多,艾米莉不擅長這些。
 
  「坦白說妳也有一點狐族的感覺。如果妳真的不是的話,那妳的魔法能力很高,可能比艾米莉還厲害。我沒什麼魔法能力,我很羨慕妳們這樣的人。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個關鍵。」
 
  傑菲爾從脖子間拉出了一條項鍊。環是黃金作的,上頭掛了一顆水滴型的翡翠。
 
  「妳也有吧。我有看到。妳吊在樹上的那個時候。」
 
  小白沒有作出任何動作。
 
  「把它拿出來吧。我來看看。」
 
  小白搖搖頭。
 
  「真的不要嗎?妳要不要拿出來試試看,說不定她會發光喔。」
 
  小白猶豫了一下,把自己的項鍊拿出來。確實和傑菲爾手上的項鍊一樣。
 
  傑菲爾讓自己手上的項鍊靠近小白的項鍊。
 
  兩顆翡翠發出了微弱的綠色光芒。
 
  「小白,妳願意說妳是怎麼拿到這條項鍊的嗎?」
 
  小白沒有回應,愣愣地拿著項鍊。
 
  「這種項鍊不是到處都有的,即使模仿出來也不會發光。它一定是來自我們村子裡的人,但是我們幾乎不會把它交給別人的。」
 
  傑菲爾說話的口氣帶有一點緊張。
 
  「小白,妳認識艾米莉嗎?還是妳--」
 
  「買來的。」小白微低著頭,項鍊仍然拿在手上。
 
  「跟誰買的?」
 
  小白沒有反應。
 
  「這種東西不應該買的到才對啊。」
 
  小白頭低的更低了。
 
  「是個金髮戴耳環有鬍渣,背後刺青是惡魔像的大叔嗎?」
 
  小白抬起頭來,接著點頭。
 
  「這樣啊。路西法居然在希爾維城裡。惡名昭彰的黑市商人啊。」
 
  小白繼續點著頭。
 
  「那傢伙拿到的項鍊不知道是誰的啊。希望不要是艾米莉的啊……」
 
  傑菲爾自顧自的哀傷起來。小白默默地把項鍊收回去,雙手繼續抱膝。
 
  「啊--那這樣就沒有任何消息了。」
 
  傑菲爾往後一躺,望著被樹葉遮住大部分,只露出一點點的星空。
 
  「跟黑市商人買項鍊,還逃亡到這裡來,妳還挺危險的嘛小白。」
 
  小白點點頭。不過傑菲爾沒有看到。
 
  「小白,妳要不要來翡翠村?」
 
  小白的頭轉向傑菲爾。
 
  「住在荒郊野外也不是辦法。反正妳有那條項鍊。」
 
  小白把頭轉回來,然後點點頭。
 
  「要嘛?」傑菲爾稍微把頭抬起來看著小白。
 
  小白再次點點頭。
 
  「很好,就是這樣。明天要走整整一天的路,還怕妳走太慢,早點睡。」
 
  傑菲爾坐起來。
 
  「妳要睡哪張床,需要我幫妳扶上去嗎?」
 
 
====================

  克爾提一直有在寫的,只是都是五小時五百字的速度……

  本篇有棉花糖徽章獎勵喔~

  希望各位能給予建議與心得~謝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71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querida02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Chap 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氣真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