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一)-第十四章-暗箭顯

作者:Sayaka│2016-01-18 17:04:16│巴幣:42│人氣:298
  忍著腹部的疼痛還有對那兩個庸醫的怒火,道:「你們……」本是要讓他們去找侯蝶他們來。話還沒說完,自門口傳來一句:「娘娘息怒!老臣等定會盡力挽救蘭芷姑娘!」
  回首。是張太醫跟侯蝶,那兩個庸醫和張太醫互相作揖,其中一太醫安心道:「張太醫,您來了就好,這血一直止不住,張太醫您看看這該怎麼辦啊!」
  張太醫回道:「這裡就由我們接手了,兩位同僚先去看看外頭的宮人們是怎麼回事吧。」
  兩人應聲後便出去了,張太醫向我揖道:「娘娘,您先回殿內歇息,這裡有咱們在,請娘娘放心。」
  張太醫既是侯蝶的師叔,醫術自然是不會差的,況且侯蝶也在,我才稍稍放心:「那就交給你們了……」
  說真的,見到他們兩人,對蘭芷的擔心,才稍微地放下。
  被張太醫請出來後,蘭心扶著我慢慢走回正殿。
  看著滿院嫣紅芍藥開得精神,帶著些許血腥的芍藥香漫在整個院子裡。讓我想起……以前的那個「蛇蠍」,那個身染芍藥香氣手持利刃殺人無數的蛇蠍。那朵名為蛇蠍的嫣紅花朵,然,那樣華麗的嫣紅,其真面目,是以為無數人的血養成的。
  這樣的紅,讓花香帶著一抹血腥,在無人的夜裡凜然地綻放。
  但以鮮血沐浴的花朵,即便顏色再怎麼好看,也不會是香的……

  蘭心不放心我剛才不適的反應,問道:「娘娘,您真的沒事嗎?」
  這一問,我現下的感覺倒也不怎麼痛了。便回應她一個微笑,道:「本宮沒事。」
  一入正殿。端木斐見我回來,便道:「意歡見到人了?放心了嗎?」
  「是。陛下。」我身上乏的恨,不願與他多言道:「陛下,今日發生太多事了,讓臣妾覺得有些疲乏。」
  端木斐的眼神裡透著憐惜,嘆了口氣道:「好吧,既如此,妳好生歇息吧,朕先回去了。」說完,起身離開。
  欠身送道:「恭送陛下。」

  因正殿大理寺的人正在調查,蘭心便攙扶我進到東偏殿中的寢殿裡休息。
  她扶我在妝臺前坐下:「娘娘,奴婢伺候您梳洗。」我張望了下。問道:「蘭心這裡今天有整理過?」
  蘭心一邊梳著我的頭髮:「當然了!這是每日工作呀!」
  這裡是偏殿,這貴華宮僅僅只有我一個人住,且住在正殿,貴華宮除了正殿外,是東西配殿,外加一個後殿,但除了正殿外,其它殿閣都不常用。
  今日來到這東偏殿,且不論這裡擺得井然有序的陳設,我以食指畫過那紫檀木妝台,一絲灰都沒有。
  放眼整個宮室,幾乎都是這樣,此刻我才明白,原來「一塵不染」是有可能實現的。
  根本看不出這間宮室已經長久未用,這讓我有點驚訝:「每日的工作?」
  蘭心見我驚訝,也疑惑道:「這不是娘娘吩咐的嗎?」心想,我何時下過這樣的旨意?
  蘭心以為自己說錯什麼話,懦懦道:「是……蘭芷姐姐說娘娘住的地方要乾淨,不容一絲灰塵,奴婢還以為是娘娘的旨意……」
  原來是蘭芷,她還記得,自小我就不喜歡自己住的地方有一絲的髒。
  總是勞煩她了……說起蘭芷,又開始擔心她的傷勢:「蘭心,蘭芷那還沒消息嗎?」
  蘭心將我的頭髮挽起來:「娘娘別擔心,那張太醫可是太醫院數一數二的太醫呢!蘭芷姐姐定會康復的。」聽蘭心這麼說,倒也安心一點。

  言畢,蘭心到屏風後頭探了下:「熱水已準備好了,請娘娘沐浴。」
  看著蘭心,剛說到蘭芷的傷,想到了些事,心中多一個疑問。
  當端木斐帶著人進殿時,地上躺著的那幾具屍首,血跡斑斑,這樣的景象,換做是一般人早就嚇死。這蘭心竟不害怕,是專注於我忘了週邊,還是司空見慣?
  還是其實她也是飛燕樓的人?抑或是別人派來的眼線?蘭心雖跟我許久,自我是昭媛時就跟著,算是我身邊的老人,但我對她的事卻都一知半解:「且慢。蘭心,本宮問妳。」
  蘭心整理著我沐浴用的東西:「娘娘請問。」
  我看著蘭心,蘭心的臉就是一臉天真無邪、沒有心機:「這是妳第一次見到死人嗎?」
  看著蘭心的樣子,雖疑問我的問題,還是回道:「是的。娘娘,奴婢第一次見到。」
  我隨即問道:「那妳不覺得害怕嗎?」
  蘭心把東西放下,道:「娘娘……說實話不害怕是騙人的。其實奴婢當下是怕得要死,但是,若奴婢想著若是那時害怕了,蘭芷姐姐又身負重傷,那麼誰來伺候娘娘?所以,奴婢不能害怕。」
  說完,露出一抹無邪的笑:「況且!娘娘都不怕了,咱們做下人的又有何理由害怕。」
  聽她這麼說,我不禁笑了起來。我笑,不是因為她說得好笑,而是覺得她可愛。
  這樣沒有心機的話,已經許久沒聽到了。
  沒有止境的宮廷爭鬥,偶爾聽到這樣沒有心機的話。就跟大漠之中,能夠喝到一滴水是一樣的。
  她見我笑,臉便紅了起來:「娘娘笑話奴婢……」
  漸漸地不笑了,我輕撫她緋紅的臉頰:「沒有的事,本宮沒有笑話妳,本宮是在為此高興。」
  說起來,若不是她端的那杯菊花茶,我還沒察覺那廝有詐,否則現下我可能已經去見爹娘了,看來,這次又讓蘭心救了一次。
  見她的臉還是漲紅著的,我便道:「好啦好啦!不說這個了,來伺候本宮沐浴,等等給本宮換一套乾淨衣裳,陪本宮去看看蘭芷。」
  蘭心將我身上這件染血的衣裙脫下,伺候我沐浴,熱水之上浮著芍藥花辦,扶搖直上的白煙帶著芍藥香氣。
  芍藥香的熱水洗淨一日的疲勞。想著,若是此刻死了,也無憾了。
  蘭心替我換上身乾淨碧色襦裙,並將髮髻挽起,以一支銀花簪將頭髮扎牢。

  結束後,另一侍女跑進來,欠身:「參見娘娘。」稟道:「娘娘,張太醫要奴婢給娘娘告訴一聲,說是蘭芷姑姑已經脫離險境了。」
  聽見蘭芷已經脫離險境,我高興的什麼都顧不上了,立刻起身前往蘭芷的屋子。
  蘭心忙跟著我:「娘娘!慢點!當心腳下啊!」
  一進屋子,張太醫與侯蝶見我進來,便作揖:「娘娘。」
  看著蘭芷安穩的躺在榻上睡著,便向他倆問道:「蘭芷現在如何了?」
  侯蝶嘆了口氣道:「蘭芷現下好多了。蘭芷失血過多,本已性命垂危,若非侯某與師叔救的即時。否則交給那兩個糊塗太醫,蘭芷現下恐怕已經去下冥府去伺候老爺夫人了。」
  既如此,蘭芷怎麼還沒醒?問道:「那她怎麼還沒醒?」
  張太醫收著銀針,回道:「娘娘,蘭芷姑娘方才喝了藥剛睡下呢。」向一邊整理東西的侯蝶道:「小蝶啊,給娘娘把個脈。」
  侯蝶應了聲,就讓我坐下。搭了搭脈,完畢後,她便向張太醫道:「果然跟師叔預料的一樣。」
  搭了脈,也沒跟我說,我怎麼了,卻回頭跟她師叔回報。還有,奇怪的是,跟她師叔的預料一樣?張太醫是做了什麼預測,真是令人好奇。
  張太醫將整理好的東西收進藥箱中,道:「那就照那張方子去開吧。」
  也沒說我怎麼了,這倒讓人覺得緊張,莫不是,我的身體出了什麼嚴重的病症?
  基於這些疑慮,便問道:「那個……侯蝶我的身體是有什麼問題嗎?」
  侯蝶回道:「沒有什麼大事。就是方才動了胎氣,胎相有些不穩,稍後方子開好,娘娘拿去,吃上幾服就沒事了。」
  原來,剛剛的腹痛是動了胎氣,我還以為是吃壞了肚子才導致的,看來有空得好好看看醫書了。

  張太醫收完東西便向我作揖道:「娘娘,老臣先回去配藥了。」
  我微微頷首,張太醫再次作揖:「老臣告退。」說完,便離去了。
  侯蝶沒有跟張太醫回去,她從袖中取出一藥包,道:「娘娘,這是您要的東西。」
  我接過這包藥,侯蝶再問了我一次:「娘娘真的不再考慮一下蘭芷的那些話嗎?」
  這個問題讓我再次陷入迷思,因為,但凡踏錯一步,我便會成為別人腳下的亡魂。
  然,我並不是怕死,從前那些刀口舔血的日子,早已讓我將生死置之度外。只是現下尚有不願死的理由,還不能就此踏上黃泉路。
  血仇未報,我無顏見九泉下父母。
  當我正在思考這個重要的問題時。聽見,蘭芷雖睡著,嘴卻還在夢囈著:「娘、娘娘……孩子……」
  侯蝶聞此,補上了句:「蘭芷在昏迷的時候,嘴裡也是不斷的說著這句話。蘭芷真的很關心娘娘和娘娘的孩子。」
  輕撫著自己的肚皮,看了眼蘭芷的睡顏,我才定了心,終於做出決定。
  深吸了口氣道:「侯蝶,這藥……我不要了!我會把孩子平安生下來,所以,我的胎就託付與妳和妳師叔了。」
  侯蝶便開心地向我道:「侯某自當為娘娘盡力。」
  這孩子,是蘭芷險些喪命救回來的孩子,我不能讓蘭芷拼盡性命的努力白費。
  所以,孩子我會生下來,我不但要這孩子活的好,還要把我這所學得一切都傳授給他,讓他繼承飛燕樓的樓主之位。

  子時夜,園中蓮池映著夜空,點點繁星襯著皎皎明月,堪稱美景。
  池裡偶有鯉魚,輕點水面掀起波瀾,這眾星拱月的景色,被這泛起的圈圈漣漪攪亂,又成了另一種特別的景致。
  院裡的景色每時每刻都有不一樣的景致,用來打發時間是最好的。
  「娘娘,時辰晚了,娘娘是否要歇下了?」我回頭,見是蘭心,便道:「夜色如醉,還不怎麼想睡。」
  蘭心走向床榻替我將床鋪好,唸道:「娘娘,您如今已有身孕,萬不可貪看夜色而晚睡,這樣對娘娘的身體不好,對胎兒也沒有益處,娘娘還是早點歇息吧。」
  這個蘭心,是我有身孕,又不是她有身孕,怎麼她倒比我還緊張。
  就關心我這點,倒是學得跟蘭芷一模一樣。便輕笑道:「好啦,蘭心妳先去睡吧,本宮再看一會,便就歇息了。」
  蘭心將床鋪好後,應了聲,便出去了。

  蘭心離開後。良久,賢妃便帶著貼身侍女瑜兒進來,賢妃向我施了平禮:「姐姐。」
  「妹妹,坐。」賢妃坐下後,我倒了杯水,放到她面前:「走了這麼遠的路,先喝口水歇歇吧。現下夜已深了,也不好勞師動眾去讓宮人們給我們泡茶,真是對不住。」
  「沒關係的姐姐,今天妹妹這個時辰來本就是想掩人耳目,有這一杯水,就足夠了。」賢妃拿起水杯,飲了口:「姐姐今天遭人行刺,那兇手可抓到了?」
  我搖搖頭,她嘆了口氣,囑咐道:「這樣啊,那往後姐姐宮裡的守備可要小心啊。尤其姐姐現在懷有龍裔,明日妹妹必要向稟報增加姐姐宮裡的守衛。」
  飲了口水:「那就有勞妹妹了。」
  寒暄完了,接著就該來論正事了:「那麼……賢妃妹妹是為了要告知姐姐什麼事情才漏夜前來?」
  賢妃向瑜兒使了個眼神,瑜兒便自袖中取出一個小圓砵,遞給賢妃。賢妃將它打開,放到我面前道:「姐姐,妳可知這裡頭擱著什麼東西。」
  裡頭擺著嫣紅色的膏體,帶著淡淡的香氣:「是胭脂?」
  賢妃嘴角微揚道:「沒錯。」
  我看著這盒胭脂,覺得沒有什麼特別的,一時還摸不清這麼做的原由:「妹妹,不就是一盒普通的胭脂嘛,有什麼特別的嗎?」說著,因這個胭脂的香氣淡淡的,且與以往的胭脂味道有些微的不同,不過卻又有些熟悉,本想沾一點起來聞個究竟。
  「姐姐別碰!」賢妃攔道。
  手將在半空中又收回。我意外了,不就是盒胭脂嗎?有什麼好不能碰的,惑道:「這胭脂裡頭擱了什麼不能碰?」
  賢妃正色道:「這東西裡頭擱著一種,會對姐姐腹中胎兒不利的東西。」
  經賢妃這麼一說,我大概能猜到那個熟悉的香味來由。
  我也曾受此物所害,便道:「是麝香?」
  她嘴角微揚:「姐姐聰慧。」說罷,把蓋子闔上。
  講到現在都不知她此行的來意,若照她的個性,並不是這麼拐彎抹角的人:「賢妃妹妹,你我姐妹都不是九曲心腸的人,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賢妃回道:「姐姐快人快語,只是……姐姐懷有身孕,所以才有些顧忌。」
  什麼事情,還要忌諱我聽了會動胎氣。這倒還真讓我有些好奇:「說吧。」
  她鄭重了語氣道:「妹妹要告知姐姐的,便是當初陷害姐姐禁足的那個人。」
  正打算要出手調查,消息就來了,還真是天助我也:「誰?」
  雖然是在我的宮裡,賢妃還是不放心的張望了下,確認殿裡沒有別人,才道:「姐姐,是鄭充容。」
  果然是她!當初,那般可憐兮兮的來求我,原來早有預謀,當真是防不勝防呀。
  不過,陷害我禁足這件事和這麝香胭脂有何關聯?惑道:「那,此事與這胭脂有何關聯?」
  「當然有,若不是這胭脂,妹妹還不知道,原來當初姐姐被禁足還有這一層關係。」賢妃又讓瑜兒拿出一封信:「就在前幾日,鄭充容身邊的宮女帶著這封信來找我。」
  我接過看了一下,上頭寫得是鄭充容的父親因為做官太正直,得罪了一個有權有勢的富商,富商說是認識朝中大官,揚言要將他挫骨揚灰,還說此事她能求的也只有賢妃了。
  賢妃接著道:「我動了一些銀錢和關係,替她解決了這個困境,然後,她為了答謝我,便將姐姐禁足的原委還有這盒胭脂跟一張寫有奇怪文字的信函交給我。」
  我道:「什麼信函?」
  賢妃自自己的袖口取出那張紙條,遞給我,道:「她說這胭脂本是要用來陷害姐姐的。」
  我接過紙條一看。上頭寫得都是暗語,內容就是有關放置麝香珠一事的方法,最後署名一個林字。
  這林字,總覺得有些熟悉,不過怎麼的就是忽然想不起來。
  想了許久,還是沒有想起,想的頭都有些痛了。

  此時,賢妃忽然想起一事道:「對了姐姐,她在將東西交與妹妹之後,還向妹妹囑咐一句。」
  還有交代什麼的話:「什麼話?」
  賢妃再次張望了下,湊到我耳邊道:「小心淑妃。」
  這句「小心淑妃」還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這林字不就跟侯蝶拿給我的拿給我的那封密函一樣嘛!且侯蝶還說信鴿來自皇城北面的宮殿。
  我記得淑妃姓林,淑祥宮便在這北面。線索兜在一起,倒是真相大白了。 俗話說: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我總是防著陳皇后、翁德妃,沒想到這林淑妃也是我的敵人。
  這林淑妃表面上跟我結盟,卻在背地裡搞這些。
  此女,心機更勝皇后、德妃,除了皇后德妃外還有這個淑妃,還真是腹背受敵啊。
-------------------------
後記:
  芍藥第三更!
  備案入不敷出!
  快往生了……
  0 ~(:3 )~ _(:3 」∠ )_
By Senjougahara Sayaka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63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鸞穿芍藥|愛情|宮廷|宮鬥|古風

留言共 9 篇留言

吳旻( °∀°)
一切都將順遂...辛苦貴妃了

也辛苦娘娘了!

01-18 22:42

Sayaka
吐血!01-18 23:25
JEFung3945
爆更~ <^o^/ 爆更~~ \^o^>

01-18 23:09

Sayaka
吐血!01-18 23:25
曉逢 (´・ω・`)
居然懷孕了0.0

01-19 14:38

Sayaka
有深了!01-19 18:37
詰汐
娘娘保重•_•;

01-19 18:02

Sayaka
吐...血...01-19 18:37
狐月イルク
日更第三天辛苦了ww
娘娘你要撐下去啊ww

01-19 18:58

Sayaka
盡力...(吐月讀滿臉血01-19 19:08
邵浚羽
神日更!我快跟不上進度啦XDD娘娘加油!

01-19 20:05

Sayaka
(吐血01-19 22:04
柒月七
娘娘這次沒見到錯字呢!
要繼續加油 奴家看得很開心 σ(o'ω'o)

01-19 21:07

Sayaka
好的感謝ˊˇˋ~01-19 22:04
富嶽三拾六
也更新太快 剛剛才看完這篇=_=

01-21 21:18

Sayaka
日更來著~ GP請記得WWW01-21 21:20
唯唯
宮理的敵人是24小時全方位的是吧......幾乎都沒有什麼信得過的盟友,
不過說真的在意歡跟飛燕樓一眾的面前,
這些人各個都跟跳樑小丑一樣,只是上來服務讀者的啊 (汗

02-26 16:02

Sayaka
有的是來跳火圈的ww02-26 20: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zx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後一篇:[達人專欄] 鸞穿芍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ay060484柚子廚們
我永遠喜歡在原七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