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達人專欄] 燃盡的炎龍姬:深夜的酒席

作者:花梨.奇跡の狭間│2016-01-15 17:52:25│巴幣:82│人氣:2310

大貓酒吧替芙蘭準備的房間十分簡陋,還瀰漫一股陳年的霉味。整個房間還算寬敞,卻連一扇窗戶也沒有,家具只有一張床、兩張椅子與一張桌子,這個環境不像是客房,反倒像是儲藏室。芙蘭對此並不介意,出外旅行的她早就習慣這種生活品質,能夠住在有天花板的室內就算是一種享受。

芙蘭在地上舖了一塊皮墊,取下身上裝備放在皮墊上,然後在皮墊邊緣坐了下來,拿出一塊軟布,開始仔細擦拭裝備。紅龍國的戰士將裝備視為榮譽的象徵,讓裝備蒙塵就等於給自己蒙羞,加上芙蘭擁有公主身分,肩負部族的形象,使得她對保養裝備不敢有絲毫懈怠。

在芙蘭狠狠教訓老鼠幫一頓,衝出門放倒獨耳拉斯後,酒客們以熱烈掌聲迎接芙蘭的歸來,將她視為民除害的英雄。酒客們合力將倒在地上的混混拖出酒吧,隨意棄置在遍布爛泥的街道上,還不忘記摸走身上的錢包,反正那些錢都是從鎮民身上搜刮而來的民脂民膏,正好趁這機會物歸原主。

芙蘭嘆了口氣,其實她不喜歡對付那種宵小之輩,認為這有損格調,然而她最後還是動手了,這都得歸咎於獨耳拉斯!那個渾球竟敢用猥褻的眼光盯著她的胸部,講出那種無恥的話,這些對自視甚高的她是莫大的侮辱。一想到這裡,芙蘭心裡還是一肚子火。

「妳點的酒菜已經送過來囉。」

門外傳來一陣清脆的招呼聲,將芙蘭的心思拉回現實。

「請進,門沒鎖。」芙蘭順口回應。

房門被推開了,一位嬌小的白袍半精靈出現在芙蘭面前。半精靈帶著笑容,手拿兩份放滿料理的托盤,踏著輕快的腳步滑進房內,房間頓時灌入一陣歡愉的氣氛。芙蘭還驚訝地發現,半精靈僅用兩根手指就穩穩撐起托盤,高超的技巧令她嘖嘖稱奇。

「你應該不是這裡的侍者吧?」芙蘭說。她放下手中的軟布,好奇地打量眼前的半精靈。

「我是這裡的房客,名叫艾米利歐。我看見侍者準備將酒菜送到妳的房間,就順便幫他們一個忙。」艾米利歐笑咪咪地說,將兩盤酒菜放到桌上,「妳稍早的表現真是精采呢,我好久沒看到這麼過癮的演出。」

「你過獎了。」芙蘭對半精靈微笑以對。

「紅龍族的芙蘭,我這裡有個建議:讓我們共進晚餐,分享彼此的故事。」艾米利歐手指一彈,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希望妳能夠答應我這個小小的不情之請。」

芙蘭皺起眉頭,她白天騎馬走了很長一段路,晚上又在酒吧裡大鬧一番,現在感到有些疲倦,實在沒有心情跟陌生人聊天。艾米利歐看出芙蘭的想法,從懷中拿出一個紫紅色的酒瓶,瓶身刻有細膩的紋理,芙蘭見狀不禁眼睛一亮。


「寇德司在上!那該不會是精靈的純蜜酒釀吧?」芙蘭驚呼道。

「妳說對了,這可是我的珍藏呢。」艾米利歐用手輕晃酒瓶,「既然要與一位公主共進晚餐,我當然得拿出誠意囉。」

「歡迎你陪我用餐,艾米利歐。」芙蘭伸出右手,與艾米利歐握手致意,「我們趕快開動吧!」

「樂意之至。」艾米利歐笑著說,露出雪白的兩排牙齒。

艾米利歐很快就坐定位,芙蘭把地上的皮墊連同裝備收納到房間角落,才跟著就位。芙蘭從艾米利歐中接過酒瓶,仔細觀察瓶身紋理,然後拉開瓶蓋的軟木塞,將鼻子湊近瓶口,聞到一股發酵過的水果芳香,以及淡淡的青草氣息,令她感到心神舒暢。

芙蘭將淡玫瑰色的純蜜酒釀倒在兩個杯子裡,將一杯遞給艾米利歐,然後舉起自己的杯子啜飲一口。香醇無比的美味在芙蘭嘴中擴散開來,輕微的暈眩感直衝腦門,眼角滲出滿足的眼淚。

「如假包換的純蜜酒釀!各種香味完美調和。只有阿瑪迪爾的精靈才能刻畫出精美的瓶身紋路,也只有他們可以釀出這種美酒。」芙蘭舔舔舌頭,享受純蜜酒釀的美好餘韻,「我這輩子只喝過兩次純蜜酒釀,第一次是在成年式的宴席,第二次是半年前的委託報酬,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能夠重溫它的美味。」

「上個月我幫地精商隊擊退哥布林的夜襲,他們就送我這瓶酒做為報酬。」艾米利歐淡淡地笑了笑,欣賞芙蘭飲酒時的豐富表情,「我很高興妳喜歡它。」

「就算是龍神寇德司,也無法抵抗純蜜酒釀的滋味。」芙蘭用力點點頭,對自己的比喻頗為認同。

芙蘭很快就將杯裡的酒喝個一滴不剩,然後替自己續了第二杯,又很快地一飲而盡,臉上表情幸福洋溢。艾米利歐將酒杯湊近嘴邊,只嘗了一小口就放了下來,開始和芙蘭閒聊。

「芙蘭,妳說妳來自紅龍國,可是我從來沒聽過這個國家。」艾米利歐說。

「你沒聽過紅龍國情有可原。」芙蘭將鼻子貼近杯緣,嗅著杯內剩餘的酒香,「紅龍國位於阿坦莫尼亞的帕米爾之脊,離這裡有一段距離。」


「蓋倫威爾大陸的阿坦莫尼亞?」艾米利歐顯得很驚訝,「蓋倫威爾大陸在黑色深海的另一端,離這裡有數千里之遙。就算日夜不停趕路,也得耗上一年半載。這可不是一段距離而已。」

「我在十四歲的成人式隔天就離開家鄉,展開屬於我的旅程。」芙蘭伸手撕下一根烤雞腿,將其塞進嘴裡,熱騰騰的肉汁從口中滴落桌面,「我在旅程中四處冒險,沿途承接任務賺點旅費,花了兩年以上的時間才來到這裡。」

「十四歲的成人式?這麼說來,妳現在的年紀-」

「前幾個月才滿十六歲。」芙蘭順手將吃剩的雞腿骨放到一旁,開始進攻另一根雞腿。

「我知道妳很年輕,卻沒想到只有十六歲。」艾米利歐瞪大了眼睛,對這個答案感到難以難以置信,「紅龍國真是了不起,居然願意讓這麼可愛的女孩獨自出門冒險。」

聽到艾米利歐這番話,芙蘭的身子震了一下,準備拿取酒杯的右手懸在空中。

「芙蘭,妳怎麼了?」艾米利歐注意到芙蘭不尋常的動作,便出言詢問。

「你讚美我是一位可愛的女孩。」芙蘭對艾米利歐聳聳肩,露出僵硬的笑容,「我是一位戰士,在紅龍國,沒有人會以『可愛』或『女孩』來形容一位戰士,這類柔性的形容詞通常被視為輕蔑。」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艾米利歐一臉尷尬。

「你不需要道歉,這是我的問題,我離開紅龍國後經常碰到這類文化差異。」芙蘭將一條烤焦的麵包塞進嘴裡,咬得咯咯作響,「舉例來說,我們部族的女性習慣藉由展現胴體來表達自信,外地人卻老是以為我們個性放蕩,甚至動輒出言挑逗。我經常告訴自己要入境隨俗,別去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但我就是無法習慣別人的輕浮態度。」

「妳經常像剛才那樣,修理那些對妳不敬的人嗎?」

「剛才的狀況是個特例,我今天心情鬱悶,才忍不住教訓他們一頓。在我拿出縞瑪瑙付帳的時候,那幾個傢伙露出貪婪的目光,我就猜到那些人不是什麼好東西,才決定對他們動手。後來獨耳拉斯率領一票老鼠幫登場,正好讓我活動筋骨,哈!」

「我必須提醒妳,老鼠幫的人數超過二十人,而且每個人都拿著武器。」

「在我的眼中,他們連一個人的戰力都沒有。」芙蘭滿不在乎地說,「老鼠幫不過是一群鱉三,充其量只能唬唬鎮上百姓,沒有任何戰力可言。結果不出所料,我才打趴幾個混混,老鼠幫的士氣便徹底崩潰,揍起來毫無手勁,一點也不過癮。至於他們的老大獨耳拉斯,我承認先前對他有些微的期待,希望他能跟我來場不錯的較量,結果他卻像隻老鼠般夾著尾巴落荒而逃,簡直是遜斃了!」

「妳甚至攻擊他的下體。」艾米利歐咯咯笑著說。

「喔?你目擊到那一幕了嗎?」芙蘭扮了一個鬼臉,「那招很不光彩,平時的我絕對不用那種招式。然而獨耳拉斯是個毫無骨氣的傢伙,這招用在他身上也是剛好而已,唯一的缺點是事後得用橄欖皂洗手。」


「對了,妳為什麼拿縞瑪瑙付帳?」

「我上星期接受礦場的委託,除掉裡面的穴居獸,在巢穴裡找到好幾顆縞瑪瑙。」

「一顆縞瑪瑙可以讓妳在大貓酒吧住上好一陣子耶!」

「為了引出欠揍的傢伙,花點錢是必須的。」芙蘭彈了一下手指,發出清脆的聲響,「你應該懂我的意思。」

艾米利歐點點頭,芙蘭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芙蘭得意地笑了好幾聲,然後重新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料理上。芙蘭盛了滿滿一碗燉肉,拿起湯匙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豪邁的姿態完全不像是一位公主。艾米利歐被芙蘭的模樣逗樂了,他興致盎然地觀察芙蘭,揚起的嘴角一直沒有放下來。

「芙蘭,妳比我看過的許多戰士都來得厲害。」艾米利歐說,「紅龍國的戰士都像妳這樣,年紀輕輕就身經百戰嗎?」

「沒錯。」芙蘭點點頭,「帕米爾之脊終年冰雪環繞,環境非常惡劣,野外滿是兇猛生物。我們從小就必須接受嚴格訓練,培養出堅毅的性格,才得以在這種環境下生存,就算是我這種公主也不例外。」

「包含在空中接住小手斧的訓練嗎?」

「妳說對了。我們其中一種訓練,就是將射出的弓箭徒手抓下來,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的。」芙蘭得意地說。

「妳不擔心失手的話,手腕或手指可能被切下來嗎?」

芙蘭不耐煩地揮了揮手,「獨耳拉斯丟的小手斧飛得那麼慢,我絕對不可能失手。」

「妳甘願為了那群冒犯妳的混混而涉險?」

「舉手之勞罷了。」

芙蘭輕描淡寫地帶過自己的義舉,抓起整罐獅頭伏特加往嘴裡灌,表情顯得很複雜。

「這種酒挺嗆的。」芙蘭的嘴巴嘖嘖有聲,「喝起來味道濃郁,有種滑溜的黏膩口感,韻味停在嘴裡久久不散,我第一次喝到這種東西。」

「妳的發言很容易造成誤會喔。」艾米利歐打趣地說。

芙蘭瞄了艾米利歐一眼,想確認他說出這句話的動機。艾米利歐沒有被芙蘭的眼神嚇到,還是維持原先的那種微笑表情。在確認艾米利歐沒有惡意後,芙蘭才開口回答。

「妳是指男人的那種東西嗎?」芙蘭哼了一聲,「管他的,別人要想歪是別人的事,我才不在乎呢。」

「但是妳卻很在乎獨耳拉斯的言語挑逗。」艾米利歐出言提醒。

「我不喜歡別人開黃腔,認為那是很無恥的舉動。平時講個幾句還不打緊,但是懷有惡意就另當別論。」芙蘭的口氣十分堅定,眼中閃爍著炙熱的火焰。「我是紅龍國的戰士,不容許任何人以任何理由侮蔑我的尊嚴。」

「抱歉,我又冒犯到妳了。」

「沒關係,我不會為沒有惡意的玩笑而動怒。」

芙蘭一口氣喝完整罐的獅頭伏特加,然後將目標鎖定在一隻嚴重燒焦的烤乳豬身上。芙蘭將烤乳豬的燒焦表面用牙齒撕下來吐掉,開始大啖豬肉。艾米利歐不再開口,靜靜等待芙蘭解決眼前的美食,沒過幾分鐘,芙蘭就把整隻乳豬吃個精光。

「這隻乳豬烤得還不賴。」芙蘭打了一個飽嗝,感到心滿意足。

「妳還真會吃呢!」

「這根本不算什麼。」芙蘭長吁一口氣,擺出促狹的笑容,「我剛剛講了這麼多,差不多該輪到你了。說說你的故事吧,艾米利歐。」

「可以啊。妳想從哪裡開始呢?」艾米利歐對芙蘭眨眨眼。

「從你的打扮開始吧。」芙蘭上下打量艾米利歐的裝扮,「你為什麼要穿成那樣?」

「這件白袍嗎?」艾米利歐低頭看著身上的白袍,「這是朋友送我的禮物,他是海克紐斯的牧師。」

「我的意思是,」芙蘭緩緩地說,「你明明是女性,為什麼要穿男性的服裝?」

一陣短暫的沉默。

「妳怎麼知道的?」艾米利歐問道。

「根據你的顴骨輪廓,以及身上的氣味。」

「了不起的觀察力,紅龍國的公主。」艾米利歐露出讚賞的笑容,「我比較喜歡男性的裝扮,行動起來比較舒服。」

「什麼樣的行動?」

「獨自旅行時的所有行動。躲開守衛盤查、迴避痴漢騷擾,跟別人討一點旅費,諸如此類的。」

「跟別人討一點旅費是什麼意思?」

「摸走對方的錢包。」

「扒竊?」芙蘭挑起一邊的眉毛。

「我喜歡稱之為『借用』,跟對方借點身外之物來用。」艾米利歐俏皮地眨眨眼,「而且我只會對壞人下手。」


「你還會刻意挑選壞人下手?」

「當然。這可是我伸張正義的手段呢。」艾米利歐有些得意地說。

芙蘭悶哼一聲,對艾米利歐將扒竊與正義畫上等號頗不以為然。

「艾米利歐,你為什麼要旅行?」芙蘭轉換了話題。

艾米利歐望向天花板,思考幾秒鐘才回答。

「我也不確定耶,大概是尋找新的樂子吧。」艾米利歐說。

「不確定?新的樂子?」這些答案令芙蘭感到意外。

「我將旅行視為一種生活態度,沒有特別的目的。」艾米利歐努力尋思,想找出適合的語句,「如果真的要舉出目的,大概就是希望遇見有趣的人事物,讓我享受到樂趣。就像今晚看見妳修理老鼠幫那樣,我很久沒有看到這麼精彩的戲碼了。」

芙蘭內心五味雜陳,對艾米利歐的說法感到不太自在,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我反而比較在意妳旅行的動機,紅龍國的公主。」艾米利歐話鋒一轉,「妳身為公主,理應過著舒適的生活,為什麼要離開家鄉?」

「你認為怎樣才算是公主,艾米利歐?」芙蘭冷冷地說,「我是一位公主,但這不代表我可以養尊處優。我的童年充滿體罰與責罵,我的日常是無止盡的學習。父親強迫我接受慘烈的戰技訓練,稍有不滿就對我拳打腳踢。母親認為我不夠努力,動輒辱罵我是家族的恥辱。由於我的公主身分,其他孩童不敢與我做朋友,學校老師不願勸諫我的父母。我的臥室是柴房,玩具是棍棒,每晚帶著訓練的痠痛入睡,準備迎接明天的艱苦課程,如此日復一日。我的公主身分並非祝福,而是沉重的枷鎖,所以我才會選擇離開家鄉,擺脫家族替我安排的荊棘路。我要以自己的雙手,開創自己的命運。」

「妳認為自己開創的命運,會比父母替妳安排的命運來得好嗎?」艾米利歐提出尖銳的問題。

「我不知道。不過我又何必去知道?」芙蘭的口氣有些激動,「我將竭盡自己所能,走出屬於我的道路。無論功成名就或是沒沒無聞,無論萬世流芳或是遺臭萬年,只要是我親手開創的命運,無論最後結果為何,我都願意坦然接受。」

一時之間沒有任何人開口。芙蘭玩弄手上的酒杯,臉上殘留著情緒激動的紅暈。艾米利歐低頭望著手上只喝一口的酒杯,原本的笑容變成苦笑。

「妳充滿理想與抱負,芙蘭。不過妳似乎不瞭解,『坦然接受命運』這句話有多麼的沉重。」艾米利歐低聲地說,「我看過許多人懷著偉大抱負,對未來充滿憧憬,為了開創美好前程而努力不懈。他們以為能夠掌握命運,殊不知自己早被命運支配。直到最後,他們才猛然發現,自己一手開創的路,其實正是命運替他們安排的路。」

「我還以為你是個樂觀主義者,艾米利歐,」芙蘭打了一個大呵欠,「原來你也會有那種悲觀的念頭。」

「只是有感而發而已。」艾米利歐搖搖頭,「不好意思,我把氣氛給弄僵了。」

「別放在心上。我當初離家時,我的親友也說過類似的話。」芙蘭擺出促狹的表情,「他們全部反對我的旅行決定,宣稱我遲早會逃回家,不然就是客死異鄉,但是我現在仍舊活蹦亂跳。用成功來反駁別人的質疑,沒有比這更痛快的事了。」

「妳有沒有想過失敗的後果?」

「沒有,因為沒那個必要。」芙蘭的口氣充滿自信。

艾米利歐笑了出來,對芙蘭的態度相當欣賞。

「芙蘭,妳還打算繼續旅行嗎?」艾米利歐問道。

「我明天一早就準備離開。」

「那麼,妳是否願意讓我與妳結伴同行呢?」艾米利歐用手輕拍自己的胸口,「我有豐富的旅行與冒險經驗,對各地風土民情所知甚詳,可以在戰場上獨當一面,一定可以幫上妳的忙。從稍早的教訓老鼠幫,到方才的談話,我相信妳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同伴。紅龍國的公主芙蘭,希望我有這份榮幸與妳同行。」

接下來是一陣寂靜。芙蘭用手托住下巴,注視著艾米利歐,表情若有所思。艾米利歐滿臉期待,像是正在等待發放禮物的小男孩。就這樣過了好幾分鐘,最後芙蘭才緩緩開口。

「對不起,艾米利歐。」芙蘭緩緩地說,「我無法答應你的請求。」

芙蘭的答覆如同一記響亮的耳光,打碎了艾米利歐的期待。艾米利歐的表情垮了下來,臉上寫滿了困惑與不解。

「為什麼?」艾米利歐好不容易才重新開口,「難道妳認為我不夠資格?」

「別誤會,艾米利歐,我相信你是優秀的冒險者與旅行同伴。但是基於某些個人理由,我無法同意你與我同行。」

艾米利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芙蘭投以質疑的目光。

「可以將理由告訴我嗎?」艾米利歐以壓抑的口氣問道。

「我的答案是不行。」芙蘭在最後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我的理由屬於個人的理由,也就是基於個人情感因素的理由。這種理由並沒有理性的說服力,只會對你造成冒犯,所以我無法告訴你。」

艾米利歐站在原地,漠然的表情冷若冰霜,綠色杏眼中毫無情感波動。芙蘭別過視線,將注意力放在杯裡的酒釀上,看著酒釀表面不斷變化的光澤。

就這樣對峙了一會兒,艾米利歐不再堅持。他深吸一口氣,對芙蘭點點頭,轉身走向門口。

「艾米利歐,接住。」芙蘭叫住艾米利歐,將一個小東西拋向對方。

艾米利歐用兩根手指接住芙蘭拋過來的小東西,那是另一顆縞瑪瑙。

「補償你的純蜜酒釀。」芙蘭說。

艾米利歐望著芙蘭,臉上又露出了笑容,比他走進房間時還要燦爛。他對芙蘭露出俏皮的笑容,意味深長地眨眨眼,隨即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間。

芙蘭坐在空蕩蕩的房間裡,獨自面對杯盤狼藉的餐桌,陷入了沉思。在這幾年的旅程中,曾經有無數人對芙蘭提出結伴的要求,但是芙蘭從來沒有答應。芙蘭想探究自己的極限,鍛鍊獨當一面的能力;而且她還沒遇到志同道合,能夠讓她想要同行的對象。

至於艾米利歐,芙蘭認為艾米利歐是相當有趣的人。芙蘭喜歡艾米利歐的活潑,欣賞他的矯健身手,賞識他的親和力。事實上,自芙蘭離開家鄉以來,艾米利歐是第一位讓她願意暢談身世與理想的人。當艾米利歐提出同行的要求時,芙蘭感到很心動,差一點就要點頭了。

但是芙蘭最後還是沒有點頭。芙蘭的本能提出警告,艾米利歐身上有種渾沌的氣圍,綠色杏眼內沒有明顯的感情波動,讓芙蘭無法摸透他的真正念頭,這種人可能非常危險。芙蘭只看過一個人擁有類似的人格特質,而那個人現在正坐在紅龍國的王座上。芙蘭有種預感,若她與艾米利歐同行,艾米利歐很可能把她的命運引導至無法預期的方向,芙蘭不想冒這個風險。

還有一件事令芙蘭很在意。艾米利歐在離開房間前,流露出一閃即逝的強烈情感:渴望、興奮及狂熱,令芙蘭內心感到猛烈的悸動。艾米利歐為何散發這些感情,芙蘭完全沒有頭緒。芙蘭突然擔心起來,艾米利歐該不會在盤算某些計畫吧?


隔天早上天才剛亮,芙蘭披上紅色斗篷,牽出寄放在酒吧馬廄的栗色閹馬,將行李與掌櫃替她打點的糧食固定在馬背上,準備繼續踏上旅途。芙蘭刻意注意四周,並沒有看到艾米利歐的身影,這讓她鬆了一口氣。

芙蘭躍上馬背,正當她打算策馬前進的時候,她注意到韁繩上綁了一個小小的皮囊。芙蘭不解地取下皮囊,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張小小的羊皮紙,以及一顆縞瑪瑙,芙蘭立刻就認出這是她昨天送給艾米利歐的縞瑪瑙。芙蘭拿起羊皮紙,上面只寫了兩個字。

後面

芙蘭立刻轉過身,望著正後方沐浴在晨曦中的大貓酒吧,觀察周遭的街道,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當然也沒有看見艾米利歐。芙蘭哼了一聲,將皮囊與羊皮紙一併塞入口袋,隨即扯動韁繩催促馬兒前進。芙蘭心想,很好,艾米利歐,你想跟我耍花招,那就隨時放馬過來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搞出什麼把戲。

在不遠的一棟小屋裡,艾米利歐站在窗邊,隔著窗簾隙縫觀察芙蘭離去的身影,嘴角漾起了微笑。

紅龍國的公主,妳比我的想像更加有趣呢。很抱歉,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可以拒絕我,你自然也不例外。我將以自己的方式與妳同行,在後面觀察妳的一舉一動,無論妳願不願意。別擔心,我只是一位旁觀者,不打算干涉妳的決定。妳認為自己可以開創命運?那就用行動證明給我看吧,我可是拭目以待喔!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35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ライト
我看完整篇文章之後,我的表情跟豆豆先生一樣

01-15 20:05

花梨.奇跡の狭間
[e4]這個評價很微妙呢01-15 23:16
滝夜叉姫
下篇也是馬克杯大大編的嗎?

01-15 20:06

花梨.奇跡の狭間
這篇出自在下之手 不過人物設定有請到馬克杯監製喔 [e5]01-15 23:17
白髮控-戮劍心
艾米利歐是作者?

01-15 22:12

花梨.奇跡の狭間
<== 作者01-15 23:18
菲雅莉
寫得不錯喔

01-15 23:03

花梨.奇跡の狭間
[e6]謝謝喔(沒呵呵不習慣01-15 23:18
ライト
>>我看完整篇文章之後,我的表情跟豆豆先生一樣

http://i.imgur.com/xp9sE9Z.jpg

是這個臉XD

01-15 23:32

冰霜
看完後真的只能用豆豆先生的表情來形容啊啊啊啊

01-16 01:22

BA
這麼棒的火龍公主
可以別燃盡嗎

01-16 01:37

mhvoo
寫得不錯喔…

01-16 07:44

歐香拿鐵
寫得好棒 [e19]

看到樓上的圖

我笑了XD

01-16 10:15

白髮控-戮劍心
所以你是艾米利歐

01-16 20:11

niat
原來是尾行(18X遊戲)的小說版(誤

01-17 14:48

路邊落葉
老鼠愛米粒:沒有人可以躲過我的強烈追求(大誤[e7]

01-18 1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vermili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RR】第六驅逐隊.無... 後一篇:【RRR】第六驅逐隊.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全新日系獨立遊戲《煉獄紅葉》已上架Steam~ 該拋棄巨乳妹拯救蘿莉囉~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8674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