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想藍-序 始於終結之詩②(微修重發)

作者:橘みかん│2016-01-15 05:24:21│贊助:24│人氣:237
2018/12/25重發,修改人名錯誤,克里斯夫多→克里斯多夫。

 
  「陛下,歐洛巴特的使者到了。」

  這天,歐洛巴特的使者來到了薩艾斯嘉的首都──艾魯達,來使是亨利國王的親弟弟,巴澤爾公爵。

  「丹尼爾王,很榮幸見到您。」

  巴澤爾公爵深深一鞠躬,對著王座上的王行禮。當他抬起頭,發現王座兩旁各站著一人。

  一位是載著單片眼鏡、一身墨綠的魔導師─他連那頭長髮都是墨綠色的─。巴澤爾公爵知道此人便是薩艾斯嘉王宮魔導師──古藍.奧利弗。

  另一位則是留著鬍子、身穿鎧甲的紅髮戰士,這位長年陪伴丹尼爾王征戰沙場的王國將軍吉魯克.維因,對巴澤爾公爵來說可是熟面孔,因為往年丹尼爾王出訪歐洛巴特都是由他護衛。

  「特使快請起。」

  丹尼爾王做了一個手勢,並對眼前的特使微微一笑。

  巴澤爾公爵對上了有著一頭金髮的丹尼爾王那有如紫水晶般地雙眸,雖然臉上帶有笑意,卻讓他莫名地感到一股畏懼。

  「長途跋涉辛苦了。」

  丹尼爾王再度開口,巴澤爾公爵才驚覺自己的失禮。

  「哪裡,非常感謝貴國派人來接我。」

  當他搭船抵達艾魯達西邊的法洛斯港,王宮的人就已經備好馬車,並立即將他護送進城。

  「這便是我王的回覆。」

  巴澤爾公爵從衣服內袋中拿出了一卷羊皮紙,只見丹尼爾王對著吉魯克點頭示意,後者便前去接下。

  丹尼爾王拆開了羊皮紙上的皮繩,靜靜地觀看。

  他身邊的二人則是緊盯著巴澤爾公爵,或許只是在守護他們的王,但這舉動卻足以讓巴澤爾公爵冒出一身冷汗。

  半晌,丹尼爾王笑了起來,「哈哈哈,亨利王同意我國策略啊!太好了。」

  他稍微捲起羊皮紙,交給另一邊的魔導士,並且站了起來。

  「真是非常感謝,還讓你特意前來啊!巴澤爾公爵。」

  「別這麼說,這是我該做的。」

  「來!別站在這兒說話,宴會廳已經準備好了,讓本王幫你接風洗塵吧!」

  如此說著,丹尼爾王走下王座前的階梯,搭著巴澤爾公爵的肩膀一同走出謁見室。

  但跟在他們後面的卻只有吉魯克一人,古藍轉身往另一方向走去,或許是去放置那份回函。
 

  艾魯達城的宴會廳設在頂樓,中間的建築物裡正傳來悅耳的音樂聲。

  雖是準備戰爭期間,但對一向富強的薩艾斯嘉來說,還有足夠的資金來準備宴會,並以此表示對友邦支持的感謝。

  這個宴會除了王室成員之外,還有一些貴族。雖說戰爭準備期的工作之一就是撤除平民,但是會戰地點並非在王城附近,而全體國民都認為,他們這位正值壯年、戰無不勝的王必能取勝,對將軍、魔導士與士兵們的守備也十分信賴,因此沒有多少人撤離。這次的宴會,善良而親民的王也跟往常一樣,邀請了各階級的貴族來參加。

  「姊姊妳看!城裡好漂漂喔!」

  第一次來到城堡的小女孩興奮地在宴會廳跑跑跳跳,使她的姊姊必須一邊小心別撞到談話中的貴族、一邊跟在妹妹的身後追逐。

  「等等!莉娜塔別亂跑啊!──啊!」

  一不小心,莉娜塔的姊姊還是撞到人,那人站穩了腳步,但她自己卻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對不起……」

  當她抬頭一看,卻倒吸了一口氣,。眼前站立著一位墨綠色短髮的青年,她認得他,這位便是古藍.奧利弗的獨子──克里斯多夫,當其父忙於政事時,其他事情都是他代為處理。其辦事能力之佳,連丹尼爾王也極為讚賞。

  克里斯多夫並未伸出手將她扶起,只是面目嚴肅地靜靜看著她,輕嘆後道:「……傑克遜家的長女嗎。」

  少女嚇了一跳,她只是個低階貴族家的女兒,因為父親正在領地的礦山中忙於開挖戰爭時要繳納的各種礦石,才會帶著妹妹、代替病榻中的母親來參加宴會。雖然幾年前曾跟著父親一起出席過宮廷的晚宴,但她卻想不到這位名人居然會認得她。

  「非常抱歉!奧利弗卿!」

  克里斯多夫瞄了她身後一眼,冷淡地說:「今晚有貴客來訪,看好妳妹妹。」

  「是的……」

  與這位原以為是遙不可及的人物對話,已使少女不所措。如今卻又因撞到他而跌倒,少女只覺得整張臉都在發熱。但這時,妹妹的聲音還是不斷從身後傳來。

  「哇!瑪莉姊妳看!那個屋頂好高,上面有光耶!」

  被喚為莉娜塔的女孩將雙手撐在窗台上,不斷跳躍想看得更清楚,但她卻不知道,這動作可能會令她從城牆上掉下去。

  當瑪莉以為莉莉真的要掉出窗外時,她連驚叫的時間都沒有,便看到一個紅髮青年一把抱起她,並抬到自己的肩上。

  「如何啊?這樣看得更清楚吧!」紅髮青年這麼說。

  看到妹妹安然無恙,瑪莉才從心裡鬆了一口氣,並立刻站起來,叫喚著:「莉娜塔!」

  紅髮青年跟莉娜塔回過頭來,看著正走向自己的瑪莉。瑪莉對著紅髮青年鞠躬,並將妹妹從他手上接過來說:「真是抱歉,我妹妹給您添麻煩了。」

  青年只是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莉娜塔的頭,對她說:「雖然從高高的地方看下去很漂亮,可是也很危險喔!下次不要再這樣了,不然姊姊會擔心的喔!」

  「嗯!」莉娜塔天真的笑了起來,但是誰知道她的小腦袋瓜是否真的懂了呢?

  瑪莉再度對青年鞠躬,並往餐桌走去,還可以聽到她對妹妹說:「真是的!妳下次再這樣,我就不帶妳來了。」
 

  青年面帶微笑的看著兩姐妹離開,身後亦傳來了克里斯多夫的叫喚聲。

  「艾爾。」

  「來──了。」

  被喚為艾爾的青年邊伸懶腰邊走向他,還張開嘴巴打了個大哈欠,這些動作使克里斯多夫浮現出了不滿的表情。

  「你遲到了!」

  但是克里斯多夫在意的地方似乎並不是那些,而是時間觀念上的問題。

  「哪有遲到啊!陛下和巴澤爾公爵也還沒到啊!」

  「陛下要先與特使商討細節,我們的工作就是先做好宴會的準備工作,還有……」克里斯多夫頓了一下,稍稍看了周邊後繼續說:「王子呢?」

  「嘿!這事不能問我吧!護衛殿下的事早在兩個多月前就交給羅奈爾德了!」

  「……羅奈爾德.維因不就是你弟弟嗎!」

  「我弟弟也不在我的管轄範圍吧!『既然進城做事了,自己的事就要自己負責。』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跟我說的?」

  艾爾意有所指的看向克里斯多夫,而後者只是加深了眉間的皺紋。

  「哈哈哈!好啦!好啦!別一臉不高興嘛!克里斯。」

  艾爾笑著拍了拍克里斯多夫的肩膀,並推著他往會場中心走去。

  「其實我剛才來的路上已經看到羅奈爾德帶著殿下過來了,只是停在走廊幫殿下整理服裝而已,馬上就會到了啦!」

  就在兩人走入人群中不久,便聽到丹尼爾王響亮的聲音。

  「各位!」

  只見丹尼爾王帶著巴澤爾公爵進入宴會廳,而吉魯克依然隨侍在側。原本談話、飲食中的貴族們因而停下了動作,紛紛讓出一條路,等待國王與特使走向宴會廳中心。

  丹尼爾王伸手拿了兩杯侍女正要遞上的酒,其中一杯遞給了身旁的巴澤爾公爵。

  他向巴澤爾公爵點頭示意,然後繼續說:「今天,我收到了來自歐洛巴特的回函,亨利國王表示願協助我國戰事,看來曼士貝的惡行引起了公憤啊!」

  貴族們聽了,紛紛發出笑聲,但在丹尼爾王伸起空著的手時,又安靜下來。

  「我已擬妥回函,半個月後我們將聯合抵禦曼士貝,必讓他們此後不敢來犯!」

  丹尼爾王高高的舉起了酒杯,會場中的人們也隨之舉起。

  「預祝聯盟得勝!」

  「預祝聯盟得勝!」

  當他們將酒一飲而盡,丹尼爾王也注意到一名紅色短髮的年輕人正跟隨著一金髮男孩進入會場。丹尼爾王對著他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走近。

  「巴澤爾公爵,我來為你介紹,這便是吾兒──賽比恩斯。」

  「很榮幸見到您,巴澤爾公爵。」

  賽比恩斯行了禮,但從那紫色眼眸中仍能看出他的緊張。

  「哦!我也很高興見到你,賽比恩斯王子。」巴澤爾公爵笑著,轉頭跟丹尼爾說:「他很像你。」惹得丹尼爾一陣笑。

  「蘇菲雅王后到。」

  此時,門口的傳令兵告知著王后的到來,使得眾人視線皆轉移過去,賽比恩斯更是高興得過去牽住母親的手撒嬌。

  蘇菲雅王后輕輕牽著賽比恩斯並回以一個微笑,待走到丹尼爾王及巴澤爾公爵面前才鬆手,且優雅地行禮,「陛下,巴澤爾公爵,真抱歉我來遲了。」

  「喔!多年不見,蘇菲雅王后依然如此美麗,見到您是我的榮幸。」

  「您過獎了,希望您用餐愉快。」

  才寒暄幾句,蘇菲雅王后卻突然結束了他們的對話,並往克里斯多夫及艾爾的方向走去,賽比恩斯也自然地跟著。為此,丹尼爾王只好對巴澤爾公爵道歉,「請別在意,她總是賽比恩斯第一、工作第二,連我也是勉強才排上第三。」

  巴澤爾公爵聽了不禁大笑,也許是知道丹尼爾王這麼說,是為了幫蘇菲雅王后圓場。

  「克里斯多夫,古藍要你現在到文物室找他。」

  雖然有一瞬間的疑惑,克里斯多夫仍點頭回答,「是,有勞您傳話了。」

  「別在意,我也是來的途中遇到他的。」蘇菲雅王后說。

  「但是會場……」

  「唉!會場能有什麼問題,就算有問題交給我艾爾文.維因就沒問題!」

  艾爾文手上拿著不知第幾杯的酒,說完又一飲而盡。

  「……你喝多了!」

  克里斯多夫雖然無奈,仍在嘆了口氣之後對蘇菲雅王后行禮,「那麼請容我先行離席。」

  說完便離開宴會廳,把裡面傳來的言談笑聲拋諸腦後。會在這個招待貴賓的重要時刻把他叫過去,克里斯多夫心裡明白,必定是有相當重要的事。
 

  艾魯達城的文物室向來都是由奧利弗家管理,唯一的鑰匙目前在古藍手裡,這也是當他繼承奧利弗家的當家時,由他父親手上接下的。古藍翻開一本厚實的書,滿面愁容地坐在文物室的一角,剛踏入文物室的克里斯多夫亦察覺到他父親眉頭深鎖,關上門之後,只是站在原地,

  「父親,您找我?」

  「哦,過來。」古藍這麼說,並把書合起,接著又把它放到一幅畫後面的暗格之中,用手上的鑰匙鎖上之後,又把那幅畫歸位──畫上繪著比現在更年輕的丹尼爾王、蘇菲雅王后,以及站在他們身後的古藍與吉魯克。

  古藍把掛在金色鎖鏈上的鑰匙親手掛在克里斯多夫的脖子上,使待事一向冷靜的克里斯多夫也吃驚。

  「這是?」克里斯多夫問,但是古藍並未回答,只是對他說:「你聽著,倘若以後要離開城堡,無論如何都要回來這裡,拿走那本書,地點你知道了,鑰匙也已經交給你了,不要弄丟它!」

  「離開城堡?這是什麼意思?父親。」

  「……你會明白的。」語畢,古藍走向門邊,只是說:「走吧!回宴會廳去,不能光讓陛下和吉魯克父子他們招待貴賓。」

  跟著其父離開文物室的克里斯多夫,在離開前仍帶著疑惑看向那幅畫,或者說他在意的是藏在畫後面的東西。他雖然知道家族一直傳承著一隻鑰匙,卻從沒想過東西會放在城堡裡,但即使再怎麼在意,如今他也只能聽父親的話,先離開文物室。離開前,克里斯多夫亦不忘吹熄門口的油燈,待門完全關密,室內又變成一片黑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32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1 篇留言

.
喔喔喔很有趣的發展WWWWW 這我一定要追完阿>ˇ<

08-26 23:58

橘みかん
謝謝洛依(抱
可是還沒改完(毆
我會努力加快腳步的[e28]08-27 00:03
珀伽索斯(Ama)
看到這裡我才知道原來「克里斯夫多」,姓「奧利佛」是這麼來的,
只不過其實常見的名字應該是「克里斯多福(Christopher)」,不過現在應該已經無法改變,也沒關係了。

08-28 17:48

橘みかん
啊哈哈~人家是命名白癡[e33]
不過真的故事都寫那麼長了,要改好像也很難了(攤手

下次我要叫人幫想名字(毆08-28 18:10
吳旻( °∀°)
一篇好的文章 就紹有那麼樣一些羅莉控 (精緻的文不對題啊!!

辛苦姑姑了W

03-22 09:07

橘みかん
艾爾站在你後面,他現在很火。[e29]

人家的目標明明是姊姊[e38]
艾爾:羅莉控什麼的,才不承認呢!!!03-22 15:39
吳旻( °∀°)
是姊姊嗎? 這樣不好吧 那柔軟的豐滿應該交給我來處理才是 (?

03-22 15:50

橘みかん
跟你女友說喔wwwww03-22 18:28
吳旻( °∀°)
她會說:「放下那團柔軟,有膽衝著我來!」 (遭爆打

03-22 22:22

橘みかん
已記錄(笑03-22 22:31
吳旻( °∀°)
嗚啊!!!

03-22 22:33

大漠蒼鼠
「預祝聯盟得勝!」

(亂入倉鼠怒刷存在感(X

12-25 10:26

橘みかん
如果那年我們有倉鼠聯盟就不會輸了(遠目12-25 12:51
小刀
國王像在交代後事,莫非有潛藏的危機?

12-25 12:08

橘みかん
(思)
就覺得哪裡怪怪的,在交代後事的不是國王啦XD12-25 12:51
小刀
我看錯了,不好意思

12-25 13:59

橘みかん
哈哈哈,可能刀刀比較習慣看古代?(X12-25 14:10
小刀
是阿。

12-25 14:22

井爵
很流暢的劇情,但是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我以前寫的東西曾被評論缺乏對環境的描寫,因此在閱讀的時候會讓人感覺人物在一片空白的空間中對話與行動。小弟拙見。

08-27 19:25

橘みかん
這麼說來我好像也有一點這樣耶XD
不過我是跟劇情有關聯才會特別拉出來,特別去描述又沒啥關係只怕到時又變成無意義的設定文。
嗯嗯……各種需要改進吧・ω・08-27 22: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想藍-序 始於終結之詩①... 後一篇:想藍-序 始於終結之詩③...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qcandy111創作者們~
繪圖板練習-鳥羽樂奈出爐啦~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