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蒂芬妮‧荷金斯 第四章

作者:Wyatt (՞ਊ ՞)│2016-01-13 19:13:41│贊助:0│人氣:58
第四章-交流

  這名銀髮的龍之子在與蒂芬妮初次見面的時候,給她的印象是個很利害的刀客。從對方身上冒出的殺氣、加上手持一把染滿鮮血的白刃,在堆積如山山的屍體當中走過的時候可以得知。

  當時的蒂芬妮抱著買回來的食材及血包,穿越於蛻變者與無能力者的戰場當中,彷如踏入無人之境一樣,出入相當自如及熟悉。四周不時有子彈及其他能量型武器從她身邊飛過,但她卻半分擦傷也沒有。穿著一身白色長裙的她,彷彿像是幽靈一樣,與這個充滿了戰火及血肉的戰場完全是格格不入。

  在輕巧地跳進小巷裡以後,她發現小巷裡不止自己一人。

  身後傳來陣陣的聲音,在好奇心驅使之下,她停下來回頭一看。

  結果看見一個手持血刃的銀髮男子,正不急不忙地緩緩移動著。他一腳踢開擋在面方的屍體,口中像是在說什麼似的。但由於不太上心的關系,蒂芬妮沒聽甩他到底在說什麼。

  當下她只感到奇怪,因為按照經驗來說,這一區的算是比較和平的一區了,而且大多戰鬥的都是無人機器,為什麼這小巷的屍體會多成這樣呢?

  「奇怪…我不記得這邊會有這麼多人啊……更何況,這個屍體的量也太多了。」蒂芬妮皺起眉沉思。

  「那是我剛才殺的。」男子冷淡地說著,口中的語氣半點感情都沒有,「因為我是蛻變者……後天的。」感覺上,似乎他對自己的能力不太滿意、甚至是厭惡似的。

  「先天與後天,有什麼關系嗎?」回應銀髮男子的說話,她聳聳肩。以她個人立場來說,無論是能力者還是無能力,她都會一視同仁,因為在她的角度來看,人本來就沒有貴賤之分,頂多只有貧富之別而已。

  「那堆廢物一看到蛻變者就像智障一樣衝上來,見人就砍,我也沒辦法。」男子仍然冷淡地說著。

  蒂芬妮見對方全身上下都染滿了血跡。雖然劍刃仍然滴著血液,但他身上的,似乎有些血跡已經乾涸、甚至是變色了。出於關心之下,她下意識地問:「你有受傷嗎?」

  對方卻不以為言地回答:「這種廢物不至於有讓我受傷的能力,謝謝關心。」而他也似乎看到蒂芬妮手上的血包,也問道:「也是黑色行者?」

  也是?言下之意是說他也是黑色行者?難怪不怕血了。

  「嗯哼。」將手上的袋子交到另一隻手,然後向對方伸出空出來的手:「初次見面。」見對方手中的刀刃,也不忘說一句:「看來是個不錯的刀客呢。」

  不過對方沒有因被讚揚而感到高興,臉上依舊掛著同樣的樸克臉:「賽拉爾‧斯佩特拉,武人。」語氣中仍舊帶著冷冰冰的氣息。

  見對方報上自己的名號了,她也回以相應的禮儀:「蒂芬妮‧荷金斯。」回握對方的手,當她聽見對方的姓氏時,好像覺得在哪裡聽過?短暫的幾秒思考後,問:「是斯佩特拉家的後代嗎?」

  她曾經坐在奶奶的大腿上,聽說她曾經遇過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斯佩特拉家族的事。據聞,他們以出色的劍技而聞名,可惜子孫稀少,故此他們一直都很少被遇上。而在數百年前的一次意外後,據說他們已經被不明人士慘遭滅族了,沒料到她現在1竟然會遇上其中一位。

  從指尖上傳來的一顫、加上他的答覆,更證明了她的猜想沒錯:「你知道……斯佩特拉家族?」對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閃即逝的動搖。

  於事乎蒂芬妮就報上了她出嫁前的姓氏,同時向對方行了個標準的禮。

  「原來如此,是巴托利‧伊莉莎白的子孫嗎。」

  「雖然沒什麼機會交流,但似乎奶奶對你們的評價不錯。」她又補充一句:「我也想不到在那次滅族的事件當中會有人生環下來。」

  「唯一的倖存者,只有我一人。」賽拉爾搖搖頭「我的活著,是因為我的妹妹……」說到這裡,蒂芬妮看見他表露出痛苦神色。

  驚覺自己似乎打開了一個不太適合的敏感話題,所以她主動道歉。

  「抱歉。」

  「已經沒什麼了,反正只要找到當時的那個人讓他付出代價就夠。」賽拉爾的雙眼裡冒出一絲殺意,但很快地又消失了。

  「雖然我沒信仰,但我也會為你向神明祈禱,祝你早日找到仇人。」她認為這個話題不該繼續下去,所以決定打個圓場:「既然這麼有緣,那麼要來我家作客休息一下嗎?」

  「如果不會造成妳困擾。」對方將刀上的血液甩到牆上以後,就將其收回刀銷裡。

  「不要嫌地方狹窄就好了。」蒂芬妮甜美地笑著,然後自顧自地往家的方向走過去。

----------

  破舊小屋的木門一打開,裡面卻不是你想像中、如同外在一樣破破爛爛;相反,裡面的裝潢跟東西都非常乾淨和新穎,而且有些更是在市面上很難買到的高級品,讓人有一種置身於另一個世界一樣。

  完全無法將內部與外面那間破破爛爛、又不起眼的小房子聯想起來。

  然而,對方只說了一句「打擾了」就走進屋子,絲毫驚訝的感覺都沒有。

  「嗯?新客人?」此時,蒂芬妮的丈夫約書亞從房間裡走出來,而他的懷中,還在抱著一個皮膚像蒂芬妮一樣蒼白的小嬰兒。小嬰兒乖乖地吹著口水泡泡,從五官來看,雖然仍然非常稚繳,但不難看得出與抱著他的成年男人有幾分相像。

  「真罕見呢。」見丈夫走向賽拉爾,伸手介紹自己:「我是約書亞,幸會。」

  然後像剛才一樣,對方亦報上自己名字。但約書亞對黑色行者的歷史沒太大認識,所以沒因賽拉爾的姓氏而想起什麼、或有什麼特別反應。

  「魔族嗎?」賽拉爾開口問:

  「哈,很容易就看穿是吧?」約書亞親暱地一手摟著抱著孩子的妻子,指指頭頂像山羊角一樣的的角。

  回到家後的蒂芬妮一邊把東西放到冰箱內,一邊問道:「湯米今天有乖乖吃飯嗎?」

「我們家的小寶貝今天可是──很──乖──呢──!」約書亞像個傻爸爸一樣抱著小嬰兒回答妻子的提問,接著,他把臉堆進孩子的小肚肚裡不斷發出「噗──」的聲音,逗得小寶寶不斷哈哈大笑。

  蒂芬妮把東西放好以後,就向丈夫跟孩子伸出雙手:「來,給媽媽抱一個~」

  然後三人又是一陣日常的嬉戲。

  此刻的一家三口,他們的互動相當溫馨,與世人所知的小康之家幾乎完全沒有分別,更像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過了一會兒以後,蒂芬妮想起了家裡有客人,所以抱著湯米走向賽拉爾,問:「需要喝點什麼或吃點什麼之類的嗎?」蒂芬妮見對方進屋這麼久都沒說什麼,所以主動問道。

  「嗯,那個……」賽拉爾思考了老半天後「有,拉麵嗎?」

  「嗯……家裡只有一些速食的……不介意的話,我可以拿出來煮。」說話的卻不是蒂芬妮,而是約書亞。

  「他總是不讓我去碰廚房呢,說是怕我燙傷。」面對丈夫的說話,蒂芬妮尷尬地笑了笑。

  「疼惜自己妻子吧,我們的父親大人也是如此。」賽拉爾如此說著。

  「雖然我們黑色行者是怕火,但也沒這麼脆弱好嘛!」她裝作生氣似的嘟起嘴巴,但下一秒又把嘟起的嘴唇湊到寶寶的臉上親了一口。

  「恐怕就算我穿防火裝他也不讓我進去呢。」蒂芬妮嘆了口氣,又看著孩子:「你爸爸總是這樣。雖然這也是我愛他的原因之一。」

  「要好好珍惜所愛之人呢。」賽拉爾淺淺的笑,語氣中再次滲透出情感。

  「很抱歉。」意會到賽拉爾語氣中流露的情感,她又下意識說著。

  「沒關係,我習慣了。」對方搖搖手示意,他視線則飄到家裡某處。但蒂芬妮沒有留意你的視線,仍然在忙著哄懷中她心愛的孩子。

  忽地,賽拉爾突然發問:「你也會用劍?」

  「啊?」被他突如其來的一問嚇得愣了幾秒,不過很快又回神了,「略懂略懂。」面對這位似乎很利害的刀客,總不能說自己算是擅長吧?

  「看來跟斯佩特拉家族的不同。」賽拉爾點點頭道。

  「每個家族都各有不同,而且劍術也不是我們擅長的,只是我對這種方式比較有興趣而已。」摸摸手中孩子的臉,說著。

  「劍術刀術都一樣是門高深的學問。」見賽拉爾看著自己的刀,似乎有感而發。

  「的確,要是武器再好,劍術再利害,不夠了解的話也只是浪費。」小幅度地搖晃著身體,準備哄寶寶入睡。在好奇心驅使、加上看見賽拉爾的眼似乎對此很有興趣之下,她問了一句:「怎麼了?該不會是想來比試看看吧?」

  結果如她所料,對方真的對此很有興趣。

  「如果不會造成妳困擾,我們可以用木刀來比劃比劃。」

  「木刀的話我倉庫好像有……」她用力地想著,「那,你先幫我把湯米抱著吧~」雖然只是短短的時間,但似乎已經對賽拉爾放下戒心,於是將懷中可愛的寶寶遞向賽拉爾,讓他暫時照顧著。不等對方的反應,調整好他雙手的位置,然後就把寶寶塞到賽拉爾手上了。

  而她就趁這短短的幾分鐘,就從地下室找了兩把幾乎一模一樣、長只有一米多、沒有任何花紋或裝飾,完全純木製的刀劍,然後回到客廳。

  「雖然只是木刀,但我個人認為品質也不算差啦。」笑了笑,把木刀遞向賽拉爾,同時另一隻手則接過湯米,將來抱回嬰兒床上。直至再過幾分鐘後,他終於睡著了,蒂芬妮才回到賽拉爾旁邊,提議道:「好了,我們去外面吧,不然打爛裡面的東西,嚇到小寶寶就不好了。」

  對方接過木刀以後,握著木刀,在空揮了幾下:「確實品質很好。」

  然後二人就走到屋外開始比試了。

----------

  「太久沒用了,所以可能有些生疏,不要見怪。」蒂芬妮笑了笑,將木劍在空中隨意揮了幾下,開始感受木劍的重量。在適應好以後,笑道:「可以開始了。」

  「那麼。」只見對方原地一晃,整個人化成黑影、宛如一道疾風般踏出步伐往自己揮出一刀。

  然而蒂芬妮臉上仍然掛著笑容,木劍劍身彷彿抖了一下,就輕描淡寫地把這記砍擊給打開了。奇怪的是,與其說是打開,但賽拉爾一點力量都感受不到,更像是他自己不小心砍歪了一樣。但他很清楚,以他的技術來說,砍歪什麼的是不可能的。

  賽拉爾無疑是個很強的刀客,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曾聽說過呢,四兩撥千金的道理。」接著再次以急速揮出另一刀。

  「什麼?」長期居住西方的蒂芬妮,似乎沒聽懂賽拉爾引用的東方諺語。她再次純熟地以同樣的方式,將劍尖輕巧地把攻方自己的劍擊偏移。

  在化解賽拉爾的攻擊以後,蒂芬妮決定趁盛追擊,提腳一個箭步衝上前,進入賽拉爾的刀刃攻擊範圍之外,以直刺的方式攻向他的胸口。

  蒂芬妮本來就沒有要傷到對方的意思,而且也將此只當作點到即止的比試。所以這記刺擊中不帶半點殺氣以及風壓,即使被刺中也不會受傷。更別說他們使用的木刀甚至連鋒也沒有了。

  然而賽拉爾卻馬上查覺了自己的攻勢,以詭譎的步伐踏到蒂芬妮身後,再瞬間揮出一刀。由於距離太近的關系,加上在自己背後,她只能有限度地劍身擋下砍擊,然後以木劍制住對方的刀刃以作封殺行動、同時順勢往前一衝、以另一隻手向賽拉爾擊出迅速、但同樣沒有任何殺傷力的一掌。

  「體術反應很快。」賽拉爾向後跳躍迴避後,作出上段架刀姿勢。

  「謝謝誇獎。」蒂芬妮點點頭。

  意識到對方像是在準備什麼似的,所以她雙腳用力、蹬出一個後空翻,一口氣拉開了幾米的距離,並在幾米外將劍放在胸前,以便隨時反擊。

  瞬間一蹬到眼前,對方大喝一聲:「秘劍·燕返斬!」

  隨著聲音一出,賽拉爾揮出刀刃的瞬間竟出現了兩把刀,並分別以直砍及橫砍的十字形、從右邊開始襲向蒂芬妮!在那麼一瞬間,蒂芬妮分不出何為真,何為虛。

  「!」稍稍睜大眼睛以表示驚訝;蒂芬妮看向襲來的兩片刀刃,不慌不忙地往後一蹬,拉開一小部份距離,等待刀刃砍過來。當兩刃無法分辨真假的刀刃的軌道即將重疊的一間,她看準時機將木劍往前一刺!

  不知是哪一方的技術太精準的關系,兩片刀刃都不偏不椅子落在木劍的劍尖上。蒂芬妮再往右上角用力一揮,將真實及虛假之刃都一起彈開!

  見狀,賽拉爾馬上再次後退,「能想到用這樣的方式擋下燕返斬的人,妳是第一個。」言下之意,帶有很深的讚美意味。

  「這招相當不錯,只是有點單調而已。」笑了笑,言下之意似乎說賽拉爾應該再將其練得更精湛一點。蒂芬妮不是什麼出色的劍客,甚至連戰士也不是,但她認為,這種技能實在非常難得,所以決定給予一點建議。

  「我明白,目前兩道痕跡即是極限,若是速度更快的話能夠達到難以迴避的三道。」對方點點頭,表示這招還未修練完全。其後,他又補充道:「然而,我的秘劍不只這個。」似乎在代表他還有其他的高階刀術。

  「呵呵,我可沒這麼利害呢。」她優雅地笑著,把金色的秀頭髮撥一撥開,「硬要說的話,我的招式在目前為止也只有一招。」

  「如果有那個榮幸讓妳使用的話。」賽拉爾一副誠懇的樣子看著。

  「其實你剛才已經見識過了。」用木劍在空中隨意揮了幾下。嗯,她很少用木劍呢,這種重量和手感都不太喜歡,讓她覺得有點笨重,無法將自己的劍技百分百地使出。

  「運用最小限度的力化解對方招式嗎?」賽拉爾問。

  「猜得不錯,只是有一點錯了。」她豎起手指,以食指跟拇指露出一點的的距離。
  
  「哪一點?」從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現在有點疑惑不解。

  「要是擁有能看準時機的眼力,還有瞬間反應的速度,甚至完全不費任何力氣來化解。」蒂芬妮說著,「很幸運地,這兩項天賦我似乎都擁有。」至今,她仍然沒有發覺自己的天賦能力有多可怕。

  「原來如此,所以一旦要能夠讓劍起效,必須要有超越妳肉眼捕捉到的速度才行吧。」賽拉爾理解似的點頭。同時也點出了她這技能的弱點,這亦似乎暗示她一個改善技能的提議。

  「可以這樣理解。」蒂芬妮思考著在速度上改善的可行性,同時口中又道:「但你懂的,世間上沒可能有完美無缺的技能。」

  「我明白,月圓不是每天都有的。」

  「時間差不多了,再來一兩招的話,麵就煮好。」看向屋內的時鐘。嗯,要是再煮久一點的話麵的口感就不好了,所以她認為差不多時候了。

  「那麼,最後用我修練最久的秘劍收尾吧…」賽拉爾說著,下一秒,他屏氣凝神。周圍的氣息宛若春意之風彿過,彷彿整個世界的聲音都消失了一樣。

  「秘劍…」

  「百華亂櫻!」

  在一瞬間,數百道高速重疊混亂的刀痕出現蒂芬妮的眼前,每一次砍擊都宛若要斬落每一片落下的櫻花瓣。

  「看來要認真一點了呢。」芬蒂妮暗自說著,即使對方拿的是木刀,被這種速度打中的話恐怕也會痛得要命。

  意念決定好以後,將所有精神集中在眼前往自己襲過來的那數百道刀刃之上。在精神完全集中的一刻,她眼中的世界就像是停止了一樣,剩下在活動的就只有一道又一道的刀刃。

  俯低身子、往前衝進由數百道刀刃互相交織而成的網子當中,開始以木劍開始應付一道又一道向自己襲來的砍擊。在刀刃雨當中的她,彷彿一位舞者一樣優雅地揮劍,數百道的刀刃無一例外地被蒂芬妮的劍技給擋下。而木刀砍在木劍上,雙方強勁的力度使彼此的兵器都砍出了裂痕。

  從外人的角度來看,只聽到非常吵鬧的兵刃互撞聲之外,還有不斷落下的木屑。

  隨著刀刃的交碰,木屑變得愈來愈多,直至以最後一刻,雙方的兵器因承受不住力度而斷裂為止。

  「果然我的速度會被跟上。」對方苦笑一陣:「多虧了這次的比試,讓我明白了我還有待修練之處。」

  「這的確是個好招式,如果我不是擅長這種劍技的話,恐怕就沒戲可唱了。」無奈地笑了笑。老實說,她有點羨慕對方擁有這種可以主動攻擊別的人招式。

  「這讓我能決心更磨練自己的速度…也對妳的劍稍有了解了。」

  「這種無法進行攻擊的招式就忘了吧。」蒂芬妮拿起放在一旁的掃把;握著,開始將地上的木屑掃乾淨。

  「反擊也是很厲害的技巧呢。」

  「可能跟使用者的作風有所關系吧。」她實在不太願意向對手作出致命一擊,然後再看向賽拉爾:「倒是你,劍技中帶著一份怒氣,就算你表面裝作冷靜,但當你使用的時候,每一道攻擊都帶著殺氣,這可能終有一天會被反噬的。」

  「來吃東西啦!」此時,房子裡的約書亞向正在比武的二人大叫一聲,同時拉麵的香氣自屋內飄出來,直達二人的鼻腔內。

  「嗯…畢竟是為了復仇的刀技…豚骨拉麵啊…」賽拉爾開始被拉麵的味道吸引了注意力。

  蒂芬妮看在一旁以驚人速度吸食麵條的賽拉爾,心中開始希望對方可以找到一個能夠讓他堅定心智的人。他的刀術雖然強,但帶著幾分瘋狂,這無論對敵人還是對他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

----------

  隔天,與賽拉爾告別以後,蒂芬妮與家人又平平安安地過日子。

  直至幾星期以後,她準備出門回娘家的那天,為止。

  她幸福的生活就此告終。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18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yatt10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蒂芬妮‧荷金... 後一篇:【蛻變之聲】蒂芬妮‧荷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
阿彌陀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