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SS》魔鏡的戀愛故事、戲劇、#2

作者:魚o )令狐幻魚醬│2016-01-12 16:30:34│贊助:8│人氣:118


【魔鏡啊魔鏡】魔幻電影

受困在鏡裡的精靈,因受詛咒而說著一成不變的答案,造成一樁樁皇室家庭悲劇,究竟他該如何擺脫這樣的命運,抑或任由不幸的詛咒蔓延下去?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才藝▲15 人氣▲100 薪資 20萬

單人模式報酬 演技▲16、魅力▲15、才藝▲10 人氣▲ 60 薪資 15萬


合作
雪谷|作品


喔喔喔,這次可以跟小守合作了QWQ!

回頭看討論串就老覺得自己好吵###

能和不同明星、中之合作真的很興奮!

幾合作過的當然是繼續瘋狂下去!(?


  踏著輕快的腳步,自在悠閒的在自家後院散步。相反的,經紀人還窩在工作室不出來。

  猜測沒錯的話,全部都是在處理工作的事情。經紀人的工作天可是全年無休,除非明星也休息。

  我想能好好休息的日子,也只有旅遊月了。

  「魚!工作下來囉!劇本已經到了,趕快上來拿,時間可吃緊了。」

  「你就別哪天掉下來!」

   經紀人從窗戶探出頭,把話交代完又縮回去工作。啊啊,我還真不曉得他到底是在忙什麼。學校也沒有什麼工作考試,閒死我了!

  至少現在有工作了。

  ✽

  那天後,拿著劇本背誦著。這次是戀愛喜劇,但那種結局還算喜劇?站在拍攝場的我,也沒有時間可以想結果。

  「你好,我是這次飾演女高中生戀花的令狐魚。」

  對方保持著原本白雪般美麗的髮色,以前還有稍微留意。起初經紀人沒辦法和他談上話就回來,還真不是普通的膽小。有時候卻熱血的讓人訝異,這點連我也搞不懂。

  「妳好。」

  對方的微笑彷彿能融化冬天的雪。唉呀,以前沒有機會和他合作真的很可惜。看著雪谷稍微打過招呼就去準備開拍。

  「我也該去準備了!」

  ✽魔鏡戀愛史-劇情開始。

     「媽咪,這個是什麼?」

  小小身影在地下室東躥西躥,發現不符合年代的鏡子,好奇的多看幾眼,一旁的少婦摸摸小孩微笑。妳長大就會懂了,她是這麼跟孩子說的。

  「好啦,爸比等下就要回家囉,小可愛快去迎接辛苦上班的爸比!」

  「喔喔喔喔~爸比的小天使出動!」

  少婦拍拍孩子頭頂的灰塵,看了看手錶。已經找到要找到的東西,不能把孩子丟在地下室,用爸比煙霧彈叫小朋友上去。

  晚上,有精神的小女孩也要休息。樓下,爸媽在談論些什麼。

  「遲早要跟戀花講那東西的事情。」

  「嗯哈……等她滿十六歲在提吧,不然怕被那老頭交壞。」

  地下室傳出東西掉落的聲音,看來有人不高興了。

  ✽

  今天!就是今天!十六生日就是今天。我起床大大伸懶腰,推開窗戶和外頭的植物、小鳥打招呼。

  「媽咪!早安啊!」

  換上制服,蹦蹦跳跳下樓。專業家庭主婦的媽媽,開心的笑容每天都會迎接我。

  「生日快樂,今天要早點回來呦。」

  「我知道,已經期待今天的『禮物』很久了!」

  說不上狼吞虎嚥,快速掃掉桌上屬於我的早餐。從媽咪哪裡獲得今天的便當。爸爸上班更早出門了,只能偶爾早起才會和爸爸一起吃早餐。

  但是,我們的感情還是很要好的喔!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興奮期待著,往學校的路上跑跳。附近鄰居也都很早起,打招呼和祝福的話,伴隨戀花延伸到學校。

  「小花,生日快樂啊!」

  「啊……謝謝。」

  早已被禮物掩埋的我,完全沒辦法看著對方道謝。只能用聽力去判別對方是誰,然後道謝。熱於交友的我,雖然生日都還沒有和朋友舉辦過。但他們還是希望能給我禮物和祝福。

  「今年也是大豐收啊。」

  死黨-藍荷。慢慢把禮物城牆搬走,好心留個走道給我。座位前後的同學昨天就把位子和其他人併桌,好讓別人用禮物堆疊出牆壁。

  記得第一次只是國小同學的玩笑。不知道為什麼就成了學校特色之一,流傳到現在。不能理解的是,只有我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花兒,今天的妳依然……」

  「我說過,生日不是拿來告白的!」

  「哈哈哈哈哈!都被拒絕三百多次了,你還不死心啊?啊~真是可憐的小花。」

  另外一位死黨-蔡榮華,只能說孽緣吧。從沒認真思考過他對我的告白。而藍荷也沒有發現榮華的心上人是她。

  老師到了,他拍拍手,說著上課了。教師同學回各自位置上準備上課。

  沒有辦法好好上課的我,在這天就會慢慢拆禮物。仔細看過卡片,準備禮物的回禮。老師無視掉禮物牆,繼續上他的課。

  啊啊,好期待爸媽給的禮物呢!

  ✽

  「我──回來囉!」

  粗魯推開家大門。媽媽已經習慣成自然,在廚房繼續準備晚上的大餐。一進餐廳,滿桌都是我愛的料理!

  「戀花,門有天被妳弄壞,修理的費用媽媽會從零用錢扣喔!」

  媽媽半開玩笑似的說。我隨便回應幾句就跑回房間,換上便服。滿心期待爸爸回家,慶祝我十六歲生日!

  禮物會是什麼呢?新的睡衣?還是新的手錶!嗚……雖然上個月才弄壞手錶,不過希望是不太會壞的手錶!

  「爸爸回來囉!戀花也下來吃飯!」

  媽媽在樓下喊著,沒多久家裡的大門也被打開。每次都是媽媽先通知完,爸爸才會進門。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女人的第六感!

  甩甩頭,不能讓興奮沖昏頭。下秒還是橫衝直撞的跑下樓。一看見爸爸就是熱情呼喊「爸爸辛苦了!」在撞進胸膛裡。

  「呵呵──戀花一定期待很了!那得快點吃完飯囉!」

  「我開動囉!」

  「爸爸,慢慢吃!戀花妳也是!」

  很平凡的小家庭,幸福且美滿的。但有個東西卻不該出現在這裡。

  幫媽媽收拾餐桌,爸爸也去拿禮物。心臟蹦蹦跳,我想是因為小時候不小心聽見的秘密導致的。「等戀花十六歲」這句話,讓我忍了六年。

  都準備好了。爸媽神秘兮兮的把我蒙上眼睛。很安靜,能清楚聽見布料摩擦的細聲。

  「可以把眼睛睜開囉!」

  媽媽溫柔拆掉布,要我張開眼。

  我後悔了。

  視線正前方是一位男子。那個男人在「鏡子裡」。剛剛閉眼前那裡什麼都沒有,我能肯定。美麗、不切實際的男人,他無奈的嘆氣。然後他就不理爸媽消失在鏡子裡。那生動的表現,活脫脫就是人啊!

  「小白!你也跟戀花打招呼嘛!」

  媽媽嘟嘴和鏡子前那男人,抱怨著。

  最後雖然有點尷尬,爸媽還是把那鏡子放到我房間了…所以是誰幫我決定這東西放我房間的!啊,這和自己預想的差了十萬八千里之遠。

  坐在床上回想剛爸媽對我的解釋。

  “這是媽媽那邊流傳給大女兒的家傳之寶。”

  “因為媽媽只有妳一個女兒,當然希望妳能早點適應魔鏡的存在。”

  “小白人很好啦!所以妳不用怕吼。”

  總而言之先找個東西把這鏡子擋住,找到家政課用不完的紅布,想辦法把他固定在鏡子前。在做這動作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或許他只是程式碼?那種虛擬的人物影像,不是人。

  「妳在想什麼?」

  男人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用著詭異姿勢努力想塞紅布上鏡子的我,往後彈撞上床腳,痛到講不出話來。男人淡淡的道歉。

  看起來真的不是故意要出來嚇我的。

  我是妳們家代代相傳的鏡子,魔鏡。他一臉真誠的自我介紹著,不打算讓我詢問接著說:「也就是妳是白雪公主的後代子孫。」驚人的事情。

  「我、我是白雪公主的後代?」

  「是的,白雪公主。童話故事裡的白雪公主就是您的祖先。」

  醜到不行的動作。從來沒有聽過媽媽講過這回事,難道媽媽就是繼母嗎?不對,記憶力都沒有繼母的出現之類的問題。爸爸也是十分專情的男人。

  「誰說白雪公主一定是繼母養大的。」

  「你怎麼會知道?」

  「我是魔鏡,這點小事可難不到我。」

  瞪大眼睛張大嘴直盯著他,沒想到他真的是魔鏡。為什麼要等我十六歲才能跟我講呢?這種事情不是越早習慣越好嗎──

  「因為小孩十六歲就要傳承下去,妳媽媽也是十六歲才得到我。」

  我都忘記他可以聽到我的內心話了!慌張背對他,我嘗試讓自己鎮定下來。他剛剛的話語聽起來好哀傷。忍不住又在內心想著。

  「不用顧慮我沒關係。」

  你就不能不讀我心嗎!

  「呃,沒辦法。」

  啊──!不管你是什麼了,我要睡覺了!晚安!

  「晚安。」

  腦羞的跳上床用棉被蓋住頭。早就把蓋鏡子的事情忘了一乾二淨,閉上眼沒多就睡著了。魔鏡也可以是好魔鏡吧,在睡著前最後的想法。

  *

  「哇啊啊啊啊!睡過頭了!」

  慌張的起床跌下床,要去梳洗時和魔鏡對上眼,定格。

  「今天是周末。」

  他就在鏡子裡頭吃早餐看著報紙。沒想到鏡子裡還可以玩那麼多花樣,诶?所以他也可以看電視打主機囉!

  「當然,我可是活上好世紀的魔鏡。」

  露出羨慕的表情看著他。

  「不過沒有朋友跟我一起玩就是了。」

  魔鏡──小白,寂寞的臉龐促使我想當他的好朋友!什麼話也沒說沒想,整理好抓起存很久的零用錢就準備出門。

  「戀花,來吃早餐囉。」

  媽媽他們一如往常的準備早餐,也沒有多問魔鏡的事情,笑笑的回答。吃早餐搭配學校的小事閒聊,吃完就出門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

  「呼喔,總算到房間了!」

  大包小包的一到房間就通通放在地上,攤在床上動也不想動。小白看這看這也好奇的詢問。在出門的同時我也在想「為什麼小白不知道我要出來買東西?」賭在小白只聽得到內心的聲音,而不是什麼都知道。只要不要亂想,他就不會知道內心事!

  「嘿嘿,小白你也有不知道的事吼。」秘密,內心是這麼想的。

  跳起床,把紙袋裡頭的東西通通拿出來。有電腦螢幕、最新流行的主機以及一堆堆各種遊戲類別的片子。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一起玩,但沒有試過就放棄,可不是我的個性!」

  「啊──原來如此,但是可以跟我玩的唷。」

  小白像是炫耀般的拿出無線搖桿。連我都能猜出小白現在一定很開心,或者能確定自己是第一個和小白玩遊戲的人。

  「是這樣沒錯,戀花是第一個主動邀我一起玩遊戲的人。」

  「然後,我陷入了難題,這些東西都是我第一次碰啊!」

  完全不會組裝。就這樣坐在一堆東西中央不知如何是好。不過萬事通小白馬上就指導我如何組裝了。就這樣玩了一整天的遊戲主機。

  開心的連吃飯都忘記了。

  *切換畫面

  「早安,戀花。」

  起床換衣服才發現小白一手拿著搖桿看著脫睡衣的我。從容不迫的換上制服,拿起書包就下樓吃早餐。

  沒有打招呼的我早已滿臉通紅。

  邊吃著早餐邊想小白昨晚說的話。

  魔鏡的存在只能給一個人知道,也就是全世界只有擁有的那個人知道存在著魔鏡。當然是夫妻那就另當別論,有句話說夫妻一體嘛!小白是這樣跟我講的。

  而被外人知道魔鏡的存在,魔鏡就會毀壞。小白就會永遠消失在這世上。

  最重要的,在完成傳承魔鏡後,有關魔鏡的任何記憶就會完全消失。全世界記得魔鏡的人只有當時的持有人。

  小白一定很孤單。更重要的是被小白看光光啦!想到這裡不免臉又脹紅。

  「戀花?早餐吃完囉,還是妳想再吃一份?」

  「呃啊,不用了,我去上學囉!」

  「路上小心──」

  *切換畫面

  由於戀花在學校上課胡思亂想、魂不守舍,兩位死黨都只敢在遠處觀察。要不是小荷阻止榮華衝上來,戀花早就被榮華逼問奇怪的問題。

  不知何時,戀花就開始期待放學回到家和小白的約會。她想陪他,想製造開心、幸福到自己不會忘記的回憶。小白以後回想會覺得幸福到掉眼淚的回憶!

  「啊!總算放學了,小荷、榮華我先回家囉!掰掰──」

  「掰掰──唉唷,榮華!」

  小荷一把抓住榮華。兩人都嗅出戀愛感覺的氣息了。

  毫無經驗的戀花正一路狂奔回家。

  戀愛,什麼時候來臨都不曉得。難以捉摩的戀愛之神就是最喜歡開玩笑了。

  *

  「我回來囉!」

  只要有空閒的時間就會陪小白打打遊戲。日復一日,整年的假日都給了小白,那年我只有十六歲。如今我十八歲,即將踏入大學,離那更廣大的社會更進一步了。外表也有大幅轉變,親自體驗女大十八變還真是奇妙。

  「歡迎回來。」

  小白淺淺的微笑,他吃著零食努力的敲打著搖桿。外人看到還有可能誤以為他是小白臉。但本人卻沒有太多的想法,早就習慣這種生活了。

  「吶,已經兩年了呢。」

  突然丟出這話題,小白按下暫停一臉不解。今天就是我生日啊笨蛋!內心我咆嘯著。

  「喔喔!我準備了禮物給妳唷。」

  不知是不是聽到我內心的話才有行動,小白按出遊戲畫面,那是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非常非常稀有的物品。難道他最近不跟我玩就是因為想要弄這衣服──

  「我也想謝謝戀花妳陪我那麼久,想了很久才想拿到『王妃新娘禮服』。」

  小白害羞的抓抓頭。相處越久才知道他並不像老人般死板,像孩子般好奇更多事物。

  「小白,我喜歡你。」

  「蛤?妳在說什麼蠢話啊。」

  走到小白面前,殘酷的事實讓我無法碰觸到對方。

  「我不是人,傻孩子。」

  也只有這個時候小白才會有大人的樣子。而他卻不曉得我已經學會拿捏內心想法,把那滿滿的喜歡通通上鎖,不能給他知道。當一切都是笑話。

  「開玩笑的啦!誰會喜歡你這家裡蹲啊。」

  燦笑掩蓋淚光。

  就這樣長大找個喜歡自己的人結婚生下女兒,把小白交給她好像也不賴。

  「诶!妳怎麼可以這樣說,我好歹也是魔鏡好嗎!」

  早就沒在聽小白說話。走到窗邊把窗戶全開,深呼吸大喊:「大、笨、蛋!」。這樣心情好很多。

  「妳真的是戀花?」

  「阿不然咧?今天可是說好要玩新買的遊戲耶!」

  「喔喔,既然知道我想玩的遊戲!那妳一定是戀花!」

  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日常,藏起自己的心意過完這一輩子吧!坐在電完前直盯螢幕,手猛敲搖桿。心中不斷咒罵自己也是笨蛋。


  晚上休息睡覺,早已睡死的戀花並不會知道小白每晚都透過鏡子看著自己。臉色十分痛苦,額頭的眉頭皺到能夾住厚紙板。

  不能那樣做呢,戀花。小白呢喃聲以及鏡光旁鏡片些微的裂痕。


  隔天是一如往常的起床上學,一如往常。

  *

  「小白──我回來囉!」

  想當初為了不讓媽媽發現有個男人在房裡,還胡說那是新買的主機的名字。推開房門大聲的打招呼。

  「小白?」

  和平常不一樣,小白沒有回應我的招呼。

  關上門,魔鏡不在是魔鏡。鏡片裂痕一大片,早上沒有這些才對啊!慌張的在鏡子前不知所措。

  「戀花……妳回來啦?」

  「小白為什麼鏡子會裂掉!」

  「這個是我不小心弄壞的啦,哈哈。」小白虛弱的微笑。

  「你不要騙我!難道、難道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了?一定是這樣!是誰?」

  不能說是不知所措,更貼切的說法是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普通人的我根本就沒辦法挽留魔鏡不消失,我想就連小白也無法挽回破損的鏡子。一點點希望都沒有。

  「沒有啦,這是我自己的問題唷。」小白灘手。

  「小白!你不要再說謊了!那就很明顯是我的問題啊!昨天我告白後才出現,不是嗎!」

  「戀花,妳知道魔鏡也會說謊嗎?」

  時間暫停般兩人直視彼此,對話再對話。但現實中的時間卻不停流失,鏡片的裂痕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小白快停止鏡子碎裂!」

  毫無辦法的我只能跪在鏡子前,扶著鏡面掉淚。

  「我啊,超級討厭妳的,當魔鏡那麼多年就是最討厭妳了。我也累了,所以再見吧。」

  「嗚嗚嗚嗚──」

  「所以,別哭了,好好的到別吧。」

  對話就像不願分手的女友,苦苦哀求對方不要走、哪裡有錯會願意改進。明明就不是那種關係啊。

  「我不要──!」

  「再見了,戀花。」

  小白的臉跟著鏡子一起碎裂、墜落,鏡框上再也沒有任何一片鏡片。一點讓人回想的空間都沒有了,啊啊,就像戀人不想留下任何痕跡的道別。

  戀花蒐集地上的碎片,不顧受傷。跌跌撞撞跑到書桌拿出白膠,嘗試把鏡子黏回原狀,嘗試把小白呼喚回來。

  「小白──為什麼──」

  傷痕累累的雙手顫抖的拼貼鏡子,內心不段的懊悔不該那麼早表達自己的心意。這就是為何有人說「戀愛殘酷就像風」,來的快也去的快,絲毫不給任何留念的機會,離開了。

  再怎麼深刻的約定都隨風消失。

  鮮血、眼淚越流越多。就算小碎片扎進傷口、就算手已經痛到沒有感覺,戀花無法停止自己的舉動。拼了命、不想放棄、希望,現實是殘酷的。

  *

  「麻麻!為什麼妳那麼喜歡鏡子啊?」

  「鏡子是媽媽最重要的東西唷。」


  掛在地下室滿是裂痕的鏡子,已經無法好好使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708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令狐魚|Seeds of Stars|經紀人

留言共 1 篇留言

水瓶(*´▽`*)
頭香我插(#

01-20 20: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yoyo60923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最終》主關申請-地下城... 後一篇:【最終】小圓隊伍-怪物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hnason8411咒鈴電話
接電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