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轉】怪談系列《なつのさん系列之十六螢》

作者:ღ茉律│2016-01-11 00:25:44│贊助:0│人氣:770


八月。些微的蟬聲伴著徐徐微風,從打開的車窗流洩進來。時間大約下午六點。

太陽差不多該下山了。廣播裡的天氣預報說,今晚也將是個炎熱的夜晚。

小客車載著包括我在內的三人,沿著河川旁的一線道,從下游段開往中游段。

駕駛座是S、副駕駛座是我、後座是K。一如往常的成員。

只不過,K的腳上放著一袋裝著露營用帳篷的袋子,容易暈車的他因為抱著東西不能躺下,從剛剛開始就一臉痛苦的搖晃著頭。

我們今天說好要一起去河川旁露營。

除了K拿著的帳篷,後車廂也裝了食物、睡袋、還有威士忌等酒類。

一起去夜晚的河川賞螢火蟲吧。

提出這主意的是K。他似乎知道在哪裡可以看到很多螢火蟲。

令我感到意外。

K是個靈異事件迷,總是說什麼『去幽靈公寓逛逛吧』、『到某自殺聖地看一下吧』之類的,這次的提案卻相當正常。

「我們可以一邊賞螢一邊喝個痛快」K這麼說。

沒有反對的理由。不過這麼一來開車的人,也就是S,就無法喝酒了。

「你自己一個人喝果汁就可以了吧?」KS說,S回他「你把河水當酒喝的話我就喝」

結果,避免對S不公平所以變成要在河邊露營一晚的情況。露營用品是S從老家那邊找過來的。

逆流而上後河床逐漸變得狹小,從圓潤的小石頭開始變成尖銳的大岩石。

面前的道路被分成D字形的新舊兩條岔路。

沿著山走,有個大彎的是舊路;新路的橋則是條筆直的捷徑。

車子朝舊路的方向前進。

我們在橫跨河川行人專用的吊橋旁停下車。吊橋旁邊有一條可以往下走到河川的路。

我和S二人合力扛東西,走下河床。行李中也包括已經暈得不省人事的K這個超大件行李。

河水潺潺流著。河川寬度大約十四、十五米左右吧。

在我們對岸是水泥牆,上面則是縣道。

經過一段時間,日光漸弱,被陽光穿透而顯得翠綠的樹葉開始轉成墨綠色。

還沒看見螢火蟲的蹤影。

要等到天色完全暗下來才會出現,總算復活的K說。

「今天有雲,又沒起風,是個超適合賞螢的日子呀」

螢火蟲似乎討厭自己以外的光源存在。就算是微弱的月光也一樣。

K對螢火蟲有研究?」

「才不只螢火蟲呢,我可是昆蟲博士。

據說那些傢伙其實都是降落在地球的外星生物呢。」

啊啊這樣啊。我心想。

做了種種準備後,我們三人合作搭好了帳篷。

河床上無法用釘子固定,所以我們將帳篷的繩子綁在樹上或是岩石上。

因為是五~六人用的家庭式帳篷,裡面相當寬敞。

此時K拿出小型瓦斯爐和料理用火槍,點火後放上鍋子開始煮起熱水。

想起剛剛搭帳篷時他熟練的動作,K該不會意外的是個戶外派吧。

S詢問後,「……托他的福我小時候被他拖去各種地方」他嘆了口氣,

「不,現在也一樣吧」又補上這句話。

接著K將大顆石頭隨意堆起,做成爐子;又把收集過來的木頭架起,升起了營火。

我也起身幫忙撿了些木柴回來,卻被笑說「你撿的那是新柴啦,只會冒煙而已」

準備好晚餐時太陽接近完全落下,週遭是一片橙色。

晚餐是將隨意切好的高麗菜、胡蘿蔔、洋蔥、魚板還有魚肉香腸一起放進鍋子,隨便煮的雜燴速食拉麵。

雖然賣相有點那個,不過味道其實還不錯,鍋子很快就見底。

吃完麵後我們拿出紙杯倒了威士忌,三個人乾起杯。

剩下的高麗菜和香腸就當成下酒菜。而S則是不吃任何配菜光喝酒。

受到營火火光的吸引,小蟲開始聚集到帳篷周圍。

我的手和腳幾個地方被一種比蒼蠅大上一倍的蟲咬到,覺得很癢。

「是手白*吧」K說。

如果抓到它仔細觀察,會發現蟲的前腳是白色的,所以才會被叫做手白。

「要不要抓來看看?」

「……我們又不是來看蒼蠅的」

「也是啦」

我們是來賞螢的。

「還沒出現吶」

時間是晚上八點左右,附近已經十分昏暗。

「應該差不多了吧」

K講完這句話後站起身,用空掉的鍋子取了河水,往營火上一澆。

火熄滅後,四周陷入幾乎看不見的黑暗。雲層的關係連月光都沒有。

在帳篷入口處還放著一盞瓦斯燈,靠著微弱的光才勉強沒有被奪走視線。

黑暗之中,沒有人說話,我們默默喝著威士忌。

「……對了,我好像還沒跟你們說過」

打破沉默的是K

「這附近啊,每隔幾年就會在像現在這樣的時節出現大量的螢火蟲喔」

被勾起興趣的我,發出「嘿~」的聲音。

「其實也不是每隔幾年就出現,而是沒有規律的。學者們也不清楚發生原因。

……但是呢,這附近傳著一個跟這現象有關的謠言」

我看不到K的表情。雖然勉強可以看見輪廓,光線卻不足以讓我們互相看清對方的臉。

「這條河川,雖然下游不怎麼危險,但到了中游卻會突然出現很深的地方,或是暗流,過去有不少人在這邊溺死,尤其是附近的小學生。

這種地方當然是禁止游泳的……可是規定怎麼可能敵得過小孩子的好奇心嘛」

我回過神發現自己的杯子空了,想找威士忌的瓶子卻看不到在哪。

「雖然說成這樣,其實溺水而死的人大概是幾年才會出現一人二人。可是,時間是重疊的喔。有人溺死的那一年,就是螢火蟲大量出現的那年。……啊啊抱歉抱歉,威士忌在我這邊」

K朝我的方向舉起酒瓶,我將手上的紙杯靠過去。

答答、的聲音響起,勉強可以看出是白色的紙杯,被倒進無法分辨顏色的液體。

「……今年,那個,有人溺死了?」

喝了一口,待喉嚨中的燒灼感退去,我開口問。

K「啊哈哈」的笑了。

「那種事,我怎麼可能知道勒。我只是想來這裡看螢火蟲啊」

「關於這個,還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K繼續說。

「在日本發現的螢火蟲,大多是源氏螢和平家螢*這二種。源氏螢化為成蟲的時期是從五月、六月開始,遲一點的會在七月上旬出現。而在八月這種時期現身的螢火蟲,是一整年都看得到的平家螢。」


K真的對昆蟲很了解。

像這樣聽著K的說明,讓人恍然大悟的情形實在太稀奇了,覺得有點不習慣。

一直以來擔任解說的都是S,不過他從剛才開始就只是靜靜的喝著酒,連下酒菜都沒吃。

「可是平家螢並不會集團性的大量出現喔。一整年都是活動時期,所以不會特定在哪段時間同時化為成蟲。相反地,會聚集起來孵化為成蟲的反而是源氏螢呢。可是源氏螢在這種時期早就已經交配完死掉了」

即便是喝醉的腦袋也大概聽懂了。

也就是說,K的言下之意是

「……你是想說,那些大量出現的光,有可能不是螢火蟲囉?」

「喔喔喔!什麼嘛,理解力很強嘛你。……不過,也有很高的可能是比較異常的平家螢吧」

「如果不是螢火蟲,那會是什麼?」

「我哪知,我又沒見過。硬要說的話我猜可能是……鬼火或是人的靈魂、不可思議的火那種?」

「……你覺得今年也會出現嗎?」

「不知道不知道」

說完K又「啊哈哈」的笑了。

又跟靈異事件扯上關係了。本來還以為今天只是來賞螢火蟲的。

真相大白後,果然K還是那個K啊。

此時,一直保持沉默的S突然開口。

「出現了」

因為這句話,我猛然往河川的方向看去。

什麼都看不到。目光持續凝視著。

突然間,像藍色火焰般的鱗粉從視角飄過,接著,無數個淡藍色光點浮在河床上。

周遭瞬間變暗,應該是K還是S把瓦斯燈熄滅了吧。

也因為這樣,我們能夠更清楚的看見眼前的光芒。

光點不停閃爍著,飛舞的光芒全部同時明滅,無數的光點彷彿是單一生命體。

隨著時間經過,光芒的數量不斷增加,像是要把河岸覆蓋住一樣,就連我們的周圍也有。

思考和感覺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只有目光追隨著光點。

開始懷疑該不會是因為威士忌的關係所以才看到幻覺吧,這場景實在是太夢幻。

讓人產生那些被雲層遮住的星星,就灑落在我們面前的錯覺。

「朝思暮想,螢光似吾身。魂牽夢縈,點點均吾玉……」*

回過神,是S在說話。

「……你說什麼?」我問他,「和泉式部」S回答。

「那是誰?」我又接著問下去,結果S嘆了口氣。

「你到底是不是文組的啊」

接下來幾個小時,我們就只是看著眼前星空般的景色。絲毫不覺得膩。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光點的數量開始減少,過了晚上十點左右,光已經全部消失。

K把滅掉的營火重新排好,再度燃起火。

和剛剛的光點完全不同的火光冒出,燃燒的柴火發出啪嘰啪嘰的聲響。

「以前的人認為,如果人類真的有靈魂的話,那看起來應該是像火還是螢火蟲的光芒那樣的東西吧……看了剛剛的景像之後,似乎能夠理解」

玩著手裡的空紙杯,S淡淡的說道。


我們看到的數量算是大量出現嗎?假如真是這樣,是不是表示今年也有人溺死在這條河川呢?

伴隨著內心的感動,腦袋浮出了疑問。

「……啊、話說回來K,你不是有帶抓蟲的網子來嗎?怎麼沒拿出來用?」我轉向K問。

我想他可能是為了要確定那些光究竟是靈魂還是蟲,覺得直接抓來看是最快的方式才把網子帶來的吧。

「啊啊、我忘了。算了,那些不是人的靈魂啦,是螢火蟲。因為他們有集體同時明滅」

結果是螢火蟲,K這樣說。

「啊,那個同時變暗然後同時發光的現象?」

「對。那是螢火蟲的習性,他們就是靠同時發光來辨別雌雄的」

「嗯─」

「……啊─啊,我還想說搞不好能夠看到過去所有在這邊溺死的人,靈魂飛來飛去的景象咧」

這麼說著的K卻沒有露出失望的表情。畢竟看到剛剛那種光景,不感到滿足才奇怪吧。

我們圍著營火繼續聊天,三人共喝了二瓶半的威士忌後,就去睡覺了。

雖然還很亢奮,但已經喝到茫了,儘管是炎熱的夜晚還是很快地陷入夢鄉。

隔天早晨醒來時,帳篷裡只剩我一個人。

走到外面看見S坐在河岸的岩石上釣魚;K則是把玻璃底部的籃子放在河川上漂浮,他抓著網子似乎在找什麼。

天空萬里無雲。

我用河水洗把臉後,走向正在釣魚的S

「你有帶釣竿來喔?」我問他。「昨天在那邊的草叢撿到的」S說。

我問他要用什麼當魚餌?他說他有抓到手白,就拿來當魚餌。

他拿給我看,手白前端的手確實是白色的。

順便一提S在這之後非常強大的釣到二條漂亮的河鱒。

把魚拿來鹽烤當成午餐,超級美味。

接著我跑去K那邊,他在抓一種叫做蝦虎的小魚。

大概抓到十隻左右。最後也拿來當成午餐味噌湯的材料,結果魚都是骨頭,超級難吃。

他們兩個還真有精神啊。我一面想,一面散步到河床的盡頭。

這時候,突然發現在我腳邊有個黑色昆蟲的屍骸。

有十字花紋的紅色頭部還有黑色甲殼,撿起來看,是一隻螢火蟲的屍骸。

我帶回去給K看了以後。

「喔,是螢火蟲啊」

瞄了一眼之後K再度彎下腰讓注意力回到水中,結果他忽然啪的一聲站起,抓住我的手腕,再一次盯著螢火蟲的屍骸看。

「這不是源氏螢嗎……」

「這個是源氏螢?」

「對啊,你看頭的地方有十字花紋對吧。我剛還以為一定是平家螢。不過,這傢伙為何會在這時候出現呢,已經慢了一、二個月了欸」

我也再度盯著自己手中的源氏螢屍骸看。

K說著「真奇怪啊~」同時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開始搜尋什麼。

大概是在網路確認源氏螢的生態吧。

「……咦?」

過了一下子,K發出詫異的聲音,直直望著手機畫面。

「怎麼了?八月也會出現嗎?」

「不是啦,哇、這個我倒不知道」

「所以到底是什麼啦」

K把手機螢幕轉給我看,說:

「源氏螢的學名,『Luciolacruciata』就是拉丁語『發光的十字架』的意思喔」

頭部的黑色十字花紋,就是指十字架嗎?

「……不知道它要祝福什麼,溺死的人不可能剛好都是基督教徒吧」

K這麼說,然後「哈哈」輕輕的笑了。

發光的十字架。

我想起昨天晚上的光芒。

比源氏螢發光的時期還要再晚上兩個月的季節,也是小朋友會到河川玩水的季節。

然後在有人溺死的那一年,發光的十字架會現身飛舞。

但這有任何關聯嗎?

我想起昨天S不自禁朗誦出的那首和歌。

那之後我問了S和歌的意思,他露出嫌麻煩的表情回答了我。

『那是將自己陷入戀心的靈魂,比喻成螢火蟲的和歌』

從古至今,人們總是會將人類的靈魂以螢火蟲的光芒來比喻。

我搖搖頭。我沒辦法理解。

吃完午餐,我們把收拾好的帳篷等行李搬回車上。

出發前K說「等我一下」,抓著還剩半瓶的威士忌,走到吊橋上。

我看著他想說他要幹嘛,結果他站在橋上把威士忌酒瓶往下一倒,剩下的液體全灑進了河川。

「抱歉久等了啊」

看著回來的K,本想問他剛才的舉動,卻還是決定不要開口。

K什麼都沒說的話,我想也沒有問的必要。

車子引擎發動。我們離開了河川。

「不過還真是看到好東西了呢,好開心」

在行駛中的車內我發自內心的說。

「是啊」S也難得的贊同著。於是我向他們二人提議「還有機會的話,再一起去哪邊吧」

「喔,好啊。這樣的話,下次就去山裡。」K說。

「還蠻遠的喔,是一座據說有食人熊出沒而聞名的山」

呃拜託那個就放過我吧,我心想。

--

*手白:テジロ,虻蟲。外觀與蒼蠅相似,手白是俗稱。

*源氏螢、平家螢:皆為日本常見的螢火蟲,外觀很像蟑○,估狗前請三思←

*日本平安時期才女和泉式部所作的和歌,據傳是在貴船神社看見飛舞的螢火蟲後有感而發。

來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695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tmo168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轉】《台北某診所》... 後一篇:【轉】都市傳說《先驅會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otori你好
其實沒要說什麼,單純想刷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