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再談【318學運】過程及談"中國白蟻"。

作者:曼珠沙華│2016-01-10 00:37:34│贊助:124│人氣:3072

本文很長,分三大部分,第一部分講關於我在<<2016別投第三勢力小黨之個人評析>>中所寫到的318學運過程,有人說是憑空杜撰、想像的,根本無法求證。所以我想盡力就找得到的影像加入佐證以及補述些我已忘記的部分。


第二部分,談陳奕齊的中國白蟻。


第三部分,談一些雜七雜八的事。



其實318學運不會無法求證,全台灣多少人有親身參與過那場活動?影像紀錄也有。只是我給大家一個建議,如果你看媒體的影像紀錄時,把聲音關掉,不要聽電視台故意放的悲壯配樂,不要聽記者告訴你的煽情旁白語言,因為台灣的媒體把林飛帆、黃國昌甚至是當時的陳為廷幾乎神格化。



你用客觀地角度去看這場學運,我相信就算那時你人沒在現場,你都會感覺我所講的過程絕對比現有的記者貼近事實,也是最能釐清各種疑點的。


以下,曾在<<2016別投第三勢力小黨之個人評析>>中我講過的部分,以斜體文字表示,本文才補充的部分以正常文字表示。


如果說,未來台灣人會被引導向欣然接受被中國共產黨統一的命運,那目前有兩個勢力頗有引導台灣人民選擇自我毀滅的態勢


一個就是柯文哲。
一個就是黃國昌的時代力量。

面對這兩方,一定要提高十二萬分的注意與危機意識,這些人絕對不是站在台獨抗中這邊的人。

為了破解時代力量在統一的棋盤下扮演的角色,我先還原黃國昌立下根基的318學運過程
大家依照媒體所給予的光環,相信了黃國昌、林飛帆是318學運的領導者,認定了他們是阻止了服貿的學運領袖。
剛好我朋友有針對318學運寫一本小說,但目前尚未能公開(而且牽涉個人部分我還想叫他改寫.... = = )

也所幸有他的調查拚湊,得以看出318學運較完整的面貌。

個人認為從318學運整體大局來看,黃國昌、林飛帆是黨國媒體刻意安排的收割者,完全不是領導者!

第一時間衝進立法院的人只有林飛帆一人嗎?明顯不止,也不是在林飛帆的帶領下。林飛帆當時是進入議場的其中一人,在旁邊窮喊叫的。

318學運起先兵分三路,三月十八號的晚間九點,由蔡丁貴領導的公投盟打前鋒,進攻前門,吸引警方前往阻擋。

晚間九點零五分,另一路從濟南路進發,再吸引警方殘餘警力。
晚間九點十五分,青島廣場主力攻入議場。



補充說明,我後來查閱影像檔,林飛帆甚至也不在第一波攻入的人當中,當時915分林飛帆應該還在跟警方推擠記者中有影象,而且眼鏡被擠掉。
這是第一波進入議場的人,當時連議場的電燈開關都還沒找到─





第一張照片,來自2015.03.22民視台灣演義,2分39秒時

後面的照片2014.03.29 東森台灣啟示錄,3分15秒開始


另外我補充前天別人告訴我的細節,就在青島東鐵門被攻破後,沒多久,鎮江街的警方防線也在黃守達的率領下被攻破。劉敬文拿著擴音器站在青島東鐵柵圍牆上,希望群眾設法突破三號門前的警方防線,不要讓議場變成死守狀態,但站在三號門前的黃國昌卻拿麥克風叫大家不要衝,大喊「警察不動、我們不動」,阻撓攻勢,讓議場維持孤島狀態。

我記得太陽花過後,有人在PTT寫,他講他當心中的os說:「指揮要大家一直喊『警察不動、我們不動』,那警察如果動了我們要怎麼辦?」我不知大家是否還有印象?

整場計畫就我所知不是林飛帆計畫,林飛帆與陳為廷的原計畫甚至還是想號召群眾去佔領景福門。(用我的話說,明顯是一個"不會為執政者造成實質威脅與影響的反對者。")

這一段,其實陳為廷都親口證實過。自由時報2014-0408

青島廣場這一路攻入議場後,林飛帆還在議場內指揮群眾叫大家躺在地上方手牽手,等警察抬出去,但大家不理會他的指揮,所以自行拿起桌椅把門堵住。(很巧,這個新聞畫面我有印象,我的確記得那時有人的確是在喊叫大家躺下等警察抬人,但喊的人是不是林飛帆我就不知了)
林飛帆看大家決定堵門,才又裝模作樣喊「大家把門堵住(其實大家已經在堵了,根本不用他喊)然後他又帶頭在議場內喊不會有實質效果的「警察後退、警察後退

凌晨三點半,警方第三度攻堅時,青島東路方面,劉敬文與黃國昌等人以及大批群眾拉開鐵門,減輕了議場攻堅的壓力,林飛帆趁機對著攻堅的警方喊:「你今天把任何一個人抓出去,你就要付出代價!我在這裡宣佈,你膽敢把這裡的東西移開,進來抓任何一個人,外面青島東路上的一千名群眾就往裡面衝!

你們現場指揮官做決斷,你們五分鐘內沒撤人,我外面朋友會進來!」然後蹲下做勢打電話。
林飛帆與陳為廷的喊話這段影片─


2014.03.29 東森台灣啟示錄 9分06秒開始


不過這個部分有個不同的說法,說是東森記者記錯了,林飛帆這段向警方喊話是第二次攻堅,第三次攻堅時是台聯立委周倪安趕到,擋在門前才讓警方停止攻勢。

那攻堅的次數會有出入,應該是由於當晚警方多次攻堅,有時要攻不攻有時趁機動手規模不大,所以是第幾次攻堅算法不同,另外也有可能是318當晚警方發動四次攻堅,而東森記者沒把周倪安擋下警察的那次算進去。所以有這樣的出入。


這個巧妙的表演時點,成為林飛帆在媒體前坐穩學運領袖名號的關鍵鏡頭。
讓不明所以的人認為林飛帆的策略奏效,警方怕了林飛帆的恫嚇所以撤人。但實際上,是青島東路被攻破,警方不得不調度前往增援,產生了攻堅緩下來的感覺。
換個人習慣用語來說,警方與媒體利用這個機會送了戰功給林飛帆。把林飛帆推向學運領袖的寶座,所有學運光環為他所吸納。
那之後數日就是眾人所知道的,大家守在立法院內。


這邊我上次漏講一個事件關鍵重點。
在學生攻佔立法院後,有二至三條的路線爭議。
民進黨與一些NGO團體主張「黑箱服貿,逐條審查」
餅魚兩位教授與敝人小妹我都在網上發文:「絕對不可走這條路,國會是國民黨佔多數,逐條審就是逐條輸。」


當時大家還把餅魚兩位教授的看法轉寄要送入現場,還記得嗎?

當時蔡丁貴教授與我的主張都是發動ECFA第十六條,所有與支那的協議通通停止。

劉敬文這邊的人在現場同樣也看出逐條審的陷阱,所以也不同意逐條審,改為主張「退回服貿」,至於退回哪邊暫時不談以做為談判伸縮空間。

之後民進黨又提出一個「重啟談判。」民進黨的問題點是,我們為什麼要再去跟支那談?我們是有欠牠,非談不可嗎?對人渣國有什麼好談的,有那麼愛談嗎?

最後這些爭議路線,由劉敬文的「退回服貿」勝出。種下劉敬文被NGO痛恨的因子。


對民進黨與NGO團體來講,逐條審查是對他們最有利的路線。也是他們與馬政府合謀「雙贏」的路線。(所以,台灣哪裡有兩黨惡鬥?兩黨常常手牽手互相合作,這才是可怕的了解嗎?!)
為什麼?因為逐條審就是逐條輸,最後人民還是會輸的,服貿還是會被通過,更何況這也是當時朝野兩黨達成的共識,所以馬英九有很大的機率同意,畢竟回到朝野共識不但名正言順,馬英九最後還是會取得服貿通過的果實,NGO與民進黨也能毫無風險地在大眾得到「成功逼使馬政府讓步」的虛名。然後全台人民吞下服務業開放的苦果。

NGO團體們明知這一點,依然堅持「逐條審査」企圖展現「溫和、理性、我好棒棒」的態度來迎接即將到手的虛名。

然後吹風淋雨、冒著被警察攻擊的風險去佔立法院的大家,就成為人家站上政治領域的舞台,什麼都沒有得到,依然眼看著服貿在「逐條審查」之下通過。

不過這個計畫被劉敬文等人打破,更改成了「退回服貿」,於是與馬政府開始長期的拉鋸戰。NOG團體也對學生們有了戒心,對劉敬文的重傷開始散佈。


當時各種警方即將會清場的謠傳也一直籠罩著學運場內外。
黃國昌便利用傳言,組成糾察隊,美其名就是為了避免警方滲透。但糾察隊卻是比站警察還前面阻止群眾進入議場,甚至阻止群眾進入的糾察隊員還跟群眾口角:「你們進去會跟警察起衝突。」於是變成一個很荒謬的現象,黃國昌糾察隊在保護警察,
誰能進入議場、誰能佔領議場、誰能成為反服貿守住議場的人,變成黃國昌一人決定!名為糾察隊,其實該更名為親衛隊。

至於黃國昌糾察隊的來源,據說大致是與1985 成員一致。至少在沒收文宣後,黃國昌出面道歉,顯然他也不否認糾察隊的確是受他指揮的。

「我們中立客觀不管政治好乾淨理性」的NGO團體們也在場外發放糾察隊識別證與臂章,講說為了避免被滲透,但根本滲透者是打著糾察隊的名義在阻礙、滲透學運不時籍故與反服貿的群眾起衝突。


這邊最過份的衝突,有錄到的就是這一場─
一位想送飲料進入議場給學生的阿伯被糾察隊絞喉抬離。

20140412蘋果日報影片 熱血阿伯遭裸絞架離 糾察隊道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HQNSjqCEDs

然後黃國昌與一堆「我們中立客觀不管政治好乾淨理性」的NGO團體,把蔡丁貴等獨派人士排出決策圈,議場內的決策小組變成貴族議會。
有一個地方我很在意但還沒弄清楚的是,這個議場內「排除台獨、排除政治」的九人決策小組,到底有沒有陳為廷後來力挺參選淡大學生會長的支那學生蔡博藝在裏面。如果看到本文,知道的人麻煩說一下。


這個部分還沒人跟我講,但蔡博藝都能變與陳為廷熟識,我可以想見,應該沒人可以跟我保證,黃國昌或那些NGO的糾察隊中沒有支那在台學生吧。

最根本的問題不是糾察隊素質的選擇,而是根本沒有人有那個資格設立糾察隊!
大家都是來反服貿,黃國昌是哪根蔥,自封總指揮,還私自設起糾察隊?是自認人格比別人高尚?還是自認比別人聰明?所有反對服貿的人應該被你黃國昌的人來糾察?


如果蔡博藝能成為決策圈,台灣人又曾參與318學運還是負責打前鋒的蔡丁貴被排除在決策圈外,那就非常好笑了!
黃國昌奪權後卻又遲遲不做下一步的擴大抗爭,只對外說在開會,如同只等著學運潰散。
三月二十三日,馬英九開國際記者會重申不退服貿,於是等不及的人想進入議場,卻被黃國昌的糾察隊擋在門外。
當時現場陳為廷、林飛帆是這樣面對群眾:
陳為廷:「各位,你更有想法的話,你們可以集結去攻占總統府阿!就像我當初攻國會一樣。」
旁邊的糾察隊鼓掌。
陳為廷:「我進國會,我負刑責,我有四條案子,下個月就要開庭,那你負了什麼責任?」
林飛帆:「我身上也有四條案子,我還沒畢業,我在這國會裡面待了六天,我在前三天,從來沒有踏出過,國會議場外面。整整關在裏面悶了三天....
群眾:「不要一起躲在裏面討論啦!為什麼不出來跟大家討論!」
群眾:「你們的人是在保護警察嗎?!」
林飛帆舉起左手說:「各位,大家在這裡,要對抗的對象絕對不是自己的朋友!
群眾:「我們要對抗警察啊,你們的人擋在警察前面什麼意思?」
林飛帆開始哽咽:「你如果有好的方法、有縝密的規劃,你想要去衝哪裡,你願意負起責任,我們很歡迎。」


以上這一段,東森與民視都有紀錄片,由於比較長,只放四張照片代表:



2015.03.22民視台灣演義  15分49秒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RGBl4Q2HWY
2014.03.29 東森台灣啟示錄 26分18秒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k2uE6ymz54

議場成為黃國昌俱樂部的表演舞台,想抗爭的群眾於是只好另謀目標,最後選定的方案就是攻佔行政院。

然後在晚上大批人馬大家前往攻佔行政院的行動中時,立法院這邊又有人放話:「立法院沒人了,立法院要被清場了,大家快回防。」

一半的人又跑回立法院,導致行政院人數不足,升高抗爭失敗,323行政院慘案發生。事後就有人嘲諷:「去佔行政院的都是白痴,立法院不能行使警察權所以才能佔,去佔行政院就是活該被打

這個我當時有講過,行政院會被驅散,主因是人不夠多,拳頭不夠大,與能不能用警察權無關。如果立法院不能動用警察權所以不會被驅散,那318晚上警察為什麼會攻堅?立法院方面的人又何必騙說警察要攻堅了快回防?

之後發展,黃國昌把議題導向監督條例。另外有人也散佈「反黑箱,不反服貿」想把服貿議題形塑成,只要不黑箱,通過也沒關係了。
然後就是出現這張
                              
黑島青版的不監督條例。
以前我評論過,這就是不監督條例,人民完全只有狗吠火車沒有否決的權利。
三月三十日,五十萬人前往凱道抗爭,劉敬文帶著台獨的文宣前往,又被黃國昌的糾察隊沒收。


這邊有一說,被沒收的文宣是陳奕齊從南部帶來台北的。
另外也有人補充,其實在立法院時,就常常有糾察隊以主觀意識在沒收別人的文宣,所以文宣被沒收的並不止是劉敬文與陳奕齊。


到了四月二日,因為議場被攏斷,想升高抗爭也沒有資源與話語權的志士們,只好在濟南路成立設了賤民解放區訴求與議場內對話,但被抹黑成為眼紅想爭曝光度的一群人,焦點依然為黃國昌等人掌握。至於為何黨國控制的媒體如此鐘意黃國昌當學運代表,我想,他的戰果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整個318學運真實面貌是如此。
請問,黃國昌與林飛帆是真的在反對國民黨的領袖,還是被挑選、不會造成傷害甚至還會做球給國共殺球的假反對者?


很多媒體在報導318學運的時候,放一下現場影像,然後就變成黃國昌、林飛帆的專訪,然後又變記者個人講評,基本上這種行為就是為了造神與挑選反對者,所以台灣民眾對318各種發生的細節與原因、各事件的前因後果會無法連貫起來。




318學運那麼多人,也有各種團體領袖,為什麼不去採訪陳奕齊、不採訪劉敬文、不採訪黃守達,甚至一樣是程序控(「只要一切依法,把我全家抓去殺我也不反對」這種人謂之程序控)的賴中強,鏡頭都沒黃、林兩人多?所有記者只愛挑黃國昌、林飛帆?那你想,他們是要有多廢才會被媒體挑上?



你們既然相信,媒體已經被共產黨掌控或是相信被國民黨掌控著,那為什麼會去相信媒體會挑好的代表讓你們追隨?

假設,你當國家統治者,你會有那麼笨,會叫你的媒體,在反對你的人中去採訪那個才智決心對你最有威脅的那位,好叫其它反對者知道要跟他走?偏偏這個道理不管怎麼講台灣人都聽不懂嗎?

國民黨那個叫共產黨的代理商,我在講時代力量,談的是要防原廠(共產黨)進來台灣成立直營店還被他成立成功。

不客氣地說,我就是懷疑時代力量是這個直營店,柯文哲將是未來店長。對不對?我不知道。反正時間會證明。柯文哲與習近平都一同把「兩岸一家親」已經翻出來給你們看過一次了,是台灣人自己要無視的。


另外,我講講”中國白蟻”

陳奕齊一直不滿媒體不幫他宣傳,他要講中國白蟻都被取消通告,所以我幫他宣傳一下。不過我還是老話一句,想要有活路,政黨票投民進黨,這是台灣想活下去的唯一解。而且還不一定救得起來,因為台灣已經積重難返,如果民進黨沒一黨過半(更大的疑慮是,民進黨恐怕自己都不想過半),那就真的宣告癌末了。
你如果真的不想被中國併吞,又不想投民進黨,那請至少是投給台聯,時代力量絕對投不得的。

所謂的中國白蟻,就是中國資金不斷地收買台灣的企業,甚至成立各種上百個NGO織組,例如大家應該常聽說的X榮貨運就有傳出被中資收購。

那因為x榮收購流程我不知道,我講我好朋友公司的例子(上面那個太陽花學運資料很多就是他曾經收集過讓我借來用的)。

他是在南部某民主電台工作,成立二十年左右的民主電台喔!

據說他們電台成立時還是國民黨不准人民有電台,還會抄台那個時代,冒著被抄台的危險而成立,直到電台解禁後請到執照成為正式合法的民主電台。這樣背景夠綠了吧!

大概前年年末,因為電台有虧損,某台商出現,要向該電台收購一個時段,打算播放中國的旅遊景點介紹節目。而且講好,不會在節目中談政治。

但問題來了,該電台的屬性就是反中國的,但虧損就是在眼前,到底該不該接受該節目一直爭議不決。結果,居然有天接到他們監察人的電話,大意大概就是:「反正能賺錢,為什麼不接這門生意之類的」然後因為打得太頻繁了,咄咄逼人的態勢,反而讓人起疑,會不會接了節目,然後指控電台有雜訊還是什麼的,要電台賠大筆違約金,這樣變成電台失了立場,錢還賺不到,還得倒賠一筆錢,於是拒絕了這單生意。

不久,北部營運狀況較佳的某電台台長出現,說要收購該電台的經營權。那這個北部的電台,形象上雖然沒很綠,但至少還是綠色的,也沒政治色彩。

因為這筆收購金額是天降甘霖,所以就答應了。

然後聽說,手續完成後,過了半個月,出現在南部那電台員工眼前的,就是之前來幫中國買節目的那位台商,好像以區經理的身份前來管理這家電台。
這樣是怎麼回事,大家終於明白了。

這場收購,從頭到尾沒有一位支那人出面,只有一個說有在中國做生意的台商。請問,誰給這名台商資金,買這個賠錢的電台?

答案不言而喻啦,如果你還認為這是該台商的錢,我建議你快點砍掉重練,你出生時智力忘了點了。

那買完之後經營方針就是:「講政治不會賺錢啦,播音樂吧…」

罵國民黨、罵共產黨、罵馬英九的聲音從此不會在該電台出現。

你有辦法說他錯嗎?確實談政治營運狀況不佳,而他北部播音樂的聽眾就是很多,你不接受反而還可以說你使股東權益受損。

那當然,等時機成熟,必要的時候就可以再改變方針播放:「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
如果你以為這是很難的手段,抱歉,這大概是最簡單的,因為只要應付好一個獨派的老闆就好。

比較麻煩的恐怕是主事者太精明,那就得找股東一個一個買股份。因為要一個股東一個股東找,如何找出股東是困難點所在。只要找到了,反正共產黨出得起價,股票沒賣放著就是廢紙,有人出十倍價買,我想沒什麼人會不賣的,而且來買的還不一定是中國人哩。

中國用這樣各種手段,如同白蟻,以台商當白手套一直收購台灣的企業,很多企業已被收買,到底災情有多嚴重,如同被白蟻蛀蝕的木材,表面尚且完好無缺,內部被蛀蝕得有多厲害只有掀開才知道。所以陳奕齊才說,他要進入立法院,成立登錄網站公佈這些中國白蟻,讓民眾了解災情。至於他進入立法院後有沒有辦法清查白蟻,中國用白手套收購時,要用什麼樣的手段看出哪筆是中國來的資金?我不知道,自己去問他。

而陳奕齊就是台聯不分區第一位。

他說的中國白蟻嚴不嚴重,相當嚴重,這個我敢背書,真的相當嚴重。媒體有沒有報?我想是很少幾乎能說沒有。媒體有沒有被收買了?我覺得你應該問「還剩幾間沒賣掉?」

那你相信媒體挑出來的人嗎?
以上,幫他解說廣告完畢(台聯真應該給我稿費…),不過勸大家投給民進黨比較有救。畢竟單獨過半能爭取一個立法院長,是比一名立委作用還大的。台聯第一名後面的其實也不怎麼樣啦…尤其第八名我更討厭他。周倪安的名次大概是很難再當上立委了。
若是民進黨真的實在讓你投不下去,那也麻煩至少投給台聯。台聯的來歷至少大家了解,也有績效,黨內至少一半是堅定台獨派,不會有共產黨直營店的疑慮。而且時代力量講什麼制衡大黨,既然要制衡大黨,台聯也可以制衡啊,為什麼一定要投時代力量?


────────以下是我個人閒談──────────

時代力量在fb貼一張圖寫「制衡非藍即綠」,我不知是不是筆誤,是制衡藍綠的意思吧?「制衡非藍即綠」是指制衡「非藍即綠」這種觀念嗎?

如果時代力量說的就是制衡藍綠,那這就是一個選舉謊言。

第一 說過很多次,藍綠不是問題,有一個沒人有力量可以抗衡有著龐大黨產還處處親中的中國國民黨,才是台灣至今瀕臨亡國的原因所在。結果,這個黨承襲著國民黨的謊言,幫助國民黨偽裝成好像跟民進黨一樣大,把台灣問題歸納成藍綠問題,不是判斷力不佳,不然就是居心邪惡。說時代力量是假反對真做球,不對嗎?

第二 2016誰是執政黨?誰需要制衡?如果一切順利,沒有做票,沒有突發事件,國民黨會下台。

下台在野的國民黨自然不需要制衡,那要制衡誰?所以,制衡藍綠只是裝成很中立的樣子在講:「我們要跟綠(民進黨)唱反調了。」

學運後期,有位香港朋友傳訊息問我現在學運進展,我跟他描述了一下,他聽完給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完了!」

他告訴我,在香港,共產黨瓦解群眾運動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糾察隊的擁護與媒體的報導,把群眾中的一個人拉出來做為明星代表。

這個代表有可能是故意安插的,也有可能是最沒理想性與決斷力的。將整個運動騎劫成對他有利的方向。

另一種手法就是把群眾運動娛樂化,例如在群眾抗議的地方辦烤肉大會、卡拉OK大會、喝啤酒比賽等等。

當與他談完後,我就已經看到黃國昌把反服貿導向到監督條例,而且還把監督例例導向一個人民沒有否決權的監督條例。

群眾運動本身就是利用自身刻苦地與政府對抗來獲取同胞的同情與關切,然後促使更多人對議題的重視、參與。一但失焦變成烤肉大會、卡拉ok大會,群眾運動會就失去力量。如果變成造神大會,那就更有利掌權者控制,正如把原本反對服貿改成不監督條例,讓往後的協議都有高鐵可以搭。

重申一次,時代力量這群人歷來戰績是什麼樣子?

大家反服貿,他們就給你帶向反黑箱不反服貿,只要不黑箱,通過也沒關係。

監督條例就給你帶向一個不監督條例,然後裝模作樣跟你說監督條例要趕快過,兩黨都不審監督條例、反正最後還是得回歸依賴民意代表決定公不公投不是重點

甚至中國學生參選學生會長,也在跟你講「這個人很有台灣意識,讓他選沒關係

馬英九要通過和平協議,就來個公投法不要設門檻、蘇格蘭獨立是簡單多數決...

游錫堃選新北市長,林飛帆就數篇連續辱罵游錫堃。

台灣商人外移中國,就美化為「不反對台灣人去中國經商,就像閃靈巡迴世界一樣,世界也包含中國」

黃國昌等人,每一次都是假反對真做球,帶著一堆人往統一斷崖跳!真的是每題都不會還是故意迴避了正確答案?

如果時代力量真的是共產黨打算在台灣開的直營店,那接下來的局面就非常清楚,整個要把台灣帶向實質統一的路線就完全舖出來了。

那個劇本很可能就是時代力量扮演如共產黨在圖博用來架空噶廈政府的「中國共產黨西藏工作委員會」。

壞事都推給蔡英文的政府,都是蔡英文的政府做的,時代力量的立委在鏡頭前演出為民眾請命,大聲嘶喊蔡英文不什麼可以這麼不顧人民死活…」;好事由時代接收─「時代力量立委提案通過XXX條例為人民爭取到○○○…」,尤其在台灣這種媒體被控制的情況,時代的宣傳會比西藏工作委員會更有效。不出八年,唯一台灣人自己產生,還能有點力量與中國對抗的民進黨,信用會如噶廈政府一樣完全破產,不用受到人民信任,而民眾又難以再匯聚出另一個對抗勢力,那當時代力量國會過半的時候(或與國民黨殘部聯合過半後),這個直營店就成為台灣人民自己選出的合法政權。


看著民進黨還去幫時代拉票、禮讓,讓我覺得真的是一個不知死活的政黨。你們知道你們將來很可能就是會被這個政黨絞殺的嗎?雖然很有可能失去政權後的國民黨會有一堆人先演出覺醒秀,加入時代力量,由時代吸收國民黨的能量。國民黨可能會死第一個。畢竟原廠要開直營店,代理商得先死才行。

其實,就算你不相信我所推論的時代力量的所講直營店的定位,你總該要能理性分析時代力量這些人在318學運中扮演的角色。

是誰把台灣人冒著吹風日曬淋雨佔領立法院,還怕被警察打的擔警受怕十多天努力弄成最後在凱道唱唱歌結東的?然後跟大家說把希望寄拖在他們的”不監督條例”?

又是誰騙你們,只要通過了他們的不監督條例,人民就不用怕被政客出賣了?

是誰在那邊企圖與政客應和,要把人民的付出用「逐條審查」出賣掉,賺取自己政治光環的?
是誰把根本就不是他們首先衝入議場,最後卻私自用糾察隊把議場圍住當成自己的舞台,然後嗆聲「你們要衝,自己去找地方衝,就像我們當初衝進立法院一樣」、「你們去衝總統府啊」?

是誰在別人進攻行政院要升高抗爭壓力逼馬英九妥協,然後又偷偷放風聲說「立法院要被清場了,大家快回立法院」把人抽調回立院,害人數不夠的同伴被警察毆打,然後還嘲笑這些用自己的鮮血與馬政府作出搏鬥的同伴是「盲動!」「白痴!」「行政院本來就不能佔,我們佔立法院不動靜坐的才聰明好棒棒!」的?

是我嗎?還是餅魚兩教授?還是劉敬文?

結果,拖垮學運成果的黃國昌、林飛帆等人成為大家相信的新一代領袖。

好,別說我們這種常得罪人的,蔡丁貴在學運中打前鋒,被國民黨以首謀罪起訴,攻佔行政院行動後,3月24日幫學生們湊錢交保的,也是蔡丁貴與他的教授朋友們。蔡丁貴有沒有被重視?


向蔡丁貴教授致敬
蔡丁貴真讓人欣賞,318第一天就是他們幫助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行政院暴力驅離那天,也是蔡丁貴帶領台灣教授協會,募款34萬保釋13名被拘捕的學生。

TBVS:http://news.tvbs.com.tw/old-news.html?nid=525549

TBVS就很明顯,報學運就黃國昌來黃國昌去.報學生交保就只講「教授湊錢幫學生交保」,哪個教授連名字都不願意提到。 有沒有在挑對手?)


結果黃國昌這種專講的狗屁不通要大家跳入統一圈套鬼話的人,講的話敏被奉為聖旨,餅魚與劉敬文的言論就常常有人反應:「餅魚喔!妖西喔,不用看了…」

收割王黃國昌組的時代力量聲勢浩大,當初真的有出力為學運做牛做馬的蔡丁貴組的自由台灣黨也完全乏人問津。(不過別因此投,還是一句,投給民進黨,捐款給自由台灣黨就好。)

無論是用什麼客觀條件,連自由台灣黨都是比時代力量對台灣更有利了,大家偏偏會選毒藥吞下去。還是選最毒的那瓶。

到底是什麼鬼社會?判斷力有多差?

不是在眼紅黃國昌的大眾光環啊,是可憐台灣人民的判斷力。會去跟隨媒體,屢屢把傷害自己最深的人當成救世主,然後再因細故重傷、仇視長期以來為台灣付出的人。

不過這現象很正常,以前說過,台灣的社會就是一個義人無法出頭,而小人會當道的社會。陳水扁會被關進獄中,馬英九會成為總統,就是最好的註解。

馬英九當初也是新時代的神,當初怎麼造神的?有個現在還看得到的造神遺跡─

電影台有時會播一部電影叫《黑金》,那部片在台灣剛上映的時候叫《情義之西西里島》。那片是在馬英九卸任法務部長不久推出的。配合新黨的宣傳,把李前總統抹成黑金教父,將馬英九塑造成為會打擊黑幫卻受到高層壓力拔除的法務部長。

劇中那個最後辭職前要男主角「要動手快點動手」的男主角上司,就是以馬英九做為原型拍的人物,連長相都與當時的馬英九八分神似。

多少人看了就覺得馬英九真的正氣凜然,不畏強權啊!現在想起來有沒有很想吐呢?


我個人在巴哈發文大約三年,從2013年開始。其實我以前常上的是媒抗,後來媒抗系統不穩。我也覺得其實在媒抗都是同溫層,所以我選擇在巴哈與DISP BBS發文。巴哈的使用族群是台灣較少去注重政治對他們影響的。

普魯士擊敗法國時,元帥毛奇說:「普魯士的勝利,在普魯士小學教室的講台上就已經決定了。」

當時因為職業性質上的方便性,我都是坐在辦公室又有電腦,所以有空我就在巴哈寫寫文章。
當時我立下的志向就是,希望台灣人在找遊戲攻略心得、聊天的同時也注定了國民黨往後的潰敗!

成不成功,我不知道。國民黨還沒輸,而且我不覺得他會輸,主要的原因是,我很怕民進黨沒有贏的打算。

更何況努力的不止我一個人。

不過,這就是我的文章會發在巴哈姆特的原因。

另外,有人懷疑我說黃國昌是學運失敗的禍首,背景目的不單純是因為眼紅黃國昌。

常常看人也直接一話評論─「想紅?」

我告訴你們,直到我去年辭職之前,我的職業就是與媒體有關。老闆要我每週至少要負責主持一個時段的節目,我都還拒絕掉。因為我討厭面對鏡頭,也不想被人認識。更何況每周錄完節目就得開始想下周要做什麼主題真的很煩。所以我不想做。

(你們那種口口聲聲看到別人做什麼事都以為是為了想紅的曝光控,自己做個直播,然後每個禮拜做節目試試看,第一週會很新鮮,第二週還好,第三週普通,大約到第四週你就會講:「唉…又要錄節目了喔…好煩啊…」不信你試試看。)

雖然我自認口條沒多好,但因職業優勢,我要曝光度的話絕對知名度不會太差。
簡單來講,工作上的因素,老闆要堆媒體光環給我我還得想辦法拒絕掉。
所以說我是為了搶光環,那是最膚淺的指控。

而我這種有工作義務的既然都能拒絕掉了,那種什麼「媒體給了我太多光環,我也不想要那麼被注視…」那個就叫嬌情。不想被注視可以講一聲,也多得是方法可以拒絕採訪,不是採訪完了才裝清高。

真的會討厭媒體採訪,而媒體硬要採訪的人,他的反應會像陳幸妤,不是會像林飛帆那種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的文章其實推薦別人為多,這篇大概是第一次我談論我個人。

學運那時,我人在辦公室,開二台電腦,四個視窗看大家的直播,有二至三位學運參與者隨時與我聯絡(因為隨時有人輪班離開)。你們當時在立法院待多久,我就在辦公室待多久。不過你們當然是比較累的,我至少想吃什麼隨時可以叫外送。

事後我再找參與者作訪談交叉比對,以及各家媒體紀錄補強。所以有人所質疑的「為什麼對學運過程好像可以開全知視角?」其實就是這個原因。

但是太細微與被保密的,例如黃國昌的九人小組是否真有,真有的話名單與蔡博藝是否在名單中,我還是不知道,依然得有賴參與者述說。
直到330早晨你們上凱道後,我才回家把後續作業交給同事。

但是,在行政院參與,不被媒體所報導採訪的各位,功勞是比我大的,我坐辦公室依然有錢領,大家是請請假、花自己的積蓄、甚至還有人因此被辭退,被警察打成重傷的還得自己花醫藥費…大家的付出是我所遠遠不及的。

所以,我既然有能力拚湊出學運過程,就責任上,我就不應該放任黃國昌等人這個踏著大家鮮血建立自己的舞台,卻還殘忍地帶著大家跳統一斷崖的人把所有人矇在謊言之中。

黃國昌已被媒體神格化,網路上他的信徒也眾多,挑戰他的威信是吃力不討好的一件事。但我的文章都有客觀依據,推出不監督條例、把反服貿導成反黑箱、要大家一直靜坐,美其名他們在開會,把大家擋在門外,都是擺在眼前的事實。我講完,至少我完成我的道義責任。

你們是否要去相信媒體的造神,欺騙自己這是小錯?而這些錯,偏偏都是關鍵的錯,老話一句,一張只有選擇、是非題的考卷,每題都答錯而考零分的機率是很低的,除非知道正確答案而故意去答錯。

還是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家自己決定。盲從、跟著拜是很安全的。挑戰媒體塑造出來的神是一個困難的選擇。
如果你們要問,你既然自己當時就跟媒體有關,為什麼不用媒體的力量攻擊黃國昌?

那我告訴你,別台也在造神黃國昌、林飛帆,甚至要想辦法敲定採訪,讓他們上節目,但我拒絕。

「整個318學運就不是媒報導的那樣!我們為什麼要跟著報」

但是那時他們判斷─ 不報黃國昌就是沒有觀眾,反正大家喜歡看新時代的神,所以我們一定要跟著報。

因此我還被停職一段時間。

我人生要說可以說嘴的事,就是我從沒利用人際關係,假借名義為自己募過款。就算被停職時也一樣。不是募不到,是因為我知道在國民黨各種名目壓榨下,台灣人民生活就已經很不好過了,能自己處理的事就自己處理。讓台灣人民把錢留在手頭上,為自己小孩多買顆糖也好。

我手頭上有很多想要對台灣有幫助的計劃,但全部都是花自己的錢。後果就是進度緩慢,而且自己來也比不上專業人士。

318學運之後,大家兵疲馬睏,真的有為台灣人民著想的人,是會要大家休養生息的,畢竟年底還有一場縣市長的重要決戰。

結果在那時,有人推一個割闌尾計畫。

常常提起,是因為我對提出割闌尾的那些人非常痛恨、藐視!真的可惡至極!!

有點法律常識、政治知識的真的都知道,罷免不可能成功。那時我也一講再講,不要被騙去浪費那種錢跟時間。

318社會大眾已經是在學運中花去大筆積蓄與時間了,這NGO團體卻完全沒有疼惜社會民眾的生活與苦痛,依然故我利用反國民黨的餘溫,向民眾詐取所謂的割闌尾經費。我印象中,達到一千多萬。是目標經費的二百多倍,即使早已遠遠超過設定標準,也不停止募款。你們有人去查帳了嗎?

割闌尾不可能成功,更不應該在剛結東大型運動,年底又有大選的當下,用無意義的事向民眾榨取時間與金錢。那是增加熱心支持者生活上的痛苦。

我這個廢材都知道的道理,黃國昌這個法學博士會不知道?!

結果黃國昌幹了什麼?是不是也去呼籲大家支持割闌尾了?

我這個廢材都知道他們監督條例人民沒有否決權,會變不監督條例,黃國昌這個法學博士會不知道?!

所有的人在幹壞事的時候,被抓包都是裝笨的啦!然後還會裝成他就是因為笨才一意孤行…。
法學博士是會有多笨?

馬英九就是個活例了,台灣人要被這些人渣騙多久呢?

台灣人判斷力要強化,至少要會挑代表。

然後是媒體正常化,人民對媒體識讀也要有。

更重要的,心態要正常,不能老是一直指望救世主,現實是不會有救世主的。

神會一直被媒體製造出來,一尊毀了,他們造另一尊就好。

數年來一直在想讓台灣脫離中國併吞的方法,但所有解藥全都會因為"人民實在太愚蠢"這個條件上而卡死,或變成毒藥。

所以餅魚才一直講要練台派十守則沒有特效藥,人民素質太差很難救。

「選出不會出賣台灣的政客」這種期待救世主的方式絕對不是台灣的解藥,因為政客很可能會變質,既然我們從小到大沒見過完全無缺的人,怎麼可能去期待每一屆、每一位立委、總統都是人格高尚、會犧牲小我的人?就算社會上有這樣的聖人,他一定會有錢選舉嗎?

所以要讓台灣人民不被政客操作,第一種方法,就走權力下放這條道路。讓人民有愈來愈多的權力,最後的解決方式就是「公民公投」

可是人民太容易被媒體操作,太容易聽信謊言而失去理性,反而給人民公投時,又會造成民眾選擇加速統一,或是很可能隨便就又把自己的權力又賣回給政客。

例如,只要政客講一句:「連ooxx的事都要公投,你看這樣花了國庫多少錢,台灣經濟怎麼會好,我們設一個oo委員會,由他們決定,必要時我們再回來公投就好。」或是「黃國昌、柯文哲多好,好親民愛民,我們交給他決定就好,不然他不能做事選他出來做什麼…」我看是很多人會買單。現在講選舉花太多錢、公投花太多錢,所以我們經濟不會好這種完全沒民主常識的說詞都還常常聽到。

我想出的第二個方法,就是要有陪審團制,至少台灣人可以在司法權上對政客還有所制衡,不是政客可以收買法官而無罪。陪審團制就比較難被收買。連戰、馬英九這類人的叛國行為人民就可以親手審判,但同樣的,這樣的制度也會被用來審判蔡英文、陳水扁。

人民的法律水準真的也是我無法領教的。會不會變成媒體審判呢?那媒體是誰操控?這樣把司法下放是不是又變成幫共產黨開後門?陳水扁如果八年前被人民公審,說不定還是死刑哩。

幾乎每條活路、正常國家賴以運作的機制,在台灣都會因為人民素質太差而卡死甚至變成毒藥。
如果是真的有認真在幫台灣找活路的人,絕對會認同餅魚講的沒有特效藥、只能練十守則是什麼樣的原因與心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684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Àikhùn細隻龜-台文
水豚 卡

01-10 04:25

黑暗御悠
精彩,請問還能做些什麼,可以跟版主聯絡嗎

01-10 04:39

Lunoid
我覺得巴哈與DISP BBS的能見度比起PTT還是偏低
很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完這些文章

01-10 08:14

光明之天地痕
外國政府有心的話
都有辦法干涉到別國的內政(例如:豬玀灣事件
當然這要取決台灣的地緣對其他國來說是不是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然後嚴格講起來國民黨敗逃到台灣來
從1949至今都沒與中國簽屬過停戰條約
目前台灣與中國的狀態是"交戰中"
現在情況就是中國不願意把台灣問題往下拖
但也不想冒著輿論龐大壓力行使武力
所以才採取經貿統戰策略
但是如果失敗了
中國絕不會容忍台灣繼續拖延或宣布台獨
現實擺在眼前的就只有"統"和"戰"
接受"統"一
至少能用現有的政治籌碼與中國談判取得對台灣最有利的統治方式
(但是以中國對條約的不良記錄來看好像也沒這麼樂觀...
但如果不想被"統"
那麼剩下的選擇只能一戰
沒有外國勢力的干預選擇"戰"
我認為這是個危險的賭注
戰爭只是為了爭取到更好的談判籌碼
如果戰的選項不能迫使中國受到內外龐大的輿論或經濟壓力
那麼台灣人民就全盤皆輸
輸的後果最悲慘的可能就是未來50年內都是當次等公民來看待
防止台灣內部勢力崛起
以上結果對台灣來說都不是很好的下場
------------以下言論是本人幻想--------------
台灣能做的只能用中國採取經貿統戰的期間
煽動中國內部階級矛盾與民族意識以達到內亂
在中國旁間離周邊國家
確保台灣能與他國簽屬共同防禦條約
以換取到如中國行使武力進犯也倍感壓力
增加攻擊性武器如彈道飛彈類襲擊內陸製造恐慌
使得與中國在談判上握有龐大的籌碼使得台灣獨立或者改變中國現狀
來使台灣取得最大的政治利益
但有得必有失
我們遭遇中國武力進犯有所死傷時
必然會憎恨對方
反之亦然
兩岸的敵對關係是既得利益的國家所樂見
這道傷痕會烙印在民族的記憶裡面

01-10 12:35

李逍遙
可以讓我分享到八卦 或政黑嗎?

01-11 00:34

曼珠沙華
請隨意
01-11 13:01
英雄開發測試
http://www.my-formosa.com/DOC_94103.htm
順手滑到這篇
覺得屋主的言論越來越可能成真....

01-12 00: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can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6別投第三勢力小黨... 後一篇:今天看到的割闌尾新活動...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嗨~大家好
9/22 驚喜漫畫-給小雪哥哥的驚喜(小雪一定要進來看這篇文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