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這只是一段普通的校園愛情故事……真的……(下)

作者:席悠│2016-01-03 03:01:38│巴幣:56│人氣:3781

  『我就把她推下去了。』

  上次和陳舒雨的約會,我甚至忘了最後是怎麼結束的,總之一切平安順利,除了我受到太強烈的精神震撼而忘了告白,以及……

  『我就把她推下去了。』

  對,最近幾個星期,那件事一直在我耳邊徘徊,怎麼樣也忘不掉。尤其當時陳舒雨說出那句話的表情,開朗得彷彿自己做了一件值得驕傲的善事。那到底是天使的臉孔,還是惡魔的微笑,我已經搞不懂了。

  起初我聽到那句話時,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或者陳舒雨在開玩笑。於是我在腦內反覆撥送撥送再撥送,試圖找出錯誤的地方。然而,我每回憶一次,陳舒雨所說的話就越真實——

  『我就把她推下去了。』

  心儀的女生在約會到一半的時候,以開朗的語氣,坦白自己將哥哥的女友從醫院窗戶推下去,作為暗戀她的男同學,應該怎麼辦才好呢?這種煩惱應該不適合出現在高中男生的腦袋裡吧

  但是話說回來,事情真的是這樣嗎?陳舒雨真的把哥哥的女友從醫院窗戶推下去嗎?這莫非不是一種黑色幽默?我多少還是懷疑著。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把人推下樓之後,還能像平常一樣繼續正常生活、上學,畢竟這是法治社會。雖然有些企業販售黑心油還能獲判無罪,但畢竟還是法治社會。就算有個無辜的專員被當成代罪羔羊,聽上司的命令行事無緣無故就被判四個月,終究還是法治社會……咦?這國家真的是法治社會嗎?

  陳舒雨並未繼續那個話題,而我也不敢問。那一天,我們繼續進行約會行程,即便我的心情亂七八糟的,實在說不上開心。總之,照邏輯推斷,陳舒雨不可能動手把哥哥的女友推下樓……

  原本我是這麼想的。

  那一次約會之後,我們兩個的關係越來越好。在學校,陳舒雨會主動找我說話,讓那群男同學嫉妒到時不時就對我千年殺;下課後,我們會去逛街,或坐在公園長椅上聊天,直到黃昏我再送她回家。這一切是多麼美好。儘管多愧那些男同學,我的菊花都快被捅到沒知覺了,可是我並未因此放棄跟陳舒雨在一起的快樂時光。

  有一天,陳舒雨坐到我前面的座位,靠在我的書桌上。我喜歡她這個動作,整個敲可愛。

  「欸,張政凱,你的英文完全沒有進步耶。英文老師一直跟我抱怨。」

  「對妳造成困擾,真是抱歉啊,小老師。」其實我是故意擺爛的,這樣陳舒雨才有理由跟我搭話。

  「你其他科目的成績明明不錯,為什麼英文這麼差?」

  「可能英文老師的教法不適合我吧。」

  「這樣啊。」陳舒雨沉默了一會兒。「不然,我幫你複習。

  「好啊。在教室嗎?還是去圖書館?」

  「嗯……去我家吧。

  去我家吧……去我家吧……去我家吧……我家吧……我家……家吧……家吧……吧……

  我點了點頭,然後壓低腦袋,不想讓陳舒雨看見自己的臉。因為我流下了感動的眼淚。



  到了週六,我準時赴約來到陳舒雨的家。房屋漂亮而典雅,好像是歐洲那邊的風格。稱不上是豪宅,不過看起來應該很富裕。一般家庭可買不起有院子的宅邸。我按下通話鈴。「啊,你到啦。」回應的是陳舒雨那開朗的嗓音。接著鐵門自動敞開,我帶著緊張的心情走進去。

  「嗨!」陳舒雨穿著行動方便的棉衣短褲,應該是她的家居服,既清純又性感。要不是我克制住自己的衝動,現在早就撲下去了。

  「你爸媽呢?」

  「爸爸在上班,媽媽去上陶藝課。」

  嗯,這是好的開始。

  陳舒雨領著我上樓。我跟在她身後,一邊欣賞這個家的裝潢擺飾。暗色系木質地板相當乾淨。牆上掛著幾幅油畫。花瓶裡的百合盛開得燦爛,似乎是剛擺上去的。整體而言讓人舒適,不致於過度的奢華。二樓有好幾間房,我們走進倒數第二間。

  粉紅色床單。擺放整齊的書桌。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迷漾的香味,我忍不住撐開鼻孔猛吸。這裡應該就是陳舒雨的房間,可以說是男同學們心中永遠到不了的聖地。可是我卻來到這裡,踩在柔軟的地毯上,跟陳舒雨呼吸同一種空氣。一想到這,我不禁想拿塑膠袋收集一點灰塵帶回家,作為我這輩子的珍藏。

  「你先坐一下吧,我去拿飲料。」

  「嗯。」我從背包裡拿出作業和課本,但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

  此時,我那青春期的腦袋開始躁動了。它加速我的心跳,同時將血液集中到下半身,促使我產生一些十八禁的幻想。而且還不只一個,大約有七、八個不同情節的幻想一次跑出來,塞滿我的腦袋,害我不知道該選哪一個……

  不對,我不能這麼禽獸。我和陳舒雨甚至還沒開始交往,怎麼可以硬給她推倒呢?要是造成反效果那就完蛋了。但是假如……不不不!沒有假如!今天必須老實一點,乖乖坐在課本前面,讓陳舒雨教英文,其餘的事情不准做!說好囉!一言為定哦!我們打勾勾!像個男子漢一樣。可是說不定……不不不!才沒有什麼說不定咧!別再繼續假設下去了!已經決定的事情不可以再更改,否則不就會成為一個沒有信用的男人嗎?沒錯!我必須做個紳士!可別亂來哦!說好囉!一言為定哦!我們打勾勾!像個男子漢一樣……

  正當我還在天人交戰的時候,我看見了一幕奇妙的畫面。

  有個20歲左右的男人,從敞開的房門前面,很慢很慢地走過去。

  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看見鬼了。記得對方有腳,應該是人才對。不過那種樣子稱為「人」好像牽強了一點——他像是失智老人,也像是憂鬱症患者,同時也像是被外星蟲子寄生腦部的殭屍。駝著背,走路用拖的,雙手很沮喪地垂著。總之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甚至死了也不可惜的感覺。我戰戰兢兢地爬到房門口窺探。他繼續朝著樓梯口緩慢前進,嘴裡喃喃自語,怪可怕的。

  「啊,哥哥,你怎麼出來了?」

  這時,陳舒雨剛好捧著兩罐飲料上樓。

  「瑄涵……瑄涵……

  「真是的,你又來了。」陳舒雨牽起哥哥的手。「來我的房間吧。順便介紹我的同學給你認識。」

  名為「哥哥」的不明生物毫無反應,只是任由妹妹拉進自己的房間。他坐在床上,我則坐在書桌前面。我們面對著彼此。他的眼皮半掩,一點精神也沒有,只是凝視著虛無的空間。黑眼圈非常深,深得像是地獄的顏色。臉頰整個凹下去,憔悴得好像隨時都會倒下(永遠地)。他的手腳細到幾乎只剩下皮和骨頭,我不禁想起二戰紀錄片中納粹集中營的畫面。

  「哥哥,這是我的同學,張政凱。」

  「你好……」我小心翼翼地打招呼。

  「瑄涵……瑄涵……」不明生物完全不搭理我,逕自漂浮在自己的世界裡。  

  「呃,妳哥哥怎麼了?」

  「相思病。」陳舒雨無奈地嘆氣。「每次他想念女朋友,就是這個樣子。瑄涵是他女朋友的名字。」

  「瑄涵……瑄涵……

  雖然你很可憐,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才搞得如此頹廢,不過現在是我和陳舒雨相親相愛的時間,能不能別當電燈泡啦。我委婉地提議:「陳舒雨,讓你哥哥先回房靜一靜吧。這樣應該對他比較好。」

  「那怎麼可以。現在是哥哥最脆弱的時候,如果我不好好看著他,他會不停咬指甲,直到把指甲整片咬下來耶。」

  嘶……光想像就好痛。真的假的?已經到了這麼嚴重的地步嗎?如果是那樣,還是住院觀察比較好吧?

  「瑄涵……瑄涵……

  「啊,可憐的哥哥。」陳舒雨摟住哥哥的肩膀,輕撫他的瀏海。「你還是忘不掉瑄涵嗎?也是啦。畢竟你是那麼的愛她。可是她卻……

  「瑄涵……瑄涵……

  「每次看著這樣的你,我常常會感嘆,愛情明明是美好的,為什麼會讓一個人變成這樣呢?」

  「瑄涵……瑄涵……

  「哥哥……」陳舒雨擦去眼角的淚珠。

  「陳舒雨,我們差不多該……

  「瑄涵……瑄涵……

  吵死了。誰來叫這個廢人閉嘴啊?

  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勁。

  據我了解,陳舒雨的哥哥確實對女友過度迷戀,可是應該不到像現在這樣失心瘋的程度。難道是遭遇了什麼重大打擊——

  『我就把她推下去了。』

  突然,陳舒雨的那句話再度重現在我耳邊。陳舒雨的哥哥之所以變成這樣,該不會真的是……我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像是有幾萬條毛毛蟲在我身上爬。我望著陳舒雨悲傷的表情,一時之間不曉得是否應該把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我的腦漿整個攪成一團了……喂喂,這不是愛情故事嗎?怎麼突然變成懸疑推理劇?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哥哥,打起精神吧。舒雨會安慰你的。」

  「瑄涵…………

  我幾乎無法置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陳舒雨湊上哥哥的嘴唇,熱情地親吻。

  幹!這是怎樣啊!

  彷彿我根本不在場(就算我真的不在,這件事本身還是很奇怪),陳舒雨忘我地激吻自己的親生哥哥。我看見她的舌頭不斷舔舐哥哥的嘴唇,並且試圖伸入,吸吮對方的唾液,同時發出嗯嗯啊啊的微弱呻吟……不對,現在不是羨慕的時候。這太不對勁了!那是妳的親哥哥耶!

  近親接吻這種事情寫實地在我眼前發生,我驚愕得一度眼神失焦,心中充滿後悔。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來陳舒雨家?看他們倆兄妹接吻?

  唔呃,姑且先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每個家庭都有他們的相處方式,說不定這很正常……才怪!哪可能正常!近親相姦什麼的只會出現在動漫或漫畫,發生在真實世界絕對萌不起來!

  「呃,陳舒雨……」我盡量克制激動的情緒。「妳在幹嘛?」

  「嗯……當然是……嗯啾~~安慰哥哥呀……啾噗……嗯啊~~

  一邊親吻毫無反抗能力的哥哥,一邊呻吟,這算什麼安慰法呀?

  「那個,陳舒雨,如果妳要照顧哥哥的話,不如我先回去吧。」

  「啊。」

  陳舒雨終於想起了什麼,從哥哥的嘴唇退開。

  「對不起,我實在太擔心我哥哥了,差點忘了我要幫你複習英文。」陳舒雨擦掉嘴邊的口水,從書包裡拿出自己的課本,在茶几旁坐下。「那麼,我們開始吧。」

  很好,事情總算回到正軌。



  雖然我們的複習好不容易開始了,但情況跟我原先想像的完全不同。本來我和陳舒雨應該和樂融融地檢討考卷,說說笑笑,然後在曖昧的氛圍中相視而笑,順利的話應該可以進展到接吻。

  結果,陳舒雨根本沒有認真幫我複習。她講解考卷內容時顯得很隨便,時不時就轉頭看向自己的哥哥,很怕他憑空消失不見似的。「瑄涵……瑄涵……」哥哥還坐在床上,反覆唸著我已經再熟悉不過的名字。我很失落,同時也很尷尬。他們倆兄妹接吻的畫面仍然在我面前揮之不去。而且她哥哥在場,我沒辦法隨心所欲跟陳舒雨聊天。踏奶奶的,我幹嘛要受這種罪啊。

  算了算了,就這麼複習下去吧。趕快早早結束早早回家。正當我這麼想——

  「瑄涵!瑄涵!!!!!!!!!!」

  哥哥不知道突然在激動啥小,猛力拉扯自己的亂髮。接著陳舒雨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哥哥開始咬自己的指甲,一邊咬還一邊大口喘氣,已經徹徹底底的起肖。「糟了!」陳舒雨扔下原子筆,飛奔到哥哥身邊,將整個人抱住以阻止他的自殘行為。

  「哥哥!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陳舒雨的吶喊摻著哽咽聲。

  「如果真的要咬的話,就咬我的乳頭吧!」

  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並不只是胡言亂語。陳舒雨居然真的掀開衣服,將哥哥的臉埋進自己的胸部之間。

  「來吧!請不要客氣!如果這麼做能夠幫助哥哥忘記悲傷的話,讓哥哥吃下去也沒關係!」

  我感覺一陣昏眩。

  一直以來暗戀著陳舒雨,我每天上學的意義就是為了和她見面,和她說笑,度過快樂繽紛的校園生活。然而,我心目中的夢幻女神,居然是個宇宙級兄控。事情不該是這樣的。我是第一次如此喜歡一個女孩。卻在此時此刻,所有夢寐以求的美麗幻想,就在我眼前破滅了。

  我醒了,真的醒了。從青春的詩篇裡。原來所謂的青春一點也不歡樂,實際上,它的存在價值就在於讓少年少女認清事實。是啊,事實是殘酷的,看著陳舒雨又為了某種理由,再度激吻親生哥哥的詭異情況,我更加確信這一點。但,殘酷也不錯吧。人之所以變得堅強,就是因為沐浴過殘酷。

  認清事實後,視線反而清晰起來,原本看不見的東西,現在都能看見了。比方說,散落在房間角落的那堆白骨。不用猜也知道那堆白骨生前的身分,以及名字。戀愛蒙蔽了我的雙眼,甚至連這麼明顯的線索都忽略了。看來,陳舒雨真的害死了哥哥的女友。我不曉得她是如何躲過法律的制裁,但那也已經不重要了。

  我拿起書包,緩緩走出房間。陳舒雨正在脫哥哥的褲子,毫不關心我的舉動。接下來的情形我沒有勇氣再看下去,趕緊下樓,離開房子。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踏進這裡了。



  五年後——

  我搬到外縣市去唸大學,一切都很順利,也開始展開新的戀情。對方是個普通的女孩,對我很體貼。雖然偶爾有些任性,但我會盡量滿足她的任性。或許是經歷了陳舒雨的事情,使我不太在意交往對象的缺點等等。只要像這樣談個小戀愛,我就很滿足了。

  意外的是,我居然在大學碰見陳舒雨。原來她轉學到我就讀的這間大學。她還是一樣端莊、溫柔,長長的黑髮隨風搖擺,笑容在夕暮的背景下燦爛無比。稍微有些改變的是,她的眼裡多了幾分憂鬱。她約我喝咖啡,當作是敘舊。而我答應了。

  「從那之後,你就一直逃避我,一句話也不肯跟我說。」陳舒雨的口氣有些難過。

  我不打算說明逃避她的理由,沉默地望著自己的咖啡。

  「對不起。」她撥了一下瀏海。「直到後來我才發覺,我傷害了你。對此我一直很後悔。老實說,我喜歡你。可是卻掩蓋不掉我對哥哥的感情。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愛上自己的親哥哥。而且是瘋狂地愛上了。我知道這很荒唐,但事實就是如此。我不知道該怎麼向你解釋,這種事情實在很難說出口,所以一直瞞著你。直到那天,我在你面前暴露了真實的自己。你大概很震驚吧。」

  我悄悄地點頭。

  「有時候,我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病態。以前我也嘗試過各種方法,想要消弭對哥哥的愛慕之心。然而每當哥哥對我笑,我就會再度愛上他,甚至比之前還要愛。這實在太不正常了。」陳舒雨搖搖頭,苦笑著。「我讓你很失望吧?」

  我沒有回應。「你們最近相處還好嗎?」

  「……哥哥過世了。

  我看向她,發現她的眼睛開始發紅。

  「有一天半夜,他靜靜地離開家裡,再也沒有回來過。後來屍體被人發現倒在河床上。自從他變得神智不清以後,就一直保持那種狀態,不過有時會突然恢復自我。哥哥之所以選擇自殺,大概是不想再失去自我了。或許也希望我這個愛戀他的妹妹能夠遺忘他,去尋找真正的愛情。他就是這麼溫柔的人。」淚水從陳舒雨的臉龐滑落。「不過,我果然還是忘不掉他。」

  我抽了幾張面紙給陳舒雨。她接過去,回了一聲謝謝。

  「所以,我有一個請求……」陳舒雨擦著眼淚。「你願意當我的哥哥嗎?」

  ……

  啊?

  陳舒雨一邊抽鼻子,一邊凝視著我。那眼神非常認真,看樣子不是在開玩笑。

  這是多麼無理的要求,我必須拒絕。可是和陳舒雨對視的瞬間,我看見她那豐滿的渴望,以及真誠。她像是一隻寂寞的兔子,急須有個可靠的人照顧。而陳舒雨選擇了我。

  沈睡了五年的情感在我心中蠢動,接著使我的世界亮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預感,我們將會幸福快樂地在一起,直到永遠。陳舒雨的手掌滑上我的手背,輕輕敲著期盼的節奏。

  我牽住她的手,點頭。

  陳舒雨笑了。

  那笑容還是一樣漂亮。

  只是,其中似乎……還蘊含著什麼……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621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9 篇留言

克里米亞的國度
襪子呢 我看到襪子才進來的 (誤

01-03 04:11

光明月光
幹 砸扁你

01-03 06:27

Sword
老天

01-03 07:59

凌雲
有點恐怖!?

01-03 08:56

喔喔喔喔
幹,我看了三小!?

01-03 09:03

夜市夜夜眠
被縮圖騙進來(跪

01-03 09:16

焚化爐燒檸檬香菇
不會是跟漫畫「砸扁你」類似的劇情吧…

01-03 09:21

青蛙超人
ok 他女朋友就不要去醫院

01-03 09:49

Wilson
這是漫畫"雜扁你"吧…

01-03 10:41

萊布貝貓
我就把她推下去了。(####

01-03 11:19

隆阿
鬼父變成鬼妹了@@

01-03 11:30

.
( ¯•ω•¯ )恩
我看了三小(#

01-03 11:30

昂克兒真的好可愛哦
所以我到底看了尛

01-03 12:03

白髮控-戮劍心
= = 這這

01-03 16:30

卡滋厚切洛排(央夜)
wt?!?"!

01-03 17:43

小絆
好看耶,中間也有很多笑點!!GP支持!!

01-03 19:42

Absinthe
想要縮圖的原圖 文章也很有趣

01-06 19:47

席悠
隨意孤狗到的,現在也找不到網址(?01-07 00:01
給精精
我一直想到他的哥哥是殭屍的畫面

01-22 15:43

fish
這之後感覺就會很猛

01-22 23: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shiyo3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黑蝶 -0... 後一篇:[達人專欄] 黑蝶 -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