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03/23修正《龍裔:卡菈》序幕:蛋期千年

作者:樂樂齊多│2016-01-01 18:15:35│贊助:1,028│人氣:649
作者的話
03/23更新:所有的完整註解皆收錄在「【龍裔:卡菈】著作、手稿、日誌」的資料夾裡面,讓排版更美觀!
 
本系列的宣傳縮圖來自: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sd89405
http://sa-dui.deviantart.com/
http://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atriend

感謝三位國內與國外的大大,同意授權


《龍裔:卡菈》序幕:蛋期千年

  龍蛋內。
 
  沉睡在裡面的生命,時而皺眉、時而低聲呢喃,不知正在什麼樣的夢境探險。
   
  「未來的力量主宰,幼龍瓦爾。」
 
  什麼聲音?
 
  「我是薩妮思,妳的母親。我知道妳還不會說話。每位龍族的基礎都源自於傳承,而傳承就深埋於血脈中。因為妳還沒有經驗,接下來我將引導妳,帶妳體悟瓦爾族的血脈傳承。同時我也將教導妳未來溝通的言語,『現代智人語』。」

  薩妮思?什麼傳承?

  「現在──睡吧!」
 
  我只想睡……
 
 
✬✮✪✬✮✪✬✮ ✬✮✪✬✮✪✬✮ ✬✮✪✬✮✪✬✮
 
  一年後。
 
  天賜大陸東北角,黃金森林密地。
 
  在這片區域,神木(註一)群遍佈,每一株神木平均間隔千米。它們依照高矮大小的不同,樹體向下扎根能力的強弱,以及本身特性的差異,分別佔有或遼闊、或狹窄的領地。

  有的樹體上,爬滿了許多正在啃食枝葉的異獸,有的則被異獸在樹幹上鑿洞築窩。而更多的,則是一群群同族異獸生活在神木周圍,將它們守護在其中,避免神木被其他的『神木敵人』吞食而去。因為這些稍有一點靈智的異獸很清楚,在黃金森林,植物群中的神木才是真正的主人。
 
  每一株神木的周圍,均長滿了顏色各異的花草以及各種蕨類和異變種的植物,它們受到神木的護祐,形體比起外界的同類都還要大上數十上百倍,生長期也短得令人咋舌。它們開的花、結的果,每一朵每一顆讓大冒險師奪得到了,那都是無法想像的巨富。而且令人慶幸的,毒性植物並不受神木所庇護,至少黃金森林這裡沒有。
 
  黃金森林密地,再往深處走,高聳的植物群少了,視野逐漸變得開闊,象徵希望的光芒也一絲絲的迎向大地。如果有誰此時通過了密地,他眼前將會出現一片花海,而花海的盡頭則是真正的海岸。

  是的,這裡沒有任何一株神木,像是被什麼神秘的力量給限制住了,只有那些孱弱、互相爭奪美豔、華而無力的花朵。這些花朵被刻意安排,依照七色彩虹的顏色順序,沿著密地的邊緣排列。從象徵生命的血紅、希望的暖澄、財富的金黃、和平與共存的神木綠,排列到代表未知的天海藍、財富與危險並存的險靛、迷幻與劇毒的暈紫,最後再從血紅色從新開始排列,排除靠近沙灘海邊那一頭,循環往復的被栽種在那,形成一個大U形模樣。
 
  大U形七色花海的盡頭,海岸邊,沙灘上,一頭體呈淡金的巨龍正趴在那。

  那龍的頭顱高度能有三座帝國瞭望塔(註二)那麼高,身長不知多少株神木長,因為有一半以上的部份都沉浸到了海底,雙翼未展,無法得知當它們撐開後究竟能遮掩幾片天?如果有哪一位巨龍騎士路過看到了,一定低聲呢喃的拔腿就跑:「這是巨龍嗎?這能是巨龍嗎?就算最古老的典籍中也沒有記載這麼龐大的巨龍啊?」

  神奇的是,巨龍身旁不乏有許多從黃金森林來到海岸邊戲水的異獸,彷佛巨龍只是個超大型雕像,沒有威脅感。而巨龍的頭顱旁邊,站著一位智人族,一龍一人都在望著眼前的一顆蛋,一顆半徑約莫兩個成年智人族(註三)身高,閃爍著耀金光芒的巨蛋。

  智人族走向這顆巨蛋,伸出右手,輕撫開口:
 
  「卡菈!」
 
  巨蛋裡的生命在感受到這股柔和的聲音後緩緩地動了動,一道模糊的意念從蛋中傳遞出來:
 
  「卡菈……卡菈是什麼?」

  「卡菈……是妳的名!」感受到蛋內生命傳遞回來的意念,智人族變得略微激動。

  「名?那是什麼?很重要嗎?」

  智人族緩緩解釋:「名,是承載著自我意志的符號,它可以富有意義,也可以只是個空殼代號。而妳的名,代表著『共存』。」

  「先不要管『名』是什麼,對如今的智人族而言,他們的姓早已被遺忘,所以這也是妳的父親沒有為你冠上姓的原因之一。於妳而言,姓才是最重要的!」另一道柔和卻又嚴厲的意念傳來。

  「我還沒弄懂什麼是『名』?『姓』,又是什麼?」蛋中生命『跳了跳』地回應著。

  「『名』太複雜,妳只要先好好記住妳的名叫做『卡菈』,而姓是什麼,由妳媽來解釋。」智人族此刻有點懊惱,自己居然對著一個尚未出世的生命述說著什麼是『意志、符號、代號』,當真是愚蠢。

  「妳是智人族與我黃金龍族所誕下的後裔,並非純種的人族或龍族。換句話說妳就是『龍裔』,用智人族的說法則是『古龍裔』。」

  「而我們黃金龍族的姓氏『瓦爾』,在古龍語代表著『絕對力量、絕對掌控』,所以妳之名、妳之性,代表著智人族的共存、代表著黃金龍族的絕對力量。『卡菈.瓦爾』,這就是妳的名與姓!」

  「『代表著共存,代表著絕對力量』卡菈.瓦爾,這就是我?」巨蛋中的生命好奇的又動了動。

  「雖然妳尚未破蛋而生,但我薩妮思.瓦爾齊多將給妳出生入世以前的第一道考驗。」

  古龍瓦爾齊多話音剛落,龍威卻早已瀰漫而出,不過卻巧妙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只驅趕身旁的異獸,避免下一波黃金森林的獸潮提前發動。

  「要不要這麼狠心?我們智人族雖然有所謂的『胎教』但都是很溫和的那種,小思我看妳的眼神不太對啊?」一旁的智人聽起來略為焦急,但如果細細品味,好像正樂在其中。

  「這是我們瓦爾族的作法,晨陽,身為智人族的你,現在能做的就是閉上嘴。」薩妮思看也不看晨陽一眼,但那粗大只能稱呼為擎天巨柱的龍尾不知什麼時候掠到了晨陽頭頂,似在威脅。

  「什麼……什麼考驗?」
  
  「女兒,妳現在只要知道,妳要做的只是聽從我們的指示,這絕對比去理解『卡菈』所代表的意義還要簡單!那麼,現在開始!」

  巨龍動也沒動,但一道微不可見的耀金龍炎不知從何處竄出,向著龍蛋吞噬而去。
 
 
✬✮✪✬✮✪✬✮ ✬✮✪✬✮✪✬✮ ✬✮✪✬✮✪✬✮
 
 
  龍蛋裡。
 
 
 
  有好多不同顏色的光點,它們充塞我所在的世界,好美,好漂亮!

  我並沒有看到它們,卻又能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我的手爪摸不到它們,可是我又覺得我已經接觸到這些光點,好奇怪的感覺。
  
  我好像,可以操控它們,讓它們按照我的意志而動?
  
  突然間,卡菈眼前的光點漸漸飛離她的身邊,她的眼前沒有了顏色,彷彿到了一片荒蕪的異世界。

  為什麼那些光點都離開我了?我惹它們生氣了嗎?這又是哪裡?怎麼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裡,有誰在嗎?幼龍卡菈的精神力在蛋中迴盪,言語中透露著不安。
  
  沒有誰回應,唯有寂靜。
 
  好安靜,這裡……只有我嗎?
  
  
卡菈試著挪動身軀,在蛋中不規則地緩緩游動,嘗試感受『世界』的大小。時間不知道經過多久,也許一天、也許一年,她終於觸碰到了膜壁。
 
  這是什麼?軟軟的?已經是世界的盡頭了嗎?為什麼我記憶中的世界不是這樣?啊!我在做夢?對!一定是在做夢!只要醒過來,我就能回到那擁有一切美好的世界。可是該怎麼讓自己醒過來?捏臉試試?
 
  當卡菈決定捏臉讓自己從夢中醒來──
  
  咦……?我的手爪呢?為什麼感覺不到我的手爪?整條爪臂都沒有了!腳爪呢?翅膀呢?不行,我不能慌!對了,這是在夢中,所以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睡覺,只要我再睡一次,就會醒過來了!我馬上睡覺!
 
  「卡菈!」一道親和而溫柔的精神力滲透龍蛋,輕撫著裡面的幼小生命。
 
  有聲音?

  原來我不是一個人?

  是誰,你是誰?
 
  「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
 
  「我是妳的父親,妳的爸爸,我叫晨陽。早晨的晨,太陽的陽。」
 
  「晨.陽。你是這名字的主人?你說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父親。也就是爸爸!叫老爸比較親切,哈哈!就叫老爸,別叫父親了,文縐縐的多陌生!啊,妳懂這些詞彙的意思嗎?」
 
  我對『晨陽』這個名沒記憶,但這聲音讓我覺得很親切,而且確實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他就是我的父親嗎?他在哪呢?
 
  「我懂,母親有教過。她說這叫做……人語?」
 
  「這叫智人語,現代智人語!妳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現代智人語構成的!用一個妳比較容易懂的說法,就好像是由一點一點的力量光點,連接組成一條條的線,然後構成某種聯繫或循環形成的『力量流線』。而現代智人語,是由一個一個文字所構成。它雖然沒有任何力量,卻易學易懂,是用來作為資訊傳遞與溝通最好用的語言之一。」
 
  「我好像有點懂了。對了老爸,你在哪裡呢?我醒來後可以去哪裡找你?」
 
  「醒來?卡菈,妳現在就是清醒的,妳並沒有在夢境中。而爸爸呢,就在外面的世界。」
 
  我不在夢裡?那為什麼世界這麼小?哪一個才是真的?
 
  「我現在是醒來的?我不在夢裡?那為什麼我能開口說話,卻感覺不到我的手、腳、翅膀?我為什麼看不到其他人?」 
 
  「因為妳在一顆蛋裡,黃金巨龍瓦爾族的蛋。我是透過精神力和妳對話,妳從來就沒有張開過嘴巴,妳也是用精神力在和我聊天。」
 
  我在一顆蛋裡?我還沒有出生?那之前的夢境是?
 
  「妳之前做的夢,其實是『血脈傳承』。這個詞彙妳還記得嗎?妳可能也忘了妳媽媽教妳的智人語也是在夢境中學到的吧?妳做更多的夢、在夢境待得越久,學的東西就會越多、就能越快掙脫龍蛋的束縛,到達外面的世界。」
 
  原來現在才是現實!原來現實中的『世界』這麼的狹小是因為我在『蛋中世界』?那麼爸爸在哪呢?他在外面的世界對吧?外面的世界,跟夢境中的一樣嗎?
 
  「我懂了。」
 
  「懂了就好。在蛋內是什麼感覺,會不會無聊?」
 
  「我做了幾個夢,已經醒過來不知道過了多久。在夢裡,我試著學習指揮各種顏色的光點。」
 
  「哦?指揮光點?很有趣嗎?那些光點以瓦爾族的話叫做一切力量的基礎,有一個專有名詞『力量結構』,簡稱『力構』,我說的對嗎?」
 
  「談不上有趣,可是我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執著,一定要學會!老爸,你也知道?確實是這種稱呼,不過它的簡稱『力構』實在沒有很好聽。」
 
  「當然知道!妳正在學的,我都學過!所以妳也不能偷懶,知道嗎?而且妳將來不只能指揮它們,還能將它們當作妳的手腳,想怎麼運用就怎麼運用,它們無法反抗妳的意志。而『力構』不怎麼好聽,是因為瓦爾族實在沒有什麼文學素養,只要名稱能夠解釋出它的涵義就夠了。妳要是不喜歡,可以從妳這一代開始改名?」
 
  「把『力量結構』、『力構』改名?聽起來好麻煩,還是算了。我不會偷懶,一定會很努力!我想早點去外面的世界,早點見到爸爸媽媽!」
 
  「既然妳現在是醒著的,我就先跟妳聊一聊外面的世界好了。它們跟妳所經歷過的夢境有很大的不同!知道什麼是森林吧?在陸地上,萬族齊聚的自然景點之一。天賜大陸上有幾座比較特別的森林,它們……」
 
  晨陽的精神力『說』給卡菈聽,卡菈不時的也用精神力與父親晨陽一問一答。
 
  父女倆就這樣聊了好一會兒。
 
  「這次就聊到這裡。」
 
  這麼快?我還聽不夠呀!鐵石森林怎麼了?被砍伐光了嗎?黃金森林爸爸媽媽有培育成功嗎?魔木森林這麼可怕,為什麼萬族都還想往裡面跑呢?爬腳樹林下次又會出現在什麼地方?我猜它一定不是樹林,不然怎麼會移動呢?
 
  「我、我還想再聽!爸爸你能不能再多說一點?」
 
  「用聽得不如早點來到外面的世界,親身去體會來得好。那麼──」待在龍蛋百米遠,坐在象徵希望的暖澄花圃裡的晨陽露出了微笑:
 
  ──睡吧!」
 
  龍蛋裡的生命再度沉沉睡去。
 
 
 
 
  十多年後。
 
 
 
 
  我在飛翔,但用的卻不是我背後的雙翼。

  我遨遊高空,斬落一位又一位的異族。

  我雙翼染血,原來這一役它們才是武器。

  不對,雙翼染血的不是我,『眼前』的黃金龍不是我。

  他是誰?

  我又是誰?
 
  「卡菈!」
 
  好熟悉的聲音?眼前的世界又不見了,再度變成一片虛無,不是黑、不是白。我又從夢裡醒來了是嗎?
 
  「卡──菈?」
 
  「晨陽……老媽?是妳嗎?」
 
  「哈哈哈……我是晨陽沒有錯,但我是男的、是雄的、是公的!我是妳的父親、爸爸、老爸!」
 
  「哦!老爸是妳啊!妳在哪呢?為什麼我只能感應到妳的聲音,卻沒有妳的畫面?我要怎麼才能……才能『看』到妳呢?」
 
  「先糾正妳的語法,我是男的,妳稱呼我時要用『你』字!我沒辦法真正進到龍蛋裡,只有精神力可以勉強滲透進來。妳說想看到我,老爸和老媽也很想趕快見到妳呀!可是妳必需要好好努力,才能夠看得到我們哦!妳已經做了很多夢吧?每一個夢都是一小段血脈傳承,妳學得越好,夢就越長,夢越長才越能夠看得到我們。」
 
  「夢越長,才越能夠看得到爸爸媽媽?我不懂?」
 
  「妳現在不需要懂,妳只要知道,老爸說的是對的就可以了!」
 
  晨陽頓了頓接著說:「那麼,睡──
 
  老爸又要讓我睡了?我還想和他多聊聊天!森林的故事她都還沒說完!
 
  「爸爸等等!」
 
  「小菈,怎麼了?」
 
  「我還不想睡,可以陪我聊聊外面的世界嗎?」
 
  這一次我乖乖閉上嘴,不問問題了,讓爸爸可以多講一點!
 
  「好啊!上次我記得講到森林,這一次就介紹幾處比較特殊的湖泊好了!」
 
  「我不要,我想聽森林的故事!」龍蛋中的生命展露出疑似撒嬌微笑的表情。
 
  「哈哈……沒說完的部分,就留給妳以後自己去探索吧!還記得鐵石森林吧?在它的深處有一個炎泥湖,不過這湖的名稱我認為根本就是一個沒有文學素養的人亂取的名字!但誰叫取名者是第一位發現它的人呢?這炎泥湖啊……」
 
  晨陽一連介紹了好幾個特殊的湖泊,但每一處都只述說個大概,並沒有講解得很深入。而卡菈也不像上一次只要稍有疑惑就不斷向晨陽問東問西。
 
  「好了,妳差不多該睡了。」
 
  怎麼這麼快?上次還講得比較久!是因為我沒有問問題的關係嗎?
 
  「爸爸,這一次講故事的時間,怎麼比起之前那一次還要短?」
 
  「妳沒記錯。爸爸的精神力能在龍蛋裡維持的時間越來越短了,這代表妳做的夢又多又長,學的東西也更多,變得越來越厲害!但相對的龍蛋除了表面上的硬度,精神力也更難滲透進來了。」
 
  變得厲害又有什麼用?讓爸爸反而不能常常陪我聊天!
 
  「我不想要變得很厲害,我只想要聽到爸爸的聲音,我想要爸爸給我說故事!」
 
  「傻女兒,變得厲害強大,早點打破這該死的龍蛋,就可以早點出來跟爸爸玩抱抱不是很好嗎?」在龍蛋兩百米外的海灘上散步的晨陽笑了出來。 
 
  是啊!學這麼多用來打架的東西,原來就是為了這個!

  「打破龍蛋?對啊!爸爸,我還能再聽到妳的聲音嗎?」
 
  「妳應該說,是『你』的聲音嗎?妳會的!那麼──睡吧!」
 
  龍蛋中的生命再一次沉沉睡去,並且做了一個又一個的夢。
 
 
 
 
  百餘年後。
 
  我隻身前往異大陸歷練,遭遇了從未見過的異族。

  他們不懼冰與火、好光芒、喜噬血肉,他們渺小如塵渣,數量卻堪比無盡汪洋。

  我飛越數年好不容易發現的異大陸,就只有這一種生命嗎?

  每當他們一感應到我的存在,或許是發現我身上微亮的淡金鱗片與血肉,撲天蓋地朝我疾衝而來。我全身都爬滿了這些令人不喜的微小生命,這令我不悅地釋放了一點點自身的生命氣息,他們猶如沾染到最致命的毒,一觸即散。

  不,這生命氣息不是我的,被爬滿微小生命的黃金龍也不是我。

  眼前的世界再度遠離我而去──這夢,我期盼了好久,可終於清醒了過來?也就是說──
 
  「卡菈?」
 
  這聲音?真的是爸爸嗎?
 
  「爸、爸爸?老爸?是你嗎?」
 
  「是我,晨陽。小菈,這次不叫媽媽啦?」
 
  「老爸別糗我了,我上次對智人語還不是很熟練。」
 
  「哈哈哈……好啦,嚴肅一點,這一次我沒辦法和妳聊太久,這龍蛋是越來越強大,我的精神力每停留一秒,都比上一次要費力千百倍。」
 
  什麼?這麼辛苦嗎?那我……我聽不到故事了?沒關係,能和爸爸聊天就很好了。
 
  「小菈,妳有什麼話想對我說的嗎?」
 
  爸爸突然問這個問題,感覺好奇怪?
 
  「龍蛋變得強大,是因為我很努力的關係吧?我在夢中都有好好學習!我應該很快就可以到外面的世界了,對不對爸爸?」
 
  「是的,妳老媽薩妮思說,妳先前表現的很好,妳的學習已經告一段落。但是──」晨陽話鋒一轉,語氣變得極為嚴肅:「──如果妳無法通過等一下、也是最後一次的考驗,那麼……就可惜了!」
 
  晨陽說完話,身驅仍在外界的他突然間將其餘的精神力壓縮,一股腦的釘進龍蛋。
 
  「等一下的考驗,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妳只要記得,不要睡著。」
 
  「不要睡著?以前都讓我睡覺,讓我體悟血脈傳承,也就是那些夢境。現在反而讓我不要睡著?」
 
  「對,記住,千萬不要睡著。接下來出現的東西妳好好看著,這或許是能幫妳通過考驗的關鍵,爸爸能做到的也只有這樣了。」
 
  晨陽將壓縮後的精神力釘進龍蛋,艱難的用它們模擬出一位長髮垂胸的女性智人與另一位無時刻都掛著笑容的男性智人,只是他們的模樣都非常模糊,連最為清楚的臉龐都看得不真切,其餘地方就更別想了。
 
  這兩位智人是……?

  啊!
 
  在卡菈還沒完全反應過來時,晨陽模擬出的兩位智人毫不留情的消散於龍蛋中。晨陽的聲音也變得模糊不清將要消失:「那是爸爸和媽媽兩人的長相,雖然很模糊,但爸爸盡力了,希望這對妳能有所幫助!切記,不要睡著……」
 
  晨陽的精神力消失在龍蛋中,蛋內的世界再度歸為寂靜。
 
 
 
 
  最後的考驗要開始了,爸爸的精神力應該再也進不來了……剛剛那兩個人,就是爸爸和媽媽?
 
  這狹小的龍蛋世界的溫度開始迅速升高。

  熱,好熱,我會被融化嗎?

  體內的力量不受控制的躁動,外面又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各處襲來。

  我被內外夾擊。身體不是自己的,力量不是自己的,感受到的一切都不是自己的。

  而本就不屬於我的一切,又被強迫放開身心一切的警戒,被迫容納、被迫接受,哪怕我有多麼不願意,也只能被動承受這一切。

  但很奇怪的是,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已經不在乎我會不會被高溫融化,因為現在全身都覺得很舒服,舒服得想睡……

  「不可以睡!」晨陽的聲音阻止了即將墜入夢鄉的卡菈。
 
  「為什麼不行?」我不服氣!之前都讓我一直睡覺的不是嗎?
 
  晨陽試著將聲音放得和緩、輕柔:「蛋殼外的世界多采多姿,有很多種夢裡妳沒看過的力量,有許多妳的長輩未曾嚐過的美食。有豔麗無比的花朵,有傲骨酥胸充滿無盡魅惑的異性。有窮盡百年鑽研也未必能了解的知識,有疾飛百日也難以橫越的沙漠。有瑰麗的藝術建築等妳去欣賞,有文化各異的小熊小兔子和古靈精怪的智人族等妳去認識。外面的世界不能用『大』或『巨』來形容,甚至『齊多』亦不可。小菈,以妳身為瓦爾的驕傲,妳難道就願意待在這小小的龍蛋中嗎?」
 
  「老爸,你說的那些是真的嗎?哼,少騙我了!世界,不就是這麼大,這麼單純嗎?」龍蛋中的生命,伸展疲累的身軀、倔強地輕觸蛋殼邊緣內的薄膜。」
 
  不!不對!
 
  爸爸不在這裡!
 
  那麼剛剛那是?

  「誰在那裡?卡菈驚慌地大聲喝問。

  寂靜無聲。

  回答卡菈的只有持續攀升的高溫與周遭鼓盪不斷的力量。

  沒有人嗎?也是,沒有人才是對的。

  那麼是幻聽囉?

  無論如何,爸爸又幫了我一次。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趁我精神回復了一些,我得好好體悟血脈傳承,找找這一次考驗的線索。這一次不靠外力,只靠我自己,想學什麼就學什麼!就先從老媽的血脈傳承開始找起!
 
  卡菈思緒至此,精神力深入於血脈中,尋找著關於蛋期的考驗。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時間已經流逝了一分多鐘。

  找不到?居然找不到老媽的血脈傳承?她沒有留給我嗎?這不可能的!瓦爾是如此崇尚成為力量主宰的龍族,她一定希望我能得到最好的傳承!那麼找不到她在蛋期的傳承只有一個原因,她覺得那一點也不重要,根本不需要傳承給我!

  卡菈迅速地為找不到薩妮思蛋期的傳承掰了個理由,把握住時間,精神力往血脈中的『先祖傳承』找去。
 
  僅僅過了數十秒,她就找到了關於『蛋期最後一次考驗』的傳承。緊接著,在她眼前出現的是一顆顏色相似、二十五米高的黃金龍蛋,龍蛋的附近有兩條黃金龍在旁守護。
 
  這些都是瓦爾族的龍蛋嗎?為什麼給我看這些?
 
  瓦爾雄龍:「開始吧,我會在旁守護妳。」
 
  一旁的母龍聞言,張開口,她的下腹部突然發出刺目的耀金光團,逐漸往上移動到了胸部,然後是喉嚨,最後隨著龍炎對著眼前的龍蛋噴吐而出。那龍炎明亮的程度連天上的太陽也為之羞澀,世間所有的光芒都成為了它的陪襯。
 
  就這樣,龍蛋被龍炎焚煉數年後。
 
  某一天,母龍停止了龍炎的灼燒。
 
  雄龍疑惑地問:
 
  「怎麼了?難道?」
 
  「蛋的力量印記又被抹滅了。」
 
  龍蛋的力量印記……被抹滅?力量印記,這個詞,不就代表了力量的主人嗎?
 
  「果然又是如此嗎?沒關係,最強大的力量從來都不是憑空而來。」
 
  力量印記消散,就代表力量的主人已經死亡。這顆龍蛋裡的生命,死……死了?
 
  「這點我比你還清楚,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力量印記消散,再產下一顆龍蛋,如果再消散,我就再產下一顆。一定要讓我們的子女有最完好的基礎。」
 
  因為生命的死亡,所以再產下一顆龍蛋。聽起來理所當然,但是新生的龍蛋,還會是以前的龍蛋嗎?不可能啊!如果我死了,母親再產下新的龍蛋,那顆龍蛋裡的生命,還會是『我』嗎?為什麼他們可以說得如此理所當然?而且看起來還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
 
  卡菈的精神力在血脈傳承中『看』著眼前令她感到荒唐的一幕,滴下了不存在的冷汗。她艱難的把目光移向那顆龍蛋。
 
  難道,在我之前,還有許多的姊姊哥哥們嗎?他們……也死了?他們都被那不斷攀升的高溫,弄得都睡著了,然後……就再也醒不過來了是嗎……?我又是第幾顆蛋?第幾位女兒呢?媽媽……爸爸……我好害怕……
 
  卡菈流下了那不存在的淚水,精神力發出疑似哭泣的低鳴聲。
 
  不,這不是真的!我要再看看其他先祖的傳承!
  
  卡菈將精神力融入其他的血脈傳承。
 
  這次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小島,島中小湖旁躺著一顆三十米高的龍蛋與兩條守護在旁的黃金龍。
 
  相似的畫面,同樣的考驗。母龍口吐龍炎灼燒在龍蛋上,卡菈讓先祖傳承的畫面時間加速,想要直接看到結果。
 
  「失敗了。」母龍收起龍炎。
 
  失敗了?
 
  卡菈連忙將精神力往那顆龍蛋探去,裡面除了一些血肉,好像還少了一些東西。
 
  蛋裡面,那條幼龍還在。可是屬於他的力量印記……不見了!
 
  一旁的雄龍聞言後雙眼隱約射出金光,直盯著那顆被評為『失敗』的龍蛋,惋惜開口:
 
  「有點可惜,這一次就快成功了。」
 
  「無所謂,我不缺時間。數千年後我會再產下一顆蛋,你若覺得麻煩,可以先離開。」母龍說完,龍蛋飄起,然後被她一口吞入腹中。
 
  「我會等妳。」
 
  哼,我不相信!

  外表看似相似的考驗,說不定先祖龍蛋內的情況和我現在遇到的根本不一樣!

  我要再看看別的傳承!
 
  卡菈繼續觀看其他黃金龍先祖的血脈傳承,接下來她不再關注守護在龍蛋旁那些成年龍的對話,只留意龍蛋中的情況。
 
  「溫度變高了,而我也開始有了難以抑制的睡意。按照先祖傳承,我只要通過考驗,一出生就能獲得『齊多』的稱號,成為瓦爾齊多。這可不是每頭黃金幼龍都能有的待遇!成功就能一步登天,失敗也沒臉活下去。來吧!我麥坦納.瓦爾可不怕這小小的考驗。」
 
  「蛋殼內變得越來越火熱,不像之前平穩的溫度。成為齊多的考驗開始了,成功則化龍,失敗就歸於虛無。多少幼龍瓦爾羨慕我,能有這個機會接受成為齊多的考驗?若無法通過,只求母親別把雅維娜.瓦爾的名字傳出去,就這麼讓我的屍體連帶使用不滿百年的名與姓歸於虛無吧!」
 
  「這才是我喜歡的溫度,再變得更熱一點吧!可惜,血脈傳承我學習得不夠好,這考驗怕是無法通過了。看來我貝列.瓦爾是沒辦法昇華血脈了,這樣的機會,就留給下一位瓦爾吧!」
 
  ……
 
  為什麼這些和我年齡相仿的瓦爾先祖,分明得知考驗失敗的結果就是力量印記被磨滅、然後死亡,而他們卻一點也不害怕?
 
  卡菈的思緒翻騰百轉,緊盯著那幾顆正在被焚煉的龍蛋。
 
  「撐不下去了……麥坦納,你可真丟臉……好想……睡……」
 
  如此自信的麥坦納先祖竟然也熬不過這種考驗。
 
  「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不行!不能睡,睡了雅維娜就不存在了。」名為雅維娜的幼龍,不斷大聲唸道自己的名,彷彿它擁有神奇的力量,視它為救命稻草,拼命地伸手胡抓。
 
  「雅維娜,妳能堅持住,妳可以的。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自語地對著自己鼓舞,可這無法阻止一波波侵襲而來的睡意。
 
  「雅維娜先祖,不能睡,睡了就醒不過來了!」卡菈不自覺得焦急大吼。
 
  啊……!沒有用!這些只是先祖傳承的畫面……

  「雅維娜,雅維娜,雅維……娜……」
  
  雅維娜先祖也睡著了。
  
  貝列先祖呢?
  
  卡菈將注意力轉向另一顆龍蛋。

  龍蛋沒有動靜,力量印記早就被磨滅了嗎?

  死了,他們都死了!
  
  
一陣悲傷欲絕的濃烈情感迴盪在龍蛋內。




  眼前一幅幅令卡菈無法置信的景象,讓那不存在的淚水止不住地滑落,再加上多位幼龍先祖被焚煉至死,而他們的父母親卻對此沒有任何悲痛,這樣的一切對卡菈造成不可抹滅的強大衝擊,她再也無法維持住進行中的血脈傳承,精神力就這麼回歸肉體,緊接著襲來的是毫無憐憫的沉沉睡意。
 
  好想睡……不行……我得做點什麼事,不能閒下來。可在這處處受限的空間,我又能做什麼呢?我甚至連睜開所謂的眼睛都做不到。
 
  晨陽爸爸,薩妮思媽媽,我想再見到你們。
 
  卡菈呼喚兩位親人的名字,精神力也開始模擬起他們的容貌。
 
  不對,他們不是長這樣,還差一些,我怎麼記不起來了呢?咦,這裡還有著熟悉的東西,這是爸爸先前模擬他們的容貌殘留下來的精神力?
 
  卡菈試著與晨陽殘留下來的精神力接觸,迎面而來的是變得極為模糊的晨陽與薩妮思的畫面,連帶還有晨陽的聲音,響徹著先前同樣的話語:
 
  「不可以睡!蛋殼外的世界多采多姿,有很多種夢裡妳沒看過的力量,有許多妳的長輩未曾嚐過的美食。有豔麗無比的花朵,有傲骨酥胸充滿無盡魅惑的異性……」
 
  原來,剛剛那不是幻聽,爸爸仍在最後的最後又幫了我一把!
 
  「……有窮盡百年鑽研也未必能了解的知識,有疾飛百日也難以橫越的沙漠。有瑰麗的藝術建築等妳去欣賞,有文化各異的小熊和小兔子和古靈精怪的智人族等妳去認識。外面的世界不能用『大』或『巨』來形容,甚至『齊多』亦不可。小菈,以妳身為瓦爾的驕傲,妳難道就願意待在這小小的龍蛋中嗎?」
 
  卡菈在得知晨陽為她所做的一切,精神為之一震,此刻睡意全無。她止住了不存在的淚水,靜靜傾聽晨陽留下的這一段話,並且用精神力持續摸擬晨陽與薩妮思的容貌。

  不行,即使爸爸殘留下的精神力還有那麼一點模擬出來的破碎容貌,但我還是沒辦法模擬完好,更別說爸爸一開始給我看的畫面就是不清楚的。那麼,剩下沒有模擬完成的部分,就只能靠自己的想像力了嗎?

  這時,龍蛋中的生命,她的臉龐露出了幾不可見的淺淺微笑。

  也好,猜想著老爸老媽的相貌,模擬他們可能的長相,這讓我很快樂、很開心,我也沒有那麼想睡覺了。

  老爸對我這麼好,又這麼溫柔!而老爸和老媽會互相愛著對方,所以老媽一定也很溫柔吧?
 
  那麼老爸會長什麼樣子呢?一定很帥吧?可是『帥』的定義是什麼?老媽又長得如何呢?一定很美吧!否則老爸怎麼會喜歡她呢?可是什麼樣子才符合『美』的定義呢?

  但是無論如何,現在的我完全可以確定,這種無趣又無情的考驗,我卡菈.瓦爾一定會通過──



  ──因為,我深愛著他們。
 
 
✬✮✪✬✮✪✬✮ ✬✮✪✬✮✪✬✮ ✬✮✪✬✮✪✬✮


  黃金海岸,晨陽圍繞著龍蛋來回踱步。

  「小思,妳覺得我們的女兒會長得如何?只剩幾天的時間,我開始緊張了!」

  「長相很重要嗎?力量才是一切。不服的就打,服的就更要打。」

  晨陽一聽頓時竊笑:「妳後面那一句話是在說冷笑話嗎?這不像妳啊,威名赫赫的瓦爾齊多也會緊張?」

  薩妮思一聽,沒說什麼,但是那龍尾在晨陽的感知中突然變得模糊…


  砰!


  粗大的龍尾將晨陽抽打地墜入了黃金海,但是薩妮思甩出的龍尾尚未收回,他卻彷佛沒事般又憑空出現在原地。

  「咳咳……開開玩笑,別動粗呀!我是想說,長相當然沒那麼重要,日後精通了我智人族的魔法,想變美女或者帥哥,還不是幾秒鐘的事?我在意的事是,小菈是龍裔,但她破蛋之時,究竟是智人族的特徵比較多,還是瓦爾族的特徵比較多?不過其實我更擔心的是,如果有個萬一,她身上會不會有……有宇族的特徵?雖然這機率比智人族單對單打贏瓦爾還要低啦!」

  「破蛋之時,只餘幾日,屆時我會喚你過來。」薩妮思並不打算對晨陽的疑問發表看法,但也沒有直接趕他走,用了一個迂迴的說法。

  「好吧!時間自然會給我答案,我這就去黃金城採買必需品!」

  三日後。

  「這位尊貴的女士,我們販賣的服飾、護手、盔甲等等雖然在黃金城是最廉價的,但妳也不能對我們的駐店大師要求『防護力可以沒有,但一定要美觀。』,這簡直就是汙辱!」
  
  「呿,要不是黃金城沒有普通的服飾店,誰要來這種專賣冒險者護具的店啊?還以為價位最低的護具店,比較好說話,沒想到改個伸縮型的盔甲脾氣也這麼硬。」少女一臉嫌惡的盯著護具店的侍者。

  此時一道聲音在少女耳邊響起:「晨陽,過來,妳女兒……」薩妮思話未說盡,晨陽已出現在眼前。


  喀喀喀喀……


  半徑兩個智人族高的古龍蛋,經過黃金龍炎千年的『滋潤』,此刻給人的感覺比任何的山岳都還要厚重,但破殼聲卻是清脆響亮,好似眼前的不是龍蛋,而是琉璃蛋。

  「哦!趕上了第一聲破蛋響,千年的守候與等待值得了!小菈妳可別急,蛋期千年都過去了,不差破蛋這一會兒的!」

  千年過去,晨陽個性不改,說話間依然有如年輕的智人族一樣輕佻隨興。

  薩妮思先是聽到這話,再轉動碩大的龍頭看了看晨陽,她也少見地露出笑容,僅管以智人族的角度看過去,巨龍的笑容依舊恐怖。

  「你如果不趕快變回來,卡菈會以為她有兩個媽媽。」

  「哈哈,還不就是想變成少女的身型試穿女性的衣服合不合身?結果忘了黃金城只有護具店,沒有普通服飾店……」

  晨陽又緊張又是興奮地笑著,身形外貌隨之變回男性,他動作不停,快速的在七彩花海裡,分別各摘了其中生命力最旺盛的一千朵,然後他指揮著風元素,隔著五公尺,將它們顏色各異地平均排列,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地環繞在龍蛋的周圍,井然有序地排列成橢圓球狀。最後他又不知從何處喚出代表包容一切的黑,合共千株的萬色花朵,然後隨意將它們拋入七千朵花形成的橢圓球狀裡頭任意排列。

  這時一旁的薩妮思插話了:「那象徵『站在包容一切的對立面、拘束不自由的無色花朵』呢?」

  「她不需要!不過,我還是補足吧。」晨陽左手一揮,千朵幾盡透明的花朵從虛空中浮現而出,被晨陽一朵朵分別排列在萬色花的旁邊。定神一看,原來無色花不是透明的,而是隨著它們的移動,自身顏色便會跟著周圍環境的變動而變動。
 
  做完這一切,晨陽退後離龍蛋十公尺遠,張開嘴,一字一字的吟頌:
 
  「飄渺的命運,自主的未來,以我晨陽之名,請你依照我眼前稚嫩生命的特質,預先譜出一張她將逐步踏出的淺顯地圖。」
 
  薩妮思聽了晨陽吟頌的內容,好奇地問:「占卜法術你學了千年,我也看了千年,你確實不是這方面的料,不過即便如此,也不需要用這麼奇怪的方式施法吧?用增強自我意志的方法,將咒文白話化並張口一字一字吟頌而出,然後白話後的咒文又不使用敬語,充滿輕蔑的語氣。只有魔力沒有祭品,又有『依照』的詞彙,這可是個命令句,這可是占卜,不是指揮元素,即使是外行人也懂得要用敬語。」
 
  薩妮思停頓了一下,改用嘲諷的語氣接著道:「另外,『以你晨陽之名』,你晨陽是誰?這可是你後來才改的名,流傳時間太短,這名字一點力量也沒有!你不如用我的姓氏『瓦爾齊多』,絕對有力萬萬倍!你們智人族,果然千變莫測,表裡不一,我再跟你相處千年,也無法理解你。」
 
  「也沒那麼複雜啦!我也不信命運,我相信未來由自己主導,但天賜大陸上,占卜大師他們的術法確實有一定的效果,我學到後來有時也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顱。我的結論是,命運,只可窺探,不可摸透,否則會陷於局中無法自拔。所以,花費千年學習準備的占卜術,我才不敬地草草施法。」
 
  「你可有想過?因為你對命運的不敬,反而這一次的占卜,將會異常準確?卡菈難保不會因為這樣,茫然地困於於局中。」
 
  晨陽聽後,嘴角露出不屑與輕蔑的笑容,輕佻地道:
 
  「那就──打破命運!」
 
  
✬✮✪✬✮✪✬✮ ✬✮✪✬✮✪✬✮ ✬✮✪✬✮✪✬✮

 
  經過了半小時,龍蛋完全破開,一個強大卻又稚嫩的生命,在瓦爾與智人的守護之下誕生。

  這一刻,龍蛋前的智人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口:

  「歡迎來到這千變萬化、冒險無盡的世界!」
  
  

註1 神木

摘自
  冒險類
    
《初階冒險者的必修第三課──野外篇》 
      作者 冒險者公會


頁九 神木
在某些地區,有巨木高聳入雲,並不是因為它們的樹齡高,而是生長能力強。它們能夠在吸收養分之後將之回饋給大地,在短時間內結出蘊含豐富能量的果實,甚至主動驅逐抱有強烈敵意的生命。許多種族都會守護這些巨木,將它們奉為『神木』,期望它能給族群帶來肥沃的土地與珍稀的神木果實。最矮弱的神木均高一千米至一千五百米,生長期二至三年,神樹果收成期最短的三個月一次

與神木類似的還有「魔木」,魔木就是會不斷移動並且主動攻擊的神木!
更詳細的神木魔木介紹請去冒險者公會分會「藏書堡」詢問。
 
註2 帝國瞭望塔

摘自
  建築類 
    《天賜大陸著名建築簡介(一)》
      作者 流浪建築師 尤迦.貝拉


頁5~10帝國瞭望塔
在所有人類生活群居地中,抬頭看,最高的建築肯定不是什麼宮殿或魔法塔。而是具有重要戰略價值的瞭望塔。

在和平時期,瞭望塔根本無法發揮出它的戰略功能,所以逐漸演變成「觀光聖地」。但它終究還是戰略建築,所以同一時間登塔的人數有所限制,因此想要登上任何國家的瞭望塔都要先行預約。

本書僅介紹著名的帝國瞭望塔,欲看其他更詳細的介紹,請另外購買敝人的另一大作《與天爭高!天賜大陸最高建築排行榜》!最低矮的帝國瞭望塔約二百公尺,平均值約五百公尺,最高的能有兩千公尺,還在持續增高中。(書內附上各國瞭望塔的手繪圖)
 
 

註3
成年智人族均高一百七十至一百八十公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605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ragon|奇幻|奇幻長篇|西方奇幻

留言共 8 篇留言


寫得好,繼續加油啊!!話說,琉璃蛋的話應該很美吧?[e12]

01-03 21:33

樂樂齊多
想像就好,不要Google,想像中總是最美的~ 謝謝!會繼續加油!以後多學一些形容詞~
01-03 21:38
狼尾
科技好像停留在相當原始的地方,連單位時間都很亂來,不過這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智人族一開口真的是嚇死人的高智商。
我覺得啦!

【做好做滿】
這部小說就成功一半了。

以上路過隨筆

01-03 21:56

樂樂齊多
糟糕,從哪一句會覺得智人族開口真的是嚇死人的高智商?
求解~~~ 聽起來好像我寫的怪怪der~
想修Orz
01-03 22:33
狼尾
智人族緩緩解釋「名,是承載著自我意志的符號,它可以富有意義,也可以只是個空殼代號。而妳的名,代表著『共存』。」
妳不覺得很聰明嗎?

01-03 22:40

樂樂齊多
事實上智人族只是人類的一種,矮人、巨人也是人族,智人族自視甚高,自稱「最有智慧的人族--智人族」,原始族名已不可考。智人族以自身體型為標準大小,擅自將身材較為矮小,喜居山洞、地底的人族歸類為矮人,將比他們體態稍大、行動遲緩的人族稱為巨人。殊不知在其他較高大的種族眼裡,他們也只是數量較多的「矮人」。(提早揭露種族設定)


原來是這一句啊!聽起來是褒意詞(呼~ 大口喘氣[e16]01-03 22:54
狼尾
喔喔喔 了解了

01-03 22:56

煙嵐御風
建築水平相當強大呢

01-05 06:31

史麥魯
看到圖了,覺得開心榮幸,感謝你的不嫌棄喔!=]

02-02 16:39

樂樂齊多
[e7]
02-02 16:41
煙嵐御風
沒想到是之前吐槽過的故事......繼續看看好了

02-07 12:42

樂樂齊多
辛苦你了!
我是小說的超超超級新人,請大大降低智商再欣賞Orz[e27]
新年快樂哦[e12]02-07 12:47
愛喝紅茶的真一
嘛 老話一句 我不是會評論的人,以整體上來說,劇情是不錯的,也有讓人期待下集的感覺,總之繼續加油吧!描述是多了點(?

04-20 11:14

樂樂齊多
我個人是希望能針對環境、動作多一點描述。但願你要表達的意思不是贅詞多了點,那就很不妙[e27]

感謝你的閱讀與回應哦![e19]

愛你~[e7]04-22 19: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s9001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達人專欄] 《龍裔: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喜歡Rosenkreuzstilette的話可以來我的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