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商《0101,07》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6-01-01 08:41:11│贊助:14│人氣:224
BGM:


  月光灑落在一片沙地上,在白天看起來像是黃金般亮眼的沙漠如今卻被月光薰陶成亮麗的銀藍色大地。三名披著厚實斗篷的身影無畏於夜晚沙漠帶來的刺骨寒風,他們沿著從戰狼部落的正東方直直前進,打算在看見藍晶山脈後轉北,目的是為了繞過座落於沙漠北邊的狂風部落。之所以沒有選擇爬上山,是因為夜晚的山頂比起沙漠更加寒冷,且山脈充斥著許多未知的兇猛野獸,鮮少獸人有上過山,因此選擇了他們熟悉的獵場──沙漠前行是最理想的,至少這裡的猛獸他們都知道該如何應付。

  米依狄絲處於隊伍的最尾端負責處理走過的足跡,在會議廳被古克迪安打後就再也沒說過話。她不斷地思考著為何父親不肯為自己而戰,在起初的不甘與憤怒消退後,她逐漸明白這個決定背後的意義。比起一個人的生命,更應該拯救整個氏族的無數條人命,想起了當天決鬥場旁的平民、被自己打敗的凱爾薩和多數獸人,父親選擇了對部落而言最好,但對家人卻是最殘酷的決定。

  而現在,他同樣違背了自己在會議廳堂所說的話──偷渡自己的女兒。
  一股寒風吹來使米依狄絲打了個哆嗦,放眼望去盡是銀色的沙丘和砂礫。原本僅僅是地平線一個凹凸不平的影像,如今藍晶山脈的身影卻遠高於他們三人。位在最前列的古克迪安舉起了自己的雙刃斧指向北邊,他們三人隨即改變方向。她沒有細數從離開部落到現在究竟花了多少時間,背上除了自己的武器還有一個大包裹,裡面裝有穿越沙漠不可或缺的水,米依狄絲如今只感覺到它越來越輕。

  在彷彿無盡的日夜交替,眼前的景色變化早已無關緊要。拖著沉重的步伐,米依狄絲不是一次想要回到戰狼部落中和其他戰士們一同打獵、嬉鬧,依偎在母親懷中撒嬌,聽父親嚴厲的教誨,過去自己不論討厭或喜歡的活動,如今全數湧上心頭,也令她感到相當不捨。

  內心同樣充斥著憤怒,究竟是誰出賣了自己?是戰狼部落的人嗎?

  古克迪安停下了腳步,如今沙漠與當初他們離開部落時幾乎無異,銀色的沙丘、冷冽的狂風,周遭除了略顯淒涼的風歌外沒有其他的聲音。但也正因為如此,使得戰狼酋長感到異常,從他們離開部落到這裡途中有遭受過幾次突擊,雖沒有受到什麼大礙,但問題就在於為何今晚沒有任何猛獸來攻擊他們?

  是僥倖?還是……古克迪安嗅了嗅,除了迎風吹來的沙礫讓他咳了幾聲外,挾帶著極其細微的血腥味,長年在沙漠狩獵的獸人可以分辨出空氣細微的變化,這通常也是他們可以順利找到獵物的絕竅。古克迪安領著他們來到了某座沙丘旁,「躲在這裡。」

  「親愛的?」葛戴絲皺眉,輕聲問道。

  望著自己的妻子,古克迪安從面容上頭看見疲勞,就算自己能忍耐,但妻子自從嫁給自己後就退居二線成了部落中的鐵匠,數十年未參與狩獵的下場便是體力衰退。他點點頭,用手輕撫葛戴絲的臉龐輕聲說道:「我去附近看看,妳先休息。」望著蹲坐在葛戴絲旁的米依狄絲,「妳能照顧好自己的母親嗎?米依狄絲。」

  望著父親的臉,依然是那麼嚴厲的面孔、深沉的嗓音。米依狄絲勾起微笑,因為這才是她熟悉的父親。「我可以。」

  古克迪安點點頭,「記住戰狼的教誨。『我們從不單獨行動,宛如狼一般群居而行』,絕對不要衝動。」

  「『遵從酋長的旨意,我們從不怯戰。我們是戰士,同時也是沙漠中飢渴的群狼。』」米依狄絲接下了流傳於戰狼氏族中的戰士宣言,「我不會在犯廳堂的錯了,父親。」

  「很好。」古克迪安雙手持著雙刃斧,往沙丘外走去,從他離去的身影可以發現敵人也許就潛伏在附近。米依狄絲暗暗讚嘆父親竟然可以在如此冷冽的空氣中查覺變化,夜晚沙漠的風就像灌入沁涼的冰水般,會讓人感到非常不適,通常這種時候她都會下意識地不要吸入太多空氣,避免造成咽喉上的不適。

  米依狄絲抓緊自己裝著水、食物的背包──之所以不卸下,是因為如果待會要逃走的話,可不能浪費珍貴的幾秒去拾起這玩意兒──給母親一個微笑,她抽出了一直以來背著的太刀,銀色的月光讓那柄黑太刀彷彿透出比夜風更加冷冽的殺氣,令一旁葛戴絲不由自主地嚥了嚥口水。米依狄絲嘗試像古克迪安一樣以空氣來分辨血腥,但除了吸進
一大堆狂風吹起的砂礫外,毫無收穫。

  掩嘴咳了幾聲,她拉緊斗篷的兜帽,邁開步伐從沙丘緩緩走了出去,但隨即看見古克迪安正朝這裡走回來的身影,雖然父親僅僅離開了幾分,但在米依狄絲心中卻宛如數小時般長久。當他回來時一臉沉重,輕撫著葛戴絲的臉,古克迪安說道:「看來艾達克羅在這附近佈下了重兵,這附近的角牛、蜥蜴均已被殺害,我看見了幾個狩獵過後的痕跡與殘骸。」摩挲著下巴,他若有所思地說道:「同時也看到幾個我沒見過的東西,也許那就是艾達克羅說的『從二十年前戰爭學到的東西』。」

  「是什麼?」葛戴絲飲了一口繫在自己腰帶上的水,因為實在太冷,身子抖了一下。

  拍了拍她的肩膀,古克迪安輕聲說道:「巨大的怪物。它們好似使用了簡瑞爾綠洲砍伐下來的木頭去製作,看起來與我們常常使用的弓相仿,但又無比巨大,得靠三個人驅動。」灌了自己一口冰涼的水後,他拾起巨斧,「也許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東西,但狂風部落的出現同時也告訴我們古利迪人的關口快到了。」

  米依狄絲感覺自己的心跳正在加快,父親這句話的意思便是自己即將要離開戰狼部落,踏入到那聽過卻從未進入過的未知世界。在那裡有著獸人一直以來仇視的人類,她甚至不曉得可否壓抑自己內心的狂野,萬一那些人類發現自己曾在獸人部落中過活,會不會來攻擊自己?那她又可以依靠誰?食物呢?住所呢?

  似乎看穿了她的擔憂,古克迪安伸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孩子,我們知道妳對於踏入未知的世界感到不安。」將雙刃斧放下,他將疲勞的妻子和米依狄絲擁入自己廣闊的胸襟,「記住,我們永遠愛妳,米依狄絲。就像為妳鑄造的那把刀一般,妳的意志要如鋼鐵般強韌,明白嗎?」

  抿起嘴唇,米依狄絲為了不讓自己因哭泣而暴露位置,僅僅以點頭回應古克迪安。

  「很好,走吧。」

  照著古克迪安引領的方向,他們又往藍晶山脈靠近了一點,之後便倚靠著詭異、但因月光照耀而隱約透出藍色光輝的石壁前進。幾乎在月亮又往上爬了一會時,米依狄絲看見了幾支在黑夜中異常突兀的橘紅色光點,之後越來越多,直到包圍住他們三人。古克迪安停下了腳步,回望著隊伍的後端──沒有任何足跡,狂風部落的獸人怎麼會知道他們往哪裡走?

  握緊了雙刃斧,古克迪安護在兩人與火把的中間沉聲道:「葛戴絲,帶米依狄絲繼續前進。」

  「父親?」米依狄絲一愣。

  但葛戴絲幾乎沒有第二句話,拉著女兒的小手便持續往原本古克迪安帶領的方向前進,只要藉著藍晶山脈一直往北走,終究會看見屬於古利迪人的關口。然而,她們身後卻傳來了金屬相互碰撞的聲音和嘶吼,米依狄絲不只一次往回望,也想掙脫母親的手──但那力道卻讓自己根本無從抵抗。

  此時前方也傳來了獸人們的吼叫,米依狄絲往前望去,幾名配帶著輕皮甲,拿著各式武器的獸人朝她們衝來,皮甲上有著某種以條紋勾勒出,那宛如沙漠風塵般的標誌──狂風部落。

  「是人類!」在看見米依狄絲後,其中一名拿著斧頭的獸人驚呼。

  「果然跟酋長說的一樣,殺了她們!」

  葛戴絲放開了米依狄絲的手,拿起一直掛在腰側的槌子,朝第一名拿著斧頭的獸人先是一腳將他踹倒在地,然後以俐落地手法直接敲碎了那名戰士的腦袋。米依狄絲抽出了自己背著的太刀,面對拿著長矛的戰士,她架開了致命的矛尖,以刀背鋸齒輕鬆砍斷了那木製的矛柄,撲上那名獸人,將刀尖灌入那人因驚訝而張大的嘴巴。

  「米依狄絲,快走。」望著越來越多人朝這裡走來,葛戴絲抓著米依狄絲的手朝著北邊跑
去,後頭傳來了獸人們的驚呼與咒罵。

  「她們跑走了!」

  「下手真重,快追!」

  望著身後越來越多的火把,米依狄絲和葛戴絲賣力奔跑著,在途中不免幾場惡戰,這在她們身上留下了不少傷痕。不知究竟奔跑了多久,望著自己手臂上那混雜著自己和獸人的血液,米依狄絲蹙起了眉頭,而當抬起頭來時廣大的城牆與關口隨即映入眼簾。城垛上飄盪著與掛在部落木樁上的獸皮雷同,但標誌卻完全不相同的旗幟──米依狄絲幾乎下意識地清楚,那就是古利迪人的標誌,雖然自己從未見過。

  她們不斷奔跑著,但後頭的獸人顯然在看見關口後便停下腳步不再追擊,米依狄絲領著母親來到了一顆樹下休息,然而此時關口的城門忽地打了開來,緊握著太刀刀柄,她護在因體力不支而喘著大氣的母親,望向某些配帶著銀白甲冑,騎著馬的騎士朝自己跑來。米依狄絲大略算了下,至少有五個人。

  當他們來到附近,看見倚著樹休息的葛戴絲時,「獸人?」抽出利劍,從馬背上跳了下來,目光落在披著斗篷、滿身鮮血的米依狄絲,「這位小姐,妳……」

  米依狄絲不語,不是聽不懂這些人所說的古利迪語,而是這些人正在打量著她與身後的母親,在看見葛戴絲立馬抽劍的情形來看,古利迪人果然如部落傳言般的不友善。

  「喂,沒看到那身後的獸人嗎?快把那醜東西解決掉。」某個沒有配戴頭盔,僅穿著盔甲、腰間配戴著樣是華麗的寬刃劍──至少米依狄絲從那劍柄上就看見了閃閃發光的石頭。他瞥向拿著太刀的米依狄絲,雖然因為斗篷而看不見身材,但騎士仍勾起淺淺地微笑,「這女人長得還真不錯,打暈她之後帶回去吧,可不要讓隊長知道哦。」

  「是!」下馬的士兵拿著劍,朝著身後的葛戴絲走去──然後頭便掉了下來。

  「不准碰她!」米依狄絲下意識地用獸人語痛罵,隨即撲上了方才發言的騎士,銳利的刀刃刺穿了王國士兵的胸甲,鮮紅的血液濺上了女孩的臉龐,在她落地時,沒了主人的馬兒們嚇得紛紛逃去。

  另外幾名騎士個個抽出了劍,以古利迪語咒罵:「去他老子的!這女人也是獸人!」

  「放屁!可沒聽過獸人長這樣子的!」

  米依狄絲揮舞著手中的太刀,宛如死神般豪不費力地擊殺了餘下的三名騎士,此時關口傳來了低沉的號角聲──城牆上戒備的古利迪兵看見了這裡發生的事──哨兵點燃了城垛上的火把,騷動聲從那裡傳了過來。原本緊閉的城門逐漸敞開,許多穿著精良配備的騎士紛紛衝了出來。女孩根本沒有時間細數究竟有多少人,她握緊了刀柄,思考著該如何去保護自己身後的母親。

  「米依狄絲。」

  驚愕地回過頭,望著手持戰槌站起身的葛戴絲,粗曠的手指指著屬於關口下的某個黑點,「從那裡進去……那裡是屬於古利迪人的下水道口。」

  「母親?」

  「我曾為了鍛造武器而去過狂風部落,在那裡見過二十年前戰爭的紀錄,下水道口雖骯髒,但可以通過這關口。」走過了米依狄絲,迎向那大群的騎士,「走!」

  「不,我──」

  葛戴絲回過頭,以從未有過的憤怒表情嘶吼著,「快給我滾!從那裡進入到古利迪人那裡,那是唯一的生路!」

  「我要奮戰,我是戰狼部落的獸──」

  抓著米依狄絲的斗篷領,葛戴絲將她朝著下水道口扔了過去,「走!」

  米依狄絲吃了滿嘴沙礫,但隨後便聽見了葛戴絲的嘶吼和騎士們的尖叫。她坐起身子,望著母親的身影──女孩從未見過那仁慈地教導自己古利迪語、專注鍛造武器、聽自己撒嬌的母親,竟然也會有上場殺敵的一天,而且其所向披靡。眼角瞥見了一群朝自己跑來的騎士,米依狄絲拋下了一直背著的食物與水,拿著太刀朝著葛戴絲指的下水道口跑去。

  我們永遠愛妳,米依狄絲。
  就像為妳鑄造的那柄刀一般,妳的意志要如鋼鐵般強韌!
  
  「吼嗄嗄嗄嗄──!」葛戴絲野獸般的咆哮從身後傳來,硬是在騎士團中殺出血路,撲向追逐米依狄絲的小隊,手上的戰槌足以敲爛人類的腦袋、嘴上的利齒可以咬斷她們的四肢,葛戴絲狂暴地將自己身體所能做到的極限全都展現出來。

  「他媽的,怪物!」騎士們尖叫著,就連坐騎都能感受到屬於獸人的狂躁殺氣。

  一枚箭矢沒入了葛戴絲的壯碩肌肉,回望著躲在城垛上的弓箭手──顯然他們並沒有注意到正朝著下水道口狂奔的米依迪絲,她以古利迪語嘶吼著:「來吧,人類!」

  米依狄絲奔跑著,在這關口和沙漠中央有條淺灘,踩在那不算湍急的河流上,她爬到了下水道口,但隨即感覺到有人在抓自己的腳踝,女孩驚懼地往回一看,是穿著甲冑的古利迪士兵。儘管想立刻拔出肩膀上的太刀,但下水道空間有限,有著修長刀刃的太刀一時半刻竟拔不出來。

  「給我出來,妳這狗雜種!」

  「放開我!」米依狄絲已分不清自己念的究竟是獸人語,還是古利迪語,她就像發了瘋似的大吼著,雙手抓著下水道的石壁,指甲因破裂而滲出血來,手指上熱辣的痛楚牽動了全身的傷口,米依狄絲感到撕裂般的痛楚,但仍倔強地不肯出去。

  吼嗄嗄嗄嗄!

  一個自己熟悉的戰槌將原本抓著自己的士兵給打飛,然後是某道壯碩的身影護在下水道口,接著又是接連不斷的打擊聲。除了下水道那幾乎令人窒息的腐酸味,一道濃厚血腥味撲鼻而來,米依狄絲看見了葛戴絲背上那些箭矢、刀傷,儘管不清楚,但氣味也讓自己知道──母親受了重傷。

  「母親!」米依狄絲吼著,想要將母親的身體推出去,好讓自己也可以出去奮戰,但無奈卻怎麼推也推不動,萬般無奈又十萬火急的情況下,少女只好扯著嗓子嘶吼著:「讓我出去,讓我出去和您一同奮戰,一起逃離這裡,我們回去找父親,我可以帶妳回去,母親!」

  葛戴絲看著許多刀劍紛紛捅入那早已麻木且滿目瘡痍的軀體,手上的武器落到了淺灘上,雙腳感覺到血液正沿著小腿肚流下,望著充斥在自己視線,那面目猙獰的古利迪人,對著處於下水道口的孩子,她高吼著:「離開這裡,米依狄絲!」

  「這該死的畜生,竟然擋住下水道口!」

  「喂,派人繞過去這下水道的出口,抓住躲在裡面的小雜種!送到隊長那裡去,看來兄弟們今晚可以解解悶啦!」

  葛戴絲拾起了自己腳邊的戰槌,朝著方才下指示的人扔去──又一個人倒地。

  「她還沒死!去他老子的,刺了那麼多刀還沒死!」

  「果然是沙漠中的怪物!」

  然而就在葛戴絲微笑,打算高吼什麼時,一枚箭矢穿過了她的太陽穴,獸人壯碩的身子隨即癱軟在地。

  在驚愕的同時,士兵們望著獸人一直拼命守護的下水道口,但裡頭卻早已沒了人影,徒留伴隨汙水而來的鮮紅血液。




  古克迪安倚著藍晶山脈的石壁而坐,雙刃斧躺在自己身邊,周遭除了大批拿著武器,神色緊張的獸人以外,還躺著以屍體堆積而成的小山。血液將銀藍色沙地染成鮮紅,而戰狼氏族酋長的腹部有著一個巨大的箭矢,將他硬生生地釘在這石壁上動彈不得,他又吐出了一口血液,望著站在自己眼前,手持戰槌的狂風部落酋長,艾達克羅‧戰槌。

  「弩砲,曾奪走我狂風部落多數人命的致命武器。」艾達克羅望著即使身負重傷,但眼神
仍舊堅毅的戰狼氏族酋長,拋下槌子,張開雙手惋惜道:「古克迪安,在即將統一的部落中失了你這樣的人才,我很難過。」

  「艾達克羅……獸人應有別條路可以走,不要被二十年前的戰役蒙蔽雙眼。」古克迪安咳出了一大口血液,喘著氣說道:「喚神裝置是不能被啟動的。」

  「它必須被啟動,那是我祖靈的預言,同時作為獸人成為霸主的墊腳石。」拾起了自己拋下的戰槌,走到古克迪安身前,「曾經你是我最驕傲的戰友,古克迪安。」

  「不,它絕對不能被喚醒。獸人偉大的祖靈呼籲我們陰闇的恐怖,又怎麼會要你喚醒『祂』?」古克迪安迎向艾達克羅的雙眼,明白他已經被仇恨蒙蔽雙眼,但──「不要被祖靈蒙蔽了雙眼,艾達克羅!」

  艾達克羅怒瞪著戰狼氏族酋長,咆哮著:「我不許任何人褻瀆我的信仰!」

  米依狄絲,葛戴絲……

  望著朝自己面部襲來的戰槌,古克迪安闔上了雙眼,腦海中瞬間回放了自己第一次參與狩獵的興奮、和葛戴絲相遇的激情、父母死亡、當上酋長、二十年前與狂風部落的談判、撿到米依狄絲……等等的過去忽地湧現,這使他勾起微笑。

  對不起。




  極光背對著他們,掀起了自己的上衣。包爾和阿萊克在那白皙的皮膚下看見了某個幾乎遍布整個背的野狼刺青,那頭狼栩栩如生,尤以冷冽的雙眼更為令人膽寒,在兩旁某種條紋的勾勒下,他們兩個看見了太刀的圖樣──就跟極光拿的武器一模一樣,放下了衣服,她回過身看著兩人。





  「那下水道非常複雜,在同時還要躲避古利迪人追捕的情況下,我花了幾天才順利逃出。」極光望著自己的雙手,「那是宛如地獄般的日子。」

  幾天?阿萊克嚥了嚥口水,「妳說在妳母親充當誘餌時,妳拋下了食物和水的包裹,但在下水道又過了幾天?那妳是吃什麼過活的?」

  極光不敢再直視他們兩人的雙眼,瘦小的身軀在顫抖著,「蟑螂和老鼠,還有被我殺了的士兵。」

  去他老子的!阿萊克在內心咒罵,同時責備自己,難道下水道會有美味佳餚在等她嗎?這
是什麼蠢問題。

  「我別無選擇。」極光撫著自己的臉,在憶起那段過去時,不論是父親那與獸人混戰的身影、母親力抗古利迪騎士團的姿態,他們都是為了能讓自己躲進古利迪王國所以奮戰,「其實他們可以選擇拋棄我,把我交給狂風部落。我是他們兩個人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兒,我、我甚至連我親生父母是誰都不清楚,他們本可以拋下我,本來可以活下去的……」

  極光感覺到淚水從指縫間滑落,聲音開始哽咽,幾乎忘了阿萊克和包爾的存在,她嘶吼著:「他們可以活下去的!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活下來?讓我死了就好了,我就不會那麼痛苦了。我為了什麼活到現在?我那麼努力是為了什麼?我……我甚至連堅持的理由都不知道。」

  包爾本想開口,但一旁的阿萊克卻搶先站起身走到了極光身旁,望著坐在床邊哭泣的女子,他伸手將她擁進懷中。不管極光手中還有沒有拿著那把刀或者想一腳把自己踢到房間角落,阿萊克知道現在應該這麼做。現在眼前的她不是自己想要雇來當作保鑣的女人,只是一個長年對抗壓力,而在好不容易突破心防吐露心聲時感到傷心的普通女人而已。

  「同伴……嗎?」拍了拍極光的背,隱約還能聽到哭泣聲,阿萊克內心湧現出好幾十句可以拿來安慰人的言語,可當全數擠在嘴邊時,吐露出來的卻是最為平凡的一句話,「妳辛苦了,米依狄絲。」

--

後記:

  其實很多人都可以講出長串的「漂亮話」,但最真誠的往往最簡單,不曉得各位是否有體悟過這個道理?
  阿萊克與極光便是這樣子的一個拍檔,從不信任到相互吐實,儘管我們的男主角還未將自己的身世說出來,但在聽過米依狄絲的過去後,肯定會在他內心掀起一番波瀾。

  今天是2016年的第一天,LKK將「極光回憶篇」給完結了。
  再來就是開心的連假,祝各位新年快樂!

                             -LKK  2016 . 01 . 0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601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鐵輪堡的巨商

留言共 3 篇留言

DDKIMIT
跪求圖片正面!

01-01 10:38

黑衣大閒者LKK
先詢問當事人在說啊!!! (望脖子上的刀01-02 07:17
木陽
好感傷的過去…男主角給我保護她啊!

01-01 11:21

黑衣大閒者LKK
可是到目前為止好像都是女主角比較英勇XDDDD01-02 07:17
卡斯巴爾
好看,有一個地方怪怪的晚點說ㄅ,昨天跨年甜蜜度過XD

01-01 16:37

黑衣大閒者LKK
我要在公告欄上面貼張:「禁止爆擊單身LKK」OAQQQ01-02 07: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 後一篇:[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0122你各位
BANG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