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一週年角色回憶錄

作者:Secret.│2015-12-31 18:57:06│贊助:6│人氣:111
 
 
 
嘿唷事情大致忙完了,於是就來稍微填個……坑。
心得上一次寫過了,所以這一次,是關於角色的回憶錄。
順序就是從瞳異非一直寫到祈玹,一週年的回憶錄感覺會很長啊。
然後以劇情式的話,單人自言自語實在太奇怪了,所以多半會配以多人之類的來進行,就當看短文吧ww
 
 





【瞳異非&珸塵】
 

「一年?啊、一年又過了呢。」
瞳異非打了個哈欠,懶懶的躺在屋頂上。
珸塵微笑坐在他身旁,白色的羽翼收攏在背後。
「這一年也發生很多事呢。」
「哈,比如呢?」
瞳異非是帶著戲謔的語氣問著,也根本不是要答案,純粹就是故意唱反調。
珸塵支著頭做出思考的動作,嘴角微微勾起。
「很多啊,你看底下。」
她指了指底下的街道,人來人往的,感覺比起之前又更多人了。
「噢,那是。」瞳異非小幅度的點了點頭,的確啦,希望星的人又變多了,這年頭能力者好似隨便一抓就是一把一樣。
「還有啊,你不是還交上很多朋友嗎?」
「朋友?哈,妳是說誰啊?」瞳異非嗤笑一聲,除了熟識的幾個之外,還有誰把他當朋友啊?
「紅羽先生不是嗎?」
「脫窗了妳,那是討論正事。」
「一回生二回熟啊。」
「可以的話我就一直睡著就行了,被迫醒來處理事情實在有夠煩。」
「真是的……多一個朋友也好啊,還有蕾他們呢。」
「那是使者。」
「好吧,說不過你。」就是嘴硬啊……
珸塵有點好笑的想到,其實他已經改變很多了啊,原本是那樣充滿尖刺不讓人靠近,到現在這樣,也挺好的。或許瞳異非自己沒發現,他已經改變挺多了。
那自己呢?偏頭思考,哎,遇上瞳異非就是她最大的改變吧。
一年,說長也不太長,但真的發生不少事。
看著瞳異非因為宗教的問題忙碌起來,雖然很想幫忙但卻幫不上啊……
「還有芬里爾呢,我都不知道原來你也擅長照顧人。」她是帶了點笑意說這話,不過並無惡意。
「那傢伙?哼,沒人看著才是大問題。」
都是遇到那傢伙,讓他的睡眠時間都縮短了。瞳異非閉上眼,若非那傢伙幾乎無法控制,他哪用得著這麼累。
「再來就沒事了吧?」
「我想想啊……」
「別想了,妳就承認妳只是想吵我睡覺吧。」
「還有還有。」
「哪個?」
「像……這個?」
「什……!」
珸塵毫無預兆的朝旁俯下身,一個吻輕輕落在他額上。
她的動作很快,一下又回到自己的位置,好似剛剛什麼都沒做一樣。
瞳異非還呆在原地,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珸塵臉上染上淡紅,卻是忍不住笑出來。
哎呀,這反應真是太可愛了。
「妳這……」
耳邊傳來的是有點無奈的語氣,珸塵笑夠了回過頭去,後腦卻突然被一隻手按住,瞳異非的臉在面前放大,侵略性的吻覆上唇瓣。
 
十幾秒後吻畢,兩人突然都沉默了下來。
 
「無賴。」
「欸,那也是妳先的。」
瞳異非勾起嘴角,頭一偏直接靠在她肩上。
珸塵紅了臉,無奈的笑了。
 
──還好,遇見了妳。
 
 
 
 
 
 
 
【婪颯&泠冽】
 

「他們又,」
「不見了。」
 
「不是每次都這樣嗎,有什麼好奇怪的。」
 
「燁冽納斯你真的,」
「很遲鈍耶。」
 
「要講這句話前,妳先解除能力吧妳。」
 
婪颯瞥了她一眼,外表稚幼的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抱住他的手臂,完全就是限制他的行動。
說什麼怕冷……最好是長年待在海底的魚人會怕冷啦!
「那是因為,」
「很無聊啊。」
泠冽兩隻就靠在他身上,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說起來妳也好一陣子沒回去了,家裡的人不會擔心嗎?」
婪颯也就隨口一問,本來對於他來說家人什麼的根本無所謂,只不過多一個小鬼要照顧,順口提醒一下看能不能把這傢伙趕回去一陣子。
他是這樣想的,不料泠冽完全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泠冽也沒有要戳破的意思,貪戀著婪颯身上的溫暖,那是不同於海水的舒適。
原來溫度,也能夠讓人心境改變。
以前都只知道海水冰冷的溫度,看起來陸地上也不是一無是處。
「不用,」她自己頓了下,「他們不會擔心。」
嗯不會的,所以,沒關係。
反正這一年來,她回去的時間也少得可憐。
只要母親沒特別講什麼就沒關係了。
聽她這樣講,婪颯也沒再繼續問,反正泠冽要去哪也是她的自由。
「那要不要去找怠惰?」
總歸來說,他們兩個待在一起的時間多半都是在休息,這傢伙也奇怪老愛黏著他,怠惰他們在的話還有點話題,畢竟自己不收集情報的時候老想著休息什麼也不想幹。
這樣子一年也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
身邊這小鬼也是貪心得多,雖然他們實際的年紀沒差幾歲,婪颯是因為環境使然,反而是泠冽還比較像個孩子。
……有時候不像就是了。
婪颯嘆了口氣,再煩的奧客都不見得有比泠冽這樣執著,雖也不是每天都黏著他,但有時總覺得泠冽有點不對勁。
……至少那不對勁似乎不是朝壞的方向就好了。
「在想,」
「什麼?」
「……我在想如果妳可以解除能力再來跟我講話會更好。」
婪颯蹙眉,明明就會讀心還總是要問,而且這種說話方式泠冽總是樂此不疲,對旁人來說反而像變相的折磨了。
到底為什麼要用這種接龍的方式講話呢?過了一年泠冽根本就……沒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反而還更變本加厲了吧。
泠冽嘟嘴,兩個小鬼的樣子看起來楚楚可憐,婪颯很爽快的無視了。
「不是說,」
「要去找怠惰他們嗎?」
「那妳就給我放開!」
泠冽總算鬆手,婪颯立刻把自己的手從她那抽回來,都被壓麻了。
「走?」
再次抬頭,兩個小鬼變成了一個,比剛才小鬼的樣子年紀要大幾歲的少女也比兩個小鬼的高度高了些。泠冽先站了起來,將手伸向他。
婪颯還坐在沙發上挑眉,他念了那麼久都沒見泠冽自動解除能力,今天是吹什麼風來著?
算了,就當她這一年想開了吧。
他拉上她的手,比起自己手的溫度還要來得低些的小手,也不像最初那樣冰得凍人。
「走吧。」
手一反變成他拉著泠冽前進。
過了一年,還是讓人操心的小鬼啊……
婪颯不自覺勾起嘴角,麻煩的小鬼。
 
泠冽任著他拉著自己走,一如以往的面無表情,卻似乎比較柔和了些。
踏出屋子,溫暖不熾人的陽光灑落下來。
突然覺得,不管怎樣都沒關係了。
 
 





 
 
【樂朔湜毒&柒緣】
 

「所以說關於這一次的合作案……」
 
樂朔湜毒抿了口茶,任著對方滔滔不絕的講了十五分鐘,她的茶也快喝完了,愈底部的茶愈甜,還好柒緣記得幫她加蜂蜜,不然她肯定沒辦法在這坐十五分鐘。
其實茶是沒有什麼加糖的必要,可是不加的話,她肯定連坐下來談事情都感到厭煩了,就像是一種定心劑。
「……唄菈帝思小姐,您意下如何?」
對方終於講到一個段落,他看樂朔湜毒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也不知道對剛剛的話聽進去了多少。
還是說,根本沒在聽?
想到這,對方的臉色有點微變。
樂朔湜毒終於放下茶杯,緩緩開口:
「關於你剛剛所說的企劃案,從包工到設計,以及官家、承包商等等的安排規劃都無可挑剔,設計案也非常周詳,連會忽略的小細節都考慮了進去,實在值得嘉獎……」
聽到樂朔湜毒開口,對方隱隱鬆了一口氣,好再沒浪費十五分鐘的口水。
樂朔湜毒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不過,你們和土地的所有方似乎沒有喬好吧?」
「這、這個……」
「不要跟我說什麼先動工的先斬後奏,在黑城只是把自己往監獄推得爛方法,如果你覺得我是女人年紀又小了點就可以隨便呼嚨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對方噎住了話,不知是被說中了還是怎樣。
「……小姐請相信我們是很真心的尋求合作,絕對沒有……」
「那麼,請先把土地問題解決了再來跟我談企劃,基本都沒確定就想蓋高,就算成立了也很快就會垮下來。」
「唄菈帝思小姐……」
「柒緣,送客。」
她的聲音並不大,卻充滿了不容反駁的氣勢,隨著她的話語落下,書房的門被打開,一名白髮男子帶著數名侍從進入房間,有禮的〝請〞客人離開。
對方別無他法,略帶憤恨的離去。
侍從們送客人離開後,白髮男子倒是留在書房裡,頓時書房中只剩下他們兩個。
樂朔湜毒這才鬆一口氣,隨意向男子揮了揮手。
「柒緣,把東西拿過來。」
「是。」
被喚為柒緣的白髮男子恭敬的將身上帶著的一疊文件交到她手上,接著到門口命人送來甜點。
樂朔湜毒接過後慢慢翻閱著,今年也要過了,每個年度的事情整理總是讓她感到厭煩卻又不得不做。
她一邊看著一邊往加滿茶的茶杯裡舀進一匙又一匙的砂糖。
煩躁的時候,還是甜食最好了。
柒緣對於她那可怕的舉動沒有任何一點的驚訝或動搖,就像是習以為常的景象。
「大小姐今日有要外出嗎?」
「嗯我想想……」
樂朔湜毒蹙眉繼續翻閱整理事件的文件,在翻到某一張的時候停了下來。
「這一個事件,是之前那個舞會嗎?」
「是的,如照當日您的指示,也列入了今年的事件名單中。」
「這樣啊……」
樂朔湜毒若有所思,將每一年發生的事件整理起來是她的習慣,看這那份彩羽舞會襲擊事件的文件讓她想到了幾個人。
「是否和大小姐前陣子的傷有關連?」
柒緣是這樣問著,但語氣無庸置疑是帶著肯定的。
「……是。」
樂朔湜毒沉下臉,今年本來並沒有什麼大事,只不過像往年一樣又多認識了些人之外應該不會有什麼意料外的事──結果還是出意料了。
那傢伙……樂朔湜毒很明顯的不悅,她前一陣子跑去丁吉的憶光神殿,就沒想到居然會再遇上攻擊彩羽舞會的人,但是,為什麼?
不是只對彩羽有仇嗎?
柒緣安靜的沒有打擾她思考,靜待樂朔湜毒回應。
「柒緣。」
「在。」
「派人去查查彩羽,不用太深入,我只要知道最近發生的襲擊事件周圍的評價。」
「是,這就去辦。」
柒緣做事絲毫不拖泥帶水,立刻就離開書房去執行她的命令。
看著他離開,樂朔湜毒突然有點感慨,柒緣才跟著她不過兩三年時間,倒像是從小跟著她似的,想到這不禁笑了。
上一次受的傷已經痊癒,或許是多虧體質吧,並沒有什麼特別難回復的傷。
但是,受傷這件事讓她的心情非常不爽。
只是遷怒這種事實在沒什麼用處,不然她肯定會想要把氣發到彩羽頭上。
總歸來說有種被牽連的感覺。
不管怎樣,看樣子憶光也是被盯上了,就不知道其他家怎麼樣了。
「不過呢……」
她突然笑了起來。
「這倒是給了我理由去找別人玩啦~」
處理家族的事情已經有點膩了,反正她也不是都在玩,是辦正事呢。
「先去找貝爾芬格吧,或許從那傢伙那理可以獲得點什麼情報吧。」
她拿起了桌上點心裡的一個小蛋糕,上面灑滿了白粉狀的砂糖,是即便愛吃甜食的人看了也會有一絲倒胃口的模樣──看著就甜到吞不下去。
樂朔湜毒將手上的文件往上一丟,紙張四散,她從腰間抽出匕首往地面射去,巧得釘住了一張文件。
匕首釘住的紙張上貼著一張照片,是當天去憶光神殿時順手拍的證物,照片上拍的是一根如刀刃般的黑色羽毛,匕首就直接釘穿在那一根羽毛上。
她往手中的蛋糕咬了一口,雙眼微瞇,嘴角拉起了意義不明的笑容。
 
真甜。
 
 
 
 
 
 


【逆亞末特&瞳異非】
 


逆亞末特醒來的時候,他是被綁在柱子上的。
他呈坐姿左著思考著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至少和他睡著前的景象不一樣。
就算是貝爾芬格那傢伙,也不會趁自己睡覺的時候把他綁起來,更別說移動他了。
套一句他的話來說就是:「我才不自找麻煩搬一個顯眼得要死的傢伙。」
所以除去那傢伙的可能性,他也實在想不到自己怎麼會在這裡還被綁住。
「欸,那傢伙醒了。」
「看好啊,那可是大小姐指定要的,弄丟我們都得死了。」
「不是吧?不就是個男人嗎,就算是在失樂園也是一抓一大把。」
「人家可是大小姐呢。」
「哈哈哈……」
聽著外面的談論聲,逆亞末特確定並沒有聽過那些聲音也就不認識,才確定原來自己是被綁架了,估計還要獻給誰,之前比較多是拍賣或當苦力吧。
這是第幾次來著?噢,今年第四次了。
還想著今年大概就三次,沒想到年底湊了第四次。
他嘆了口氣,感到有點煩躁,雖然地球本來就一直很混亂,可再怎麼樣又被綁這件事實在讓他很不爽。
乾脆,把外面那些人都殺了……
他沉下臉,覺得頭有點痛,他不太記得自己睡了多久了,可能對方還有對他用點藥物,那可真是大手筆。
記得自從認識貝爾芬格後,每年被綁架的時候那傢伙總是會從某個地方摸進來幫他弄斷繩索,然後罵他一頓要他自己想辦法出去,但他多半是選擇直接殺出去。
每次貝爾芬格就會說再也不來救他了,然後再下一次發現他被綁時又來救他。
想想也是挺好玩的。
不過他可不會總期待有人來幫他脫困,他記得前一陣子貝爾芬格才去了希望,估計沒那麼快回來吧。
頭昏昏的,他覺得身體有點脫離控制,看來對方的藥也沒多厲害,他還是又開始出現混亂傾向。
「你是不是有吸引怪人的體質啊?」
突然一個聲音從他旁邊傳來,一轉頭就看到打著哈欠的瞳異非。
「你不是去希望了嗎?」
「那是上週的事了,你連自己睡多久都忘記了。」
瞳異非百般無聊的揮了揮手,也沒見他拿什麼武器,逆亞末特覺得綁縛的繩子一鬆,輕鬆的掙脫出來,繩索上有整齊的切口。
「你今年是第幾次被綁了啊?」
「這次是第四次。」
「那還真是吉利呢。」
瞳異非有點嘲諷的說道。
扭了扭手腕,逆亞末特微笑著道:「其實這也算是一種運動吧。」
「如果可以我還真不希望每次都要來搭救,」瞳異非白了他一眼,「幫你這個瘋子收拾殘局可是麻煩死了,拜託你不要弄得到處都是血!」
瞳異非非常不滿。
他還記得年中時那一次根本讓他累死了,整個都是紅的!全是血!
事後收拾真是讓他快抓狂了!那傢伙根本指望不上他來幫忙!只會愈幫愈忙!
「那好吧。」像是妥協一般,逆亞末特還是笑著的。
只不過他愈是笑,瞳異非只會愈火大。
「走了,我一年到底要幫你收多少個爛攤子……下次在我發現前自己解決!」
「是是~我會記得的。」
「真是的……」
 
然後,殺出一條血路。
 
 
 
 
 
 
 



【祈玹&?】
 



看似廢墟的神殿相當的安靜。
巨大的支柱變得傾斜,上面也爬滿了藤蔓,地面四周有著大小不一的碎石,掩蓋了石頭雕紋。
乍看之下就像是隱藏在樹林中的破敗廢墟,但那僅止於外圍,更深處從沒人走得進去,外圍也一直圍繞著稀薄的霧氣。
「鈴──」
細碎的鈴噹聲在廢墟中響起。
白腳的黑貓走到一扇曾經可能壯觀現在卻已破碎崩塌的石門旁喵喵叫,破碎的石門碎片從地面上堆疊起來,形成一個平面下凹的高平台,斗篷的衣角從邊緣露了出來。
「喵~」
「好啦知道了。」
從高台上翻身躍下一名身影,一把撈起想退開的黑貓,小貓沒有驚嚇,只是對著他又喵了一聲。
斗篷的帽子隨著他的動作滑落,露出一頭淺棕紅的髮絲。
從樹葉間、破損建築間的縫隙露下來的陽光照在他身上,顯得有些虛幻。
柔和髮絲及肩,一雙眼眸卻是噬人的血紅色,看向小貓時倒少了一些戾氣。
「急著叫我幹嘛?」
對著一隻貓講話或許是很奇怪的事,不過祈玹已經很習慣,雖然這小傢伙有時候會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不過他想牠是聽得懂自己講什麼的。
「喵喵嗚~」
小貓發出了有些奇怪的聲音,但對祈玹並不陌生。
每次這小傢伙發出這種聲音的時候就代表──
 
祈玹將貓放下,黑貓隨之溜到比較高的石塊上舔毛曬太陽,看著挺舒適的。
周圍相當安靜,也沒有任何的人影和人的氣息。
 
「出來吧,找我什麼事?」
祈玹坐在一塊平坦的石塊上,就這樣僅自開口。
周圍安靜得只有風聲,祈玹倒是習以為常的耐心等待著。
 
『你都沒有一點懷疑,真是讓吾傷心。』
 
只有聲音,祈玹並未看見任何人也沒感覺到任何氣息,他也沒大驚小怪,打了個哈欠就好像有人在眼前一樣接著聊。
「每次都玩一樣的可沒什麼新鮮,說吧,這一次又要幹嘛了?」
『講得好像吾一定要有事才能來找你一樣。』
還能從那聲音裡聽見笑意。
「那可不是?至少之前每次來都是有事要我去辦。」
『你的傷……還好嗎?』
那聲音突然提了無關的話題,突然之間沉默了下來沒有人發聲。
然後祈玹笑了,帶著一點不屑。
「那點傷早就好了,只不過是沒料到會有人闖進來而已。」
說起來也不算正面衝撞,對方可能根本沒看到他吧,他也只是被砸毀的石柱打到才受傷的。
那人脾氣也真不好,居然直接動手砸神殿,雖然是外圍也還是神殿的一部分啊。
估計也是進不了內部吧,那個自稱神的傢伙八成下了什麼禁制,連他都進不去。
雖然是挺痛的,不過黑色行者的恢復能力也沒擺爛,用不了多久就痊癒了。
不過拜那傢伙所賜,這裡倒是更像廢墟了。
『……這件事我需要查清楚。』
聽那聲音改變了語氣,祈玹笑道:
「牽扯很大嗎?當初我先來砸的時候妳就沒這麼凝重。」
他最初到神殿的時候也砸過外圍的部分,一部分是組擋別人進入砸壞的,一部分是洩恨時不小心砸壞的……反正久而久之沒人修裡當然愈看愈像廢墟了。
『因為跟之前使者回報給我的,或許有些相關。』
「那真是拜外面的人所賜,這可是今年發生最大的一個問題事件了。」
祈玹勾起嘴角,那是個相當溫和的笑容,語氣卻不免帶著嘲諷。
都受了點傷,當然還是有點不爽的。
『接下來,可能還要繼續麻煩你了。』
「知道了知道了,妳就別操心那麼多了。」他隨意擺了擺手,「大不了,就同歸於盡吧,最好連世界都毀滅掉,再過個幾百億年讓星球自然重生唄。」
看著地球的下場就知道,或許再過個幾百億、幾千億年後,也會開始出現相似的狀況也說不定。如果真的沒有解決方法,頂多大家一起回爐重造唄。
這話當然是講得有些悲觀的,不過以祈玹的語氣來說只能使人發笑。
那個聲音笑了幾聲。
『別那麼輕易死掉啊,我還想……多看看你們……』
 
聲音似乎變得斷斷續續的,祈玹抬頭,下意識的視線落在小黑貓趴的石塊上。
一束陽光正巧照射在那上頭,隱約可見的是一個模糊而透明的身影在睡著了的小貓身旁,透明的身影像是一眨眼就會消失似的。
 
她的聲音完全消失了,連彷彿陽光下錯視的幻影都消失不見。
祈玹呼出口氣,久久才開口。
「妳還是,和那時候一樣沒變啊。」
這樣說來,自己也是呢。
 
那一絲幻影,是妳不小心洩漏了力量嗎?
 
 
 
 
 




 
 



嘿總結!
 
我盡量以回憶的方式去寫了……
本來我是想借別人的角色一起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不想隨便崩掉別人的角色ww
 
有一些劇情回憶的部分事關宗教,就是之前一直在討論的,這邊也先做個前置。
也算是今年發生的,只不過這樣看來要拖到明年才會動工啦~
 
這邊就做個關於攻略角色的公告
(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想攻略啦)
 
瞳異非和珸塵
已經是CP,在當初我自己太無聊的時候我自己湊了。所以死會>WO
 
婪颯和泠冽
這一組我本來並沒有想抓在一起
但我自己腦補得也差不多了,雖然年齡都偏小,我還是選擇抓了
於是這一組也是CP>WO
 
邪夜是噬園至高神,攻略不可。
 
可攻略的如下:
 
樂朔湜毒
逆亞末特
祈玹
 
這三隻是開放的,但也都是難度不低的,畢竟那個個性嘛……
樂毒雖然有配給她一個配角,但那並不是CP,算是樂毒的侍從。
 
 



一年將要過去!
呈上回憶錄!
 
祝大家新年快樂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92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公會|孩子|小說|角色回憶錄

留言共 1 篇留言

Liar。萊爾
奇怪畫面怎麼是白的啊夜夜(x

12-31 20:11

Secret.
什麼wwwwwwwwwww12-31 22: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AI繪圖] 家庭教師... 後一篇:【2015】繪師進化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家族物語〆 (0)
介紹 (9)
日常 (6)
插曲 (3)

日常發廚系列〆〆 (1)

雜記〆 (44)

開箱〆 (21)

故事之於...... (5)

委託稿 (6)

繪圖+繪程影片〆 (20)

飄流幻境online(圖文記錄) (3)

問卷之類的... (6)

艾法綟禔亞Avaritia (1)
〝主篇 (0)
● 片段 (5)

【夜曲暮調】 (6)
〈角色設定〉 (4)
§ 終夜 § 篇章 (9)
§ 卡斯忒‧彩樂 § 篇章 (9)
§ 淚霏‧安彌亞 § 篇章 (9)
○ 各種番外 ● (6)
圖──孩子or CP (4)
圖──關於其他人的孩子 (11)

〈公會〉【蛻變之聲】 (2)
〈角色設定〉 (9)
◆ 瞳異非 ◇ 篇章 (3)
♠ 珸塵 ♤ 篇章 (2)
♣ 婪颯 ♧ 篇章 (2)
♥ 泠冽 ♧ 篇章 (1)
★樂朔湜毒☆ 篇章 (1)
●逆亞末特● 篇章 (1)
○ 祈玹 ○ 篇章 (1)
○ 活動&番外篇 ● (10)
圖──自家孩子 (4)
圖──關於其他人的孩子 (15)

【Gray Realm】灰色境界 (3)
○ 祈玹 ○ 篇章 (1)
● 恰洛 ● 篇章 (1)

──♢The Story♢── (1)

● 魔女與惡魔 ○ (2)

人偶之約 (2)

短篇文〆 (0)
掙扎之夢 (6)
無眠之夜 (3)
淺淺的愛戀 (7)

創作〆(純圖 or 文) (0)
純圖 (43)
文圖--有感而發 (4)
〈IB〉(同人文自編有、也許劇透) (11)
魔女之家 (4)
霧雨飄散之森 (1)
全職高手 (3)

圖文/灰色庭園 (原著海囚)同人 (4)
長篇/倒反之後 (18)
長篇。黑社會梗/1、Gray.(完) (19)
└黑社會梗#番外 (1)
現代梗#同居30題 (2)
各種獨立短篇/ (2)

圖文/永遠的七日之都 (8)
晏女指/黑道AU-交淺言深 (61)

未分類 (1)

dora1022喜歡旅遊的捧油
分享旅行點滴,歡迎來小屋分享旅行經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