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大元正太遺事》第3章:正太夜狂熱 (1/4)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5-12-29 20:34:50│贊助:6│人氣:511
正太之節也,水手服短褲,白襪,三角褲(喂!!),直捲短髮端正也

點我連結〈第2章:舶來的天使〉



        「什麼?這個女孩是男的?」五位中國宣教士其中三位受到打擊似地,聽維多神父所言意論紛紛。

        披在身上的薄紗隨著沐霜顫抖的身體微微飄動著,他整個癱坐在地、瞠目結舌地望著死盯著他的那位外表打理整齊、目光卻透露著殺氣的死魚眼中年神父維多。

        神父蹲了下來,打量了一下眼前嚇壞的沐霜,之後伸出手捧起他的纖細的小腿、鼻子湊去大力吸著氣。

       「咿咿……」自己的小腿又是被撫摸、又是被吐著氣,沐霜嚇得發出一絲呻吟,他根本不敢動,怕一掙扎後果不堪設想。

       「維、維多神父,他究竟是……?」「呼──我想…他是迷失於東方天堂之外,最後不慎落入凡間的天使,會墜落於此,絕對是受上帝指引、是東方的贈禮!」

        維多神父一口流利的漢語,字句皆令三位傳教士驚艷、晃著提燈猛瞧著沐霜,沐霜雙眼滾著淚水,害怕地眼睜睜看著維多神父撫摸著自己的腿、一下揉著小腿、一下撫向大腿內側,令他感到噁心又恐懼,眨眼間,自己身上披的薄紗也被扯掉了。

       「維多神父,這隻正太想必是上帝給您的恩寵啊!跑了洛可、孌天使伽樂目前也處於純淨週、碰不得,這隻合歡襟正太碰巧可受神父您的灌頂,不讓您的法力枉費呢!」

        瞇上雙眼、大力吸了口氣,接著一把將沐霜拉入懷中,左手硬抓住他的左肩、箝制住其動作,右手撫摸著嚇愣地瞠目結舌的小臉蛋,維多神父面露虎視眈眈的眼神問道:

       「天堂墜落的可憐孩子,雖然不知你是為何落於此地,但…若你仍能相信上帝,接受我的灌頂後,依然能獲永生。」

        灌頂?是洛可說的「撞屁股」嗎?聽到這裡沐霜嚇得腦中一片空白,已經毫無思考如何脫身的理智了,就連維多神父的右手不克制地探入他的合歡襟中也僵硬著全身、連掙扎都忘了。

        正當沐霜感覺自己已經完了之時,從頭到尾站在一旁靜觀全場的其他兩名宣教士中的其中一名站了出來喊到:

       「到此為止了!半夜凌辱幼兒,算什麼男子漢啊!」

        聽到沉穩卻憤怒的女聲,宣教士們驚訝地望向站出來的宣教士,那名宣教士上前、脫去戴在頭上的易容面具,原來她是沐霜的養母雎嬭所假扮的。

       「你、你是誰?打哪潛進來的?」三位宣教士萬萬沒想到跟隨於他們身後的高個子竟然是個會易容術的外人。

       「娘!」沐霜一見雎嬭,彷彿燃起希望般猛力掙脫維多神父的束縛、衝向自己的養母,然而雎嬭見他飛奔來,竟是直接一個巴掌呼在他的臉蛋上,讓沐霜吃驚地跌坐在地。

       「兔崽子!夜深不歸,跑來淫窟是想把娘氣死是否?」「嗚...對、對不起……」沐霜雙手抱腿縮起身、一臉懊悔地低下頭,讓雎嬭看得緊皺起眉頭。

       「什麼淫窟啊?妳這女人!咱們這兒可是神聖不可褻瀆的修塔空殿堂耶!虧妳家的正太想前來受神父的灌頂…咿──?」話一說完,宣教士們見雎嬭從衣襟中拉出一條束胸布,衣服瞬間被撐大、被擠開成露肩裝,更不時傳出絲絲衣物撕裂聲,這個震撼令修行尚淺的三位宣教士目瞪口呆。

       「哼,一群齷齪淫蟲!當姐是不知你們假藉傳教狎孌童的變態功業是否?唉呀,對付你們這類正太控,姐這對『木蘭震天雷』毫無用武之地。」

       「閣下何人?」始終保持沉默、擠著臉孔瞪著雎嬭的維多神父問道。

       「哼,『湧灌波濤,當今木蘭。弗求好乳者夷然,見其香火抽鞭斬。鞭數十,此等難堪,收斂不得乎?』姐昔日乃是威震閩粵的『擎天會』、人稱『木蘭震天雷』的特務雎嬭,或許當今的擎天會萎靡不振才讓你們不識相地動姐的女兒!」

        雎嬭雙手叉抱在胸下,完全不看維多神父他們一眼,僅斜眼瞪著那位始終矗立身後不發一語的宣教士。

       「他、他明明是正太!」「住口!姐說女兒就是女兒!」

       「是說擎天會……」「啊,就是首領是個很可愛的十三歲少年的那個結社嘛!」宣教士們議論紛紛著。

       「唉,夠啦,姐能說的皆說了,你們無可反駁什麼了吧?」「維多神父,這下該如何啊?」「真要放他們走嗎?」

       「……罷了,就放他們走吧!」「咦?」維多神父語畢轉身回房,留下感到莫名其妙的三位宣教士。

        三位宣教士眼睜睜地看著以公主抱抱著嚇到腿軟的沐霜的雎嬭離去,不一會兒,他們也發現當初站在一旁沉默不語的宣教士也失去了蹤影。

※           ※            ※

        夜半,勞於今日正太控之事導致身疲卻失眠的我從床上起身坐回書案、挑起燈夜讀,唉,最近又有大事件發生,看來最近又得缺席鄭先生的課了,只能先預習最近可能會教授的內容。

       「童子之節也,緇布衣錦緣,錦紳,并紐錦,束發皆朱錦也……嗯?」不知為何,歸房之後,總是感到一股詭異氣氛不自在,是我太疲憊了嗎?

        我狐疑地轉了身一望,看見洛可身體呈大字形地趴睡在床上、睡得非常香甜,原先要安排一間空房給他,但出於修塔空教派暗襲的風險,外加謝無盡很積極地表示想「保護」洛可,因此我決定讓洛可跟我擠同一張床……他的睡相真是夠差勁的!

        嗯,應該不是他的關係……但是……莫名其妙地有種被人窺視的感覺!

        這種感覺這幾天就有了,只是之前因為任務的關係沒去深入追查,好!這次就來瞧瞧!我拿起燭燈悄悄走出房間,往大廳走去,然而在大廳卻發現站在窗邊的步思貴與坐在椅子上打盹的謝無盡。

       「咦?貴公,你們怎麼還沒睡?」「啊,少爺你醒啦?你是不是也發現了什麼嗎?」

       「嗯…好像感覺有人在窺視我……」「欸?少爺被變態偷窺?」謝無盡突然驚醒對我問道。

       「喂,謝無盡,你想睡為何不回房裡睡?」「嗚…不知道貴伯在做啥,突然進我房間把我拉下床,說什麼有入侵者…哈──,好累唷──」謝無盡說完又呈現昏睡狀態。

       「嗯,看樣子,或許是那群番客是想擄回那金髮男孩想昏頭了,少爺,老夫在此守著,你去附近巡巡吧!」

        我邊轉身邊答道:「好的貴公,那我就到……」一個轉身,馬上發現面對的外開窗的左邊邊緣有人影,其頭頂尚有凸出兩角……難道是隻貓倚在窗邊?不對啊,貓沒事攀在窗邊做啥?

        思考一會,卻在回過神時發現人影消失……或許是我太疲倦了……「少爺怎麼了?」「喔喔,可能是我失眠吧…」

       「砰!」話還沒說完,窗戶突然砰一聲地被撞開,且在我們還反應不過來之際更吹進了一陣風,把大廳所有燭燈給吹熄了!接著隱約感覺到有人闖了進來。

        我們三人冷靜地靜觀四周,而我迅速地再點燃燭燈,大廳被點亮當下,果真在牆邊出現了一個忍者!那個身材比我矮小的忍者一個蹬腳衝向了謝無盡,謝無盡嚇得慌張地拔出銅製麈尾應戰,忍者一下正面攻擊、一下俯身衝向他身後,如盤旋俯擊的烏鴉發出猛烈攻勢。

        當我從驚訝中回過神時,發現謝無盡竟然佔了下風!他吃力地防禦,看不出任何要反擊的動作,步思貴見狀衝去支援,忍者似乎認為謝無盡對他招架不住、不成對手而不再攻擊他,將矛頭轉向步思貴。

        步思貴持鍋鏟,每一次揮擊力道之大、發出咻咻聲,忍者漸漸地不再亂跑,正面地接下步思貴的招,看的出來有點逐漸扳回局勢的跡象,但卻又不久,忍者忽然對著步思貴的臉噴出不明粉末,步思貴被粉末撲臉後立刻難受地緊閉雙眼咳嗽。

        連步思貴都被解決了,忍者轉向身、望我這邊看,我雙手緊握硬鞭,隨時等他出招,孰不知,忍者盯了我一下,接著丟下手中的武器,朝我飛奔而來,結果居然把我撲倒!

       「宇治様。やっと、やっと会いました。拙者でござるよ、霧千代……」喂喂?這傢伙在說些什麼啊?撲倒我、抱緊我就夠莫名其妙了,臉還蹭著我的胸口邊啜泣著……是在演哭調啊?

        沒多久忍者愣住了,他跳到一邊,驚訝地看著我,同時,負傷的步思貴與謝無盡走來。「少爺,你認識他嗎?」「呃…不認識……我沒印象有跟日本人有交情……」「欸?那這日本小孩來這裡是……?」

        忍者愣了一會,一腳悄悄往後退,接著奮力一跳,往窗戶衝去。「倭寇別跑!」我們三人見狀慌張地追向前去。

       「給我留步、嗚!」謝無盡率先堵在窗前,不料飛奔的忍者毫不留步地將他當作折返逃跑的跳板,狠狠地飛身踢了過去,讓腹部被踹的謝無盡當場翻了白眼跪倒昏了過去,可見衝擊之大!

        忍者接著跑著被我和步思貴追,腳步較快的我追向前對他揮鞭,他動作俐落地閃過我任何攻擊,就在步思貴跟上來後呈現了二打一狀態,閃躲著我們,忍者不久占了下風,愈來愈無法反擊。

        見情況不對,他一個傾倒、往另一邊滾去,然後迅速跳起身往牆邊跑,讓我們兩人追上去,結果忍者又是一個踢牆折返衝刺,使我們當下驚慌失措。

        他雙手高舉匕首,朝我衝了過來,就在他離我僅兩三步之距當下,我俯下身往左邊傾斜,左腳用力蹬地向他左邊衝去,同時,右手放掉硬鞭、握緊拳頭,我打算用手臂勾倒他,先阻擋他的行動。

        孰不知,或許現在的我因為身著家居服,行動上較不方便而造成失誤,原本整隻右手臂應該完全落在他的腹部上,但實際上僅有我的手掌到位,情況危及,我立刻放開拳頭,改成抓住他的衣服,打算拖倒他,然而,拉住瞬間噗嘶──的一聲,現場氣氛瞬間急凍……

        低頭看看我握在手中的碎布,抬頭望向愣眼看我的忍者……他的衣服竟然整件被我扯裂!在昏暗燭光中映入我眼簾的是他的部分胸腹……甚至褻褲!

        攸關性命安危,忍者馬上回神,從背在身後的包袱中掏出一顆震天雷……啥?震天雷?他馬上飛奔到燭燈前點燃引信線,接著朝我砸了過來!

       「嗚啊!危險啊!快丟掉!」一接到震天雷,我嚇得往回丟向忍者,他接到後卻又丟向步思貴。

       「小倭寇丟什麼雷啊!」步思貴憤怒地往回丟,忍者接彈後又朝我拋了過來,看見我與震天雷和窗戶的方向成一直線,我把握地在震天雷落地前出腳將它當作蹴鞠一踢,希望將它踢出窗外。

        不幸地,這時原先昏倒在窗邊的謝無盡思緒不清地緩緩站了起來,無意間接住了震天雷。「嗯?這什麼啊……哇啊──!誰丟的震天雷啊?」結果震天雷被下意識地丟了回來。

       「謝無盡你丟回來幹麼啊!」這傢伙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耶!

        就這樣,大家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把震天雷當蹴鞠的球一般踢來踢去,但沒多久悲劇發生了,當震天雷再度被踢往忍者時,忍者意外地跳了起來,將震天雷往上踢,在我們驚訝地嘴巴來不及張大時,震天雷爆炸了……

        引爆之時隨擊而來的是屋瓦粉碎掉落的聲音,眼前瞬間變成一片塵霧迷茫,而爆炸威力更讓我們被彈飛四處,接著受到一陣石雷瓦雨,當下有種吾命休矣的感覺。

        爆炸後不久,現在恢復了寧靜,被壓在碎石破瓦中的我奮力起了身,發現視野變亮了!我抬頭一望,唉……十六日的月亮雖然升得晚,但看起來還是與十五日的月亮一樣圓呢……欸?慢著,為什麼我看的到月亮啊……?

        哇啊──!癿侗軒大廳的天棚竟然被炸出了一個大洞!

        此時,其他三人也從瓦礫堆爬了起來,各個都受了傷,而步思貴氣急敗壞地快步走向忍者,抓住他破碎的衣襟、一把抓了起來,狠狠揍了他一拳。

       「你這雜碎倭寇是在幹什麼!」忍者受了這一擊癱倒在地,原本破碎的衣服經這麼一扯,更是完全裂成兩半,使他變得衣不蔽體,連紅色褻褲也一覽無遺,加上月光灑在他身上,整體看來彷彿落入凡間的仙女……

        不過看他褻褲那一包……真難想像這位頭髮過耳如頭盔的髮型、面容可愛還有細緻可媲美沐霜的肌膚的小忍者竟然是男的!

        謝無盡看見幾乎一絲不掛的忍者,錯愕地邊噴著鼻血邊喊道:「嗚嗚,太邪惡了!好、好白皙的正太胴體啊、啊……」語畢,又昏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大廳的爆炸似乎是驚醒了大家,韓炷勒帶著洛可與韓湘瑾走來大廳。

        不僅如此,爆炸聲也劃破了整街的寧靜,門外出現了窸窸窣窣的議論聲,且亮起了點點燈火。「發生什麼事啦?」「好像是從癿侗軒傳來的。」糟了,事情好像會鬧大。

       「哇啊,天棚破掉嚕!」「他是誰啊?」剛起床的洛可與韓湘瑾錯愕地望著如同廢墟的大廳以及垮掉的天棚。

       「喂喂,唐公子,你們裡面還好嗎?」「發生什麼事啦?」唉呀,門外已經有民眾聚集了,不得不敢快把事件壓下!

       「貴公,麻煩你去向外頭的鄰居們說『是因為癿侗軒的裝潢年久失修所以屋頂垮了這樣』!」「是的,少爺。」隨即想了個聽似有說服力的解釋,請步思貴代我應付鄰居們。

        而其餘的人圍站在抱腿坐在地上的忍者的周圍,我快步上前,蹲下身對他問道:「喂,倭寇!河洛話聽的懂嗎?是誰派你來的?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忍者不發一語地緩緩抬起頭望向我,那雙丹鳳眼感覺四眼一望即受其念力控制一般地深邃,但卻泛著眼淚,眼神透露出萬念俱灰的憂鬱……不知其中有什麼內幕…或是被迫當刺客?若是當刺客的話,又為什麼要哭著抱我?

        見他再度低下頭,接著雙手緊握匕首、高高地舉了起來……喂喂,難不成他是想要自盡一死了之?我馬上伸手逮住他的手、阻止他的行為,同時,韓炷勒也用手摀住了洛可與韓湘瑾的雙眼,避開可能會出現的血腥畫面。

       「喂!有什麼委屈你跟我講嘛!從你出現到現在一直都莫名其妙的……至少也要給我們一個交代吧……還是說……你真的聽不懂我在說什麼?」

       「少爺,那雜碎想死就讓他去吧!何必阻止他呢?」剛與外頭人群解釋完的步思貴進了門。

       「好了,貴公,我知道你們都對他的事不諒解,但我至少也得先查明事件起因嘛……唉,好啦好啦,就拜託你們先收拾一下現場吧!上午再請人來清掃。然後湘兒、洛可你們快回房睡覺!」

        吩咐完了各位,我趕緊脫去外衣、要忍者穿上,接著拉著他走向了癿侗軒的後門,到了後院坐坐,希望能問出個所以然……祈禱他懂河洛話啊……

※           ※            ※

        在城中的另一邊,修塔空教派的教堂也未隨黑夜沉睡去,此時的維多神父在自己的房間中,坐在一張椅子上,兩旁隨侍著兩名宣教士,而維多神父閉著雙眼、開著雙腳,右手扶在一名跪在他面前少年的後腦勺,一前一後地推拉著。

        俄而,維多神父吐了一大口氣、睜開了雙眼,眼前的少年緩緩起了身,退後了一兩步,行了跪禮感謝道:「感謝神父的厚愛。」

       「夏坎,你可要再次感謝上帝,因為你不再是接受灌頂的年齡,卻依然虔誠,因此在上帝的安排下,讓你在今天久違地接受灌頂,願上帝保佑你。」

        名叫夏坎的十四歲少年問道:「感謝神父。神父,為什麼您這麼執著洛可呢?需要金髮的日耳曼男孩的話,可以請羅馬的弟兄們去高盧找尋不是嗎?」

        維多神父吸吐了口氣答道:「記得廳堂壁畫上的金色長髮天使鳥瞰凡間畫嗎?我曾夢到上帝將不知凡間疾苦的她化為正太,藉由萊茵河送進了凡間,她就是洛可!是萊茵河的贈禮啊!」

       「我懂了,感謝神父。」夏坎向維多神父鞠躬道謝,卻在低頭時,翻了個白眼、不屑地勾著一邊嘴角。

【待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75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少年愛|BL|輕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筋肉正太控
正太!!![e16]

12-29 20:53

白鳥ヒカル
正太最讚了[e38]12-29 22:06
赤城輝夜
第一句眼睛就亮了!

12-29 21:22

白鳥ヒカル
上一章的最後一句也差不多是這樣ww
目前出現的正太角以中性為主[e15]12-29 22:08
艾爾琈
新年快樂唷,達克XDDD
加油趕文嘿

01-01 11:06

白鳥ヒカル
綠葉桑新年快樂嘎!![e12]
快...快趕完了...(倒在血泊中((X01-03 01: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推薦】細田家正太鑑賞... 後一篇:2015年秋番正太心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