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商《1229,05》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12-29 09:42:12│贊助:12│人氣:218

  忽地房門被打了開來,極光停下了攻擊步伐,滿腔怒火地瞪向開門的人。
 
  「極光?」望著躺在門邊的粗糙劍鞘,阿萊克轉而迎向她的雙眸,深色眼眸中蘊藏著憤怒的烈火,但商人卻在烈火後方看見了一個打著哆嗦的女孩──是極光內心的恐懼。
 
  包爾撫著胸口咳了幾聲,阿萊克趕緊上前,「沒事吧?」
 
  光頭老闆搖搖頭,「老子沒你那麼窩囊。兔崽子,去把門關好。」望著仍緊握住刀柄的極光,包爾勾起淺淺的微笑,「戒心是很好,但妳的行為有點超過了。如果想在王國生存,妳得先改改自己的習性,米依狄絲。」
 
  米依狄絲。阿萊克在關上房門後,回望著極光和老闆,那是極光的真名?
 
  極光仍站在房間中央看向倒在牆邊的包爾,語氣異常地冰冷,「為什麼會知道米依狄絲這名字?」
 
  「騎士團有我的老戰友,今天來找妳時我們在樓下閒聊了一會。」包爾又咳了幾聲,看著自己的手掌,好險沒有出血,只有幾口透明帶點泡沫的唾液。「米依狄絲,從西方沙漠繞過藍晶山脈,於北部邊境口潛入王國的偷渡者,所以正被全國通緝。」他稍稍喘了口氣,「妳留在利因城是想加入王國軍好躲避追緝?還是以為這樣子就能解除通緝了?」
 
  極光望著站在自己眼前的兩名男子,一個毫無異議地收留自己在旅舍養病;一個雖然有自己的目的,但在邀請她成為夥伴時卻有著無比真誠的雙眼。極光垂下了眼簾,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該道出那一夜的情形,對於古利迪人的印象只有夜晚的火光、男人粗曠的吶喊聲與劃傷自己的無情刀劍。
 
  「不。」極光憶起這幾年來的旅程,內心忽地疲憊起來,阿萊克感覺到她眼眸中的烈火已然消逝,僅剩坐在燃盡木柴堆旁那瘦弱的女孩。「利因城本應是我的終點,我打算在這裡迎來我的末日。」望向撫著自己胸口,呼吸不算平順但眼眸仍舊堅毅無比的老闆,「我從來都不打算把自己交給你們,古利迪人。」
 
  古利迪人,這是獸人對我們古利迪王國人的簡稱。包爾做了幾個深呼吸,「妳會介意說出妳的故事嗎?」瞥向蹲跪在自己身旁,呆愣地望著極光的阿萊克,「夥伴也在這裡吧,妳認為他不需要知道這些事?妳放心把自己的背交給無法信任的人嗎?」
 
  「老……不,昔日的『王國之矛尖』閣下,我們雖然已達成同夥協議,可終究也是昨天才認識呀?」阿萊克說道,卻換來包爾的白眼。
 
  「是,你們於昨日才剛認識,卻受到利因城主的追捕令迫害。」伸出手指指著極光,「米依狄絲,如果昨天阿萊克沒有衝出去,現在妳就不是在這溫暖舒適的床舖上養病,而是在冰冷的地牢與老鼠和色慾薰心的罪犯共處一室了吧。」又咳了幾下,他喘著氣,「武藝高超的妳,在生病下能對付多少強姦犯?我很好奇。」
 
  阿萊克驚愕地瞪大雙眼,「老、老闆,你這話──」
 
  「閉嘴,兔崽子,我這是在教這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點道理。」倚在牆邊,包爾輕輕地嘆了口氣,「古利迪王國無論是平民、騎士、貴族,甚至是王宮裡的臣子全部都醜陋不堪,位於上位的貴婦們更是無不想攀上更高的地位,她們連肉體都可以出賣。我不知道『狂風部落』的獸人是如何過活,但根據我的了解,獸人並不像人類那般醜陋和喪心病狂,尊崇著各氏族的祖靈且堅守信仰。」將阿萊克拉到自己胸前,他淡淡地說道:「妳該慶幸。這兔崽子窩囊歸窩囊,但昨晚卻沒有想要強暴熟睡中的妳。記住,女孩,古利迪王國就是一個如此醜陋的地方,每個人都有無數手段來逼一個人就範。」
 
  放開阿萊克,包爾深深地蹙起眉頭,「何況是一介城主。即使妳把這裡當作終點,他也有辦法不讓妳死且還讓妳心甘情願地為王國奉獻,興許還能做小妾呢?屆時妳會生不如死。
 
  極光沒有說話,還能說什麼話?血腥之夜的種種又再次攀上心頭,而這次比以往更加強烈,它從心口一路攀至咽喉,無不期待她可以卸下心防,將一切都吐露給現在的兩人知道。極光身子癱軟在床邊,但手中的刀刃卻始終沒有放開,「我大半的人生都在『狂風部落』度過,來到古利迪王國今年是第三年。」
 
  望著沉著的包爾和一臉詫異的阿萊克,極光輕聲敘述著屬於她個人的過去。
 
  那血腥之夜的始末。
 
 
 
 
  「這個是『原來如此』的意思嗎?」
 
  「不對哦,米依狄絲,這個是『不可以』。」略為粗曠的深褐手指領著某個纖細的小手臂指著書本上的某個單字,葛戴絲以獸人語說道:「這才是古利迪語中『原來如此』的意思。」
 
  「哦,好難懂哦。」坐在葛戴絲懷中,穿著用狼皮編織而成的連身裙、腰間布帶中繫著一柄小匕首、一頭不同於獸人的亞麻長髮和白皙皮膚,她笑咪咪地抬頭望著自己的母親,「父親呢?」
 
  葛戴絲指著帳廉外,「應該是出去了吧?」
 
  小女孩從母親的懷中跳了出來,望著那有著壯實深褐肌肉、留著烏黑長髮、厚實的下嘴唇及裸露在外那宛如猛獸般的利齒,她仍舊不畏懼。因為那是她的母親,葛戴絲──戰狼部落酋長的妻子。
 
  葛戴絲將手上的古利迪書籍放在帳篷中的木桌上,牽起米依狄絲的小手,掀開帳簾往外頭走了出去。一道狂風掀起了地上的沙塵,但米依狄絲早已習慣這充斥著砂礫的金色世界。獸人們在部落中四處走動著,有穿著沙漠猛獸獸皮製成輕皮甲的獸人是戰士,通常這些人的身上都會有一個狼頭和各式武器的刺青,無論是在臉、胸部、手臂、背……等等,都一定會有那屬於戰士的高貴榮譽,同時也是擺脫年幼的象徵。
 
  而其餘僅穿著布製連身裙或單純獸皮裙的是平民,服飾差異僅僅在於狼皮與狐皮,不同生物的毛皮而已。米依狄絲環顧著整個戰狼部落,最外圍的圍欄是用簡易的木樁圍成,大部分的獸人居所都是獸皮帳棚,位於部落正中央的是從沙漠中的大綠洲「簡奎爾」的樹所搭建而成,是專屬於酋長──古克迪安‧狂怒──的會議廳。無論是會議廳上頭、帳篷,甚至到部落的圍欄都插著以獸皮為底、獸血為顏料塗抹而成的戰狼氏族旗幟。
 
  狼和斧頭。
 
  「米依狄絲,今年妳已經十二歲了,按照獸人傳統也該是時候參軍了。」葛戴絲領著瘦小的女孩來到了戰狼部落中的演習場,一般的獸人小孩從小便會跟著大人們去參與野外狩獵,米依狄絲自然也常常跟著父母四處征討,但礙於種族的差異,她的體格並沒有多大幅度的成長,因此常常受到所有人譏笑。
 
  但在她參軍的五年後,所有的嘲笑戛然而止。起初葛戴絲擔心身為人類種族的米依狄絲會被獸人的軍官和小孩們欺負──起初的確如此,小女孩沒少受過傷--但在堅強的意志與肩負著酋長女兒名諱的壓力下,那被人譏諷為「軟弱」的身姿化作沙漠風暴中最為銳利的刀刃,她以靈巧、敏捷且富有技巧地擊敗了所有同期生。
 
  「吼嗄嗄嗄嗄!」
 
  位於戰狼部落的一角有著專屬於戰士的演習場,那裡是片大空地,用木樁圈了起來,讓小戰士們在裡頭相互廝殺乃是「戰士訓練」的最後一課。同時也是即將邁入成人禮,領取無上榮譽「戰狼刺青」前的最後一站,而只要將對手擊倒三次便能取得勝利。
 
  踏著沙塵,獸人的拳頭挾帶破風之勢朝著前方那瘦弱的白皙女孩襲去。那女孩前兩天在這競技場中擊敗了五位同期獸人,四肢和臉上有著大小的繃帶傷口,可那雙眼眸卻毫無畏懼,她朝著幾乎跟自己頭顱一樣大的拳頭跳了上去,雙手搭上那粗壯的肌肉,輕盈地來到了那獸人的身後,以一記掃腿絆倒了那位同期生,在粗曠的身軀倒地時揚起了大片塵霧。
 
  米依狄絲從沙霧中跳了出來,但某個眼帶紅光的巨大身影隨之襲來,他張開粗曠的雙手不給眼前的女孩任何閃躲空間。米依狄絲踩上了這獸人的胸口──粗壯的肌肉就好比岩壁,對女孩來說簡直是絕佳的踏板──閃躲過了擒抱,拽著獸人的耳朵,她聽見了他吃痛的吼叫聲,隨著自己落下的趨勢,獸人又一次被拉倒在地。
 
  當塵霧再次掀起米依狄絲回過身的瞬間,偌大的手掌忽地竄出抓住了她的身軀,耳邊隨即傳來獸人的大笑,她悶哼一聲,抬起右腳──卻立刻被另一隻手抓住,獸人以他們的語言恥笑道:「妳軟弱的攻擊毫無用處!」
 
  米依狄絲微笑,「那無關緊要,凱爾薩。我是誰?」瘦小的女孩抬起左腳,那白皙的腿化作銳利的旋風直直踢向因驕傲而大意的獸人下顎,其力道讓他整個頭往後仰,抓住女孩的手也鬆了開來,在她站直身子俯視因下巴被擊中而頭暈眼花的凱爾薩,勾起了淺淺的微笑──儘管這扯動了臉上的傷口而感到疼痛。
 
  瘦小的女孩張開雙手,環顧著圍繞在競技場旁的獸人平民,無視身上的傷,她開心地大吼著:「我是古克迪安‧狂怒的女兒,米依狄絲!」
 
  競技場周遭的獸人們發出了如雷貫耳的歡呼聲,米依狄絲看著周遭所有平民的笑臉而感到歡愉,在這期戰士訓練中只有她一個人保持著不敗的戰績,就連人群中的葛戴絲同樣為這撿來的人類女兒感到驕傲。
 
  在人聲鼎沸的競技場中,米依狄絲走到了落敗的凱爾薩旁,伸出了自己包滿繃帶的手,「這是場很棒的戰鬥,凱爾薩同胞。」
 
  凱爾薩瞥著米依狄絲,然後咧嘴大笑,「呼哈哈哈!果然是酋長的女兒,氣度就是不同,但妳那小手肯定抓不住我這如沙漠角牛的龐大身軀。」他站起身子望著矮自己一大截的女孩,「我輸了,米依狄絲。」
 
  米依狄絲抱著凱爾薩──雖然頭只到那粗壯的胸肌,「謝謝你,凱爾薩。」
 
  此時座落於競技場旁的會議廳戰鼓擂動,原本嘈雜的競技場隨之靜默,相擁在一起的米狄依絲與凱爾薩也分開來,紛紛望向大街,一名將黑色長髮分成了數條小辮子;尖長的耳朵帶著狼頭的銀飾;左手臂上那狼頭刺青與胸口宛如烈火灼燒般的墨綠紋路,他左手拿著一柄巨大的雙刃斧,身後跟著兩排穿著精甲的戰士。古克迪安‧狂怒沿著圍繞競技場木樁唯一缺口走到競技場內,望著留在裡頭的兩名戰士。
 
  「戰狼部落有個傳統,戰士訓練的勝者擁有和酋長戰鬥的權力,而這將無關『戰士訓練』的成績,僅僅是恩賜。」古克迪安‧狂怒將斧頭插入一旁的沙地中,而站在米依狄絲旁的凱爾薩則默默地退了開來。「妳覺得能戰勝我嗎?米依狄絲?」
 
  古克迪安的深沉嗓音猶如在米依狄絲心中敲起深沉的喪鐘。她明白父親是公私分明的人,也許在家裡的帳篷中可以盡情撒嬌,但目前處在所有族人的眼前,且戰士訓練又是戰狼氏族中流傳已久的古老傳統,因此更是不容許任何輕浮與驕縱。米依狄絲站直身子,儘管身上的傷口告訴自己身體已到極限,但內心的熱血卻逐漸沸騰。
 
  她不是獸人,但活到現在的十七年獸人生涯使她變得相當好戰。
 
  「古克迪安‧狂怒大酋長,只要能讓你受傷,就是我的勝利。」米依狄絲勾起豪邁的笑容。
 
  古克迪安‧狂怒最喜歡女兒這種笑容,「很好!」
 
 
 
 
  夜晚,米依狄絲身上裹著狼皮的厚袍緩緩步上會議廳大門前的台階。位於兩側火盆上的火焰不安分地跳動著,橘紅色火光反映出袍子的黑色色澤。她忍受著這幾日「戰士訓練」留下的傷痛以及稍早前與父親對決多的那幾道傷口所帶來的熱辣痛楚,堅決地走到了那龐大的正門口,古克迪安‧狂怒就站在會議廳內部,巨大的雙刃斧架在一旁的木柱上,他朝著廳堂前方的雕像,單膝跪地、粗壯的右手置於自己左胸前,闔上雙眼似乎在唸叨著什麼。
 
  但一切隨著米依狄絲走進廳堂時而結束,瘦小的人類女孩好奇地環顧這會議廳,這裡是只有成為「戰士」的獸人可以進來,除非發生重大事件──例如發生戰爭提供避難所──否則平民是不得進入的。除了位於廳堂身處的高聳獸人木雕,兩側的粗壯圓柱均有火把掛在上頭;正中央躺著巨大的蜥蜴地毯,據說牠是父親年輕時外出狩獵的戰利品,至今仍無人可狩獵比這更大的獵物;木柱的間隔中均有比米依狄絲身形大上許多的椅子,估計是給獸人戰士討論事務時得以休息的地方。
 
  披著厚袍,儘管底下的傷口令她難耐,但仍舊單膝跪地輕聲呼喚:「古克迪安‧狂怒酋長,遵從古老傳統約誓的教誨,米依狄絲前來領取祝福。」
 
  古克迪安睜開了雙眸,緩緩站起身子,父親粗壯的背影在米依狄絲眼裡異常熟悉,在上頭看見了當時仍年幼的自己在上頭攀爬,盡情地向父親撒嬌的身影,可如今卻不允許自己再這麼做,她即將成為戰士──脫離古克迪安‧狂怒的庇護,做為一名保衛部落的戰士。
 
  粗壯的獸人酋長走到了廳堂的木雕前,那裡有張小桌子,上頭供奉著一把骨製小刀,古克迪安輕輕地將它拿了起來後回過身望著披著袍子的女兒,「傷口痛嗎?米依狄絲。」
 
  父親……米依狄絲握緊了隱藏在袍子下的雙拳,在先祖的雕像前不能失禮。「不,那是我身為戰士的榮譽,酋長。」
 
  古克迪安嘆了口氣,而這舉動在米依狄絲的耳裡充分地體會到,昔日勇猛無雙的戰狼氏族酋長,如今也蒼老許多。「妳是第一個以肉體繼承我戰狼氏族紋路的人類,米依狄絲。自從十七年前在這沙漠撿到妳以後,我曾希望不要有這麼一天。」邁步走到了女孩身旁,他單膝跪地用手輕撫那瘦小的肩膀,「但在作戰方面妳卻展現了無比的天賦,做為一名戰士,妳令所有戰狼同胞都信服於妳。」
 
  「我很驕傲。」他往旁退了開來,「現在面對著偉大祖靈,接受這生命中最榮耀的一刻,米依狄絲。妳有權利選擇要它銘刻於妳心靈的何處。」
 
  米依狄絲脫下了黑袍,寒冷的清風使女孩打了哆嗦,但現在可不容質疑。跪坐在古老祖靈的雕像前,她脫下了自己的獸皮上衣,藉著火光照耀,那雖因長時間處於沙漠下而有些黝黑的皮膚,但在古克迪安眼裡仍是如此耀眼,別於獸人們的深褐色。然而這異樣的色彩這卻沒有阻擋她想成為戰士的意志。
 
  「請將它留在我的背,古克迪安酋長。」米依狄絲將自己的亞麻長髮撥到胸前,挺直腰桿,「我會背負這一切。」


--

後記:

  已經有構出極光的刺青圖樣,但我並沒有很滿意,所以還沒有貼上,估計「極光回憶篇」還會持續個一、兩回左右,不曉得各位讀者對她的過去是否好奇?

  為何拋棄米依狄絲的名字?
  為何無法在獸人部落中生存?
  為何要被迫離開扶持自己十七年的養父母?

  而在回憶篇中,極光前後的性格轉變,為何會如此?
  這一切都希望各位能細細品嘗。
  因為現在不過是開端而已…

  感謝各位讀者的觀看,歡迎加好友or訂閱,一起加入LKK的奇幻世界吧(*´∀`)~♥
                            -LKK  2015 . 12 . 29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72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鐵輪堡的巨商

留言共 5 篇留言

卡斯巴爾
"再"次
都一定會"有"那屬於戰士的

哈哈好喔,不提約會

12-29 10:44

黑衣大閒者LKK
已更改哦,
不准提QwQQQ12-31 11:39
卡斯巴爾
感覺是有強大敵人橫掃部落,讓戰狼全滅。

12-29 10:45

黑衣大閒者LKK
還不至於全滅哦XDD12-31 11:40
布魯威爾
帳"廉"外
粗"曠"
不允許自己"在"這麼做
"你"卻展現了無比的天賦(妳

期待後續~~!!!

12-29 21:18

黑衣大閒者LKK
粗曠我找不到耶@@?!
在哪裡呢QAQQQQ12-31 11:40
布魯威爾
可以用尋找取代功能?

第二部分的第二段
略為粗“曠“的深褐手指領著某個纖細的小手

第二部分第十三段
在粗“曠“的身軀倒地時揚起了大片塵霧


12-31 18:08

布魯威爾
第二部分第十四段
他張開粗“曠“的雙手不給眼前的女孩任何閃躲空間

12-31 18:08

黑衣大閒者LKK
阿,忘了那個功能!
等回到老家在一併更改QwQ01-01 09: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周末休息時間】感慨時間... 後一篇:[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小屋定時更新小說創作,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