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倒吊人與隱者./Chapter 02.(下)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5-12-26 17:06:51│贊助:4│人氣:179
  即便螢澄清了自己身為禁衛軍軍官,也拿出了證照之類的東西,再三向對方保證自己會保護他的人身安全,少年卻仍未說出自己的名字,口風異常的緊。

  少年會如此戰戰兢兢、表現出對他的不信任,其實螢多少也有所預料,對於突然被黑城禁衛軍要求提供線索,任何人大概都不打算暴露身份,就怕引起仇怨。

  他說,他只不過是個在酒吧當服務生的、十九歲的普通人而已,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他要螢只記得這個就好。

  遠看還好,近看時才能發現,少年臉上的紋路是由一些線條及幾何圖形構成,看久了其實也不難看,只是稍微有些微妙而已。

  螢長的不難看,雖然比起那些模特兒,他確實差上一截,但至少走在路上,也是會引起一些目光的。如果不說明白他的種族的話,許多人都會認為他只是個年輕的軍官而已。

  少年沒說明白自己的身份來歷,但螢大約能猜測出來,他擁有光精靈的血脈。畢竟那麼白皙的皮膚、以及那頭天生的銀白色髮絲,大多也只有光精靈擁有。

  說是帥氣的話,少年可能因為年紀尚輕,加上血脈的緣故,或是一些外力影響,比如出身背景或經歷,他雖然說自己十九歲,外貌看起來卻只有十七歲,身高也比螢所見過同年紀的男孩還矮上一些。

  不如說是清秀吧,先天遺傳到良好的基因是一大優勢。在螢的眼裡,少年便是這樣的存在。

  「…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東西?」

  發覺被盯著瞧,少年尷尬的笑了笑。

  「啊?沒事、沒事。」螢撐著頭,不小心看出神了,少年只是表達疑惑的出聲,並未有太激烈的反彈。「稍微恍神了一下而已…」



  為了方便講解,少年取了張白紙跟筆,擺在桌上。螢雖然說了想知道那些事情,卻不知從何問起。於是他起了個令人難堪的開頭。「那個…您是、偶然間得知的嗎?」

  「沒有刻意去探聽喔。」少年平淡地說著,一邊在紙上寫著甚麼,似乎在整理資料。「只是下午出去買東西時,正好聽見了。」

  或許刻意去忽略了螢的話語中透露出的懷疑,少年迴避敏感的問答,僅只是依循邏輯去回應,盡可能不節外生枝。即便有所遲疑,也沒有足夠的資訊判斷真偽。

  畢竟,如果現在希望星上到處都是「逆光」的成員的話,在互相交換情報時恰巧被聽見,也是有可能的。

  「如果您是禁衛軍的話,應該會多少有所耳聞,地球人的事情吧…?」趁著寫字的空檔,少年為了緩解沉默而開口。螢察覺到少年的字雖然工整,但書寫速度卻很緩慢,甚至出現了國中小程度大概就能辨別的錯別字。

  是因為沒受過基本教育嗎…?螢心想著。少年已經十九歲,至少年齡沒有理由要撒謊,如果連書寫都不熟練的話,大抵也只剩這個原因。

  螢出生於世家大族,但他年輕時就已經心知肚明,世界上總有太多沒他那麼幸運,但努力的憑藉自身的能力,克服環境問題的孩子存在。

  「我沒親眼見過,但並不是謠言吧。」他回應少年,喝了口從瓷壺倒入杯中的薄荷茶。「我的同事說,今天在市區附近的暗巷發現疑似叛亂分子的屍體。」

  「屍體…?」少年有些驚訝的模樣,這個年紀應該看過不少社會新聞,只是第一次感受到危機四伏吧。

  「怎麼了…擔心嗎?」螢先是有些訝然,但身為長者的自覺讓他不自主露出笑容,安撫眼前這說幼稚也不是,卻也不那麼成熟的孩子。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少年眨了眨眼睛,隨即將注意力轉回紙筆上。「抱歉…因為、感覺很可怕。」因為羞赧,他連聲音也跟著小上幾倍,幾乎要聽不見,泛紅的白皙體膚讓他看起來氣色好了些,至少不那麼病弱。

  「我們已經在處理了。」螢伸出手,差一些就要碰上少年的頭,但他猛然覺察到自己似乎不該這麼做,又收回了手。「不用擔心。」

  少年沒發現他的行為,將整理好資料的紙張放到他面前,看起來有些緊張,臉上的紅潤仍未褪去。「那個…我知道的、都寫在上面了,請看看吧。」



  少年從逆光成員口中得知了某個消息,確切究竟是甚麼,其實也不清楚,似乎是場龐大的暴動。感覺馬上就要發生了,少年沒明說,從他鎮靜的表情實在看不出端倪,可能連他自己也不確定。

  「竊取情報、資源與技術嗎…」螢看著紙上的文字,轉動手中的筆,喃喃自語。

  坐在他對面的少年正在喝蘋果汁,算是他的一點謝意,他雖說了「想要什麼都可以」這種話,少年卻只點了最便宜的蘋果汁跟奶油餅乾。「如果是為了反撲希望星,知己知彼,確實是很聰明的行為…」

  這麼做是很直接,能夠迅速的掌握希望星的軍事力量以及現況。但直搗龍潭虎穴的代價,就是風險居高不下。這一點簡單的道理,任誰都清楚。

  「明明具有極度的高風險…」螢說著,眉頭因為思考上遇到瓶頸而皺起。他不懂,光是要穩定勢力就困難的話,應該不可能這麼莽撞才對。



  「但是,並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情吧?」

  「……」

  少年放下手中的杯子,突如其來的開口,讓螢陷入沉默。

  「就像您方才所說,有逃亡者的屍體被發現,大多也能怪罪到逆光身上。」

  少年拾起盤中的奶油餅乾,塞進嘴裡咀嚼吞下,吃相挺可愛的,像是小孩子。螢心想對方可能喜歡餅乾之類的甜食。「存有敢死隊的話,這證明他們的人數可能比想像中還要多。」



  「逆光雖然說是起源於地球的反叛分子,但據說成員大部份都是之前在希望星上犯下滔天大罪、所以被流放到已經荒廢的地球上。」少年陳述著事實般的說道。

  苟延殘喘會讓人產生恨意,一發不可收拾,這就是一切的根源。

  「這是我爸爸說的。」少年向螢瞇起眼睛微笑,方才那個陰暗的他彷彿只是轉瞬之間的幻影,蕩然無存。「爸爸是地球上的平民,我在十五歲以前都跟他住。」

  地球上的資源非常吃緊,即便能夠自給自足,有時仍需從希望星上盜取。而自從逆光的成員越來越多,一般老百姓光是想維生,就有些勉強,更遑論做生意,有時候甚至會被逆光成員暴力相向。少年便是在這個環境下成長的,也難怪他體態平庸。

  灯珸、請你、看著我。
  我不想消失。

  ——對不起,我連自己究竟是誰,都已經毫無頭緒了。

  「……真的不需要報酬嗎?」螢再三確認,少年給的情報比想像中還要詳盡,他總覺得心裡過意不去,一字千金的話,他都不知道得付多少錢。「你幫了我很多忙呢。」

  少年沉默,才又莞爾,眼眸隱隱透露出一些苦澀,可能想起甚麼回憶;雖然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螢卻看在眼裡。「不需要的。就像我對『逆光』一樣……」

  那看似稚幼的臉龐露出的溫和笑臉,驟然降溫而變了調,成為隱藏著暴戾之氣的冷酷訕笑。螢希望那只是他的錯覺,或是少年負氣的閒話罷了,然而少年接著說出的言語,卻讓他背脊發麻。

  「『逆光』對我而言,沒有什麼價值。即便它們消失了,也與我無關吧?」

  ※

  交換情報花了將近一個半小時,轉眼間就快要八點,螢笑著向少年道謝,畢竟他拿到了情報,回去也能分享給同袍。

  少年站起身,拍了拍沾上些許灰塵的工作服,向他鞠躬致意。「工作辛苦了。」

  「…你也非常辛苦呢。」螢淡淡的微笑。

  「……」少年被他唐突的發言愣住,但表情卻不是單純的疑惑,反倒有些訝異,像是被揭開什麼。

  「…抱歉,我只是覺得…」螢欲言又止,少年說過,他只是個十九歲、隨處可見的平凡人,然而他不認為。

  一個平凡的人,是不會有那麼哀傷的眼神的,眼眸明明是透徹的金黃色,負面情緒卻如湖底沉積的爛泥巴,即便不想察覺,但真實的存在於那兒。

  更何況,對方的年紀,正是青春、朝氣蓬勃的時期。那像是經歷社會歷練的沉穩,照理來說都不該出現在少年身上。

  螢稍微偏頭,露出苦澀的笑容,那雙異色的雙瞳,流淌著溫柔似水。

  「我只是覺得,你看起來很悲傷而已。」



  ——那是因為,大哥哥好像很難過的樣子…

  我…悲傷…嗎?
  記憶中那道熟悉的聲音、那抹熟悉的身影,突地浮現於少年的腦海之中。



  憶起令人難堪的回憶,分明才幾個月前,少年咬咬嘴唇,硬是勾起嘴角露出笑容。

  「您多心了,我沒問題的。」少年乾澀的說道,微微斂起的眼眸也不再透露他的情緒。

  螢拿起桌上的那張白紙,仔細的看著少年的字。「你的字,寫的很漂亮喲。一定、自己練習了很久吧?」

  一筆一畫都很仔細,並未偷工減料。這年紀的孩子已經不會追求字體的工整,效率永遠高過美觀,但少年寧可將字寫得漂亮一點方便他解讀,努力的用著自己所學到的知識。

  「……」螢的猜測及推斷大概是正確的,只見少年一陣緘默,表情也隨之沉下,抱緊手中咖啡色的塑膠托盤。這其實並不是甚麼丟臉的事情,但對當事人而言,卻可能令他們感到難堪。

  沒受過基本教育的原因不多;無非是家境不允許,或是可能在學齡階段,不生活於希望星——少年方才說,自己在十五歲前與「身為地球上的平民」的父親生活,那大概是後者導致。

  十五歲後就搬到希望星居住,除非一些外力導致,不然以少年的血緣關係及常理判斷,他在希望星上應該是有親戚的;但為何寧願將一個孩子放置在荒廢又動亂不堪的地球上,卻不直接帶回資源充足的希望星上撫養?

  少年的家庭背景是破碎的。雖然究竟實情為何,螢不能輕易下結論,但這麼一點資訊,他能夠從他聽似簡單的話語之中,拼湊出一些真相。

  將對方的沉默誤以為是生悶氣,螢尷尬的笑了笑,希望能緩解氣氛。「抱歉…我沒有惡意,」他的讚美確實出自純粹的善意,並沒有想要挖苦。「讓你不開心的話、我很抱歉。」

  「…生氣的話、沒有。」少年開口,眼神低垂著看向自己的手,黑色的指甲有著詭譎的不協調感,卻又適好的存在於他身上。「只是有點驚訝…被稱讚了而已。」

  ——白色的…小孩…
  我很可怕、嗎?

  「我會常來這邊的喔。」意識到少年並沒有生氣,螢放鬆不少。「啊,你不嫌棄的話,我能帶點書給你。」他想起自己在蓋伊的老家有不少藏書。

  「…能夠教我寫字嗎?」少年笑顏逐開,那是相當單純、天真的笑靨,沒有多餘的情緒。「我也想知道更多…關於希望星的事情。」

  螢微笑著向對方點頭。他這時才有種對方是個青少年的感覺,可能是那張笑臉讓少年看起來比較符合這年紀應有的表現。

  「那麼,我先走了。」他向少年道別,戴上自己的黑綠色軍帽。

  「路上小心。」

  伴隨這句餞別,螢邁步越過少年的肩頭,推開大門離去。



  「……」目送對方離去,少年漸漸收起笑容,金黃色雙眼變得冷冽,方才那個純真的他彷彿只是幻影一般,轉瞬間蕩然無存。

  「九」…嗎?想起青年左眼底下的綠色縫線,不知有意抑或無意縫出的圖樣,他右手的大拇指不自覺地摩擦著食指的關節,他坐回吧檯內的椅子上。

  有著淡紅長髮的女子坐在吧檯前,發現了他。「回來啦?白髮小弟。」

  「嗯,稍微聊了些事情。」女子從下午就一直待在這,可能有出去散個步之類的,但她一天待在「燈塔」的時間,絕對不比少年身為服務生還要少。少年深知她是常客,自然而然就熟稔起來。

  「剛剛那個軍人嗎?你也會做情報交易呀。」她撐著下巴,戲謔而饒富趣味的說著,塗有淡色唇蜜的嘴唇勾起一抹誘人的微笑。

  畢竟燈塔是酒吧,大多數客人無非是想圖個清閑,鮮少會有人穿著正式服裝走進來,更何況是軍裝,因此方才那名青年,立刻就吸引了女子的目光。

  「……並不是那種事情喔。」

  否認了女子所說的話,他確實並非「交換情報」,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給別人聽罷了。少年歛起眼眸,眼神冷淡。女子並未被他反常的表現震懾,依舊微笑。

  少年其實不是甚麼惡人,但要說是好人,又太過美化;或者該說他本身的存在,本就不是能夠輕易以善惡來區分。

  他的個性是溫和的,從方才他與青年的對話以及行為來看,其實少年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無非是個溫柔友善的人。但在某些時候,他會變得截然不同,冷酷無情、殘忍乖戾,像是他的體內還存在另一個人似的。

  「別管那麼多啦,我說過了吧,那種事情交給大人去煩惱就好了。」女子笑得開懷,伸手捏了捏他的嘴角,引起他的閃避,他雖然已經不怎麼怕女性,但還是想避免肢體碰觸。她將已經空蕩蕩的杯子遞給他。「我想喝你調的酒。」

  「咦…?」少年有些受寵若驚,「可是我…還不太熟練…」他搔了搔自己的臉頰,想推辭似的。

  「那也沒關係,就當作練習吧。」女子不是很在乎這點小事情的樣子。

  少年點點頭,但嘴上仍囁嚅著「不好喝的話很抱歉…」之類的話,認分的拿起空杯子站起身,往擺著許多品種的酒的工作檯走去。



  「對了、大姊姊…我想、女生應該會比較懂這些東西…」在調酒的空檔,少年背對著女子,開口問道。

  「能夠告訴我,『九』這個數字的意思嗎?」

  ※

  ——明明就是你,不是嗎。為甚麼要、撒謊呢?

  白色的孩子、在他的潛意識之中,不停以最純真也最惡毒的語調,侵蝕他的內心。

  啊啊,煩死了…他頭疼,齜牙咧嘴,從喉間擠出痛苦的沉吟。



  ——不過,不是你的錯喔。反正、我們也只是做著大家覺得「正義」的事情而已嘛。

  用那雙幼小而稚嫩的手掌、纖細脆弱的胳臂,孩子抱住他的頭,在他耳邊低語,柔軟的白色髮絲磨蹭著他的臉頰。

  那孩子用柔嫩甜美的語調說,他愛他、他最喜歡他了,每天每天不停重複。如此純粹的愛慕,反而令人不寒而慄。

  那雖有著天使般純潔無瑕的外表,卻深刻的被世俗所染黑的孩子。

  他緘默無語。



  「屍體嗎…」走在回家的路途上,回想起青年所言,少年若有所思的呢喃。

  九這個數字,象徵的意義非常兩極;既代表著一個循環的結束、終將迎來另一個開端,引申有「追尋」之意,卻也同時象徵一個不完美而帶有缺憾的狀態,原地踏步。

  『數字「九」除了有這兩種意涵,也代表著——』

  這是那名女子告訴他的,她經營著類似占卜的職業,對這些事情挺精通的。

  倒是與她所言,有那麼幾分相似……思及此,少年默默勾起嘴角。

  「這麼不小心的話…」像是對誰說著勸戒的話,分明四下無人,少年的臉上露出了歪斜詭譎的冷笑。

  任何事物皆無絕對的好與壞,有正面的意涵,一定存在著負面的意涵。若在追尋目標的途中迷失,終將踏上自我毀滅一途。除了要能堅持自我,亦得克服心魔,那淺藏在黑暗中,悄悄吞噬著誰的恐懼。

  ——可是很容易死的喲?

  從西裝褲中拉出的潔白襯衫下擺被夜風吹的翻飛,揚起的衣服裏側,被大片乾涸的血跡所污染。

— ※— ※ —※— ※— ※—

後記:

好了,接下來我該去打主線三了:D(ry

覺得螢跟樁婪很像卻又不是那麼像,兩者幼時都有一些心理陰影,遺留到現今的他們身上,
但長大後卻各自邁向不同的結局,沒有誰對誰錯,
只是一比較下來,難免會覺得相差有點大(ry

白色的小孩是甚麼要留著到螢的主線五破梗(ry
反正我覺得之後很難再看到正常的蟲蟲了,
雖然說他好像自從變成蟲族後就再也沒有正常過(幹
主線五更是壞的透頂了,黑化的一蹋糊塗
算了,我無力挽回:D
這也是另類的成長吧:D…(自我安慰

至於我上面提到樁婪跟螢幼時的陰影…呃…
我…我有機會再說明白(ry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45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手繪】近期塗鴉#13...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yzkit讀者
這是屬於我們的戰爭第二天在我的小屋有的看了!如果是喜歡生存遊戲或小說的讀者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