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商《1226,04》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12-26 09:33:37│贊助:12│人氣:249

  阿萊克坐在床邊打著呵欠,望著躺在床上休息的極光,臉上的溫紅已消退許多,雖然不曉得她何時把身上那骯髒的衣服給換掉,但只要病能快點痊癒就是好事。安詳的睡臉使得阿萊克視線不禁停留在那,但隨後站起身子往窗外走去,看向底下大街正在封鎖附近區域的王國兵,他皺起眉頭。
 
  光頭老闆今天禁止他跟極光外出,並要他們為了可能提早出城做好準備。阿萊克拿出一直以來塞在口袋中的地圖,這是一開始他來利因城的目的──找尋優質武器。但沒想到因為幫助她而惹上了禍端,照老闆當初給的情報來看,極光已在利因城待了半年,想來這半年時間已將城主耐心磨損殆盡,如今利因城主似乎鐵了心要抓她回城中。
 
  「如此大手筆的封鎖行動……真能逃出這座城嗎?」阿萊克望著底下四處跑動的王國兵和穿著王國軍服的軍官,內心不禁感到憂愁。雖說從鐵輪堡出來旅行也到約快三個月的時間,如果是面對人的話,阿萊克有自信可以掌握住任何突發狀況,可這種場面是第一次見到,商人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正逐漸加快,手掌上已是汗水涔涔,就連腳都不自覺的上下踩踏了起來。
 
  怎麼辦?
 
  極光被阿萊克因緊張而引發跺腳腳聲吵醒,睜開了朦朧的雙眼,褐色的木製天花板映入眼簾,摸著自己額頭上的溫熱毛巾,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比起昨晚已輕鬆許多,但仍舊有點頭暈。她坐起身子望著站在窗邊跺腳的商人,說來昨晚的事還沒告訴他呢,如果是互相信任的夥伴,那情報也該共享才是。
 
  「阿萊克。」
 
  商人身子大大地抖了一下,極光看著他用誇張的姿勢回過身,瞪圓的雙眼、緊握的拳頭以及那急促的喘息,從這些跡象看來昨晚老闆預測的王國軍搜查店家行動已開始,而阿萊克的這些反應更是告訴極光,這個人從來沒有遇過類似的場面。應該說這種情況一般都不會發生在商人身上,所以他才顯得手足無措和焦慮──因為他沒有可以充當後盾的武藝,興許連自保都有問題。
 
  看著他仍舊沒有回應,極光輕聲說道:「阿萊克,雖然不知道老闆的計劃是什麼,但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好嗎?」
 
  阿萊克一個咬牙,內心的羞愧轉變為怒火,他甚至感覺到自己在說話的同時嘴唇仍止不住顫抖,就連身體都因恐懼而顯得特別不安分,他大吼著:「放妳個狗屁!這可是封區啊,我們面對的可是一整個城的軍隊,妳不知道這會在我的行商生涯中添上什麼汙點,妳根本就──」
 
  什麼都不知道!女人!阿萊克忽地靜默下來,不是因為極光那依舊淡漠的雙眼;不是因為自己即將說出什麼傷人的話,而是對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羞恥,方才的遷怒行為更是源自於自己內心的恐懼,在極光的安慰下感覺自己受到屈辱,所以才會破口大罵。但這都不應該,尤其不應該將這脾氣發在她身上。
 
  「我、我出去一下。」阿萊克迴避了極光的雙眼,朝著外頭走了出去。
 
  隨著房門打開又關上,一陣清風拂過極光略顯蓬鬆、雜亂的亞麻色長髮,但那雙深色眼眸從未離開過阿萊克的背影直到走出房間。她下床蹲在床頭的木桶邊,伸手去清洗那原本在自己額頭上的毛巾,內心不斷複誦著商人在暴怒下說出的言語。
 
  坐在床邊凝視著手上的毛巾,極光知道恐懼是什麼,對於方才阿萊克的舉動她不是不能理解,應該說能站在同樣觀點去體會到商人為何如此恐懼。但也同樣從他所說的話中得知,阿萊克是在乎自己即將開始的商旅生涯,而不是逃離這裡。他擔心今天所引發的事件會留下汙點,導致往後的旅途被人刁難,甚至無法走到自己理想的終點。
 
  看來你心中的恐懼跟我心中所想的不一樣。極光緩緩躺回床上,將毛巾放在自己額頭,那溫熱的觸感又讓原以為遠去的睡意再次襲來,她任由逐漸沉重的眼皮將自己帶離現實。
 
  現在她只想好好的睡一覺。
 
 
 
 
  阿萊克倚在窗邊,窺探著外頭的情形。穿著銀白甲冑的士兵正一一巡視著這附近的店家,他們粗魯的將門拽開,一群人衝進去,商人小心翼翼的不讓自己被底下的士兵發現,但耳邊同時也傳來了翻箱倒櫃的聲音與女人哭喊聲,這些聲音宛如利刃般刺入了商人的心,他離開窗邊想走入房裡,但又憶起方才的種種。
 
  我到底在做什麼?就像個軟弱的人,逃避了極光的眼睛、逃避了剛剛自己所說的話。阿萊克無奈地搖搖頭,朝著樓梯口走去,在到一樓時,光頭老闆正懶洋洋的坐在櫃檯邊,望著外頭的情形。
 
  看向站在樓梯階上沒有出聲,一臉憂愁的阿萊克,老闆揚起一邊的濃眉,低聲說道:「瞧你一臉沮喪的模樣,難道被極光甩了?你個沒用的兔崽子。」
 
  極光?阿萊克望向老闆,驚愕地問道:「你怎麼知道她的名字?」
 
  老闆聳肩,既然極光沒有告訴阿萊克昨晚的事,那他自然也沒有義務告知。「王國軍正在搜索你們,趕快上樓去,否則等等我不好應付。」
 
  「等等,你為什麼──」
 
  此時外頭傳來了因走動而傳來的盔甲聲,老闆皺眉瞪了阿萊克一眼,商人才趕緊跑上樓,但也是躲在二樓的台階偷聽大廳的動靜。
 
  士兵們走進了旅舍,在自回門兩側整齊地排成一列,隨即一名穿著白袍、上頭印有古利迪王國國徽的人走了進來。他梳著整齊的油頭、下巴蓄有一撮山羊鬍、腰際繫著一柄樣式極其華麗的寬刃劍。當這人走進旅舍時,兩旁的士兵隨即立正,宛如石柱般動也不動。
 
  果然是你啊,老朋友。老闆看著這誇張的形式,勾起一抹微笑,「這種誇張的形式還真符合你啊,厄普萊。」
 
  厄普萊‧米恩鄙夷地望著眼前這身材壯實的光頭男子,他哼了一聲,「閉嘴,王國騎士的敗類。沒想到領了國王的退休俸,竟在此過著逍遙的生活啊?包爾‧弗‧魯安。」
 
  包爾‧弗‧魯安?那不是上任擁有「王國之矛尖」封號的人嗎?阿萊克驚愕地瞪大了雙眼。
 
  包爾勾起微笑,「唉呀,利因城主好心收納我老人家在這開店,當然不能辜負人家的好意呀。」站直身子,他雙手環胸並直視厄普萊的雙眼,「那請問厄普萊閣下找小民有何貴幹?」
 
  「放屁!包爾你這狗雜種!」厄普萊氣的滿臉通紅,手已經抵在了劍柄上,周遭的士兵同樣做出了拔劍的動作,「那女人在昨天從我眼皮底下逃走兩次,這半年以來我處心積慮想除掉她,可城主卻看在武藝,想邀請她加入王國軍。哼,那種狗屁東西也能加入我尊貴的國軍?」指著包爾,他怒斥:「而你居然包庇那女人留在這旅舍中?把她交出來,包爾!」
 
  看著周遭的士兵,厄普萊昨晚派遣騎士夜襲的事情顯然不是什麼祕密,否則怎麼會當眾揭露這件事?且照著騎士那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尊貴榮譽心,若非城主親自下令,興許他也不會這麼做。包爾摩挲著自己的下巴,勾起一抹戲謔的微笑,「厄普萊,利因城主不惜用夜襲這種方式也想抓到那女人,到底是為什麼呢?」
 
  緊握著劍柄,但厄普萊明白即使眼前這男人退出王國騎士團已數載,但那虯勁的肌肉與處變不驚的態度,依舊顯示出包爾身為前「王國之矛尖」的氣度,現在與他對決乃是不智之舉,何況找尋那女人的事也不是什麼祕密。想到這裡,他放開了劍柄,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復自己內心即將爆發的怒火。
 
  「在國王的御令下,全國騎士團都在奉命尋找一名叫做米依狄絲的女人。」厄普萊走到了櫃檯邊,選定位置坐下後輕聲說道:「很可惜當時沒有人見過她長什麼樣子,『亞麻色長髮』、『帶著一柄劍』和名字成為了我們搜查她的唯一手段。」
 
  這些特徵完全指向極光。包爾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那這名為米依狄絲的女人到底犯了什麼錯要被國王追捕?」
 
  「她從西邊沙漠繞過了藍晶山脈,是於北邊國境入侵的偷渡犯。」迎向包爾略為詫異的眼眸,他沉聲說道:「西邊沙漠有什麼還要我說嗎?那裡可是『狂風部落』獸人的居住地,是現在即將與我國爆發戰爭的狗雜種。」
 
  不侷限於手上的刀刃,四肢都是武器的作戰方法……難怪昨晚我會覺得眼熟。包爾聳聳肩,迎向厄普萊懷疑的眼神,「所以你覺得她在我這?」
 
  「當然。」厄普萊那金黃手甲不耐煩地敲著櫃檯桌面,「昨晚不就是你跟她一起擊倒我騎士團團員的嗎?」
 
  「哈!昨晚我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包爾倚在櫃台邊,「早上起床發現大廳變了樣可真是困擾我啊!」
 
  厄普萊憤怒地拍桌起身,伸手指著包爾的鼻頭破口大罵:「包爾,你連以前身為『王國之矛尖』的榮譽都捨棄了嗎?」瞇起雙眼,他哼了一聲,「無所謂,反正只要把這裡搜了個底朝天,諒你也不敢多說什麼。」
 
  厄普萊伸手指著櫃檯旁的樓梯口,後方的兩排士兵隨即開始行動,位於樓梯轉角的阿萊克一驚,趕緊轉身奔上二樓。包爾瞥向即將走上樓的士兵,抽出櫃檯底下的寬刃劍射了過去,銳利的刀鋒沒入了木製地板裡,士兵們紛紛驚愕地停下腳步,望向隔著櫃檯相視的兩人。
 
  「厄普萊‧米恩,你說我背棄了『王國之矛尖』的名譽,那你又如何?身為騎士卻任由士兵粗暴地對待平民,雖說奉利因城主之令行事,但不認為有些過當了嗎?」走出櫃檯,抽出了地板上的老舊寬刃劍,包爾以劍身拍著自己的手掌,「平民不敢違抗擁有搜索令的你,即使沒有,他們也絕不會對身為騎士的你有任何怨言及反抗。但這裡是我的店,還請遵守小民我的規則,上頭還有客人在休息,你們這樣吵吵鬧鬧會妨礙我做生意的。」
 
  「你這是在包庇罪犯。」厄普萊並沒有暴怒,反而深深地蹙起眉頭望著昔日英雄,語重心長地說道:「即使身為王國騎士團的汙點,但人民依舊愛戴你。」望向自回門,外頭雖說已封區,但仍有不少平民在外頭叫喊著,「曾協助過王國抵禦獸人入侵的你也隨之退役,這個決定讓你人生蒙上了抹不去的汙點,你知道嗎?」
 
  包爾搖搖頭,拿著寬刃劍走回櫃檯中,「那不是抵禦,是殺戮。」望著厄普萊的雙眸,語氣中透露著堅定,「我親手手刃了還在強褓中的嬰兒,即使他是獸人,兄弟。
 
  厄普萊搖搖頭,「獸人也摧毀了我們的家園。看看瑞谷萊,和高爾瓦一同稱為『北方酒鄉』的地方,那裡便是二十年前那場戰役的遺址,兄弟。」雙手撐在桌上,騎士的聲音逐漸高漲,「我們應該憤怒,讓怒火燒盡他們!」
 
  「夠了,我不是來和你討論往事的。」包爾將劍放回櫃檯底部,拿起了菸斗說道:「我不是『王國之矛尖』,也不是什麼騎士,就只是個酒店老闆而已。我說了樓上有客人,請回吧,兄弟。」
 
  厄普萊‧米恩望著包爾的雙眼,知道這位昔日英雄因為二十年前的戰役而存有芥蒂。揮揮手讓士兵們離開這裡,他知道包爾為何退役,因為良知的譴責不容許他揮舞刀刃去攻擊無辜的人們──即使是獸人平民。但也因此被冠上了「沒用」、「逃避」等醜陋的名詞,這是不對的,為何人們總能因為某人一時的錯誤抉擇而去顛覆他昔日為王國做出的所有貢獻?
 
  「你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嗎?因為你總是固執地走自己的路,把當年跟在你後頭的兄弟們累壞了。」嘆了一口氣,「也許我早該知道說不過你,兄弟。」厄普萊用下巴指了指包爾身後的酒櫃,「也許你可以給我來一瓶酒解解悶?」
 
  包爾嘴裡吐出陣陣白煙,「我這裡沒啥好東西。」
 
  「哼,比以前軍中你那醺死人的臭襪子要好多了!」厄普萊憤憤怒地說道。
 
  「哈,那倒是。」
 
  望著轉過身去準備酒的包爾,厄普萊轉過身環顧這有些破舊的旅舍大廳。顯然昨日的確經歷過一場惡戰,撇開木製地板上的凹痕,就連樓梯口旁的窗戶都破了個大洞,根據自己的情報顯示出這旅舍除了他,根本就沒有其他員工,所有的事都是由包爾自己獨挑大梁。
 
  身後傳來了包爾放置木杯與拔開紅酒軟木塞的聲音,厄普萊淡淡地問道:「你要怎麼處理米依狄絲的事?即使讓她離開了利因城,也還是被王國通緝的狀態。」拿起了酒杯,望著仍在外搜索的士兵們,他無奈地搖搖頭,「在這裡興許還能保住小命,城主很看重她。」
 
  「兄弟,我說了上面只有客人,沒有通緝犯。」抽著菸斗,包爾想了一下,「噢,的確是有一個被城主賞了二十銀幣的商人。」
 
  厄普萊哼了一聲,「那商人無關緊要,只是城主想捉他來審問女人的位置,結果沒想到那兩人居然全都在這。兄弟,利因城主想要的是那女人。」回過身直視仍舊一派輕鬆的包爾,「你想幫助他們逃走?」
 
  老闆聳了聳肩,嘴裡吐出了陣陣白煙,「喝了就走吧,兄弟。小民我沒有什麼你需要的情報。」
 
  望著包爾的雙眼,知道這場對話已經結束,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從昔日英雄口中更是套不出任何情報。厄普萊一口將木杯裡的紫紅液體飲盡。用手甲抹過自己沾有酒精的嘴唇後站起身子,俐落地回過身朝著外頭仍喧囂不斷的大街走去。老闆看著昔日戰友的背影,輕輕地吐了一口氣。沒錯,他的旅舍中沒有名為米依狄絲的女人,只有一個叫做極光的女人。
 
 
 
 
  傍晚王國軍的封區行動才解除,但街道上仍充斥著許多士兵和騎士,他們無不瞪大雙眼想找出極光,利因城主下達了指令,嚴格控管城鎮的各個出口,務必找到關於亞麻色長髮女人的下落。
 
  包爾走上了二樓,望著倚在窗戶邊的阿萊克,跟早上幾乎無異的憂鬱面孔實在令人心煩。走到了他身後的房門,輕輕地敲了幾下後便走了進去,原本以為阿萊克會嚷嚷著什麼,但年輕商人卻毫無動靜。極光坐在床頭,臉上的紅韻比起昨日已消退許多,老闆坐在位於床邊的椅子,迎向她的深色眼眸。
 
  「妳好多了。」
 
  極光點點頭,「是的,感謝你的收容。」
 
  包爾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深夜的時候你們準備出城吧,我會幫助你們。」他壓低了聲音,沉聲問道:「另外我想知道一件事,妳是米依狄絲?」
 
  老闆此問題一出便立刻後悔。原本蓋在極光腿上的被縟忽地掀了開來,包爾推開了椅子往後退開,但卻在被單落地的霎那,纖細的雙拳彷彿蟒蛇般迅速襲向老闆的左眼和胸口,但包爾站穩馬步,看清軌道後抓住了她的手腕,使力抓的死緊,同時也看見了極光雙眼中的憤怒。
 
  但他卻疏忽了一件事,極光的作戰方式並不侷限於武器與雙拳。包爾感覺到自己的左腹部傳來劇烈痛楚,她以右小腿狠狠地踢上了那發福的肚子,可雙手上的鉗制沒有放鬆反而愈來愈緊。極光心一橫,雙腳跳離地面後蜷曲起來,下一刻直直地朝著那壯碩的胸肌踢去。
 
  雙手終於脫離包爾的掌握,極光跳回床舖,拿起了一直放在床頭的刀。粗糙的皮鞘被扔到一旁,黑色刀刃映出凜冽的光輝、那宛如猛獸利齒般的刀背正渴望著鮮血,極光撲上老闆那壯碩的身軀──
 

--

後記:

  想秉持每章都有爆點果然有些許難度,畢竟有的時候不曉得「單純對話」是否足夠引各位親愛的讀者去思考、省思。我想這部分真的需要經驗、也需要各位與我的互動QwQ!(另類騙人家回應)

  目前《鐵輪堡的巨商》草稿進度已到了某些讀者們想必都很在意的部分「極光的過去」。
  沒錯,身為這篇故事響噹噹的女主角,她的過去會在本篇當中完全呈現給各位,為了能引起各位內心深處的共鳴,LKK會努力去詮釋這段屬於「極光」的黑歷史、「米依狄絲」的血腥夜晚,請各位拭目以待。

  感謝各位讀者的觀看,歡迎加好友or訂閱,一起加入LKK的奇幻世界吧(*´∀`)~♥
                            -LKK  2015 . 12 . 26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42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鐵輪堡的巨商

留言共 4 篇留言

黑貓咖啡☕
不错捏~

12-26 09:44

黑衣大閒者LKK
感謝>w<+12-26 09:57
卡斯巴爾
難得這麼多字,11點起床,現在要去約會。回家再看

12-26 13:09

布魯威爾
"剁"腳聲(有點恐怖啊XD
"極"促的喘息

加油~~

12-26 14:48

黑衣大閒者LKK
就是要剁腳!(被踹

感謝布魯QwQQ12-29 09:43
卡斯巴爾
臉上的"溫紅"感覺用詞怪怪的,緋紅應該好一點。約會好開心

12-27 01:02

黑衣大閒者LKK
不要拿約會暴擊我!(哭

可是緋紅好像也怪怪的OAO ..
感謝建議,會再去找一些近義詞看看的>w<12-29 0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鐵輪堡的巨... 後一篇:【周末休息時間】感慨時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ce42255975..........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