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吟遊人馬酒吧】第五次拓荒:遺棄的營地

作者:Lumière君│2015-12-23 00:26:59│贊助:4│人氣:135



  日期:第十二天
  拓荒方式:自無主田野步行
  拓荒地點名稱:遺棄的營地
  距離:兩格
  方向:自酒吧向南兩格,向東五格。



  賽里窩在大衣裡,抖了幾下。「好冷。」

  清晨出發,日夜溫差大的氣溫讓賽里有些難受。他把沾到身上的落葉抖了下來,披著清晨的露珠準備上路了。他在溪邊喝了好幾大口的水,直到把自己的胃都裝滿後才昏昏脹脹的離開田野。

  臨走前他帶走了那把有點鈍的鐮刀,拿來當作簡陋的至於那把十字鎬,似乎因為用力過猛而在木柄處斷裂了,賽里只好把那把十字鎬棄置在森林裡。他揀了幾塊大小適中的木炭塊,塞到大衣口袋裡,再繼續往另一個方向走。

  賽里回頭看了看自己紀錄的方位,最後想了想,決定選擇繼續往東邊走。

  太陽差不多出來了,但與昨日相比,霧氣還是很重。賽里忍不住望向他砍下的熊頭,腦海裡滿滿都是昨晚獵殺巨熊的畫面。

  他把熊頭用繩子捆著,背到背後。血跡大部分都已經乾了,熊的眼睛被灼的有些模糊泛白,死前悽慘的樣子讓已經死去的熊臉看起來非常嚇人。賽里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樣看起來會不會很像死靈術師或是發瘋的邪惡劍士?賽里把務農用的鐮刀在手中甩了兩下後握緊,粗糙的木頭質地貼合賽里的手指。他一邊想著,一邊往大概的方位出發。

  已經蠻多次賽里是自己孤單的在霧中遠行。他沒有翅膀、沒有交通工具、只能用腳艱難而緩慢的走過這些森林小徑。不知怎地,這一路上變的寂靜一片,再也沒有鳥聲、也沒有昆蟲。

  「為什麼沒有夥伴呢......」賽里嘆氣。他突然覺得好寂寞。這次走的也太遠了吧?賽里打算不久之後就回到酒吧,也展示這隻熊頭。他跟公會申請了與魔族奈伊和妖精波瓊的一個小隊伍,打算以後一起初去探險,但在還沒通過之前,賽里就自己往外跑了。

  下一次該跟奈伊一起出來吧?這樣在路上也可以有個伴,比較安全,也不會這麼無聊。

  賽里就這樣進入樹林,穿過森林,閃開又閃開一顆顆的大樹。他完全沒有方向概念,畢竟在這霧中連分辨天色都很勉強,連要透過太陽分辨東西都是件難事。賽里只是往前繼續走。

  不久後,他離開了森林。

  


  見過無人耕種的大片田地、見過層層包圍起來的村子,賽里如今已經對眼前的發現習慣了了。

  「營地啊。」

  現在在眼前的是一個有著兩三個帳篷的小營地,就像一般人對野營的看法,三個小帳篷把這裡給包圍起來,在這塊空地的中間有著一塊火燒過的痕跡。一開始賽里以為這裡有人,但靠近後才發現帳篷上破了洞,而這些帳篷看起來已經荒廢了好一陣子。

  這三個帳篷,其中最靠近賽里的一個已經破了一個非常大的洞,足以讓人進入。

  賽里摸了摸地板,這裡的雜草長的挺快,已經過了腳踝。他沒辦法估計多久之前這裡有人,但可以確定是一陣子之前了。

  所以這裡是一個被遺棄的營地?看這規模似乎不只是幾個人的小團隊,而是一個十多人的完整冒險者隊伍才會有的啊。賽里提起手中的鐮刀,往前又靠近幾步。「有人嗎?」

  沒有回應。他頓時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他把鐮刀放回腰際,歪歪斜斜地從那個帳篷穿了進去。

  帳篷內是混亂一片。凌亂而長了黴菌的的被子,散落一地的雜物,一箱生了蟲的餅乾。除此之外賽里找不到多少東西。他看了看手中的油燈,微弱的光芒一閃一閃的。

  這地方越來越詭異。

  「有誰在嗎!」即使沒有用,賽里也還是大喊一聲,以防止自己害怕的逃跑。

  依舊沒有回答,賽里走出了帳篷。外頭的景象更是無法解釋--

  地上滿滿都是褐色的痕跡,有好幾把折斷的劍與砸裂的盾牌被棄置在地上,有一個箱子被翻倒,大量的沙子從那個木箱裡傾倒了出來,把滿地都弄得都是砂粒。他剛剛怎麼沒看到這些呢?他又仔細看著,那個精緻的箱子怎會裝著這麼一大箱的沙?

  這裡很明顯的經歷了一場打鬥。

  更讓人害怕的是,大量被砸碎的碎骨頭散佈了一地,尤其是在營火旁,更有被燒得焦黑但仍保有形狀的骨頭。

  這裡瀰漫著死亡的氣息。他本想拔腿就跑,但眼前的景象實在太可怕了,連賽里都被驚呆住。這真是太詭異了,不能在更詭異。

  他撇了帳篷內一眼,發現連冒險者最喜歡拿來做輕便休息的被子上都染上了褐色,看來有人在睡夢中被殺害。在不遠處,原先是賽里的死角,如今露出了一台撞毀的馬車,在上頭插滿了箭矢,褐色濺滿了車身,而這台馬車也似乎因為攻擊而散裂一地。

  是要探查這裡,還是要馬上離開?賽里認定了這些人是被強盜洗劫的冒險者,因為敵我懸殊,最後被殺害。但這些人看起來沒有多少金銀財寶啊?為什麼要搶他們?賽里更加不解。

  一陣小小的掙扎後,他決定留下來看看有什麼有用的。他用鐮刀把一個斷劍刺破的帳篷給割破,裡頭的景象也露了出來:這裡頭沒有人被殺害,只有凌亂的被子,還有幾個行囊。賽里靠上去,找了找角落的三個包包。開始蒐集有什麼東西。

  在第一個背包裡面,賽里找到了一張怪異的地圖,看起來並不像以吟遊人馬酒吧為中心。賽里鬆了一口氣,知道這些人不是酒吧的人們就很高興啊!賽里產生了這種不敬的想法。

  那麼這些人是從哪來的?賽里看到一條線直直地往上畫,延伸到不知道是哪去。他抓抓頭,把地圖對折後,收了起來。

  其他背包裡的東西沒有什麼用。像是不知名的錢幣(酒吧大概不收),一瓶空了的酒瓶,三四瓶有強烈濃郁氣味的藥膏。他還在底下找到一大塊腐爛的麵包。他又繼續翻找下一個背包。

  第二個包包裡裝了一件被蟲蛀過的大衣,賽里覺得自己的大衣好多了,所以隨手把大衣丟到一旁。隨後找到了一對磨擦會爆出火花的石頭。他試著在厚實的被子上點著火,結果差點把整張被子都燒起來。幸好他臨時拿那間破大衣把火給蓋住。

  他還找到一些乾淨的布,賽里把這打火石用這張布給包住後收進了腰包。他是不是該帶著包包?但那不太符合賽里的冒險風格,他習慣用腰包和包裹來代替背後的一個大包包。

  最後,賽里摸著最後一個包包。在這個包包裡,是一塊沉重的礦石。

  賽里依稀還記得這是什麼。鐵?還是什麼呢?應該是鐵吧?啊,最適合拿來做成武器的金屬!賽里用手指觸摸這塊礦石,眼前的鐵礦有種不真實感。他的胸口突然湧起一陣狂喜。

  他.....能做武器了?

  他差點就忘了自己鐵匠的身分,他一度拓荒到自己差點成為了冒險者。直到他碰觸到了這塊許久不見的礦石、親切的鐵礦。他猛然想起,他流著的不是冒險家的血,而是鐵匠的。

  身上已經沒有太多能裝這塊鐵礦的地方了。他把背包背了起來,連帶帶上了這塊石頭。要做什麼呢?打一把扁扁長長的劍吧!不,對賽里來說,他似乎更想要一把巨大的錘子,奮力的在敵人面前揮舞,就像古代英雄把敵人全都掃開一樣!

  他準備離開,但卻發現霧濃了。天色有些偏暗。

  溫度下降,讓賽里又感受到寒冷。在他把這塊礦石帶走之前,他還得在這過一個夜晚。



  劈啪。

  在灼熱的營火旁,賽里搓著手。這晚有些陰沉,賽里用先前得到的打火石還有一張被子生了簡單的營火。不知不覺他進入了白天行動,晚上休息的模式,即使這影響不大。

  劈啪。

  今晚太安靜了。賽里注意到自從不久之前消失的鳥叫聲和蟲叫聲在這更是無影無蹤,這不是錯覺,而是賽里真的感受到的。

  劈啪。喀拉喀拉。

  他想睡一覺,但睡不著。現在賽里知道為什麼這裡讓他這麼害怕,也知道為什麼照的穿迷霧的油燈如今會閃爍了。

  賽里開始後悔沒有連夜趕路。

  因為在霧之中,有好些非人的聲響。

  「喀啦喀啦。」有物體清脆碰撞的聲音,而且不只一次,也不只一個聲音,而是很多的物體鼓動的聲音。那就像小時候他在村裡玩騎馬打仗,孩子們拿著木劍攻擊對方的撞擊聲。

  賽里沒有喊叫。

  因為那不是人。

  他早已神經繃緊,手腳無法克制地發抖。這樣的恐懼感能把他給淹沒,讓他連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他無法發聲,無法動上一根手指,像是一旦移動一步就會因此整個崩潰一樣。

  「喀啦喀啦喀啦!」

  現在賽里可以看見那是什麼了,一把彎刀往賽里的方向劈砍!賽里立刻拿起鐮刀擋住了對方的攻擊。那是一具毫無生氣的骷髏。

  掛著破損的皮甲,舉著可怕的彎刀,那空洞的雙眼逼迫賽里必須害怕的叫出聲來。「呀啊啊啊!?」賽里猛地退後兩步,踢開營火,把霧給照散。他高高舉起那把油燈。

  有將近九個骷髏、各個穿戴自己的裝備包圍了自己。而且似乎不只這些!後方傳來了瘋狂的吼叫聲,聽起來多麼像人所發出來的!那是種像人又不像人,像是喪失了神智、只剩本能的生物才會發出的。

  賽里根本不可能打贏,該怎麼辦?該怎麼辦!?他望見這個逐漸形成的包圍圈的一個空檔,隨後拔腿狂奔,衝破了骷髏的防線。

  「喀喀喀!」賽里連叫都不敢叫出聲,緩慢的骷髏轉過身,看著賽里逃跑。賽里看到了前方有幾個人靠了過來,一個個都慢慢像這裡步行。「這裡有骷髏!快逃跑啊!?」他差點就奔向他們。

  直到他看見了眼前的情境,才發現這些人早已面目發爛,全身上下皆已破損,臉和身體的很多地方都有著傷口和乾固的血塊,搖搖晃晃的走向這裡,眼裡沒有人性。

  這些人不是正常的人,賽里馬上就意識到這件事。是所謂的殭屍嗎?他的恐懼飆高到最高點。難道,這些冒險者在這邊就是被這些怪物殺死的?

  他不敢再想,避開了這些緩慢而可怕的行屍怪物,他只想一路跑回酒吧,那個安全的所在,不敢再繼續探險了。



  (本次拓荒後回到酒吧。賽里取得打火石、一份未知的地圖、一個金屬礦石)

  (賽里精疲力盡,無法進行太長的拓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10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死藫
直到他碰觸到了這塊許久不 見的礦石、親切的鐵礦。他猛然想 起,他流著冒險家的血。 最後是鐵匠吧?

12-23 20:44

Lumière君
啊、是的ww應該是「不是冒險家的血,而是一個鐵匠的」12-23 20: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25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吟遊人馬酒吧】第四次拓... 後一篇:【吟遊人馬酒吧】【規劃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除濕機
好像活著一樣,我好喜歡你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