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兩個世界,一個命運》 序章 千古罪人與無數世界的盡頭 第二節

作者:岩里洛月│2015-12-22 12:19:42│贊助:8│人氣:145
《兩個世界,一個命運》

目錄
序章A Siege of Worlds,第一節,第二節(本篇)

第一卷
第一章     瀕臨滅絕的獸人氏族                    第二章    帝國奴隸獵人
第三章     崛起!未來的大酋長                    第四章    在燃燒的陰影下
第五章     與魔共舞                                       第六章    德萊尼


序章  A Siege of Worlds / 千古罪人與無數世界的盡頭


第二節



10年後.......

天空和大地都是紅色的,沒有植被,沒有一滴水。

高掛在空中的巨大火球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太陽。

四處呼嘯的狂風輕易地將大量沙塵捲至高空,混入那黑紅交雜的厚重沙雲牆裡。

德拉諾,地獄的代名詞,死亡的世界。








忽然間紅塵滾滾,在隆隆隆隆的厚重鐵蹄聲中,一整排來自異世界的重鎧甲騎士以著踏破大地的氣勢衝過,奔向前方火紅山脈的盡頭。在他們身後是正在急行的整支軍團,至少有幾千、幾萬人之多,其中有人類、矮人、甚至精靈,每個人都面色高亢的向前進逼,有些還揮舞著旌旗。

年輕的人類將軍圖拉揚疾馳在最前方,銳利的雙眼緊盯著地平線

在他們身後是不斷翻滾沸騰的巨大沙塵暴,漸漸遮蔽火光衝天、處處斷垣殘壁的地獄火壁壘,濃煙和沙暴完美的交融在一起,相互吞嚥著,令人難辨。



忽然間,圖拉揚和身邊幾個騎士全都一同急停,每個人都面容緊繃,瞪視著前方山崖下。

「該死的,這是陷阱!」一個人類騎兵咬著牙罵道。

只見火紅的光禿陵線下,無數極其壯碩的綠皮獸人在那滾滾紅塵中若隱若現;許多比人要大上幾倍的雙頭巨魔,正兇惡地揮舞著足以撼動城牆的攻城戰錘。

圖拉揚面色凝重、雙拳緊握。

「現在撤退已經來不及了,不該是這樣的......」
那向北前進的獸人集團,從山崖下一路蔓延到地平線去,可謂無邊無際。對方不僅已經從山下越過他們,還繞了半圈,直到他們後方幾公里外。

「我們這是自投羅網......可是明明只剩下一小股獸人往南逃竄.....」他痛苦的嗓音幾乎是糾結在喉嚨裡。

「他們現在只要抄上山來就能包夾我們,但這沒道理!」
激流堡王國的達納斯少將,罵道:「他們已經沒多少人了,剛剛地獄火壁壘理當就是他們剩下的全部軍力。」

稍早,攻克地獄火壁壘時,耐祖奧和血魔在他們眼前勉強拿了幾個還來不及收好的包袱就匆忙跑向後門開溜,後面只跟著為數不多的部屬,並轉頭丟下狂言:「聽好瞭,你們這些人類懦夫、長耳雜種、殘廢矮鬼,等部落征服瞭新世界,再回來收瞭你們!」



「那差不多有一整打氏族,不過我感覺到我們的目標並不在裡面,」不同於其他亂成一團的人,大法師卡德加的語氣平順地說:「我不曉得部落出什麼事了,但他們似乎不聽命於耐祖奧,看起來又是一次對艾澤拉斯的入侵。」


「圖拉揚,」精靈遊俠將軍艾蘭里亞‧風行者從前方騎馬過來,天籟般的嗓音說:「耐祖奧他們跑進奧奇頓『要塞』裏頭,就在我們前面山下的森林後。」

圖拉揚深深地吐了一口氣,頓時感到整個人都放鬆下來,說:「傳令下去,所有人避免與山下的部落集團有任何形式的接觸,立刻調轉方向,從岔路下山,小心不要被看到了!」

大軍調轉下山,在飛飄的厚重沙塵掩護下,沿著山壁的小路快步向前,直奔山下一片幾乎感受不到生機的森林。隨著眾人漸漸深入,森林的盡頭似乎是一片.......廣闊但暗無天日的天空。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奇異的異族大城,「泰爾莫」廢墟。

圖拉揚小心翼翼地領著大軍在殘破的建築群中穿梭,他雙眼直盯著前方街道,面無表情,似乎正努力保持著不讓目光偏向兩旁。

「很精緻的建築,對吧?」艾蘭里亞不知何時來到他身邊,望著他說。

這下他雙眉微微緊皺,只得不情願地環顧四週,只見那些像貝殼的房子,不僅有精細、柔和的作工,還有許多寶石和水晶鑲在表面;而腳下是有著幾何紋刻的寬敞石路,一旁還有整齊的草坪和花圃。

「只是都荒廢了。」他回答。

處處是乾涸的黑色血跡和斷垣殘壁,圖拉揚不禁嘆了口氣,奇怪的是,屍體呢?

身旁士兵們同樣四面張望著奇妙的異世界街景,開始竊竊私語。

「聽說這座城市被幻象魔法保護得很隱密,本來根本不可能被部落找到」一個精靈遊俠說。

「是啊,某天他們好心搭救兩個獸人小鬼,結果好心被狗咬,幾年後那兩個小子長大了,竟然帶著整批獸人來屠城。」一個銀甲閃閃的人類戰士說,嘴角還噘向一旁。

「哈哈哈,好像就是那個部落大酋長,叫什麼來的?奧格林‧末日錘?」矮人開始大笑,語氣輕蔑。

「呸,連大酋長都這麼卑鄙無恥。」圖拉揚身邊一個重鎧甲騎士朝地上吐口水。

「要是他們當初不要仁慈的救起那兩個獸人男孩,部落就不會知道如何破解他們的隱藏幻術,今天他們一定還好好的活在這。」一個穿著罩袍的魔法師說,語氣冰冷。



當他們來到城市盡頭的那刻,所有人又一次驚呆了。


「聖光在上啊......這裡都發生過些什麼了?」圖拉揚臉上肌肉緊繃,雙目撐大,喃喃自語。

只見滿地都是白色的骨骸......數不盡......彷彿是覆蓋地面的白雪一般,從城市郊區一路蔓延到地平線彼端。

地平線之後矗立著一座碩大無比、難以言喻的「要塞」;幾隻火紅的惡魔舞動著巨大的雙翅,
並列飛過「獸人部落的『奧奇頓要塞』」上空。

儘管早已沒有氣味,圖拉揚仍摀著鼻子,許多人也是。

「這些都不是獸人的骨骸,和我們剛進入這個世界看到的那條白骨大道一樣,都是同樣的骨骸。」艾蘭里亞說道,明媚的雙瞳望著圖拉揚。



圖拉揚忍不住想起那條「路」,非常寬大、而且綿延不絕,至少數以千計,也許是數以萬計的「人」死在那。

有些看起來骨架寬大,有些骨架苗條,還有一些骨架很小......
許多骨骸被利刃劈斷,有些像是被砸碎,有些痕跡很小但卻千瘡百孔。

「真是殘忍......」
圖拉揚噘緊嘴巴,面容再次緊繃,片刻後他再次抬頭望向遠方的奧奇頓,把自己的視線從那些骨骸上移開。

然而腳下每踩一步,就傳來一次骨頭碎裂的聲響,
一陣既噁心又毛骨悚然的感觸湧上心頭,幾個身經百戰的老兵開始嘔吐。

「該死的,待會非要好好修理那些獸人。」圖拉揚怒目圓睜,臉色卻發青。

「那個『奧奇頓要塞』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獸人的建築,應該也是『那些生物』建造的。」艾蘭里亞繼續她的推論。

「看來他們來艾澤拉斯之前還先『練習』了一次呢。」旁邊一個重鎧騎哼了一聲後說道。

「部落毀了整個文明?」達納斯說:「真是一群怪物。」



身後的步兵團也來到了市郊,圖拉揚忽然聽見後方傳來纖細的女聲說:「這是我家......」

他轉頭望去,只見隊伍中一個相貌奇異的異族女孩,激動地望著一棟殘破的房子。

她就是現今外界已知唯一的德萊尼,瑞琪兒。


(圖 by Genzoman  @ deviantart )


望著已成廢墟的家園,瑞琪兒圓睜的雙眼正微微顫動,

「別進去,裡面可能有什麼躲著。」一個士兵按著她的手,兩眼緊盯漆黑的屋內。

「裡面已經沒有人了,我們走吧。」另一個士兵在耳邊輕輕說。

往日孰悉的旋律突然在她腦內響起,眼前也隨之一亮,客廳上的水晶吊飾正發著柔和的光芒,她彷彿看見媽媽從眼前走過,還轉過頭來對她微微的一笑。

「媽媽.....」強烈的情感衝擊,她呼吸急促地喃喃自語,一隻手緩緩舉起,顫抖著伸向眼前早已崩塌毀壞的屋子。

「她不再這了,別衝動。」一個士兵站到她前面,
另一手伸向腰際的長劍,面向殘破的房子。

然而猛然竄入她腦海的美好回憶實在太過強烈,她只覺得自己整個人彷彿已飄入屋內,而一家三口正如平常一樣,圍坐在客廳後的一張桌子上一邊閒話家常,一邊享用美味的晚飯;而這一次,她爸爸正穿著精緻的金色鎧甲,吻了她媽媽一下,然後轉頭來叫了她的名字。

眼淚從她那呆滯的雙瞳滴下。

「爸爸......」粉嫩的雙唇再次顫動,幾個士兵正拉著她,
然而她卻突然瘋狂扭動身子,不斷喊著爸爸、媽媽,硬是往前掙扎,衝了進去。

「瑞琪兒,別進去!」幾個士兵一同喊道,跟著追了進去。



當她進入屋內那刻,一切都是黯淡的,沒有光亮。高掛在挑高天花板的燈飾早已破碎,桌椅早已殘破、地上也積滿灰塵。

她鍥而不捨的穿過一個又一個房間,焦急地左顧右盼,卻只有空蕩蕩的回音。不知走了多久,她感到茫然、渙散,然後發現她正站在自己以前的小房間裡。



時光彷彿回到了那個離開家的下午。

她來到床前,摸了摸那熟悉又溫暖的被單;打開衣櫃,翻了翻當初來不及帶走的那幾件衣服;書架上擺滿了小時候媽媽每天念給她聽的童書。

她從地上撿起一個陳舊的布娃娃,像抱著妹妹似地緊緊抱住,眼眶裡溫熱的淚滴再次打轉。

「媽媽......」



「露米......只剩下妳和我了.....大家都......」她縮到床上,啜泣著,緊抱著懷裡的布娃娃,還不時把頭靠上去磨蹭。

「給她一個人靜一靜吧。」旁邊幾個跟上來的士兵,見狀搖了搖頭。



她就這樣短暫逃避現實,沉浸在往日美好的回憶裡。

不知過了多久,她抬起頭,驚訝的發現一個渾身鎧甲的高大男人,就站在她房裡,雙手環抱胸前、低頭凝視著她。

「只差一點,我們就會和跟你們一樣。」圖拉揚說。

她有些瑟縮著,說:「其實我們本來可以逃過一劫的......」

圖拉揚那眼神彷彿要穿透她似的,說:「妳父親好心救了奧格林和另一個獸人男孩。」

她點了點頭,
低頭不語,狀似難過。

圖拉揚走向窗戶然後環顧外頭,雙拳緊握,兩眼燃起熊熊烈火。

在她殘破的家外,庭院草叢裡,黯淡的金光在草叢裡若隱若現。一個鑲有寶石,
每一面每個角落都經過仔細雕琢、遍布精緻紋刻的黃金飾品,在經年累月的狂風吹拂下已有一半沒入砂土。象徵德萊尼與獸人和睦相處的藍色和棕色寶石早已黯淡無光。

這個飾品在獸人屠城時並沒有被劫掠走,只可能是城市毀滅後才被放在這裡。這片大陸早已久涸未雨,
一旁的沙土卻有著水體乾涸的痕跡,也許是......淚水?



黑暗之門紀元六年,人類、矮人、精靈組成聯軍「洛薩之子」,穿越了世界之間的障礙,向獸人部落和他們背後的惡魔主子發動反擊。
















上一篇:《兩個世界,一個命運》 序章 第一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505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danec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兩個... 後一篇:發現自己的重大缺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決鬥者
終於考進決鬥女子學院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