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蛛網《1214,尾聲 . 復燃的星火》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12-14 10:44:25│贊助:18│人氣:328
BGM:


尾聲 . 復燃的星火
 

  在安格死去後,凱莉仍不斷地叫喚著已故尊王的名諱,伴隨著腐蝕聲愈來愈烈、女騎士的聲音也顯得愈趨虛弱。而周遭終於靜默之時,蕾和阿碧爾絲腳下出現了耀眼的白光,血狼蛛女王望著那熟悉的光輝,憶起自己再去昔黑寡婦領時也曾遇過這種情形,如果說四王都是永存的身體碎片,那自己也就是於那時打倒愛莉亞‧威斯登的同時,接收了故友的碎片,才有了能釋放黑寡婦毒液的能力。
 
  漫遊獵者尊王的能力宛如暖流般侵入了自己的身體,蕾感覺到內心那不完全的力量逐漸完整,一旁的阿碧爾絲望著手上拿的太刀,在與血狼蛛女王的紅眸對視時,她感覺到內心十分舒坦,如果說所有的事情都得以解決,那便是在此刻完成永存肉體的重塑。回望站在那白光圈外的希瑞爾和艾莎,只見這兩人緩緩走入白光圈中,對著毒悉蛛女王單膝下跪。
 
  「您走了,我等必將隨您而去。」希瑞爾與艾莎同時說道。
 
  阿碧爾絲勾起了淺淺的微笑,望著身體仍在散發耀眼光輝的蕾,「如果重新塑造永存的身體,汝也會因為『分解』而死亡。一一見證著吾輩的最後,也真是辛苦了。」
 
  蕾搖搖頭,「我們都是神的一部分,即使最後都走了,也會在那一頭見面。且當碎片集結以後,都將永不分離。」望著阿碧爾絲純黑的眼眸,她微笑,「阿碧爾絲,謝謝妳。」
 
  阿碧爾絲搖搖頭,望著安格與凱莉的遺體逐漸化作黑子消散,她輕輕地說道:「汝知道為何吾沒有放高塔第一層綁住的人類出戰嗎?」
 
  「為什麼?」蕾問道。
 
  「他們是黑色旅人。」阿碧爾絲饒有興致地說道,「雖然數量稀少的他們無法殲滅蜘蛛部族,但仍有威脅吾等的力量,兩年前我殺光了吾領地內的黑色旅人,兩年後因安格吞併了黑寡婦,大批人潮湧入吾領內後,又殺了一波……雖然可能還有倖存者。」
 
  將太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阿碧爾絲淡笑幾聲,「但都無所謂了。永存選了最單純的女孩做為容器,吾輩可真是幸運,至少汝不曾濫用過微蛛絲,雖然如果用那玩意大肆砍伐,興許永存早就復活了吧?」望著周遭那白色的光輝,她闔上了眼,「綠色的草皮、蔚藍的天空、橘紅的光球,真是吸引吾的世界,只可惜無法以實質肉體來體會,但吾已滿足了。」
 
  銳利的刀鋒劃過了阿碧爾絲的頸部,鮮血使那深黑的禮服更為暗沉,在毒悉蛛女王倒下的那一刻,蕾以微蛛絲輕輕地接住了她,碎片力量亦藉著薇蛛絲急速竄入到血狼蛛女王的心裡。白色的光輝更加耀眼,蕾望著原本屈膝在那望著自己的兩名騎士,他們的肉體正幻化為黑色的點點星芒朝自己匯聚──黑子。
 
  王在「生產」騎士時除了以蜘蛛肉體為媒介,要讓他們有獨立自主的性格和智慧,那就需要黑子。起初四王並不清楚為何要藉由黑子,但當看見騎士化為黑子朝自己群聚而來時,蕾忽然明白了一切。阿碧爾斯說的對,但也錯了,永存不是藉著黑子來選擇黑色旅人──
 
  因為瀰漫整個世界的黑子,就是永存那因肉體消散而散佈在世界上的力量。
 
  她感覺到自己正在瘋狂地吸收由各地而來的黑子,肉體正在逐漸分解、周遭那些巨大蜘蛛的體型也愈趨愈小、灰濛的天空就像被某種利刃劃開般,陽光宛如光柱照耀在大陸上。蕾在白色光圈中看見了露與泰吾爾,她們三人站在宛如意識世界中相擁著。
 
  「女王!對不起,屬下沒有前去毒悉蛛領幫助您。」露唾泣道。
 
  「吾王,看來您已經不在迷惘了。」泰吾爾望著蕾的側臉,輕輕地說道。
 
  放開了兩名騎士,蕾微笑地點點頭,「我曾走過歪路,但也幸虧有你們倆的扶持與敬忠,我才能走回正途,現在你們自由了,一起到那邊去吧。」
 
  「我們會在那裡等著您,吾王。」泰吾爾笑道。
 
  露望著蕾的眼眸,「女王,我曾因為要恨誰而迷惘。人類使您難過,所以我痛恨人類;安格尊王讓您失去了故友,所以我該恨自己的種族嗎?但到了後來我發現從來不是『恨』的問題。」再一次撲向瘦小的女王,將其緊緊地擁在懷哩,「我們是騎士,做為您的利刃,無關種族……只為掃蕩在您眼前的阻礙而存在,謝謝您,我等敬愛的女王。」
 
  蕾微笑,當露和泰吾爾的身軀化作黑子飄散時,她感覺到一股溫暖。回過頭觀察著世界的異變、人類那詫異的眼眸,橘紅色的陽光宛如破曉般照耀了整個黑色大地,肉體上的分解並沒有給血狼蛛女王帶來痛楚,她看著自己的手臂逐漸瓦解成宛如小紙片般的形狀,僅僅勾起了微笑。
 
  望著屬於自己這紙片的方向,她起初先是發愣,但後來才憶起原來是那裡。
 
  白色的秀髮隨風消散,她滿足地闔上了眼眸。
 
  原來是黑森林中的那塊遺跡。
 
  黑子與蕾肉體的碎片隨著白光的牽引來到了位於黑森林中、被巨大的枯樹幹團團包圍的遺跡,白光匯聚在遺跡正中央的水池,在黑子宛若天鴉群瘋狂地湧入這水池過後,古老的遺跡以中央的水池為中心,往周遭散射出無法彌補的偌大裂痕,崎嶇不平的石塊開始逐漸消散。
 
  一個有著白色長髮的女子從水池中走了出來,望著逐漸消彌的遺跡,蔚藍的眼眸透出陣陣地哀傷。
 
  最初之地,最終之所。遠古以前,在我設下的結界衰弱後,人類觸碰了我藏在此處的身體,導致力量失衡,世界崩壞的序曲,那是一切的最初……
 
  看著化作黑子消散,最終回到自己身上的遺跡,永存閉上了眼。
 
  都結束了。
 
 
 
 
  蕾‧坎緹娜。
 
  血狼蛛女王睜開了眼眸,站在純白的世界中,這和自己第一次遇見永存的場景如出一轍。但與上次不同的地方在於,蕾清楚地看見了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他們倆都是赤裸的,但卻被某種白光給遮掩;她和自己有著相同的白髮與身型,兩人之間的唯一差異便是眼眸,女人的眼眸宛如藍天般清澈,而自己則像血液般的鮮紅。
 
  「永存?」
 
  她點點頭,纖瘦的手臂隨手一撥,周遭的白忽地轉變成迪薩斯特大陸的黑色地面,人們紛紛走出地底下的裂洞,望著從天而降的曙光,有的詫異、有的驚喜,但更多的是苦盡甘來的感動。
 
  「還是一樣的黑色大地呢。」看項那黑色的大地,蕾淡淡地說道。
 
  那是木炭粉,過去世界崩毀的痕跡。縱使這蜘蛛稱霸的世界終於重回正軌,但要復興這片土地仍需要人類自己去努力耕耘、維護,才能達到永垂不朽。
 
  望著那跟自己十分神似的側臉,蕾微笑,「妳想讓黑色旅人幫助妳,為何又要讓焦黑病奪走他們的生命呢?」
 
  在失去身體以後,我是僅存意識的存在。因此我無法靈活操縱僅留於意識中的力量,雖想給予人們能力,卻因失手而導致有了「五年後會死」的瑕疵。石碑上的銘文之所以刻的深淺不一,也是如此。
 
  蕾點點頭,人群中看見了熟悉的人影,她疑惑地邁開了步伐,發現米蒂兒的身影離自己如此之近,彷彿自己就站在他身旁般,血狼蛛女王伸出手試著觸碰,卻穿了過去,她揚起微笑,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望著站在一旁審視整個世界的永存,她問道:「世界能變得跟『妳儲存力量的空間』一樣嗎?」
 
  我不再直接去干涉世界,現在的我只能從旁輔助它走向正途。迪薩斯特大陸的生態將會由人類自己決定,也許還會有下一次的「蜘蛛世界」也說不定呢?
 
  血狼蛛女王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在消散,迎向永存的蔚藍眼眸,只見她指著自己的後方,嘴角揚起微笑──原來她的笑容是這麼美麗?
 
  我由衷地感謝你們,時機已經到了,再見,蕾‧坎緹娜。
 
  「再見,永存。」
 
  蕾點頭致意後回過身,在自己的肉體於那白色世界消散後,耀眼的陽光刺入了自己的雙眸,她用手遮蓋那刺眼的陽光。當眼眸適應它後,血狼蛛女王發現自己站在熟悉的山坡上,望著在那翠綠平原上嬉戲的人們,都是她熟悉的人,但卻沒了隔閡與爭鬥,開心地嬉鬧著。
  一隻手搭上了蕾的肩,熟悉的聲音傳進耳裡,「妳來了。」
 
  蕾回過身,將自己的頭埋入男子那壯碩地胸膛,雙手緊緊地抱住他,感受之前在大陸上未曾體驗過的溫度、心跳、呼吸。抬起頭迎像凱勒斯的銀眸與紅髮,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淚水從眼角流下,「嗯,我來了。」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當初你死後,我會那麼難過。」

  「哦?」凱勒斯疑惑地問道。

  蕾搖搖頭,「黑色旅人、蛛王、蜘蛛之間都有著名為『永存』連結,所以在你死亡後牽動著我體內的黑子,間接影響到我的情緒,導致我失控。」望著那群在草皮上遊玩的人們,她微笑,「且在我領土裡被殺,從那時起我就誓言要報仇,復仇……」

  輕撫著白色的長髮,紅髮旅人笑道:「都沒事了,走吧。」
 
  凱勒斯回應了蕾的擁抱,兩人朝那傳出嘻笑的翠綠平原走去。
 
  「女王!」露看見了蕾的身影,離開人群跑了過來。
 
  蕾對著凱勒斯一笑,離開了他的懷中與露緊緊相擁,血紅色的眼眸環顧在場的所有人,阿碧爾絲、卒依絲、安格與諸位騎士們,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和所有人在一起是這麼的開心,在現實的世界僅僅體會到失去的痛楚及如何自保、為了部族的未來而苦惱、與種族間的共存。
 
  如果說真的想要種族共存,是否得建立在沒有利益的情形下才能成立呢?蕾回望著站在身後微笑的凱勒斯,她微笑,「那這裡真的很完美,凱勒斯?」
 
  「是啊。」凱勒斯指著遠處的大樹,樹幹下坐著淺短黑髮的女子,翻閱著不知哪來的書籍,凱莉和愛莉雅正在教導她如何看書,瑪奇皺眉仔細地鑽研著。
 
  蕾放開了露,讓她跟其他人繼續遊玩。她坐在草皮上望著所有人,靜靜地笑著,凱勒斯坐在她身旁,問道:「怎麼了?」
 
  白髮女王搖搖頭,露齒而笑,「沒什麼,只是覺得一切都結束了,終於。」

  兩人緊緊相擁。
 
 
 
 
  米蒂兒手上捧著原本泰吾爾所穿的反抗軍外套,抬頭望著那亮麗的橘紅色光柱,揚起了淺淺的微笑。自己身後的裂洞口漸漸有人走了出來,有的是反抗軍的士兵、幹部,但在見到這以前從未見過的美麗景色時,所有人紛紛發出讚嘆,同時對陽光的溫度感到些許無所適從。
 
  她走到了某道光底下,闔上雙眼享受陽光的溫度,米蒂兒輕輕地說道:「原來這就是光……」
 
  「隊長。」
 
  米蒂兒回望著站在洞口的熟悉人影,馬利斯、雷吉亞、巴爾瓦、提米迪斯、尼布拉、因德林,輕輕身手撫著自己已看不見的左眼,勾起笑容,「我不是隊長了哦。」
 
  尼布拉走到了她眼前,微笑道:「如果不是有人看見崔斯佛化作蜘蛛衝出去的話,也許我們會在情資處被擊敗呢。」
 
  她點點頭,環顧著大地上逐漸湧出的人們,「到頭來我們的計畫根本就沒有用,在這世界中出乎意料的事實在太多了。」
 
  「那現在呢?」回過頭望著逐漸靠近過來的業火小隊成員,尼布拉問道。
 
  米蒂兒低頭望著手上那反抗軍外套,上頭仍殘留泰吾爾的餘溫,同時也告訴自己,蜘蛛的世界也許已悄然結束。而在自己進入到反抗軍本部後身上那原本給予自己能量的黑色氣體就像被什麼東西抽去般離去。現在的她可以感受到,自己不過就是個人類,實實在在的人類。
 
  將泰吾爾的外套用手夾著,掀起衣服看著自己的左腹,象徵黑色旅人的黑斑已消逝無蹤。米蒂兒微笑地抬頭望著那道光,瞇起雙眼伸出手朝著那來源處,她想觸碰這溫度的來源,也嘲諷自己這不可能發生。但對於這種可以隨心所欲地去做、去感受、去開心,至少她們不再有「蜘蛛」這項威脅。
 
  蕾女王,現在的我內心中充斥著人類的想法,但我永遠記得兩年前那短短的數日,與你們相處的時光。攤開了泰吾爾的外套,將其披在自己的肩膀上,回望著業火小隊成員以及杵在眾人身後的反抗軍士兵們,如果可以,我想要去帶領這些人,再一次重建我們的世界。
 
  「還有很多事要忙呢。」米蒂兒瞇起雙眼,開懷地笑道。
 
 
《蛛網》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436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卡斯巴爾
所以蕾跟凱勒斯有在一起ㄇ?

12-14 12:24

黑衣大閒者LKK
就讓你們去想像了呀哈哈12-14 12:38
神奇的人
好好看喔~今天把他一口氣看完了 雖然有一些錯字跟語病XD 可是還是很棒 然後真的好有迷霧之子的影子 凱勒斯好像凱西爾XDD

08-08 03:08

黑衣大閒者LKK
糟糕,看來我被迷霧之子影響太深遠了,連寫作都有山神的影子(哭

話說蛛網被人說過爛尾的問題,幸好你喜歡XD..08-08 10: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12... 後一篇:《蛛網》帶給LKK的事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ts52176(ˊ0ω0)
小屋塗鴉更新吶,空閒的旅人不妨進來坐坐(0ˋω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