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晚安」./Chapter 05.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5-12-05 16:26:02│贊助:16│人氣:285
  今夜的黑城並不安寧。雖說黑城的任一角落,隨時都在上演著最驚心動魄的場面,然而今日截然不同。

  接近凌晨時分,火光取代了街燈照耀著每個陰暗處,像是要驅趕暗潮那般。火焰象徵著重生,也代表了毀滅,而黑城的市民不清楚,究竟照亮黑城的熊熊大火是代表什麼。

  這場突襲很成功,至少對於大部分對逆光無所得知的無辜市民,他們確實是第一次見到這種事情的發生,簡直比獸潮還可怕。

  大批隱匿於希望星上的「逆光」反叛成員抑或從地球趕來的,在夜間十一點,一分一秒都沒有誤差,以希望星上各大城市為據點引起了暴動,黑城不可能倖免。

  太令高層措手不及,逆光的成員很快的便達成了他們的目的,也就是攻佔軍火庫,並開始進行偷渡、搬運的作業。當然,他們會與軍警、以及能力者起衝突,大多會被打敗,但有少數人能夠勉強與來自希望陣營的蛻變者纏鬥。

  來自希望陣營的人們是有法治概念的,他們瞭解分寸二字的重要性,即便對逆光是恨之入骨,也多少保有理性。至多將人揍昏,但絕不痛下殺手,也有部分例外會殺人,但少之又少。

  ※

  今日的氣象預報失靈了。樁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頭,盤起的腿間蜷縮著一隻渾身雪白毛茸茸的小霜角獸,他看了眼窗外那稱不上晴朗而有些黯淡的天空,因為即將入夜而呈現頹廢的靛青色。

  室溫大約是二十二度左右,不過因為他所飼養的霜角獸因為種族緣故,一年四季都散發著寒霜的氣息,導致整個空間的溫度又會硬生生降個好幾度,夏天抱著睡覺是挺舒服的。蟲體也懶洋洋的蜷曲在他體內,一部分可能是因為肚子餓了吧。

  他今日不需值班,恰巧是他的休息日,於是他今天除了幫忙做家事以及打掃,還有餵食家中的兩隻寵物以外,並沒有離開「家」這個範圍。他是喜歡出外遊玩,但更多時候,偶爾待在家裡清閒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還有一堆書可以看。

  除了本身意願使然,他亦熟知今日不該出門。原因他自己很清楚,從那被他滅口的,無名的逆光成員口中得知的實情;逆光今夜會在各大城市引發暴動。

  身為希望星的住民,他或許有那麼些義務,必須阻止逆光。然而他並不是個普通人,即便外表看起來是,立場十分尷尬。他並不會主動攻擊,但也不會干涉其他希望星的住民去制裁這些他們所謂的「叛徒」。

  現在,這個家的主人,叫做黛薇安的魔族女性,正在張羅他們的晚餐。她所養的戴斯特雷爾在她身邊遊蕩,食材似乎不夠了,但她必須顧好爐火。於是她向廚房外稍微提高音量喊著。「嗯…樁婪?」

  聽見對方的呼喚,他放下手中的書籍,將霜角獸從腿間移到一旁的沙發上,走到廚房門口探頭進去。「…大姊姊?」

  「我現在有點忙呢~幫我出去買點東西好嗎~」黛薇安笑著說,她的口氣一如既往地是輕快的,沒有多餘的煩惱。

  「…啊、嗯,好…」他點頭,明顯的有所遲疑;畢竟不清楚外頭的狀況,究竟暴動是否已經開始,他並不知情。但他依舊點頭答應了,反正不主動招惹,麻煩應當不會自己找上門來…

  他揪緊自己左胸口處的衣物。他在想甚麼呢,自己不就是一個麻煩了嗎。

  並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究竟是正確還是錯誤,但至少他必須做一些在能力範圍之內,能夠達成的瑣碎小事。



  黛薇安的家位於市區,但大概在市區的外圍,距離真正商貿繁榮的是中心仍有一段距離,樁婪需要走一段路才到了賣場,他買齊了東西才踏上回家的路途。

  疑心使然,在前來的路途上,他應是停下了幾次的步伐觀察來往的行人。雖說沒有看到甚麼可疑的人,至少他刻意逼開了危險的區域,降低自己惹上麻煩的風險。

  黑城的市中心依舊是行人熙來攘往,這裡絕大多數都是安分守己的過著自己生活的老百姓,也許聽過逆光之名,卻也不是那麼清楚。在這群人之中,又有誰能擔保全部都是平凡人,並無二心。

  好似沒有覺察潛伏在自己身邊的危險,行人們三兩成群歡笑著,抑或低著頭,視線聚焦在手中電子儀器的螢幕上。

  他稍稍停下步伐,看著他身旁經過的人們。這麼毫無防備,很危險的呢…有些想法他終究掩埋在心底深處,甚麼該坦白、甚麼又該隱瞞,他心中自有一個天平能去衡量。

  「啊、抱歉。」感覺到有人從背後撞上,他穩住身體後連忙向那人道歉。但對方只是露出有些訝異——或者說是帶有惶恐的神色,一句話也沒說,匆忙地轉頭快步離去。

  「……」對於那人不知是太過手足無措的無禮行徑,樁婪只是保持緘默,比起對方的行為,那人身上的味道反而更明顯地與「這裡」格格不入。

  硝煙燃燒的氣味。

  黑城是個軍事發達的城市,為了抵擋每年至少一次的獸潮,必要的軍事力量少不了。墮落之森是有生命的,彷彿感知到了黑城有足夠的能力與他們對抗,一年一年的更加難纏,也因此這個城市的軍武科技幾乎凌駕於其他城市之上。

  黑城並沒有甚麼地方會產生這種氣味,更是濃厚到連風都無法吹散,連在這種混雜著諸多味道都還無法掩蓋的程度;可能性不多,那個人若非去了有大量爆裂物及武器庫存的地方,要不就是身上帶著槍械——

  「…啊。」他呢喃,思考出了頭緒之後,他忽然覺得這一切都說得通了。逆光企圖引起的暴動、無差別攻擊事件,以及他們所說的「芬里爾計劃」。

  然後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拍了拍方才被撞到的地方。「嗯…?」手掌摸到的觸感有些奇怪,他攤開手想看清楚。

  數量不多,只有一些些的黑色粉末沾染在他的手掌上,可能是剛才那人撞到他時,身上的東西也一併沾上他的衣服。

  他將手掌心湊近鼻下,稍稍的抽動了幾下鼻子汲取粉末中少許的氣味。即便數量微少,然而粉末中的味道卻挺刺鼻,慶幸這只是少量的,要不他可能會直接暈倒。

  他皺起眉頭,並沒有受過太多教育的他只能從自己看過的書上,盡可能地找到這味道屬於甚麼物質。

  那是股難以化開的硫磺味。



  樁婪知道多想無益,與其花時間去思量這些事情,不如趕緊回家。但他犯了錯誤,也就是抄近路;那必須付出相等的代價。

  他好巧不巧的經過了逆光暴動的據點之一,但他們看起來只是在準備而已,並沒有實質的行動,人數大約五、六個左右,七手八腳地整理著器具。有爆破用品以及開鎖用具,還有一些防身用的武器。

  ……是要入侵甚麼建築物,需要用到爆破用品嗎?正當他打算若無其事地經過他們身邊時,其中一名成員看見了他,出聲喝止他的行蹤。

  這時候究竟該跑呢,還是不該跑,都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但他還是先打算順從點聽他們的話,他們人多勢眾,手中握有武器,不好處理。

  他仔細地看了那名出聲叫住他的人,發覺是方才那名撞到他的陌生人。他禮貌性的向他微笑,雖然換來的是一聲不太耐煩的咋舌。

  「啊、那個…」他靦腆地笑了笑,有些汗顏,但明顯看出來他的游刃有餘。他並不是害怕這種場面,只是想盡可能避開衝突。「…我、沒有惡意,只是必須趕快回家而已…」

  像是為了表達自己所言不假,他舉起手中裝滿食材的袋子,裏頭有些冷藏的牛肉跟生菜之類的,還有些麵包跟水果。他不想讓大姐姐擔心他的行蹤。

  沒有誰會這麼輕易相信陌生人所言;尤其在互相沒有足夠的證據與底子能夠證實「對方沒有惡意」為前提之下,所有的善意抑或惡端,盡數成為能夠互相傷害的利刃。他的澄清反而如同掉落在草原之上的星火,瞬間便燃燒起來。

  一聲令下,逆光的成員們舉起手中搶奪到的武器,槍械抑或刀刃,全都直指著他。機關敲擊的聲響伴隨金屬摩擦,橘紅的火光與銀白鋒芒劃破空氣,直線狀朝他而來。

  「果然…是群難纏的人們呢。」他喃喃自語,躍上附近的矮牆,同時把手中的袋子也放著了,打架時沒人喜歡礙手礙腳的。慶幸他現在穿著的是自己的衣服,夠寬鬆,勉強能夠用能力。

  但在考量到自己是否該使用能力的同時,他也察覺到了自己身體上的狀況不佳;為了避免引起他人注意,今日本該是他覓食的日子,然而因為前幾天先行得知了這場暴動的發生,他硬是逼迫自己忍耐。等今天過去,他就能好好的飽餐一頓了。

  與希望星上普羅大眾所知道的能力相比起來,他的能力與眾不同,也因此他在形式上被歸類為非蛻變者,也就是所謂的無能力者。但本身卻也有著形似能力的某種力量。

  某種由非人的生物給予他的力量,外型奇特、被他稱之為器官的物體。那是「牠」送給他,用以能與蛻變者匹敵的禮物。

  後腰處的細胞躁動,伴隨一聲像是肉體破裂,如同幼胎自母體誕生的聲音,兩條看似柔軟卻有韌性的黑紅色條狀物扭動著,連接在後腰,上頭狀似血管的紅色紋路隱約泛著喑啞的光。

  像是有自主的意識,它們扭動了下後,密集的壓縮自己的軀體形塑成硬度介於骨骼與肌肉間的物質,末端分裂成三隻爪狀,如同怪物的爪子。

  「我是第一次這樣用呢…」他呢喃,口氣虛無飄渺,究竟是真是假也只有他知情。

  而逆光的成員興許是看傻了眼,可能從未看過這種「能力」,他們手中攻擊的動作停了下來,但從未放下武器。少年閉上了嘴,不再多說任何一句話。

  ——現在的你們,是用什麼樣的眼神看著我的呢?

  盡快解決,越快越好。在他看似平淡而沒有情緒的面容底下,是猖狂的宛如要掙脫牢籠的猛獸。實際上以他目前的身體狀況看來,沒有多少的把握能夠自制,倘若受到太大的刺激,隨時都能把他逼瘋。

  這力量雖屬於他,說到底也並非他與生俱來,他能夠控制是一回事,能不能將其歸化於自己的身體又是另一回事。

  這個身體並不是只屬於他;除了那叫做灯珸的、溫和軟弱而總是先為他人著想的孩子,更存在一個名為樁婪的怪物,殘忍乖戾而不擇手段。

  他們是一體兩面的,雖然深處互相接受,但無法適當的結合,溫柔與殘暴畢竟相差甚遠。於是他成為了像是人卻又不是人的存在,殘暴的怪物保護著那軟弱的孩子,期望他不被這世界吞噬,逼迫自己成為強者。

  他有些地方變了,有些地方沒變。

  「…那麼我—」他稍稍撐起身體,蟲體賦予他的這副各方面都強化許多的身體,在矮牆上站穩身體並不是難事。身後那雙巨大的爪子抽動著,「動手了喔?」

  槍口移向他的位置,在他們扣下扳機的那瞬間,少年一躍而起,直線前進的子彈一但在預定路徑上失去目標,便會落空。抓準他們為了瞄準他而無意間露出的破綻與空檔,他舉起一隻手向他們揮去,身後其中一隻形成爪狀的觸手便像是受到控制,向逆光的成員掃過去。

  他有刻意控制力道,觸手掃過去,至多將人揮開,不至於用爪子的尖端將人貫穿。大多數人撞上一旁的牆壁,有些可能是青少年而已,稍微一撞便昏過去;但有的還勉強能咬著牙忍受痛楚。

  「……」他沉默著不發一語,平穩地落在地面上。有時比起在戰鬥中大呼小叫嘗試削弱敵人的銳氣,他反倒喜歡安安靜靜的打鬥。他畢竟喜歡會纏鬥的獵物,死氣沉沉的東西他不喜歡。

  他看了眼那些已經確定昏死過去的逆光成員,有些踉蹌了幾步撐起身體,舉起手中的武器不死心的打算繼續攻擊,金黃色的眼瞳斜睨過去。

  「…礙事。」他只是說了這麼一句,稍微揮動了手,觸手受到控制向那群仍醒著的人揮過去,以相同的手法將其掃開。

  但因在蟲體飢餓的狀態下使用能力,他的力道控制開始混亂,這次反而太過用力,那群人撞上水泥牆,竟然撞出了幾些裂縫。想當然耳也是有些昏過去了,至於傷勢,那不屬於他負責的範圍。

  看似把所有人都解決了,樁婪站在原地,他嘗試把能力解除,然而不聽使喚,身後的觸手一時半刻竟收不回去,脖頸處甚至出現了少許的外骨骼。他意識到自己太過勉強蟲體,強迫牠在飢餓的狀態下使用能力。

  他的氣息開始紊亂,思緒渾沌,如同被攪拌過那混著泥沙的水,汙濁不堪。再這樣下去…不太妙啊。他喘著氣,煩躁的撥了下有些凌亂的瀏海。

  在回去之前,他或許可以從他們身上找出甚麼線索、理解一下逆光的行徑依據,這樣也算是防範未然……他這麼想著,暫時把能力的事情拋諸腦後。尋找著散落於地面上的成員中,那名在大街上撞到他的人。

  那人躺在地面上,似乎是昏厥了,如同死透僵直的蟲子動也不動。他手上握著可能是搶奪到的武器,那是把極其鋒利的軍刀,輕易割斷人的軀體不是難事。

  樁婪幾經思量後,小心翼翼的靠了過去,他以半是跨坐半是跪於地面上的姿勢壓在那人身上,開始尋找其身上是否帶有與方才沾染到他身上的黑色粉末。

  他翻開他身上的外套,裏頭能藏東西的地方大概都翻了一遍,但並沒有甚麼收穫。於是他壯著膽子,在長褲的口袋中找到了一個透明的夾鏈袋,裏頭裝著的正是他要尋找的黑色粉末。

  也許大姊姊會知道這是甚麼…?他如此想著,一邊把那裝著粉末的袋口封好,打算放進自己口袋的那一刻——



  啪!他的手腕猛地被人緊緊攫住,饒是連他也嚇了一跳,定睛一看才發現那原本應該徹底昏死過去的逆光成員,原來是醒著的。他抓著他手腕的力道十分強勁,幾乎無法甩開。

  「啊、糟了,你果然—」他驚呼,銳利的鋒芒閃過他的手腕,肉體被割開的觸感襲上,然後他看著一隻斷掌飛起,摔落在不遠的地面上。

  「……還沒…死?」他發怔,金黃色的眼瞳睜大,毫不保留的透出驚駭,鮮血從斷面湧出,染紅地上那名逆光成員的衣衫。

  他仍未反應過來,另一名逆光成員拿著一把鋒利的長刀,早已揮向他,劃破體膚直至肌肉,然後貫穿他的腹側,發出黏膩的破裂聲,他立刻察覺到那是內臟破裂的聲音。

  「咳…!」甜腥味衝上喉頭,他嘔出一口汙濁的鮮血,噴濺在地面上變化為一朵鮮艷奪目的椿花。

  那兩人的表情,與此時的他是一樣的,滿是驚懼。握著武器的手甚至還在發抖,他們是害怕的,一面緩緩後退,牙關顫抖像是隱忍著話語似地。

  即便他已經失去痛覺,也失去了一部分人類對於失去肉體的那種畏忌;然而他終究不是個徹頭徹尾的異種,骨子裡是人類的他,當恐懼徹底侵蝕他的心智時,無法自拔。尤其當他現在是以精神不穩定作為代價,換取體力以便能夠使用能力。

  他幾乎無法站穩,只能跪在地面上,斷面處的血絲與神經系統以及肌肉受到再生能力的驅使,冒出了一絲絲的條狀物質像是在尋找斷裂的那部分想進行修復。他很久沒受過這麼嚴重的傷,再生能力比預期中還要快就發揮效用。

  但在修復身體之前,他感覺到了更加危險的事情。那隻沉伏於他體內的、不屬於人類的牠,正在嘗試搶奪他身體的控制權,這是如今這副被過度強化的身體的自我防衛機制。他們雖是一體,但終究是兩面。

  ——吶,我親愛的灯珸,你所盡力扮演著的「好人」……
  
  「啊、啊啊…不行、這是我的…我的啊…!」他近乎失序的說著沒有組織性的話語,眼神與口氣滲出足以侵蝕他人神智的恐懼,害怕著這副身體又不再歸於自己。

  牠明白他的溫柔,是為了他人好,所以牠隱忍,佯裝自己聽不見那背地裡對他們的閒言碎語;然而當危及他的存在出現之時,牠並不是只會忍氣吞聲。

  若再不做出取捨,總有一天會失去所有。

  ——終究只是會被力量吞噬的愚者而已。


  無論經過多少次的周而復始,即便你嘗試改變些什麼。
  最終迎接我們的仍是人類敗在對未知而產生的恐懼,森冷的目光就像是劍刃一樣,貫穿了你的胸口。
  被背叛或是出賣之類的事情,也不過爾爾而已。


  「灯珸。」
  我差不多也已經受夠你這種態度了。
  記憶中那許久未耳聞,卻又極其熟稔的聲音再度響起。
  以他的血肉為食為糧的牠,化為他的模樣成為那受生存驅使而殺戮的存在。

  「……接下來、該換我了唷。」
  無法折射出微弱光線的黑色指甲閃過他眼前,冰冷的幾乎凍僵的雙手覆住他的雙眼,他在他耳邊低語,猶如父母誘哄孩子入眠般溫柔。
  然而他害怕;幾個月前剛被轉化成蟲族時,那因為飢餓過度而抹煞生命的他,是他所渴望卻畏懼的存在。
  力量這種東西,難以控制——擁有了便只會想要更多。

  「老是在當替死鬼,不覺得很累嗎?」
  質問般的語氣在他耳邊旋繞,他被覆在蒼白手指下的金黃色眼瞳睜大。
  「…死了又如何?從來沒有人在乎過我們。」
  
  這個世界上的人們,也只是與我們一樣膚淺而已——
  他們說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所以無論是人類的你、是怪物的我,最後一定、一定也只會……

  他們手下而已。

  吶、爸爸、媽媽…我、是個好孩子嗎。
  還有、灯璃…現在的哥哥,在妳眼裡,會很恐怖嗎。
  那時候如果、我沒有那麼沒用的話,現在是不是、會比較快樂呢。
  不會帶給你們麻煩,不會落得這種下場……

  吶、在黑城認識的人們……對你們來說,我究竟又是甚麼呢。

  死了的話,也就甚麼都感覺不到了吧。
  快樂的事情、悲傷的事情,骨頭被折斷、腳趾被壓碎、釘子打進身體裡…
  這些曾經與你們有過的回憶、曾經生不如死的經歷,也就全都不會記得了。
  

  ——這樣子的我,就算消失也沒人會在乎吧?

  這個既不是怪物,也不是人類的我……

  
 但是  但是
       無論是 哪邊
    都不想

    失去啊

  如果 呼喊了
     你的  名字的 話——

  ——我會,消失的。


  「稍微休息一下吧。」
  味蕾嘗到了帶有鹹味而溫熱的液體。
  那個總是笑著扮演溫柔的善者的他,心底深處的瘡疤被既屬於自己卻又截然不同的那名少年狠狠地揭開,淌出的鮮紅是負面情緒,轉瞬間將他淹沒在思緒之中。

  ——不用擔心我…我只要像現在這樣,就很快樂了。
  其實快樂這種東西,從來都不存在。

  我又是為了甚麼,非得為了你們這種垃圾而委屈求全呢。
  果然還是全部去死就好了啊……
  我也好你也好他也好她也好,全部不要曾經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就好了——


  意識逐漸遁入黑暗,他仍能聽到少年的聲音,格外清晰。
  「你一直都很努力喔,灯珸。」

  徬徨迷惘、窮途末路,
            死神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的越,依賴越
  ——所以之入骨。



  「所以…現在讓我解決吧。」

  消失也無所謂了,但請把你的力量給我——
  那是,能夠守護「他們」的力量。

  將地面上的斷肢撿起連結回自己的肢體上,少年笑的陰森,搭配著肉體再生的嘶嘶聲響,更是讓人發寒。

  鏗鏘,刀刃落地的清脆聲音,伴隨著關節錯動的鈍響,少年發出訕笑般的笑聲。

  「我是不接受投降的唷…」喀、喀、喀,關節錯動的聲音紛紛揚揚,如警鈴般敲響,屬於死神的宴席開幕。

  身後的兩隻巨爪抽動,感受到主人浮躁不安的情緒,它們也隨之受到影響。「別擔心,我會很溫柔的……」

  「把你們當成食物吃了喔。」

— ※— ※ —※— ※— ※—

後記:

考完第二次段考雖然想先填許久未動的原創坑,
但想想還是先把蟲蟲的主線寫完再說(ry
反正看看WIKI,主線短時間內不會更新,先寫完也是暫時先把這坑填起來
這篇字數總計7152,原本想分兩篇,但想想這篇不好分開放,所以就還是合在一起了

老實說寫到斷手那邊真是一陣酸爽(幹
第一次嘗試用這種破碎的排版,好難用(ry
打這篇的時候我因為在看東京吃貨:re的新一話,所以一直分心(ry

打完這篇後覺得好像走上了某種不歸路,比如說自攻自受,但那不是重點(咦
原諒我在之前番外篇的後記騙了你們(x
實際上樁婪跟灯珸是呈現一種互相接受,但無法完整融合的微妙狀況:D
互相接受的證據就是灯珸能夠很流暢的使用能力,也接受自己必須吃人的這個現實,
但因為他們的個性相差太多,才沒辦法完整融合,所以他才會說自己「有些地方變了,有些地方沒變」。

我的設定跟其他蟲族有點不太一樣的地方就是了…
撇除掉黑虺族的角色,其他白蟲全都是蛻變者然後被轉化,保留了自己的能力,
但蟲蟲他不是,他的能力是蟲體給的,硬要說的話根本不算能力者,他的能力不來自於源界。
所以也衍生出,他在使用能力時必須完全依賴蟲體的缺點,
如果蟲體本身狀況不穩定,像是這篇裡看到的處於飢餓狀態外加情緒不穩定,是非常容易暴走的。

「如果呼喚了你的名字的話,我會消失的。」,這句話是灯珸說的,
暗示著「一昧的追求力量而不懂得節制,會迷失自我」。

然後我打到一半才發現我一直沒有在主線裡提起他妹(ry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355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3 篇留言

Wyatt (՞ਊ ՞)
蟲蟲黑化了RRRRRRRRRR

12-05 22:33

冬將軍™伊薩
想像一下黑化後他居高臨下的笑著對你說「這麼弱小的話,被我吃掉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吧?」
不覺得很帥嗎(沒有
他可以當攻了,我要讓他擺脫受氣的陰影(ry12-05 22:47
Wyatt (՞ਊ ՞)
不,他只會總為鬼畜受(#

12-05 23:02

冬將軍™伊薩
就算是受,也要變得厲害一點,從弱氣變鬼畜也不錯(ry12-05 23:04
Wyatt (՞ਊ ՞)
是被鬼畜的鬼迪受(??????

12-05 23:30

冬將軍™伊薩
是他鬼畜別人!(#12-05 23: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手繪】近期塗鴉#12...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天氣真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