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銀魂同人】《My World》(2015銀魂動畫《將軍暗殺篇》開播紀念)

作者:草壁英彥│銀魂│2015-12-03 15:09:56│贊助:34│人氣:1390

  ※2015年12月2日,銀魂動畫《將軍暗殺篇》開播紀念。
   本文含有銀魂劇情透露,請斟酌慎入!


  ※縮圖出處:Pixiv id=34688826 「銀色」
   繪師名稱:晩亭シロ




  



  《My World》



  「那兩人,與松楊相像嗎?」


  「天差地遠。

   一個想要守護松楊留下的事物;
   一個想要毀滅松楊留下的事物。

   不過,有一點相同。

   ──他們兩人,擁有同樣悲傷的眼神。」




  他憎恨這個世界。

  那時年紀尚幼的他,對這個枯燥乏味的世界可謂興致缺缺,他既沒有任何憧憬的對象,也找不到半點嚮往的目標,沒有理想亦沒有前進的動力,即便在家庭的支援下擁有上學堂學習的資格,也始終認為周圍的同學全是群愚蠢的笨蛋。

  明明是作為武士而被教育著、明明是為了能夠名正言順地拿起刀而活著,可是問起要為了什麼而執刀,卻沒有任何人能夠給予他答案。

  他喜歡刀刃──冷澈而鋒利、純粹而強悍。只為了一個目的而被鍛造出來的事物,都強大而優美,散發著令人為之欽服的魅力。

  在這個被喚作「武士之國」的國度,能夠為了捍衛這個國家、而被允許將刀刃攜在身上的,全是坐擁著無上的殊榮、備受人們尊敬的存在。

  但是,他找不到自己執刀的理由。

  隨著天人佔據了這顆星球、「武士之國」這個名號也淪為羞辱的時代,所謂的光榮早就已經被命運的巨輪給碾碎了;什麼武士、什麼武士道,如今看來,也只不過是個荒唐的笑話而已。

  現在的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成為武士的呢。

  成為了武士,又是要為了什麼而揮舞刀刃的呢。

  他不能明白。

  這些深沉的迷惘終日糾纏著他,令他一方面純粹地追求著劍的極致,一方面又缺乏著揮劍的理由,即便他已經有能力輕易地撂倒任何一個同儕,卻還是覺得自己就像徘徊在這個學堂的邊緣,是個可有可無的幽魂。

  這樣的他,遲早也會被這個時代給淘汰掉吧。

  但要他像是行屍走肉般為了虛偽的榮耀揮舞刀刃,那又不是他所想的。

  自己,究竟又該何去何從呢……在這個武士的榮耀已經被遺忘的年代。



  這樣的問題,直到他第一次遇見那個男人,才獲得了解答。



  那個男人看來明明是那麼地溫柔,一頭完全不像男人的飄逸長髮,一身與武士完全不相襯的服裝,與一張無時無刻都掛著微笑的年輕臉龐……誰也不會想到,他竟擁有著出色的武藝,甚至還帶著一個來路不明的白毛小鬼,在這村子裡開起了私塾。

  明明是個形象絲毫不能讓人與武士聯想在一起的男人,他卻在他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憧憬、在他的教育中摸索到了自己的方向。

  在這個武士道已如落櫻凋零的時代,仍然堅持著自己的原則。

  沒有一個準則可以奉行也無所謂,只要遵從著自己內心的想法、毫不退讓地執起自己的刀刃,就能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驕傲武士。

  那是絕對無法接受的理念──在這個天人支配著國家、武士的地位其實已與過街老鼠別無二致的時代,懷抱著這種想法,簡直就是恣意妄為、與意圖掀起革命根本沒有不同。

  但是這樣的說法,卻令他被那男人深深吸引。

  對始終缺乏著方向的他而言,這是從未有過的感受,令他即便對他的說法嗤之以鼻,他的目光卻還是不由自主地追逐著這個男人的背影。

  他從未見過這樣,溫柔卻又強悍、堅決得彷彿能包容整個世界的背影。

  那就是真正的武士嗎?

  即便擁有斬斷一切的力量,也不輕易拔刀出鞘;只是遵循著自己內心的武士道,揮刀捍衛自己的靈魂所信仰的價值。

  真是莫名其妙、卻因此具有無比魅力的男人。

  對當時年紀尚幼的他而言,那男人就是囊括了整個世界的奧秘,彷彿他對這個世界的困惑、不解、迷惘與憤怒,都能在這個男人身上得到答案。

  只要追逐著這個男人,似乎,他就不再憎恨這個索然無味的世界。

  那時就想著,希望能追隨這個男人的背影,為了捍衛這個男人而執起手中的刀。

  是因為那個男人,他才學會揮舞所謂的刀、明白所謂的武士道是什麼。

  對他來說,那個男人就是他的世界。




  ──所以,當這個世界從他身邊奪走了那個男人時,他比任何人都格外無法忍受。

  他從來就不是為了這個國家而執起劍,也不是為了什麼武士道而揮刀的。

  他只是想要用那個男人教會他使用的這把刀,守護他曾矢志追隨的那個男人。

  正因如此,當他察覺到這樣的自己根本無法守護那個男人;當這個殘酷的世界無情地令他認清自己的卑微與渺小,將那個男人狠狠地從他身邊奪走時──他從來沒有一刻,如此地憎恨自己的無能。

  如此地憎恨這個世界,讓他與那個男人相遇,又讓他與那個男人分離。

  從未有過的恨意如火燃煮,轉瞬在他熾熱的血液裡燎原。

  他憎恨這個世界,也憎恨那些曾經並肩作戰的夥伴。

  他憎恨他們,明明同樣是在那個男人的教育下學會了守護這個世界的勇氣與信念,卻在這個世界奪走了那個男人的時候,竟還是天真地想要保護這個早已分崩離析的世界。

  這個無趣的、墮落的、早已腐爛殆盡的世界,根本就沒有守護的價值了。

  他所想要守護的世界,那個男人,早就已經被這個世界奪走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毀掉這個世界吧。

  打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是為此而執起刀的。

  即便到了此時此刻,他也不曾有過一絲動搖。

  因為烙印在他左眼皮後的空洞裡的憎恨,從來沒有一刻消失過。





  「來得真慢啊,我可是等得不耐煩了啊。

   毀滅或者守護這個國家的,除了我們之外別無他人了吧。

   ──銀時。」





  他憎恨這個世界。

  他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是如何誕生在這個世界上的;只知道,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就必須一個人在這個殺聲震天的戰場裡,想盡辦法苟且偷生地讓自己活下去。

  看著那些遠比自己高大的人們,彼此刀刃相向、用相互殘殺來爭取生存的空間,他在他們身上學到了寶貴的一課:如果想要保護自己的生命,就必須要殺掉擋在自己面前的人們。

  那就是弱肉強食的法則,這個世界運行不悖的真理。

  那時年紀尚幼的他,也壓根兒沒有想過自己要為了什麼活著,他只是自然而然地在戰場上千方百計地求生,摸索那些屍體身上的食物果腹、拿取屍體身上的刀刃防身,不為了什麼,就只是不想在烏鴉鳴啼、落日西沉的戰場上,成為禿鷹們獵取的食物而已。

  為什麼要活下去?他不曉得,他只知道肚子餓的感覺很不好受,沒有衣服穿的感覺很寒冷,被傷害的感覺很痛,讓他不想要再被傷害。

  所以他拿起了刀。

  為什麼要執起刀,這個問題簡直愚不可及。因為不想要再被傷害,索性就去傷害別人不就好了嗎?既然不想要被殺,那就在被殺之前先殺死其他人就好了吧。

  而且殺死了他們之後,就可以從他們身上找到食物、得到衣服、拿到新的武器了。

  在戰場遊蕩著、為了活下去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他,只要是可以用來殺人的武器,他都能將之使用得淋漓盡致;掉落地上、沾染灰塵的飯糰,他也絲毫不介意拿起來啃。

  他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他只是想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努力地活下去而已。

  為了能夠活下去,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就只是這麼簡單的道理而已。




  「我聽說有食屍鬼出現,才來看看的……就是你嗎?
   真是、相當可愛的鬼呢。

   那個也是從屍體身上拿來的嗎?
   一個小孩,利用屍體身上所有可以利用的東西來保護自己嗎?
   實在是,非常了不起呢。

   但是,那種劍,已經不需要了。
   害怕別人、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揮的劍,把它丟掉吧。

   ──送給你,我的劍。
   如果想知道它真正的用法,就跟我來吧。」



  直到那個男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在那個烏鴉鳴啼、落日西沉的戰場上,他第一次遇見了與他過去所遇見的一百個男人,都截然不同的男人。

  同樣繫著刀,卻不殺氣騰騰;明明是個武士,卻擁有比任何人都溫柔的神情。

  這樣的傢伙,與這個充滿肅殺之氣的戰場,實在太格格不入了。

  在這個充滿悲傷的殘酷世界裡,這個溫柔的男人,顯得突兀得不得了。

  然而,就是在這樣的世界裡,他與那個男人相遇了。

  看著那個男人明明如此纖弱、步伐卻遠比任何一個拿劍在戰場上廝殺的男人都要來得堅決的背影,從來就是獨自在戰場上努力求生的他,抱著這個男人扔到他懷裡的刀,第一次有了追隨一個人的念頭。

  如果是往常的他,面對這個愚蠢地把自己的刀交給他、手無寸鐵又遠比尋常武士要來得更弱小的男人,他早該毫不猶豫地拔出懷裡的刀,朝這個背對著他大開空門的男人狠狠地揮下刀殺死他,然後將他身上的財物掠奪殆盡的。

  可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那是他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背影──明明如此纖弱,可是卻像是能夠背負起整個世界,那樣地堅強、那樣地毅然決然。

  他不明白,這個男人究竟經歷過什麼,才能夠擁有神乎其技的劍術,卻沒有沉浸在腥風血雨的殺戮裡,甚至能夠換上那麼溫柔的表情,用那纖弱無比的背,扛起他這樣一個毫無價值地被拋棄在戰場上的男孩。

  然而,趴在那個男人的背上、讓這個男人背負著越過稻田時,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謂的溫暖。

  那是在過去苟且求生的日子裡,他不曾感受過的東西。

  對宛如被整個世界遺棄的他而言,這個溫柔得匪夷所思的男人,這個明明背影是這麼地纖弱、卻似乎還是願意肩負整個世界的男人,就是他的世界。



  在跟隨那個男人的生活裡,他漸漸明白了當時、那男人述說的話語的意思。

  習慣了獨來獨往的他,即便在那個男人開設的私塾裡,他依然我行我素,對那個男人講授的課業不感興趣;他只是自然而然地揮舞著劍──對在戰場上生存的他而言,這才是唯一能夠信任的東西,比起空泛的理論、比起無趣的經文、比起無形的文字,還是刀刃最為值得信賴。

  然而,有了那個男人的庇蔭,不需要再投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戰鬥中,有地方睡、有衣服穿、有飯能吃的他,逐漸失卻了揮劍的理由。

  或者說,揮劍的理由改變了。

  他還是像過去一樣,深刻明白如果想要活下去,就必須殺死擋在眼前的敵人;可是漸漸的,當他發現陪在這個男人身邊就能夠活下去時,他的劍,也就多了要守護的對象。

  對當時年紀尚幼的他而言,他是不會意識到自己對那個男人有多麼依賴的。他還是翹課、還是偷懶、還是會在這個男人講課的時候大剌剌地在角落睡著,或者挖著鼻孔跟這個男人彼此調侃,壓根兒不把這個男人講的話當一回事。

  但他卻不曾一刻讓那男人送給他的刀離開身邊。

  對他來說,那個男人送給他的並不只是刀,還有生存的理由。

  而那就是他揮劍的理由,他想要守護的世界。




  可是,他沒能辦到。

  明明立誓想要保護這個男人,想要用這個男人教導他的劍術,保護這個讓他能夠愛上這個世界的男人──但是,當那些傢伙殘忍地摧毀私塾、將那個男人押走的時候,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個殘酷的世界,再一次奪走了他終於遇見的、彷彿能消弭所有悲傷的溫柔。

  最殘忍的是──這個世界,卻沒有給予他放棄的理由。



  「銀時,之後就拜託你了。
   沒什麼,不必擔心,我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
   所以,在那之前,請替我保護好大家。
   ──約好了哦。」




  是啊、約好了。

  即使這個世界奪走了那個男人,他還是沒能從這個約定的束縛中解脫。

  就為了與那個男人許下的約定,他執起刀與夥伴們和這個世界抗爭;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痛恨這個讓他在絕望中誕生、在黑暗中給予了他希望後、又狠狠地再次讓他墜入地獄的世界。

  因為即便他如此地憎恨這個世界,卻沒有捨棄這一切的權力。

  也因此,當那個不被稱之為師父的男人出現時,他前所未有地暴怒、狠狠地譴責這個根本沒有背負世界的勇氣的傢伙──這種連自己的徒弟都無法背負的窩囊廢,只不過是個膽小鬼而已。

  這樣的傢伙,由他來做他的對手,就已經綽綽有餘了。

  因為他也只不過是被那個約定給束縛、不得不背負起這個世界的膽小鬼而已。

  也是因為遵循著約定,當他遇見那個為了名為俠義的鎖鏈而被困鎖在這條街上的男人時,他毫不畏懼地扛起刀,與那個同樣背負著約定的男人交手。

  不為了什麼,就因為他要背負起這個世界。

  因為那個男人,他的師父、他的老師,是這麼教導他的。




  那個男人就是他的世界。

  即使這個世界已經殘忍地將他從他的身邊奪走,他還是為了守護讓他與那個男人相遇的世界、為了貫徹他與那個男人立下的約定,而咬緊牙關和這個世界對抗。

  即便他還是渴望著解脫、渴望著救贖;在大多數時候,還是時常忘記讓他愛上這個世界的重要的夥伴們,想要一個人解決事情──他也不曉得這之中是否藏著自我毀滅的意圖──但他還是堅決地戰鬥著。

  即使這顆心早就已經被悲傷淹沒了,還是選擇了拿起刀、為了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而戰。

  因為這就是那個男人,那個明明同樣承載著整個世界的悲傷、卻還是帶著包容一切的溫柔的男人,教給他的東西。

  武士的靈魂、銀色的靈魂。

  本該比任何人都憎恨這個世界的他,於是卻比任何人都更勇敢、更堅強地拿起刀,決心捍衛自己的信念、守護這個世界。

  不為了什麼,就因為他的老師是這麼教育他的。

  即使這個世界從他的身邊奪走了那個男人,他還是遵循著與那個男人立下的約定。

  即便要與夥伴分道揚鑣、即便要與夥伴刀刃相向──他也毫不退讓。

  因為他答應了那個男人,要保護好大家。

  保護好,他讓他愛上的這個世界。





  從現在就開始揮舞它吧。
  不是為了斬殺敵人,而是為了斬殺弱小的自己;
  不是為了守護自己,而是為了守護自己的靈魂。




  「我乃、吉田松楊的弟子──坂田銀時!!」




  這就是,他所守護的世界。




  「銀魂總集篇」我所守護的世界 Gintama × My World

  永遠的萬事屋:《銀魂》到底是一部什麼樣的動漫?



  昨天,2015年12月2日,《銀魂》動畫正式進入了繼紅櫻、吉原炎上、地雷亞、一國傾城等篇章後,最為重要的長篇──將軍暗殺篇。

  對我來說,這個日子與《銀魂》這部作品,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是我的生日。

  五年前的這一天,我跟高中時代喜歡的女孩子告白了,她是個徹頭徹尾的銀魂控,我因為受她的影響,才開始接觸銀魂這部作品;

  去年的這一天,我昭告了與大學時代喜歡的學姐交往的事情,也是在學姐的提醒下才知道,銀魂已經進入了這個重要的篇章。

  今年的這一天,早已恢復一個人的我,獨自迎接《銀魂》的動畫進入這個無與倫比的高潮。

  是因為銀魂,我明白了師長在一個人的生命裡有多麼重要的地位,懂得尊敬高中時代讓我找到人生方向的老師,打定主意要為了貫徹老師教給我的信念,努力地唸書、努力地想和這個世界戰鬥。

  是因為銀魂,我明白了每個人都是背負著各自的故事,勇敢地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為了讓自己成為一絲溫暖,努力地閃耀著自己的光芒。

  即使因為各自的理想不盡相同,以致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也許注定要與曾經的夥伴分道揚鑣、與曾經如膠似漆的戀人形同陌路,注定要受傷、要迷惘、會為了自己的遭遇而悲傷、為這個殘酷的世界而萌生憎恨與絕望。

  然後在最後,還是為了愛上這個世界,執起那把守護自己靈魂的刀。

  不為了什麼,就因為我們的靈魂都閃耀著銀色的光芒。

  就因為我們都有自己想要守護的世界,所以還是咬緊牙關決定戰鬥下去。



  人的一生,是不可能沒有悔恨或遺憾的。

  正因為如此,才有背負著自己的悲傷,堅決地執起劍的理由。


  ──不要為了僅僅一次過錯,而一直難以釋懷;
    只要往前走,也許就能愛上 My World。

  ──若是連悲傷都能化作溫暖的話,
    雖然只有水滴般弱小、但是也能將世界變得更美好。



  用四隻腳站立的是野獸;用兩隻腳與義氣與虛榮站立的是男人。

  謹將此文獻給《銀魂》,獻給坂田銀時──背負著整個世界的悲傷,守護著這個世界的男人。

  但願我的靈魂能與你一樣,在暗夜裡閃耀高潔的銀色光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3383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銀魂|Gintama|恭喜動畫終於進入《暗殺將軍篇》!|Spyair太神啦!!!|其實我一直覺得阿銀跟高杉跟松楊老師超曖昧的(ry

留言共 4 篇留言

霜月澪
終於入正篇了!我也是看銀魂長大的,看到這裡好感動。

12-03 15:27

草壁英彥
既感動又難過啊Q_Q12-03 19:08
N.F.A.
先給個推,到時候再來看吧

12-03 21:20

草壁英彥
[e12]12-03 21:23
玥音
晚自習吃飯都在看銀魂,差點來不及吃完

12-03 22:17

草壁英彥
等等,吃飯配銀魂不會噴出來嗎?[e17]12-03 23:05
丸顏喜多
寫得真好!!我也是銀魂迷~最近的暗殺篇真令人熱血沸騰[e38]

12-14 21:03

草壁英彥
銀魂同好你好[e12]暗殺將軍篇超熱血又超悲壯的啊[e22]
害我最近幾個禮拜都茶不思飯不想每天行屍走肉地期待下一集[e13]12-15 0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5.12.2 祝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伊澤瑞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yncynlovesrAll
耽美小說日更中/歡迎蒞臨觀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