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鄰座的女同學-外章-聖誕夜之夢

作者:風舞空│2015-11-28 22:45:15│贊助:22│人氣:561
  「宗翰!有空把房間掃一掃!你看你的地板有多久沒有擦了?別老是都依賴我!要知道我每天工作回來都已經很累了,還要幫你們做牛做馬的,你以為家裡真的有個台傭啊?」

  「喔……。」

  在老媽的機關槍放送之下,我飛也似的逃進自己的房間裡,看著有點亂又不會太亂的狀況,以及地板上那些已經不能用視而不見來逃避的垃圾……好吧,也是時候該清理一下了。

  要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這可是我個人行事的宗旨。

  拿起了掃把,弄濕了抹布,挽起了袖子;在這已經入冬的時刻還真的有點冷啊……我開始了一場三坪大的作戰。

  沒掃還好,一掃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垃圾沒有清完;特別是看到桌底角落出現了一些褐色橢圓狀的不明物體時……我相當果斷的直接把所有東西搬出來大掃特掃一番!

  我可不想要睡一睡嘴裡突然有啥不明物體飛進來,牙齒一咬汁液四溢,嘎碰脆,雞肉味!

  ……不行,光是想想都覺得胃部在隱隱抽筋。

  抹去額頭的汗水,我努力的把已經放到生灰的書本、櫃子全部搬開來,順便把那些大概有生之年都不會想要再重看的書本讓它變成資源回收的一部份去;一邊翻著,過去的那些記憶似乎隨著翻動當中又重新浮上心頭……。

  這是電玩雜誌裡面的遊戲攻略,以前破遊戲的時候,官方貴得要死又缺一堆,還是靠它一路帶我破到隱藏結局的;可惜,遊戲公司關了,續作大概連請子孫燒的機會都沒有了吧?

  這是買限量版遊戲送的一些文具組合,除了筆記本被我拿來寫一些英文單字之外,其他可都完好如初呢!當初是因為捨不得,不過現在都高中了,也實在是找不到機會去用這些鉛筆了……

  沒想到我還有留這些原聲帶啊?在以前網路還沒有這麼發達的時候,我可是靠租的才把全集看完的,現在都還記得裡面的歌曲是怎麼唱的;不過現在大概都是網路上搞定就好了,反而沒有以前這麼印象深刻了……

  坐在地板上,一邊懷念著自己過去的時光,從一個泛黃的資料夾中,一本粉色的筆記本掉了出來。

  怪了,這顏色擺明不是我會用的東西,哪來的?疑惑著,我把筆記本翻開,娟秀的字跡與頁腳下寫著的名字,在我胸口狠狠的打了一下。

  「原來,還留著啊……」

  內容很單純,就是一年前升學時在補習班抄的筆記而已;甚至這些東西還都是從我手中轉錄過去,因為是我借別人抄的啊。

  為什麼會在我的書包裡面?為什麼那時候會這樣?許多的疑問,隨著他的出現又重新浮了上來,只是我也很清楚,這些問題永遠都沒有解答的一天就是。

  還記得,那是一年以前吧?

  那個時候,我還是個國三生,在升學的壓力下努力追求分數,為了只有考上好學校才有更好的未來而努力著。
  
  迷惘的國三生……

  戴著耳機,靠在捷運車廂中間的杆子上,深的隨著捷運的晃動而擺動著,在人群中偷著一點點睡眠的時間。耳旁放著大家說英語的課文內容,腦中不斷地想著明天要考啥,距離模擬考還有多少時間。

  這,大概就是國三生應該有的姿態吧?

  「台北車站到了,台北車站到了,要轉搭其他線的旅客,請在本站換車。」

  撐開了沉重的眼皮,我把過重如同流星錘一樣的書包用力的綁在身上,任憑自己被人群的潮流沖出車廂。舉目所見,盡是不同顏色的國中制服,幾乎佔了人流的三分之一;相同的,是蹣跚的步伐以及難以掩飾的疲憊。

  我抬頭看了一下時鐘:六點十分,離上課還有五十分鐘;一意識到這點,我立刻放慢了腳步,彎著腰駝著背,與身旁匆忙的行人完全不一樣的,漫步在人群擁擠的台北車站中。

  明明已經冬天了,車站內壅擠的人群還是讓人感覺到一陣陣熱風撲面而來,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是不是因為這樣大家才會這麼急忙的走在路上呢?在身體的疲累與呼吸的不順暢當中拉鋸著,我還是選擇慢慢走,享受這片刻的懶散。等等開始上課可就沒有這種餘裕了……

  車廂內,大廳哩,牆壁上,柱子旁,到處可以看到各大補習班張貼的精美廣告,一個個穿著綠色制服的女生與褐色制服的男生,現身說法,說明補習班在他們成功的道路上面有著多麼重要的地位;同時,也在督促著考生們:這,才是你們未來應該有的樣子,成功者應該有的姿態。

  大概是因為這樣,所以老媽才會特別花錢讓我大老遠跑來台北市這邊上傳說中的全科班。

  畢竟,作為變態老哥的弟弟,再怎樣也不能輸太多不是?

  老媽期望的眼神,就是這麼說的。

  「所以我才會在這邊啊……」

  伸手一匙,一口吞下除了油味之外沒有其他味道的炒飯,看著旁邊只啃了兩三口的雞排……實在是鼓不起勇氣繼續吃下去,總覺得下一口大概就會全部貢獻出來了。勉強用店裡的紅茶來沖淡滿口的油味,我的舌頭除了淡淡的甜味之外,完全感覺不到「茶」的存在。

  算了,有飽就好,別在意這麼多了。

  走在俗稱為「噴街」的小巷中,洶湧的人潮與黑黑髒髒的環境似乎不構成衝突。反正,時間至上,至於啥營養健康環保之類的就通通別管了,國三生沒有這麼奢侈的時間慢慢來。

  走入補習班中,入口處的標題以紅字白底硬生生卡入我的眼中:

  今天你以OO為榮,明日我們以你為榮。

  下面還附加一堆著名學長姐與補習班主任的合照,當然,清一色的都是綠跟褐就是,難道就沒有其他顏色存在了嗎?

  我一邊腹誹著,一邊穿過只有兩人並肩寬的走道,來到了呈現階梯狀,冷氣早已開到至極涼的教室裡面,教室最後面的導師正在進行點名與講義的工作,不過他到底是誰又要幹嘛對我來說沒有啥意義,早一點到教室來佔位子才比較重要。

  在教室最右邊從後面數來第三排的位子,是我這段時間發現最棒的座位,不在風口下,又有牆壁可以靠,加上又是兩人座,運氣好的話一人獨享絕對不是問題。我連忙走到座位上面,大剌剌的把書包丟在旁邊的位子上。

  冷風隨著學生的走動吹入了我的領口,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學校薄到不行的外套實在沒啥實質效果……算了,聊勝於無吧。我把拉鍊拉起努力的把領口部分塞緊,好歹減少了一點冷的感覺。

  離上課還有十分鐘的時間,睡吧睡吧,好歹捕一點眠回來吧……雖然旁邊開始吵了起來,依然無法影響我入夢的速度,上課一整天了真的累壞了。

   六點三十分,隨著授課老師進來,教室嘈雜的聲音終於壓抑下來。兩百人湧進教室之後,讓人感覺到寒冷的冷氣也無法發揮作用,數量眾多的二氧化碳讓人昏昏欲睡,距離黑板遙遠的位子更是挑戰學生眼力的極限;授課老師也沒閒功夫顧及所有人的狀況,在偌大的黑板上振筆疾書,稍有閃神,黑板上的筆記立刻就換成下一個 範圍的東西,連想要挽回都沒有辦法。

  我拿著筆,努力的追著授課老師的速度,在筆記本上面瘋狂的抄寫著。聽不懂,不了解沒有關係,反正回家多看幾次,背了就是多分,也總好過沒有抄到,今天等於就是白費工夫了。

  不妙,好想睡啊……這樣下去不行!我用力地朝著自己的大腿捏了下去,疼痛讓我稍稍恢復了意識,抬頭一看,老師已經講到最後一個部份了,再不快點恐怕筆記就要被擦掉了!

  孤身一人過來,可沒同學朋友可以靠,除了自己咬牙硬拚,也沒啥方法了。

  上課一小時後,老師終於進入例行性的廢話時間,對於他們來說這是讓學生甦醒,也讓課堂氣氛稍稍輕鬆的時刻,不可諱言,這個老師的廢話比起課堂有趣多了,儘管顏色實在有夠分明,至少可以讓我把前面的筆記再跑一下,以免抄錯還不知道。

  至於他在說啥?管他的。

  再次確認筆記沒有問題,我頭靠著牆,懶懶的環顧著整個課堂的狀況,這是我每次補習生活當中最喜歡做的事情了。

  班上的學生基本上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真的來讀書的。無論老師說啥,對他們來說都是金言玉律,通常坐在最前面一排,是授課老師最喜歡的學生。根據我無聊統計,前面會掛掉的機率低於兩成,那掛掉的人?大多是太晚來沒位子坐的那種。

  第二,過來交朋友的。不算喜歡讀書,也不算隨波逐流,基本上同學覺得不錯就一起被拉過來了。要認真的時候是很認真,要很混的時間,低著頭在下面弄啥我也不知道,這群是最後面的大學生導師最常盯的人,稍微壓一下就會專心的那種。

  第三,到底來幹嘛的。遲到,早退,不會造成班上秩序混亂,但也絕對不會看到他們在讀書,總是有接不完的line,聊不完的天,一到上課就睡死,一到下課就跑得不見人影。他們到底來做啥的?其實我一直都挺納悶的就是……

  嗯,看來老師的廢話說得差不多了,該是時候來繼續趕著寫筆記了。我挽起袖子,轉動著脖子,準備下一場奮戰到來;一旁被我佔據的位子,桌面突然被敲了兩下,我冷著臉轉過頭去。

  沒看過的女生,不熟悉的制服,大概是因為趕著過來的關係,有燙染過的捲髮呈現一種蓬鬆雜亂的狀況,有著單眼皮的她看起來像是沒睡飽的樣子,她對著我點點頭,低聲對我說道:

  「對不起,我可以坐這邊嗎?」

  靠!運氣很差。

  坐在這裡就是會有這種人突然闖進來的意外存在,教室位子似乎也滿得差不多了……沒啥可以說了。

  我點點頭,翻開筆記,眼睛緊緊盯著授課老師,下一刻的筆記又開始瘋狂跑了,我把全部的精神放在黑板上面,才沒多餘的時間去管隔壁到底來了啥阿貓阿狗。

  跟我沒有半毛錢關係不是?

  初唐四傑唐宋八大家古文運動婉約派豪放派山水詩人田園詩人詩聖詩仙師詩佛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腦袋幾乎完全被筆記給占滿了,抄!抄!抄!把這些東西狠狠灌進自己的腦袋,感覺到太陽穴一陣陣的抽痛,好像整個腦子快爆炸一樣……就在這種超速運轉的狀 態下,我的桌子又被敲了兩下,就像飆車突然遇到警察臨檢一樣,硬生生地被打斷!我紅著眼,惡狠狠的朝著隔壁的不速之客瞪了下去。

  隔壁的不速之客,低著頭,不好意思的對我說道:

  「那……那個,我可以跟你借一下筆記嗎?前面的我沒有抄到……」

  雖然我不是跟女孩子說話就會臉紅的那種純情系,但是跟陌生人交談真的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情,特別又是傳說中的三寶……算了,是女孩子,我似乎天生對女孩子的包容度就比較高,我把頭轉了回來,低聲回道:

  「等等下課再借,我現在在用。」

  說完,我也沒多理她,繼續飆筆記,才這樣回一下就讓我有三行趕不上了,這老師是忙著趕火車不成。

  下課的鈴聲響起,我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頭順勢向下降落,再不讓我休息一下我就撐不住了……筆記一推,用力一趴,呼呼大睡個十分鐘我也爽。朦朧之中,似乎聽到隔壁傳來小小的道謝聲,我揮揮手,一點都沒有放在心上。

   最後的下課鐘聲響起,授課老師馬不停蹄的走出教室,留下歸心似箭的我們與台上不知道又在放送啥鬼的大學生導師。我不斷甩著發疼的右手,吹著滿是手汗的手心,抄了這麼久的書,字沒好看到哪去,反而往微雕工程發展去了,也許以後沒飯可吃了我可以去幹這行喔……我的桌子,被第三次敲響了。

  又是妳啊!

  「這個,我可以借嗎?」

  我瞄了一下女孩桌面上的筆記本,字體比我好看上百倍,可是妳連第一頁都沒有抄完是怎樣……想想明天好像沒有課要用到,但是我又不知道她會不會來,如果把我的筆記幹走不還怎麼辦?一面想著,我的眉頭皺了起來,女孩連忙說道:

  「明天,我還會過來!所以……」

  ……好吧。我點點頭,抓起書包要擠入洶湧的回家大軍當中。

  女孩敲了敲桌面,對著我露齒微笑;我點點頭,頭也不回的擠入人群當中。

  她怎麼知道我在想啥的?嗯……笑起來還算好看啦。明天又不一定可以搶到那個位子,如果說跑到其他位子怎麼辦?

  坐在回家的捷運上,我第一次腦中不是明天要考啥,回家要複習啥之類的。

  不過,還是很麻煩啊……下次還是不要多管閒事好了。

  隔天晚上,在我不斷打著呵欠走入教室的時候,我在同一個位子看到了她。這一次,她竟然比我早到,而且跟昨天一樣的佔好位子,對著我揮手喊道:

  「這邊這邊!」

  我說小姐,妳的行動力也太強了點吧……

  我嘆口氣走到靠牆的位子坐了下來,她把昨天借的筆記放在桌上,對我點頭:

  「謝謝,我昨天回家抄完了。」

  我面無表情的把筆記本收了回來,從書包裡把另一本放在她的桌上,倒頭就睡。

  「上課還我,等等我要用。」

  我可以想像,她現在的表情,應該跟我昨天回家的時候,一模一樣吧?

  等等!我這麼做的話,好像會給自己繼續添麻煩的樣子?

  算了算了,好累……先睡好了……

  一分鐘後,當我的桌子又被敲響時,我深深的感受到男人的直覺也是很靈的。

  我畢生最恨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即將要入睡的時候,有人把我弄醒了!我帶著滿腹的起床氣,用著我能夠喊出最低沉可怕的聲音,對著隔壁瞪了下去。

  「幹嘛?」

  女孩露出無辜的笑臉說道:

  「快要上課了,我先叫你起來。」

  快上課?我抬頭看了一眼時鐘,明明就還有十分鐘!莫名其妙!我立刻不給臉的趴了下去,十分鐘也是睡,不可以浪費時間……下一秒,桌子又被敲響了。

  「我說妳……等等上課我要拿回來,不現在抄再幹嘛?」

  女孩這次完全不掩飾她戲謔的表情,兩手撐在桌子上,笑著說道:

  「今天回家再跟你借就好啦。」

  ……妳是吃我夠夠就是了?

  被她這樣一吵,想睡的感覺都沒了。我伸了一個大懶腰,無奈的對她說道:

  「所以妳現在是很無聊就對了?不找個人吵吵會癢對吧?」

  女孩趴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輕輕的說道:

  「你,覺,得,呢?」

  我用力的把筆記本從她的雙臂下抽了回來。

  「不抄還我。」

  女孩驚呼了一聲,用力地瞪了我一眼,然後又自顧自地笑了起來……這女的是哪裡怪怪的?

  我集中精神想要稍微複習一下昨天的東西,隔壁投射來灼灼的目光讓我全身上下超級不對勁!嘆口氣,我放下筆記本,看著趴在桌面上,認真地看著我的女孩;她指著自己的左臉頰笑了笑,我馬上開始全臉摸索著。

  「沒東西啊?」

  女孩伸手在我的唇角一抹,一顆飯粒黏在她的指尖。

  剎時間,我們兩個的目光集中在那顆飯粒之上。

  她對著我笑,笑得我心慌。

  可惡,今天怎麼冷氣一點都不強!好熱啊……

  「你在期待什麼嗎?」

  「完全沒有!」

  上課鐘聲這時候終於響了起來!我咳了咳,把一片狼藉的桌面整理乾淨,閉上眼睛調整情緒,以免等等上課狀況會越來越糟……奇怪了,以我的個性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在外人面前現出真面目?而且還沒啥排斥的感覺?

  在熟悉的皮鞋聲響起時,我又重新回到了一貫的講光抄模式;而身旁的女孩也收斂了表情,桌上一個大得可怕得鉛筆袋,以及一本粉白色的筆記本。這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如果她還是之前那樣,感覺會很差的……

  發現我正在注視她,女孩對著我眨眨眼,轉頭看著開始被粉筆字跡填滿的黑板;抓抓臉,我拿起筆火速的跟上了老師的步驟。

今天上課的感覺沒有之前那麼的沈重,總覺得有點開心的感覺……為什麼?

  例行的廢話時間又開始了,我剛呼出一口氣,桌上的筆記本立刻被某人搶了過去,我還不意外的翻了翻白眼,看到女孩從筆記本後面撕了一張紙下來,上面寫著與筆記本的字跡完全不同的潦草字體。

  還好嗎?覺得你今天精神很差……是因為我吵你的關係?

  你還有自知之明啊,小姐……我忍住白眼以對的衝動,違背良心的在下面這樣回:

  沒,平常就睡不好了,不全是妳的錯。

  但是有「很大一部份」跟你有關係就對了;帶著十足的惡意把紙條傳了過去,果然得到她飛快畫了一個揮舞著拳頭的火柴人。嘖,還不算太笨嘛……

   歪著頭看她目前抄筆記的進度……我有一種想從她頭狠狠尻下去的衝動!就已經時間不夠了,你還給我拿七色筆一隻一隻換著寫重點是怎樣?標題內容重要詞彙圖 案,可以區分的全部給我用不同的顏色去寫,我看了一下自己的原版,也就藍紅雙色而已啊!妳是沒聽過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是不是?

  帶著憤怒,我搶過了紙條在上面寫下了我的疑惑;女孩斜眼撇了我一眼,從鼻子用力的哼了一聲,然後變本加厲的把更多顏色的筆從巨大的鉛筆袋中全部倒在桌面上,在紙條上面用不同顏色一筆一劃的串起了一句話:

  這是美學,你不懂啦。

  美你個頭啦,我的頭用力的撞在牆壁上,惡狠狠的把筆記本從她的手上抽了回來!讓妳美學!讓妳美學!

  女孩帶著哀怨的眼神看著我,紙條上面大大的寫了兩個字:

  小氣。

  哼!我就是小氣!男人就沒有小氣的資格了嗎?

  帶著勝利者的表情,我繼續跟上老師的進度。

  ……然後下課筆記本又被她搶了過去。

  這次我懶得多說啥了,要怎麼抄就怎麼抄吧,我睡我的,眼不見為淨就是了……低下頭,埋進雙臂之中,之前都能夠馬上忽視的噪音,現在卻一絲一絲鑽進我的耳朵,讓我完全沒辦法睡著。

  吵死了!要說話到外面去不行嗎?

  在嘈雜的環境當中,女孩柔柔的聲音,卻排開了所有的雜音,飄入了我的耳中。

  「你生氣了嗎?」

  「……沒有。」

  「對不起……」

  女孩的聲音似乎帶了一點哭音,我立刻抬起頭來喊道:

  「就跟妳說沒有了……呃!」

  女孩笑咪咪的看著我,右手比著一個V字手勢,眼睛還真的給我泛著淚光啊!

  我絕望的重新把頭埋了回去,這一次,我絕對不會再裡她了!

  「喂!」

  不理。

  「喂!」

  不鳥。

  「我真的要哭了喔……」

  我……我……

  我認輸了還不行嗎……

  從那時候開始,枯燥無味的補習生活中,多了一點趣味;雖然只是上課時的傳傳紙條,下課十分鐘的低聲細語,我慢慢的對她有了多一些的瞭解。

  像是她以後的志向……

  「妳以後想當護士?」

  「嗯,我媽也是護士,而且以我的成績大概也考不上好學校吧?提前學點一技之長比較有用就是。」

  「妳確定妳不會把人照顧死?」

  「……我很肯定你人緣差的原因多半就是因為嘴太賤!」

  為什麼要來補習班……

  「大概……跟你一樣吧?」

  「我沒跟妳說,妳怎麼知道我為啥會來?」

  「阿不就上面有優秀的兄姐,在父母的要求跟自我期許下決定要投身補習當中,雖然不可能跟兄姐一樣,至少去做了。大概這種劇情吧?」

  「……妳是民視還三立看太多,所以對八臘劇情這麼瞭解啊?」

  女孩對著我笑了笑,用力的朝著我的腳尖踩了下去!

  還有更多讓我下巴都快掉下來不知道要說啥的內幕……

  「妳有男朋友了吧。」

  女孩帶著戲謔的笑容,對著我挑眉。

  「你忍了這麼久,終於問了啊?」

  「嘛……大概是跟妳熟了,覺得可以問了。雖然我心裡有底了,還是想問問看就是。」

  「那你覺得呢?」

  「有,而且至少交過兩次了。」

  「……一圈一叉。」

  「圈的是交過那邊吧?」

  女孩點點頭,看著黑板,失焦的回道:

  「我交過五個了,現任這個是大學生。」

  我一口氣立刻岔了,搥著胸口用力的咳嗽著。

  「喂喂,你也太激動了吧?有這麼驚訝?」

  不,一般人聽到都會相當驚訝的好嗎……我一邊順著氣,一邊回道:

  「大,大學生?」

  「是啊,網路遊戲認識的,跟他一起玩了快半年,然後才約出去。」

  「等等等,約出去?妳不會是說……」

  女孩微笑的對我點頭。

  「網友,而且當天就上床了。」

  我的頭用力的撞在桌上,這震驚度已經遠遠超過我能負荷的範圍了。

  「怎麼?失望了?」

  我抬起頭,女孩的笑容中帶著難以掩飾的落寞;我瞇起眼睛,坐直身子,認真的看著她,女孩被我看的渾身不對勁的說道:

  「幹麼這樣看我?」

  「覺得很生氣而已。」

  「啊?」

   「女孩子最重要就是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妳怎麼隨隨便便就把自己交出去了勒?雖然跟我沒有關係,可是一想到這個我就覺得很不高興啊!要知道科學研究有說女孩子太早接觸性經驗對身體的負擔可是很大的,再加上我看妳又沒有好好保養自己的身體,看你的皮膚顏色跟深得嚇人的眼袋,妳不好好愛惜自己誰會愛惜妳啊?那 個男的也真是的,把人吃乾抹淨之後也沒有好好盡到一個男朋友的責任,阿不是考上大學了,叫他教妳就好啦,何必跑到這種地方。追根究底就是他對身為一個男人應該盡的責任還不清不楚,滿腦子只有上床的男人果然不適合交往太久。再來……」

  我就像個老媽子一樣嘮叨著,說著一些連我自己都搞不太清楚的東西;女孩突然雙手抱住了我的腰,投靠在我的胸口上。

  「幹……幹嘛?妳是怎樣?」

  從胸口傳來的溼潤感,讓我閉上了嘴,一時之間我的雙手實在不知道要怎麼放,只好右手放在她的頭上,輕輕的撫摸著。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連頭髮髮質都慘成這樣了……一邊感受著指尖傳來的粗澀感,我實在沒勇氣低下頭去看她現在的樣子。我對女孩子的眼淚,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真的很不適合當男朋友呢……」

  「啊?妳說啥?我聽不清楚……好痛!人不當給我當狗?」

  女孩對著我亮了亮小小的虎牙,哼了一聲。

  「說你是個大笨蛋啦!」

  這……這女的真是……

  就這樣,我跟她維持著這種微妙的模式,認識了一個多月。說實在的,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可是一想到她已經是有男友的人了,心裡就不自覺的將距離給拉了開來,避免自己會有更多的想法。

  但是,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也在談話當中不知不覺越來越多,她就是一個一個渴望著被愛,極度需求著被愛的感覺而毫不在意奉獻自己的一切,這成了她換過一任又一任的男友卻從來沒有被對方厭惡,也是直到今天,依舊在不斷尋求著自己歸屬的原因。

  只不過,我還是不知道她的姓名是什麼,就連她也沒有主動問過我叫啥;就像是知道了,就意味著跨過了某條線一樣。

  我們保持著這樣的默契,自欺欺人的扮演著「補習班的好朋友」。

  時間,慢慢來到那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日期了……

  看著我滿臉菜色,老早就佔好位子的女孩,疑惑的問道:

  「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肚子痛嘛?」

  我攤在桌面上,帶著一雙死魚眼,聲調中沒有一絲起伏的回道:

  「滿街的叮叮噹,讓我這個沒有人權的國三生,相當的火大。」

  「對喔……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號。」

  我的嘴角揚了一下,臉色更加慘淡的說道:

   「是啊,聖誕夜……話說為啥我們要慶祝耶穌的生日?我一不信教二也沒上教堂,為啥這天就一堆人要慶祝?人人都是一天教徒,藉口拿來大玩特玩,完全沒有在意受苦受難的考生感受。所以我才說這根本就是商人的陰謀,藉此來進行推銷,騙那些男男女女心甘情願的拿出白花花的鈔票來享受。我看這天生意最好的,除了賣 吃的就是旅館業了吧……」

  「你的怨念真的很深呢……」

  嘿嘿嘿了三聲,我大聲嘆氣的趴在桌上,精神被衝擊太嚴重了……

  「今天下課……我們一起去市政府那邊好不好?」

  我摸了摸她的額頭,沒有發燒啊……她拍開我的手,嘟著嘴說道:

  「幹嘛!我是認真的!」

  「就為了今天放的大型聖誕樹喔,人很多欸……」

  女孩咬牙切齒的瞪著我,突然臉色一變,表情詭異的對我說:

  「難不成你是擔心太晚回家會被媽媽罵啊?真乖真乖,是個好孩子。」

  我打了個大呵欠,懶懶的回應:

  「人很多,很累,很懶。」

  女孩生氣了!怒目橫眉的對我喝道:

  「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

  妳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我?實在是太嫩了啊,小妞。

  「如果我一個人,在這麼多人推擠當中,如果被某些早就已經尾隨已久的歹徒盯上,接著發生一些會讓人留下終身遺憾的事情……」
 
  女孩哽咽著擦擦完全沒有淚光的眼角,含笑的說道:

  「我,絕對不會怪是因為你沒有陪我去才發生這些事情的。」

  有沒有一種人會輕描淡寫的把黑的在你面前硬生生凹成白的?我似乎看到女孩背後不斷晃動的惡魔尾巴。

  真的,是個,超級大麻煩啊……

  一下課,人群以比平常快三倍的速度瘋狂的擠向教室的外面。我滿臉無奈的在女孩的拉扯下深埋入人海當中,體會著沙丁魚群在行動時的無奈,與人類的遲鈍之類的……

  「快點快點!今天捷運很快就會大爆炸!要快點擠上去!」

  「好啦好啦……」

  我跟隨在女孩的後面,一路小跑衝進捷運站中。台北車站原先就不夠大的空間被從四面八方湧入的人群擠到難以活動,女孩本來就不太高的的身影很快就被人海吞沒,她呼救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過來。

  「你在哪裡啊?我看不到你了……」

  這女人……真的很麻煩啊!

  我穿梭在人群的夾縫中,順利的找到站在原地仍被推擠著不斷向前的女孩。看了一下捷運出發時間……還有三分多鐘,我的右手直接牽住她的左手,把她用力的拉到身旁來。女孩一聲驚呼,身體撞在我的身上。

  「我們快點,還能趕上下一班捷運。」

  女孩意外的乖巧,臉低低的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我也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去理會她現在的狀況,人這麼多又得趕上車,混濁的空氣跟人群的推推碰碰讓我肝火直升,我只能緊緊握著女孩的手掌,以免我們兩個會不小心分開,女孩也配合的緊緊握著,她的手似乎有一點發抖?

  捷運一來,急促的警鈴與進出車廂的人團實在是很驚人,就算是門邊的一點點小空間我也要硬塞進去!我用力的把女孩拉到自己的胸前,推著她跟隨人群硬擠進捷運車相當中!在車門漸漸關閉的時候,我的書包險險得通過了關閉的車門,將車廂中最後一絲縫隙給堵了起來。

  捷運,搖搖晃晃的朝著台北市政府的方向而去。車廂中空氣、氣味、人聲全部交雜在一起,舉目望去還是有不少學生趁著補習結束後忙著去測熱鬧的,真是死也要去玩啊……不過想想現在的自己,好像也沒啥資格說什麼就是。

  「好擠……」

  這時候,我才有餘力注意到女孩的狀況,她的背緊緊靠著我,可以說啥可貼得部份全部貼在一起了。照理來說應該像某些小說一樣可以感覺到啥驚人的彈力之類的?我只覺得又熱又擠的,完全沒心情想其他事情。

  「喂喂!妳在幹嘛?」

  女孩在這方吋之間,硬生生把自己轉了個一百八十度,她對著我笑了笑,雙手直接環上我的腰部,我的身體馬上緊繃了起來。感謝老天,把國中生制服設計的這麼輕薄而沒有阻隔效果,還真的有所謂的「驚人的彈力」啊……

  女孩紅著臉,對著我說道:

  「興奮了?」

  我努力表現出目不斜視的樣子出來,現在我最擔心的就是身體反應不聽我指揮的這點……既想要她貼上來,又不想要出醜,實在是天人交戰啊……

  「我是正常的男人。」

  女孩哼了哼,身體也沒有再移動,讓我心中又是開心又是失落的……

  失落個屁啊!

  平常在擠車中總是覺得百般痛苦的狀況,今天怎麼覺得才沒多久就到站了?無奈的任憑人群把自己沖出車廂,我看著指標的方向就要向左走……女孩的手用力的拉了我一下。

  「幹嘛?市政府廣場再那邊啊?」

  「我們不是要去那邊啦!跟我來就對了。」

  這一次,換成是我滿頭問號的跟著她走,人潮雖然稍稍減少了,我們的手卻依然牽在一起。

  嗯,就牽著吧,感覺還不錯就是了。

  一路疾行,我們來到了距離聖誕演唱會一段距離的廣場上,冷風當中,我們兩個傻瓜直接坐在旁邊的人行道座椅上,看著其實沒有想像中這麼驚豔的聖誕樹,她的頭慢慢的靠在我的肩膀上,兩個人的手心,緊緊交扣著。

  我,想要對她說些什麼。

  「我……」

  女孩的手指輕輕的按在我的嘴唇上,搖搖頭。

  「不要,不值得。」

  「……這樣說自己不好吧?」

  「我很清楚,所以,才這樣對你說。」

  「可是我不這麼認為啊……」

  「那就更不能了,這些東西,你應該留著給你未來最重要的人才是。」

  女孩對著我眨了眨眼,笑著說道:

  「不能因為今天是聖誕節,所以就被氣氛影響了喔。」

  我苦笑著,靠著她的頭,閉上了眼睛。

  雖然沒有以後,但至少擁有現在不是?

  我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她回應的扣緊了我的手。

  遠方,聖誕節的倒數開始了。

  「喂!我有聖誕禮物想要送給你。」

  「不會是啥『禮物就是我』那種老掉牙的東西吧?這跟剛剛的氣氛好像不太一樣啊?」

  「你閉上嘴,眼睛閉上就對了啦!」

  我疑惑的挑挑眉,眼睛聽話的閉上……才怪勒!三秒後,我的眼睛立刻張開來,一張相伴一個多月的臉立刻貼了上來。

  唇,是冷的;舌,是燙的;心,在顫抖著。

  她睜開了眼睛,看到瞪得老大的我,生氣的嘟著嘴。

  「不是叫你閉上眼睛了嗎?」

  「我說小姐,前面妳還在說啥,妳現在這樣不太對吧……」

  女孩紅著臉轉過頭去,還不忘反擊說道:

  「這只是讓你練習一下而已,從這次情況來看,你還得多參考一些影片,以免日後你的女朋友嫌棄你。」

  這就叫做死鴨子嘴硬……

  在聖誕快樂的歡呼聲中,我抱緊了她,頭慢慢的俯下。

  「聖誕快樂。」

  女孩害羞的抱著我,在我的耳旁輕聲的說著:

  「聖誕快樂。」

  我翻到完全空白的最後一頁,把筆記本蓋了起來。

  筆記本,隨著其他的東西,被壓在我的箱子最底下,也許直到我搬家的那天才會重見天日吧?

  「已經,過這麼久了啊……」

  從那天晚上之後,她就從我的生命中完全消失了,沒有訊息,只有這本她用過得筆記本,作為我們兩個曾經有聯繫的證據。至於到底什麼時候她放進來的?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印象。

  不過……她一定過得很好吧?

  不,她一定要過得比那時候來的好,這樣才對。

  我,只能這麼想著,祝福著。

  「宗翰啊!阿你是整理好了沒有?要吃飯了啦!」

  「喔,來了。」

  看著依然狼藉的床上,我門一關,吃飽再來處理吧。

  吃飯皇帝大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295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自創小說|鄰座的女同學

留言共 5 篇留言

任沉浮
我猜有小說達人會叫你多空行,免的字擠在一起。
錯字:"諍"開--睜

11-28 22:53

風舞空
你現在重新整理應該會看到整理的差不多了

巴哈直接貼都會這樣……11-28 22:55
花落誰家
這遍我愛阿!!!!

11-29 02:25

風舞空
這篇其實個人覺得很趕啊……12-02 14:56
你的微笑
補習班的緣分真是讚啊

11-29 05:04

風舞空
絕大多數都是萍水相逢;這個……好像也是喔?12-02 14:56
欲想之翼
你還是妖精啊!(^Д^)

11-29 09:47

風舞空
一個月時限(?)12-02 14:56
鮮奶°
ㄜ 話說我12/24生日 這篇不錯

12-02 20:51

風舞空
先提前說一聲生日快樂?12-04 15: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xyzab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鄰座的女同... 後一篇:[達人專欄] 鄰座的女同...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apyzZ有緣的朋友
熱騰騰一篇繪唱短文《那麼這即是我的任性》出爐囉!歡迎來看來聽來品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