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短篇】五姑娘(單篇完)

作者:小六│2015-11-24 01:16:19│贊助:0│人氣:94
  果然下冬雨了,昨日的關節疼痛果然不是白疼的。

  每每下起冬雨,我都會想起五姑娘。
  五姑娘,姓黃,已經沒有人記得她的名字,大家都只管她叫五姑娘。五姑娘年輕的時候當過「災厄」,這並不意味著五姑娘是給人帶來災亂的不幸女子,而是,每有大災,五姑娘的身體就會起變化,動輒血光,替人擋下大半災厄。(恐怕叫「災擋」還適合一些。)

  我跟著她不久,才近半年,只是正逢上她人生的最後一段路途。
  五姑娘並不是標準的美人,可因為她總是溫柔的笑著,即使貌有火紋、少了右手拇指,她仍然是受人喜愛的。

  我在她身邊兩個月,就遇過一次五姑娘去擋災,那一日正在聽一教程,聽到一半,五姑娘突然起身,說,「我還有約,得先走。就在學校外面那大路上。」
  我嚇了一跳,「姑娘,外面正下著雨呢。和誰約了?估計也不會到了吧。」
  「總之我有約。」五姑娘風風火火的就奔出門外。我從沒看過五姑娘這副樣子,一直以來她都是溫潤和藹的,怎地今日這麼急躁。

  消失了大半天,接近子夜她才回來。她面容蒼白、半邊嘴斜,渾身濕淋淋的,好不狼狽。見了我,她只是溫柔的笑笑,「他們果然在等我。」我連忙要她進屋來,拿了毛巾要給她擦頭髮,一不小心碰到她的右手,拇指的肉就像豆腐一樣,一碰就掉了,僅剩白骨卻不見血。
  我驚叫了聲,五姑娘卻只是說,「不礙事,這是災厄的祭品。」嘴斜了的她,說話不清楚,溫柔的聲調卻意外的安撫了我。我替她換上乾淨的衣裳,苦惱著她的手指該怎麼包紮,因為她說這傷口「上醫院也沒用」。
  五姑娘卻俐落的摘下裸露在外頭的骨頭,拿走我手上的繃帶自己包紮,然後若無其事的拿出一香包縫縫補補,又取了藥草敷在自己的臉上。

  「到底怎麼了?姑娘,這就是災擋?」躊躇了許久,我才終於問出口。
  她頓了一下,然後放下手上的東西,拉著我坐在沙發上,「志光,你為什麼到我身邊來?」
  「我?我也不曉得,來唸書唄,正巧和妳租了房間?」
  「你啊,是來送我一程的。」她笑著說,「我啊,來日無多。」
  「呸!少胡說八道!」不是我要對五姑娘不禮貌,而是我這人特不喜歡聽人說這種事。
  她沒有看我,只是接著說,「『災厄』是逆天。要役鬼消災,又要承受反噬,本來就不長命。你不是想知道我發生了什麼嗎?我就告訴你今天的事吧。」

  原來五姑娘冒著雨衝出校外,是到了學校外頭那條最大的路上。路面殘破不堪,路邊被開出一條大溝,有許多怪手和工人在搶修,只聽那工頭正在碎唸:「怪哉!這裡怎麼三天兩頭就坍塌,哪有這麼多經費可以整修……」
  她走上前去,只見坑底有四個漢子在那兒撐著一個巨大的柏油路塊,一見五姑娘就嚷著,「妳可終於來啦!咱四個在這苦候著,就要累死了!」
  「大爺,你們別急,我這就幫你把石頭拿走。」五姑娘從懷裡拿出幾張黃符,役鬼把壓在四位大爺身上的大石塊挪走。
  四個大爺才斂去怒顏,開懷的笑了,直道:「咱就知道妳會信守諾言。」然後化作四具白骨沉在溝裡。五姑娘讓役鬼把大爺的白骨放好,在路邊替大爺們立了小壇,上了香火才回來。

  「咦?替四位大爺挪石頭?」這是什麼災厄啊?簡直荒唐。
  五姑娘像是知道我心中疑問,又接著說,「這四位大爺是在修路的時候讓大石給壓住,喪命了卻不自知,以為自己撐住了石塊,就等著另一個工人去討救兵。可是另一個工人其實是嚇得逃了。」
  「所以妳說有約,其實是替那個工人去赴的約?」
  「是。」
  「可這災厄,聽起來並不像厲鬼作祟,或者其他天怒啊。怎麼會這麼劇烈的反噬?」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是來送我一程的。」她取下敷在臉上的藥草,拿毛巾擦了臉,又恢復以往的面容,僅有火紋而不見嘴斜,氣色也好些了。「我的身體越來越禁不住災厄的『祭』,也許不用再經歷一場大災,我就會離開。」她一邊說,一邊撫著臉上的火紋。
  「……不早了,姑娘早點休息吧。」

  就這樣又過了安份的三個月,五姑娘突然要我替她準備一襲白衣,還有一些香草,要我在三日後拿到她房裡。
  這是頭一次我進到五姑娘的房間,如我想像的整齊,甚至太過整齊。五姑娘躺在床上,已經無力動彈,「志光,相信你也猜到了。今日我就要走了。」她吃力的笑了笑,「你不必葬我,只需替我換上那套白衣,再替我燃上香草。」
  我照著做了,這些不需要太久的時間,我在爐裡燃了香草,然後不知所措的看著五姑娘,「姑娘……」
  「沒事了,這些日子以來,謝謝你的照顧,辛苦了。」五姑娘淡然一笑,然後連人帶著香草爐就這樣憑空消失。要不是其他東西還留著,我會以為自己撞了鬼,或經歷了長達半年的幻覺也不一定。

  五姑娘的故事很精彩,可惜我只參與了最後一段,其他故事我還來不及問,姑娘就離開了。這對她也是好的吧,是一種解脫。願她來生不必再替人受災。

  這一日,又下起冬雨了。


【無用的後述】

說來奇特,逢雨夜我就會有這樣完整、僅有一人是主角的夢。是的,這個故事又是我的夢。
這一次雖然「我」代表志光這個人,可我在夢裡的視角是五姑娘。彷彿親身體會五姑娘的被火紋身、神經失調和手指肉被剝離的苦痛,還有最後一刻的解脫感。
我不太懂這代表什麼,也許是溫潤的五姑娘,希望我把這一段記下。
(偶爾我做夢的內容會受睡前看的故事影響,可是昨晚我什麼也沒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255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emote1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吟遊人馬酒吧】冒險者角...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ghtFly316所有人
小說更新囉~歡迎前來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