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50-真實

作者:斌仔│2015-11-23 03:34:25│巴幣:16│人氣:143
50-真實
 
「長官好!」我趕緊站起來立正敬禮。
 
就像直子小姐所說的,即使對方是敵人,但只要他是海軍的最高軍令長官,他就是我等的最高上司,所以該有的禮節還是不能沒有。
 
「坐下吧,真島大佐」島田大將擺了擺手說道,而我也很遵從的坐了下來。
 
但可能是我的動作太醒目了,頓時店裡的顧客看到是軍隊的大人物來到也紛紛起身離開,結果就是整家店一下子就變成只剩下我們四個顧客的尷尬局面。
 
「這樣也好,沒有其他人反而可以盡情的對話不是嗎?島田長官」直子小姐說完就逕自拉開張椅子坐了下來。
 
「長官請坐」見狀我也趕緊把原本坐在我對面的天照給拉到我旁邊的空位,好讓出位置給島田大將。
 
等到大家都坐定位之後,直子小姐就率先向我開口了:「小鬼,你可要感謝老爺子阿」
 
「這是甚麼意思?」直子小姐一開口這樣說,反而讓我困惑了。
 
「老爺子一死,原本海軍內部的均勢被打破了,現在不管是哪方都要開始行動,而我們也該要有下一步的計畫了」直子小姐繼續說道,但我還是滿滿的疑問。
 
為什麼島田大將會在這裡?
 
為什麼直子小姐跟他有聯繫?
 
為什麼我要感激元帥大人的死?
 
他們是特地來這裡找我還是巧合?
 
然後天照到底還要吃多少甜點啊?!
 
我想我現在表情一定很奇怪,因為我連腦袋都快變成一個問號了……。
 
「還是我來說明吧」島田大將大概是看到我的表情太奇怪了,所以決定要親自來說明。
 
「真島大佐,接下來的我要述說的事情原本你這種層級與資歷的軍官是不會也不應該知道的,但現在情況危急……先說好今天你聽到的東西都不准說出去,至於這間餐廳我們已經有人在外頭把守,不相干的人士也請出去了,所以可以放心」事先提醒我話題的機密性之後,島田大將接著開始說出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就從激進主義跟溫和主義的分歧開始說起吧,其實為了對抗棲艦而得到國際允許所重新建立起的日本海軍,最早在老師的帶領之下是完全沒有溫和路線的,那時候直子這一群『初代體』艦娘的情況甚至比你們經歷過的那個時候還要慘上幾倍」當島田大將說出這種話的時候我反而覺得不意外,畢竟溫和派開始掌權其實也不過是這一兩年的事情,只是我還是有幾件事情要弄清楚。
 
「長官您說的”老師”是指元帥大人嗎,還有我真的可以相信你?」我隨即向島田大將發問。
 
「是的,他是我在剛入海自受訓時的教官,我們認識已經幾十年了,然後我當然明白你可能會不相信,但我以我身為日本軍人的尊嚴來發誓,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句句屬實,至於信不信,你自己判斷,我就會當作你是相信的」島田大將說完之後不等我的回覆,便繼續開口說道。
 
「在你們的認知中,可能認為老師是溫和派的代表,一個被長期被激進主義軍官給架空的光桿司令,那這樣就錯了,實際上不管是激進路線還是溫和路線,都是老師一手給弄出來的,就像老師一直在說的,組織是一個不能過於分歧也不能過於統一的東西」
 
「早期為了以有限的兵力(艦娘)去對抗近乎無限的敵人(棲艦),老師不得不採取激烈的手段,其結果就是原本一度上到陸地的棲艦們被趕出日本領海,甚至是一路將防線延長至中太平洋一帶,但得到此結果的代價也十分的巨大……好在很快的,基因適合者陸續被發現,再加上專門領導艦娘的提督軍官的訓練機制也建立起來了,於是老師便開始從前線領導者退到後面。接著不久之後,一群原本沒有聲音、不忍看到艦娘如此的不被當人看的軍官們突然有了強大的後台,開始在軍隊裡出聲」島田大將說道這裡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加賀曾經說過的話。
 
果然跟我當時猜測的一樣,那個使用『魚礁戰術』的指揮官就是元帥大人。
 
「我當初也是支持人道對待艦娘的軍官之一,在老師以殘酷的面貌指揮艦娘作戰的時候,我就負責在後方擔任支持艦娘後勤與爭取福利的角色,然而到了老師退到後方,開始支持溫和路線的時候,為了讓海軍內的兩股勢力可以互相制衡,達成老師所需要的一種組織內的完美平衡,於是我就必須轉而去支持激進路線」當島田大將緩緩說出這些不為人知的過往時,我才發現一個原本大家視為理所當然的東西正在被掀開覆蓋在其表面的那層皮,裡面的真實開始浮現。
 
「當然我跟老師角色互換某種程度也是為了時局的穩定,畢竟當時國內已經開始有些不滿海軍做法的聲音,加上兵源不再匱乏、各項跟艦娘有事務也上軌道、棲艦的威脅也不再那麼急迫後,比起繼續這樣窮兵黷武式的追擊敵人,先發展好軍備在穩扎穩打成為了下一階段的任務,於是在軍中影響力巨大的老師勢必要支持溫和派,好將他們扶植起來表明海軍不再施行過於激烈的戰略以及開始加強對這些只是因為基因特別而就被當成”兵器”對待的人類女孩們的人道關懷;而激進派這邊也不能就此將其打壓,於是在軍隊內部影響力僅次於老師的我才會毅然出來轉支持激進派,一邊利用這些對勝利不擇手段的軍官去做戰略上的進攻態勢,一方面也是暗中在壓住他們的氣焰」
 
「不管是島田長官還是我們,一直都只有被老爺子給使喚的份阿……」聽到這裡,直子小姐不禁感嘆道。
 
「老師做事一向都有他的目的,但是他這次的行為我卻一點也看不透……」島田大將說到這裡便沉默了下來。
 
目的……難道元帥大人會為了完成什麼而不惜開槍自殺嗎?
 
還是說這只是一個犧牲自己來引蛇出洞的作法?
 
想到這裡,我突然起雞皮疙瘩了。
 
這不就是我在學校跟有希研究棄子戰術時,意外讀到的那篇沒有名字的戰略理論中最後一個課題嗎?
 
「所謂最終的棄子,就是將自身化為棄子,要達成目標,就必須連自己的生命就要算計進去,一但需要時,請毫不猶豫地去死,以達成最終的目標-勝利。」
 
但是那個課題我記得有一個前提,就是要在確保有人可以了解你的犧牲,好代替你完成目標,是個不到最後關頭不能使用的計策。
 
也就是古代中國的『荊軻獻圖,意再刺秦』。
 
只是到底元帥的”荊軻”會是指誰呢……。
 
「就是這樣,島田長官這次因為老爺子的過世,而完全失去了壓制激進派的力量,原本他就只是那些人為了對抗溫和派的老爺子而推出來的代表,如今溫和派的後台倒塌,島田長官又因為在之前的事件中沒有支持激進派軍官而受到質疑,如今他們已經不需要這麼一個不會百分之百支持自己的靠山,他們這次將會完全架空島田長官的權力,甚至也可能會做出進一步動作……於是我們也不得不行動了」直子小姐向我說道。
 
「聽直子說你一直想對抗第0特務艦隊,正好,我也想將那個來路不明的部隊給清除掉」島田大將也說道。
 
「他們利用島田長官軍令部長的名義組建那支部隊,如今聽說連他們自己都控制不了她們了,因為據消息已經連續好幾個激進派軍官去擔任該部隊提督後隨即失去音訊」直子小姐接著島田大將的話說道。
 
「看來是被幹掉了呢,我在猜元帥的行為可能目的就是她們……」我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當然我沒有將剛剛想到的想法給說出來。
 
既然元帥大人用這樣一個行為來設下陷阱給敵人,那我想早就應該內定好誰來當這個完成者了吧?
 
「也不無可能……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兵分三路,我去對付激進派,直子去暗中調查各部門部隊,而真島大佐,你就直接負責那支部隊」說完島田大將就起身,我跟直子小姐也跟著起身。
 
「那我先走了,記住,今天的談話誰也不許透漏」說完,島田大將便與直子小姐一同離開餐廳,而我則是敬禮目送他們離開。
 
接著我轉過頭去看著還在吃甜點的天照,對她說道。
 
「……天照,妳還在吃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247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ngel6633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49-元帥之死... 後一篇:51-離別(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y95920所有人
嗨嗨大家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