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有錢沒錢撿個情人好過年۞ 第九章

作者:LUCIFINIL│2015-11-21 10:01:07│贊助:42│人氣:153

「咳……」

一聲聲咳嗽聲響從一團厚實的棉被中傳了出來。

仔細一瞧,一位嬌小的人兒正在其中不停的打著哆嗦著。

「怎麼這麼冷……」

她緊拉著棉被把自己裹住,但還是抵擋不了一陣陣的寒意襲上單薄的身子。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才為失戀而內心傷痛不已,現在又被公司同事傳染到重感冒,飽受咳嗽、發燒之苦……月梅難過的默默啜泣著。

這時候才覺得身旁有人陪該有多好的月梅,腦海中不知不覺浮現出之前跟鈴司相處時的快樂時光。

可惜,空蕩蕩的屋中現在就只剩下一人一貓而已,思念的那人不曉得現在身在何方。

「仔仔……」

看著一直守在她身邊的愛貓,月梅不禁愧疚的瞧著他。

唉!沒力氣起來幫他清便盆,不曉得貓沙髒不髒;水盆和飼料盆不知還有沒有足夠的飲水和食物……

擔心仔仔餓著、渴著的月梅完全沒考慮到自己也是整整一天尚未進食,使得感冒因此沒有好轉跡象。

「唉!又在發燒了……」

感到全身又在發熱且開始頭暈目眩後,她昏昏沉沉的假寐著,並祈禱一覺醒來病情就能康復。

就在月梅漸漸入睡後,大門口突然傳來了輕微的開門聲,使得仔仔立即跳下床查看入侵者是誰。

當他見著來者的長相後,便興奮的就往對方懷中跳去。

「嗨!仔仔!怎麼才一個月不見你瘦那麼多呀?」

抱著他來到廚房後,他才發現他的食盆中已沒有任何食物了。

「月梅真是的,沒給你準備飼料就去上班,真糟糕……」

他一邊念著,一邊在碗中注滿飼料,接著又替仔仔將水碗中的水換過一遍。

「怎麼啦?幹嘛一直咬著我的褲管?」

鈴司納悶的望著那眼眸中充滿焦慮的仔仔。

「難不成……」

見他的視線不斷游移在往2樓的樓梯以及他的身上,使他突然有股不詳的預感,因此急忙往月梅房間奔去。

「天呀!」

瞧見那思念已久的人兒竟汗水直流、一副痛苦的模樣,讓他不由得心中狠狠抽痛了一下。

「水……水……」

因口渴而夢囈著月梅,喃喃的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字句。

「等我,馬上拿來!」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鈴司便已從2樓直奔廚房取水再衝回2樓。

「水來了!」

他小心翼翼的餵著月梅喝水。直到一杯水都飲盡後,月梅才一臉滿足的繼續睡去。

而鈴司趁著她睡著的這段時間趕忙煮好一鍋熱騰騰的粥並保溫著好讓她醒來時可以吃,然後再拿著冰毛巾擦拭著她滾燙的身軀好降低熱度,接著便在床沿守著她,使她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他。

過了幾個鐘頭後,熱度減退、身體已不在那麼不適的月梅終於緩緩的醒了過來。

而此時,她赫然發覺自己的手被人緊緊的握住,因此嚇了一大跳。

「凌、凌司……」

訝異的瞧著那魂牽夢繫的人兒正在床邊閉目養神,使得她想抽回手卻又怕驚醒到他。

「嗯……妳醒啦?」

本來就沒有真的睡著的鈴司,聽到愛人的聲音後便睜開眼睛望著她。

「肚子餓了嗎?想不想喝粥?」

他溫柔的詢問著。

「你……怎麼會來?」

她冷冷的說著話。原本見到他的喜悅心情在憶起之前他對她的批評後便消散的一乾二淨了。

「怎麼啦?」

瞧著那突然冷若冰霜的容顏,鈴司摸不著頭緒的問著。

「美羽呢?我不是成全你倆了嗎?你為何又出現在這兒?難不成你就對我這個老女人那麼念念不忘?還是說……唔……」

話尚未說完,鈴司便上前用吻堵住那一直說出傷害他心靈的話語的小嘴。

濃烈的吻傳達著他無盡的情意,希望藉此讓月梅明白他的真心真意。

「……我只愛妳一人!之前那些傷透妳心的話只是我為了騙美羽而亂謅的!」

漫長的一吻結束後,鈴司有點動怒的凝視著月梅。

「什麼?你的意思是……」

她不解的反問回去。

「因為她的佔有慾很強!我怕我要是承認對妳的感情,她會不擇手段傷害妳……」

大致的把前因後果說明一遍後,月梅才恍然大悟且充滿歉意的看著他。

「我……竟然誤會你那麼深,真是糟糕!」

她低著頭沈思著。

「不,我也有錯!如果那時我不大男人主義作祟,趕緊拋開無謂的自尊向妳賠罪的話,我們也不會因此誤會彼此了!」

他痛心的自責著。

「還有,有件事我也得向妳坦白……」

因不想讓倆人再因誤會而發生不愉快,所以鈴司打算坦承自己的身世。

反正,她是我決心要娶的女人,遲早都要讓她知道的事情乾脆現在就講明白,省得以後又出什麼亂子!他一邊想著,一邊深情的看著月梅。

「什麼事?」

月梅水靈靈的眼眸直盯著他,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其實凌司是個假名!……我叫做鈴司,鈴鐺的鈴,不是凌晨的凌。

因為親戚們覬覦我繼承的財產,並派人威脅我,害得我受傷又無家可歸,幸好遇到妳好心救我並收留我。

但是,我又擔心妳會認出我的身分而去通知他們,因此才不得已謊報自己的身分!

不過,我對妳的心意並沒有作假而是認真的--妳肯原諒我隱瞞身世的事嗎?」

他緊握住她的手。從那汗濕的掌心中,她感覺到他很緊張。

「我……當然原諒你呀!畢竟你是身不由己,並不是故意要騙我的--」

月梅心想她要是當事人也一定會為了自保而說謊,因此根本就沒有任何想要責怪他的念頭。

「等等,你說你叫做……鈴司?!那個〝鈴司〞!」

難道他真是那位之前過世的富豪的孩子?!本以為是自己認錯,沒想到原來真是他……月梅詫異的想著。

不過,她也只知道他是那位富豪晚年才相認的小孩。

對於他名下究竟繼承了多少錢財完全一慨不知也不想去理會,因為她愛的是他的人而不是他的錢!當然,鈴司也跟她持有相同的想法。

「是的!我就是前陣子過世那位富豪的小孩。

不過,那些遺產我都捐贈出去了,所以現在的我不再是繼承龐大家產的有錢人,而只是一個愛妳、疼妳的男人罷了!」

鈴司輕柔的擁著她入懷,貪婪的嗅著那睽違已久的淡雅清香。

「哎唷!我滿身都是汗臭味,不要再聞了!」

月梅羞紅著臉一把推開他。

「哪有!很香呀!」

鈴司再度抱住她且故意的深吸個不停,好證明自己所言不假。

「放手啦,我想去洗澡……」

渾身因汗水而濕濕黏黏的感覺讓月梅只想好好洗個香噴噴的澡。

「等會再洗,省的要洗2次!」

他充滿邪念的在她耳邊好意提醒著。

「欸?」

原本不了解他話中意思的月梅,在他將她壓制在床上後才明白他所指的是什麼。

「我、我感冒還沒好……」

本來已經退燒的身軀,在感受到身上人兒奔騰的慾望後,又急速的上升了起來。

「可我也快忍不住了……」

整整一個月沒有得到紓解的慾望,完全不理會身下人兒身體欠安,準備先吃了再說。

「但,我怕傳染給你……」

「俗語說:多傳染給人才會好的快!因此儘管傳染給我吧!」

話才一說完,令人臉紅耳赤的戲碼便在仔仔眼前上演起來,逼得他只好暫時退出房間,先讓他倆好好享受一番再說。

經過一夜的纏綿悱惻後,所有的誤解、誤會都非常順利解開了,而倆人也再度拾回往日的甜蜜戀情,甚至還比以前更加濃烈百倍的持續進行下去。


☆☆☆


「唉!怎麼又不見人影了……」

一想到最近一陣子鈴司老是一大早就出門、三更半夜才返家,月梅就胡思亂想起來。

「真是的,他到底在忙些什麼呀?」

每次問他總是三緘其口,只以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瞧著我,鈴司究竟對我隱瞞了些什麼事呀?

有新愛人?不對!因為每晚他還是那麼的熱情如火;找到工作?似乎不是!因為每天都穿著輕便的出去,不像在上班;那麼答案會是什麼呢?月梅抱著懷中的仔仔猜測著各種可能性。

當她無意識的撥弄著盤中的早點時,一陣急促的門鈴聲響了起來。

「是鈴司嗎?」

月梅欣喜的前去應門,然而開門後所見到的人兒卻讓她大吃一驚。

「爸?媽?」

月梅揉了揉眼睛在仔細的看著眼前的倆人,好確定這不是什麼海市蜃樓。

「你們……何時回來的?」

她不敢置信多年未蒙面的雙親現在就站在面前。

「有話等會再問,我們帶了份禮物給妳,先打開來瞧瞧吧!」

月夏鈴蘭興奮的拉著月梅直往2樓房間走去。

倆人一進到房內後,月夏鈴蘭便把房門鎖上,然後從身後的大包包中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遞給月梅。

「這是?」

「打開來就知道啦!」

她望著寶貝女兒笑吟吟的回答著。

「噢……」

當月梅小心翼翼拆開包裝後,赫然發現裡頭是件樣式高雅的蕾絲禮服以及成套的項鍊、手環等配件。

「這個是……」

月梅狐疑的瞧向那笑的很詭異的母親。

「先換上再說吧!」

話一說完,她就隨即動手替月梅穿上那精緻的禮服,並拿出化妝品為那清秀的素顏加上一些色彩。

「照照鏡子吧!」

乖乖聽從指示的月梅,轉身看著穿衣鏡中的自己時,赫然發現一名氣質出眾的高雅淑女正與本身對望著。

「這是……我?!」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這話說真對呀!她訝異的張大眼瞧著鏡中的自己。

貼身的禮服把原本姣好的身段襯托的更加修長;高貴的飾品跟織紋華麗的蕾絲搭配的天衣無縫;清雅的淡妝讓白皙光滑的容顏更顯的光彩奪目……

「他可真會設計,根本就是為妳量身訂做的嘛……」

月夏鈴蘭嘖嘖的稱讚著。

「他?」

是指誰呀?一堆問號從月梅頭頂冒出。

「……」

慘了!一時說溜嘴!這下該如何是好?

正當月夏玲蘭想著該如何搪塞過去時,一聲從樓下傳來的呼喊聲適時的解救了她。

「好了沒啦!快沒時間了!」

月凌霄扯開喉嚨的提醒著妻子不要在拖時間下去了。

「這就來了啦!」

月夏玲蘭聽到老公的呼喚後,就連忙牽著女兒的手往樓下走去。

「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

拉著裙擺小跑步著的月梅不知所措的問著。

「等會再跟妳解釋!先上車再說--」

「上車?」

一踏出大門,一輛高級的黑色房車正敞開車門等著她倆上車,而司機則是由她那親愛的老爸權充。

「我們要去哪兒呀?」

「到了就知道!」

夫妻倆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後便不肯再多講些什麼,使得月梅一直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態中。

在馬路上急駛一陣子後,車子便往市區中一家五星級飯店的地下停車場駛入。

「快,時間快到了!」

一家三口小碎步的跑向電梯,然後由它搭載著他們到某個指定樓層。

一出電梯門,眼前觸目所及的便是一大片的玫瑰花海,以及紅艷艷的喜字。

「是有人要結婚嗎?」

月梅傻傻的問著。

「就是妳咩!」

夫妻倆對於女兒竟惦惦吃三碗公的拐了一張超優質的長期飯票而欣喜不已。

而且對於他竞利害到可以找出在世界各地亂亂跑中的他們回台灣參加女兒的婚禮,倆人不自覺的猜想著他的財勢、權勢一定相當驚人。

「我!……那新郎是?」

不會是〝他〞吧!月梅驚訝的想著。

「當然就是鈴司呀!」

天呀!真的是他!月梅當場為這個大大的驚喜而呈現恍惚狀態。

被動的隨父母踏入結婚兼喜宴會場後,裡頭鬧哄哄的人們立刻停止交談,專注的盯著新娘望去。

過了半晌後,才又陸續傳出竊竊私語的聲響。

「沒想到鈴司真的要結婚了!還以為他會當一輩子花花公子呢!」

「對呀!不曉得新娘究竟有什麼魅力會使他敗倒石榴裙之下!」

「一定是〝那方面〞很厲害啦--」

一群人爆出猛烈的笑聲後,卻又因後方突然出現的說話聲而驚懼的回頭看向來者。

「我大老遠從日本請你們來參加婚禮可不是為了讓你們取笑我那純真無邪的新娘子的喔!」

鈴司雖笑笑的說著,但臉上的表情卻顯出想扁人的神情。

「我是她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男人!麻煩不要老是用色情眼光看待我的結婚理由!」

他叮嚀著家鄉的好友們開玩笑要適可而止。

「是、是、是!我們知道錯了!」

沒想到花名遠播的鈴司這會兒竟成了疼愛妻子的好好先生?!眾人馬上驚嘆著:原來結婚真會改變一個人呀!

囑咐完畢後,鈴司快步走至月梅面前,仔細的端詳著她。

「好美……」

他深情的說著。

「對呀!這禮服真的很美!一定很貴吧?」

月梅向身著高級手工訂做西裝的鈴司詢問著。

「我說的是妳--」

他俯下身在她耳邊呢喃著。

「討厭……」

因他這句話而瞬間滿臉通紅的月梅立即害羞的低下頭。

「這禮服是我特地為妳縫製的,喜歡嗎?」

「你做的?」

原來他這些天的不見蹤影就是為了縫製禮服呀!滿滿的幸福感充斥著月梅的胸口,眼眶也隨之紅了起來。

「怎麼啦?為什麼哭了?」

鈴司望著那含著水霧的美眸,慌張的問著。

「……我這是喜極而泣!」

月梅看到他一副驚慌失措的逗趣模樣後,忍不住笑出聲。

而見她一會哭一會笑的鈴司,由衷的認為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針,讓人實在捉摸不定。

「我女兒就交給你囉!」

月夏鈴蘭為自己女兒找到好歸宿而開心不已。

「聘金就免了!只要有時投資一下我們的考古團就行了!」

月凌霄一想到多了個贊助者便高興的喜上眉梢。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待她的!至於投資金額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雖然父親的遺產都捐出去了,但母親那邊還留有大片土地及為數不少的資產。只要未來的岳父岳母高興,要投資多少都不成問題!鈴司絲毫都不在意的慷慨允諾著。

「欸?這樣不可以啦!會寵壞他們的!」

月梅心中一驚便馬上反駁著,擔心鈴司的財產會被她父母敗光!

「沒關係,錢我多的很!一想到因為有他們才有妳,這點兒付出便不算什麼!」

鈴司柔情似水的輕吻著月梅的臉頰。

「說的好!真是相見恨晚呀!待會非得跟你喝的不醉不歸不可!」

月凌霄拍著鈴司的肩膀邀約著。

「這……」

今晚可是新婚夜欸!要是被灌醉的話還有什麼搞頭呀!等會非烙跑不可!鈴司心中暗暗盤算著。

正當他思索著該如何從眾人的視線中離開喜宴而不被發現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鈴司呀!神父已經準備好了囉!」

在這場盛大婚禮的幕後忙東忙西的陳律師悄悄的來到他身邊提醒著。

唉!終於要到尾聲了!真是苦了我這把老骨頭……陳律師雖然為鈴司要結婚而高興,但也為這場婚禮而傷神。

在他邀請他擔任男方親屬的時候,他真的非常高興。但是,隨後緊接而來的繁瑣事項--像是幫他在北海道 的親朋好友購買機票及安排飯店住宿,或是預定喜宴會場、印發請帖並寄送,還有擬定宴客菜色……等等,讓他直覺認為自己成了免費台傭。

這時他才明白鈴司會找他的原因便是在台灣他就只信任或是說只認識他一人而已!

真是被他那天真無邪的笑容以及甜的不得了的恭維話所騙了!他皺著眉頭小小的抱怨著。

不過,從他完全沒有邀請他父親那邊的親戚看來,他真的是被他們那群死要錢的德行嚇到吧!這瞬間他又為鈴司感到憐惜。

「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們走吧!」

挽著月梅的纖腰,倆人一步步的踏上紅地毯。

同時,在陳律師的手勢下,會場的燈光瞬間轉暗、挑高的屋頂也紛紛灑落下片片嫣紅的玫瑰花瓣,接著從四周響起了輕柔的音樂。

Can you celerbrate? Can you kiss me tonight?
We will love long long time
什麼叫永遠 我本來不知道

(Can you celebrate? Can you kiss me tonight?)
(We will love long long time)
只有我們倆了 從今晚起會有些羞赧
LA LA LA... LA LA LA....
永遠...永遠...有誰能一直守候著我
尋找 發現 失去 再尋找 即使遙遠 即使害怕
有時候也很棒
曾有夜晚 曾有歡顏 沒有辦法 就讓風吹
現在活著 這樣也不錯嘛
LA LA LA... LA LA LA...

有甘有苦 年少稚嫩 回顧這愛情 也蠻可愛的
充滿錯誤的路途 逆著什麼而跑 誰能來教教我

(Can you celebrate? Can you kiss me tonight?)
(We will love long long time)
Wo...無法從回憶裡稍稍脫離
而沉沒進去 沒有理由的 淚水盈眶 笑容滿面

(Can you hold me tight?Let's a party time tonight)
(Say goodbye my lonely heart Say hello forever)
什麼叫永遠 我本來不知道

Can you celebrate? Can you kiss me tonight?
We will love long long time
只有我倆了 從今晚起請你多照顧
Can you celebrate?
Can you kiss me tonight?
I can celebrate....

                                           by  安室奈美惠  Can You Celebrate?


隨著歌聲的進行,鈴司和月梅緩緩的走至神父的面前。

「小島鈴司,你願意娶月梅為妻,且一生一世互相扶持,決不變心?」

「我願意!」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百髮蒼蒼的神父便轉頭問向月梅。

「月梅,妳願意嫁給小島鈴司為妻,且一生一世互相扶持,決不變心?」

然而神父的這番話語根本傳不禁月梅的耳中,因為她又在恍神了。

只見她先看了看四周舉杯道賀著的賓客,然後再轉頭凝視著身旁出色的人兒,壓根兒無視於神父的存在。

這是夢嗎?我心愛的人竟跟我一同站在紅地毯上接受眾人的祝福?

如果是夢,真希望永遠不要醒來!就讓我一直沉醉其中……

「月梅小姐?」

遲遲等不到回覆的神父再次呼喚著她。

「欸?」

意識尚未回神的月梅傻愣愣的望著神父。

「快說『我願意』!」

鈴司低頭在她耳邊指示著。

「我願意!」

當月梅乖乖遵從命令說完這3個字後,神父才繼續接下來的儀式。

「現在請交換戒指!」

因為月梅一直處於意識渾沌的情況下,因此鈴司先從伴郎手中拿取戒指,然後小心翼翼的套入月梅的手指中,接著再從伴娘手中拿取屬於自己的婚戒,並自動自發的戴上。

「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神父話才一說完,鈴司便熱烈的吻住月梅。倆人之間所激起愛的火花羞的眾人連忙撇開臉不敢直視。

而這個吻讓原本就神志恍惚的月梅更是腦袋糊成一片,只能緊緊的攀附著鈴司任他輕薄。

「咳咳--鈴司呀!你有一輩子的時間可以親吻新娘!可我現在已經餓的受不了了,能否快點結束好讓我們吃飯?」

月凌霄在他們熱吻足足10分鐘後,終於忍不住的提醒著。

「嘿,差點忘了你們還在!」

鈴司摸摸頭不好意思的紅著臉回答著。

「我馬上就請飯店上菜!你們好好享用美食吧,我和新娘子要先離開一會兒,待會見--」

話雖這麼說,但鈴司其實已經準備帶著月梅離開飯店,然後到一個沒人會打擾的地方盡情享受新婚之夜。

「那,等會我在帶酒去找你唷!」

月凌霄對鈴司眨眨眼,提醒他不要忘了他倆之間〝不醉不歸〞的約定。

「呵呵呵--」

聽到岳父竟然來真的,他只好以苦笑回應,並心想:待會兒絕對、馬上、立刻要迅速離開,不然被逮到的話可不是一個慘字能形容的呀!

鈴司心念一動,趕忙跟眾多的賓客稍稍寒喧一會兒後,便馬上身體力行的牽著月梅的小手從邊門離開,絲毫不猶豫的往電梯走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22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吳旻( °∀°)
嘖嘖 這文看了真開心XDD (即便是花心如斯 也能情定終生 多好

終於要寫完了吧?

11-21 11:55

LUCIFINIL
下一章就是完結篇啦XD11-23 14:01
風起櫻落
0.0...怎麼好像忘了一個很重要的步驟...求婚呢...(沉思 還有
大家都去吃喜宴了...仔仔呢QAQ!?

11-21 19:22

LUCIFINIL
仔仔在家睡大覺XD11-23 14: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摯愛 -- 波波... 後一篇:小貓仔遊古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834784大家
畫了簡單的大家來找碴~歡迎來玩^^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66461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