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婪颯。第一章、通往?的道路(2)

作者:Secret.│2015-11-20 20:37:09│贊助:2│人氣:138
  「咚──」
 
 
  他失神的望著眼前的場景。
  都不知道過了多長的時間,他才看見那動熟悉的房子,他也沒多想就去推開大門。
  如果事先知道開門後的情景,他是不是就會選擇逃走呢?
  答案是──不會。
 
  「母──、」
 
  他渾身傷痕累累,一路上他走得很勉強,終是靠著微小的線索才尋回來。
  他感覺自己的喉嚨好似梗住了,想要發出的聲音被卡在喉嚨,無論多想嘶吼都變成了無聲。
  「孩子……我的、孩子……」
  長髮凌亂的女子抬頭看見了他,那像是從絕望中獲得救贖的眼神令他無法忘記,他無法想像自己不在的時候,母親到底遭受了什麼待遇。
  她似乎傷了腳,腳步搖晃的拖著腳走向他,女子的衣衫凌亂,裸露的皮膚上也有不少傷痕,即使如此狼狽,在看見自己孩子的那一刻,那些痛苦好似都不算什麼。
  他沒有看見,母親背上那嚇人的血色。
  「祈君、祈君……我的孩子……」
  「母親……」
  眼眶感到熱痛,他忍不住伸手抱住消瘦的母親,手觸上的卻是凝了血的布料與傷痕累累的肌膚。

  是血。

  還帶著些微溫熱的血紅還在滴落,落在他的掌心中,那刺眼的顏色。
  「為什麼……到底出了什麼事……」
  屬於孩子的心裡還無法接受那殘酷的現實。
 
  曾經見過的長輩就站在那,用著嘲笑的表情看著他們。
  他們是小丑。
  在被貶低身分後,供他們取樂的小丑。
  偷送走他讓母親擔心而去求情,最後只是被交換了不平等的條件、遭受了身心靈上的折磨。
  刺耳的笑聲像是難聽的烏鴉叫聲。
  他是孩子,但這一刻也不完全是了。
  他突然明白了很多事,在他還是那般單純的時候,多少暗箭是由母親擋下的。
  他的失蹤,不過是他們刻意製造出來,可以找母親麻煩的藉口而已。
 
  多希望可以怒吼,將那些不滿都宣洩出來。
  可是他不能,母親無力的身軀沉沉的壓住了他的心、壓住了他的情緒。
  只有眼淚不受控制的突破眼眶的限制,滾燙的淚沾滿了臉頰、衣服。
  「祈君……乖……」
  即使變得無力,明知道力量、生命在流失,女子還是掛上的溫柔的笑臉,輕撫著她的孩子柔軟的髮絲。
  那是她,最愛的孩子。
  即便犧牲自己,也不希望他受到任何的傷害、任何責難。
  她沒有過什麼遠大的夢想,只要能保護這個孩子,那就是她的全部。
  是那個人,留給她的、最後的……
  「母親!」
  「我的、乖孩子……」
  她在孩子的耳邊細語,她怕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哪怕是一點點,也要告訴他。
 



  孩子、
 
  她的孩子。
 
  她卻再也看不見,最愛的孩子的樣子。
 
  在最後,居然沒能帶給他一絲笑顏。
 
  他才十歲,卻必須要接受一個人面對的事實。
 
  她做母親的,大大失職了。
 
  對不起,我的祈君。
 
  對不起,我的__‧____‧___。
 
  對不起──
 
 



  生物,最終都會開始殞落。
  而她,是提早了太多。
 
  據說一個生命離開的話,天上就會多一顆星。
  雖然是很明顯的玩笑話,可那滿天星斗,也許正輝映著無數生命。
 
  那一天母親給他上的最後一堂課,是『失去』。



 
  那一天,他失去了唯一依靠的母親。
 
 
 
 
 
  失去,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呢?
 
  很痛苦?
  很解脫?
  很悲傷?

  很……空洞?
 
 
  他只知道開始失去溫度的母親被帶走了,而他被扔回房間裡,好不容易回來,見到的卻是母親的最後一面。
 
  當晚他開始發起高燒,失去了母親之後,沒有任何的關心與照料,熱度像是在侵蝕他的意識。
 
  失去,原來是這樣難受。
 
  比被用熱水潑到還難受。
  比被人打來扔去還痛苦。
  比艱難尋路回家還受傷。
 
  為什麼,會如此難受呢?
 
 
  為什麼他這麼弱?
 
  如果他有力量的話──
 
  如果他沒那麼單純的話──
 
 
 
  ──為什麼那些,都只能是如果?
 
 
 
  猛然睜開眼,那眼眸裡的白被黑所侵蝕,轉變成黑色的眼白裡那赤紅的瞳孔更顯艷紅。
 
  他作了一個,好漫長的夢。
 
  長到,他以為都不會結束。
  永遠永遠,都會在那黑暗中。
  一直、一直,持續下去。
 
  那虛幻、卻又充滿著幸福的夢。
 
  可他終究還是,親手掐滅了那個美夢。
 
  那個如泡沫一般的夢境。
 
  而那些都已不屬於現實。
 
 
 
 
  ●
 
 
 
  「時間到了。」
  咬碎嘴裡的糖果,下意識的拉了拉兜帽的邊緣好讓帽子能更蓋住自己的臉。
  坐在商家堆積放置的大木箱上,少年的身型顯得相對嬌小。
  大衣的帽子上像是惡作劇似的被縫成貓耳的形狀,帶著不知名的惡趣味。
  望向巷口,這才有個人姍姍來遲,滿頭大汗的上班族模樣,平凡得不怎麼引人注目。
 
  「那、那個……尋找忙碌的白兔。」
  少年朗聲回道:
  「支途上遇見遊玩的貓。」
  「尋上了……女王的城堡。」
  「而你,是愛麗絲嗎。」
  「不,我不是。」
 
  對完暗號,少年的語氣變得有點不耐煩。
  「太慢了。」
  「抱、抱歉,十分抱歉,路上有事耽擱了……」
  大叔緊張的擦汗,對於少年是完全不敢怠慢的態度。
  少年將嘴裡的糖果碎片咬得嘎滋作響,像是在發洩怒氣一樣。
  「那麼,說好的情報……」
  「報酬先交出來。」
  少年扔掉棒棒糖的塑膠棍,絲毫沒給任何面子的打斷他的話。
  「這和約定的不符……」
  「你有按照時間準時到達嗎?沒有吧。」少年發出有些奇怪的笑聲,「那麼,你就不是能夠和我談條件的人。」
  「但……好吧。」
  大叔看起來有點不甘願,還是從外套暗袋中掏出一個封好的信封紙袋拋給他,信封裡裝有的東西碰撞著瑯噹作響,少年靈巧的接住有點刻意拋歪的紙袋,沉甸甸的重量所具備的意義讓少年兜帽下的嘴咧得更大。
  但少年沒有因此就全然信任那名大叔,他拆開了信封口往裡頭一看。
 
  「你把我當孩子耍嗎?」
  「怎、怎麼……」
  「我們說好的價,裡面最少要有兩枚金幣,你混了一些銅幣進去混充重量。」
  「不、不……還是和價相同的……」
  「你真把我當孩子。」
  少年的氣息愈發刺人,信封裡一共裝了五個銀幣、十枚銅幣,以談好的價來算,還少了一枚金幣的錢。
  「但說好的情報你不能不給!」看少年語帶失望,大叔不由自主急了起來。
  「我有說不給嗎。」
  可是呢,他也不想做白工。看著底下似鬆了一口氣的大叔,陰影下的笑臉咧大了嘴。
  少年卻是吹了一聲口哨,唯一的出口──巷口外突然圍上了許多人,大叔臉色發青又發白,最後瞪向了少年。
  少年這才丟了一個夾了幾張紙頁的資料袋給他並慢慢說道:
  「你要找得那個人已經找到了,情報都寫在那裡面。只不過呢,你現在要循著手上那份情報上去找的話是找不到的。」
  「為、為什麼?」
  「你傻啊,哪有人會知道自己被調查之後,還乖乖待在原地等的嗎。」
  少年再次發出怪異的笑聲,帶著明顯的嘲笑意味。
  「你……!」大叔忌憚著巷外逐漸靠近的人,「還有呢!你查到那女人的帳戶了嗎?」
  「這個嘛……」少年搔了搔下巴,「如果你把剩下的一個金幣付給我,我可能就想得起來了。」
  「你這小鬼……!」
  「快喔,不然那些人可是要進來了喔。」
  「……如果他們進來抓人,那你也逃不掉!」
  「欸?那可難說喔。」桀桀桀的笑道,少年的語氣中充滿著不知名的自信。
  大叔不知道外頭靠近的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要是單方面只對他不利的話,對方可說是佔盡了優勢。
  逼不得已,大叔還是從口袋中掏出一枚金幣,帶著怒火的力道扔給少年。
  含有黃金成分的金幣金燦燦的,少年拿在手裡端詳,大叔隱約能看見那上揚的嘴角。
  「快點告訴我!」
  「在……你心裡。」
  他給出了一個擺明耍人的答案。
  「你!」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兜帽陰影下的雙眼微瞇起,「試圖殺死妻子詐取錢財,卻沒想到被妻子擺了一道,所有的錢都歸到子女名下了,而你殺死了她,卻什麼都得不到~」
  少年語帶輕快的說著,起身在木箱邊緣游走絲毫不怕踩空。
  「住口!」
  大叔的表情變得扭曲。
  「柴郡貓你到底是幫哪邊的!你算什麼情報商!」
  「我幫……我自己。」
  少年的聲音突然拉低了。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好人,反正我只要有錢拿就夠了,而且我也不是什麼都沒告訴你。」
  他露出了一個緩和的微笑,雖然對方看不見。
  「放心,你很快就可以看見你的孩子們的,都長好大呢,事業似乎也不小啊。」
  「去牢裡,等著他們見你吧。」
 
  「等等!」
  大叔暴喝,神情非常不甘心,他已聽到大路上警方的鳴笛聲,大概是逃不掉了。
  他就錯在相信少年會是好人,不過說起來好人的話也不會幹這種職業。
  「這裡可是死巷子,難道你以為我被抓了,你還能逃過一劫嗎!」
  「當然可以。」

  少年給出肯定的答案,他走到一邊的牆邊,伸手觸碰有些粗糙破損的牆面。

  「我呢,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當然,我也沒有相信過你。」
  「因為阿,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了。」
 
  「你!……」
 
  「掰掰~」
 
  大叔沒看見少年做了什麼,少年只是朝牆碰了一下,接著就像是穿牆般的──消失無蹤。
 
 
 
 
 
  「有這些錢就能好好休息一陣子了。」
  將信封塞入口袋,婪颯的心情顯得較為輕鬆。
  把抹消的小部分牆面歸還回去後,那裡就真的是無處可逃了,抹消掉的大小也是他身子嬌小鑽得過,臃腫的大叔就算撲上來也是不可能穿過的。
  就讓那個大叔去牢裡反省吧。
  ……會反省嗎?
  他笑著,反正都與他無關。
  貓耳的兜帽依舊壓得很低,
 
  人與人之間,到底還剩下什麼呢?
 
  少年嬌小的身影在人群中就像是要被淹沒掉一樣。
  他突然停下腳步,抬頭看向熟悉的矮牆邊,那還沒被科技完全覆蓋的景色,綠色的攀藤植物圍繞在牆邊,形成另外一種景致。
 
  有人在那朝他揮手。
 
  他沒注意到,自己不自覺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那是無意識的情緒表露。
 
 



字:3497

手痛心也痛@@
哎太久沒受傷就是很不耐痛啊=ˇ=
怕自己混得太嚴重還是上來更個文吧~



上節連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222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公會|孩子|婪颯|小說

留言共 3 篇留言

Liar。萊爾
咱腳痛(?

11-20 20:44

Secret.
我是禮拜一狠狠摔了一跤,每次換藥都覺得在撕皮.......
所以擺爛得有點嚴重(還敢講11-20 20:45
Liar。萊爾
咱是昨天扭到右腳搞得現在還在痛(

11-20 20:47

Secret.
扭到感覺很難好=ˇ=
((聽說幻想小屋系統有新功能,不知道能不能釣魚了11-20 20:49
Liar。萊爾
嗷嗷嗷嗷嗷嗷等等來去開(衝(

11-20 20:50

Secret.
我看到你上線了ww
11-20 20: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u498742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婪颯。第一章... 後一篇:【蛻變之聲】泠冽。第一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家族物語〆 (0)
介紹 (9)
日常 (6)
插曲 (3)

日常發廚系列〆〆 (1)

雜記〆 (44)

開箱〆 (22)

故事之於...... (5)

委託稿 (6)

繪圖+繪程影片〆 (20)

飄流幻境online(圖文記錄) (3)

問卷之類的... (6)

艾法綟禔亞Avaritia (1)
〝主篇 (0)
● 片段 (5)

【夜曲暮調】 (6)
〈角色設定〉 (4)
§ 終夜 § 篇章 (9)
§ 卡斯忒‧彩樂 § 篇章 (9)
§ 淚霏‧安彌亞 § 篇章 (9)
○ 各種番外 ● (6)
圖──孩子or CP (4)
圖──關於其他人的孩子 (11)

〈公會〉【蛻變之聲】 (2)
〈角色設定〉 (9)
◆ 瞳異非 ◇ 篇章 (3)
♠ 珸塵 ♤ 篇章 (2)
♣ 婪颯 ♧ 篇章 (2)
♥ 泠冽 ♧ 篇章 (1)
★樂朔湜毒☆ 篇章 (1)
●逆亞末特● 篇章 (1)
○ 祈玹 ○ 篇章 (1)
○ 活動&番外篇 ● (10)
圖──自家孩子 (4)
圖──關於其他人的孩子 (15)

【Gray Realm】灰色境界 (3)
○ 祈玹 ○ 篇章 (1)
● 恰洛 ● 篇章 (1)

──♢The Story♢── (1)

● 魔女與惡魔 ○ (2)

短篇文 (18)

創作〆(純圖 or 文) (44)
文圖--有感而發 (4)
〈IB〉(同人文自編有、也許劇透) (11)
魔女之家 (4)
全職高手 (3)

圖文/灰色庭園 (原著海囚)同人 (4)
長篇/倒反之後 (18)
長篇。黑社會梗/1、Gray.(完) (19)
└黑社會梗#番外 (1)
現代梗#同居30題 (2)
各種獨立短篇/ (2)

圖文/永遠的七日之都 (8)
晏女指/黑道AU-交淺言深 (61)
晏女指/異族AU-予我予你 (15)

未分類 (1)

x87945412廣告
廣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