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未命─豔紅緋火中的記憶與羈絆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5-11-16 01:53:17│贊助:10│人氣:172

據說,在這個希望星之中,藏有為數不多的稀世珍寶。

運用已死的靈魂製成的,擁有自己靈魂本體的神祕道具「未命」。

這樣道具相當罕見,幾乎沒有人擁有他。

就算你發現了,他也可能逃離你的視線,四處冒險旅行找樂子。

不過,如果是以戰爭兵器為主的未命,那麼狀況就不只如此了……

可能會在各地引發各種災害,而且行蹤飄忽不定。

雖然這些災害都不會離霍茨遺跡太遠,但通常會給霍茨古人帶來很大的困擾。

未命,就是如此神秘而又讓人捉摸不定的存在……



「原來還有這種東西。」

在日輪丸中的大圖書館查閱資料的賽拉爾,感嘆的說道。

對於不久前才從長久的閉關中離開的他,必須在圖書館中查閱現在希望星中的各種人文與事件,這樣一旦出現意外才不至於完全不理解。

不過眼前的資料卻令他感到濃厚的興趣。

「未命嗎?感覺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寶物。」

闔上書本,賽拉爾興起了想到霍茨查閱更詳細資料的慾望。

「雖然問問吉瓦可能也能知道,但吾果然還是喜歡實地參訪。」

收拾了簡單的行囊,帶著三把愛用的武士刀──虎徹、村正以及由歐裴拉送給他的紅楓,披上親衛隊的淡藍色羽織便準備出發了。

「希望這次可以拿到一些有用的情報啊,未命。」



在賽拉爾驚人的路癡天賦影響下,花了大概三個鐘頭迷路跟兩個小時問路後總算找到了霍茨遺跡處。

來到了霍茨古人所居住的霍茨遺跡附近,便察覺到這裡的情況似乎有點失控。

「快、快來人滅火啊!拿水來!」「你傻了嗎?沙羅曼達的緋皇之火用水滅不掉,還會被燒掉啊!」

看來似乎是發生了火災,不過用水滅不掉到底是……

「不好意思,兩位,請問你們有什麼麻煩嗎?」

慌張的兩個霍茨古人看見了賽拉爾,馬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抓著他的衣服。

「是、是日輪丸的親衛隊長大人!請、請幫幫我們吧!」

看樣子情況真的非常不樂觀呀……

「吾會盡其所能,請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未命呀!我們一直保管著的戰爭兵器型未命自己跑了出去,我們打算把她帶回來可是她不願意,所以在放火燒遺跡呀……」

居然是自己想得知情報的未命暴走了?這一切也太過於巧合了吧?

「可是,為何用水沒有辦法滅火呢?」

這點賽拉爾始終想不透,水可以吸收掉火的熱量,進而讓其熄滅才對呀。

「因為沙羅曼達的火焰,是凌駕所有火焰存在的『緋皇之火』,是可以燒盡一切的劫火,不管是水、冰、土、鐵、鋼,這些本來不可能被起火燒掉的物質也會被燒光光的呀!」

不愧是未命,居然擁有這等強大的力量啊……

「或許吾能做到的很有限,不過還是希望兩位帶吾前往現場吧。」

而這兩個霍茨古人就好像找到了傳說中的救世主一樣頻頻點頭。

「萬事拜託了!」



來到了火災的現場,確實四處都燃燒起來了,連巨大的岩石都被當成媒介一般的燃燒著,宛若被焚燒的大地一般。

不過令人疑惑的是,這些火焰雖然熱,卻不至於到達會燙傷人的地步。

「這火焰……居然不燙嗎?」

賽拉爾輕輕觸碰了一下,火焰確實沒有在手指上留下燙傷的痕跡。

「喔呀……這也是緋皇之火的特性之一啦,只要沙羅曼達不想讓火焰具有殺傷力,那就只會燃燒而已。」

看起來,這個名叫沙羅曼達的未命是個非常隨興的傢伙啊,不知道是否能夠順利交涉成功呢……

總之還是先上前去觀察看看,會比較好一些吧。

下決定的賽拉爾便直接踏入火場之中,緩緩地往深處前進著。

直到看見了被火焰包圍的巨型岩石上,一名隨意坐在石頭上的少女。

艷紅色的及腰雙馬尾隨風飄逸,稚氣的臉蛋帶著幾分紅暈,不過身上穿著的衣服實在非常的少,腰間繫著的紅絲帶也跟著秀髮舞動。

同樣緋色的瞳孔,微微露出的虎牙,端看外表的話是會令所有蘿莉控們失控暴走的可愛少女。

然而,看清了少女的面貌時,賽拉爾震驚的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那用來綁雙馬尾的絲帶,難道真的是……?!

「又是來抓人家的嗎?真是煩人……一直待在那個悶的要死的隔離窗裡面誰受的了?要不要人家把你烤一烤再綁起來放在隔離窗裡面一個月試試看?」

不過,個性實在相差太大了……

因為賦予了火焰的特性,因此性格變得比以前火爆嗎?

但即使如此,對賽拉爾而言,她依然是無可取代的重要存在……

「是妳嗎?艾露!」

沒錯,那個模樣,就是自己當初慘遭滅族時,死命想守護的妹妹……



被大火蔓延的屋子,戰敗後的賽拉爾筋疲力竭的倒在地上,身上染滿了鮮紅的血液。

無法戰勝,完全無法戰勝眼前的黑天使……

自己的年紀與對方果然有所差異嗎……就因為這樣而影響了實力嗎?

「斯佩特拉家族也不過如此了,刀術的實力似乎也就爾爾,沒有學來的價值。」

冷冷的瞥了一眼,便無情的轉身離去,留下自己,與同樣倒於血泊之中的妹妹。

「哥……哥,你在……哪裡……?」

「艾露!」

還活著!

妹妹還活著!

使盡最後的力氣爬到一旁受到比自己更重傷的少女身旁,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太好了……哥哥,還活著呢。」

艾露的表情似乎放鬆了許多,但又看似氣若游絲……

「不要說話!妳現在……」「哥哥,人家已經……沒有救了。」

無情的話語字少女的口中吐露而出,卻使得賽拉爾難以接受如此殘酷的事實。

「不可能……艾露妳明明!」「人家的心臟已經被貫穿了呢……現在還能活著只不過是體力訓練的成果呢……」

輕輕搖搖頭,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兄長。

「哥哥,吸乾人家的血吧。」

「妳……妳在說什麼!要是這麼做的話,妳可是會……!」

一旦吸乾了血,身體便會完全乾癟,最後風化為灰而散逸,因此也代表不能夠安葬或留下墓碑。

也就是,完全抹滅掉這個人在世間留下的最後一道痕跡。

「人家看的出來的,如果再不攝取血液的話,哥哥的血會流乾死去的。與其如此,還不如讓人家用自己的身體拯救哥哥。」

少女的臉貼近少年的臉龐,看似已經到達極限了。

「人家的命也快要結束了,與其我們一起死在這裡,還不如讓還有救的哥哥活下去呢。」

「不可以!這樣的話……艾露妳會失去留在世界上最後的證據呀!」

眼淚如潰堤般自賽拉爾的眼眶流下,同時在內心詛咒著自己的無力感……

「不會呀,人家的命,會跟著活下來的哥哥一起走下去,不會停止也不會消失。」

一抹哀戚的微笑,映出少女的決意。

「所以……哥哥就吸乾……艾露的血吧,然後……不要……忘記……人……家……」

「艾露!」

癱軟在地的屍體,已經再也不會開口了。

帶著最後的微笑,闔上雙眼的少女,美麗的雙眼已經無法再次看見這個世界了。

「嗚啊啊啊啊啊!」

厲聲的嘶吼,即便是如此的痛苦也依然無法挽回摯愛的妹妹了……

「原諒我……艾露。」

在逼不得已之下,依然選擇了吸乾至親的血液,恢復自己的傷口。

當懷中的妹妹散逸為無法見到的灰燼後,賽拉爾的眼淚也已經停下了。

他發誓,這個身體是自己與妹妹的生命共同延續下的產物,他絕不會輕易死亡,並會找到滅其親族的黑天使報仇雪恨。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是本來應該已經不存在的妹妹……

未命,是用以死之人的靈魂所製成的,難道真的如此巧合嗎……

「什麼?我才不叫艾露呢,人家是沙羅曼達,擁有最高級的緋皇之火的未命喔!你到底知不知道?」

不過眼前的少女──沙羅曼達,卻是一臉不領情似的搖搖手。

「不……這個臉蛋、這個髮型、這個緞帶,都是艾露擁有的呀……」

賽拉爾依然深深覺得,眼前的這個火爆的未命,正是自己最重要的,昔日為了自己而灰飛煙滅的妹妹。

「哼!看樣子你是認識人家的前世吧?我先告訴你呀,未命雖然有些會保有生前記憶,但像人家早就忘光光了!所以,要是你又叫錯我的名字,我就把你燒成烤人乾!」

沙羅曼達手僅是輕輕一揮,便使得周圍開始出現緋色的烈火,火焰的顏色與賽拉爾以往看過的任何顏色都不同,相當的澄淨而美麗。

「沒有……過去的記憶了啊,也是,這樣的奇蹟不可能發生呢。」

本來便是如此的,一心想著或許自己能夠贖罪,但實際上,眼前的少女已經不再是昔日的「妹妹」了。

僅僅只是,有著妹妹面貌的,一個性格完全不同的少女。

知道了這樣的現實,賽拉爾便顯得有些沮喪,不過依然強顏歡笑道:

「抱歉,吾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忘掉吧。」

然而,雖然剛剛才說過自己沒有前世的記憶,看到這位少男露出的表情,竟讓她感到深刻的不忍。

不希望他露出那麼傷心的表情,不希望他因為自己而難過,不希望他再度背負更多痛苦。

為什麼,會有這些想法呢?

「你、你到底對人家做了些什麼……為什麼人家會莫名其妙的不想要你露出這樣的表情呀!真是的……難不成連我都保有一絲前世的意念嗎……」

不知道這個心情為何物的沙羅曼達,正打算又跑到其他地方去冷靜一下腦袋的時候,腦中卻出現了另一道聲音。

──不要,拋下他一個人。

「什……什麼啊這是?為什麼人家會……」

──好不容易重逢的……

「啊!煩死了煩死了煩死了!什麼前世的記憶什麼過去的親人那些有的沒的人家才不管啦!你!因為你的出現太煩人了,所以我打算把你直接烤成人肉乾!覺悟吧!」

將周圍的火焰凝聚在手中搓成了巨大的火焰球,大小已經足以將整個賽拉爾包覆其中了。

「什……!」

未命居然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嗎?雖然是兵器型未命但這個強度也太誇張了!會死的!

「惹惱了人家的下場,你就在這團火焰中好好後悔你的無禮吧……欸?」

此時,不知道從那裡飛來了一隻相當巨大的、黑色的、會飛的六隻腳生物飛到了沙羅曼達的鼻子上。

當機了約五秒鐘後……

「有、有蟑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隨著一陣淒厲的哀號,沙羅曼達宛如失控般的瘋狂發射火球,但是慌張狀態下始終打不到這隻身手敏捷但不管怎麼看都只是來打醬油的小強。

「走開走開走開走開走開快走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面哭喊一面亂丟東西的模樣,著實就如外表一般是個小女孩會做的行為……前提是妳丟的如果不是會燒掉任何東西的火球的話!

賽拉爾深知再這樣下去這附近就真要被燒成一片灰燼了,於是一個手起刀落迅速斬擊,把路過的小強劈成了兩半。

「沒事了,沙羅曼達,蟑螂已經被我砍死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黑的滑滑的好噁心……欸?死掉了嗎?」

進入驚恐狀態的沙羅曼達頓時停下動作,盯著眼前砍死蟑螂的賽拉爾,接著……

「嗚哇啊啊啊啊啊嗚嗚嗚嗚嗚人家好怕好怕好怕!人家最不喜歡蟲子了啦!」

一個飛撲就把賽拉爾壓倒在地,死命的狂哭。

「呃……」

這位小姐,妳剛剛不是還想殺我來著嗎?

不過能在這樣沒有發生意外的解決這件事,似乎也不錯吧。

「好了,沒事沒事,如果不想看蟲子,回到隔離窗裡不就好了嗎?」

「人家才不要!裡面很無聊,而且沒有人陪人家說話。」

哭泣中的沙羅曼達,似乎回歸了她最原始的本性,變成愛撒嬌且軟弱的女孩兒。

「人家一直都是孤單一個人,沒有人理解也不會有人理解,所有來到這裡的人們都因為害怕人家的力量而不肯與我訂下契約。」

不停地把頭往胸口鑽,少女的孤寂與不安完整的表露出來。

疼惜著這樣的少女,同時也可能是潛意識中,想要對眼前這位可能正是自己妹妹的少女贖罪的心情,令賽拉爾下定決心。

「那麼,就讓吾,與妳簽訂契約吧。」

「咦……?真的嗎?」

盈滿著淚水的眼睛,緊緊地盯著。

「人家可是兵器唷!而且剛剛還想把你燒成炭唷!會很任性的一直跟你要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喔!即使如此還是願意嗎?」

「當然,吾不會出爾反爾,反倒是吾很擔心自己是否有成為妳主人的資格……」

沙羅曼達搖搖頭,笑了。

與當時同樣的笑容。

「能擁有如此溫柔、能夠包容人家的主人,人家非常、非常高興喔!」

輕輕地在賽拉爾的手背上吻了一下,一道火焰的印記浮現約一秒鐘後,又再次消失了。

「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契約證明,從現在起你就是人家跟隨的人了,請多指教囉,主人!」

帶著微笑點了點頭,回頭看看方才的兩位霍茨古人會不會對於自己擅自訂下契約而不高興。

「已經訂下契約了嗎?太好了!那麼沙羅曼達就是屬於大人你的未命了!」

「這次感謝大人的協助,平常這樣的未命應該都是屬於非賣品,這次破例賣給大人300P就可以了!夠划算吧!」

他們恨不得馬上脫手啊……

不過,這樣也好呢。

為了調查未命的資料而前來,卻得到了一個是以自己妹妹的靈魂製造的未命,也算是意外的收穫了。

如此強大又隨心所欲,卻有著善良心地的女孩,自此之後就是屬於自己的夥伴了。

「主人,你真的不會後悔嗎?」

「真的真的,因為沙羅曼達,你既然選擇了吾,就會乖乖聽吾的話了對吧?」

「嗚……」

沙羅曼達臉一紅,鼓著臉頰撇過頭去。

「那可不一定喔,哼!」

看來,還是個十足的傲嬌啊。

或許之後的日子,會比想像中的更加精采。

抱持著這樣想法的賽拉爾,便踏上回到日輪丸宿舍的歸途。

啊,對了,等等得問問沙羅曼達知不知道路呢,因為他完全不知道往哪裡走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84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楓雪飄零|賽拉爾·斯佩特拉|蛻變之聲

留言共 2 篇留言

星月羽翼
不愧是蘿莉控,未命居然是自己妹妹也太神030/(拍打

11-16 23:57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我當初就是為了要寫虐文才這樣設定=3=11-17 00:00
火焰
總覺得小賽迷路很久才回去(ry

12-05 23:00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大概有
12個小時(?12-05 23: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 後一篇:【蛻變之聲】旅遊貴族: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nsince2020給大家
Z3繪圖更新 來逛逛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