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決者與緋紅的滅孽者(中篇):迷惘的裁決者

作者:井爵│風色幻想 5~赤月戰爭~│2015-11-15 22:37:47│巴幣:2│人氣:95
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決者與緋紅的滅孽者(中篇):迷惘的裁決者

井爵
2015/6/15創作
2015/8/18修改

「愛蕾諾雅、愛蕾諾雅。」一陣呼喚聲從愛蕾諾雅耳邊傳出,終於讓恍神的愛蕾諾雅恢復神智。

「司利?發生什麼事了?」愛蕾諾雅雖然恢復意識,卻忘記剛才的經歷。

「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刻紋中傳出的聲音到底是誰?必須趕快通知警備局才行啊!」

「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頭緒。恐怕我們和伊札克被不明勢力當作目標了,不管對方是誰,再用一次通訊刻紋聯繫警備局吧。」

  這次通訊刻紋沒有傳出雜音,很順利的與警備局通話完畢。愛蕾諾雅提議搭乘假學蒸汽車前往警備局一趟,司利也點頭認同。一路上兩人的腦海裡還映著剛剛發生的大屠殺現場,那幅悲慘的光景想要忘掉也相當困難。

  假學蒸汽車平順的來到賽斯羅特的警備局所在,愛蕾諾雅仍然沈浸在思緒之中,司利則是顯的膽怯,跟隨在愛蕾諾雅身後。警備員出來迎接,一方面也派遣調查部隊封鎖了犯罪現場。一位相當老練的眼神落在愛蕾諾雅與司利身上,年紀約四、五十上下,是局裡資深的探長,開口問著:「你們兩位就是案發現場的目擊者啊,有沒有其他具體的線索可以說來聽聽?」

「是的,除了緋紅色的人影之外,還有從通訊刻紋中傳出的異樣聲音:『毀滅,依斯特里亞;執行者:伊札克、愛蕾諾雅、司利。』」

「光憑這幾句話也推斷不出什麼,必須有證物才行。」

「說到證物,探長大人,我身上攜帶著一個未完成的新型刻紋,說不定能成為破案關鍵呢!」愛蕾諾雅取出白色的刻紋,交給探長察看。

「這個刻紋的作用是連結未來與現在的時間軸,可以跨時空通訊的刻紋,但是理論還沒完成,因此只是個試作品罷了。」愛蕾諾雅解釋,探長聽了只是點點頭。

  擺弄著白色刻紋,愛蕾諾雅開啟位於刻紋背後的開關,白色刻紋開始發出吵雜的聲響。探長皺眉,因為從刻紋中傳出斷斷續續的噪音,並沒有愛蕾諾雅說的完整句子。

「咳咳,小姐,這就是妳說的線索,但是沒有任何具參考價值的內容。請你們以後有什麼新發現再來吧,不然只是浪費彼此的時間。」

「這樣呀,那我們先走好了。司利,走囉!」愛蕾諾雅拉住困惑中的司利衣領,大步邁出警備局。

  一路上,司利與愛蕾諾雅雙雙陷入了沈默,畢竟看到那麼怵目驚心的畫面,又失去唯一的線索,現在讓兩人煩惱的事情多如牛毛,不過愛蕾諾雅比司利更快打起精神,笑瞇瞇的看著司利的臉龐。

「遇到這種事情妳還笑的出來喔?我相當擔心伊札克是否還活著,還有想到論文還沒發表就遇上這種恐怖的事情,我就怒火中燒。」

「這時候就要更加冷靜與樂觀,不是嗎?畢竟我們可以找其他人幫助,警備局總是靠不住。」

  司利不得不贊同愛蕾諾雅的說法,目前的情況也不是至今遇到最糟糕的一次。在與愛蕾諾雅討論之後,司利心中有一個想法,就是將白色刻紋完成。

「只憑我們兩個的論文研究就要完成這個跨時空通訊刻紋?沒有伊札克的一臂之力恐怕相當困難。」

「這不像妳喔!做什麼事都自信滿滿的,為什麼突然之間就退縮了呢?」

「我就當作是你在鼓勵我,我又充滿自信了。」愛蕾諾雅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司利被她迷人的笑容吸引,差點撞上路旁的電線桿。

  兩人回到了賽斯羅特的研究區,開始準備完成白色刻紋的研究計畫。一雙不祥的視線卻在遠方緊盯著兩人的行動。

  案情陷入膠著,現場完全沒有殘留兇手的痕跡,愛蕾諾雅與司利一邊研究著,一邊也關注這起慘案,不過讓人苦惱的是,一次失去太多研究員與教授,導致許多研究案都被延遲,科技的發展速度也相對的減緩。

  對於這種嚴苛的情況,愛蕾諾雅與司利仍然埋頭苦幹,希望能早日完成跨時空通訊刻紋,此時,席捲而來的災難再一次衝擊兩人的生活。

「那是什麼?」賽斯羅特廣場聚集了人潮,並且對眼前的異象議論紛紛。

  緋紅色的身姿,一頭散亂的紅色長髮搭配不協調的端正面容,身穿奇特造型的衣服,飄浮在空中,一隻手握著賽斯羅特的地標——裝置在斐勒塔的大型時鐘上的秒針;穿透位於賽斯羅特廣場的大型指南針,奇怪的舉動加上顯眼的外貌引人注目。

「愚蠢的人類們,給我聽好。你們所創造出的罪孽已經無法滿足我了,為了能夠讓我暢快,先拿這座城市做為供奉我的祭品,獻出你們的生命來哀求我吧!」

「你是誰啊?敢在世界上最先進的城市中胡言亂語!」紅髮男子的一番話引來了人們的不滿與反駁,隨後紅髮男子雙眼炯炯有神,釋放出強大的殺氣,察覺到危險的人們這時才感到恐懼,紛紛逃離廣場時卻被不明的力量摧毀。

「探長不好了,賽斯羅特廣場出現了一個瘋狂的殺人魔正在大開殺戒!」一名警官氣喘吁吁的跑進警備局,而中年探長訝異的指揮部隊集結到廣場上,只見周遭被染紅一片,中間站著一位表情猙獰的紅髮男子。

  這時連老練的探長都感受到一股異常的壓力,內心不停的顫抖,本能驅使自己抑制住害怕的情緒,馬上指揮精銳部隊將紅髮男子團團包圍。紅髮男子露出慾求不滿的表情,一伸手就發出一股無形的力量,部隊的成員一個又一個被吞噬殆盡。

「這傢伙,是什麼怪物!」探長看到部下們生命逐漸逝去,趕緊發出撤退命令,自己則是朝紅髮男子開了數發煉金子彈,但是子彈碰觸不到男子,一一消融在男子四周。

  探長終於抑制不住內心的戰慄,也跟著剩下的部隊逃出廣場。但是紅髮男子轉移目標,移動到了科學研究區域,找到了愛蕾諾雅與司利所在的研究區,長驅直入,正在討論如何完成刻紋的兩人被緋紅的身影嚇著,一時之間想要逃出去,卻被紅髮男子擋在路中間。

「你是誰?為什麼要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愛蕾諾雅故作鎮定,身體卻本能的顫抖。

「我沒有名字,如果以人類的用語來稱呼的話,可以叫我滅孽者。我誕生於人類貪婪的本性所構成的孽之中。以孽為食,不過我覺得人類本身更加美味,因此這座城市將成為我的狩獵區域。」

「離愛蕾諾雅遠一點!你這個怪物!」司利拿著螺絲起子,鼓起勇氣面對眼前的滅孽者。

「我對你們兩個相當有興趣,可以的話,我不想傷害你們。」

「開什麼玩笑,伊札克和那些優秀的學者們都被你殺了,你還敢說什麼對我們有興趣?你最後也會殺了我們吧!」

「夠了,司利。冷靜一點,對方可是在跟我們溝通呀。」愛蕾諾雅伸出雙手搭在司利的手上,讓司利慢慢放下手上的螺絲起子。

「滅孽者,你有什麼企圖就講清楚,我們人類團結起來的力量可是不會輸給你的。為什麼對我們有興趣?」愛蕾諾雅嚴肅的質問,滅孽者嘴角上揚。

「妳也有聽到刻紋中的聲音吧?那是你們三人被選中,你們是特別的證明。因此我不會傷害你們,只是我需要你們的協助。」

  是否該相信眼前的滅孽者,愛蕾諾雅與司利心中都抱著疑問,不過滅孽者沒有釋出敵意,表示滅孽者的話語可信度應該相當高,加上被選中的三人應該有包括生死未卜的伊札克,愛蕾諾雅與司利互相點頭示意。

「那就說吧,需要我們幫忙做什麼?」愛蕾諾雅小心翼翼的問道。

「喀喀喀,你們三位執行者將幫助我的種族在這個星球上復甦,並且討伐我們的宿敵——『裁決者』。」

「這是你們單純的兩個種族的紛爭,為什麼需要我們的幫忙?」司利推了推眼鏡,疑惑的問道。

「因為我缺乏解開封印的力量,剛剛才在廣場飽餐一頓,但是不夠讓我恢復原本的力量,我需要你們用智慧創造出能夠讓我恢復力量的假學機械出來。」

「你剛剛在廣場殘殺我們的同胞,所以你的要求我們無法接受。」

  愛蕾諾雅與司利語氣堅定,眼中閃爍著無懼的自信,滅孽者則是陷入沈默,現場的氣氛開始凝重,滅孽者始終沒有釋出剛剛的殺氣,比之前還要更加的冷淡。

「如果只靠我自己一個,必須犧牲這座城市的所有人才能讓我恢復力量。有你們的幫忙,我相信可以減少你們不希望的事態發生。」

  愛蕾諾雅與司利聽完之後,也只能點點頭答應,但是提出一個條件,就是滅孽者不能再傷害任何市民,以此為前提,兩人願意開發喚醒其他滅孽者的假學機器。

「等待你們開發的時間相當無聊,就讓我在一旁看你們是如何工作。」

  愛蕾諾雅與司利戰戰兢兢,拿出一本又一本厚重的設計圖,仔細研究如何製造假學機械。

「滅孽者,我有個疑問,要做出怎麼樣的機械才能喚醒你的族人?」愛蕾諾雅神情嚴肅,質問著滅孽者。

「很簡單,只要能夠破壞綠之星世界樹的存在,就能解放對我的族人的封印。」

「你在開玩笑嗎?破壞世界樹相當於讓整顆星球陷入死亡,會危急綠之星上的所有生物!」

「我只強調破壞世界樹的『存在』,並不是真的毀滅世界樹。」

「你們需要的,是劃破次元的兵器,消滅世界樹的存在次元,才能解除星球對族人的束縛。」

「次元?你的意思是要破壞世界樹在空間中的穩定性嗎?這樣不是也會影響世界樹的生態?」

「放心吧!世界樹的存在雖然會被消滅,但是生態環境不會受到影響,猶如大海中被吞噬的一條魚,存在消失,但是周遭的環境仍然保持一致。」

  次元理論是最難鑽研的部分,許多學者耗盡一生在研究,卻徒勞無功。這點愛蕾諾雅和司利心裡都清楚,不過在眼前滅孽者的壓迫下,也不得不涉及這個領域的研究。

  同時,一個蒼藍色的身影從實驗區飛撂而過,目標是研究所中的滅孽者,一陣劇烈的衝擊撼動了整個實驗室,愛蕾諾雅與司利不禁膽戰心驚,只剩下滅孽者冷靜的注視這位不速之客。

「找到了,滅孽者。準備排除。」蒼藍色的身姿有著一頭蒼色短髮,身穿藍色的套裝,冷峻的五官與犀利的眼神,嚴厲的態度直盯著滅孽者。

「裁決者,要打我奉陪,但是要離開這裡到空曠的地方去。」

  裁決者跟隨滅孽者的背影離開實驗室,被留在一旁的司利與愛蕾諾雅相當有默契,開始攤開設計藍圖,準備將白色刻紋的製作完成。

「現在我們只能找救兵了,希望透過這個刻紋能夠聯繫到未來有力量的人們,跨越時空來幫助我們。」

「但是我們不確定未來有沒有時間機器,連現在要創造出來都有困難。」司利懊惱的述說,卻聽到門外傳來新的腳步聲。

「伊札克!」兩人異口同聲的大喊,伊札克眨了眨眼。

「先不要問我任何問題,我們優先完成白色刻紋和時光機的製作吧!」

  有了伊札克的知識,白色刻紋與時光機的理論被簡化不少,三人趁著裁決者與滅孽者不在的時間,逐步將跨時空白色通訊刻紋與時光機組裝。

  同時,滅孽者與裁決者來到了渺無人煙的地帶,裁決者二話不說就發動攻擊,滅孽者也發動攻勢,蒼藍與緋紅的軌跡交錯在天空之下,急速蔓延的敵意擴散到四周,兩人勢均力敵,暫時無法分出勝負。

「我說裁決者,只有你一個就想將我除掉?你的同伴上哪去了?」

「廢話少說,我一定要將你徹底排除!」

  裁決者手握一柄銳利的長劍,朝著滅孽者劈砍,隨著攻擊次數越多,劍的攻擊軌跡也越來越錯綜複雜,但是滅孽者笑著應對,不斷閃躲後,滅孽者拿出一把類似魔裝鎗的武器,擋開長劍的碰撞,朝著裁決者射出多發子彈;裁決者趕緊縮短距離,但是滅孽者的鎗也能應付白刃戰,兩把武器撞擊產生大量的火花飛濺。

  這場戰鬥持續了七天七夜還沒分出勝負,兩者都看不出疲憊的模樣。滅孽者忽然開口說道:「那群人類,不知道會不會耍小聰明,我沒時間奉陪了。」滅孽者避開裁決者的攻勢,準備回到賽斯羅特。

「休想逃!」裁決者的長劍擋在滅孽者的前面,執意要分出勝負。

「我問你一句,你的母星已經毀滅了,就算是現在殺了我,我的族人還是能夠侵佔這顆星球,到時候只會上演同樣的悲劇,只憑你一個能夠阻止我們滅孽者嗎?」

「更何況,你四散的同伴也只是冷眼旁觀,沒有介入這場紛爭的力量,你就這麼不自量力,所有的一切都認為自己一人就能解決了,省省力氣吧!你毫無勝算。」

「住口!今天我非把你們滅了不可,為了弔祭我的族人們!」

  裁決者氣勢如虹,將全身的力道灌注在長劍上,趁著滅孽者鬆懈的一瞬間,長劍精準的刺穿滅孽者的心臟,滅孽者咳出一灘血水,雙手抓住長劍,試圖將其拔出,裁決者越刺越深,直到滅孽者放棄掙扎為止。

  滅孽者的屍體往下墜落,裁決者冷眼看著滅孽者的身體摔個四分五裂才離開。屍骸殘缺不全的滅孽者靜靜的躺在地面上,裁決者來到屍體旁邊,再三確認滅孽者已經無法復原,才安心的回到賽斯羅特。

「人類,完成了嗎?」裁決者冰冷的語氣滲透到實驗室中。

「你是什麼人?和滅孽者同樣的種族嗎?」司利緊張的問道。

「滅孽者已經被我解決了,只剩下消除它在這顆星球上殘存的孽種才是我的使命。」

「它是裁決者,當初滅孽者襲擊議會的時候也是它保護我,我才能苟且殘存。」伊札克說明。

「時光機已經完成了,不過只有使用來回兩次就會報廢的限制,我們只有使用跨時空刻紋向未來的人請求救援,不然綠之星上殘留的滅孽者不知道有多少,我們的武器也不知道對滅孽者有沒有作用。」

「愛蕾諾雅、伊札克,事不宜遲,我們趕緊啟動跨時空刻紋。」

  愛蕾諾雅與伊札克點點頭,三人打開了連接刻紋的電力開關,白色刻紋在通電之後泛起了刺眼的亮光,並且投射出未來的景象到旁邊的牆壁上,同時傳來陌生的聲音。

「聽的見嗎?我們是依斯特里亞文明的人,希望能夠得到你們的幫助。」

  未來的影像逐漸清晰,浮現出艾因.利奇曼的臉龐,艾因疑惑的看著領主館新開發的通訊設備,一旁小莎正在調整通訊的影像畫質與音量。艾因聽到了愛蕾諾雅的聲音與看到了影像,興奮的說道:「太厲害了,小莎姐,我們正在與過去的人對話耶!」

「那邊的未來人,請聽我說明,我們的星球有數量不明的滅孽者存在,我們需要你們的幫忙。藉由我們這邊的時光機,加上你們的通訊刻紋,就能將你們送到我們這邊,請你們務必幫我們,為了人類能夠平安無事的生存下去。」

「滅孽者?之前被我們擊敗的滅孽者出現在依斯特里亞?」艾因不敢相信,趕緊找來韓德爾領主與西札爾,兩人聽了之後做出決定。

「沒有問題,如果不去消滅殘存的滅孽者,那麼過去的文明會被毀滅,現在的我們也無法生存。艾因,召集大家,我們接受這位小姐的請求。」

「艾因,利用雙子星號的通訊刻紋增幅頻率,讓整艘雙子星號都能夠覆蓋在通訊的音波範圍內,接著我再請這位依斯特里亞的小姐啟動時光機,將大家與雙子星號送到依斯特里亞。」

  艾因接受韓德爾的指示,快速的找回利奇曼旅團的成員,全員到齊,一同步入雙子星號,可麗兒與西札爾在操控室中,艾因用通訊刻紋聯絡韓德爾,韓德爾再聯絡愛蕾諾雅,愛蕾諾雅啟動了時光機,整艘雙子星號沐浴在奇妙光線之中,一眨眼就憑空消失。

  雙子星號穿梭在時間流動的空間之中,外面五彩繽紛的光影反而令人頭暈目眩,過了一個小時,雙子星號出現在賽斯羅特的上空,可麗兒將雙子星號緩緩的停在一片空地上,愛蕾諾雅與司利、伊札克前來迎接。

「想不到依斯特里亞的語言能夠與我們的語言相通。」梅魯訝異的說著。

「這是因為我們的文明就是你們未來的基礎,語言上也沒有多大的變化。」

「讓我自我介紹,我叫愛蕾諾雅,旁邊這位是司利與伊札克。」

「傳說中的七賢者愛蕾諾雅和伊札克?能見到真人實在太厲害了!」莉可驚呼。

「我們的實力還沒有到被稱為賢者的地步,不過你們知道我們的事情也蠻令人驚訝的。」

「歷史書中有記載你們的事情,那麼,愛蕾諾雅女士,接下來我們該如何做呢?」西札爾面容嚴肅,愛蕾諾雅立刻回答:「滅孽者的存在還沒有被公開,封印的地點似乎在世界樹那邊,我們需要你們帶來的交通工具,加上這位裁決者一同幫忙。」

「全身上下都是藍色,這位裁決者也太時髦了吧?」梅魯打量著裁決者說道。

「滅孽者由我討伐就夠了,你們人類不用插手。」裁決者語氣高傲。

  艾因聽了相當不是滋味,當場要跟裁決者討價還價,卻被西札爾遏止,愛蕾諾雅也出來打圓場。裁決者則是無視其他人的不滿,逕自要離開,伊札克為了挽留它,只好說著:「這群未來的幫手實力可是匹敵滅孽者全體的喔,不要小看他們。」

「我們就出發到世界樹吧,那裡可是封印滅孽者的大本營。」

  可麗兒進入雙子星號的駕駛艙,伊札克從後面搭話:「這位小姐,妳和瑟莉絲好神似啊!我們是否見過面?」

「伊札克,現在不是泡妞的時候,認真一點。」司利冷冷的說著。

「那麼,請各位坐穩了,世界樹座標已經輸入了,雙子星號馬上起飛。」

  雙子星號順利升空,朝向世界樹前進。過去的綠之星環境充斥著廣闊的綠林,與湛藍的海水,自然愜意的景色讓利奇曼的大家大開眼界。

「想不到綠之星處在沒有黑霧侵蝕的環境下如此美麗,真希望未來的世界黑霧也能全部消滅。」艾因讚嘆。

「根據座標位置,已經快要到達目的地了。」可麗兒報告,大家蓄勢待發。

世界樹

  維持綠之星生態環境的世界樹,周遭遍佈著黑霧森林,也有大量凶猛的魔獸駐足,光是要讓雙子星號找到位置停泊就是一道難題。不過伊札克精準的指出離座標不遠的森林,剛好有一個大的空地,加上附近沒有魔獸棲息,正好成為降落的理想地點。

「我們三人就在雙子星號內待機,剛剛可麗兒已經告知我們如何操作了,一有危險我們會開雙子星號過去接你們。」愛蕾諾雅說道,與司利和伊札克三人決定留在雙子星號內部,並且以通訊刻紋聯絡利奇曼旅團。

  裁決者已經得知滅孽者被封印的地點,作為嚮導走在前方,其他人戰戰兢兢地跟在後方。

  越是深入森林光線顯得越微弱,四處傳來魔獸的吼聲,卻沒有主動接近,可能是感受到裁決者身上的殺氣,魔獸們不敢班門弄斧,只有老老實實的躲在一旁。

「裁決者,你確定滅孽者群被封印在這個地點?」西札爾拿著乙太探測器,不可置信的說著。

  裁決者停下腳步,大家放眼望去,只見巨大的世界樹根部裸露在外面,盤根錯節的根形成複雜的通道,在通道盡頭有一扇巨大的門聳立著。裁決者一語不發,逕自往前進。

  跟隨裁決者的腳步,大家停止在巨大的石門面前。只見裁決者唸唸有詞,巨大的石門緩緩開啟,裡面一片漆黑,沈默的裁決者此時說道:「你們可以回去了,這裡面的滅孽者就由我來消滅。」

「我們不知道敵方數量多寡,要憑你一個人很難全部打贏吧?」費特問著,裁決者發出不削的聲音,回答:「光憑你們人類是辦不到的,不想扯後腿的話就幫我清光附近聚集的魔獸吧!」

  眾人警戒,後方聚集了大量的魔獸,裁決者無視大家的行動,步入通道之中。正當艾因想要叫住裁決者時,魔獸群開始發動攻擊,利奇曼旅團不得不迎戰。

  深暗的通道裡,裁決者快速奔跑著,直到見著一團巨大的物體,裁決者才停下腳步,喃喃自語:「現在就將你們解放出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82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風色幻想 5~赤月戰爭~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irstte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 後一篇:風色幻想六外傳-變調的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nsilee大家
微解封,柴柴帶大家來林場探險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