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那一天我被命名為變態

作者:楓葉│2015-11-15 14:45:32│巴幣:4│人氣:156


      四月的清晨,準備上課的鐘聲正響著。學生們正為新一年快要開始的新學期紛紛趕著步入校門。我站在一所高中的屋頂上往下方的操場大門觀看。我仔細觀察著今年入學的每一張新面孔,臉上不禁浮現出輕浮的笑容。
 
      這所高中是我的家,自我有意識開始就從沒離開過這裡。
      過去這裡的生活相當苦悶。我在這裡受盡冷漠,無論是學生、老師甚至是學校保安,全都對我不聞不問。盡管我很努力的在製造事端但卻從來沒人會注意到我的存在……而我就在這樣的地方;在這種環境;在這般的情況下我已經渡過了不知多少個寒暑。
      不過,現在的我不想再引人注目,倒不如說我已經學會了享受這種獨自一人的自由,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的樂趣。
 
      就在我回味當年的時候,校門正跑來兩名女學生。
      左邊這個黑色長直髮美艷動人,臉蛋偏圓但卻不令人覺得是胖的恰到好處,身材高挑,應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而且雖說她正跑著,但無論是動態還是氣質都像大和撫子的,優美到極點!要說她是哪裡的大小姐也不為過。

      而另一個看來……嗯,也不算差。及腰的長髮束成了馬尾再配上瓜子臉孔,樣貌算是清秀。至於身材嘛……該說是幼兒體型?也許在某圈子內很受歡迎,但至少我不好這個。
      嗯?她們倆身後都背著一卷用布包裹著的東西,大小姐的比較短,豆丁妹的差不多跟她身高一樣長。我經常看到弓道部的人都帶著一樣的東西,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弓吧?
      說來我對弓道雖不太認識,但她們不是應該換過來嗎?那豆丁妹的小個子用這樣一把跟她身高不成正比的長弓……她拉得動嗎?不過算了,比起這個……
 
      「看來今年的新生質素很不錯嘛……尤其是那個大胸妹子,嘻嘻……」說出這麼一句不知廉恥的對白的我,急不及待的脫下了褲子,做起更不知廉恥的動作來。
 
      我死盯著那黑長直大小姐奔跑時胸部的搖擺,手也跟隨節奏的搖動著。
      「不錯不錯!真是不錯!看來之後的數年我有樂子了!呵呵……」
 
      我一邊喘息著一邊手上的動作愈來愈快,正當快要到達頂峰之際。那個身材殘念的豆丁女孩像是被某種東西吸引般,突然抬頭向我所在的屋頂一望,同時她停下了腳步,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呆站在那裡。
      那一刻我第一次感覺到被人投來刺熱的目光。這感覺頓時使我全身發毛,手也不禁停了下來,就這樣順著目光的來源——跟她對望著。
 
      「陽子小姐?怎麼了?再不快走要遲到啦。」我們的對望持續不到兩秒,那名黑長直大小姐發現友人突然停下,就回頭問道。
      「嗯……沒、不!沒什麼!等等我啦,小千!」
      那名叫陽子的女孩收回對我的目光。快步走過學校的操場,追上正在等待她的友人,消失在我眼底之下。
 
      「不可能……」剩下留在屋頂的我精神彷彿的在喃喃自語︰「可是……不會有錯!她,那個豆丁妹!她看得到我!」
 
      我這樣驚訝,不是因為我正在做的事情被看到,而是她能看到我這件事本來就很不正常!你問為什麼?
      啊……抱歉,我沒跟你說清楚。
 
      因為我是幽靈。
 
 
      幽靈,是人類死後的靈魂因為生前對現世的留戀而希望留下來完成的現象。可是我卻沒有生前的記憶,所以要是問我留戀些什麼我也說不上。而且事情過了這麼久我也已經沒心情再煩惱我的前生來世。不過,我現在的心情就跟我初初發現自己是幽靈時一樣迷茫。
      ——這些年來從來沒有人可以看見我……到底她是什麼人呢?
 
      這迷題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雖然我隱約察覺到些許危險的氣息,但與其終日擔驚受怕,還不如去一探究竟。
      沒錯,大不了再死一次罷了!
 
      這麼想著的我找到了她們身處的班級,正當我想穿過牆壁進入班房時,我又再嘗試到一次我未知的體驗。
      在我快要碰到牆壁的瞬間,一股電流從我面前通過。然後我的身體像是被一道強大力量向後推開似的,使我從牆壁往後彈開。我被那力量推倒在地,驚魂未定的我狼狽地爬了起來,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道眼看與一般無異的牆壁我竟然穿不過去!?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信邪的再伸手觸碰牆壁,這次傳來的是輕微的觸電感。因為我沒有很用力的關係,牆壁也沒有很大的反作用力。
      ——這到底什麼回事了?而且……我怎麼覺得這觸電感有點似曾相識的……
 
 
      牆壁的另一邊——
 
      「果然是惡靈嗎……」陽子看著今早貼在班房牆壁上的人型紙符在閃閃發光,若有所思地說。
      「怎麼了?」同樣的動靜也驚動了坐在旁邊的千和。
      「我佈下的結界剛有被衝擊過的痕跡,應該是今早見過的那個幽靈。」
      「就妳說的那個變態幽靈嗎!」千和說著提起了掛在桌子旁的長條狀布袋,一副想要馬上衝出去的樣子。
      「冷靜點,小千!」陽子見狀立馬按住千和的肩膀︰「我們還在上課啊,就算要動手也得等放學之後吧!」
      「可、可是我實在不能忍受那卑賤的幽靈今早對陽子小姐妳做出那些……那些下流的事來!」千和掙開了陽子的手,激動地說著站了起來。
 
      「那個……南條同學?」
 
      千和回過神來只見全班的同學和老師都望著自己,她不禁為自己的失態感到無比羞恥。發現好友當機的陽子也馬上站起身來打圓場,說︰「沒事沒事!她只是肚子太餓亂說話而已!抱歉!」
      陽子盯了一盯千和,眼神彷彿說著︰「就說嘛!」的樣子把千和拉回座位。重新坐下的千和滿臉通紅,慚愧地低下頭來。
      在一片笑聲過後,課堂總算回復平靜。
 
      「小千。」
      這時陽子再次叫道坐在身旁正害羞到無地自容,一臉快要哭出來的好友。
      「對不起……陽子小姐。」
      「唉……」陽子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輕嘆了一聲,繼續說︰「小千!我們雖然有分家主家之別,但現在又不是在陰陽院就別再叫我小姐了。我不是說過了嗎?在出來修行的這2年中,我們是平等的。」
      「是的,陽子小……」千和回應著,隨即感受到來自好友的視線,連忙抹去眼角的水珠,笑著改口︰「果然還是陽子對我最好。」
      「當然!誰叫我們是青梅竹馬!」陽子停頓了一下,再說︰「剛這麼一鬧我們太顯眼了,除靈一事我們改天再動手吧。」
      「哼!算那變態幽靈走運!」千和聽到立即又回復神氣,咬牙切齒的道。
 
      陽子看著好友時哭時笑,時喜時怒的樣子,嘴角不禁浮出微笑。可是她心裡想著的又是另一回事。
      ——我不能再依賴小千,要是我在這2年還不能成為獨當一面的陰陽師,我怎麼能對得起北條家的威名!怎麼對得起父親大人的對我期望!所以這小小的惡靈……今天就由我自己來收服!
 
 
 
      午休時份,下課的鐘聲一響,無數的學生不約而同地圍住陽子跟千和的座位。他們開始巴結起這位外表高貴,但因為剛剛犯傻被套上吃貨屬性的萌萌大小姐。
      「南條同學!我們一起吃午餐吧!」
      「才不要!南條同學應該跟我一起熟習校園才是!」
      「南條同學妳有想參加的社團了嗎?請務必告訴我妳喜歡的社團!」
 
      一堆各色各樣的問題跟邀請一時令千和應接不暇,而不是風暴中心的陽子沒趣地慢步離開了班房。
 
      「就說了我不想這麼張揚嘛,難道這2年就不可以過正常點的高中生活嗎?」
      陽子說著正打算前往小賣部,但她突然感覺到一陣寒氣。這寒氣令她回想起今早的事。
 
      「對了,我差點都忘了你的存在呢。惡靈君!」陽子說著回頭一看,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直在班房門口待著的我。
 
      「真是有膽量呢!吃過那點苦頭了竟然還不……跑……」她說著開始向我上下打量,然後突然間滿臉通紅的大叫︰「你怎麼還不穿褲子啊啊啊!」
      「啊!抱歉。一直以來都沒人看到過我,我都不記得要穿回褲子了。」我看了一下我的下身,用手一撥,馬上變成穿了褲子的模樣。然後我繼續說︰「那個……妳知道我是幽靈那就好說了。雖然我已經死了很久,但難得終於有人能看到我,所以我想跟妳認識一下。我們來當個朋友好嗎?」
 
      說完我握住了她的手。
      「喔!果然也碰得到呢!」
 
      大叫一聲之後一直沉默聽著我七嘴八舌說一堆的她,在我握起她的手的瞬間全身抖了一下。然後死盯住被握住的手,斷斷續續地說︰「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你竟敢用那髒手碰我!?死變態!」
 
      陽子怒吼一聲,用力地掙開了我的手。然後她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堆人型紙符往四周一散,手中結印,口中念念有詞。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她念著念著,四散在空中的紙符不自然的飄至五個不同角落,並發出一陣強光︰「封!」
      陽子語出聲落,強光驟然消失。
 
      我張開因強光而閉上的眼睛,發現四周景象突然變得一片灰暗。因剛才動靜而吸引到來的人們也突然眼神呆滯的四散,彷彿我們之前的囂鬧從不存在似的。
 
      「我已經斷開了這個空間的因果,你是逃不了了,給我乖乖受死吧!變態!」
      「呃……有事慢慢說嘛……」
      「廢話少說!小千!」陽子大聲叫道,但隨即一呆,輕輕地說︰「對了……是誰剛說了不可再依賴小千的來著。」
      ——可是怎麼辦?我一時衝動都沒有帶家傳靈弓.『櫻』進來就張開了結界,而且為了張開這結界紙符已經用得七七八八……對了!我還有牠!
 
      只見陽子又拿出一道紙符,但這張跟之前的有著明顯的不同。之前的都只是些人型的紙張,但這次說是紙糊的人偶還比較貼切。
      「出來吧!犬鬼!」
 
      陽子一聲令下,那人偶頓時被一道黑氣覆蓋。從人偶中湧出的黑氣愈來愈濃,然後一隻跟成年人一樣大的黑犬漸漸成型。
      那隻黑犬掙開了雙眼,牠眼中透露出無比的殺意使我不寒而慄。
 
      接著,那頭黑犬竟然張口說話了。
      「所以呢?主人……有什麼吩咐的。」
 
      陽子被黑犬突然一問,顯得慌張起來︰「這個嘛……犬鬼!吃了他!」
 
      「就這種小鬼?像他這種程度的地縛靈有需要到我動手嗎?」黑犬用不以為然的語氣再次問道。
      「你、你說什麼!我是你的主人!我叫你做你就得做!」陽子說著舉起手上的人偶,對黑犬說道。
 
      這時黑犬轉頭踏步走向陽子,陽子見狀不禁退後了幾步。她舉著人偶的手也不自覺地抖震起來。
 
      「這個嘛……」黑犬愈走愈近,然後咪起雙眼的盯著步步後退的陽子︰「主人喔……妳真的是我的主人嗎?」
 
      「快逃!」我看到黑犬身上的黑氣突然大增,馬上大叫。
 
      黑犬張口就向陽子咬去,陽子情急之下隨手就把手上的人偶朝牠一擲。黑犬咬破人偶之後再次被一團黑氣包裹,然後發出震耳的笑聲。
      「哈哈哈哈!小妮子!我得謝謝妳放我自由,我終於不用再為你們這該死的陰陽師做牛做馬了!」黑煙散去,出現的是身高3米,有著紅色皮膚,頭頂長著獨角,手拿巨鎚的巨人。
 
      「赤、赤鬼?」陽子驚訝地說︰「我沒聽說過犬鬼被封印前是赤鬼啊!」
 
      「作為謝禮,我會把妳第一個吃掉,不過在這之前……」赤鬼抬頭望向四周,說︰「這礙事的結界還是先破壞掉。」
 
      只見牠巨鎚一揮,陽子佈下的結界彷如玻璃般碎裂。
      「怎麼會……」看到自己的結界被赤鬼輕易打破,使陽子大受衝擊。
 
      結界破裂,因果連接。赤鬼這般的龐然巨物突然出現在學校走廊,馬上引起一陣恐慌。
 
      「很好很好!就是這個氣氛!」聽到四周的尖叫,赤鬼卻很高興的在說︰「不過這裡好像有點擠迫……」
      說著又用巨鎚往隔著操場的牆壁敲去,學校外牆馬上穿了一個大洞。
 
 
      就在牆壁倒塌的同時,一道寒光從煙塵中閃出。接著聽到赤鬼的一聲哀號,像是受了傷一樣。
      然後那人退到我們的旁邊,手中拿著一把武士刀。
 
      「對不起!我來遲了!沒事吧?陽子小姐!」千和擺好架式的警戒著煙中的赤鬼,同時問道。
      「小千……我……」陽子則是六神無主的回應著。
 
      千和把手中拿著的另一卷布袋伸向陽子︰「因由等下再說!我把『櫻』也帶來了,現在先重新展開結界吧!再這樣下去會有人受傷的!」
 
      「好樣的!妳這小妮子竟敢斬我!」赤鬼說著從煙霧中衝出來。
      「等我來牽制住牠!」千和等不及陽子的答覆只好放下布袋,衝前迎敵。
 
      赤鬼揮舞著巨鎚,千和不敢硬接。但巨鎚所到之處紛紛都變得千瘡百孔,這樣下去在千和被擊中之前,學校就要撐不住了。
      「陽子!」
 
      發現好友還沒有動靜的千和心急如焚的叫喚著陽子的名字,但陽子卻如行屍走肉般跪到在地,只會望著眼前發呆。
 
      「喂!豆丁妹!妳是陰陽師吧?快想辦法啊!」我在旁邊叫道。
      「不行的……完了……陰陽師的生涯,北條家的名聲,我的人生全都完了……」
      ——赤鬼現在已經完全解開了封印,單憑我們的實力是打不過的!除非父親大人或是哥哥大人們親臨,不然要打倒牠是沒可能的!我實在不應該把牠偷出來的……
 
      就在同一時間,千和終於避無可避,受了赤鬼的一擊。力度之大使她吹飛到走廊的另一端,同時她手中的武士刀也被打脫,離她落地處數尺之遠。
 
      「哼哼……煩人的傢伙終於趕走了,這下子妳準備好受死了沒?前主人?」赤鬼走到陽子的前方,意氣風發地問。
 
      「逃……逃啊,陽子……」千和淹淹一息也還在叫著陽子離開。
 
      ——看到這情景的我如果再不站出來我真是枉為男人!
      結果就在我思考的瞬間,身體不自覺地踏前了一步,站在陽子的前面。
 
      「哈哈!小鬼!別心急送死嘛!等我吃完主菜之後就輪到你了,所以在這之前……先給我走開!」赤鬼嘲笑著我,並伸出牠的巨手想把我撥開。
 
      就在我快要被那巨手擊中的時候,一陣香味使我腦中突然生出了一個念頭,一個連我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念頭。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定!」
 
      就在我結好手印,說出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那巨手就在與我毫髮之間停下。我也不知道我何來這種力量,但我卻清楚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怎樣做。
 
      「怎、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會動不了的!」赤鬼慌忙地掙扎著,想要解開我的咒術。
      而我則彎身撿下地上的布袋,輕聲地說︰「果然……好久不見了,櫻。」
 
      「一陰,一陽之謂道……」我說著解開了布袋的繩子,拿出一把散發著櫻花香味的長弓︰「陰陽互相對立又相輔相成,取之平衡,方能生森羅萬象。」
 
      我左手持弓向著赤鬼,把雙腳拉成直線並左右邁開,接著我把『櫻』朝向前方,右手則放在腰間,這正是弓道正宗的執弓姿勢。
 
      「陰陽師之所以強大,不是因為他們能取陰之長補陽之短。是因為他們把自身的強大發揮至極致,才能做到陰陽平衡。」說著我右手做出虛拿箭矢的動作,並搭箭上弦。
 
      「所以總是把『不行』掛在嘴邊,是永遠不能成為真正的陰陽師的!」說完最後一句,我雙手舉起。一手握弓一手拉弦,左手向著赤鬼的面上拉開,右手則繼續向後伸延。
      「你這小鬼!我不知你是用了什麼妖法!但你別想這麼容易殺得了我!」赤鬼怒極大叫,但依然動不了分毫。
 
      「天行地奉,邪能陰陽,勾念妖使,契走來山。」我無視著赤鬼的怒吼,口中念出咒語。本來空無一物的弓弦上開始聚集由靈氣形成的箭矢。
 
      聽到這句咒語的赤鬼臉容由盛怒瞬間轉變為驚惶,向我說道︰「你……你……」
      我沒等牠說完就放開了右手,箭矢化作一條光柱穿過赤鬼的頭顱。然後赤鬼那龐大的身軀在數秒間化作一堆沙子,吹散在殘缺不全的走廊之中。
 
      「呼……」我深呼吸了一下,把手放低並回頭問道︰「明白了?」
 
      只見陽子雙眼發光的看著我,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給聽進去。她看了好一會之後,嘴巴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說話來。
      「你到底是什麼人?不!你到底是什麼鬼!為什麼身為幽靈的你可以用陰陽術的!」
 
      「我不是說我連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嗎?拜託,妳到底有沒有聽我說……」我沒好氣的回應著,但在這時候本應在我手中的長弓應聲落地。
      我連忙看著自己的下半身,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得相當模糊。
 
      「糟糕!你剛才的一擊把維持你存在的靈力都用光了!」陽子大驚的叫道。
      「嘛……反正我早就死一次了,不在乎多死一次啦。」我完全沒有絲毫動搖的笑著回應。
      我在想——遇見並救下她們,這也許就是我存在的理由吧!
 
      「你在說什麼傻話!」可是陽子的反應卻不如我的預期。
 
      「堂而皇之的說了一堆大道理,然後在殺掉我的式神後花光靈力消失這般不負責任的行為,你覺得我會原諒你嗎!」
      「不然你還想我怎樣?」我攤開雙手一臉無奈的樣子。
 
      陽子聽完,輕輕咬破了下唇。把她正滴著血的朱唇貼在我的嘴上,突然一陣血腥的味道從我口中向全身漫延。
      我腦袋一時一片空白,直到她紅著臉把嘴唇在我身上移開,我才反應過來︰「妳妳妳幹什麼了!」
 
      陽子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我,然後她這次主動握起了我本來已經消失了的手,道︰「當然是要你負上責任啦,笨蛋式神!」
 
      在這一刻,我從她的瞳孔中,看見了我的存在。
 
      「給我等一下啊啊啊!」在氣氛正好的時候,千和一拐一拐的叫著走來。
 
      「呀!小千!妳沒事吧?傷得重嗎?」陽子聽見了千和的叫聲才如夢初醒,關心起她的友人來。
      「你你你!你剛剛對陽子小姐做過什麼來著!」陽子走過去扶著千和,但千和卻指著我破口大罵。
      「小千,別這樣啦!怎說他也算是救了我們嘛。」
      「陽子!這契約儀式妳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我從未聽說過有這種……這種……」千和說著停頓了一下,突然一改前言︰「就算要吻也應該吻我啊!」
      喂!原來重點是這個呀!
 
      「之前不是有一部關於烏鴉的動畫嗎?裡面的女主角也是這樣跟男主角達成式神契約的。這種情節我一直也很想做一次呢!」陽子完美地無視了千和的後半句。
      「什麼?動畫?」這次輪到我咋舌了︰「妳說妳為了一己私慾就拿動畫裡的劇情來救我?」
 
      「你有什麼好抱怨的?你剛不是很豁達地說死了也沒差的嗎?很好啊!你快回去死一死,順便把陽子小姐的初吻給還來!你這個死變態!」沒想到卻引來千和的連珠炮發,同時我突然感到我今早對千和的印象被徹底的破碎。
      「對了!」聽到這裡我突然發現了盲點︰「既然這不是正式的契約法,那為什麼我沒消失了?」
 
      可是這問題再次換來千和不肖的目光。
      「這是當然的!血液是靈力的主要來源,你喝了陽子的血當然補充了你的靈力啦……」突然千和向我投來的目光由冷漠變得刺熱,更向我飛撲而來︰「就算是反芻也好!給我陽子的血!」
 
      「幽靈哪來反芻這機能啊喂!」我連忙躲避,然後向陽子問道︰「她一直都這個樣子的嗎?」
      「吓?你說什麼?」
      「好了,我懂了。」只見陽子用問題回應我的問題,我也沒好氣再問下去。
 
      「好了!總之我們現在先收拾殘局!對吧?小千!」陽子提出了我們早就應該要做的事。
      「切!之後再跟你算帳!」千和不爽地盯了我一眼︰「不過啦,現在事情鬧得這麼大,看來我們躲不了被處罰了……」
      說完千和的臉上被恐懼的氣息包圍著。
 
      「也是呢,修行剛開始就搞成這種田地什麼的……」陽子看著四周的環境,苦笑了幾下︰「對不起,小千!都怪我……」
      「完全沒有這回事!要怪也是怪我保護不周!所以我們一起回去請罪吧!」
      「謝謝妳,小千!」陽子說著就跟千和在我眼前,用著蒼涼的背景演著姊妹情深的戲目。
 
      ——跟這兩個人拉上關係大概會很麻煩……我還是乘機離開比較好……
      就在我正想後退穿過牆壁逃走的時候,陽子轉頭望向我,道︰「所以你會跟我們一起回去受罰的吧?邊太君!」
 
      「喂喂!剛剛妳也有在聽吧?我還不是妳的式神!而且可不可以別用這種同音異字來當名字啊!」
      「但你確實奪去了我的初吻不是嗎?你敢說你不是變態?」
      「這個明明……」這時我看到千和一臉凶神惡煞,彷彿說著『在你把陽子的初吻還來之前你別想跑』的樣子,我只好把後半句吞回肚子。
 
      「很好!即是沒意見啦!」跟千和的臭嘴臉相反,陽子笑容滿臉的說︰「遲來的自我介紹!我是北條家第十三代堂主的女兒,北條陽子!這位是我的侍從,同時也是青梅竹馬的親友,南條千和。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了!邊太君!」
 
      「是是……」我嘆了口氣,不情不願地回應著。
      ——看來這兩個麻煩跟這個名字我也是逃不了了。

                                                                                                                      

      大家好!是失蹤多年的小弟!
      呃……這次試著寫了個不是同人的作品,我想假如要我原創,我的故事大概就是這種風格吧?
      這次是一篇性的試驗文,如果大家對這故事有興趣的話我才會考慮寫下去かも(X

      雖然大家也許忘了,但我還是得說一句。
      多謝支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77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好運
楓葉大,好久不見,我是來催文的(喂
這次的故事感覺很有趣
女主角居然用跟某鴉一樣的方式締結契約阿
而且男主也會用陰陽術,感覺之後就會被復活
另外希望能繼續更新艦娘的同人文

11-15 20:27

楓葉
是天雷耶!(指
好久不見,我是來被催文的(什麼鬼
感謝您事隔這麼久也來支持,小弟淚如雨下了_(:3
話說竟然還有人想看我寫的艦娘文……(抹眼淚)……這個嘛,還請容我再構思一下
如使大大失望,敬請見諒!11-15 20:58
好運
畢竟這是第一次自己的腳色被寫成主角當然希望能看到結局XD

11-15 22:19

桐月ぽい
那一天我看到楓葉終於回坑

11-16 17:41

楓葉
那一天我看到桐月終成達人11-16 18: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aple0sno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小時的距離【下】... 後一篇:【隨筆】笨蛋遊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k1111大家
大家好~小屋內有新的繪圖作品,歡迎大家進來看看喔~,這次是自己"繪型"的【完整海報】插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