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11. 純粹的藍與不純的白 (下)

作者:二迴林│2015-11-15 12:01:09│贊助:20│人氣:163
 
  「哇啊──!」
 
  一股強烈的力量牽引著我,使我重重摔向了地面。
 
  好痛……腹部有著一股不協調的疼痛感,但曾經存在的傷口卻已不在了。復原,應該就是合體成功的最好證明。
 
  「碧雅……」
 
  模模糊糊……她的輪廓才慢慢浮現在眼球之上。
 
  「嗚咪!」而烏米帕則是蹲在了她的一旁。
 
  「啊……啊……哈……」不知為何地感到身體相當沈重,站不起身,就如同被鉛塊綁住了手腳一樣。但我盡可能的驅使著身體,哪怕只能用爬的也要爬到她的身邊。
 
  真的……成功了嗎……
 
  「劾……」她張開了眼睛,呼喚著我的名字。
 
  直到這一刻,我才有了成功的真實感。
 
  「太好了……太好了……」
 
  「我……變回來了嗎?」
 
  「嗯,嗯!」滿心喜悅。
 
  「真的嗎……真的嗎……」她試著舉起自己的手,卻發現連抬起都很吃力,於是我趕緊將她的手握起,讓她能夠看個仔細。
 
  「妳看,沒問題的……對吧……」
 
  「呵呵……」碧雅苦笑了兩聲,將佈滿縫線的手放了下來。「我現在……是不是很醜呀……」
 
  她的長髮沒有了光澤,枯燥而蒼白,肌膚也沒有什麼血色,全身上下更是滿滿切割過的傷痕,但我可以肯定眼前的碧雅無疑的就是碧雅。
 
  「沒有那回事、沒有那回事啦!」不管她變成了什麼模樣,她都是碧雅。
 
  「帕!」烏米帕也像是支持我的看法似的,應出了聲。
 
  「謝謝……能夠再一次看見你們,已經很滿足了呢……」
 
  「喂喂,別說這種像是要生離死別的話呀!要看的話,未來的日子肯定會讓妳看到不想看的啦~」
 
  「呵呵……」
 
  說到這,烏米帕搶先一步抱住了她。
 
  「嗚咪咪~」
 
  這片景色讓我再也控制不了情緒,伸出手,一把將碧雅連同烏米帕緊緊擁進了懷中。
 
  「──歡迎回來。」
 
  但是碧雅回應的卻不是應對的話語。
 
  「很痛……」
 
  「咦?」我連忙將她放開。「抱歉,是不小心弄痛妳的傷口了嗎?」遍佈全身的縫線,一看就是很痛的呀……「對不起。」我為我的粗心再次道了聲歉。
 
  她雖然搖了搖頭表示著不要緊,但任憑誰都看得出碧雅此刻的虛弱。明明成功變成了魔法少女卻沒能回復那些傷痕嗎?
 
  「嗚咪!」烏米帕高高舉起了魔法結晶,提醒了我另一件事。
 
  「對了!空氣!」真的是太粗心了。不淨的空氣連我這健康成年男子都承受不了,何況是有傷在身的碧雅。
 
  「這個是……」
 
  「嗚咪咪.帕~咪咪.帕!」
 
  「可以呼吸的魔法道具,放在媽媽身上。她是這麼說的。」我很自然地當起了翻譯員,為碧雅翻譯她聽不懂的烏米帕語。
 
  「謝謝。」
 
  「嗚咪~」
 
  「不過……我與烏米帕已經用掉了超過一半的量,剩下的一半恐怕不夠我們一同離開這裡。」
 
  「咪咪咪!」
 
  「那該怎麼辦嗎?其實聽到結晶只能維持四須臾時間時,我就覺得應該不夠我們一塊兒進來又一塊兒出去了。那時的我是想讓方殼停止運轉的話,就不需要擔心煙的問題。可是都把方殼掀成這樣了,它似乎也沒有停止運轉的意思……」我望向四周殘破的場景,從大房間這兒甚至能看到很高、很高、很高的天花板,不同這個樓層的天花板。
 
  「不止這些……」碧雅張開了口。
 
  「不止這些?」
 
  「至少……還有一層……洗腦的房間,大概和這兒差不多大。」
  
  「洗腦的房間?」一時沒有想到那是什麼意思,遮住嘴的時候已經全說了出去。
 
  「他們施展控制魔法的儀式空間……」她握住了那滿是刀痕的手臂,雖然簡稱為儀式,但那個過程到底有多麼可怕……我無法想像。
 
  「抱歉。」
 
  「不要道歉……說起來,我該好好面對……這經驗……會是很珍貴的資料。」
 
  「碧雅……」她如此的勇敢,我又怎能如此窩囊,「一定要一塊兒出去,絕不會讓碧雅的努力白費的……就這麼說定了喔!」
 
  「謝謝……」
 
  「嗚……一直道謝的碧雅好奇怪呀,這樣一點都不像碧雅。」
 
  她聽懂我的意思,輕輕的笑了一笑:「輕浮蟲。」
 
  而後,我也予以了她一抹微笑。
 
  「嗚咪咪……」氣氛感覺正好的時候被烏米帕拉回了現實。
 
  「可是該怎麼到下一層去……確實這是個相當重要的問題。」
 
  烏米帕的魔力還未回復,要使用審判之劍來劈開這層地板應該是做不到的,就算勉強使了出來,沒有剩餘的魔力應對接下來的未知也是不行。
 
  碧雅則是不列入考慮,她的身子太弱了。剛剛那次合體時,對身體進行的自動治療應該就耗去她所有的魔力了吧……
 
  「說起來……不淨到底是怎麼移動到不同樓層間的呀……」如果能夠解開這個謎題,是否能夠利用不淨的方式移動呢?
 
  「迷你的房間……」
 
  「迷你的房間?」
 
  「方殼裡,不總是有的嗎……迷你的房間……不淨,是使用那個,穿梭在不同樓層間。」
 
  「原來不是禱告祭祀用的房間呀?那……我們也能夠使用那個……」
 
  她搖了搖頭。
 
  「是嗎……」說起來,我們成功解析過的不淨器具本來就過於稀少,畢竟我們從身體構造上就有著極大的不同,這樣想想也是沒辦法的事。「這下又回到原點了呀……該怎麼辦?」
 
  「雖然無法使用迷你房間……不過……我們或許可以利用通道。」
 
  「通道?」
 
  「與迷你房間相對應的,不是空無一物的通道嗎?」
 
  根據之前的調查,迷你房間的上方與下方,至少有一頭是空蕩蕩的,通往天、通往地,一般狀態應該是無法只靠垂直的牆面進行移動,但對於擁有不可思議運動能力的魔法少女來說確實是可行的方式。
 
  「似乎行得通!而且剛才調查過了,這座方殼的迷你房間在更上方的樓層,通往下方的通道應該是暢通的。」
 
  「既然決定了,就出發吧……」碧雅試著撐起那個虛弱的身子,雖然比剛才的情況好上一些,但光站起來就耗盡了全力。
 
  「也、也不急吧?烏米帕的狀況也不是很好……」
 
  「嗚咪!(沒有問題!)」
 
  「呃……烏米帕,這個時候應該要說『是的,狀況不是很好。』比較貼心喔。」
 
  「嗚咪?」
 
  「劾……沒關係的……多虧魔法少女的回復力,還有這個魔法水晶……我已經感覺好多了,簡單的活動還是做得來的……你看。」
 
  為了讓我安心,碧雅向前走了一走,很勉強……身子搖搖晃晃的,感覺隨時都會倒下。
 
  「呀。」心中的話才剛說完,她便失去重心的倒向了一旁,好在我立刻攙扶住她,才沒有摔回地上。
 
  「妳看,不是完全不行嗎,別逞強了,稍稍休息一下吧。」
 
  「這裡……不安全吧?而且……」她看向了手中的魔法結晶,大概是認為在這邊空消耗結晶魔力不是辦法。
 
  確實……因為多加了碧雅,要做出能同時包覆住大家的空氣圈,結晶所能維持的時間勢必會下降……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十四、十五須臾……我想,就算我們一塊使用,在方殼中也還能維持半日左右的時間。而且以失蹤的居民數量來推算,剩下的感染者並不多,不淨的肉體又是那麼的脆弱,不可能以自身的力量來戰鬥,加上先前多次的嘗試失敗我想對方是不會冒然發動攻勢的。現階段還是以烏米帕和碧雅的體力回復為優先,休息一會吧!」
 
  碧雅稍稍低下了頭,但我感覺得出她並不想妥協。
 
  於是我重複了一次:「休息一會吧……」並且握住她的手,稍稍地向下施力。
 
  「好吧。」在我帶了點強硬的要求之下,她才終於點頭同意。
 
  碧雅、我還有烏米帕先後坐了下來,背對著背圍成一個小圈,這樣一來便於警戒,二來也能做出最小限度的空氣圈,節省結晶魔力消耗。
 
  「咪咪。(媽媽。)」
 
  「怎麼啦?烏米帕~」
 
  不知道是不是氣氛平靜下來的緣故,烏米帕一時興起的拿出陶笛並遞到了碧雅手中。
 
  「咪~」
 
  「是想要學後面的部份嗎?」
 
  「咪!」烏米帕用力的點了點頭,就算碧雅聽不懂她說的話,看到這個動作也能夠理解到自己的解讀無誤。
 
  「那我就演奏一次喔~」碧雅用著對烏米帕特有的溫柔語調如此說道。
 
  接著優美的三拍子樂曲……
 
  「──等等!」我阻止了她。
 
  「怎、怎麼了嗎?」碧雅顯然不清楚我為何會如此激動。
 
  「那個、那個……在這個時候演奏那個聽了會昏昏欲睡的樂曲很不妙的吧!要是睡著了不就糟糕了嗎?」
 
  「嗯……好像也是……不過只是演奏一遍的話應該沒問題吧?何況這是首能夠舒解疲勞的好曲子喔~」
 
  「是這樣嗎!?」雖然反覆聽著這曲子的那一夜確實是睡得香甜,但是在那之前只有濃濃的倦意呀!
 
  「嗚咪咪!」
 
  「超級想聽嗎……」可是看到烏米帕興致這麼高昂的份上,也不好意思毀滅她的美夢。「好吧……」我對著碧雅點了下頭,同意她演奏下去。
 
  「開始嘍~」
 
  三拍子樂曲正式響起,烏米帕隨著節奏搖晃她那小小地腦袋,一、二、三,一、二、三,看著看著,我的腦袋也不自覺的打起了拍子,一、二……ZZZ……不對,不是打拍子,這是打盹呀!我用力的將腦袋甩了一甩,好不容易才保持住清醒,不愧是催眠能力MAX的搖籃曲,一刻都不能鬆懈。
 
  「ZZZZZ……」看吧,一鬆懈下來就會像烏米帕那樣倒下去的。
 
  還剩下兩個小節……撐住、撐住……終於碧雅放下了陶笛,演奏完畢。
 
  「哎呀?這曲子真有這麼好睡嗎?」這下她才注意到了倒在我身上的烏米帕。
 
  「因為烏米帕是小孩子嘛~」說是這麼說,但是連我堂堂一個男子漢都差點不敵三拍子魔力昏睡過去。「而且……真的是累壞了吧?」我捏了捏她的小臉頰,連這樣的舉動都無法喚醒,恐怕是睡得不淺。
 
  也罷……剛才說好要讓她休息的時間根本不到,就讓他睡一下吧~
 
  我將烏米帕小小地腦袋移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同時碧雅也移動了身子,與我背靠著背,填補了原本是烏米帕負責警戒的範圍。
 
  大概一羅豫的時間,我們沒有任何交談,就只是這樣靜靜的待著。我輕輕彈了下烏米帕的額頭,確認她真的睡得很沉之後才重新張開了口。
 
  「碧雅……」
 
  「嗯?」
 
  「有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該不該問……可就這麼把它悶在心裡,總覺得有些疙瘩。」
 
  「什麼問題?你問問看呀~不過不是來者不拒,本小姐可是看心情回答的喔~」
 
  「那還是不問好了……」
 
  「什麼呀~你問問看嗎~」
 
  並不是一個對於現況有所幫助的問題,搞不好還有害。但是這個舉動似乎引起了碧雅的好奇心,僵持在這似乎也不是辦法。
 
  「妳……是怎麼被抓走的?」
 
  「咦?」她的語氣聽起來相當疑惑,但我想她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妳……獨自一個跑了出去……而且是在知道會有危險的情況下,跑出去的吧?」要不是這樣,我想不到不淨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將碧雅從居所裡綁走的方法。
 
  她沒有立刻的回話,只是曲起身,悄悄將背離開了我的身上。「骸……記得這個嗎?」我轉過頭用眼角的餘光隱約看見,她伸起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左臉頰。
 
  「是在希馱鎮與感染者群戰鬥時受過的傷?」
 
  她點了點頭表示正確,然後繼續的提出問題。
 
  「還有……感染者群的領導者,兩個眼睛有著紅光點的那個感染者……還記得嗎?」
 
  「記得,可是這和我的問題有什麼關聯?」
 
  「要是我沒猜錯……不淨們大概能透過那個紅點接收到遠處所見的畫面,因此能夠遠距離的操控感染者。」
 
  「操、操控!?也就是說碧雅並不是自己跑出去,而是被操控的嗎?但那個時候我確實的檢查過了呀,碧雅臉上並沒有異樣的紅點!」
 
  這次是否定答案,她搖了搖頭,而後繼續說道:「有些不同,那時侵入我體內的確實是類似於紅色光點那般的東西,但是並不會散發出紅光。標注、監視、從遠處收集想要的資訊,大概就是這樣子的魔法。所以想靠那種東西來操控我是做不到的,不管不淨再怎麼違逆自然,想要施展控制魔法的話需要儀式的房間還有一段不小的時間。」
 
  「是、是嗎?就算只是監視的魔法也已經夠驚悚了吧!那樣的魔法……那樣的魔法……」
 
  「是的,就像是唯一神一般,不淨們擁有能夠遠距離洞悉世界各處發生之事的能力。」
 
  簡直不敢相信……「他們……是神嗎?」
 
  依舊是否定的答案,「唯一神洞悉著這個世界,是希望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幸福與快樂。但不淨們探勘著這個世界,卻是希望世界的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身為『白』的你,不是最清楚的嗎?」
 
  「是……也是呢……」
 
  不淨們,很弱……但是他們妄想成為神,接近神,超越神。
 
  操控的魔法……就算做得到神也不會去做的。
 
  突然間,懷中的烏米帕發出了聲,「咪咪帕……嗚咪咪帕……」她還是閉著眼睛,卻在我的耳邊說出了清楚的字句。原來剛才一直都是在裝睡,為了幫我和碧雅製造獨處的氣氛好讓她與我吐露真心嗎?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對不起,剛剛還對著妳的臉頰做了那麼多的惡作劇。
 
  啊,不對,現在的重點就如同烏米帕所說的一般,「方向錯誤了呀!」我憤憤的站起了身,「咳咳……咳咳……」原本想要帥氣的一個轉身來到碧雅面前,卻因低估了離開空氣圈外空氣之污穢狼狽的咳了幾聲。
 
  我回到空氣圈中重整姿態,然後在碧雅面前蹲了下來,搭著她的肩,直直看著她,最後加重語氣的說道:「細節的部份對我們來說並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是妳明明知道會有危險,卻還是選擇獨自承擔了嗎?」
 
  她沒有回答,只是避開了我的視線……果然是這樣。難怪她那時的舉動,那麼奇怪。
 
  「為什麼,不和我們說呢?」我問。
 
  「我……沒有證據能夠證明自己的假設是正確的……而且不默默離開的話,一定會牽連到你們。」
 
  「笨蛋!」我無法壓抑的大聲了起來,「不要自顧自的決定那麼多事情呀……我知道、我知道我們並不是真正的一家子,也知道自己不是那麼的可靠……可是、可是,這麼重要的事,我還是希望碧雅能夠告訴我,不要自己一個承擔呀!就結果來說,我們不還是來到這裡了嗎?我們……我,還有烏米帕,打從一開始就不怕被碧雅妳牽連呀!」
 
  「嗚咪咪咪!」烏米帕也不再靜聲,氣憤的舉起小手從旁跳了出來,與碧雅抗著議。
 
  「對不起……」她先是苦笑一下,而後道了聲歉。
 
  「我們不要妳的道歉,我們要妳發誓~」
 
  「發誓?」
 
  「發誓絕對不會再自己一個承擔這種事。」
 
  「也、也不是什麼大事呀……只是一點點判斷上的失誤嗎……我怎麼知道有兩個笨蛋會為了我殺進敵方的大本營來嗎……」
 
  「妳的意思是錯的是我和烏米帕嗎?」我加重了幾分力道,並且惡狠狠的看著她。
 
  「嗚……對不起。」要是是全盛的碧雅,這招大概不會奏效,但是現在的碧雅並不強勢,所以趁勝追擊絕對是最佳選項。
 
  「發誓呢?」
 
  「知、知道了啦!──我,碧雅.艾夏發誓,絕對,不會再發生這種事。」語畢,她小小聲的說道:「竟然趁著本小姐身體虛弱的時候,逼本小姐低聲下氣的說這種話……之後一定要跟你討回來。」
 
  雖說是小聲,可我和烏米帕都聽得相當清楚,於是我們相覷了一眼之後,放聲的笑了。
 
  「噗哈哈哈哈……」
 
  ──這確實是我們所認識的碧雅。
 
  然後看著這樣的我們,碧雅也微微地勾起了嘴角。
 
  太好了,這樣的種種讓我感到與烏米帕一塊來到這兒的這個選擇,真的是太好了。
 
  要是沒有發生這些事情,現在的我們也是坐在客廳之中談著天吧?實在無法想像前一刻我們還被迫處在劍拔弩張的氣氛之下,已經搞不清楚哪邊才是現實了……
 
  轟隆隆隆……一股悶著的怪異聲響迴盪了起來。
 
  「什麼聲音?」我們分頭看向了各自的警戒區域,卻沒有捕捉到任何可疑的影子。
 
  轟隆隆隆……聲音不但沒有停止,似乎還接近了起來。
 
  「下……在下面!」碧雅大喊起來的同時,我們所在之處的地板碎裂開來。
 
  「哇啊啊啊啊──!」我們無法抵抗的與地板碎塊一齊的往下墜落。
 
  該死,覺得對方不會以僅存的戰力過來送死太樂觀了嗎?他們是打算拼死一搏,還是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武器呢?
 
  不論如何,合體,必須要先變成魔法少女……
 
  「嗚……」烏米帕在手勾不到的距離。
 
  碧雅……如果可以的話不希望再給她帶來負擔,可是沒有辦法了……
 
  「合體吧──碧雅!」
 
  她點了點頭,並且將手伸了出來。
 
  「嗚──」我也將手伸了過去,沒想到卻差了一點、一點、還有一點……
 
  一顆詭異的方型盒子從碎石塊邊竄了出來,對準我們的一面還閃爍著光。
 
  嗶嘰──感覺十分的不妙。
 
  「碧.雅──!」我使勁力氣伸長每一吋的肌膚,她也努力的朝我靠齊,終於鉤到了一根指頭、兩根指頭、握起了手。
 
  「變身──!」
 
  同時那顆方盒射出了光束,打在了我原先所處的位置之上。
 
  千鈞一髮……要是沒有與碧雅合體的話,現在的我大概會被打穿一個大洞吧?
 
  「呼……」有那點鬆了口氣。
 
  不過這只是開始,又兩顆方盒子浮了上來,散發著光。
 
  「碧雅,能夠使用翅膀嗎?」
 
  碧雅轉頭看向了自己的肩膀,然後搖了搖頭。
 
  「抱歉……」我想是被我與烏米帕斬下的翅膀沒有回復吧……不過就算不能飛,空中有著這麼多的碎石塊可以應用,要閃過浮游方盒的攻擊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打定主意,我改變了身體的重心,加速向下,然後踏上石塊轉身向上。
 
  咻咻──方盒攻擊瞄準的不是我們,而是沒有反抗能力的烏米帕。
 
  意料之中。我與碧雅早就瞄準了那個方向,比光束更快一步的將烏米帕擁入了懷中。
 
  「沒事吧,烏米帕?」
 
  「嗚咪~」她張開緊閉的雙眼,點了點頭。
 
  第四顆方盒飛了上來,瞄準了我們,與剛才的富餘不同,我們週邊已經沒有任何可以作為支點的石塊了,那麼剩餘的方法就是……
 
  ──將它擊落!
 
  雙手合十,匯聚四周的光,不過考慮到目標大小以及對身體的負擔,必須要斟酌的使用魔力,大約是聖光之束十分之一的力道……
 
「細光之束!」用跟浮游方盒同等大小的光束回敬對方!
 
  咻咻──但那方盒相當敏捷,輕輕的便飄離了開來。沒有命中,但似乎成功的將它逼出了最遠射程,對方並沒有反擊,取而代之的是飛來了另外兩顆方盒。
 
  「幌子!?」
 
  又是消耗戰術?難道對方很清楚我方的狀態嗎?狀態不佳的確實不只是不淨,我們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尤其是碧雅。
 
  齊胸的白色禮服、白色的澎澎短裙還有白色的蕾絲長襪看起來如同往常,但是白色的頭髮、身上的傷以及無法展開的翅膀再再強調了她的不佳。
 
  不能再為她帶來負擔。
 
  「烏米帕!」
 
  「嗚咪!?」
 
  「合體吧!」
 
  「──我還撐得住!」
 
  沒有理會碧雅的話語,我解除了與她的合體狀態並與烏米帕結合起來。
 
  「束縛之刃!」隨即向左右投擲出了光之匕首,企圖封鎖方盒的行動。
 
  「哇啊~」然後抱住碧雅,避免了她的垂直落下。
 
  咻咻──光束再次飛了過來。
 
  我的計畫沒有成功,碧雅雖是護在了懷中,烏米帕卻也因此沒能閃開敵方的攻勢,手腳都被劃出了傷。
 
  「烏米帕!」
 
  「………」傷得不重,她是這麼表示的。
 
  著地,雖然算不上安全,但就結果來說並不太糟。
 
  同時那六顆浮游方盒飛向了眼前的巨型生物肩上,崁入了那個厚重的肩甲之中……
 
  那個生物,我不太確定該如何稱呼,感染者嗎?四肢與臉的部份有些雷同,但是更多更多的部位比起生命體卻像是無生命物……方盒。對,就像是把不淨們製造的方形盒子稍稍修飾的合身一些,然後一塊一塊地穿在身上,尤其是在那之上的光之紋路,更是相似。
 
  胸甲、肩甲、腕甲、腰甲、頭盔一應俱全,比巨型感染者小上一節,但壓迫感卻是遠遠在其之上……是因為身著方盒的他,看起來十分的不自然嗎?
 
  除了六顆浮游方盒,厚重的腕甲看起來也是相當可疑,與巨型感染者連著在手上的武器似乎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得不加以防範。
 
  「嘶…………」不過最詭異的還是他身上噴著的煙。
 
  不淨的煙?
 
  總之這就是他們最後的秘密武器了吧?
 
  會比魔法少女還要厲害嗎……
 
  「嘶…………」看起來充滿殺意。
 
  「來吧……」
 
  不管你厲不厲害……不將你排除的話就無法取回屬於我們的寧靜了吧?
 
  所以……說什麼都要在這裡打倒你。



後話:

  晚了一天更新,應該沒有人期待,所以應該沒有問題吧(喂)故事到這邊差不多也到尾聲了喔,大約還有四次的更新。好像也差不多可以放BGM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75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射定之箭
乓乓乓

11-15 12:08

二迴林
[e19]11-15 20: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試閱】禁斷凶獸少女的不... 後一篇:《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pple521250大家
畫了回鍋RO的小漫畫XD 小屋跟RO版都有發文哦~ 歡迎來看看!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4826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