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蛻變之聲】未命-關於諾爾(Noel)

作者:白蘿蔔│2015-11-08 21:54:00│贊助:14│人氣:108
  xx年xx月xx日(應該是)

  匠師建議可以透過書寫日記來紀錄想法,或許可以憶起些什麼;順便也能夠練習如何掌握實體化的技巧……嘛,姑且就試試吧。

  嗯……「首次」拿起筆的感覺還不錯,我喜歡筆尖在紙上流暢劃過的觸感,也感到十分熟悉……
  或許從前我從事的職業與書寫有關也說不定?
  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在日期旁加註一下,因為匠師這裡的日曆,至少在我有意識後,還沒看上頭的數字變化過……就當參考吧。

  xx年xx月xx日

  我叫做諾爾。
  除了名字以外,我幾乎沒有任何關於自己的記憶。
  據說我在原本的時空已經結束了生命才會被帶到此地,但是我並沒有任何相關記憶,一丁點都沒有。

  xx年xx月xx日

  死亡,相對於生命體存在、存活的現象,醫學上的定義則為大腦的腦電活動不可逆的消失。

  我能夠理解這些文字與知識,彷彿它們本來就存在於腦海裡,卻始終無法對它背後的涵義產生任何想法。

  從匠師那裡拿來翻閱的書上某一頁寫著,死亡是「失去」生命。
  如果連自己失去的是什麼都無法體會,那還會因再也無法觸及那樣事物而哭泣嗎?

  ……
  
  那傢伙又把自己淹沒在雜物堆裡了……先寫到這裡吧。

  xx年xx月xx日

  思考了很久,我的答案始終如一。

  xx年xx月xx日

  今天還是想不起任何關於生前的事情。
  當匠師問起時,我就這麼如實向他說了。
  他的表情很微妙,投向我的眼神卻彷彿隱含著某種憂傷情緒……但是我能感覺到,他鬆了口氣。

  一直緊繃著的肌肉放鬆了些,他或許沒有察覺到自己在詢問的時候,下意識的吞嚥唾沫,眼神過度集中在我身上、彷彿想從我的表情察覺什麼蛛絲馬跡……這些我都知道。

  可是,為什麼?

  ……

  ……
  
  ……我想我早已知道答案,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xx年xx月xx日

  匠師在跟訪客聊天時提到的名字讓我有點在意。
  總覺得在哪裡聽過……而就在我聚精會神的想要聽他們的對話內容時,匠師像是顧忌我的存在一般瞄了我一眼,對訪客比了個迴避的手勢,我假裝低頭書寫,他並沒有發現的樣子。

  賽西莉亞……想不起來。

  xx年xx月xx日

  匠師說我可以試著到外面走走,不用一直待在這個工房裡。
  他說話的姿態好像在隱瞞著什麼……錯覺嗎?

  ……

  ……

  說真的,撇除他那拙劣的說謊技巧,匠師是個不錯的人,真的。

  我早就看過他的手札了。
  在他又不知道第幾次把東西胡亂擺放的時候。

  我很早就知道了,匠師。
  包括你現在應該正看著我的日記,對我的記憶進行監測。

  因為未命不能擁有生前記憶。
  因為強制洗去的記憶有可能因為刺激而恢復,你才支開我以迎接「賽西莉亞」……

  可笑的是我早趁著你入睡的時候去看過她了,宛若藝術品般精緻、散發著微微寒氣的劍體;我只在她以武器型態沉睡的時候接近過她,還有遠遠的看過一次她的背影。

  那頭及地的長髮幾乎完全遮蓋住她的身軀,應該是很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我也以為自己能夠想起什麼,即使是一點破碎的片段也好……

  但得到的卻是一片空白與全然的陌生。

  即使是你在手札中提及的、關於我記憶中的「背叛」、「犧牲」等等,也全然沒有印象。

  我沒有辦法有任何的感觸。

  這樣,可以算是一把合格的未命了嗎?

  ?年?月?日

  守住這裡,不讓任何人進出……
  並不困難。
  即使單單只有我一人也是沒問題的。

  終年低溫的環境讓我的能力得以完全發揮。

  ?年?月?日

  和賽西莉亞相處久了,那股熟悉感變得越來越強烈……
  匠師說過、她曾經是我很重要的人……照理說不應該忘得這麼徹底的,連他自己也很訝異這次的記憶工程會如此成功……什麼啊。

  ?年?月?日

  我們明明是武器而非防盜系統。
  ……為什麼被這樣對待,她可以毫不在意?

  ?年?月?日

  越來越多了……我有不好的預感。
  但是主人……依舊不知身在何處。

  ???

  契約連結斷開了。
  或許主人已經死了吧,誰知道。

  我不在乎……也不需要在乎了。

  ×

  再一次醒來時,我發覺自己似乎身在一處透明玻璃箱內,身下墊著紅色的絨布。
  賽西莉亞似乎……不在這裡。

  「這戒指雖然是以冰晶製成的,但是卻萬年不融,它所散發出的冰寒氣息甚至能讓物體冰結!」

  他們把我當成單純的戒指?這些人難道……不認識未命?
  而且他們的外貌特徵是我所沒有見過的,與霍茨人有著非常大的差異……但我卻不覺得陌生……

  「沒錯沒錯!只要將它泡在冷水中一陣子,它便能夠提供源源不絕的寒氣,讓您即使是在炎炎夏日也能感到涼爽舒適!」

  ……我是被當成什麼冷氣壓縮機了嗎?

  台下的人群看起來興趣缺缺,直到裝扮看起來像是工作人員的人抬了個火盆入場。

  「而且啊──」一開始的那人──我猜是拍賣會主持人之類的,小心翼翼的戴上手套將我的本體拿起。
  也是,就連匠師那傢伙都不敢直接碰觸我,雖然此刻我的力量因為沒有受到完整補充而衰退,但那低溫依舊不是正常人能夠完全承受的。

  不過他打算……?
  我看著火盆裡炙熱燃燒著的焰火,心裡大概也有了個底。
  殘存的力量雖然很微弱,但是這麼一點火還是沒有問題的……在這群人面前化成人走出去恐怕會引起大騷動。

  我不想引人注目。

  果不其然,如我預測一般,下一秒我就直直墜入烈火裡頭。

  ×

  群眾一片譁然,我望著那宛若時間靜止般,瞬間凝結、不再跳動的火舌,還有被笑吟吟的主持人高高舉起的、那枚在燈光下閃耀的冰色戒指。

  那幾近透明的淡藍、還有上頭的藍色寶石折射著的光芒,令我有些眩目。
  我因興奮而感到口乾舌燥,不自覺的以舌頭想將乾燥的嘴唇舔濕些許,心跳更是如擂鼓般,重重的敲擊讓我胸口有些難受。

  用力吐了口氣,我試著鎮靜下來,將手中的牌子舉高,讓它能在這沸騰的人群中變得顯眼。

  「──」主持人因興奮而有些沙啞的高亢嗓音到底說了些什麼,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擁有它。

  ×

  我逃走了。
  正確來說,這根本不算是逃亡,我只是按照自身意願履行我該有的自由權罷了。

  花了據說是天價買下我的女人,並不是、也不會是我的主人,我沒有義務要繼續待在那裡。

  ──待在那個狹小又黑暗的珠寶盒裡。

  話又說回來,這裡的街道讓我覺得很是眼熟,但有些地方又讓我覺得、似乎不太一樣……跟什麼不一樣,我又說不上來。

  不可能,幾千年後的街道,甫甦醒的我怎麼可能見過?
  心中隱隱浮現的某個可能性,被我刻意的忽視。



  「我希望你們能夠……」
  「幫我找到我的弟弟。」

  那雙無機質的清澈瞳眸直直的盯著面前少女,她將雙手輕輕放在前方交疊,姿態優美。
  映怎麼也沒想到被當作委託酬勞送來的戒指,竟然有化成人的功用,而且一介器物竟然還有「弟弟」?

  ──太有趣了。
  她悄悄的勾起唇角,形成一抹玩味的弧度。

  在找尋的過程中,她也得知了有關於那名高挑女子--也就是「未命」的資訊。
那是一種被注入靈魂的強大兵器,是從古霍茨文明流傳下來、稀少而珍貴的器物,製作方式不明。

  她從賽西莉亞,也就是由戒指化成的女子那裡得到了許多資訊;她幾乎是有問必答,十分乖巧聽話,雖然反應有些遲緩,但整體上還是讓映十分滿意,賽西莉亞的遲鈍甚至讓映得以做出更多惡作劇。

  ──當然,映的半身、靜就沒有那麼大的耐性了。
  每當他認真的想跟賽西莉亞對話,最後總是會被對方遲緩的反應磨光所有的耐心,進而感到光火,然而她卻依舊一臉無辜。

  「……嗯。」在靜又再次宣告失去耐性,此次談話即將又要不了了之時,一直沉默著的賽西莉亞忽然開口。

  「……啊?」靜錯愕的看著對方,不明白她突如其來的這聲「嗯」是什麼意思。

  「……」賽西莉亞維持沉靜的與少年對望許久,就在靜等到火大快要拍桌的前一刻,她似乎是終於意識到對方並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因而細聲解釋:「……我願意。」

  「……願意什麼東西?」靜皺起眉頭,完全無法理解。

  「映上次提到的……認主。」

  在見識過對方的能耐後,他跟映也曾經想過、詢問過她是否有意願認自己為主,然而得到的是一陣靜默,他們便視為她並不願意,因此也沒有再多提。
  他們選擇幫助賽西莉亞,是出自於對她弟弟」的好奇以及企圖。
  ──在她的描述中,諾爾應該也是把未命,與賽西莉亞是一對同屬冰屬性的兵器。
  而引起他們興趣的還有,關於賽西莉亞對諾爾的外貌敘述。

  「妳願意認主?」靜不可置信的又確認了一次。
  「嗯。」這次她很快的便給出了答覆,小幅度的頷首。

  「……那這跟我剛才跟妳說的東西有任何關聯嗎?」雖然得知她願意認主的消息實在令人亢奮,但是靜還是不免如此問道,畢竟這實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我沒有注意到……
  「……」

  即使是再好的武器,靜覺得自己大概很難跟對方相處愉快。

  ×

  「諾爾!」

  映第一次看見賽西莉亞有如此強烈的情緒波動。

  她快步向前、張開雙臂緊緊擁住那比她高了一個頭的青年,微微顫抖的身軀顯示她此刻內心的激動。而被她抱住的青年外貌大約二十幾歲,擁有一雙令人注目的異色眼瞳,而他有些生硬的任由賽西莉亞擁抱自己,卻沒有回擁,彷彿不知道要如何回應一般。

  ×

  賽西莉亞認主了。
  她說不希望我們再次分離,想要我一併認他們為主。

  我就直接挑明著向那兩人說了,我只跟賽西莉亞認同一個人為主,她的主人是誰,那人就是我的主人。
  眼前的這對男女看起來大概是兄妹或是姊弟,感情似乎不怎麼好。
  會吵起來吧。為了自身利益而互相爭吵、廝殺的景況,我早已司空見慣,也感到厭煩了。

  通常這類人爭奪,也並不是真的需要身為兵器的我們,不過是當作一種新的炫耀工具罷了。

  但是我沒想到的是……那外貌看起來大概只有十幾歲的少女反倒是對我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好呀,那就請多指教囉。」她竟大方的朝我伸出手,而在她身後不遠處的少年也沒有任何反應。
  預料中的爭吵完全沒有發生,讓我有點錯愕。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少女的笑容、我忽然感到一陣惡寒。
  明明我應該不畏寒冷才對?



  後記:

  別人是寫文然後揭發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而我發現我是越寫埋越多梗挖不出來(噴)
  算了我放棄治療ryyyyy
  我大概會在閒聊之中把各種梗都爆出來,但是打死不寫成文章吧(幹

  然後經過改造,他們漲價了(淚目)
  原本椰子給我仁慈價299(?),但是加上極光以後就變成殘酷價(诶)300了XDDDDD


  改天應該會把這對姊弟的完整個性設定放出來,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18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薰衣草|蛻變之聲|未命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silvia08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萬聖節大雜燴... 後一篇:【蛻變之聲】第一章、新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wwatermalen大家
連在家都能被排擠...我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