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決者與緋紅的滅孽者(上篇):失控的滅孽者

作者:井爵│風色幻想 5~赤月戰爭~│2015-11-08 08:12:15│巴幣:4│人氣:103
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決者與緋紅的滅孽者(上篇):失控的滅孽者

井爵
2008/11/28創作
2011/2/3修改

  已經厭煩了……不斷殺戮的感覺,在空無一人的世界裡被孤獨侵蝕自己的軟弱。

  衣袖上沾滿了腥臭味與乾涸不久的鮮血,兩眼望向萬里無雲的晴空;身體卻躺在哀鴻遍野的土地上,面無表情的我只剩嘴巴微微張開喃喃自語,沒有聽眾願意施捨一些掌聲,因為屍體是無法活動的。

  一切都是沒有規律的發生,當我處於這個由人類創造出的不完整世界時,潛意識中感受到暗藏於人心中的惡意,不斷轉化為慾望與墮落的原動力;這些舉動誘發了我原始狩獵的本能,吞噬世人們認為『惡』的勢力。

  日子越久,我的心中對於『惡』的定義有所改變,開始順從著自己內心不斷渴求的慾望,與更強大的『惡』對抗;諷刺的是,自私的人性與他們的作為,被我私自稱為『等價值意識凝聚體』,產生讓我胃口大開的產物:『孽』。

  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興奮,原來自己一直生活在真正厲害的『惡勢力』中,遵守這個世界『相對規則』的『等價值意識凝聚體』,在人類的意識過度自我膨脹後;其衍生物『孽』也融合成『墮落的狂妄』,那才是……唯一能填充我空洞已久的心靈渴求。

  『墮落的狂妄』其生態行為由我銳利的雙眼觀察已久,體內沸騰的血液告知我目標逐漸蒐集了足夠的『孽』,散佈在無知的人類慾望行為中;那快速擴散開的慾求不滿的奢望,累積著人類對綠之星單方面的資源剝奪。

  吃,人類稱為攝食的基本舉動,讓他們的四肢自在地動著,尋找可以當成食物的物種;衣裝,人類發展出遮掩外貌與保持體溫的物品,開始思考如何取得更多資源來美化自身的外表;住,擺脫不了外在環境的壓迫與變化,促進人類團結並且建造屬於自己『巢穴』的結構,行,人類靠著雙腿四處走動太久會有沈重的疲憊感,應用自身的智慧製造所謂的交通工具,也開挖了更多綠之星的礦物資源。

  長期的累進與演化,這被稱為人類的物種,終於在達成上述的基本四種生活條件後,開始有了想要霸佔更多,讓自己的生活可以更美好的舉動。

  有一條界線被打破了,在他們只有單方面要求,認為星球的資源都是自己的財產這種觀念催化下,終於爆發了爭奪與衝突、廝殺、戰亂,彼此無法為了割捨自身的利益而妥協,而綠之星原本的原生魔獸,真正的住民卻只能屈服於他們殘暴的壓迫,痛苦地被他們奴役著。

  這一切混亂直到被稱為依斯特里亞的族群,費盡心思發展出假學科技與建造科學都市後,才漸趨和緩;其中不知道熬過了幾次神造神赫爾梅斯的殲滅型攻擊,最後還是有殘存這些稍微能用理智控制自己愚昧慾望的人種活著。

  我,一直都參與在混亂與毀滅的節奏中,獵食著戰場上醜陋人性爆發出的扭曲罪孽,但是零碎的孽無法讓我感到滿足,反反覆覆的戰火延燒歷代人類文明的軌跡;雖然號稱文明,內心仍然被慾望誘惑支配,為了滿足自身想法而改變,這種改變就能讓所有的人得到幸福,這就是『墮落的狂妄』所導致的片面性誤判,使得綠之星上的人類鬥爭頻率趨近於無盡值。

  一連串寂寞的理論型沈思後,我俯視著依斯特里亞的賽斯羅特。

古依斯特里亞-假學科技都市:賽斯羅特

  賽斯羅特,由全世界的假學科技菁英共同規劃建造的工業都市;分成了工業、實驗、居住三大區域,由海港工業區望去;裡面隨處可見的蒸氣車與飛行艇停泊在一間又一間的修理工廠中,瀰漫著熒石燃料的燒灼味和鏗鏘的金屬聲中,我的視線注意到位於海港工業區與市內實驗區交叉口的一間破舊實驗大樓。

破舊實驗大樓

  這間大樓的位置剛好在市內與市外的交接處,已經被灰塵覆蓋和灰白色的蜘蛛絲纏繞的建築並不是很起眼,瞳孔在戶外的強光照射下,進入這間昏暗的實驗大樓時眼前有短暫的漆黑蒙蔽了視線;耳朵感受到門外有一陣急促的聲音傳來。

「司利,快來看呀!愛蕾諾雅已經完成第二階段的實驗了。」一名穿著白色長袍的年輕研究員衝進一間充滿機械器材的房間裡,向著一個專注於工作的背影大喊。

「恩,這邊在接上合金鎖後,應該可以順利消除假學引擎的震盪,然後再將……嗚啊!」摸著微微發腫的後腦杓,被稱為司利的青年猛然的回頭想要破口大罵,卻啞口無言的看著站在身後的人。

「愛蕾諾雅!妳、妳、妳--怎麼可以擅自闖進我的研究室!」司利趕緊將假學引擎用麻布蓋住,對著身後雙手插腰的女性指指點點。

「我好心要拿我的研究問題跟你一起討論,你是覺得我會嘲笑你的研究嗎?況且你上次的研究報告也是我好心從議會那裡拿回來給你耶!」留著粉紅色的中長髮,身材曼妙的愛蕾諾雅將一份研究資料砸到司利身上,黑褐色雙眼的司利趕緊將散落一地的資料整理好,又擺出一副要說教的樣子。

「唉呀呀,小兩口又吵架啦?」剛剛那名身穿白色長袍的灰髮男子站在門口,嘻皮笑臉地看著愛蕾諾雅與司利。

「伊札克,怎麼連你也來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當然是來通知你們兩位,開會的時間到了。記得不要遲到喔!」伊札克以悠哉的步伐緩緩離開。

  身材瘦弱的司利有著烏黑色的短髮,帶著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鏡,穿著整齊樸素的工作服,卻是假學科技的重要代表,專門開發交通工具與設計建築物;同樣是假學專家的愛蕾諾雅的專長則是研發刻紋系統,利用吟唱刻紋術法的過程可以與大氣中的乙太精靈溝通;進而獲得強化肉體機能提升戰鬥能力的能量。

  不過愛蕾諾雅的刻紋系統從論述發表到爭取議會同意的繁複流程,需要兩位相當有影響力的科學代表願意擔保其成效與安全性;畢竟刻紋系統的使用在科學領域中是屬於邊緣化的極端理論,相當不被科學評議會與科學界認同。

「吶吶,司利,我的刻紋系統經由再次改良,一定可以在這次評議會的審核中通過。」愛蕾諾雅擺出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挺著傲人的雙峰靠在司利克的手臂上。

「嗚喔!不要隨便用身體碰我啊!」司利一副遇到強烈過敏原的模樣,皮膚上的雞皮疙瘩明顯凸起好幾塊。

「這樣不行喔!你連與女孩子親近都會過敏,讓我都會幫你瞎操心。」愛蕾諾雅刻意將手臂與蘇胸緊抱住司利的手臂,一臉撒嬌的模樣發出嬌滴滴的聲音。

「喔呀喔呀,在這裡親熱可真煞風景,要約會的話我再幫你們推薦好地方,現在先出發到評議會如何?」伊札克瞇著眼睛,露出自然和善的微笑說著。

「你怎麼還沒走!」兩人異口同聲叫喊。

  那三人吵吵鬧鬧走出實驗室的背影,意外地讓我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人類的感情波動,我也感受的到嗎?不,那種藉由人類大腦的賀爾蒙刺激產生的化學變化對我而言只是一種,應變環境的程序與機制,但是在兩年前的今天,我也在科學元素大廳,理解到那三個人對我的影響。

兩年前:科學元素大廳

  賽斯羅特的規劃一向以精密機械為主,卻也有關於生命和能量系統之間關連的研究機構:科學元素大廳,綠之星的星球能量被歸類為六大元素:火、水、風、地、光、暗,每一種原生魔獸對元素都有其適應性,與掌握不同元素能量的能力;以此為實驗基礎,愛蕾諾雅提出了將六大元素能量從魔獸體內提煉出,加上假學煉金術製成所謂的刻紋道具。

「相當有趣的想法,但是從魔獸體內取出元素能量,用機械辦得到?」伊札克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愛蕾諾雅說道。

「不,我的作法不使用機械,而是要用到你的乙太精靈假說。」愛蕾諾雅眼睛閃閃發亮,注視著眼前被馴服的巨鷹格里風說著。

「但是與精靈締結契約,妳有幾分把握能夠成功?又有什麼方法向評議會證明妳的方法和所提出的精靈是存在的?」伊札克抱著遲疑的態度,連續對愛蕾諾雅提問。

「乙太精靈是能量體的存在,只要製造出一個實體的『殼』讓其進入的話,應該可以說服評議會那群老頑固。」愛蕾諾雅不假思索的說道。

「至於你尚未證明成功的精靈契約假說,我現在不就嘗試證明了嗎?」愛蕾諾雅嘴角上揚,向著伊札克露出得意的笑容。

  科學元素大廳樸素沒有裝飾的牆壁,卻在愛蕾諾雅話一說完,支撐結構的金屬板有能量流動的頻率震動,圓錐狀的透天屋頂也聚集了大量的帶電粒子,此時伊札克發覺格里風的鳥喙微張,原本肉眼看不見的雷電產生綠色的光芒呈現在格里風的羽毛上,急速流動,而帶電粒子逐漸匯聚在格里風的嘴前,格里風身體形成了一個電力線包圍的電場。

  那閃爍著由電能強弱排列增減的希望,映出愛蕾諾雅瞳孔中深邃的自信。

「這、這是?」伊札克甫一張嘴發問,卻見著累積的電能從格里風嘴前射出,集中成束的翠綠色乙太粒子電流,被吸入固定在另一面牆上的五角型平面物體裡。

「太好了,看來刻紋的能量吸收率又比前幾次實驗還增加了不少。」愛蕾諾雅自言自語地摸著格里風的頭,瞧著發愣的伊札克一眼,走到牆上取下發燙的五角型紅色刻紋。

「確實是提煉出元素能量了,但是妳這樣太沒效率了,也還不能證明精靈的存在與否,光是靠那個平版物體,妳還能做什麼?」伊札克不客氣地質問,略帶關心與緊張的語氣。

「看著吧!」愛蕾諾雅將雙手握住刻紋,閉眼冥想了30秒,就用右手單手抓著刻紋的邊角,向著敞開的窗戶射出大量的雷電能量;猶如格里風本身運用的雷電攻擊能量砲一樣強烈。

「剛剛那一發能量砲的輸出功率已經用司利的能量計算機換算了,比原生的格里風攻擊能量輸出還少了30%左右;可見刻紋的釋放紋路還要再重新校正雕刻。」愛蕾諾雅熟練地邊拾起桌上的筆記本,邊唸出實驗結果邊速寫筆記。

  伊札克也不甘示弱地繼續向愛蕾諾雅提問,兩人猶如工作機器般,捨去情感討論著實驗的內容與精確性;不過司利慌張的推開門跑到愛蕾諾雅前面,氣喘吁吁的說著:「又是妳,我才好心、呼呼……借妳計算工具,妳又開始破壞我的實驗器材了!」

「唉?」愛蕾諾雅此時皺起眉頭,終於恢復了一般人應有的神情。

「剛剛妳的刻紋砲擊打中我的假學引擎啦!才剛組合好,妳要怎麼陪啊!」司利滿臉通紅,相當憤怒地找愛蕾諾雅討價還價。

「那樣的話賠償責任也算我一份,因為是我想請愛蕾諾雅示範給我看的。」伊札克平穩的說道。

  司利聽到能力比自己強許多的伊札克竟然會在這種小細節讓步,不由得推了一下眼鏡,又望向無奈的愛蕾諾雅,只好嘆口氣說道:「嗚……不如這樣吧,我的假學引擎重新組合可能要麻煩兩位幫忙了。」

「當然好囉!你向來都不讓人摸你的假學作品,趁機切磋切磋,愛蕾諾雅呢?」伊札克興奮地像個孩子一樣,愛蕾諾雅顯然也爽快的答應;不過她與司利的假說和論文都沒伊札克那樣地順利通過審核,就算到現在還是在實驗階段。

  他們在工作時的捨棄情感的專注,平時生活對談又恢復被七情六慾遷就的狀態,不自覺之中自己也努力模仿著,緊跟著他們的討論聲與腳步聲,又將我從兩年前的回憶拉回到現在,三人步伐已經進入了市內科學區域。

賽斯羅特-市內科學區域

  科學區域擁有琳瑯滿目的各種實驗室,所有假學科技的研究開發場地都有完整的規劃;到處都是布滿機械與刻紋的冰冷工作室,加上位於市中心的假學科技大廳:『戴克斯』,裡頭有著相當現代化的千人會議廳規模的座位與類似放映影像的大型放映機;最具代表性還是高掛在戴克斯大廳最高點的巨鍾,成為了市內科學區域的地標。

  步行於科學區域的高聳建築之間,司利與愛蕾諾雅的爭論聲傳遍了相隔不遠的迴廊,甚至將眾多技術人員與各分面的專家學者齊聚一堂的科技廳:『戴克斯』中的討論聲覆蓋過去,可見兩人堅持自己的意見與想法達到了旁若無人的境界。

「兩位大師,話題先就此打住,難道一年一度的科學評議會比私人的爭吵重要?」伊札克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堵住詫異中的兩人唇舌,司利與愛蕾諾雅看著大廳外牆懸掛的時鐘,方才意識到已經剩下不到幾秒鐘的時間科技廳大門就要關閉。

「嗚!等等我們呀!」一行人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終於免於吃閉門羹的命運,狼狽的走到第一排空出的兩個相鄰位置,只見其他學者都已經就位,愛蕾諾雅兇狠地瞪了司利一眼,兩人的怒氣在伊札克上台開場白時勉強壓抑著。

「好,首先我歡迎來自全國各地的頂尖的假學科技菁英們來到戴克斯科技大廳中,暌違已久的研究成果也將在接下來的時間中讓大家盡情發表;伊札克在此謝謝各位不辭勞苦地趕來參加,為了依斯特里亞的未來與人類的希望,接下來就有勞大家了!」

  台下的掌聲淹沒了少數學者們之間的竊竊私語,伊札克退到一旁,用清亮的嗓音宣布發表研究成果的科學家們的上台順序,愛蕾諾雅不自在的態度與司利心不在焉的舉動,要歸功於伊札克特別為兩人準備的相鄰特別座。

  『終於到達這一天了,假學飛艇的引擎的改良理論一定要在這次通過。』司利快速翻閱手中的論文,心中不停盤算等等上台要發表的內容。

「過去點,不要一直靠過來啦!」司利推著旁邊已經被演講的乏味內容催眠的愛蕾諾雅,只見她細長的睫毛與眼瞼緊緊相貼,一副小鳥依人伴隨幾分惹人憐愛的模樣;卻昏昏欲睡的將疲憊的容顏靠在司利的肩膀,司利卻顯得一副無奈與厭煩。

「吶吶,阿司,你這裡又錯囉,這個熱力學方程式應該改成……。」愛蕾諾雅口中夢囈不已,任憑司利瘦弱的手臂要將愛蕾諾雅推回座位,她猶如小女孩般依偎在司利的懷中,在其他學者的眼中被當作卿卿我我的舉動;在愛蕾諾雅清醒時已經和司利被趕出科技大廳。

「啊咧?為什麼我們要被趕到外面?」愛蕾諾雅拍打自己的臉頰,設法趕走惺忪的睡意;轉頭望向悶不吭聲的司利,疑惑的看著科技廳緊閉的大門。

  戴克斯大廳中的演講已經到了尾聲,兩人背對背並且互相賭氣,已經三小時連一句話都不想說出口;直到科技廳的大鐘時針指向五點整,響亮的鐘聲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寂靜,不約而同的說出:「都是你的錯!」

   顯然這句話並沒有讓兩人的關係轉好,繼續陷入了冷戰的僵局,直到司利怒氣沖沖地拿著手中的論文離開科技大廳時,有一種微妙的感覺油然生起;他忍不住回頭看著從反方向離開大廳的愛蕾諾雅,輕盈的背影和記憶中的母親有點神似。

「呼,今天整個人都覺得不對勁,為什麼我會覺得那個傢伙身上有母親的味道?」司利喃喃自語,低著頭看著手中張開的論文內容,倔強的脾氣讓他覺得一定要上台發表自己苦心鑽研已久的改良式飛艇理論;於是他改變了行進方向,雙腳行動速度快於大腦的顧慮與判斷,邁開步伐朝向科技大廳。

「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折回來,和我一樣。」愛蕾諾雅調皮地從背後出現,快速地拿走司利的眼鏡,開心地像是孩子般的吐吐舌頭;司利瞇著雙眼,一副不甘情願的樣子與愛蕾諾雅走在一塊,直到愛蕾諾雅幫他戴上眼鏡的剎那,讓他差點撞上大廳的支柱。

「妳不要太過份喔!讓我無法發表論文就算了,還讓我差點撞上柱子!」司利一板正經的吼著愛蕾諾雅,順便推著滑到鼻頭的眼鏡,一臉不爽的表情;愛蕾諾雅則是撒嬌般的說著:「唉呀呀,假學科技大師脾氣不好好修養的話,以後會交不到女朋友喔!」她順手彈了司利的額頭一下。

  司利忍無可忍,額稍的青筋明顯地突出,閉上雙眼卻無法抑制憤怒的舉動。

「囉唆,反正妳就是愛找我麻煩就對了!」司利比剛剛還要激動,發紅的臉與汗流浹背的身子讓他刻意遠離愛蕾諾雅,愛蕾諾雅還是嘻皮笑臉地跟在他旁邊走著。

「哼,為什麼今天總是這麼的不順遂,我警告妳,不要在講一些會激怒我的話語,要不然我、我就告發妳!」司利氣得說話時身體不停的顫抖,手中緊握的論文也四散一地。

  愛蕾諾雅幫他撿起地上的論文稿紙,微笑地說著:「呀啦啦,我只是想讓你不要太嚴肅拘謹,更何況,你要用什麼理由藉口告發我?可不要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喔!」

「就、就看在妳是我的青梅竹馬份上,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司利看到愛蕾諾雅沈魚落雁般的甜美笑容,羞赧的低下頭說著。

「那,我們就和好囉,打起精神吧!剩下的一小時討論時間,跟守衛拜託一下,應該可以再混進去吧?」愛蕾諾雅已經打好如意算盤,準備好請求守衛的台詞,半強迫的要求司利也要背熟這些花言巧語。

  兩人戰戰兢兢地走向大廳門口,兩名守衛拿著大刀交叉擋住了兩人的行進,守衛嚴肅的說道:「你們兩個已經被禁止進入戴克斯科技大廳,請回吧!」

「別這樣嘛,我們可是手中握有能夠改變依斯特里亞的重要論文,不讓我們進去發表的話,你們一定會吃虧和後悔喔!」司利老實又蹩腳的說著,守衛仍然無動於衷的回覆:「請回去,我們不想動武。」

「呵呵,守衛大哥,你們站在這裡快要一整天,都沒人來犒賞你們呀?」愛蕾諾雅發出嬌滴滴的聲音,婀娜多姿的動作多少吸引了兩名守衛的目光。

  一名老練的守衛向前一步說道:「咳咳。小姐,這裡是討論假學科技的神聖大廳,要跟你的男友談情說愛請回到自己的家中,不要在這裡做一些無謂的舉動。」

「您誤會了,讓我幫您澄清這個微不足道的錯誤吧!」愛蕾諾雅從腰帶掏出一包麻醉藥,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砸到守衛的臉上;另一名守衛趕緊扶著全身癱軟無法動彈的前輩,司利注意到愛蕾諾雅的眼色,隨即拋出另一包麻醉藥,不偏不倚地砸中第二名守衛。

「這可是犯、犯罪啊!我保證下次絕不做這種事!」司利將兩名被迷昏的守衛抬到旁邊,跑到愛蕾諾雅身邊不停的嘀咕,愛蕾諾雅沒有理會司利的抱怨聲;拉著司利的手跑向了大廳的側門。

  從大門奔跑到側門的距離只有100公尺,但是一陣巨大的騷動聲劃破了天際,空氣分子不規則的劇烈碰撞著,天色也趨向暗晦;不詳的氣氛開始圍繞著戴克斯大廳。

「啊啊!救、救命啊!」心急的愛蕾諾雅聽見了不尋常的求救呼喊聲從大廳中傳出,正想衝進去探個究竟時,她卻被仰望天空的司利手臂拉住,她也不自覺抬頭。

  兩人的瞳孔中同時映照著一身緋紅色的人影,手中握著一串散發腥臭味的人體臟器;愛蕾諾雅與司利從恐懼中驚醒時,緋紅的人影早已消散無蹤。

「快逃。」司利只有反射性的說出這個字句,腦海一片空白。

「你在說什麼?伊札克還在裡面啊!不能拋下我們的摯友。」愛蕾諾雅任性的脾氣,驅使自己顫抖的雙腿將大廳的側門踹開,血跡斑斑的場面和壓迫的惡臭氣息;讓她全身癱軟在門前的地上。

「愛蕾諾雅,妳……嗚嗚……啊!」司利鼓起勇氣跑在愛蕾諾雅的身後,往著愛蕾諾雅的視野方向望去,一片血海和黑色的屍塊散落在戴克斯大廳,夕陽斜照的陰影遮掩了部分的殘酷景象;陷入兩人心中的絕望一直無法輕易散去。

「伊札克!」司利終於在餘暉的光芒消散後幾秒,朝著漆黑的大廳叫喊朋友的名字,就算是一點點的喘息聲也好,此時的他很後悔平時嫉妒伊札克的成就與總是挑剔伊札克的個性;畢竟好幾次評議會大小麻煩事都是伊札克一手包辦,日常生活對他的關照也不亞於愛蕾諾雅。

  無聲無息,持續飄散的屍臭與乾涸的渾濁黑血,牢牢的困住戴克斯大廳往昔熱烈的討論影像,現在只是愛蕾諾雅與司利幻想出來的願望,曾經發生過的往昔記憶,只能藉由中樞神經不停播放,高效刺激的電流脈衝才能在心中創造出那熟悉的感覺。

「不會……是這樣子……明明約定好,要幫我引薦的……。」司利口中冒出現實的話語,但是淚流滿面的他比呆坐在一旁的愛蕾諾雅受到更大的打擊。

「不能說……喪氣話,我們是第一時間發現者,必須趕快稟報賽斯羅特的警備局才行。」愛蕾諾雅不甘心地緊咬嘴唇,拉著恍神中的司利快速奔跑到科學區域的交通道路上,企圖招攬載客用假學蒸汽車。

  愛蕾諾雅一邊對司利精神喊話,一邊從衣服的口袋中掏出黑色的試作型的通訊刻紋,握在手心中將近一分鐘的冥想時間;希望賽斯羅特警備局能夠接收到從通訊刻紋發出的微弱乙太能量訊號。

「小愛。」司利不顧愛蕾諾雅詫異的眼神,擅自簡稱了她的名字,用手揮開愛蕾諾雅手中的黑色刻紋;讓愛蕾諾雅一時反應不過來,而司利快速蹲下腰撿起刻紋,奇怪的行為還不止於此,他直接對著刻紋大吼著:「你是誰?少在那裡裝神弄鬼!」

「司利,你振作點,我剛剛是用刻紋跟警備局聯繫,你不要亂說話啊!」愛蕾諾雅被司利異常的舉止搞得相當緊張,想把他右手上的刻紋拿下,卻反遭司利左手無情的回擊。

「你給我適可而止!」愛蕾諾雅見著司利無理取鬧,又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紅色的方形刻紋,沒有需要消耗的冥想時間,就直接紅色刻紋裡滲出看不見的乙太能量流,同時進入司利的身體毛孔中;導致他的運動神經受到牽制,讓司利的身體肌肉無法收縮伸張,阻止了他的動作。

「這是暫時性的神經麻痺現象,你必須保持理智與冷靜,我才能重新讓你恢復自由活動。」愛蕾諾雅保持距離觀察著司利,從外觀看不出司利有什麼特別的不同。

  司利手上的黑色刻紋傳來了微弱的談話聲,愛蕾諾雅趕緊接起刻紋,拿到臉旁想要報告剛剛戴克斯大廳發生的慘事,不過通過刻紋傳出的聲音震動頻率較低,對方的口吻聽起來並不像是愛蕾諾雅熟悉的警備局警員聲音;出現了一句類似威嚇的話語重複說著:「毀滅,依斯特里亞;執行者:伊札克、愛蕾諾雅、司利。」

「執行者?」愛蕾諾雅眉頭深鎖,不斷聽著從刻紋中傳來類似暗示性的催眠訊息,她疑惑地掏出口袋中最後一枚刻紋,是個白色的六角型刻紋;紋路明顯比其他刻紋複雜許多,但是刻紋中間排列的圖形有尚未完成的跡象,愛蕾諾雅高舉白色刻紋,在薄弱月光的照耀下,細小的光亮意外地彌補圖形了另一段殘缺的部分。

阿撒茲勒的雙翼。」愛蕾諾雅瞳孔被圖形的光芒染為深紅與蒼藍,語焉不詳地說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11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風色幻想 5~赤月戰爭~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irstte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風色幻想五外傳短篇——天... 後一篇:風五外傳OVA-蒼藍的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你各位
小說更新,對奇幻類型作品有興趣的巴友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