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10. 純粹的藍與不純的白 (中)

作者:二迴林│2015-11-07 19:31:05│贊助:6│人氣:185
  「…………」

  「那邊的孩子一直偷偷看著這兒,似乎對小女相當有意思呢~能讓他們一塊玩嗎?」

  「神子呀?大概是因為沒有見過同齡的孩子吧?能夠和同齡的孩子一塊玩也是個不錯的經驗,就讓他們去玩吧。」

  ──那是我與碧雅第一次的相遇。

  艾夏家代代都是學者,在各個領域都有不小的貢獻,十分受到祭司團的器重。但當時年僅九歲的我,還不瞭解世界的運作,更多、更多的事情自然是不明白,也不會明白的。

  「我叫作碧雅.艾夏,你呢?」
  
  「我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所以我沒有姓氏,也沒有名字。祭司團裡大家都稱我為神子,但我不喜歡那個稱號……」

  「那麼我幫你取個名字吧?──這個,怎麼樣?」她攤開了一本大大地書,指著一個我完全看不懂的方形文字。

  「這個是……」

  「不淨的文字喔~」

  「嘩~好厲害,妳看得懂不淨文字嗎?」

  「哼哼,一點點啦~」

  「那麼這個字是什麼意思呢?」

  「這個字是『劾』,對於不淨來說是『中心』的意思喔~」

  「劾,劾……中心……大家的中心……嗚嗚~聽起來很厲害。」

  「對吧~對吧~」

  「我也可以……成為大家的中心嗎?」

  「只要努力的話,一定可以的喔~!」

  「嘩~~那麼從今以後就叫我『劾』吧~」我笑了一笑,滿心欣喜的收下了這個名字。「喂喂~碧雅,那麼這個字呢?」我看向了碧雅手中的書,並且指了另一個和「劾」很相似的方形文字。

  「這個字是劾喔~」

  「這個呢?」

  「這個字也是劾喔。」

  「可是它們看起來好像有點不一樣?該不會──妳其實看不懂,都是亂說的吧!」

  「才、才、才沒有看不懂呢~我說一樣就是一樣嗎!」

  「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

  「看、看、看得懂啦~」

  「亂說、亂說、亂說、亂說~~」

  「才、才沒……嗚、嗚,嗚哇啊啊啊~~~」接著她便跑去找父親哭訴了,而她的爸爸只是拍了拍她的小腦袋,安慰著她,同時對我露出了微笑。

  我與碧雅第一次的見面,或許不是那麼愉快。可孩子總是健忘的吧?在之後的時光裡,只要碧雅的父親帶著碧雅來到了祭司團,我們還是會玩在一塊。

  她的父親是方殼學者,從小受到父親耳濡目染的她也對方殼有著強烈的興趣,她總是會興高采烈的與我提及世界的事以及方殼的事,而我則會跟她說我在祭司團裡的小小冒險以及祭司團的小小秘密。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到,與她那如同青空一般耀眼的蔚藍相比,我的小小冒險不過是微小到無法目測視的一個微小點點,連究竟是什麼顏色都看不出來。

  白色的祭司、藍色的學者、紅色的警衛、黃色的農夫與商者,唯一神賦予我們生命的同時,也賦予了我們使命。

  互相、互諒、互助、互愛,大家都能夠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之中發揮所長,於是這個世界才會成立。

  可是……唯一神到底賦予了我什麼能力,又寄託了我什麼願景呢?

  知道自身擁有「異能」的現在,我依舊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更別提連自身擁有「異能」都還不知道的孩提時期。

  「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於是在我十歲生日的那一天,我對握有決策權利的十祭司做出了這樣的請求。

  他們沒有說話,反倒是一旁服侍著他們的神僕拿出了一個大盒子,走向了我,然後恭敬的鞠了個躬,「唯一神早已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因此吾等早已做好準備。」

  盒子裡面裝著的是一套適合旅行的衣裳,以及一件大大地斗篷。

  「嘩──」雖然它本質上並不是生日禮物,但卻是我收過最棒的生日禮物。

  「現在的話,艾夏學者在北方一些的城鎮調查著附近的方殼,要去與他們會合嗎?」

  「咦?」
  
  「接觸與瞭解方殼是您生命之中無法避免的一環,不如趁早吧──這是十祭司的指示。」

  「是……是嗎?那麼我就遵照十祭司的旨意吧。」

  我換上了神僕為我準備的衣裳,披上了象徵旅行起始的斗篷,而神僕彎下身為我別上了銀白色徽章,代表特權的那枚徽章。

  接著在神僕們的注目禮下,我踏出了他們為我開啟的祭司團大門──開始了旅程。


  在那之後……我便與艾夏一家一塊兒在四處旅行。由於學者的性質,他們會在發現方殼的城鎮中待上較長的時間,所以有時我會自己到附近的城鎮轉轉,看看不一樣的世界,約個時間再回頭與他們會合。

  雖然神僕告訴過我瞭解方殼是生命中無法避免的一環,可我總是對方殼提不起太多的興趣,或許是見到碧雅與她的父親在上頭投入了太多時間的緣故也不一定。又或許是……對於他們的信賴吧?可以肯定我不是當學者的料,閱讀整理好的資料我還做得到,但要從那些完全看不出所以然的未知中拼湊出可能性難度就有點高了。

  更別提假設與驗證的無限輪迴……

  比較起來我好像還是喜歡小小地冒險,面對世界已知我卻未知的地方所展開的小小冒險。聽著不同職業、不同身份的居民所說出的各種故事,看著不同高度、不同款式的自然所繪製出的山水光影,想著不同地區、不同特色的小鎮所呈現出的民俗風情。

  就算我依然不清楚未來會在何方,但是我開始確定……──我喜歡這個世界。

  這便是屬於我的小小幸福。

  可惜那樣的幸福沒有持續太久……

  十二歲的那一年,發生了一件大事。

  「碧雅~!」當時我們所在的小鎮,一座名為華斯杜的小鎮,被炙熱的火焰所壟罩了。一塊塊奇怪的方型怪物伸出了細長的四肢,佇立於火焰之上。

  他們緩緩向前,踏破了居民們的住所,同時嘴裡噴出火煙,燒毀了大片的建築。

  「碧雅~!」

  尋覓了許久,終於在街道的一頭發現了被壓在瓦礫之下的她。

  「碧雅~!我馬上救妳出來!」我試著以一己之力搬開那些巨大的石塊,但似乎連抬起一點點點縫隙都做不到。

  「劾……夠了……先走吧……」

  「不行……自己逃走算什麼男子漢。」

  「快……快走……被『那個』發現的話……你……你……」

  「那個、那個到底是什麼呀!他們為什麼要做出破懷城鎮這麼過份的事!」

  「武器……不淨的……武器……所以……快……快……」

  她還沒有說完便癱軟下來,停止了動作。

  「可惡……動、快動呀!」不論我怎麼試著推、拉,都無法將她從石塊中拯救出來。

  只能眼睜睜的看她臉色越來越是蒼白,失去呼吸。

  「碧雅、碧雅?」我握住她的手,脈搏雖然微弱但還有在活動,還有生命的跡象。

  我努力的在腦中挖掘自己學過的知識,然後想起曾經在醫療書籍上看過一種關於口對口的呼吸急救法,但是除了名字外我完全不記得記載中的內容……

  口對口、口對口……沒有再想,我將唇輕輕貼到了碧雅的唇上。

  完全稱不上急救法的普通一吻。

  現在回想起來,要不是有這一場誤會,我可能不會發現唯一神賦予在我身上的這個異能。

  能夠與異性結合,並使其變身成魔法少女的這個異能。

  「這、這是麼回事?」

  「我、我也不清楚呀~只、只是想著要救碧雅,回過神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原本搬不開的瓦礫,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將它移了開來──擁有神力的粉紅色少女,就像是奇跡一般回應了我想拯救碧雅的這個願望。

  「劾、劾的聲音?你、你在、你在……」

  「好像是在碧雅的身體裡面。」

  「啊啊啊啊啊~~快出去、快滾出去啦~~身體、身體被糟蹋了~嫁不出去了啦~~」她緊緊抱著身子,害羞了起來。

  那時根本搞不懂她在說什麼的我,只是利用接下來冒出的方型怪物調侃了她。

  「要我出去也行,但妳就要自己想辦法對付『那個』了喔。」

  「哺嘰──!」怪物抬起長長腳踩向了我們。

  「啊啊啊啊啊~~不要~~!」而碧雅只是輕輕一個揮手便將那帶著殺意的怪腳給擋了下來,「哪邊……哪邊都好噁心呀~!」並且發出光束將其毀去大半。

  「嘰嘰──嘰…………」方形怪物就像失去平衡的陀螺打了幾個轉,最後倒向了大地。

  「唉……唉唉?這、這又是怎麼回事……是劾做的好事嗎?」

  「嘿嘿……該怎麼說呢……誤打誤撞吧?這似乎是唯一神賜給我的能力。」

  身為學者的碧雅對於這樣的異狀馬上就燃起了興趣,動了動手、動了動腳,「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呢?」然後,在這裡,我第一次知道了過度強烈的思緒會被對方接收到的規則,「咦、咦咦!?不是吧,不是吧──!」她跪了下來、遮住嘴,臉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蘋果。

  「我……我和劾……接……──啊啊啊啊啊!出去、滾出去啦~~輕浮、輕浮鬼!這、這種事怎麼可以沒有問過我的意願,隨便、隨便就、就……──啊啊啊啊啊,那是我的初吻呀~~」對著空氣胡亂的揮,當然是無法將她身體之中的我趕走的。

  不過老實說……

  「我不知道怎麼解除。」

  「咦咦?」

  「解除的事還是晚點再說吧……碧雅,竟然唯一神給了我們這股力量,又讓我們在這個時間點上發現了它,妳不覺得該做些什麼嗎?」

  她接收了我的想法,微微地笑了一笑,「真是的……不過是個沒有經過我同意,就對我身體亂來的變態男,耍什麼帥呀。」

  「上嗎?」

  「當然!打擾本小姐愉快的研究時間,還害本小姐受到輕浮鬼騷擾的這種恥辱──罪該萬死!」

  在與侵略者的對抗中,我似乎有點瞭解了……

  ──屬於我的使命。

  比起怪物還要強大的氣力、比起警衛還要強大的火力、比起醫療還要強大的治癒力,再加上碧雅身後的翅膀所提供的飛翔力,還有什麼生物比起「我們」更適合戰鬥。

  「驅除黑暗的曉之女神。將光芒送入迷途者的心中──給予救贖!」

  「咦咦?我的聲音,等等,這個是什麼呀?感覺好噁心呀~」

  「神話故事裡的神祇,在施展神力制裁邪惡之前不都會有類似的祈禱詞嗎?」

  「那是什麼版本的神話故事呀?兒童版?而且你不是隸屬於祭司團的一份子嗎?那些故事裡的神祇可是不存在的,只有唯一神是真的,你應該最清楚了呀~」

  「妳不懂的呀~雖然神學很重要,但是文學也一樣重要呀。浪漫,這是一種浪漫!」

  「是、是這樣嗎?」

  「討厭嗎?」

  「倒也不是討厭……」

  「那麼再來一次。」

  「咦……咦!?」

  「驅除黑暗的曉之女神。」我起了個頭。

  「「將光芒送入迷途者的心中──給予救贖!」」

  沒錯……戰鬥,我們必須要戰鬥……

  為了這裡、為了這個我所喜歡的世界,就得和那些沒有慈悲、沒有憐憫的奇特生命體戰鬥、戰鬥、不斷的戰鬥。

  「「聖光之束──!」」

  那一次的戰鬥,最終以半座小鎮的荒廢,以及合計兩位數的警衛與居民失蹤(死亡)告終了。面對如此突然且惡毒的侵襲,損傷僅有如此,稱得上是我方巨大的勝利。

  但對於碧雅來說,勝利所付出的代價也不是那麼的輕。

  「爸爸……」她的父親,被列入了失蹤的名單。

  碧雅沒有哭,只是緊緊握住了我的手。我清楚她在逞強,卻也沒有戳破,不多說話是我們此刻的共識。

  失蹤……不知生、不知死,不清楚能否再次相見。

  於是那一年,我們被迫長大了……在今後的日子裡,只剩我們繼續的旅行、互相的照料。

  我漸漸學會了煮飯、洗衣、打掃等技能,如今回頭一看,努力學習的方向還真是錯誤了呀……就算感受著她手心溫度的那一晚,默默發誓了要代替伯父好好照顧碧雅,也不應該是這種形式吧?

  再之後的之後……

  祭司團集結大量警衛強行攻下了華斯杜外的方殼,伯父依舊的下落不明,烏米帕加入了我們之中,妳得到了祭司團肯定成為了獨當一面的學者,我還是老樣子的沒有什麼成就,一起參加了一點長大感覺都沒有的十五歲成年禮,我與烏米帕結合而成了新魔法少女,更多的不淨文字被妳解讀了出來……發生了好多、好多的事。

  但是更多、更多的,是與妳相處的每一天,開心的、喜悅的、爭執的、難過的、包容的、體諒的──日常點滴。

  以前的時光如此前進,往後的時光我也希望能夠如此前行……

  所以……

  回來吧……碧雅……

  這個家的這個位置,永遠屬於妳。

  我,還有烏米帕,都衷心的希望妳能回來。

  回到屬於我們的日常時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106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髮控-戮劍心
有種淡淡的哀傷
另外立了死亡flag

11-07 23:15

二迴林
死亡flag超多的(X)11-07 23:17
林上
「那麼我幫你取個名字吧?──這個,怎麼樣?」她攤開了一本大大地書,指著一個我完全看不懂的方形文字。
碧雅隨身攜帶這東西嗎?果然興趣從小培養的阿。
---
為什麼有一種碧雅與劾合體之後性格出現了變化阿XD 傲嬌開關被打開了,前段還是個可愛小女孩(?

06-24 22:15

二迴林
因為身分是世襲制的喔!我忘記有沒有明確提到以及提到的時間點了(?)
---
人總是會長大的嘛~小時候比較稚嫩一點,長大就傲了,很合理呀(?)06-24 22: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後一篇:《禁斷凶獸少女的不當召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1277446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囉~~歡迎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