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藍光之傳 Chapter 2-2-5 牧師與少年迪蒙(下)

作者:CE│2015-11-01 01:06:10│贊助:20│人氣:238
Chapter 2-2-5 牧師與少年迪蒙(下)

華國四百一十二年 四月八日 華國的偏僻小教堂

  華國在夜晚的十二點後,除了緊急避難或者祭典節慶日外,禁止任何夜間活動。

  夜晚的街上,一個人影、喧嘩聲或是腳步聲都沒有。

  當時的夜晚,在某間不起眼的教堂內,發生了兇殺案件。


  「我……我殺了人!」牧師看著自己的雙手染著血,猛然回神,眼前躺著一具溫度逐漸冰冷的屍體,倒臥在血泊中。

  「沒......我沒有殺人,對!......我沒有!一定......一定是路過,對.....對。」牧師看著屍體流著血,恐懼使精神開始產生混亂,開始自言自語著。


  此時,牧師聽見那輕快的腳步聲,正向著牧師接近。

  「真可悲啊!居然殺人了啊!」一位少年拍著牧師的肩膀,以同情又略帶嘲笑的口吻道。

  牧師一轉頭,看見那位少年,驚訝的說:「迪蒙!你來做甚麼!」
  「你對我的敵意還真的是不少啊!我來這裡就代表我很閒啊!」


  名叫迪蒙的少年走向屍體面前,摸著那屍體的臉。

  「那不是三天前和同伴把你打成三節腿的,那個討債的粗鄙人嗎?哈哈!居然把他殺了!」

  牧師當時因為恐懼,不敢往遺體的面容看,但是經過迪蒙的描述,不得不把視線移到臉孔上。但是看到屍體的臉之後,牧師驚訝得退卻了三步,說著:「他......他!」


  沒錯,正是那位討債者。


  迪蒙又說:「話說,你把錢還清了嗎?」

  「還...還沒。」


  事實上,牧師因為某些緣故,欠下了龐大的債物。討債集團正是在三天前和牧師催討債務,但討債不成,以討債之名打傷牧師,並提高利息金與增加三天的期限。但是在三天之後,牧師還是籌不出錢。

  依目前的情形,只能推測牧師是在被逼急的情況下,選擇了把討債者殺死的決定。


  「哈哈,原來你是欠錢不還還把人殺死的的賴子啊!」

  「不...不是的!我......不是我殺的。」牧師慌張的否認。

  「然後你就會說『你只是經過這裡,然後被屍體嚇到跌倒,手上因此染上鮮血』嗎?那麼你腳旁的染血的蠟燭尖座,和死者背部多處刺傷是怎麼回事呢?」迪蒙笑著質問牧師,彷彿很喜歡看見牧師慌張的樣子。


  牧師看見了染血的蠟燭座,嚇得倒坐在地。

  牧師仔細想想迪蒙的質問,也不是不合理。照理來說,一個以討債為生的人,他會無緣無故來到教堂拿蠟燭座自殺嗎?再者,蠟燭座的尖處不是很鋒利,常理來看,他是很難對自己的背部造成多處刺穿性傷害的。

  唯一符合的推論是:牧師早已策劃好殺人的手法,把蠟燭座放在離自己最近的桌上,再插上蠟燭。若蠟燭尖座放上蠟燭,很難聯想到蠟燭尖座能成為凶器的一種,使討債者忽略蠟燭座的危險性。


  「這......然.....」牧師吱吱嗚嗚說著。

  牧師重新思考一番。

  他剛醒來時就發現他握著蠟燭台,眼前的屍體背處的傷痕看起來是由蠟燭座的尖銳處所傷。再者,他沒有不在場證明,也沒有理由能證明自己是無罪的。

  那麼,為甚麼牧師會把前幾個小時所發生的事件忘得一乾二淨呢?


  「不用解釋了,你已經玷汙了神聖的教堂。身為目擊者的我,若向上級提出申訴,你就會被解除神職。但是呢,本大爺心情好,不會把你的罪刑公諸於世的。」

  一句沒有保證的話,讓牧師低頭不語。

  牧師想著:「看來只能暫時倚靠迪蒙了。」

  「那麼,該怎麼......」牧師指著那具屍體,膽怯的問著。

  「嗯!放著屍體在教堂裡,實在不妥,那具屍體不早點處理不行。屍體的血還在流,那麼你先找一個地方幫它止血,之後留在地毯上的血就用冷水沖掉,印在上面的血漬就用雙氧水輕輕沖......」迪蒙詳細的解說清理過程,像是對死亡現場的善後方面有經驗似的。


  花了兩個小時,總算把殺人的證據全都處理掉了。


  「你這樣幫我,不怕變成幫兇嗎?」處理完現場後的牧師,問著迪蒙。

  「反正我很閒啊!再者,我也希望能做點事情,讓你不會那麼排斥我。」迪蒙研究著用剩的藥劑,一臉輕鬆地說著,彷彿忘記有藏屍這回事。

  迪蒙目光對著牧師,又說:「你怎麼臉色不太好?」

  牧師說:「這......發覺殺了人,當然會害怕啊!」

  迪蒙回說:「不不不,我是說睡眠不良導致的精神問題。」


  牧師回想著三天前迪蒙的告誡,要他好好休息養身,不要一直守在教堂內。但是牧師仍然沒有好好聽勸,執意守在教堂。

  被迪蒙這麼說,牧師不知道該怎麼回他。

  他沉默了一陣子,才擠出了一句話:「我真的對教堂放不下心。」

  「果然還是沒有好好把我的話聽進去啊!」迪蒙小聲的自言自語著,但是應該是故意說給牧師聽的。「說著說著,已經四點了,我也該走了。」迪蒙起身,從教堂大門直接離開。

  牧師想著,如果真的要讓支薪同工來顧夜班,那麼他們會答應嗎?



  天明了,街上人來人往,來訪的信徒不是很多。牧師做著例行公事,關懷居民、和信徒談論與關懷、日常禮拜、出席喪事、訓練門徒和唱詩班......為了教堂的經營,牧師還是持續地走著。

  牧師到了晚上比較空閒的時候,會來到告解室,像是寫日記一樣地,把自己的心聲和教會的大小事都告訴「神」。

  出來告解室後,看見唱班們正扛著行李前來。

  「怎麼了?為什麼要帶大包小包的?」牧師問。

  夾雜在唱班隊的詩班班長說:「我們提議要幫牧師您做晚班。」

  「晚...班?你們怎麼知道?」

  「我們早就注意到牧師您晚上和我們道別後,過了兩個小時左右,教堂的燈還是沒關過。然後我們一大早來到這裡時,還是看見牧師您人還在教堂。牧師的臉色很不好,您是不是昨晚為了守在教堂門口而沒睡?」

  牧師回想起迪蒙的直諫,想著:「我真的要把工作重擔交給他們嗎?」

  「牧師,您應該很久沒回家了吧?偶爾回家抱著棉被好好睡一覺,對身心都很好啊!為了下個禮拜的對外表演,我們還要留下來練習,那麼我們會順便幫您顧好教堂的。」

  在旁的唱班也相互應和著,都希望讓牧師能好好休息。看著唱班們的熱心,牧師被感動了。

  「謝謝!謝謝你們!」牧師感覺如釋重擔,雖然不放心,但是還是相信著他們。牧師又說:「你們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啊!」

  「小事啦!唱累了,我們就會休息的。」

  牧師離開了教堂,走到了那個很久都沒回來的家。

  家裡都是灰塵和蜘蛛網,牧師把家裡都打理了一番,洗了澡後,躺在床上睡了個長覺。



  「轟!」凌晨五時,外頭傳來像是龍吐息的巨大聲響,天空被強大的光柱照得像白天一樣。而地面因為光柱導下到地面而造成劇烈震動。驚人的破壞力,就算是在五公里處仍能感覺到氣流的異變。

  牧師被突如其來的巨響給吵醒,衣服不整的快步走出門戶,查看外頭發生了什麼事。

  牧師剛打開門,第一眼就看見光柱破壞著遠處的小鎮,頓時第六感驅使他趕緊往教堂方向跑。

  光柱就在教堂的方向,被光柱摧毀的區域很有可能是教堂。在教堂裡的唱班他們有沒有逃出來?他們現在還好嗎?想到這點,牧師更加慌張,越跑越著急。

  過了沒幾秒,雖然光柱消失了,不過只要走向因光柱所揚起的焦煙,應該能找到位置。

  牧師邊跑邊想著,這種強大光柱,應該是月之國的人造成的。那麼到底是怎麼得罪月之國的人?

  牧師還是繼續跑著,跌倒了還是繼續爬起來,忍著擦傷耐著疲累,還是要繼續跑。


  來到了原本教堂的位置,原來光柱破壞的規模剛好是教堂的位置,看來這次的破壞事件是被別人針對的。

  當初的教堂已經變成了廢墟,就算是距離十步的距離,還是感覺得到熱氣帶來的灼熱感。看到教堂變得如此悽慘,讓牧師更加痛心。

  「到底是誰啊!」牧師跪在地上痛心的大喊,崩出了眼淚多年經營的教堂,在一夕之間被毀滅,不管說甚麼都覺得不甘心。

  「多麼希望這是夢啊!」


  那麼......唱班呢?牧師恢復了理智,踏入了幾乎燒成焦灰的教堂。

  牧師耐住氣流的灼熱感,摀著鼻貿然闖入那焦灰的廢墟教堂內。雖然竄起的煙霧遮蔽住大部分的視線,不過教堂的骨架勉強看得見


  「牧......」

  牧師彷彿聽見了有人喊著他,這個聲音應該是班長!

  「是...班長!班長你在哪?」牧師大喊著,希望班長能給點回應。

  牧師好像踢到了東西。

  仔細摸著,是人的燒乾硬化的軀體,那光是碰觸就會讓人手收回去的炙熱,對當時的牧師已經不算甚麼了。

  「你...你是詩班班長嗎?」牧師摸著他焦黑的臉問著。

  「......」

  焦黑的身體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

  牧師輕輕的放下了那個軀體,此時牧師心裡的感傷早已壓得他窒息。

  在炙熱難耐的煙霧中,牧師的腦海中閃過了畫面。



  「怎麼樣?今天還是還不了錢嗎?哈啊!」

  「兄弟啊!我看,這次連手臂都打碎吧!」

  沒錯,那個討債的人和他的同伴,在昨天晚上十一點的時候來討債的。

  「我看這樣好了,把這個教堂當作拍片的爆破場景好了,反正這間教堂也該倒了!」

  「好主意,那麼來寫個證明書吧!把他壓在桌上逼他寫吧!」

  沒想到.........居然被逼到如此絕境。

  「哈哈!蓋好手印了!兄弟我們走。」

  兩位討債者轉身離開之際,當時的牧師拿著蠟燭座,往其中一位討債的人的背後,無情的刺下去,使勁的刺倒在地上,刺了又刺、刺了又刺......。

  「你.....噗!噗哇......!」

  倒在地上毫無招架之力的討債人員被殺死了。他的同伴看見牧師殺紅了眼,嚇得趕緊逃走。

  「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染血的牧師冷笑著,過一會兒,因為過度的疲累而昏厥不起。

  至於那個逃離現場的同伴,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恢復情緒後找人來報仇的。所以才會在今天把「裡面一定會有牧師的存在」的教堂摧毀殆盡。



  「沒錯......一切都是我......都是我,我當初根本不該讓唱班幫我守教堂的。」牧師自責的哭著。

  牧師感覺到有人溫柔的抱著他。

  牧師沒有任何反抗。

  「發怒吧!人生本來就是這樣!」

  牧師像是早已知道抱住他的人是誰,淒傷地說著:「哈哈!又是迪蒙!這裡很燙又很難受,你怎麼還能待在這裡?」

  「那麼,我反問你,連靠近都很困難的炎熱之處,你怎麼還能一直待著呢?」

  現場的炙熱,已經把牧師身體表面燙得不像樣。但是同樣待在現場的迪蒙,卻似乎沒有任何燒傷,也不會因炎熱而感到難受。

  「哼!我早就知道你是惡魔了!」牧師悽慘地冷笑著。

  「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分......好吧!只要有我能幫上的,盡量說吧!」迪蒙以憐憫的口吻道。

  「我......我想報仇!」牧師緊握著拳頭說。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可是不會管喔!」迪蒙笑著說著。



  忽然,正冒著黑濃煙的廢墟教堂,對天空筆直的射出一道紅色的光柱。

  黑煙慢慢散去,教堂的熱氣與煙霧幾乎不自然的被集中在牧師所在的位置。不對!正確來說,是被一個比普通人還大兩倍的魔化人吸走。魔化人的全身亮著紅色的符文,火紅的雙瞳更加注目,兇惡的臉孔已經看不出是原來那善良的牧師。

  魔化者Sufferer(受難者),即是在此刻誕生。



後記:

  很久沒有發文了,嗯,快四個月了,雖然世界觀還沒完全設好,但是完成度應該頗高吧?不瞞大家,大二有一堆事情要做,聽說要到三年級才會比較自由一點,所以目前若能在一個月內發兩篇小說就是奇蹟了。

  迪蒙的真面目終於出現了XD。那麼我說明一下Sufferer的能力吧~

  Sufferer的能力是吸收能量,所以任何帶有屬性的魔法,抑或是大自然的能量(像是煙霧、炙熱、光源)都能吸收成為自己的魔力。

  Sufferer和牧師都有相同的特質:承受。怎麼說呢?牧師寧願承受著痛苦,也不願看見別人受苦。亟欲於幫助他人,就算自己陷入了資金缺乏的窘境,也要讓大家幸福。但是這種大善人卻沒有好報:被討債的人打傷、被逼迫把教堂賣掉,最後連他的唱班連同父母親遺留下來的教堂也被摧毀殆盡。牧師見證了世間的無情後,選擇了入魔。

  如果有問題可以留言給我啦,如果寫得好的話也請別吝嗇的給支持一下,謝謝大家觀看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047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藍光之傳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
為了小說達人能續任,我還是把這篇標成達人好了......

11-18 21: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chen3634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想成為「那種人」,所以... 後一篇:謝謝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valanna看到這段文字的人
快!快跑! 是D小調的大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